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首頁 ] 向上 ] 道明會基本會憲 ] 道明會的生活方式 ] 道明會的神恩 ] 四項福傳領域 ] 道明會靜觀的視域融合 ] 道明會生活的九種述描 ] 聖道明工作不懈內含八項革新 ]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 聖道明與道明會的使徒教育 ] 道明會的革新與靜默 ] 道明會士祈禱不懈 ]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 [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 默觀幅度 ] 道明會生活的神恩 ]

horizontal rule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1愛德列居首位        2.愛德是道明會生活合一的力量

3愛情的縱面衝力    4愛的橫面衝力

5完整的到明會士    6道明會適應時代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實踐福音勸諭者,當在一切之前,追求,愛慕那先愛了我們的天主,並在一切境遇中,努力發展與基督一同隱藏在天主內的生命;這種獻身引發並催迫我們去愛人,為為拯救世界,和建立教會。在此愛得內,福音勸諭的實踐才得到活力和指導。(修會6號)

「:愛天主、愛人是第一條最大的誡命。聖經教訓我們,愛天主不可能同愛人分離:「其他的任何誡命,都包括在這句話內。就是愛你的近人如同你自己;所以愛就是法律的滿全……何況,耶穌曾祈求聖父說:「好使他們合而為一;就如我們原是逼體一樣。」因著這些話,主耶穌為我們開拓了一個理智無從透視的境界。因為,在天主聖三的互相契合,與天主義子們在真理及愛德內互相契合之間,已暗示某種類似點。這類似點啟示我們一項事實:在這大地上,唯有人是天主「為人的本身」而喜愛的受造物。故人類唯有忠誠地捨己為人,使能走到圓滿。」(現代24號)

經過七百五十年道明會將「愛」的消息帶到普世。當亞當和夏娃背叛天主時,世人就失掉了這種「愛」。當加音憤起殺了亞伯爾時,弟兄有愛則蕩然無存。由那時起,人類就需要再學習"怎樣去愛人。聖道明建立道明會,乃是為將愛的消息傳播於人類,所傳播的對象並不是抽象的人類,而是指定的人;即是,這個婦女、在這個地方、在這個時刻、在這個環境內。

道明會士步出會院去執行使徒工作,設法在人個別的實際生活中與他會晤,並藉著基督救世的傳愛與他相逢。范堪、阿得連(Adrian Van Kaun)用他那生花妙筆曾描寫出:在基督內藉這種愛情相會的精神。

「真實的同人會晤常常內含著:我個人至少有一些時間整個地出現在他人面前,我完全地和他人相遇。在真正的會晤裡,我參與我所實際關心者的個人生活。按「參與」一詞,顧名思義乃是「投身於其間」。由此,會晤需要我參與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生存,他人在世的生活方式(參考生活輔導技術)。

1.      愛德列居首位

管理道明會士生活的會規,強調愛德法律至高無上。聖奧斯定典規開宗明義地說:「可愛的弟兄們,你們首先要愛天主、愛近人。因為這兩條法令以「天字第一號」頒給了我們。會憲本身亦將愛德法令,作了整個道明會生活的基本要素:

「一如聖奧斯定典規教導我們,我們所以「來到一齊」之主要原因,即是為和諧地同居共處。在天主內逼心一德。換句話說,為能在愛德上日漸成全。眾所周知,本會由創建伊始,就是特為宣道及救文靈魂。因此,我們的主要願望應是我們眾人的靈魂有所裨益。」(會規第二~三條)

愛有許多表現方式,有天倫之愛,即夫妻、父母兒女之愛;有本性的同包愛,即是族人對同族之愛。因為物以類聚,每一動物自己的同類。但本性的同胞愛,只表現在本性的同族之間,它能被分化,亦能被分裂。我們都知道,離群獨居的人總找不到,或是喪失了「合一」的意識。他們總體驗不到愛情,也總不知道曾否施與他人愛情,他們渾渾靈靈,好像走失的人。

當這種愛,即超性的愛,佔據一個人的內心時,常是單一的,當它被分施於千萬人時,則是合一的。愛有自知之明,給人帶來無價可估的滿意。這愛具有許多表達方式,都在天主內合合一的。或更好說,我們用愛天主之情去愛萬物,這種高尚的愛保存著個種表達方式,而歸宗為一愛情。我們是用天主本有的,即在受洗所灌注於我們心中的愛,去愛天主。這種超愛參與天主本有的生命,「因為天主就是愛(若一、48)」。我們對同胞的「真愛」使天主的愛再度降臨到迫切需愛的世界上。愛雖然是一種德行,但是它卻有雙方面;那即是縱的方面,它要值升去愛天主;和橫的方面,它要廣被四方,汎愛眾人。「愛雖二、實則一」而靈魂則要兼持著這雙方面,不可偏廢。

2.      愛德是道明會生活合一的力量

道明會生活,像一高級的隱修生活,組織也頗為複雜,它好似一種高級生物的生命。而低級的生物不太複雜,最簡單的生物也只是一個生命細胞。隱修生活起初原屬簡單型的,它是一位獨修士單獨地生活在曠野中。獨修士沒有規則、沒有會憲、沒有慣例可循、沒有鐘聲、亦沒有近鄰可資服務。但隱修生活道了第二階段,像一個有機體的生物,生活則比較複雜。這時修士們生活在一起,接受一種生活制度,並自願地生活在一起位院長的領導下,守同樣的會規。而道明會生活既居於隱修階梯的較高級,因而生活也較複雜。在聖道明創立修會以前九百年間,隱修院的創始會祖幾乎毫無例外的將自己的團體集中在一座隱修。自然,當時個團體有結盟或聯合的趨勢,包括在遼遠地區之間的互相合作;但是,即使在今天,本篤會或是熙篤會還仍舊大部份個自為政。它們屬於自立自足型的團體,各自有一切生活形態和表現方式;縱然有總院長像一聯盟會員監理各隱修院,但是他卻沒有管轄權,以統治獨立的隱修院,不像道明會總會長能指美一會省和美一會士。道明會每一會士都隸屬於總會長的最高指揮權。由是道明會雖然複雜,但是統一。像共同的會規,三年舉行總會議和省會議,調換會士以及遣派遣視察委員等,在在都是結合修會的各會院,使成一個「愛」的總機構。

當聖道明創立修會時,他採取了古老隱修生活的骨骼,沿用了縣成的會規,並繼承了由來已久,且經過時間考驗的隱修清規:像度團體生活,三與團體彌撒、工誦日課、隱修式會服,默靜、反省,以及其他習守小節。實際上道明會規同熙篤會規相似,其嚴格性也相似。聖道明採取這古老的會規,作為道明會的構架,但是聖人給這些會規注入了使徒團體的骨肉與筋脈。這種合成的因素---默觀生活同使徒工作---組成一種高度複雜而細緻均衡的生活方式。這是一個創造,合於時代意義的修會。諾爾士(Knowles)會給修會下定義說:「修會乃是由各會院、或是由同等身份的個別會士組成的團體,由會長或立法機構管理,依照制度被選任或被任命者。該制度給予全部會士或至少極多數會士有均等權力或被選資格以擔任職務。」(參考由巴各莫至依納爵一書)。這樣的團體是國際性的,有會長做領導,並有分會。

聖道明對修會有一套複雜的靈修構想。他將默觀生活與使徒工作鎔為一爐。這新式的修會生活,乃是取法使徒們的祈禱生活和傳道任務。它要求人有一種堅強的信心,並最大的奉獻去愛天主及愛人。於是聖道明開創一個新紀元,從此隱院生活走出了「修道禁地」,不再純是默觀生活,或更好說,將隱修院對天主的默觀式的愛情,帶進了世界。世界那時佈滿仇恨、彌漫戰火,醉心於生色逸樂。聖道明將傳道大目標鎔合於默觀式的隱修生活。為達到此目的,他應發展一個複雜的有機體,為能調整求學、宣道和其他方式的使徒活動。在初期的會憲裡,聖道明曾說寫明:會議設法使每一位神協教授,訂定教務長和研讀生的責任,並規定如何遴選、訓練並遣發會士去從事宣道任務。聖人深知使默觀與使徒工作互相保持和諧均衡,實不容易,因此他發展出一種革命性的概念,那即是:當讀書、宣道或是救靈工作需要時,能豁免守修會會規。這種新型的豁免能使道明會的物力及人力像一個單獨的有機體和諧地發揮效能,而有機體的靈魂便是超性的愛。

聖奧斯定典歸是道明會生活的基礎,並不是一部法規典籍。聖奧斯定刪去了一切法律上的繁文縟節,著中默觀兼使徒生活之要素,這是永遠適用的。在每一頁中,除了一些為適應當時情況之條文過時的以外,聖奧斯定強調愛德在修道生活中為每一事工屬和行動合理化之原則。該典規的崇高處使人憶起一段福音插曲。有一天法律博士奏近耶穌說:「善師,我應當做什麼才能獲得永生?」耶穌說:「你若願意得永生,就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這是最大的,也是第一條誡命。第二條與此相似,你當愛近人,如你自己。全部法律和先知都繫於這兩條誡命。」(瑪二十二、35-40)。道明會士可能走到會祖面前,給他說:「為度道明會生活,我該當做什麼?」聖道明則要給他聖奧斯定的典規,指出開頭的幾句話說:「可愛的弟兄,你首先應愛天主,其次是愛你的近人。」聖人還要下結論說:「整個的道明會規和生活方式都繫於這兩條誡命。」聖奧斯定典規為一個從事使徒工作的修會,的確是理想的選本它的開卷語即道出「愛」的最高法律,藉兩條大誡命表達出來愛天主和愛近人。

3、愛情的縱面衝力

            我們如想了解道明會生活的整個面貌,我們需要將它視為單一而又含雙面的動力,猶如愛德一樣。道明會生活的縱面乃是設法用信德和愛德建起一種面對天主的默觀生活;它的橫面也是憑信德和愛德建起一個面對群眾的使徒工作。在縱的方面,愛德將道明會士帶到天主面前,扶搖上升,一直道他的信德穿過天堂的帳幔。這種向上的衝刺力旨在了多地同天主相會,因為天主俯身遷就,肯接近自己的受造物。我們在每天的生活中,在大街小巷總會遇見眾人,我們每天每一點鐘,在我們的會院中總會在人中經過,但是卻沒有會心和會意,亦可能很少有一種點頭之表示。可是道明會的縱面衝力,乃志在與天主有更高的「愛」的交流。它鼻別無希望,只希望與天主契合;這樣,天主同我們說話,我們亦同天主說話;天主聽我們,我們亦聽天主。每天日課開首的聖詠即披露這種願望:「假如你們今天聽從祂的聲音,請你們不要在那樣硬心,一如在默黎巴時。也不要像在曠野中瑪撒那天……(詠九四,7-8)。」天主給人談話,慢條斯理。祂的聲音像耳邊細語,只能在恬靜中方能聽到。由是靜默雖因愛德的必要而中止,但不阻擋會士與天主心地談話。在交談時,雙方又傾訴又靜聽,但常講話的人,總不聽對方的傾訴。為此當天主發言時,人不靜聽,他的精神生活會貧陋得可憐,出門宣道像無才無德的傳道士,只會發銅鑼的噪音,和鐃鈸的擊打聲,而不像福音使者,只知對越天主,並同天主談話。

            道明會生活之縱面亦是對天主作愛情欽崇的一面。在進敬拜的態度中,愛情提升我們奔向天主,以必恭必敬的態度,像兒女一般地同可愛的天主父結合。這種愛天主之態度發自信德,惟有誠信才會保證我們所希望的幸福,或證明現在看不到的實體存在(希111)。」信德乃是我們體認天主食有的根底,是我們在默觀中藉至愛至誠「品嚐」天主的基礎--這乃是我們在祈禱中同天主做欽崇式對話的原動力。

            這種愛情膜拜的最高表現實行在祭台上,在那裡「我們的踰越節羔羊基督」自作祭獻。自古以來,修會就給予日課的禮儀崇拜一個光榮的地位,而道明會士則像一個合一的團體,站在歌詠席位--來唱讚美天主的詩歌,一心一德地向往天主。在修道生活的每一部份,修士們都一致向往天主,即便會士做靜默的祈禱時,也是心神響往天主。美位會士不但向天主談心,而且會士間也彼此無言地交談,彼此提攜,互相鼓勵,在靜默中相與勸勉說:「我們應當一起來尋找天主。」

            道明會生活的縱面是人單獨地與天主在一起,但是卻在追求天主的團體中同天主單獨在一起。每人進入修會乃為熱切地追求天主,更久地與祂會晤,更集中地同基督交談。會士需要,並有權利於收心斂神,靜默祈禱以及完全的默觀環境,以引領會士向天主開放,以提醒會士用信德和愛德同天主接近。會士在發願以前,就認識了天主,但是他還自知未全然地認識祂。在修會中,他清晰明白地曉得自己總不能如願以償地認識天主;因天主常是一個絕無僅有的、不可測知的、無限無量的、受造物永遠不會徹底理解的。由是在認識天主上和愛幕天主上的過程是永無止境的。只有在天國,天主才將真知和全愛啟示給人,這種真知2全愛少能十足地令人滿意;在那裡我們才可以見到更美好,更慈愛、更真實、更偉大的天主,這一切我們在地上無法測知的。

修會生活的默觀實習,主要地在使道明會士在縱的方面生活於天主。遵守清規,其中包含禮儀,能助人加深信德、堅強愛德。會士對天主的知識-愛情的知識,是來自信德和愛德.能夠在道明會院的默觀氣氛內發揚光大。會士無論如何酷愛合乎科學的神學當明瞭:神愛本身總不能完全地滿足熱誠修士的願望,因為它只是理智的作業。但是,當信德引人進入愛德內時,對天主之愛情的知識便燃起火花。這種知識由於人生活於天主,完全奉獻於天主,而得到持續不變。這種經驗的方法,原是普通人的作法。人學步只該走路;人學說話,只該多講;人學愛天主,只該由愛天主做起。這種人的經歷不能因人步上超性的生活,而就失效。他仍要藉著愛天主來學習愛天主。道明會生活的整個縱面即是為培養這種愛天主之情。

4 愛的橫面衝力

道明會生活的縱面能使那橫面的生活有豐碩的成果,推動人向外伸長,向四面發展,而走向群眾。當道明會士誠心地尋找天主時,他工作便是真正地為他人而工作時。受愛情催迫的道明會生活,是單一而含雙方面的活動。當他在縱的方面與天主會晤時,即瞭解天主愛一切的受造物,即便是人間所唾棄的也不例外,因而他被迫外出走向群眾。

輕視道明會生活的縱面,橫面便會遭到失敗的命運。當一位會士忽略祈禱和欽崇天主,他便陷於行動的狂熱主義,他的使徒活力變成假善欺人。他過份注重行動,會陷於尋求自己的危險,因為人都想真切地表彰自己。假使道明會士直接地跨入橫的方面,不顧及縱的力面,這樣,他會在活動中失落對默觀生活的重視,縮減祈禱至最低限度。他崇尚活動,因為是他的偏號,認為活動最吸引人,這樣他再也不會是真正使徒了。

透過縱的方面而進行工作,會士仍會享受工作;他會享受天主,因為享受是一種報酬,又是一種興奮劑,鼓勵會士去多為他人服務。他經由縱的方面去工作,能躲避過於行動並脫離法利塞的假善主義。按法利塞主義在這堣D指:酷愛遵守清規,是為了清規本身,或許為了清規的優美價值,或是為了清規給人帶來的安全。他遵守清規,因為他認為清規是道明會生活的全部精華,又因為他誤會祖中聖賢都是那樣的思想;但是聖賢們看清規只是像升到天主台前的階梯,走向群眾所發展,走向群眾所需要的一環。因此,道明會生活的縱面開創一個真實的橫面,並使橫面開花結果,而成為真正的使徒工作。

道明會生活縱面的方面加強它的向外發展的衡力。不拘何時會士同天主談話,天主要擴展他的心胸,使能充滿愛人以及同情人的熱忱。因而他學習怎樣同他人談話,並傾聽他人的心聲。假如會士在默觀天主時不學習這些技巧,他很難知道在生活橫的方面如何與他人交接應對。輔導群眾不大在乎提供良方,而是在於整個地進入他們的難題內,並珍視對方的情感,動機和意見。當會士傾聽他人時,不當擬定回答,而是全心地注意對方,這樣「聆聽」他要作答的問題。除非會士整個的人表現出同情,那未遭急難的人是不會收到協助的。依照這種存在方式去聆聽別人,會士應先聆聽天主,然後他才會學習愛別人、聽別人、解決別人的困難。

但是,道明會生活縱的方面,如缺少橫的方面,便不能成立。因為愛天主如缺少愛人,則不能存在。由是在道明會規原文裡,這兩種「愛」常連結在一起:「可愛的弟兄!你們首先要愛天主,其次愛你們的近人。」

道明會士不愛進人,便不能愛天主,因為凡為我們弟兄中最小的一個做的,就是對耶穌做。在公審判之日,萬國萬民要集合到偉大的救主審判座前,賞罰的判明,要看人對自己的進人行善或是未行,當義人由於完成了博愛工作而被召-繼承天國時,他們覺得大惑不解;於是君王便給他們解釋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隊我這些兄弟中最小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二十五、40)」。掃祿瘋狂地衝向大馬士革,「向主的門徒口吐著恐嚇和兇殺之氣焰」,他忽然從馬背上翻落在地上,並聽到有一個聲音對他說:「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他答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宗九、4-5)。在這裡,耶穌人子同近人之間身份相等,沒有區別。

根據聖若望的書信,假如我們不先發近人,我們更不能愛天主:「我們應該愛,因為天主先愛了我們。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因為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就不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若一、四、19-20)。拉內(K-arl Rahner)在論:「愛天主和愛人一元化」的題目裡,曾這樣說:「人當有真實的愛,並不是純為遵守誡命,以防人陷於殘酷的自私。「為天主而愛人」並不是指:用近人當工具,以達到純粹愛天主,而是真正的愛近人本身。追根究底,這種愛被天主變為可能,並直達近人同在。」(參:神學文摘,夏季號一九六七年、九十一頁)。這是道明會生活的基本前提。當基督派遣聖佳琳(St Cath arine of Siena)外出從事使徒工作時,曾親自教祂這一課題。那時聖女曾表示異議說:使徒工作將祂同基督分離。基督答覆道:「我可愛的女兒,妳當安心、妳必須滿全每一樣本分。這樣,藉著我的聖寵妳能幫助別人,像幫助妳自己。我無意將妳同我割離。相反地,我願意妳藉著愛人更與我密切相結合……妳知道:仁愛誡命共兩條、愛我和愛人……我願意妳踐行這兩條誡命。妳應腳踏實地用雙足走路,而不同單足,並用兩個翅膀飛升天國」(見聖女傳,嘉佈亞人雷孟著,一九六O年出版)。

道明修會生活除在各層次上具有弟兄共融以及互助合作以外,尚包括欽崇天主及祈禱。道明會士之愛德由於默觀天主所催迫走向近人;當他的愛火接觸近人時,即變為強烈的火花,並在近人身上重新找到天主,因此修會生活「縱橫雙方」互為衝力、互相推進。

5完整的到明會士

就是這縱方面的首先造就了道明會士,橫方面的愛則催促他再接再厲,投入社會,以發輝他對近人的同胞愛,而這種愛原是他的靈魂因聖寬而接納天主時所學道的。會士第一次發揮愛德當是在修會中。他首先結合同會弟兄,相與共勉地投奔天主,同時還不忘友愛弟兄與弟兄打成一片。如果他做不到這點,最好是作一位獨修士。因為他之投入社會,可能甚感稱心滿意,但是為人靈毫裨益,因為他阻礙天主的介入。而天主能用另一蠢材,去從事傳道救人的使命。

道明會生活縱的方面造獻身的人士,男女獻身於服務天主的事。當他們走出會院的大門,便在世人面前具體表現著天主的事物。群眾在每個會士身上領略到超然價值的化身。他們的出現都在作證天上的事物。梵二大公會議指出聖教會怎樣珍視並需要他們的作證。大公會議的教長首先說出那些失發福音勸諭願的人士,在對一切的教友進行挑戰,他們的生活「光明磊落,矗立著猶如一種標記,能夠也應該有效地吸引教會的每逼份子,勤奮地履行教友使命的責任。」教友的使命則向精神的價值。此價值凌駕於世間國度,即整體的「天主子民在此世上並無永存的國度,都在追求未來的國度。」為了這未來天主的國度,會士才發神貧、貞節、服務三願,「以擺脫一切使他們消滅愛人熱忱並廢除真神崇拜的阻礙。」於是,修會地位又特別「顯示天主之國超越一切世物,及其最大的需要。」(教會44號)。大公會議在另一處又訓示那些中誠實踐福音勸諭的人說:「將自己特別獻與天主,以跟隨那玉潔冰清、一貧如洗,服從而死於十字架,救贖並聖化了人類的基督」。(修會1號)

基督救世之大愛,透過會士廣佈於世界。縱然會士藉著聖願,「旨在度與基督隱藏在天主內的生活」。但是它們個人的獻身特別急切地促使他們去「愛人、以拯救世界,並建立教會。」原來他們的經願本身就促使他們投入世界,向人們述說生活的意義。他們「當在一切之前追求,且愛慕那先愛了我們的天主。」(修會6號)。姑且本身不論他們的使徒工作,他們的修道生活,就給自己的同胞弟兄證明;人的生命如果硬不理會天主,便失去了它的完整性。人既被擢升到天主的精神境界,在生活中便極需要宗教的幅度。其實,生活中的超然因素遠勝過宗教幅度,因為它構成人整體的一部份,編織到人整個組織的每一份子內。『當主耶穌祈求聖父說:「好使他們合而為一……猶如我們原是一體一樣。」那時祂為我們開拓了一個理智無從透視的境界,因為祂在給我們暗示:在天主聖三的相互契合與天主義子們在真理及愛德內的互相契合之間有某種類似之點。這類似點昭告我們一項事實,那即是在這大地之上,唯有人是天主為人的本商而喜愛的受造物。故人類唯有忠誠地捨己為人,始能圓滿地找到自己。』(現代24號)

修士和修女作了這整個的犧牲,且學到了將愛天主和愛人結合在一起;另外他們還了解:愛並不是兩個,而是唯一的;他們又將事奉天主和每日為了服務人群工作生活連合起來。這樣祈禱與工作在救援的計畫裡便找到了有意義的地位,因為會士們已對世界作了完全的及個人的承諾。當一位會士出了會院大門,他整個的人都在告訴世人:在人類生活裡有一個特殊點,這不只是一群獻身於天主的人的生活特點,而是有關存在自然環境中之一切人類的生活特點。會士應到自己的心房,把在那燃燒著的火炬舉起來去光照世人,他不只作保存光亮者,而是生活在那些心中沒有基督火光的人中間,作基督火光的泉源和活的證明。(參考威特曼著,會士評論雜誌,一九六七年三月號)。

因為會士在自己心中帶著天主的愛,他們對世人盡量表現最大的開放與和藹可親,使同胞在他們的行動和作風上尋到天主的愛。一個粗俗無禮,不顧別人的司鐸或修女,將自己身分所代表的一切都給埋葬了。他們可能想自己正在縱的方面奔向天主,但是他們不在橫方面對人施展同胞愛。這在證明,他們在縱面的上升方面沒什麼內在的力量。

6.道明會適應時代

許多道明會生活的價值,與今日世人所追求的,其間有特別接近的地方,基本上世界在追求真理和美實,此外追求仁愛、內在化、真純、開朗、率直、坦誠和公正。道明會士則強調真理、真實、默觀祈禱中之愛的知識,指示通往最高的本質和最高的真實之路。道明會士還著重愛德、愛天主愛人,響應現代人對真善美的追求。現代人追求美善,為的去愛屢次是他在不知不筧地追求最高的美善,無限的可愛(天主)。今世的人急切地需要別人的愛,他有意地或無意地發覺:假如他竟然尋到生活的意義,則他應當尋到愛。拉內(Karl Rahner)曾指出:基督信仰不能說服人心,除非它能給人指明:整個的福音真理都包括在「愛人」的精華裡,在這裡人先看到事實,然後再體驗到真理。(神學雜誌,一九六七年夏季號)這是基督徒的基本訊息,是道明會生活的基本要素和主要價值。這是道明會士要將它帶給今日世界的。

道明會生活的功能也應該迎合像美國人一類的心意。他們建造了摩天樓、興建了吊橋以各種建築物。這些都具體地表現無一浪費;每一部份都表現出實質、價美以及力量。在道明會生活的基本要素內,也無一浪費。凡道明會基本結構之優美有損傷的裝飾物或附屬品,都該毫不吝惜地拋棄。至於管理方面,默觀生活以及使徒工作是由聖道明予以簡化的,旨在發展負責精神。聖善生活以及有效的宣道;而團體既生活具有縱橫隻方面的動力,給予這三種為首的特質以真正的意義。

道明會革新應當恢復並富裕上述高尚的特質。當這一切具備會士縱面的愛德必超塵脫俗地升達天主前,而他橫面的愛情也要發出強而有力的光芒,衝破會院圍牆,去更新教會,燃燒所接觸的社會每一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