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的書信

首頁 ] 向上 ] 聖道明的歷史 ] 聖道明的相貌 ] 聖道明的象徵 ] 聖道明生平年表 ] 聖道明的神修風采 ] 聖道明與聖神七恩 ] [ 聖道明的書信 ] 教宗的認可詔書 ] 聖道明的奇蹟 ] 土魯斯的列品案 ] 波羅那的列品案 ] 聖道明傳記 ] 聖道明尊師與宣道之恩 ]

horizontal rule

聖道明的書信

引言

聖道明是一位宣道士,不是一位作家。他像基督一樣,言行比著作更能影響他人。他留給我們的,只有四篇作品。第一篇是修會的初期會憲,乃間接由他寫成的。這文獻的觀念和規則必定由他擬定,但主筆的人可能是若望。另外三篇作品乃是本章所要介紹的三封書信。

第一封書信是於一二二O年寫給馬德里的隱修院女。一二一九年,道明在西班牙時,會授會服給這修女。她們的聖召是由弟兄們的宣講所換起的。道明那時還沒有隱修院給她們住。頭一年,她們可能是住在自己的家裡,美日數次聚集在道明會聖堂內,參加會士們的禮儀(日課)。一二二O年,會士們或是受道明的指示,才將會院讓給隱修女,使她們得以開始度團體生活並建立隱修院。聖道明也正是因為此事才寫下這封書信。

第二封何第三封書信是道明在阿比森異端境內工作時所寫的。雖然比會憲和寫給修女的書信為早,但因過簡短且屬於公務性質,不像會憲和寫給馬德里隱修女的信那般清楚地反映出聖人的恩想,所以我們將其置於後頭。其中一封信列舉了道明要求龐樂吉(Pons Roger)所當作的補贖。龐樂吉以前隸屬阿比森異端的「成全者」(Perfect)階級,第三封信寫給另一位皈依者,表現出聖人對信友的俗世福利的關心。一般兒論,自幼既是公教教友的人不太樂意和先前是阿比森異端的皈依者打交道。士魯斯的毛皮商郝雷蒙(Raymond Willam of hauterive)當時正面臨失去教友顧客的危險,因為他雇了修夫(Willi Hugh),一位在皈依前是家喻護曉的阿比森異端人,因為他穿的衣服具有該派人士衣服的特徵。關於這事,郝雷蒙請教了道明兩個問題:(1)他能否雇用修夫而不顧其現為贖罪之身份。(2)果真如此,是否必要叫此人做些表示身份的事,例如佩上十字架以識示異端皈依者?從信中可明顯看出,道明對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第二個答案則為否定。

horizontal rule

     1.-(1220)

  宣道會尊長道明弟兄,致書給親愛的馬德里隱修女院院長及全體隱修女:願妳們安康且日益進步! 

我們很高興快樂,並且感謝上主,既因妳們的生活是聖善的,也因上主已使妳們免於世俗的腐化。 我的女兒,妳們務必以齋戒,堅忍不拔地同舊敵作戰,因為惟有按會規而努力的人,才能獲得冠冕。你們過去一 直沒有可度修會生活的地方,但現在不可再以此為理由了,因為藉著上主 的恩龍,你們已有一處合適的地方可供修道了。從現在起,我要你們在禁地,餐廳、宿舍及聖堂內保持靜默,並且遵守其它的一切規定。不可 讓人走出修院大門,也不可讓人進去,除非是來院講道或視察的主教和神長。 妳們應有紀律,互應守夜祈禱。要服從妳們的院長。避免彼此閒談,不可將時間浪費在談話。

 因我們無法資助妳們,故任何弟兄都無權接納望會生,只有院長與其諮議會有權。我們指派工作 勤勞且使你們加入修道福境的瑪內斯弟兄,負責安排並處理一切他認為良好的事宜,以便讓妳們度最神聖的 及修遁的生活。我們也授權給他巡視會院,指正院長修文,並在必要時,經大多數修女之同意,免除院長之職 。如果他認為相宜,亦可在某些事上給予豁免。

敬祝基督內平安!

horizontal rule

2.-(一二O八年)

道明弟兄,奧斯瑪永經司鐸,宣道弟兄最渺小者,謹向收讀此信的所有主內信友致意。

蒙宗座特使熙篤會院長之許可,責成我方與此信的持有人,即藉著上主的仁慈,脫離異端而皈依信仰的龐樂吉,重修和好。我們藉著已施行的告解聖事下令,美逢三個月主日或大瞻禮日,他要由一位司鐸從城門押送到聖堂,路上裸露上身,不斷地受鞭撻。此外,我們也命他全年禁食肉類、蛋類和乳酪,或任何由肉體精子所生育的東西;但在復活主日、聖神降臨日及聖誕節,為表示棄絕他的異端,我們命他進食這些食物。他每年必守三次四旬齋,即守大齋並禁食魚類。每週三日,永久如此,不得取用魚類、橄欖油和酒類,除非因身體虛弱或夏季炎熱不得已予豁免。他穿的衣服,式樣和顏色必須合乎宗教規定,且要在胸前兩邊縫上十字記號。若有機會,每天必參與彌撒,在大瞻禮日必進聖堂做晚禱。無論他身上在何處,每天白晝黑夜的日課時間,應以下列方式讚頌上主:一天七次,美次念天主經十遍,在半夜時唸二十遍;要守全貞潔並住特未約(Treveille)地方。他每月應將此信拿給監護司鐸過目。在教宗使未作其他規定之前,我們命令監護司鐸應用心督導他的生活。如果他拒絕服從這些規定,就應被視為濫發虛誓者以及拒絕往來的異端絕罰者。

horizontal rule

3.-(一二一四年)

道明弟兄,奧斯瑪的詠經司鐸,卑微的宣道士,謹向收讀此信的所有主內信友問候,並致以真誠之愛。

藉著此信的權威,願讓智慮的你們了解:在樞機主教未頒發特別命令給我們或他們之前,我們允許毛皮商郝雷蒙得讓修夫(他過去曾穿著異端徒的衣服,如他自己向我們承認的)和別人一樣,住在他土魯斯的家中,只要帶給郝雷蒙不名譽或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