道明會第一次來台開教

首頁 ] 向上 ] [ 道明會第一次來台開教 ] 臺灣開教首位殉道傅耶慈 ] 淡水開教殉道功臣艾基水 ] 台灣殉道先烈羅睦絡 ] 天主教來台傳教壹百年簡史 ] 道明會第二次來台開教 ] 天主教臺北開教史 ] 萬金聖母聖殿福傳的歷史和現在 ] 道明會在台南 ] 臺灣—嚴文生 ] CHURCH IN TAIWAN ]

horizontal rule

一、住民描述和歷史背景:

二、傳播福音描述

三、台灣開教史的一些評語

道明會士台灣開教史(一六二六 一六四二)

MIGUEL SANROMAN,OP.

潘貝頎,OP.

一、住民描述和歷史背景:

    眾所周知,道明會士在十七世紀初抵達台灣,當時台灣人口分屬於不同的原住民族群,他們散居台灣各角落,有些住在沿海地區是已漢化的平地山胞,有些則是住在山上的山地山胞,直到如今山胞們仍生存在台灣島上,他們的體型屬原始馬來族,文化上則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系統,原住民的語言則是南島語系的印度尼西亞語言,學者們提及平地山胞共有十族,居住在基隆及淡水沿海一帶的是平埔族正是一六二六年道明會傳教士所遇到的原住民。

 有一段時間也有許多的中國人和日本人居住在台灣島,明朝時台灣港口為該地區的海盜乃一避難港,台南一度曾為貿易的活躍中心,為數眾多的中國人和日本人以商人身份定居在這裡,尤其是在明朝末年多事之秋時段,南部的台南和北部的基隆是中國人喜歡的落腳地,當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來到台灣時,中國人居住在台灣島上的數目已相當可觀。

 文件証實西班牙國王菲利浦二世曾命令菲律賓政府遣送一支征服性的海軍航向台灣,該次冒險行動並未成功,主要是因為在馬利貝里遇到海上大風暴,故此無法遠航抵達台灣。但從此之後,航向台灣的理念早已定型。

 一六二四年荷蘭海軍在澎湖島出現,荷蘭人並未受到中國人的歡迎,中國人甚至想趕走荷蘭人,最後中國人和荷蘭人簽定合約,准許荷蘭人在台灣建立一個聯絡基地。一六二六年荷蘭人在台灣南部登陸,落腳於有名的台南安平古堡。

 荷蘭人的接近迫使駐菲的西班牙軍隊有必要在台灣建立一個軍事基地,西班牙政府從曾到達過中國一遊的道明會神父報告中認識台灣島,西班牙軍隊準備在一六二六年初從事一項征服性的遠征行動,一六二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此遠征軍隊離開馬尼拉,大約五月十日在台灣三貂角登陸,該地現屬台北縣貢寮鄉,三貂角接連著海岸,西班牙人由此抵達和平島,正好跨過基隆,於是西班牙軍隊在該處建立了聖救主城,在基隆地區駐紮幾年後,大約一六二九到一六三二年間,他們在淡水地區建立了另一處聖道明堡,這就是今日有名的紅毛城。

 如今有兩大帝國勢力在台灣島經營,即荷蘭和西班牙,無疑地一股勢力將被摧毀,另一股勢力則存留下來。

 一六三六年塞巴斯坦胡達多被提名為菲律賓的統領,他致力於岷達納蛾的征服,該地是菲律賓大帆船時代南部的最大島,胡達多輕視台灣軍事要塞的安全性,在多次場合中他甚至號召駐台的軍隊返菲幫助他征服岷達納蛾。

 一六四一年八月十六日荷蘭海軍指揮官對西班牙軍隊提出警告,然而這並不足以改變西班牙的既定政策,一六四二年荷蘭海軍大約有四百人擊退了西班牙要塞的二十名士兵,同月二十四日西軍統領被俘,於是西班牙軍隊撤退台灣島,此一事件本質地影響了天主教在台灣傳播福音的推展。

 

二、傳播福音描述

 以下是道明會玫瑰會省的簡介,玫瑰會省道明會士在遠東天主教會至今已服務四百年。                                                            

 一五二一年一支西班牙探險隊抵達菲律賓,一五六五年另一支遠征隊伍,從墨西哥,他們奉西班牙國王之名駐紮該處,大部份的傳教士為奧斯定會士,伴隨著軍隊,開始航向皈依菲律賓的旅程,多年之後方濟會士和耶穌會士也抵達菲島。

 本世紀末,墨西哥的道明會士建立了道明會新會省:玫瑰會省,該會省之建立宗旨原是致力於全力向遠東,尤其中國大陸傳播福音,該新會省的會士先落腳於菲律賓,並以菲國作為向亞洲其它地區傳播福音的據點,就如在許多事件中,天主教傳教士傳播福音的臨現,在十七世紀往往與歐洲帝國勢力殖民地冒險連成一線,作為傳教士的修會想在亞洲地區,尤其中國和日本建立,更是困難重重,這需要一道大門以便進入這些地區。然而最先在亞洲地區駐紮的葡萄牙並不願意開放這一航線給他的貿易對手─西班牙人,由於道明會士與西班牙人一起,耶穌會士則和葡萄牙人合作,故此在傳教士中也有一些難題,這在未來    註定在合作上會發生困難。

 一六一九年在馬尼拉工作的道明會士馬地涅,被西班牙統領委任攜帶外交文件啟程中國,他藉機會探察沿途海岸和地形以便找到向中國傳播福的途徑,一次暴風浪使此次探險在台灣東海岸登陸,馬地涅神父得以研究台灣島和台灣人;後來他雖然返回菲律賓,卻得以對航向中國的海洋和航線有了片斷經驗和知識。

 一六二六年,當菲國統治者想遣送一征服隊伍往台灣時,他邀請馬地涅神父參與該次行動。玫瑰會省不僅決定讓他前往,而且還派遣其它六位會士一同前往,這次行動使他們在台灣建立傳福音基地有了著落。

 在道明會士抵達後,他們在基隆和平島建立了第一座天主教堂和諸聖會院。

 過不多久,當西班牙士兵前往淡水,道明會士跟隨著他們,一六三二年在淡水落腳。在淡水西南跨過小山的關渡,道明會士建立了一座玫瑰聖母堂,在該教堂落成時,他們抬著從馬尼拉帶來的聖像從淡水到關渡作遊行。一六三二年後他們不止進入淡水河,而且進入台北盆地,道明會士在北投和淡水河的左邊建立基督徒團體。

台灣傳播福音工作這時開始成為進入日本和中國的前哨站,許多到達台灣的傳教士往後多被指派前往日本和中國。

 一六三六年有一隊西班牙軍隊本擬佔領台灣寶島但任務失敗,台灣本地居民當看到西班牙軍隊衰敗時,便被鼓舞勇敢反對西班牙軍隊,台灣人燒毀教堂,使得傳教工作陷入危險,有兩位傳教士在這種情況下喪失了生命,在淡水的方濟維茲和靠近基隆的方濟慕洛神父便是喪生在此時。

 道明會傳教士開始了紮根工作,白天躲藏夜間則牧靈外出,這局勢如此困難致使馬尼拉有些會士要求會省為了修會的好處離開這一傳教區,但此地傳教士決定留下來,不過局勢演變得更糟,在一次荷蘭軍隊的攻擊淡水事件中,除了那些照顧金包里(KIMARI)和大巴里(TIPARI)的神父以外,都被迫返回到和平島的會院。

 這一局勢一日比一日糟糕。一六四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西班牙軍隊要塞被攻破,天主教在台灣開教伴隨它終於停止,該日共有五位傳教士仍然居留和平島,他們被捕下獄並被移到台南安平古堡,由安平港再轉運雅加達,在該處他們得到荷蘭指揮官的善待。在一年的法庭詢問後他們獲判無罪並遣返菲律賓。

 台灣島的開教在這一段時間必須就此關閉。道明會玫瑰會省喪失了一切,甚至他們預定到福建省所作的準備也失掉了,福建省在一六三二年已經開始了傳教工作。然而玫瑰省的部份宗旨獲得實現,台灣島變成進入最後使命的第一站,即進入地大物博的中國大陸的跳板。會士們並未浪費他們的時間,因為他們已經開啟了台灣的傳播福音工作。

 

三、台灣開教史的一些評語

  1牧靈對象:

 道明會士在台灣主要是在本島原住民當中傳播福音,本地人信仰自然宗教,其宗教儀式由某些與神明相通的人主持,不同種族及支派之間經常有戰爭,形成了特殊難題。

 道明會士在漢人當中也作部份牧靈工作,事實上第一個受洗者是一位祖籍福建的中國基督徒之子,中國基督徒對道明會士的打入原住民助力不少。

   2第一印象:

 由於在台灣的道明會士主要是把台灣作為進入中國和日本的橋樑,他們缺乏進入台灣的妥善計劃,神父們又和征服者一齊進入台灣島,本島住民對傳教士的 第一印象是─征服者,這有如將刀劍和十字架放在一齊,對台灣島居民而言實在無法把傳教士和軍隊分開,因為傳教士是伴隨軍隊而來的,由於道明會士伴隨殖民思想心態進入台灣,使得會士難以打入人民心中,會士們只得儘可能地成立會院,以便使老百姓得以更輕易地了解會士所帶來宗教的品質,厄斯奎爾神父的行徑真可謂駭人驚聞,由於原住民如此喜歡他,當他回會院時會士很擔憂厄斯奎爾把原住民帶入會院住。

   3語言適應:

 有些神父認識一些中國人,因為這些中國人是神父們在菲律賓牧靈工作的成果

    。然而大部份人是屬平埔族的本島原住民,道明會神父們只皮毛地認識原住民

    語言,在這種情況下,宣道和教育相當不健全。

   4最大貢獻:

 道明會士最有力見証可能是能夠經由信仰,團結不同種族的原住民,即使他們本來互相為敵。

   5信徒數目:

 根據歷史家阿瓦芮茲估計,十六年來基督徒受洗數目共有六千人。高道隆神父說,根據當時傳教士書信所載,約有四千人受洗者,雖然此一數目並未具歷史確定性,該數目卻為某些基督教作家所承認。如果這一次的傳教任務能繼續,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吧!然而天主的計劃不同於凡人的計劃,台灣仍須期待另一次持續的福音皈化。

   6傳教士名單:

 根據可靠知識一共有三十四位神父曾經到過台灣島工作,其中只有兩人在台灣超過六年,下面是解釋此一時代傳播福音的記錄:

 三位日本人,三位葡萄牙人,兩位義大利人,一位菲律賓人,一位比利時人,和兩位不明國籍(吾人無法確知),其餘則為西班牙人,這些傳教士全屬於道明會神聖玫瑰會省會士。

 就如所言,有些人是被派到台灣傳教,有些人則住在台灣作為到中國福建和日本的跳板,阿瓦芮茲在這一觀點下提供另一份詳細名單:

 在台灣傳教士台單如下:

    ─真福路易.弗羅芮斯,意大利人,在日本殉道。

    ─聖雅各伯.桂遂和聖多瑪斯.薈記,兩位日本道明會殉道士,若望保祿二世

      於一九八七年將之列聖品。

    ─真福劉方濟.嘉彼來,中國首位殉道。

   7傳教地點和基地:

 道明會士全在台灣北部,主要中心為靠近基隆和平島和靠近淡水的關渡,會士至少建立了十座教堂,建築物相當的堅固(導致馬尼拉會士批評他們花費龐大)。

 為歷史家而言,有困難列舉出當時傳教士的人名、地點和事業,因為昔日傳教士慣常以本國語言書寫或談話,但有時也用閩南語、國語或日本語。島、碉堡、村莊、傳教士和教堂的名字經常被誤解,使人總是無法辨認他們,受洗皈依者的名單在此對未來研究將是十分有用。

   8有趣事件:

 從傳教士觀點看來有一些有趣事件在該時代發生。

    ─一六三二年有一個所謂的OBRA PIA DE LA MISERICORDIA 計劃,此計劃之產      生係為籌設栽培本地中國和日本修生的修道院建立基金,以便在晉鐸後,在自己的國家傳播福音,在中國傳教史上有關本地鐸職聖召總是未被提及。

    ─為了劃分傳教士轄區有另一項計劃,以便邀請菲律賓其它修會來台灣並負責一固定的傳教區,我憶及這項計劃曾經一度成為中國傳教的最大問題之一,這便是修會之間的合作問題。很遺憾該計劃胎死腹中並未落實成行動。

   9資料來源:

 道明會士台灣開教史的資料來源,大部份材料屬於官方報告式,家居寫作和報告,幾乎無一資料來自受洗的教友─這在現代史料編輯中是相當重要的。

 首頁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