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首頁 ] 向上 ] 道明會基本會憲 ] 道明會的生活方式 ] 道明會的神恩 ] 四項福傳領域 ] 道明會靜觀的視域融合 ] 道明會生活的九種述描 ] 聖道明工作不懈內含八項革新 ] [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 聖道明與道明會的使徒教育 ] 道明會的革新與靜默 ] 道明會士祈禱不懈 ]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 默觀幅度 ] 道明會生活的神恩 ]

horizontal rule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1.默觀生活    2.使徒生活    3.默觀式的使徒工作    4.默觀兼使徒工作的時代性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所有被召喚追隨福音勸諭,並忠信實踐的人們,縱然他們各有不同的恩賜,然而都是將自己特別獻於天主,以跟隨那冰清玉潔而一貧如洗、服從而死於十字架上,救贖並聖化了人類的基督。這樣,由於聖神傾注於他們心中的愛情,所催促他們日甚一日地為基督及其奧體教會而生活。」(修會生活革新法令1號)

「忠於自己聖願的會士,為基督擯棄一切,跟隨基督,以祂為惟一的需要,聽他的話,關心祂的一切。」

為這緣故,每個修會的會士,在一切之先,該專一尋找天主,努力使默視祈禱與使徒熱愛緊相結合,前者使人心神契合天主,後者使人參與救贖工程,並努力拓展天國。」(仝上5號)

1.默觀生活

每一教友生來即為作默觀的人,藉著聖洗之奉獻作一個結合天主的人;他在一生的歲月中設法加強這種結合,他希望在天堂所度的完美生活,在今世即開始熱切地全心貫注,即是常常不離天主,密切地同祂結合,永無休止地,合心全意地,在愛中認識祂。當教友進了修會時,誓許追求這種基督徒的至寶(默觀祈禱),並如火如荼地展開。

聖道明竭盡所能生活於這種標準之中。他是偉大的基督徒,又是一位偉大的默觀者。歷史的記錄告訴我們:這默觀的因素在聖人生涯的初期而已放射出光芒。當聖人在西班牙奧斯瑪(Osma)主教座堂作詠經司鐸時,天主的上智即使他作了十年徹底的初學修士,為準備他成一位使徒,以及宣道修會的奠基人。撒克遜若堂為聖人傳記的第一位作者,告訴我們說:「聖道明白天、黑夜都在不停地祈禱,利用空閒專務默觀生活。他很少走出修院。」依照日課經的說法,正是這種默觀生活使他生了一位使徒:「他以坦誠的心,追隨聖奧斯定典規,最後他由一位詠經員,變成了一位使徒。」(見日保誦讀第四對經)。若堂特別指出聖人的默觀日深一日,而他那類似基督的精神日益加強。

「他不斷地,而且特別地祈禱天主賞賜他熱愛,這種熱愛在他殫心竭慮致力於救人靈魂上發生了很大的作用。聖人覺得:只有當他整個地犧牲了自己,盡心竭力地拯救人靈,效法那為救人欲整個犧牲一已的主耶穌--人類的救主時,他才真是基督的門徒。」

「天主又賞賜聖人一項奇恩,即是為眾人,為可憐人以及不幸的人痛苦流淚,在他同情人的心裡,聖人嚐到他們的苦痛。」(參閱若堂著道明小傳)

即使是聖人在法國南部開始宣道的生涯時,於一二0六年秋季,聖道明仍繼續自己的默觀祈禱,並將全部精力灌注在使徒工作上。聖人的朋友,杜魯斯地方聖保祿隱修院院長拜爾(Abbar William Peyse),在此數年間亦居法國,當聖人列品案件進修時,他出面作證說:「我從未見過有一個人祈禱這樣多,流淚這樣多。當他祈禱時,他要呼喊出來,附近的人都能聽到,在他的呼喊聲中,聖人常說:「啊,主!請你憐憫你的子民、眾人的遭遇將如何?。」這樣,聖人為他人的罪惡懇求,祈禱,在祈禱中度過一夜。」(參閱列品案件18號)

聖人將自己經驗之所得,都溶冶於他建立的修會中。他將道明會每一件事都建立在默觀的基礎上。他所擬定的會憲建起一種環境,使聖神能生活並工作於其中,並使耶穌亦能作生活的中心。他將真正基督徒的弟兄友愛實現出來,將一個親如手足的團體在尋求天主中結合在一起。精神方面的和諧悟道這團體的顯明特徵。這種崇高的生活建立在以默觀的方式法愛天主並愛近人,其明文載在聖奧斯定典規的卷首語,這即是宣道弟兄會的基礎:「可愛的弟兄在諸多之前,我們應該愛天主,也該愛眾人。」這幾句話將基督徒的基本法律放在道明會士眼前,該法律乃是福音中兩條大誡命:「你應全心,全靈,全意愛你的主,天主。這是最大,的也是第一條誡命。第二條和第一條相似:你當愛你的近人,如同你自己。全部法律和先知書即繫於這兩條法律。」(瑪廿二37-39)聖奧斯定典規只是在解釋這兩條基本誡命,按「可愛的弟兄!在諸多之前,我們應該愛天主」這是默觀;而「也當愛眾人」句,則指使徒工作。整個的道明會生活以及使徒事業都繫於這條誡命。聖奧斯定為證明各條會規的合理合情,在他典規內不斷地援用愛德為根據。

2.使徒生活

聖奧斯定所擬訂的原始典型修道生活,乃是仿效初期教友在耶路撒冷和猶太所成立的團體。基督徒當時所實踐的生活方式既屬默觀又是使徒性的。這種福音神修起初是在晚餐內發展,的在那裡使徒會同聖母,以及門徒,還有一些熱心出眾的婦女,在耶穌升天後九天內曾共同實習過基督原來把祂對聖父之熱愛,與其禮儀以及個人的祈禱的專一生活,連結起來。從這基督生活的搖籃發展出耶路撒冷和猶太教會,該教會的突出標誌,乃是弟兄式的一心一德,安貧樂道和不斷的舉行禮儀及個人祈禱。按聖經的記載這些初期教友:

「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起,一切所有皆為公用。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照每人的需要分配。每天都成群結隊地前往聖殿,也挨戶擘餅,忙著歡樂和誠實的心一起進食。他們常讚頌天主,也獲得了全民眾的愛載。」(宗二42-47

使徒們將天主聖言帶到晚餐廳的外邊:「使徒們以大德能作證主耶穌基督的復活,他們在眾人前大受愛戴。」(宗四33)但是當使徒們看到自己每天在關心瞻養增加的民眾,對自己的任務有危害時,於是指定七個執事,「派他們管這要務。至於我們,我們要專務祈禱,並為真道服役。」(宗六4)以後,當科爾乃略的僕人來到約培,尋找伯多祿,而後者當時住在一位名叫西瑞的皮匠家裡,且在房頂上祈禱。而科爾乃略的使者站在門口求見伯多祿時,在祈禱中他正看到神視,聖神即吩咐他從屋頂下來「看!有三個人找你。起來,下去,同他們一起去吧!不要疑惑,因為是我打發他們來的。」(宗十)

初期基督徒團體的這種默觀兼傳教的生活,乃是聖道明一意一心設法在自己修會內要複製的生活。聖人透過當時最大的一派神職修會,即清規詠經團(Canan-segulaz),特別是布勒蒙修會,從初期教會中採取了他的默觀生活理想。在一切清規詠經團中所特別著重的乃是禮儀中的默觀祈禱,這乃是教會所訂定的正式祈禱。詠經團之產生,正是給基督信仰地區的主教座堂,以及堂區提供天主子民每日隆重的祈禱,並在主教座堂或堂區內執行牧靈的任務。詠經團員除了這修道生活中主要的公禱外,又加上他們愛團體的強烈情感。他們親如手足的諧和精神滋養他們的公共祈禱。聖奧斯定,這位創規者在會規開始曾錦上添花以地寫出了這幾句話「你們之所以集合成一個團體,其主要理由乃是,弟兄和諧共處,在主一心一德。」當詠經員每日站在聖體龕座前,領用同樣的精神食糧,並每日在主要的定時內,大家共聚於歌詠席,共同為了主賜大恩讚頌天主,那時他們彼此間之心投意合,水乳交融,更表現的淋漓盡致。

雖然聖道明將自己的修會建立在清規修會生活的基礎上和制度上,但是他卻加以發發光大,又增添上普遍宣揚福音的目標。道明會士不該因身於單一堂區,又不該偏限於堂區的工作,而是將福音訊息,弟兄友愛和祈禱的精神,傳播普世。不過,聖道明雖然改變了修會的重心,而道明會院生活也圍繞著這重心旋轉,但是他們的成望目標並無絲毫改變。聖道明之先見,意在建立氣氛,協助他的子女,使之轉變成專務默觀,致力於同天主結合的人。守規的原意,也是在排除分心,提共興奮劑,以鑽研基督奧蹟的潛在意義,如此,這些超然真理逐漸提昇他們的精神,影響他們的思想,光照他們的講道。在聖道明的思想裡,會規概包含默觀和使徒兩項任務。在聖堂的禮儀中,在共唱日課中以及在嚴守「修院專地」中,修士要親身體驗並學到真理,以便向世人去傳佈。

3.默觀式的使徒工作

初期的道明會士領悟聖道明行動的深意,也通曉聖人的主要理想。洪培德是聖道明精神的第一流解釋人,當他給道明會憲作註解時,顯然也徹底了解聖道明的基本精神,其中曾有這一段話:

「修士身份是一個默觀者的身份。所宣講的一切事理,都是在默觀中學到的……宣道士的職份在一方面是專心於默觀天主的事理,另一方面是致力於行動,謀取眾人的利益……他應專務行動生活,又當注意默觀生活。但是,因為每人首先對個人負責,故此宣道者應當多專務默觀,勝通其他外表行動的工作。」(洪氏道明會規注解卷一)

啟發洪氏這種思想的,乃是聖道明本身的榜樣。在聖道明宣道的年月裡,凡熟識他的男女,對他祈禱的印象,遠超過他的使徒工作。最底限度,他們屢屢所談起的也是這一點。若堂繼聖道明之位,作總會長,曾主動地將聖人的生活作一概要:

「白畫他與眾人周旋,而將黑夜奉獻於天主,每天夜晚他繼續他的祈禱,警醒不寐,一直到軟弱的身體不能支持。當睡魔征服他的疲憊身體和厭捲的精神時,他要將頭觸依在祭台前的石頭上……在休息片刻之後,重振精神,復繼續他那熱誠的祈禱。」(若堂著道明小傳)

證人按踵而至,都如此談。斯德望曾報導說:「聖人的習慣是,常常談論天主,或同天主密談。他不論是在會內,或會外,或是行路時,都這樣做。聖人並苦口婆心地勸自己的弟兄效法,並吩咐將這種實習載入會憲內。(列品案件37號)聖人的勸告現存於會憲中,自一二二0年以後,每本會憲都能看到。今日的會憲仍在談我們宣講福音,為拯救人魂:「我們應追隨的目標即是:從默觀生活的豐盈滿溢中,去宣講福音並教導眾人,以步舞會祖聖道明的後塵,他習慣只同天主密談,或是談論天主,為拯救人魂。聖道茂將這些原則作成公式,概括修會願人達成的一切:「默觀、默觀所得公施人間。」(參閱神學大全:二-188第六節)。不久,維喬里若堂(Bl John of Vezolli)繼承洪培德作總會長,又重複聖道茂之思想道:「為能將一已捐出,以拯救人群,宣道士應該日夜警醒,並由聖經的長河中吸取活水。」(公函彙編第一二一頁)

在道明會生活中的默觀因素,完全將注意力集中於天主愛的臨在,可由多方面去觀察。首先它是屬於客觀的,或環境方面的那即是建立一種氣氛,會士們在其中對基督的愛的認識得以加強。會憲且設想周到,如果真正遵照實行,則在聖道明會院裡會建立一種默觀氣氛,使會院變成一個祈禱,研讀和使徒活動的處所。會憲還建立靜然的環境,弟兄式團體在其中生活,行動並存在。為準備展開使徒工作,不拘道明會士是在祈禱或是在研讀,時間和地方都不停地召喚他,向生活的天主伸開其心門。時間和空間都號召個人和眾人努力,像一個單獨的道明會奧體,同心合意地奔向天主。時空還號召每一個體,時時敞開,迎接天主不斷的邀請。這種將自己的全幅精神屈服於會院的默觀環境的影響,而能使之開放,接受聖寵和真理的感化,並使之置身在心裡默觀狀態中。如是一切具備,只等天父遣發聖神。將他提升到一種被動的默觀高峰(神魂超拔)---這種非由已動而獲的聖寵,非常接近永遠的福樂。也就是這種聖寵喚起宣傳福音熱忱,使道明會士甘願為同胞弟兄的神道而忍辱負重。

4.默觀兼使徒工作的時代性

我們廿世紀的人為尋求默觀生活,在失望之餘而徘徊岐路。需要一些有先見之明,又能在默觀的日光下明察秋毫的人。當這些人走出修院大門對外界的基督內之弟兄傳播福音時,他們要像獻身於天主和服務人群者。他們要到一個世界,該世界失落了天主,而仍在急切地尋找,但不知道自己需要天主。它好像一個墮於五里霧中的人,伸手想摸到天主。它又像在尋找人,而不知此人為誰。它像是願意到一處,而又不知此處為何處。這些迷失方向的人在修院的四周,到處都有他們發出悲痛的呼聲,為覓得這素不相識而又慈悲為懷的基督。祂曾發表了真福八端,這是新福音的精華。但是福音在能救贖混亂的世界以前,卻需要廣事宣傳。那只是良善、貧窮、謙虛又「嗜義如飢渴的人,直接明白世局的嚴重之後,才能緩和社會的緊張,在不義的患處撒佈芳香並包紮種族怨恨的傷口,而這些傷口都已被殘酷冷漠以及刻薄無情者,搞的慘不忍睹,因無情者常說:「這些事情我們且慢慢地辦。」

只有那生活在靜默,收心和默觀的環境中的人,才知道透視那穩藏在自己本性內的潛在的惡,並向天主聖神的功化開放自己,在聖神的影響下看到自己---看到了自己「忿恨私慾」的可能性。當他控制了在自己身上的邪惡,他才能出去包紮世界的創傷。可是在他出去作善意的撒瑪利亞人時,他不會離開天主,而要在一個新境界內,在一個實際存在的境遇內找到天主。在其中每一人,每一事,芸之眾生都在給他重述:「天主起初將人安置在伊甸的樂園內,叫他耕種,看守樂園。」天主又對他說:「你的兄弟在那裡?」(參閱:二,15;四,9)。只有默觀的人,才是以體察入微明瞭上項信息的迫切真實性,而由其中獲取神益。

道明會生活是由聖道明藉著聖德所賞給他的遠見而擬定的,旨在造就這樣的深思和默觀的人。聖道明並非先知,但在每一時代,不管技藝多進步,文化多發展,教育臻於何等完美境地,但愚昧無知仍該排除,而聖人則能尋到良藥。他的修會也旨在供應世界那些藉默觀生活所陶成的福音使徒,而默觀生活則能使他們潛沉於個人的心靈深處,在那裡建起基督的精神神---「基督的飲食,即是承行天父的聖意。」「祂來到世界,為尋找迷失的山羊」,並為精神飢渴的人分施福音真理的食糧。

道明會士之聖召即是延續上項使命。他應該抵制法利塞人偽善的誘惑,否則他總不會出門去冒險,反在完美的頌主歌聲中,在渾渾噩噩的靜默中,並在時常參與一切退省中而孤芳自賞。另一方面,他應戰勝行動主義的誘惑,否則他會與祈禱絕緣。如選擇後者,則他要切望常常奔波勞碌,永遠在外邊尋找近人。這樣他要消弱自己的銳氣,因為他不容許天主在他的心靈深處管束他。假如他有甘願奉獻的愛德,也會有始無終,而不能貫徹。他認為自己要當廿世紀使徒之縮影,實際上則是一個到處摸索,在講台自我吹噓的人。

道明會生活裡的默觀因素,特別是今日所需要的。世界原是一片混亂,分崩離析,動盪不安,它需要默觀的使徒,給目盲者帶來光明,給分裂者帶來團結,給搖動者帶來穩定力。道明會士應給世界指出天主的需要,使它覺悟它的無神思想;又該給世界指出:擾嚷的下里巴人之音沒有「愛」的生命。作一個默觀者,道明會士還應當藉自己的生活顯示出:並不是企業鉅子,青雲直上的政治家以及多次結婚的明星,或英雄。道明會士應當表現自己是天主的窮苦人,可憐人,生活艱苦者,不離天主的人,他本身和天主相依為命者,藉以證明:世界所最需要的就是天主。當道明會士變成了他所要宣講的「信息本身」時,世界上的人都要止步靜聽,「因為只有生活著的信仰,方有吸引他人的力量。(希肋見士Sckillebeeckx宣,道與牧靈雜誌,一九六五、五月號)。當道明會士生活於自己的信仰,屆時他即變成了一位取法聖伯多祿聖保祿和聖道明的使徒。真正的使徒工作乃由人與天主的愛情交流並不斷地與救主談話而顯露出來。每一個真實的道理原在報導人所見和所默觀的真理。聖道明如此訂出修會方向,致使凡接受它引導的人,不但傾聽到天主與他談話,而且也了解天主談話的真義,他的人再不堅硬如鐵。道明會生活的衰退可由明顯的史實證明,其原因不外乎默觀生活的無起色。為此,道明會的革新應盡一切的努力去恢復對默觀生活的看重。凡貶低道明會默觀生活的其他因素,都應揚棄。道明會士應歡迎這種改善,因為它能加強而不毀滅道明會生活的本質。

默觀生活的革新為道明會士是不可旁貸的責任,並且也是教會的要求。當每一修會衛護本身的特色和精華時,很能解救教會的急難。而道明會則是在天主聖神的領導下建立的,旨在解救教會的急難。梵二大公會議的禮儀憲章發出號召,要在基督徒團體成員的心中加強默觀的精神。教會在禮儀憲章的每頁中喚起信友,注意聽生活的天主藉著基督說話。惟有專務禮儀中默觀價值的團體,才能響起號角,號召基督徒返回基督生活的核心---默觀。為能響起這號角,他們自己不但在天主前作祈禱交談的須臾時間內,找尋天主,而且也在生活中的每一時刻內,在會院祈禱的氣氛內,在他們心靈深處,特別是在與同胞晤面時,也該找尋天主。

聖道明的默觀方法的有效性,由於梵二大公會議的警告更加顯著,凡不與默觀生活相結的使徒工作,勢必徒勞無功:

……為此當切實思考,會士們要充沛『精神革新』,即使在推行外面事業上,亦當把它放在首要地位,否則,針對現代需要所作的最好的適應,也不會產生效果。」(修會2號)

如果想更明顯地指出道明會革新所應採取之路線,則實在難而又難,捨了這條傳統的路線,別無他途:「默觀!默觀所得分施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