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首頁 ] 向上 ] 道明會基本會憲 ] 道明會的生活方式 ] 道明會的神恩 ] 四項福傳領域 ] 道明會靜觀的視域融合 ] 道明會生活的九種述描 ] 聖道明工作不懈內含八項革新 ]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 [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 聖道明與道明會的使徒教育 ] 道明會的革新與靜默 ] 道明會士祈禱不懈 ]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 默觀幅度 ] 道明會生活的神恩 ]

horizontal rule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1道明會使徒工作的起源    道明會是第一個從事使徒事業的修會

3宣道與默觀之和諧       4道明會士忠信於聖道明之遠見

5愛德的內在統一      6使徒活動的精神價值

7宣傳真理            今日道明的使徒工作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天主聖神在教會一切成員心中,傳播信德,望德愛德,傳教事業即在這三德中進行而且由於上主最大愛愛誡命的要求,每一個基督信徒都有責任去尋求上主的榮耀,使祂的神國來臨,尋求一切人的永生,使他們認識唯一真神,認識祂所泒遣的耶穌基督」。(教友3號)

「所以基督藉著隨其所欲,為公益而分施奇思的聖神,在每個人心中啟傳教聖召,同時在教會內振興以整個教會的傳教工作為己任的團體(傳教23號)

修會由於會規或會憲該從事傳教事業,傳教事業之要求相配合,唯須忠實地保存其對教會有重大利益的生活體制(修會9號)聖道明是出類拔華的使徒救靈熱忱乃是聖人度節禮儀中特別強調的特色。凡通用於使徒以及聖史的名銜和職務,都相稱於他:他是教會之光明::真理之明師::地上之鹽::世界之光。讀經日課的讚美詩稱他為在時代未期出現的新穎和天賜的宣道師::他做主的工作,和宣傳主的福音,完全相稱於主的名字(按道明一字源出拉丁文Dominicas有屬於上主的意思)晨禱讚美詩頌讚他對世界性的使徒事業說:他廣事傳播福音,一直到天涯地角晚禱讚美詩則讚美聖人為修會的創建人說:我們大能的會祖,引導並列隊率領著他那偉大的宣導軍旅使徒一詞,原即被遣者,乃指一個為福音真理作證的報信人按拉丁文Proedicare宣道一語,其在字典內之意義概包括使徒之一切特質,可譯為:宣告公佈和傳道而使徒們則指:出去報導消息的先鋒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向萬民宣講天主的福音以履行主的命令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迼物傳福音谷十六16由是而組成並加增天主的子民司鐸4號聖道明在他後半生,一直到一二二一年去世,完全盡己所能度了基督使徒的生活,他東奔西跑,僕多風塵,為拯救人靈於一二三年,當他旅遊法國南部,發現他的逆旅主人道是亞爾比異端人,他的傳教熱火曾達到白熱化聖人整夜未睡,於天明時將他說服,使他皈依到天主教會聖道明的默觀生活從那時開始結出豐碩的實從一二六年到一二二一五年聖人從事於使徒工作,常在旅途,來往奔走於法國南部,同亞爾比異端人展開舌戰,並向著他們傳播福音聖人穿著窮人衣衫,步行各處沿門求乞,他們楷模即是宣道的基督,被天父派遺的天主聖言在一次驚人的神視裡,聖女佳琳看到聖道明與主基督極其肖似的奇異景像她起初看到:永生聖言由聖父之口發出,也看到聖道明由天父聖懷中出現,天父親自解釋言個神視的意義說:一如我這位親生子,我口中所生的永生的聖言,公開對世人宣講我所吩咐祂之一切,在比拉多前,為真理作證,同樣我這個義子,道明也公開地向普世傳播了我言語的真理,即在異端人中,又在公教信友中,不但他個人,而且也分派別人,不但在他有生之年,而且也在他死後,藉著繼承人宣道要永久地宣道正如我的親生子遣發自己的門徒,同樣我的義子(道明)也派遣自己的弟兄(參考聖女傳紀,賴孟加布亞著Laymond of Copua一八四頁)聖道明卓爾不群地表現了使徒才華,將傳教同默觀鎔成一爐,凡二大公會議曾將這事推薦於一切,修會及其會土說:::每個修會的會士,在一切之先,該專心尋找天主,該努力將默觀祈禱與使徒熱愛相聯結,前者使人心神結合天主,後者使人參與救贖工程,並努力拓展天國(修會5號)

1道明會使徒工作的起源

當聖道明早年在奧斯瑪作主教座堂經司鐸時,他那拯救人靈的熱火,己成為他神修的突出特徵這救靈神火起源於聖人默思基督的救世苦難以及徹悟他同基督,和同祂以寶血所救贖者之間的連鎖關係若堂描述聖道明之使徒聖召是由祈禱而開始的:他不斷地,特別地祈禱天主,為賞他真實德,能為拯救人類而勞碌,而奔走因為他在想:只有當他能為爭取人靈完全犧牲一己,像耶穌基督,人類之救主,為救我們而奉獻己身一般,他才能當基督的真正肢體(聖道明小傳若堂著)聖道明在亞爾比異端人中從事傳教工作之後,他愛人的神火日趨白熱化布爾邦(Baulbonne)熙篤穩修院彭(Poma)院長作證說:道明渴望救人靈魂,熱中於祈禱和宜道,眾人的罪惡好像把他釘在十字架上聖保祿使徒的話真能適用在他身上:誰軟弱,我不軟弱呢(列品案3號)聖道明的所有朋友對他的救靈熱忱都有深刻的印象,他們常常談起這一點,若望的評語頗具代表性:他慈悲為懷,熱切渴望眾人的得救由是,他本人不斷地,而且常常地去宣道他用一切可能的方法規勸弟兄也照樣做他派遣子弟去宣道,要求並叮囑他們熱切期望拯救人靈(列品案件26號)朋納福勞基Frogier of Peuna)說:聖道明對人靈的愛是普遍的愛,他甘願冒任何危險,作任何犧牲,情願為宣傳福音,打破一切疆界,而到處奔走福氏又作證說:他這種對人靈總是愛火如是之大,竟擬到外邦人中;一旦他的修會建立之後,如果需要的話,他甘願為信仰而死我時常聽到他這樣說,也這樣計劃若堂也說:我有一次聽到他說:他希望愛盡痛苦折磨,粉身碎骨,為基督信仰捐軀捨命聖道明慶節日課經一貫地忠信於這種證明,並使證人的供詞更具體化說:他的燃燒的熱火似冒火花的火炬一般,以拯救撒殫霸佔的靈魂(參閱誦讀日課讚美詩)萊格梅神父(Father Reganrey)強調:聖道明愛人的火花與聖方濟愛人的德火不同:聖方濟為首的意向乃是求不變節他的單純的意向是不折不扣地生活於福音,由於愛基督致能變成蟲第二步則是必須宣道,但是用一種友好,自動自發地勸勉,像相稱於一個不作司鐸的人相反地,為聖道明來說,拯救人靈的熱火高居首位實際上,由於這種熱火,他的修會才成立起來,也由於這種熱火使他必需模仿基督,特別要求他度貧窮的生活(公教神修學派高底葉著.Some school of Catholic spirituality ed.J. Gautier

2 道明會是第一個從事使徒事業的修會

聖經曾描述使徒們的工作以及耶路撒冷的初期教友生活,而聖道明使徒精神是從他深思至經內最重要的章句中獲得了力量維格神父寫道:會祖心裡上的一項創作性因素,乃是不停的默想取法使徒這一個福音題目(參閱使徒生活第一一五頁)。猶如一切穩修歷史中的主要人物,聖道明是由描述初期使徒大事錄中得到啟示。一切修會的創建人,自從聖巴格莫(        St Pachomius)召集首批穩修士起,都珍視兄弟和睦相處,禮儀共禱個人祈禱,以及耶路撒冷初期教友的神貧;都設法維護這些價值,使主生生不息而聖史路的記述在形成會祖們的思想方面,卻發生了決定性的作用:眾信徒都是一心一意(宗:432)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處,一切所有皆歸公用,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按照每人的需要分配每天都成群結隊地前往聖殿,也換戶擘餅,懷著歡喜和誠實的心一起進食,他們常讚頌天主,也獲的了全民眾的愛戴(宗:二42-47)一直到聖道明出現,修會只模擬使徒團體中的內在生活和晚餐廳中的祈禱生活,他們不取法使徒展開活動,宣傳天主聖言,而是將這事留給一般神職人員去做聖道明運用自己的才華在修會的形式下創建了完全的使徒生活方式聖瑪爾谷所戴基督委託宗徒的那段話,在聖人的思想裡非常重要你們到普世去,給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谷:十六15)正當教宗何諸理三世給道明頒發全權宣講委任狀時,聖道明在伯多祿大堂中看到了一個異象,該異象將教宗的行動和聖人之使徒大志連結在一起在神目中聖人看到使徒之長,伯多祿和保祿來到他跟前,伯多祿在前邊走,彷彿交給聖人一個手杖,保祿則交給一本書那時他們倆人這樣說:出去宣講,因為你蒙天主簡選,為作這種工作繼而,一剎那,他好似看到他的子弟公行天下,兩個兩個地去給人民宣講天主聖言

3 宣道與默觀之和諧

有一種極深的信念,那即是取法整個的使徒生活,使聖道明放心大膽地將宣道和,穩修院的默觀生活結合起來他是在使徒的個人生活裡發現同樣的兩種因素當十二位使徒命令遴選第一批執事時,曾聲明: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繼續不斷的祈禱和宣道:讓我們放棄天主的聖言,而操管飲食,實在不相宜檢定七位(執事)::派他們管這要務至於我們,我們要專務祈禱,並為真道服役(宗:六3-4)宗徒大事錄並提出:伯多祿和若堂到聖殿,去參加下午的禮儀祈禱(The ninth hour of liturgicol payer)它又記述:當科爾乃略的使者來尋找聖伯多祿時,他正在行深度的個人祈禱(參宗:三1;九16)由是可知,沉思的祈禱同宣傳聖言是分不開的在修會形成時期,這種概念支配著道明會士的視野:我們的修會由開創伊始,另外是為宣道和救人靈魂(參閱初期會憲序言)初學院長在訓練並教導初學生有關修會問題時,不但要從基本上培育他們師法基督,格守穩院會規,而且還要教導他們:當時機到來,應該怎樣熱心地去宣講(仝上)宣道者踏上征途,應當像渴望自身以及他人得救的人他們行動應有會士的儀表,一如宣傳福音的人,追隨救主後塵,在自己之間或同一般簡單樸實除衣食,書籍以及其他必需品以外,不要接收,也不要攜帶金銀錢幣和禮物(仝上)洪培德曾用比較神學家的語氣,詳細說明了同樣的觀念他是聖道義同時代的人,經歷了修會的原始階段並有時間思考修會之內特質,之後他又領導了修會(作總會長)洪氏很清晰地明瞭默觀和使徒工作的密切關聯,下邊是他的一段話:修士身份是一默觀者的身份所宣講的一切事理都在默觀中學得::宣道的職份,一方面是專心於默觀天主的事理,另一方面,則是致力於行動,謀取眾人的利益他應該專務行動生活,又當注意默觀生活但是,因為每人首先對個人負責,故此宣道者應當多專務默觀,超過其他外表行動的工作(洪氏道明會規注解卷一)默觀原在設法和天主作愛情的結合,人沒有默觀祈禱,宣道即流為毫無意義的聲響,一如聖保祿使徒所說: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鼓(格前十三1)基督徒的聖德需要默觀天主並愛驀世人,但是人不能真實地愛天主,除非他設法去認識祂,其實,這就是默觀的目標默觀能設法在祈禱的心靈內喚起人愛天主並認識天主可是愛天主之情如不包括愛他人,則不是真正的聖若望,這位耶穌的愛徒,曾給這項真理下一個確切的說明:我們應該愛,因為天主先愛了我們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因為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就不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我們從祂蒙受了這命令:那愛天主的也該愛自己的弟兄(若一四1921)

  聖道茂平時思想敏捷,觸類旁通明瞭在默觀生活和使徒工作間的密切聯擊,於是他描寫默觀式的愛天主怎樣催促基督去從事使徒工作:基督徒犧牲他所最欣驀的默觀祈禱,為了天主致力於眾人的得救由是可以證明:為愛天主並為愛人,甘願奔波去救人靈魂,如是做,縱然默觀祈禱看似受損,仍不失為成全愛德的行動,這遠勝過那戀戀不拾默觀甜蜜即使是為了拯救他人,亦不甘願作犧牲

4 道明會士忠信於聖道明之遠見

  修會歷來都忠信於聖道明,洪培德和聖道茂的遠見歷經過數世紀,會憲的序文常在強調愛德的重要說:我們的修會自創建伊始,特別是為宣道並救人靈魂這項目標改變且支配道明會生活的各方面,即使是會士的神修生活亦不例外會憲又賦與首長權力,導引會院中每一件事情,邁向使徒工作而首長也常談領導弟兄,朝這方向邁進道長在運用和解釋法律方面,為了救人靈魂的最佳利益,有自由決擇權:上司有權豁免自己會院的弟兄,當他認為適當的時候,另外是在那些似能妨得求學,宣道或靈的事上同樣的崇高目標置放在會士眼前:「我們的求學應首要地,熱切地並不遺餘力地指向這一目標,就是能為眾人的靈魂有裨益。」(見會憲序文)。今日的會憲仍向會士作同樣的要求:「我們的修會由創建伊始,即為了宣道和救人靈魂。該項目標,我們應予追隨。宣講和教誨都要出於洋溢的默觀生活,步隨我們的先師聖道明之芳蹤,他常常為了嘉惠人靈,只同天主談話,或只談論天主。」(基憲第一修及項)。

  在道明會和計劃裡沒有給懶惰的修士留有餘地,「這種人享受天主的默觀生活,總不願離開,即使是藉著奉獻自己,拯救他人來事奉天主,他們也不屑去做」(見聖道茂論愛德)。同時修會也不收容只注重外面活動的人,「他們從事於外面工作之動機是由於對默觀生活感到厭煩,而不是由於希望獲得天主之愛的圓滿」(參閱聖道茂著:精神生活之全德)。規避修道生活的約東和苦功,也並不是道明會從事使徒生活的本意。道明會也不要下述的使徒,「他們寧可放棄默觀天主的自由,而甘願地毫無憾意地投身於俗事俗務中,明顯地在這些人心裡沒有愛德,或是很少愛德。」(見聖道茂論愛德)

  5 愛德的內在統一

  梵二大公會議給道明會的觀點提供了新的支持。大公會議到在修道生活和使徒工作之間有著同樣的聯繫,那就是道明會所時常強調的聯繫:

  「既然福音勸諭藉往的愛德,將勸諭實踐者與教會的奧蹟,以特別的形式聯結在一起,那未他們的靈修生活便應該貢獻給整個教會的利益。因此修會會士們都有責任,按著力量及其聖召的方式,或以祈禱,或以實際行動,為在人心裡建設和鞏固基督的神國而工作,並向世界各地推廣此一神國。」(教會44號)

  大公會議認清愛德基本法律的內在統一性,它的橫的一面以及縱的一面都是由單一的力量所推進,愛天主和愛人都依著單一的運動進行。會士在誓發福音勸諭時,就是將自己既奉獻於天主,又奉獻於教會。

  道明會士由於聖願和修會的目標,既然那未熱心地獻身於使徒工作,就應該不斷地更新自己對祈禱並對默觀的熱愛。否則,他便貽害自己的精神生活和使徒工作。他應追隨聖道明的喜表和勸導,努力不懈地研讀聖經,特別默想那描述耶路撒冷初期教友團體和使徒的使命部份。這些聖經章節曾使聖道明的默觀和使徒生活日新又新。

  為使效果豐碩,道明會的使徒工作應緊緊地把握著默觀的價值。它的任務是在人民當中,作指向天主並未世天國的標誌。這種任務基本上是屬於司鐸的,因為:「事實上,每位大司祭是由人問所選拔,奉派為人行關於天主的事。」(希五1)然而凡不是聖職人員的道明會士,也分享這種聖職,因為透過聖洗和堅振聖事,一切的人都被基督司祭職的神印蓋上了標記,並給基督作證。基督徒在這一點上參加教會本身的工作。這就是希肋貝士所指出的:「天主聖寵明明地出現在人間,顥示於眾人,而又指向另外的事物。」道明會使徒關心世人的福利,渴望推展民族的進步。不過,他看這些服務乃是獲致更高尚事物的先決條件。他生存於世界,猶如使徒們生活於世界,目的在將那己開始的未世天國的佳音,帶給眾人。道明會士藉著使徒工作而進入人類生活的各國範圍,但是目標琱ㄓ@變,那就是為縱的方面(愛天主)作證。

  其結果是:他應當時常向眾人開放,生活猶如屬靈的人,充滿聖神,而聖神居任在他心中,並給他創造一種對使徒工作的開放態度。在這意義下,一個道明會士應是一個內修的人,但這不是依照舊的觀念,人應避世穩遁。愛德兩條大誡命的迫切要求,加給他對使徒工作的開放態度:「你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這是第一也是最大的誡命。第二條與第一條相似,你當愛近人,如同你自己。」(理:廿二、35-40)。現時代對「溝通思想」的研究指示出:在向他人開放以及向天主開放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在「交談的奇蹟」一書內,豪威(R.L. Howe )曾強調雙方面的「溝通」:

  「交談使我們面對面地相愛而成莫逆之交。當每人說話,且垣誠地答覆對方時,每人溱近對方而接受對方。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會晤,如沒有人與天主之間的會晤作基礎,不能實現。因為實際地看別人即是看天主,實際地愛別人,即是愛天主。當我們真正為人所了解時,我們即為天主所了解,真正的被人愛時乃了解天主的愛。當我們這樣去思想「交談」時,交談便不止是「溝通」而己。交談是共融,彼此知心,互相淨化,靈感相通,彼此結合,也與天主結合。如是有一種精神貫穿在我們的交談之中,且指導我們的交談。信友們相信這種精神在基督身上完全出現了,並且由這種精神產生聖神的果實。」

  這些有關交往的見解,完全與修會聖願的觀念相吻合。這種聖願的奉獻實質上含有一個使徒事業的目的,因為它不追求其他事物,只追求愛德的成全。修士將整個的一己作奉獻,誓言成聖自己,但非為自己,而是整個地歸屬於基督,如此使他人變作「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四、13)。梵二大公會議會強調在使徒生活動和專務個人的聖德之間,有密切的聯繫,它曾勸那些崇尚活動的修會發展這種「聯繫或合一」如此使「會士的全部修會生活,充滿傳教精神,而全部傳教活動,則受修會精神的陶治。」(修會8號。)

6 使徒活動的精神價值

  「會士的使徒活動應從與基督親密的結合發出」(仝上)。但它還要使這種結合臻於完善境地。使徒活動不只接觸他人,而且也接觸在眾人身上的基督。每次我們溱近他人交談,那是溱近我們要聆聽的基督。「在使徒工作上,我們只當一個真理的傳聲筒,並作一個天主說話的工具,這為我們承擔此責任,再容易不過。最好的是,我們應說得:天主能夠透過他人給我們說話,並記及:我們在交談時要說的話,應是由他人的問題或談論而引起的。」(參閱豪威著:交談奇蹟)。我們能夠在別人身上,或是在團體中靜觀真理之天主發顯並同我們談話,好似祂在正式的祈禱中來 並同我們談話一般。不過形式稍有不同。因同天主在正式的禱中會晤是直接而又長久的,但在行動中同天主接觸則是散漫並暫時的。不過兩者有相輔相成,並互相增之妙。每一次因基督之名同他人會晤,都能算是默觀的延長。「司鐸應在施與他人天主時,找到天主::假使他將天主施與他人,因為他本身就有天王,同時他又在自身內加強天主的生命。這是一種向上的螺旋式的行動,並非惡性循環。」(見雷勒克(J. Leelerque)著天主和人前的司祭)

  行動和默觀之間並沒矛盾,也就是不相衝突,而是相輔相成。行動無疑地有精神價值,是會士讚頌天主欽崇天主的資源,因為使徒工作乃是給天主服務。聖道明早己看到了這點,在七世紀前,也英勇地制定:「在聖堂裡,誦(唱)日課的時間不宜冗長,以免弟兄失掉熱心,求學受到任何阻得。」(參閱初期會憲第一條3項)。這樣他注重求學,而求學為使徒工作也非常要緊。在會憲裡,規定修士的本分以及修士導師的本份,同時也規定訂祈禱的時間與方式。為此,在道明會士的思想裡,在默觀祈禱和使徒工作的要求之間,並沒有然的區分。在聖女佳琳達到了神秘生活的高峰後:主基督由穩遁生活中把她喚出來,派遣她到世界上去。當時聖女抗辦:這將使她與主分離,主則回答說:

  「我的女兒!妳當安心。妳必須滿全每一樣本分,這樣,妳仗著我的聖寬,能幫助別人,也能幫助妳自己。我無意將妳跟我割離。相反地,我願意妳藉著愛人更與我密卻地結合::我願意妳踐行這兩條誡命(愛天主和愛人)。妳應腳踏實地,同雙腳走路,而不用單腳,用兩隻翅膀飛升天國。」(見賴孟、嘉佈阿著聖女傳)

狄亞德神父(Father Tillard)對道明會的傳統思想了解最詳,他寫道:「使徒事業的活動,並不主要地構成一種遠離天主的危險,相反地,倒是同天主接觸的聖寵,只要它是一種純正的使徒活動,而不是空洞的好大喜功。」(會士雜誌Rexuiew for Religious 一九六七年、五月號)當使徒工作發源於默觀時,它只能是一種為天主的服務。

   7 宣傳真理

  道明會的使徒事業首先乃是宣講天主真理的工作。在聖女佳琳的對話錄中載有一段天主聖父對宣導工作的生動描述:

「如今妳觀看道明神父,我的愛子的船,他十分完善地駕駛這隻船,他願意自己的子弟用學術來專心致力於我的光榮和眾靈的得救。他將學術視為他修會的主要基石,他將我的唯一事,聖言之責任,放在他身上。他之被視為世界的使徒,自是理所當然,他運用大量的真理和光明播下了我聖言的種粒,驅散黑暗、放射光明。」(對話錄卅九章)。

  嘉佈亞賴孟不久作了修會的總會長,聖女佳琳親自寄信給他,勸勉地作「一位真理的忠實樸人的新郎。」

  真理乃是道明會最大的宣道工作。但是這種工作分門別類,形形色色。即使是聖道明本身也不拘限於辯駁異端。他又向法國南部以及義大利倫巴底方面的信友宣講福音,這些人的靈魂遭受無知和放縱情慾之危險,與遭受異端邪說之害並無二致。聖人還在熱心人中展了使徒事業,給他們進忠言,並鼓勵他們從事精神戰鬥。他的最大的希望是打開公教國家的疆界,將佳音傳報於外邦人的世界裡。他並願意為真理捨身成仁。

  同樣,修會的工作從聖道的所播的種粒中,順理成章地發展開來。聖道明將一切成長所需要的因素,都提供修會,他擬定了主要的指示和決定,由這些指導路線中展開了範圍廣闊和各種不同的使徒工作,而修會都予接納了。修會在總會議和總會長領導之下將宣道事業打入了每一新世代,設法在歷史中每一危機中,仰合基督徒的需要。聖道明逝世後十年中,會士們繼承聖道明未竟之遺志,開拓傳教區域。他們打入巴勒斯坦,希臘和北非,也到了波希米亞,匈牙利和波蘭。有的會士工作於宗教裁判所,處理社會難題,改革穩修院,勸告皇帝和主教,當大使,作仲裁,且當皇帝、主教和宗教的神師。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文化(學術)方面使徒事業的發展,這是聖道明親自創始的,那時他派遣會士到巴黎,並在每一座會院內聘請一位神學教授。十年之內,本會在巴黎獲得了兩個神學講座,且在大學中位居神學辯論的中心。在另一段的歷史過程中,修會在聖大雅伯和聖道茂的努力工作下,對神學方面的使徒工作之承諾更形堅強起來,(神學使徒工作包括研究普通科學)。強調學術成了道明修會形貌中的一大特點。

  修會最高的使徒工作乃是宣報基督救世的真理。所以修會的為首使命乃是宣道。這使命在一種特殊的形式下將道明會與教會結為一體,因為教會原是蒙基督派遣去給萬民宣道的。教宗保祿六世,在他寄與一九六五年在南美包各達(Bogota)所召開的總會議的公函中,曾提起了這種密切的合一:

  「從開始,你們就因一種特殊的聯繫與整個教會結成一體。因為,當早期的會士,也即是清規 經員,貴修會也有幾分發源於此,被分發於固定的教堂服務並在那裡從事於普通使徒工作時,你們即己遵從貴會祖並創始人,聖道明所努力達成的目標,在新任務下廣泛地獻身,而服務於教會,奮勉不懈地執行一種非常的任務,特別從事於宣講聖言的任務。」

   8 今日道明的使徒工作

  修會的子弟應當證明啟示真理之對特性,並為這卓越不變的特性作證。由於現代研究真理的步驟所結的影響,教會不少作法正逢偏離正道的危機,並陷於變為純然情況主義和相對主義的危險中。為了教會的利益,道明會士應固守崗位,作絕對以及超然事理的使徒。他們由於聖召甚合站在教會的最前線:「你們像常勝的武士,武裝著信德的盾,和得救的盔::推展天主的聖言,該聖言銳利於雙鋒寶劍,來與信德的救人拼戰。」(參閱何謊理三世致聖道明和修會,一二一七年元月廿一日)。為聖道明的子弟和聖道茂的會昆,再也沒有一個更好的時機,來高舉福音的火炬,並宣傳純一不雜的福音報導了。但是這種任務之實行應在愛德至上的大前題下執行,關照今天的人類,並明瞭現代研究真理之新步驟所具有的價值。

  道明會的任務並不止於禮儀中的講道,教會本身也未將自己的活動局限於禮儀中。「在人能參與禮儀,前應當先號召他們發信德並懺悔(皈依)::因此教會對尚未信教的人傳報得救的喜訊,使一切的人得以認識唯一的真天主,以及祂他派的取穌基督並實行懺悔改變自己的行蹤。」(參閱禮儀憲章9號)。修會關心人類的得救,於是開放門戶以從事永遠在變的形形色色的職務。與宣道任務緊緊相聯的是:「教授並維護天主教信仰的真理,既用學校中的言教,又用各種不同的寫作。這種目標,我們應予追求,我們無論宣道或教授都要從默觀之洋溢中施行,以師法會祖聖道明之榜樣:::。」(參閱基憲第一修四項)

  數世紀以來,道明會士曾用很多工作來傳報真理。孔嘉神父(Father Congar)曾寫道:「奇妙的是:聖道明盡可能不作專門研究而能理解福音。這種聖經知識是採自福音的精髓和使徒的制度。聖人主要的活動乃是用許多方式播散救世的真理,至於方式則無關宏音。」道明會士在講道台上(最佳方式)宣講真理,在課室裡教導真理,利用寫作散播真理,在告解亭內,在佈道所、在修道院、在崇拜天主時都宣講真理。凡教導真理的各種行動,發揚基督的各種方式,這一切都屬於道明會士的工作。

  道明會生活中的一切因素:(團體內弟兄般生活,在歌 席和聖堂中的禮儀生活,在個人房間和教室之求學生活,在心中與基督點契之交談生活,都在使徒工作生活上達到其頂點。這樣,默觀生活的果實藉宣道輪送給民眾,而民眾又將己身內之基督呈獻於宣道者,作為繼續與天主交談,並更新默觀生活的資源。從這樣的根源中發出的道明會使徒工作,「有雙重的力量,因為那是穩修院靜默中所發出之餘音,又是在禮儀中所滋養的奧蹟之宣講。」來加梅神父曾如此說(參閱公教神修學派,來氏著)它這種使徒工作原是在聖堂,歌永席以及穩院中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