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首頁 ] 向上 ] 道明會基本會憲 ] 道明會的生活方式 ] 道明會的神恩 ] 四項福傳領域 ] 道明會靜觀的視域融合 ] 道明會生活的九種述描 ] 聖道明工作不懈內含八項革新 ] 道明會的默觀生活 ] 使徒精神-道明會生活的意義 ] 聖道明與道明會的使徒教育 ] 道明會的革新與靜默 ] 道明會士祈禱不懈 ] [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 道明會生活一覽(愛天主、愛人) ] 默觀幅度 ] 道明會生活的神恩 ]

horizontal rule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前言    創會人和精神和影響    會士的情兄如何?

聖道明與團體精神

「度公共生活當如最初教會的信眾,他們都是一心一德,在福音中、聖體內,尤其在聖體內,以祈禱及同一精神的共融,琣u不變。會士是基督的肢體,同居共處時,論尊敬,要彼此爭先,彼此幫忙背負重擔。天主的愛藉著聖神,傾注在他們心中。修會是由天主的名義而集合的真實家庭,基督就在他們中間。

愛就是法律的樠全,愛德也是全德的聯繫,因此我們知道:我們己出死入生了。兄弟之間合一,表示基督的來臨,因而發出偉大的使徒能力。」(修會15)

    前 言

本章的主旨乃是將「道明會在使徒工作上的真精神」,和「道明會精神,或稱道明會的內修精神」兩個問題,連結起來,另外並談論「團體」之觀念。

「團體不只是在限定區域內的一夥人,而是共同意識的達成。該種達成有數種,並有等級。共同意識稱為可能的,即是具有一個共同體驗的地域,人一退出這共同的地區,就失去了聯繫(接觸)。共同意識稱為正式的,即是彼此間存在著共同瞭解。一個人因著誤會,不包容,或互相排斥,即失卻了共同瞭解。共同意識又稱為現存的,即是彼此間存在著共同的見解,共同的領域,在其中眾人一心一德,步調一致;但有人不同意,或是這人以為真,那人以為假;這人視為假,而那人視為真時,則失去了共同的意識。共同意識又藉著意志,特別是藉著琱[的奉獻而達成。由是;男女相愛,組成家庭;人民秉忠,成立國家;信仰相同,而組成宗教。由是,團體之離合,成立或解散,全在於是否有共同的體驗地區,共同的瞭解,共同的見解,共同的見解和共同的奉獻。

組成團體的共同意識,並不是單獨個人的工作,也不是一世一代的努力。共同意識具有歷史沿榮,它先開始在每人的心裡,以後藉著互助互惠和廣泛在往,還而成為共同的;至於代代相傳,那就專賴訓練和教育了。共同意識漸漸地步澄清,表達,明確而固定;乃至於強化,加深,而變化莫測;但屢次仍可衰弱、空匱,而至於畸形發展。」(參閱駱內剛Beruard  Lonergan S . J . )生存與仰合潮流)

我們的第二項問題是:道明會士所具有的共同意識是什麼?如假有的話,我們怎樣去發現?熙督會士伯舍舍特(Dom  Besert )在最近出版一書中誤:

「::因為修會就會一個活人一般,我們若只藉著說明修會之特別目的,很不容易來給它的特性下定義;既不能下定義,最多能描述其大概吧了::什麼使家庭成為家庭,不能用「作定義」之原則給它下界說::但最重要的是:修會要信守自己的傳統,這樣他們可因自己的會祖而自豪。」(伯氏著:修會生活之目的)

這種見解給予我們的幫助不大。為此,我們仍返回那項基本問題,即是,什麼是神修?或是:什麼是構成神修的特別傳統。

我們似手可以合理地確定:在每一泒神修開創時期,就有一位穩健人物的原始神修體驗(像聖依納爵,聖方濟,聖道明和聖本篤等)。這種體驗可分兩種:第一種即是創會人的個人內修經驗。第二種好似是決定因素:神修持久與否,概取決於此:這即是創會人所實際培育的初期子弟們之體驗。假如創會人的培育成功,那未即有一種比較一致的神修建立起來。如果他失敗,這種體驗便超於瓦解,於是一致性也失了。

假如新的神修之產生是這樣,接下來的問題便是:個人在修會中所接受的神修是什麼?我們只限於討論兩個觀念,這似乎為我們頗有益處。按第一觀念,神修乃是「合人事與福音元素,而形成的生活上的綜合體驗。」它是成人用信仰生活建造的一種東西(生活方式)。依照兩種主要成份而發展:(一)依照一個人的固有天分,聖召和諸般神恩,像十四世紀萊因河西崇,道明修會中之形形色色的神秘修家,可作範例。(二)不越出一般基督奧蹟的規律。尚有一種次要而略帶描述性的觀念:神修乃是個性與精神境遇的一種大聯合;這種精神境界是在各種善工(元素)中保持某種的平衡,這些元素包括心禱或口禱、克苦、禮儀、實踐某種特殊德性,芋種活動以及德行等。按很多修會團體皆有上述元素,但是元素結合的方式,其會祖對共同意識所留下的影響力以及地區或時代(例如十三世紀)的精神境遇,才是造同不同神的原動力。

整個教會正以全副力量,繼續再發現它在我們這一時化中的同一性,我們也應當以相同的努力去發現(或再予發現)我們自創會以來的同一性。一如教會集中力量,以發現天主的啟示,那就是耶穌基督和祂授於使徒們的體驗,同樣我們也該全神貫注於基督的體驗,以及聖道明和其初期子弟所獨具的特色,因為這些人在他們環境中曾反映了基督。這是我們一生應持續的工作,我們也應當充分地生活於此,並予以全心地愛慕。我現在將我在聖道明身上所見到的,為教會以及今日世界仍具有意義的特色,提供於成熟的會士,為能照他們的信德,獨特的才能,聖召和神恩、予以尋思、採納、放棄或適應。

   創會人和精神和影響

依我看來,彰明聖道明之特長的實事有三:(一)聖人是一位深切意識到天主親身臨在的人,這是他同時代的人所共知的。(二)聖人是眾所共認的樂天派。(三)聖人永遠是一位使徒。(即一生從事使徒工作)

(一)               聖人深深地意識到天主親身的臨在,耶穌基督的臨在;因為他是一位易感受天主聖言的人,而這聖言即是基督自己。因為他聆聽,因為他接受耶穌本身的影響,故此在他的人際關係上發生了深遠的效果。他可能不熟諳不邊作者的術語,但是他卻生活於術語所代表的實事裡。萬坎、亞得連(Aotrian  Van  Koan )說:「成為一個有位格的人,意指:我在個人的核心裡,對我自己和對他人是一個(奧秘),僅為至聖者,天主所洞悉。當我能在主前安心靜默時,祂乘這寶貴的時刻,不斷地對我揭開我自己。」(參閱在修會團體中之相晤與其變態,遣使雜誌一九六六七月號)瑪丁佈伯亦(Martin  Buber )說:「說出『天主』聖名的人,實際就有「你」在心裡::他是向自己生命中的『真你』說話,而這「你」不受「另一個你」所限制,而這「你」團契和包羅其他一切人。」(參閱:我同你)高布龍內(Josef  Goldbrunne )還說:「人的最高真實性,只是藉著與『絻對的你,天主性本身』會合,才能被喚醒起來。」(參:心靈的醫療)。在此我一定不是在暗示:聖道明以「充實自己」,或以「位際的相遇(Persual  Encounter )等術語來思想,而是在說明:「聖道明生活於這兩個名詞所代表的忘我之境與最高的真實中。聖道明同時代的人深受這印象的影響,而他在培育初學的子弟時,也曾將這種「領會天主本身」的重要性,傳與他們。由是,熱愛天主本身是裡學道明會士的強烈特色。天主曾向聖道茂說:「道茂!你發揚我的著作不錯,你願意我用什麼還報你。」聖人則答說:「主!除『你』以外,我別無所求。」我們也該相相:聖佳琳,拉高代、拉岡熱(Jagrange  )以及孔嘉神父(Congar ),另外是後二位神父面對著群眾的誤解,而身體力行地追隨耶穌,走純潔的受苦之路。最有意義的是:二者都依照他們那大苦大難的時代,發表了闡揚基督的著作。

(二)               聖道明是一位面帶笑容的人(樂天派),而不是沸騰氣躁、瘨狂輕浮的人,因為後種人絕不曉得痛苦,或者不能接受痛苦。但聖人的喜樂含有一種意味深長的特質。我們要注意:「聖教之光」這隻聖歌,並不是描述聖道明是一位樂天派的人,而是加給他一個「忍耐之玫瑰」的綽號。但是如果我們加以反省:忍耐之正確功用即是調節個人的憂愁,而不是學習容,忍學習勉強忍受民眾或環境,那未,對聖人的喜樂之瞭解,便有了一番新的意義。我們至少可以說:當人愁思縈懷時,不易喜形於。不拘憂愁的原因是什麼,假如我們不能釋懷,讓勞心焦思,變為「自憐」,那末憂愁會致人於死地。聖道明從事使徒工作的前幾年,沒有顯著的成里;聖道明很清楚地知道,那以基督之愛而愛人者,苦惱非常,他並且看到:那非常需要基督的人,反而拋棄了基督。聖人也曾向一城市流淚痛哭。他所愛的教會內部腐敗,弟兄們缺少互信互助,這一切者能使他黯然神傷。但是就因為他藉天主的助祐,才控制了他個人的憂愁。他不鑽牛角尖,自尋苦惱,他走出修院,而能視他自己的痛苦世界。我們也該注意:他的臨終遺訓乃是囑託弟兄們謙虛。我認為在這裡,在忍耐和實在的謙虛之間有密切的關聯。因為所調「自憐」通常正是「自以為是」的另一方面,凡是習於自憐的人,平常易於非難他人,對別人要求過份,不止與同會的其他弟兄為伍。為什麼這樣?因為據他說:「他們會給我丟鐱,他們的失敗只能增加我的困難,增加我的煩惱。你知道:凡是批評我修會的人,我回答他們是怎樣地困難。」於是我們便失了勇氣,站不起來,不去替我們的修會效力,並為修會內部實行的改革去奮鬥。我們反倒退避三舍,而憂心如焚

  聖道明控制自己的憂愁,獲益良多,這使他能處理一切像孤獨,別人反對等難題。按人本是單一而又同他人有分別的,因此孤寂為每人在所難免,而孤寂為結婚者和不結婚者同是一項實際的難題,也是邁向成熟的最要緊的一環。它要求我們接受生活中的負擔,以及與生俱來的一切後果。尤其進者,聖道明知道:怎樣將孤寂奱成利益,而這種孤寂是自尋(積極的)的孤獨(像曠野穩修士),且有時為一切人需要,假如他們要想邁向深奧之境的話。佛洛姆(Erich  Fromm)為此曾談到:「能夠單獨是精神集中的條件,也是(看似矛盾)會真正愛的條件。」(參閱:愛的藝術)。

雖然聖道明是總會長,但當他召集第一屆總會議時,曾提出自己要辭職的意見,並聲明接受評議員的權力。有一件事,聖人被投下反對票,即是讓一位輔理修士常管會中的經濟,聖道明並不認為投反對票者為忘恩負義,他並未離席,且不以為那是他個人的侮辱。意見不同,在修會中乃是一種預知的事實。聖道明知道這是生活中的必然現象,他毫王故在心上。萬坎氏曾說:「成熟的會士在團體中互相體驗,彼此好像一個單元,又不時好像看法和意見相左的中心。

(三)               聖道明永遠是一位使徒。他用基督的愛情去愛民眾,並且表露無遺。最可稱道的記錄,即是他徹夜不眠,同逆旅主人談道。其次是,當若望弟兄手中沒有錢,拒絕起程到某地,聖道明並未給他出正式命令,他空蘘而去。縱然他明明地不贊成若望的做法,但他仍付給若望錢(盤費),並同他一齊祈禱,祝他出門平安。意見不合,而不失愛心,乃是一種出奇之品德。他為了賙濟飢荒,賣掉了書藉;城市中的人背棄了基督的愛情,他曾由於同情而掉淚。當有一個故事,我認為我領悟到述說者所未料到的意義。在列品案件進行中,證人談到他的苦身克已,像他睡地板之類。我們怎麼能知道這事?乃是從一兩個婦人的證詞中,他們曾提到:在聖人入睡之後,進到他的房間,給他蓋毛毯。這件事要比他的苦工引起我更多的遐思。它在告訴我們:聖人是和藹的人,不是暴君,善於作福作威,使人顫慄。它還告訴我:聖人是貞潔的,可是他的貞潔並不是強性的防守,以至於誰見誰怕。他雖是貞潔的,但不阻人領略聖人愛他們的至誠。雖然我們認為我們是那未好樂的,那未開放的,只需想想今日的那種情形所造成的壞榜樣,我們便可了然於心。

  聖道明如真正的使徒一般愛慕民眾,他為這些人盡瘁一生。他運用一切有益的知識傳教,並使他的弟兄們遍尋師,為能準備自己提供更有效的服務。首先他願意子弟們浸潤在「啟示真理」內,為能明瞭,並為更佳地服務於生活於塵世中的人群,而這世界原本受了「啟示之源、基督」事蹟的影響。

    會士的情兄如何?

  今日一如其他的修會我們遭遇到困,難且隱藏著危機。以前人乘著在教會以及社會中的一般超勢,作會士、陞司鐸,頗受重視。廿或卅年前,有人進會,即能沐浴在前人掙得的會譽光輝裡,能享用世代威望的衣缽。今日傳統的意識逐潮沒落,假如人想以這種方式去事奉天主,他必須準備為這種優遇付出代價。一如先期的使徒,我們在現世不是貴顯的一群,我們也不是聖德非凡的人物。我們要像使徒一般地受人批評,受人忽視和嘲笑。說來可悲,我們還願像使徒一般在我們中間起爭論,以增加我們的痛苦。記得嗎?伯多祿在給科爾乃略受洗以後,曾在宗徒大事錄十一章二節被指責為自由派。在他正要改變方針前,卻被聖保祿指責為保守派。以後伯多祿遇到機會,在自己的書信中即談起:很多人不懂聖保祿的前進思想。當若望,瑪爾谷離開傳教工作而回家,聖保祿曾指責他不慷慨、偷懶和膽怯。

  但是我們應該像使徒一般地學習在意見不合之下,而不失卻愛心。宗徒大事錄記載:聖伯多祿支持聖保祿的使命,並且保證:保祿將有機會發言和替自己辯護。以後保祿派人尋找若望,瑪爾谷,並同他高興地工作,他們好像學習到,我們所極需要學習的事。我們也能在意見不合下,仍維持禮貌,而不失掉愛心。縱然我們中無一人能獲得答案,但當我們一齊工作時,能比單獨工作時,要獲得更多的答案,以解決難題。我毫不懷疑:聖道明要絕對地贊同瑪丁布伯所發表的團體概念:

  「真正團體的出現,不由於人們彼此間有感情(當然,感情固不可缺),而是由於(一)人們都與生活的中心堅定地維持互相生活的關係。由於(二)人們彼此間的關係。該第二關係源出於第一關係,不過只有第一關係單方面存在時,則不產生第二關係。第一種生活的互相關係含有感情,但不與感情同時開始。因此團體的建立乃由於互相的生活關係,而創始人則是生活的實力中心。」

  這種團體的意識建立在強烈的認識天主本身上的,為使徒工作是重要,而又切實的嗎?諾嘉神父在其傑作-予盾之主-的結論扁中,曾有這段話說:

  「我認為:那無寧是對天主缺少開放心胸,而這種自我封閉是導源於人們逐漸地不留意天主的臨在,這便是今日主要的問題焦點。因為天主與人的交往,能將真實向人心揭開的途徑,只有一條,那就是透過個人自由接受天主的言語,因,此假如「對天主不留意」的後果是致命傷的,那未天主子民對於向自己談話的天主採取無所調的態度,將更加嚴重。我認為:無神主義,以及「毫不留意」的懷疑態度,其未來幾乎完全掌握在信徒的手中。為此,信友應成為一種顯著的標記,以使他們用愛心和信心所交往的天主,實際地臨在他們中間。」

  以上兩段引證在美洲雜誌上,曾以適切的社評討論過(參閱男女宿願的滿足:美洲雜誌、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份)。我認為:有幾處最敏感的地方,(作者)曾對工作了最有益的觀察。作者、奧琪芙(Maureen  O’keefe)修女和艾沃義神父(John  J. Evoy S.J )二人曾指出:人之尋求滿足,乃是男或女在尋找個人的尊嚴。尊嚴的意識首先由承受他人的尊敬和愛戴而來。作者又順談到:最渴望尋求尊嚴者,反而找到的不多。但是據我的想法:最有意義者,乃是對「尊嚴和才能」

所的區別。我們不拘是長上或屬下,都應將這種區別牢記在心,這確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不是一切的人都同樣地有才能,有時以公平來對待我們所與交往的人,某某人的確不能留任,因為他雖然不由於自己的過錯,而是天生無能力克盡某份職務。但是我們卻不能如是解他的職務,竟對他表現出不尊敬,或者長上或團體對他表現有所輕視,而純是因為他在心理上,體能上或智力方面不能勝任該項職務。我曾同許多大學生有過交往,他們讀書很勤勉、忍受著艱苦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壓力。任何事情稍不順利,他們就不能畢業。考試不及格乃是其中最簡單的事實。這種事情要按罪行來處理嗎?而這樣的人要不像人一般地看待嗎?可是,我們不該忘記,雙方面(長上與屬下,屬下與長上)都是一樣道理。即便是長上不稱職,他即是人,我們作屬下的有什麼權力去折磨他?假如不稱職,應用一切可行的合理方法去補救,我們怎麼真正地想像:基督要遺棄這按己所能,去拼命盡職的人呢?難道聖道明會不跟這種人說話嗎?我們絕不該將效率和人事的成功成為我們敬愛他人的標準。如果這樣,我們大概要選舉茹達斯作使徒之長,而基督卻簡選了伯多祿。

  我們用最後的一種方式,來檢討「團體」。按本會在傳統方面具有堅強的學術志趣。它在文化特質,及洞徹信仰真實,特別在神學貢獻方面,頗富盛名。這並不是宣傳,而是歷史上的事實。當一個修會決定其目標時,應當不超越範圍,假如一切的事都想做,那最後必定一事無成。這樣按修會,既然是修會,它應有特殊點是無可否認,但是我不認為:適合於修會的特殊性,同樣地也適合於會士。照修會來說,只要它保持本身的特色,那未它便是忠於自己,並忠於教會。這句話不應該暗示:有會員不直接從事於修會的特定工作,便應視為劣等的道明會士,或被譏諷為志趣卑劣者。很多的會士時常不滿,因為他們屢次聽到本會的特殊目標,聽到教育,神學以及學術志趣,假使他們從事其他工作,便似乎覺得不忠於自己的聖召。實際上,我們時常遇到這樣的人,在他們的工作上,比那些在所謂特殊道明會園地內工作者,尤能勝任。假如修會保持其與教會的接觸,並為教會滿全其工作,那未這些人非做(特殊工作者)也正是需要的,他們貢獻己身,以及其特殊園地之知識,也是不可或缺的。希肋貝斯(Schillebeekx )神父在向執教的修士、修女談話時,曾提醒我們說:

  「修士的生活是狹義的基本使徒工作::會院生活也是狹義的使徒生活,因為傳播信息,不只是用言語去宣報,而且也用實際生活來表現。」

  團體是什麼?它乃是共同意識的達成。我們曾經思考了數種共同的意識,但應不斷地繼續反省這問題。我們說:信仰團體具體地表現基督和道明精神,乃是一椿大事,這是誇大其詞嗎?說它是我們永久工作的目標,亦不算言之過份。它需要會士不斷地、辛苦地努力,又需要無一例外的群策群力。這團體源不像一種自然生成和社會學上的團體,而是一種由共同意識所達成的團體,它年今日為教會極其重要。在積極方面,「需要的是一種社團的新意識,這並不是指屬於一個廣大體制的那種教會團體意識,而是指:屬於一個地方性教會團體的意識,在這團體內教會的團體生活實際地表達和生活出來。」(參閱禮儀與道理、達維斯著)。

  我們有傳統的團體生活作堅強的基礎,我們有聖道明為表率,他曾採取新型團體生活,以配合時代的需要,例如,為了使徒工作,需要更大的機動性和充裕的時間,他並不墨守前代的傳統生活成規,由是會規縮短了日課時間,預訂了特殊的豁免,規劃了個人在修會目標內的變通性。

  其次,我們要看:我們是否注意到基督的臨在,並時常喜樂的問題,這能使我們在未來的難苦歲月中,控制我們的悲痛。德克斯(Wolter  Dirks )的高見曾在工人司鐸運動的歷史中援引過,我個人頗表贊同,茲提供如下:

  「聖道明修會本身,即具有一種固有的特質,它能使修會完全衝破一切過於進攻或過於防守的局面,像聖道茂用不杇的嚴謹方式,由以前的文物制度內脫穎而出,從信理學中、從傳統中、從整個的傳統中、不只限於道明會的傳統,以及從十二世紀以後的一切思想中崛起:::無一事出乎其範圍,每一事都聽其處理,即聽受一位思想家兼愛祈禱人的裁決。他藉著依特「唯一真理」的天主::鼓起大膽思想的勇氣,在思想中以求嘗試,並冒險地去探求新思想。」(參閱撒福音教會與工業社會一書)

  我們以修會的成員,正在推行艱險的革新工作,我們願與聖道明一起為彼此祈禱,借用聖保祿致斐理伯人書信的祈禱文。(斐一3-11):

  「我一想起你們,就感謝我的天主;我每次祈禱,總忙著喜悅為你們眾位祈禱,因為你們從最初的一天直到現在,就協助了宣傳福音的工作;我深信,在你們內開始這美好工作的那位,必予以完成,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我這樣想念你們眾人,是理當的,因為我在心內常懷念你們,不論我帶鎖鏈,或辯護或確證福音時,你們常參與了我受的恩寵。天主為我作證:我是怎樣以基督耶穌的情懷愛你們眾人。我所祈求的是:願你們的愛德日潮增長,滿渥真知識和各種識見,你們辨別卓絕之事,為叫你們直到基督的日子,常是潔淨無暇的,賴耶穌基督滿結義的果實,為光榮讚美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