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魯斯的列品案

首頁 ] 向上 ] 聖道明的歷史 ] 聖道明的相貌 ] 聖道明的象徵 ] 聖道明生平年表 ] 聖道明的神修風采 ] 聖道明與聖神七恩 ] 聖道明的書信 ] 教宗的認可詔書 ] 聖道明的奇蹟 ] [ 土魯斯的列品案 ] 波羅那的列品案 ] 聖道明傳記 ] 聖道明尊師與宣道之恩 ]

horizontal rule

土魯斯的列品案

波羅那調查委員會給土魯斯代表之訓令

波羅那總鐸譚克Tancred,勒諾的聖母修院Santa Maria de Reno道茂院長,聖三堂的律修詠經司鐸巴美里Palmiero弟兄,我等奉教宗委派為裁判官,謹向可敬而明辨的土魯斯聖撒突尼St. Saturnin修院院父,杜那R. Donat,聖德範堂St. Etienne de Toulouse總鐸,以及龐斯Pons,聖撒突尼堂St. Saturnin總鐸等,致候主內平安。

最近,波羅那的亨利Henry主教,神職人員、市長、全體市民,以及住在該城的大學學者都一致寫信,派遣神職及在俗信友差使,向宗座和羅馬教廷虔誠地懇求教宗將宣道弟兄之會祖,及宣道會兼首任總會長列入聖品,認可其遺骨(所顯示的奇蹟),並將其列入諸聖卷。

因此,教宗在給我們的信中,命令我們以教會的方式,細心的勤加查問適當人證所宣誓的證言,以決定其真相;徹底調查道明弟兄的一生和事蹟何以能見寵於上主和眾人,並調查那些藉上主力量,在聖人遺骨上所發生的奇蹟。證人的供述必須由我們簽章保證,且在接獲命令時,指派可靠的通常信差送呈教宗。我們在義大利已經獲知許多道明的一生事蹟,和某些奇蹟之證言。聽說你們有我們這兒所沒有且能證實的有關聖人的一生事蹟,及其聖德和奇蹟。所以我們以上主之名要求並勸告你們行事。我們獲授權力指令你們受理,由一位宣道會士所推薦且經宣誓的適合人證,根據教會的方式給予仔細的查問,訊問有關宣道弟兄所以能見寵於上主和眾人的一生和事蹟,並查問上主藉他的聖德在你們那兒所行的奇蹟。你們必須盤問這些證人從何處得知所講的一切,亦即他們如何知道一切;所行的奇蹟要確知是在何季、何月、何日、何地,在何人面前發生的;奇蹟是向誰懇求的,說些什麼話,奇蹟是為何人;他們是否見過或認識那些得過奇蹟的人;病人病了多久,生的是什麼病,以及被治癒的程度如何。這一切的事實和情況,必須加以仔細調查。證詞及其問答都要加以記錄,並由你們簽封,交由可靠的信差送給我們,以便連同我們證人所提供的證詞一併送呈教宗。

教宗給我們的信件之大意如下:「國瑞主教,上主眾僕之僕致書給他的愛子…就任教宗第七年。」最後,為顧及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我們以所受的權力命令你們,萬一你們在調查的過程中無法全體參加,務必要兩人常常列席。我們在此頁之尾蓋上鈐印以為憑信。

八月十三日寫於波羅那。

正文     土魯斯的列聖案件

1. 以下為土魯斯的一位隱修院院長和兩位總鐸寫給教廷委派之裁判官的信件複本,內附有他們對聖道明一生的調查和從認識道明的人那兒,所得到的見聞。

2. 土魯斯聖撒突尼的隱修院院長伯鐸,聖德範堂總鐸唐那,和聖撒突尼堂總鐸龐斯,在此謹向波羅那堂總鐸譚克,勒諾的聖母隱修院院長鄔巴迪,及聖三詠經司鐸巴美里,教廷委派的裁判官和調查員致意。

遵照你們經教廷授權,在信內所發的命令,我們已仔細調查過道明一生及其事蹟真相。這項工作得力於普義道明會院院長,道明會士雅根P. of Agen神父,聖安東寧院長奧拉R. de Aura神父(在Pamiers 的費德拉斯Fredelas),和同修院的總務司鐸,維拉R. de Villasavary 神父[1]

茲奉上簽印過的調查結果,尚祈明察。

3. 熙篤會布爾邦Boulbone的院長龐斯Pons de Saint Victor[2]宣誓作證。我在擔任土魯斯總鐸期間,聽故土魯斯主教富爾克,聖道明本人和許多人說過:奧哈Auch的總主教要聖道明擔任康士朗Couserans教區的主教,道明拒不接受。總主教一再請求,但他仍然拒受,聲稱新成立的宣道會和普義的修女需要他去管理。我相信選任道明乃合乎教會法典,且經一致通過。我知道他渴望救人靈魂,熱衷於祈禱和講道,不斷的從事皈依異端人的工作。他喜愛神貧,律己其嚴,對他人卻極仁慈。他是貞潔、謙虛而有耐心的,受迫害時保持平靜,遇苦難時顯露喜悅。他極其虔誠並輕視自己,對生病的弟兄或有困難的人而言,他是一位父親兼安慰者。他喜愛紀律,樣樣堪為弟兄們表率。他逃避世俗的光榮,慷慨友善,對所有會士都很友善。他衣著粗劣,只熱衷於信仰與和平。眾人的罪惡深深地使他悲傷,以致聖保祿宗徒的話真能適用在他身上:「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格後1129)。我相信他保全了潔德。

4. 威廉[3]弟兄,同一隱修院的聖堂管理員,亦宣誓作了同樣的證言,惟獨沒有提到聖人被選為主教及其友善的一面。證人作證與道明相處時,道明總是過著神貧生活。他慷慨地把人家給他的白袍分給弟兄們。

5. 同一修院的克拉瑞B. Claret修士,宣誓作了與威廉弟兄相同的證言,但提到道明被選為康士朗主教之事。證人供述:道明身為奧斯瑪詠經司鐸時,不吃為會士們準備的肉食,但不予拒絕,卻將之藏在其他食物當中。

6. 巴米爾隱修院,莫林Maurin院父[4],也宣誓同意布爾邦院父所作的證言,但提到他親自看過道明在祈禱時流淚、呻吟,並見聖人只穿一件白袍。

7. 同一修院的聖堂管理人,坎阿諾Arnaud de Crampagna大師[5]以宣誓供述他見過並且聽過道明是異端徒的剋星,他用言語和善表對抗他們,不懈地促進和平和信仰,也因此將自己暴露於各種危險之中。證人也相信所有前述的證言是真的。

8. 詠經司鐸大雷孟Raymond Major宣誓作證:「我認為以上的證言是真的,且相信道明是位童貞。我曾因道明的覆手而治癒熱症。」

9. 吉拉德Raymond Gerald宣誓作證:「我曾聽布蒙特Premontre的一位老詠經司鐸說,他確實見過道明以手覆在瞎子的眼上,那人立刻恢復視力。」

10. 歐松B. Othon弟兄,宣誓作證:「我知道且相信所有的證言為真。我和道明及其他人旅行時穿過森林,道明常會落於人後,當我們回頭尋找他時,常見他跪在地上祈禱,毫不顧慮遭受狼群攻擊的危險。」

11. 魏威廉William de Verniolle談到親身的見聞時,宣誓作證「道明熱心祈禱和講道,極為虔誠的人,自卑自謙,貞潔,而且喜愛神貧。他時常在聖堂。他不斷地追擊異端。我也確信其他人的證言為真。」

12. 歐吉拉Gerald de Orleix宣誓作證:「我相信道明是位童貞,我很熟識道明,從不知道也沒聽過任何對聖人表示懷疑或不利的事。」

13. 包納德Bernard of Baulhanis宣誓作證:「聖道明熱心人靈,且熱衷於祈禱和講道;他勤快地探尋異端,喜愛貧窮,律己甚嚴卻寬待他人;有耐心、謙虛、虔誠、自卑,且喜愛紀律。他迴避世俗的光榮,穿著粗衣,並且忙於信仰及和平的工作。我確信其它的證言是真的。」

14. 伯內迪Peter Bruneti司鐸宣誓作證。他知道,而且確信以上眾人的證言為真。但他另述一件事,有一天,聖人坐船渡河,船夫要他付一枚硬幣作為船費。由於他無錢可付,他們就威脅要扣押他,直到他拿出硬幣或抵押品為止。聖人於是將眼光投向地上,指著一枚硬幣說道:「從地上拿走你們所要求於我的東西。」他們於是拿走硬幣,並讓道明離去。

 

15. 維瑪Guilelmina,馬厄里Elias Martin之妻,宣誓作證。我為道明織了一件粗毛線衣。我知道且確信上述之證言為真,也相信道明是位童貞。他曾經二十多次在我面前吃飯,我從未見他吃掉四分之一的魚,或兩個以上的蛋黃,或一杯以上調以三份水的酒。我也從未見他吃過一片以上的麵包。他屢次受到身體疼痛的打擊,極為疼痛時,他的同伴把他放在床上,他卻立刻起身伏臥於地,因為不習慣睡在床上。

16. 土魯斯人諾古拉Noguiere of Toulouse[6]宣誓作證。我相信上述的證言為真,也相信道明是位童貞。我曾以馬羊的毛為道明裁製襯衣。

17. 白濟達Beceda是聖十字架[7]的隱修女,她也宣誓作證。我認為以上之證言皆為真實,道明是位童貞,我曾收集牛尾,為他和土魯斯主教富爾克縫製粗毛襯衣。我和聖人雖是親切的朋友,但從未聽過他說過一句閒言。我為他準備床褥,他總不用;的確;到了清晨,我仍發現床舖完好如初。即使聖人患病,亦不臥床。我更經常發現他睡在地上,未蓋氈毯,便給他蓋上毛氈。但等我折回時,卻發現他不是站著就是伏地祈禱。我為他感到非常痛苦。他有過二十多次在我住處用飯,但最多吃兩個蛋,即使為他準備了許食物時亦然。根據到目前為止所提出的證言,在土魯斯和康士朗教區以及其它地方的人都知道,如果聖人有事耽擱,一定是與認識他的虔誠者在一起,即神職人員或在俗男女。

18. 聖保祿隱修院[8],培倫內William Peyronnet院長,宣誓作證。聖道明以無比的熱心,熱烈地渴望拯救人靈。他獻身傳道,也希望並勸告弟兄們日夜在聖堂、會院、田野或路上,事實上在每個地方,都宣揚上主的話,並且只談論上主。他遍尋異端人,以講道、辯論、和其它一切可行的方法對抗他們。因為他是那麼喜愛神貧,竟放棄使某些地區的修會得以富足的財產、別墅、田地和收入。他飲食非常節儉,只吃些麵包和酒;除去某些場合,為了弟兄們和他人的緣故,他才會吃些飯後甜點。但他總要別人在會院財力許可之下儘量取用。我聽許多人說過,道明保持著童貞。此外,他亦拒絕康士朗的主教職位,不想治理該教區,即使被選上擔任亦然。我從未見過有誰像他那樣凡事謙虛,輕蔑一切世俗光榮。他很能忍受慢待,咒罵和侮辱,就好像領受別人贈與或接受慇勤招待時那般快樂。

道明在遭受迫害時從不苦惱;的確,他有時還鎮靜地走入危險,絲毫不害怕。他從不讓懼怕阻撓他出外旅行。甚至在睏得想睡時,倒在路旁便睡。在實踐神修方面,無人能與他媲美。他強烈地輕蔑自己,視自己為無用之人。他像慈父般地安慰軟弱者,並且極力的支持他們。每當他知道有人遭受苦難,總是勸勉對方忍耐,並且盡可能地安慰他。

道明遵守會規,像父親般地糾正別人的缺點。他在一切事上,不論是言辭,工作,飲食,衣著,良好行為等方面,都堪為弟兄們的楷模。我從未見過別人如此經常祈禱,如此易受感動以致落淚。他大聲祈禱的時候,四面八方的人都能聽到:「喔,主啊,請對你的子民大發慈悲。罪人該怎麼辦?」就這樣,聖人就澈夜不睡,為他人的罪惡而悲傷、哭泣。道明慷慨友善,隨時都願意與窮人分享他所擁有的東西。此外,他喜愛並尊敬所有的會士和那些支持修會生活的人。我從未見過或得知,他睡在聖堂之外的地方,或任何的床上。如果他找不到聖堂,就睡在長椅上或睡在已將床墊和蓋被移走的網床上。我從未見他穿過別件白袍,所穿的亦經過補綻。他總喜歡穿比其他弟兄的衣服更為粗劣的衣服,他虔地獻身於信仰以及和平的工作,並且竭盡所能地保護和幫助信友。

19. 以上的證言,亦由下列諸君重述且宣誓作證,包括威拉賽維里Villasavary的本堂司鐸,他親睹在凡耀的一位附魔者,藉著聖道明的祈禱,得以除去惡魔;司鐸龐斯A. Pons,以及來自凡耀Fanjeaux的威雷蒙Raymond of Villasavary;和一位神職人員,他相信藉了道明的功勞,他的熱病得以痊癒。這些人和許多來自凡耀的人都一致確信從未見過一位活人如此的神聖和有德像道明一樣。

20. 彌格Michael弟兄宣誓他確信以上的所見所聞為真。他並指出:聖道明知道弟兄必須離開土魯斯,乃是出自他先知性的預感。

21. 一位弟兄對以上的證言作出同樣的指證。但他是由土魯斯主教富爾克,由艾彌諾弟兄和加肋路加的若望弟兄那兒得知道明的貞潔。同樣,他也聽說道明拒絕過百濟艾Beziers的主教職位,並且目睹聖人從某人身上驅出附魔。

22. 馬克執事宣誓作證。道明拒絕了主教職位,我發現他祈禱的地方被淚水沾溼。

23. 白倫凱Berengaria宣誓作證。我目睹諸聖道明吩咐九位由異端皈依的婦女注意附在她們身上的東西:惡魔化成一隻貓,眼睛炯炯,大如牛眼,口舌很長,噴出火樣的東西;尾巴濃密,有如狗尾,且長過一呎。在道明的喝令聲下,這隻畜牲由鐘樓上懸垂拉鐘繩的開口逃出,且在眾人面前消失無蹤。聖人在做此事之前,曾告訴她們不必害怕,因為他會讓她們看到她們從前所事奉的主人。

 

24. 單雷孟Raymond de Sanches作證。有一婦人的女兒藉著道明的祈禱恢復了健康。她請求道明前去探望她的女兒,他卻說:「回家去吧!我會為她祈禱。」次日,這位母親說她的女兒已告痊癒。

雷孟Raymond和宋燦那Zonzanna作證。我們聽他說過,他寧可在深夜裡拿著木杖逃走,也不願擔任主教或任何高位。

26. 信尾附上三百多位替以上證言作證的證人姓名。其中有許多會士、司鐸、神職人員、隱修女,以及一些可信任的有德人士。但最重要的是,舉世都公認他的神聖和德行,且在其生前他所到之處,人們也廣為談論他的聖德,此可由後附的這些人之簽名得到證明。這就是我們的真福道明神父的一生。

horizontal rule

[1] 1210年的十二月,司鐸雷孟、維拉Raymond de Villasavary曾經把他在故鄉(威拉賽維里Villasavary)的一切財產,奉獻給普義隱修院;之後,加入費德拉斯Fredelas的聖安東寧律修詠經修院。

[2],龐斯Pons de Saint Victor12321234年,擔任布爾邦Boulbone的熙篤會院父。

[3] 這位證人就是修會初期的克拉瑞William Claret弟兄,他原籍是巴米爾人。普義修院創立之後,自願把自己和他的財產全部奉獻給普義修院。1224年脫離道明會,而轉入布爾邦熙篤會院。參閱Vicaire Historia…p.199 Koudelka: Notes sur le cartulaire…p. 105

[4]莫林院長,12271256,任聖安東寧律修詠經院院父。

[5] 坎阿諾Arnaud de Crampagna 曾經是教區司鐸,但思想中已經屬於異端;在巴米爾與異端辯論時當過審判者。由於公教辯論勝過異端大師,自願悔改,協助奧斯瑪主教的傳教工作。1221年曾經與聖道明在羅馬相遇。列品案時是聖安東寧堂管堂主任。

[6] 參閱Vicaire: Historia …p. 639

[7] 聖十字隱修院是在艾里耶Ariege地區。

[8] 院父維廉二世培倫內,是納本內Narbonne聖保祿隱修院院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