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與聖神七恩

首頁 ] 向上 ] 聖道明的歷史 ] 聖道明的相貌 ] 聖道明的象徵 ] 聖道明生平年表 ] 聖道明的神修風采 ] [ 聖道明與聖神七恩 ] 聖道明的書信 ] 教宗的認可詔書 ] 聖道明的奇蹟 ] 土魯斯的列品案 ] 波羅那的列品案 ] 聖道明傳記 ] 聖道明尊師與宣道之恩 ]

horizontal rule

敬畏之恩

我們規勸會士:假如願意妥善而確切的分享聖召所賜與的恩寵,則應奉會祖和慈愛的立法者為模範。

當會祖創立修會時,他做了什麼?莫不是聽從聖神的感召,因此凡創會人所極力銘刻於自己修會上的特徵,每一位會士都應予保持,假如他們願意保守會中的原始理想的話,希望每一會士,像一個善良子弟,赤膽忠心地尊敬會祖兼立法者,恪守他的命令,並承襲他的精神。 “我們滿懷赤誠之心要深研會祖聖道明如何受聖神的導引?聖神的恩賜如何在他身上運作?以及我們應如何學習效法他的精神遺訓(摘自比約十一世:天子唯一聖子書札),” 確實立行,以成為他名符其實的子女。

首先我們以敬畏之恩開始:按聖多瑪斯的見解,認為完成滿全望德的恩賜,就是敬畏上主。最重要的是能注目於天主,次要地能輔助及穩固節制的美德。 可以滿全謙遜,即是讓心靈體認自己在天主面前分文不值,承認冒犯天主無限威嚴所當受的懲罰。

以下列會祖道明的生活實例,以供明證及效法:會祖自幼生活在一個富有宗教信仰的家庭裡,早年受他的母親(真福若翰納)的善表所薰陶。「天主」一直是會祖人生的方向及不斷縈繞在他內思想,他日以繼夜不住的虔誠祈禱。他在祭台前謙下自己,先筆直的站著,然後謙卑的低頭默想他的基督,以自己的卑下和基督的優越偉大兩相比較。將整個人投入於鞠躬敬拜中,他教導弟兄每當經過謙卑的基督苦像面前時總要如此,好讓為我們謙卑降世的基督看到我們在祂尊威面前是如此的謙下。而每次詠唱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時,也要如此的謙卑自己於天主聖三面前。

會祖習慣在祈禱時,面部朝下,張開身體,仆伏於地,他以極深的懺悔祈禱說: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罷!他會虔誠地重覆聖詠的話:是我犯了罪,行了不義。多次在夜間祈禱時,他向天主哀號:罪人們!將如何呢?….這種對天主的敬畏之情,使人深受感動。每當他要進入某城時,他總會先跪下,懇求天主,不要因為這個罪要進入這城,而懲罰這城,他這種徹的謙下,會讓人很清楚地看到是神恩在行動,因為我們認識會祖自幼以來的聖善生活,他能如此地看到人的卑下,及天主的無限純潔,實是聖神臨在的化工。

敬畏恩賜也讓人懷有溫柔和順的性情來對待別人,我們知道,會祖與異端邪說奮勇戰鬥時,常以極其憐憫的心來對待那些異端人,他那溫和善良的心可憐異端份子尚處於黑暗迷信之途,極想把他們全部拯救;他不僅對異端人如此同情、憐憫,所有的人都為他的愛德所擁抱,他愛每一個人,也為每一個人所愛,他以無比的虔誠關心鄰人,同情不幸者,因他聲稱他有權與喜樂的人同樂,與悲傷的人同泣,證人們都聲稱他們從未見過會祖有傷愛德的言語和行為,從未見過有人像他那樣的溫和、良善忍耐,具有英豪的愛德等….任何人他都以極細膩溫柔和順來對待。

會祖是一個這麼謙遜,這麼輕視世間光榮的人,他極端輕賤自我,說自己一文不值,在總會議時他提出辭呈,說他自己是一位無用且鬆散的會士,早年曾拒絕做百濟艾的主教,說:他情願拋棄一切.黑夜策杖而遁。他過著一種克己苦身的生活,非常地節制,避免一切享受,以刻苦克制肉身,在旅途中也謹守嚴齋。

會祖閱讀福音時,常對之鞠躬,及親切,對十字架、祭台等聖物,常表現出十分的恭敬。會祖是一個充滿望德的人,信賴仰望天主的安排與照顧,當初他在法國傳教,開始組織宣道會之時,先迪耶哥主教及孟西滿伯爵先後去世,為他實在是失去了相當助力,又加上當時異端份子攻擊的那麼利害。按人性而言:真可說到了放棄的時刻,然而,會祖對天主那種完全的信賴,使他能夠堅持在法國,孤軍奮鬥,維持到十年之久,實在非人力所能及,在此我們看到聖神的能力,在他身上運作,促使他的望德達到圓滿的境界。他派遺會士出外傳教時,他總是勉勵他們要完全的信靠天主,並保證他們成功。當管家告知,沒有食物,妳供給會士時,他則要他信賴天主的照顧去祈禱,並敲鐘進餐廳,以致於天主派遣天使來為會士們送食物。

孝愛之恩

孝愛神恩使人體驗到天主是他(她)的慈父和愛,世上的一切子民都是他(她)的兄弟姊妹,他(她)熱忱渴望救靈的心火為全心、全靈、全意取悅天上的父親,特別是陷入罪惡或身處困境的兄弟姊妹,使(她)們能從困惑中因著天父的恩寵獲得釋放,以彰顯天父的光榮。譬如我們的父母或兄弟姊妹病苦或身心憂鬱,我們以手足之情自然油生為他(她)們祈禱,這是本性之情的催促,何況是超性的恩惠。

我們的會祖SantoDomingo滿溢孝愛之情,當他在法國親睹異端人和回教徒不認識真神真天主且生活靡爛的罪惡中,其心神憂悶悲痛,日夜通宵祈禱哭泣,呻吟哀號向天父說:主啊!罪人該怎麼辦?他自覺他們落入此種地步是因著道明的不忠之過。聖人愛主情深,他渴望從天父所獲得的大愛分施給所有的兄弟姊妹並帶領他們領受的萬古常新的愛還報於天主。

孝愛神恩(DondePieda)SantoDomingo在瓦倫西亞(Valencia)讀大學時遇上大飢荒,許多人挨餓死亡聖人將寶貴手抄羊皮書出售換得錢弊購買食物賙濟災民。此聖人豪舉感化同道互效其表。會士若是不守院規時,聖人從未在眾人之前嚴厲斥責,常是私下單獨和顏悅色、惋言規勸。被糾正的弟兄無不因聖人的善表父親般的愛德誠心痛改重返正道。

 

聰敏之恩

使人正確地判斷受造物與天主的從屬關係:我們的會祖在這點上非常突。從他小時候起,還需褓姆照顧時,就時常捨床不睡,好像已開始不信任肉體的快樂,寧可躺在地上,也不願意躺在舒適的床上休息,由此,他漸漸養成不睡軟床,經常睡於地板上的習慣。他童年時就預兆了他將要呈現的偉大。

他不喜嬉戲,也不和無聊人士為伍,但求效法優雅的雅各伯,不學厄撒烏到處流浪;他不喜歡離開教堂的懷抱,不放棄前往聖龕尋找寧靜而聖善的生活,你所見到的他既是小孩,也是成人。因為表現他童年時代的時光,只是短短幾年,而舉止的成熟和個性的穩重,樣樣顯示他是個成年人。他遠避誘惑和世間的蠢行,為的是要走成全的路,他一生為著喜愛神貧的吾主,保住貞潔的光亮飾物,使不受污染,以至最後。在他幼小的的心靈內就知道在任何事上與天主相遇,不在意受造之物,這無非天主聖神的化工,實非可能。

他還在帕倫西亞唸書時,有一次飢荒,幾乎侵襲了整個西班牙,他決定實踐上主的勸諭,竭盡所能並所有,他變賣了所有個人的物品,其至連在那城內非常需要且寶貴的書籍也不吝惜,他這種英豪的壯峰,也激動了神學院的教授和同學們,使他們捐出了更多的救濟品。

另有一次當他在吐魯斯境內旅行宣道時,一天,他必須涉過一條阿瑞吉溪流,涉至半途,當他捲起會服時,挾在腋下的書本掉入了水中,但他讚美上主仍繼續上路,直到要離開那位婦人的家時,才告以失落的書本之事。會祖已充份表現了聰敏之恩的功效,他一點兒也不掛心失落的書本,一心只有趕著天主旨意的道路。

宣講歸化異端,因為一切均有天主安排,不在意其他受造之物,於是我們看看發生了什麼?三天後,有位漁夫在溪邊垂釣,心想釣到了一條魚,結果是書本,這些書被保存得相當完好,好像曾被仔細地放入緊閉的箱內一般,更不尋常的是這些書本並沒有布、皮或任何的護套。這位婦人高興收下這些書,送往吐魯斯,還給聖道明,另還有英豪的愛德,他願「賣身助人」。這些舉動,再再顯示會祖正確的判斷天主的首要地位,及受造物的虛幻亦逝,不值留戀,實在生活出了聖神的美妙化工。

引導人安穩地朝向那些所當信的或不當信的道理:這是我們會祖一生的寫照,他初到吐魯斯,就發現很多民眾已是異端份子,他內心深受聖神感動,非常同情這麼多受蠱惑的無辜者,即在吐魯斯,歇腳的客棧裡,徹熱心地勸告身為異端人的客店老闆,並和他展開激烈的辯論。最後客店老闆再也抗拒不住道明的智慧和藉他說話的聖神。蒙上主的恩寵,老闆就回到了真實的信仰。

會祖一心渴慕追求真理,因此他內心充滿了真理的愛火,這愛使他極為憐憫尚處於黑暗異端的人類,這聖神的愛火推動他,使他為了勸化異端人不顧一切的危險,他何其克苦神貧,他補贖何其嚴厲,他行善、忍耐、愛德英豪之至。即使在最危險的時刻,他依然保持著溫良、忍耐和至純全的愛德,就因為如此,他以實際榜樣將異端人納入正確信仰。會祖不但要將土魯斯等地的異端邪說跟隨者引入真理,還更要將所有天主子民都引入認識天上的父親,於是異端之火在長期無法撲滅的情勢下,向羅馬求援。而在天主的啟示之下,設法建立持久的宣道士,以對抗異端,於是宣道士修會便應運而生。

修會由倡導者聖道明擔任主持,同時亦擔負實責,他的一生和他遍佈各地的修會已是在為全世界服務。使人類明確簡捷地辨認,個人的心靈狀態:聰敏之恩宛如一面鏡子,使一切明朗。我們內心的隱思、隱密,善志、惡念、功勞、罪過,一切的一切都能一目了然。這一聖神的恩賜為我們來說,好像奇蹟一般,我們的會祖一生之中行過許多奇蹟,預知許多事情,這讓我們知道,他一生是多麼謙遜地順服、隨從聖神的默啟,諸如他如何預知那些人要由異端邪說而改為信從真理,他的會士們心靈上的隱思,煩惱及一切為誘惑所苦的會士們去他那裡,他都將他們的問題,清清楚楚的解決了。

以下我們列舉一些實例:預言異端人葛雷孟皈依且成為道明會的會士,上主的僕人道明,在土魯斯宣道時,有一次,許多被拘捕並由他定罪的異端人,在拒絕皈依公教信仰之後,便遞交給國家法庭。這些人正將被處以火刑時,當他注視他們時,看到其中一位叫葛雷孟的犯人,好像在他身上有天主預選之光。他對庭上的官員說:釋放他,不要將他同別人一齊燒死。於是他走到犯人那兒,溫和的說道:我了解,孩子,雖然為已晚,但你仍將會是個聖善的人。接著一件值得記載的奇事發生了。這犯人被釋放,幾乎20年來他都生活在異端的黑暗當中,而最後一剎那還是在聖寵的光照下,離棄了黑暗,投向了光明,他後來成為一名道明會士,在修會內過著令人稱讚的生活,直到安祥去世。

聖人在西班牙的瓜達斐拉城時,魔鬼誘使一些弟兄離開他,這事聖道明早就知道,因為他在神視中看見一隻巨龍,張開顎頰吞噬了他身邊的弟兄,充滿聖神的上主僕人由此悟到魔鬼的誘惑,對他的弟兄們正造成極大的威脅。因此他就把神視告訴弟兄們,勸他們只要勇敢地抗拒誘惑,決不會被它征服,除非自己願意如此。不又之後,他在神視中所見到被龍吞入的弟兄,真的被誘拐了。因為除了亞當弟兄和兩位輔理修士外,其餘跟道明在一起的弟兄都因魔鬼的煽誘而離開。他問一位忠心的的弟兄是否也要離去,那位弟兄答道敬愛的的神父(上主不許我遺棄頭部而去跟從腳部)。道明覺得一點兒也不悲痛,只是同情那些離開的弟兄們,他立刻藉助慣用的祈禱方法,竟把那些以命令換留不下的弟兄們,以祈禱贏了回來,即不久,藉著上主恩寵的默感,幾乎所有的弟兄都回頭了。

在會祖列品時證人所提出的證詞中,有這樣記載:道明在旅途中,沿途拜訪各修會,無論所遇到的是何修會,他總會向會士們宣道,鼓勵其向善。如果有本會或別會的弟兄為誘惑或麻煩所苦,到道明那兒訴苦,他總極力鼓勵他們,也因此幾乎所有的人在臨走時,不深感欣慰。會祖他安慰弟兄,有耐心、仁慈,而且和藹。如果他看到那位弟兄違反規定,便會佯裝沒看到,但事後會和顏悅色地指出「弟兄,你要悔改」他以婉言說服所有的人認錯並悔改,他嚴厲地處罰違規者,但違規者都會因他的謙恭態度,得到安慰而離去。

聰敏之恩使我們的會祖知道宣講時向聽眾講什麼,鼓勵什麼,使他了解所指導的心靈實況,有什麼靈修需要,以及補救缺失的妙方。聰敏之恩使人輕視世物:這是正確地判斷受造物的結果,因為一個人若清楚地知道受造物,他就明白在天主前一切全是虛無的,唯天主是萬有,是真正值得人追求的對象。除了愛天主外,一切全是虛無的。

我們的會祖輕視世間的一切高位,權利及一切世物,他拒絕了康世朗主教的職位,宣稱寧死也不接受何當選的職位。甚至輕視自己的生命,願為主捨命,但他說:「我不配接受殉教者的光榮,我尚不應得到這樣的死法」,可是不久之後,當他走近一處懷疑佈有陷井的地方時,他開始歌唱,亮無畏懼地走了過去,異端人得知此事,對他勇氣都感到驚訝,就問道:「難道你不怕死?我們如果捕到你,你該怎麼辦?」他答道:「我會再求你們別一下子把我殺死,但求先分解我的肢體,好讓我的痛苦拖延許久才殉道而死。

因此,求你們在挖出我的眼珠之前,先把從我身上割下的每一部份拿給我看。然後再讓剩餘的軀體,流著血水四處滾動,而後完全把我殺死,這些真理的敵人,在震驚之餘,再不敢設陷井害他,或獵取這位義人的靈魂,因為殺害他,非但傷不到他,反而會因此幫助了他。他盡心竭力的繼續忙著為基督爭取靈人魂,因為他內心充滿著令人讚賞且難以置信的渴望,想要拯救全人類。

我們非常清楚的看到會祖身上聖神的活躍,怎麼樣的輕視世俗的一切,甚而自己的性命!」他非常喜愛神貧,也熱心地激勵弟兄們像他一樣的喜愛。會祖以穿著最破舊的衣服而自豪,且在放棄一切世物之後,時常勉勵弟兄們喜愛神貧。聖神的此恩惠在會祖身上啟迪光照,不致使他在奔往天主的道路上有所障礙。凡體驗過天主的人,整個宇宙造化都不值他他回眸年一顧。會祖即是如此。

聰敏之恩教導人類以神聖態度取用受造物:比起天主,受造物固然是虛無,但是天主的倒影,又能在正確取用的條件下,導引心靈歸向天主。靜觀細察受造萬物,發現其中的天主跡象,因而舉心向上,投奔天主。有時候,普通人不會留意的極細微小節,往往也使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轉而歸向天主。我們的會祖聖道明雖然摒棄一切世物,但在取用世物上卻帶有豐富的神聖感。

因為他在一切世物上看到天主,都有天主的照顧引導,都是祂的旨意,我們回想一下,有次會祖乞討日用糧,一位好心人送給他一條麵包,他即謙遜地跪地接受,我們可在腦海裡試著觀看這一幕。會祖因為看到是天主藉著這一善心人來照顧祂的僕人們,天主在萬事萬物上都讓他的忠僕體驗到他的臨在,而我們的會祖手拿一麵包而舉心向天,投奔感謝天主,就在這極細微的事件上,他只看到是天主。

我們的會祖在給弟兄們講道時,教導他們摒棄一切世物,但如有需要,則要善用世物,用之於敬主愛人、救人救己的事上。激發人類痛悔及補贖過往的失誤:我們尚不知道會祖因為貪戀世物而有過失誤。但我們清楚知道會祖內心常感到極深的懺悔,他常大聲祈禱說:「天,可憐我這個罪人吧!」「是我犯了罪,行了不義」他慟哭、呻吟,「我的罪蘗深重,不堪得見天堂,因為我已招惹你生氣,做了你視為惡的事」他更以鐵鏈鞭笞自己說:你的苦鞭糾正我,直到最後。他也為罪人跪求,大聲呼喊:主,不要向他們算這罪債。他養成了信心,信賴上主對他和所有罪人的仁慈。

我們該效法會祖聖道明,他如何地忠於聖神的啟迪,如何地讓聖神之風吹響他忠實的弦琴,如何地肖似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最後,我們提出一項聰敏之恩培養,只提出一項在會祖身上的事蹟:即是培養內心的純樸,純樸招致天主的福祉。忠於聖寵的人,天主不會忽略賜贈其必要的恩賜,以培養內心的純樸完善。收歛心神和善盡職守,二者間有著極其密切的連繫。

我們的會祖自年青時就喜歡讀曠野神長的談話錄,該書論及毛病和神修成全的問題,書上所描述的得救之道,他都詳加研究,並且全力全心地加以仿效,藉著聖寵的幫助,這本書淨化了,他的良心,加強了他的默觀,將他提昇到成全的高級境界。另外他還常隨身攜帶瑪竇福音和聖保祿書信,幾乎可以背誦,這些書籍成了他效法的對象,他服從及純樸的精神,讓他照著書中所述……實踐,這也培養了他純樸之心,於是乎聖神藉著這些書本光照引導我們的會祖,讓我們學習會祖的精神,培養純樸的心靈,因為唯有如此,聖神之光才易於深入,總而言之,我們的會祖聖道明他充滿了聖神。

 

剛毅之恩

會祖聖道明乃天主之人,充滿聖德。

此文探討聖道明如何藉著剛毅神恩,習修德性,而臻至聖德的高峰。

剛毅神恩促成許多德性的成全,特別是勇德;使人以不屈不撓,勇往直前的大無畏精神,勤修德性。其次,剛毅之恩使人保持聖寵,使天主之人不陷於罪惡的淵藪中,戰勝一切困難險阻,而達到全德。剛毅之恩支助人靈習修德性,無比的精力。

會祖受剛毅神恩的推動,習修德性勇往直前,任何阻擋無法挫其志,也不知軟弱,昏迷的排除萬難。「我在一生中未曾知道有誰在各方面,比道明更有德行」「道明弟兄應該暫留在某會院時,定會遵守該院…..慣例,完全遵守會規,並且竭盡所能地出力工作,以致他的弟兄不得不照樣做」。

(波羅納列品件5)「道明勤做日課,他時常大半夜或整夜祈禱….哭泣」(同上6)「由於天氣炙熱,道明弟兄回來時感到極為疲憊。雖然相當疲勞,但仍以大半的夜晚….討論修會的事宜。….且整夜在聖堂祈禱,起來唸誦讀日課」「道明生病時,不肯躺在床上,而要求躺在毛袋上」(同上7)會祖道明對各種克苦善功,都能做的盡善、盡美,無法能出其右,修德成了他最甘飴的事。

剛毅之恩完全消除冷淡冷淡是修成全的大阻礙,人的意志是軟弱的,缺乏恆心,忽冷忽熱。剛毅之恩能完全消除這些不良傾向;而支持人靈善盡各種本份,使人歡欣的事奏天主。會祖聖道明藉此神恩的推動,賦有超越本性缺失的無比精力,而達到成全。

「旅行時,如果道明弟兄找到聖堂,幾乎每天舉行彌撒……如果住宿的地方有聖堂,他總會到那兒祈禱」「出門時,他時常一聽隱修院的誦讀日課鐘響,就起身喚醒弟兄;他極熱心地在規定的時間內唸日間和夜間的日課,無一遺漏」(同上3.)「道明總是嚴守宣道會的會規。

雖然他容易寬免他的弟兄,但對自己卻不如此。不論健康或生病,他都遵守會規中的一切規定」(同上12.)列品證人都一致推崇會祖道明不屈不撓的修德精神,善盡本份,戰勝一切的人性軟弱,堅固持守,終抵達聖德極峰。

剛毅神恩使靈魂勇敢及剛強地戰勝一切困難,及克服所有危險。會祖聖道明受神恩推動,與當時的異端份子往來抗爭遊說,是極危險的一份使命,但聖道明借助聖神之恩欣然蹈赴,接受任何的挑戰,困難。以祈禱,嚴勵的補贖來戰勝困難的處境。「道明日夜不停地祈禱。他比同住的弟兄祈禱更多,守夜更久;他鞭笞自己的身體比誰都厲害,次數也比別人都多。…..一些弟兄告訴我道明會長鞭笞自己,也要別人鞭笞他。鞭笞所用的是一條有三個分支的鐵鏈」(同上25.)「他常在腰間纏上一條鐵鏈,直到去世」(同上31.)道明在遭受迫害時從不苦惱;的確,他有時還鎮靜地走入危險,絲毫不害怕。

他從不讓懼怕阻撓他出外旅行。甚至在睏的想睡時,倒在路旁便睡。(吐魯斯列聖案件18.)「有一次,預定和異端人舉行一場辯論….赤足戔發上路。聿於距離目的稍為逞遠,他們漸漸懷疑是否走對路,就問了一位他們以為是天主教徒的人,其實是個異端人。….這人就惡意地帶領他們走入岐途,穿過荊棘的森林,把他們的腳和腿都刺的流血。」但這位主的人仍以最大的堅忍接受這趟考驗,他讚美上主,也鼓勵其他的讚美上主,要他們懷有耐心「我親愛的同伴,相信上主吧,我們終於會勝利,因為我們己經用血洗淨了罪惡。」異端人看到他們這種卓越和喜樂的耐心,反被主的人所講的話感動的悲傷起來。他承認騙了他們,懇求寬恕他。

他們抵達目的地時,他們的一切勞苦,換得了勝利的成果。

(真福若堂的道明小傳)「聖道明忍受了許多不敬主者的侮辱,除去了許多陷阱,有一次有人威脅殺害,他卻平靜地答道:我不配接受殉教者的光榮,我尚不應得到這樣的死法」不久,當他走近一處懷疑佈有陷阱的地方時,他開始歌唱,毫無畏懼地走了過去。異端人得知此事,對他的勇氣感到驚訝,就問道:「難道你不怕死?如果我們捕到你,你該怎麼辦?」他答道:「我會要求你們別一下子把我殺死,但求分解我的肢體,好讓我的痛苦拖延許久才殉道而死。因此,求你們在挖出我的眼珠之前,先把我從身上割下的每一部份拿給我看。然後再讓剩餘的軀體,流著血水四處滾動,而後把我完全殺死。」(同上)聖道明受剛毅之恩的推動,以超乎常人的大勇之心為基督,為信仰怍證,不怕任何侮辱,任何困難,在頑敵異端之前毫無顧忌性命;他渴願為主犧牲的勇氣只能來自剛毅神恩。剛毅之恩使人以愉快及喜樂的心情忍苦遭辱。

會祖聖道明受神恩驅策不識任何痛苦、災害,且還自動地尋找痛苦、疾病、困難,不怨天,不尤人,心平氣靜,且具有不可相信的毅力。「如果人招待不週,道明弟兄會露出比招待週到時更高興的樣子」「他一向習慣在逆境中,而不在順意時歡躍,因而在病痛中,他也讚美上主並保持喜悅」「他自己嚴守會規,從不以牙還牙,或以惡言相向,反而祝福那咒罵他的人」(波羅那的列聖案件22.)「如果道明被石頭絆倒,他會欣然忍受。因為他是位安於困難的人,所以不會覺得苦惱,反而會說:『這是補贖』」(同上27.)「他永保愉悅;會安慰弟兄,有耐心、仁慈,而且和藹」(同上32.)「他很能忍受慢待,咒罵和侮辱,就好像領受別人贈與或接受慇勤招待時,那般快樂」(吐魯斯的列聖案件18.)「我從未看過他忿怒、煩亂或不安,即使在旅行疲憊時亦心平氣和。

他從不激動暴躁,總是保持平靜,在苦難中喜樂,在逆境中忍耐」(波羅那列聖案41.)結論:會祖聖道明讓聖神藉著剛毅神恩,完美的實踐了天賦的勇德,他本著無比的勇毅、忍耐、慷慨和喜樂的美德,接受使人聖化的十字苦架,終於神恩的推動下,臻至完美。

會祖從嚴守會規,事無巨細,嚴以律己;至攸關生命的殉道精神,在在表現了他獲至神恩,決非平白無故;實是勤修無懈,忠於職守的賞報。他忠誠信實,自動自發的克己苦身,而獲至神恩的相助,實是我們的模範。

 

超見之恩

超見之恩主要是助人成全智德,其定義是:神付的超性恩賜,為人的永生得救指出何事當為及何事當避,並教人明辨是非,判斷善惡。

超見之恩是人的理智在聖神推動下,知道何事當為及何事不當為。它完全來自神,不經過人為的考慮、推研,立刻知道事情之當為與不當為及何為是,何為非,孰善,孰為惡。為成全智德,超見之恩是不可少的,尤其當遇到困難,意外及突然的問題時,或應在一剎那間解決的問題。遇到困難問題時,也需要超見之恩,如怎樣保守秘密及不撒謊,如何調和內修的生活和宗徒事業。

有些人因著自己的職務的關係更需要超見之恩,如那些有指導別人的職務,如長上們及神師們,因為他們的屬下都有許多難題要請教他們,若無超見之恩的幫助恐怕是無能為力的。超見之恩的功效:助人形成正確的是非心,穩當及安全地替人解決眾多的困難及意想不到的難題。啟示人最適當及善管理及指導人的方法。超見之恩在我們會祖身上運作之實例:「沒人聽過或見過我們的會祖出言傷人,或說他人的是非。誹謗、誨媚、懶散或惡意的話,從未出自他的口。」(這些實例證明超見之恩在聖道明身上運作。因為此恩教導人明辨這些事是不對的,判斷它們是郅惡的,因此遠避之為永生的得救。)

「他聰明、智慧、有耐心、仁慈公正,且非常慈悲親切。他有耐心和同情心、樸實虔誠、謙遜、和藹而且貞潔。如果有本會或別會的弟兄為誘惑或麻煩所苦,到他那兒訴,他總會極力鼓勵他們,也因此幾乎所有的人在臨走時,莫不深感欣慰。他永保愉悅;會安慰弟兄,有耐心、仁慈、而且和藹。弟兄們和其他好人都感覺他在人家身受誘惑時,最能撫慰人心。他最能安忍陷入困難中或誘惑中的弟兄。西班牙也對他們做了同樣的答覆並給予一些指示。這實例證明超見之恩在聖道明身上運作。因為有此恩的人,不經過人為的考慮、推研,立刻知道事情之當為,且能在一剎那間解決難題。」

「除了異端人和聖教會之敵人以外,我們的會祖曾受罪人愛戴。他慣於追蹤這些人,在辯論和講道中駁斥他們。然而,他與他們辯論時,總是親切地勸他們悔改,回到正確信仰。這實例證明超見之恩在聖道明身上運作。因為具有此恩的人知道也會用最適當的方式幫助人、引導人。德範弟兄(Stephen)記述,我們的會祖抵達波羅那,對學生和其他虔誠講道時,他剛好在那兒就學。他向我們的會祖辦告解,會祖對他似乎非常鐘愛。

有天晚上,他和同伴在宿舍,正準備用飯時,會祖派了兩位弟兄來到他那兒。他們說:『道明弟兄說你必須即刻趕到他那裡。』德範說:『我吃過晚飯就去』他們又說:『不行,你必須即刻上路』」於是他就起身,拋下一切到會祖那兒去了。他發現會祖和許多弟兄正在聖尼閣堂內。會祖對弟兄們說:「你們告訴他如何做求恕禮(tomakevenia)。

」他做了求恕禮後,就將自己雙手放在會祖手中,他在臨走之前,會祖替他穿上會服,且對他說道:『我現在給你盔甲,你一生要用它來與魔鬼作戰。』他從那時起就非常驚奇會祖的洞察力。

他尚未表示任何修道意願之前,聖人就把他叫來,並替他穿上道明會的會服。他相信,會祖必先得到天主的啟示才會如此做的。

『這實例證明超見之恩在聖道明身上運作。因為正如實例所述,我們的會祖超凡的洞察力,能觀察洞悉人心隱密及有天主的啟示,不須經過人為的考慮,知道事之當為。』「在當時尚未有民主制度的時代裡,我們的會祖在修會中首創以民主方式管理修會,繼此之後,許多國家執政者,採納並實施民主政體以治國。『我們相信我們的會祖是在超見之恩的推動下,創立民主制度的管理方式。

明達之恩

明達神恩使人的智慧在聖神推動下,能更透徹地了解信德的道理及鑒別反信德的錯誤邪說,此時在我們的會祖聖道明身上異常清淅明顯,傑然突出。

真福若堂的道明小傳有如下之記載:「卡斯提的國王雅風正為兒子費迪南和丹麥的馬其斯公主計劃婚事,他請求奧斯瑪主教安排此一婚事。主教答應此一請求,即帶了上主的人,當時任他座堂的清規詠經團的副院長道明上路。抵達法國的土魯斯,他們發現很多民眾已是異端份子。道明內心深受感動,非常同情這麼多受蠱惑的無辜者。在魯斯他們歇腳的客棧裡,道明徹底地勸告身為異端人的老闆,並和他展開激烈的辯論。

最後老闆再也抗拒不住道明的智慧及藉他說話的聖神,蒙上主的恩寵,老闆就回到了真實的信仰。」「從奧斯瑪主教到拉特朗大公會議(一二一五年十一月)大約在十年中,實際上都是道明一人孤軍奮鬥(當時法國南部異端充斥)他開始考慮創立修會,它的任務便是到世界各地以言以行宣揚福音,衛護公教信仰,對抗當時盛行的異端。」另一處有更詳盡記載:「承認講道無法排除異端求助於羅馬教會,創立宣道會以支持信仰。

這件駁斥異端的工作持續了兩年多,但蒙受天主之恩寵的鬥士,還是未能以此法撲滅異端之火,鑒於此時的情勢,需要更高的訓示,他們不得不向羅馬教廷求援。

他們唯恐剛起步的宣道工作,因此陷於停頓,便在天主的啟示下建立持久的宣道士,以對抗異端份子,基於這項特別的理由,宣道士修會便在富爾克主教的時代應運而生。」在波羅那列品案件,教宗國瑞九世之詔書,也提到了天主交託給聖道明之神聖使命「現在有許多人,雖記得在夜間觀望過無數的明星,卻因看到單獨的一顆晨星而歡欣踴躍。

賢士向來喜歡觀察由上主的智慧在起初創造的星座,可是當他們看到東方的一顆新星一君王誕生的預兆時,卻充滿著無以名狀的喜樂。

雖然諸聖的亮光己亮透穹蒼,但當一顆新星出現,且清晰地發出獨特而卓絕的光輝時,聖教會仍然非常高興。這道亮光,消散了不認識上主者的陰暗,打敗了異端的荒謬教訓,鞏固了信友們的信德。」明達之恩在人靈內能產生極奇異及奧妙的效果,助人達到信仰的成全,聖多瑪斯指出六種不同方式。

明達之恩使我們深信信德道理的最深及最奧妙處,現在,讓我們在會祖道明身上探究其中一些功效的發揮.使人體驗到隱存於依付體下的事情的實質。

因了此恩,人能領悟到隱存聖體帳幕下的天主實在。對聖體人感到一種無可名言,沒法節制的飢渴。在聖體前不用言語,也不需要思想卻只用簡單及純樸的一瞥人就能體驗到無窮的甘飴及平安。

「祂看我,我看祂」同時帶引人靈進入深度的默觀與祈禱,全然沈浸在天主內,又似梅瑟,與天主如同密似地交談,依此論點吾人可窺見,明達神恩在會祖道明身上極為活躍。

今舉事例如下:在奧斯瑪的清規詠經團時「他日夜進堂不停地祈禱,並利用閒暇默觀,幾乎很少踏出修院一步。」「他們時常在半路淋到雨,大家的衣服因此都溼透,用過晚飯,他的同伴仍留在火旁,將衣物架在火上烤乾,也趁機休息。

但聖道明這位上主的人,被聖神之火所溫暖,不管衣服多溼,照常即刻走進聖堂,在那兒徹夜不停地祈禱。」「一天聖道明在吐魯斯教區附近敬禮聖肋未文生的一聖堂做彌撒,彌撒後留在祭台前祈禱一彌撒後留在祭台前祈禱是道明的習慣一中午已近,飯菜準備就緒,餐桌也已擺置妥善,堂長就派了一名聖職人員去叫聖人用飯。

他走進聖堂時,看見聖道明完全離地騰空,約有半吋之高。」「他習慣晚上多留在聖堂,所以幾乎沒有一張供他休息的床。只要瘦弱的身體支撐得住,他就會在晚上不斷地祈禱守夜。

當睡意戰勝他疲倦的肉身及他鬆弛的精神時,他就會像古聖祖雅格的樣子,把頭靠在祭台階上或別的地方休息,略作休息之後,他又會打起精神繼續熱心地祈禱。」波羅那列品案件韋文德弟兄之證詞:『旅行時如果他找得到聖堂,幾乎每天舉行彌撒,我親自看見他在唱彌撒時潸然淚下。如果在住宿的地方有聖堂,他總會到那兒祈禱。』

孟威廉弟兄的證詞:「我堅信道明用於祈禱的時間多於睡覺。聖人總是在習慣和規定的時間內保持靜默。他不閒聊,總是與天主交談或談論上主。」

彭衛書弟兄的證詞:「有一次,聖道明在米蘭病倒,由我照顧。他發著高燒,卻毫不抱怨病苦,我覺得他似乎沈浸在祈禱和默觀中,證人從道明臉上的一些跡象看出這點,因為當他健康時,在祈禱和默觀中,一向都露出這些跡象。」

西班牙人若望弟兄的證詞:「他們走過城市和鄉村時,證人覺得道明的眼光,沒有離開過地面。」

【二】明達之恩的另一功效是助人揭發聖經的隱意,對聖言的深湛領悟及虔誠敬意,我們來看會祖道明在這方面的卓絕天份:根據若堂的道明小傳「時機一到,他被送到帕倫西亞,接受文理學科的教育,該地在當時以這些學科聞名。當他學有所成,滿意於所學之後,他就放棄這些學科,轉而攻讀神學,希望能把在世的有限時光,更有益地用在攻讀神學上,他漸漸品嚐到聖言濃烈的滋味,覺得比口中的蜜還要甘飴。他攻讀了四年聖學,從中學到以不斷的渴望,去汲飲聖經的活水。他懷著萬鈞不懈的求知慾,幾乎徹夜不眠。他聽到的真理,漸漸地滲透心靈深處,牢牢地記住下來。他以燃燒的愛情,信奉上主的誡命,以無比虔誠的善意傾聽淨配的聲音,因此智慧的上主,賞給他更多的恩寵,使他不但能吸引聖道的鮮奶,也能以謙卑的領悟之心,透析困難的問題,並能自在地消化更為堅實的奧秘神糧。」

西班牙人若望弟兄的證詞:「聖人驅用口頭,又用信件不斷地教導和勸勉會中的弟兄們勤讀新舊約聖經。我聽他說過,也見他在信內提到這點。他常隨身攜帶聖瑪竇福音和聖保祿書信,由於經常研讀,幾乎都能背誦。」

會祖道明的幾種祈禱方式裡經常地引用聖詠的經文(因太多不便列舉)那些經文是他內心感受的真誠流露。

第八種祈禱方式更能顯出他對天主聖言無比虔敬、鐘愛與領悟。摘錄如下:「我們的會祖聖道明有一種優美又虔誠可愛的祈禱戶式,亦即他在日課後和餐後所用的方式。

那時他會很熱心,洋溢著在日課或用餐時因唱天主聖言所汲取的那種虔誠的精神,我們的會祖很快地退避到寂靜的地方,譬如他的小室或其他場所,在上主的面前收歛心靈,他會靜坐,作聖號。開始閱讀打開在眼前的書。」

如果有好奇的人士想一窺聖道明的風采,便會發現他像梅瑟似的,走入沙漠,登上曷勒布山一天主的聖山,目睹燃燒的樹叢,卑屈在天主台前,低頭傾聽祂的聖訓。

我們會祖這種習慣有如使人登上上主的聖山,因為他是那麼迅速地由閱讀提昇到祈禱,由祈禱昇到默想,再由默想提昇到默觀。

【三】明達之恩的另一功效是給人揭發隱存於外形下的神聖事實。

教會的各種禮節,都會有崇高及神聖的意義,普通人是極難體驗這些,但聖人們卻對之有極大的尊敬及崇拜,就是極微小的禮節都能使他們無限的甘飴及熱誠。

日課是神聖的禮儀,會祖道明對日課的重視及誦念時的專注,是明達之恩運作的標幟。

韋文德弟兄的證詞:「出門時,他時常聽到隱修院的誦讀日課鐘響,就起身喚醒弟兄;他極熱心地在規定的時間唸日課和夜裡的日課,無一項遺漏。」

彭衛書弟兄的證詞:「我有時也做他主持彌撒時的輔祭。我那時就注視道明的表情,時常看見他淚流滿面,在唱聖詠時,我也見他如此。」

德範弟兄之證詞:「他大都熬夜祈禱,直至誦念誦讀日課。即使如此,他仍留來誦念日課,且走在歌詠席二邊,鼓勵他們虔誠而不走調地詠唱。」

德範弟兄之證詞:「我履次看他作彌撒,並且經常注意到他在唸感恩經時,淚溼眼睛和雙頰,在場的人很容易由他在彌撒中和唸天主經時的那種熱心模樣,感受到他的虔敬。」

彭衛書弟兄的證詞中提到「一次我們來到一處淹水的地方,聖道明弟兄過水作十字聖號,就叫非常怕水的我走入水中,我信賴道明所作的十字聖號,即安人服從,於是走入看來危險的水中,並且安然通過。」

一此事件可看出會祖道明對十字聖號所有的虔敬與高深的信德。

聖道明的九種祈禱方式表現出他在神聖事物(祭台苦像,聖經)前的敬禮朝拜,或更好說,他內心對耶穌基督的虔誠敬意,堅定如山的信德與深情的專注,使他本人化為一神聖的禮儀記號。

今將每一種祈禱作提綱挈領的摘錄:第一種祈禱:在祭台前謙下自己,彷彿祭台所象徵的基督真正臨在一樣,並非只是象徵而已。

祈禱時,我們的聖人先筆直的站著,然後謙卑的低頭默想他的元首基督,以自己的卑下和基督的優越兩相比較,接著又將整個人投入於鞠躬敬拜中,他教弟兄每當經過謙卑的基督苦像面前時總要如此。他也命令弟兄每次隆重地詠唱「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時」亦要如此謙卑自己於天主聖三面前。

第二種祈禱:聖道明在祈禱時,面部朝下,張開身體,仆伏於地,表達他內心極深的懺悔。「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吧!」「我的靈魂已輾轉於灰塵,求你照你的諾言,使我生存。」

第三種祈禱:他以鐵鏈鞭笞自己說:「你的苦鞭糾正我,直到最後。」

第四種祈禱:聖道明停留於祭台前或會議室內,聚精會神地注視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苦像,他經常反覆地跪拜,祈求上主對他和所有罪人的仁慈及他所派去向人講道的年輕弟兄們的毅力。他往往跪拜許久,神魂超拔,有時在這種姿勢上,從他的臉部可看出他的心靈已神遊天國,且在他拭去眼淚時呈現出極大的喜樂。

第五種祈禱:我們的會祖有時會不藉任何支撐,筆直地直立於祭台之前。他的雙手常會像本打開的書伸張在胸前,他極為虔誠地站著,彷彿在上主面前攬書閱讀。他全心祈禱,好像在默想著上主的聖言,並以美妙的聲音,反覆誦讀。他有時緊握雙手,強忍著淚水。有時又會像作彌撒的司鐸,將雙手舉到和肩膀齊高。他似乎在聆聽由祭台傳來的聲音,假如你看過他站立祈禱的那種虔誠神采,你必確信所見到的人是一位先知。他先與天使或上主交談,繼而傾聽,繼而默想啟示給他的事物。

第六種祈禱:我們的會祖也直立祈禱,有力的伸張雙手雙臂成十字架形。他用這種祈禱,將男孩拿破崙復活起來,解救溺水的莫國朝聖若,做此祈禱時,他散發出達味的洞察力,厄里亞的熱心,基督的仁慈以及深度的虔誠。

第七種祈禱:他在祈禱時,像一支繃緊的弓上射出的箭,直入雲霄,以達天國,他站立著,雙手高舉過頭合在一起或稍作分開,彷彿想從天上接受某樣東西,你會相信,他是在接受更多的恩寵,並且在心移神馳當中為自己所立的修會祈禱,懇求上主恩賜聖神。

第八種祈禱:前面己提過,在此省略。

第九種祈禱:我們的會祖在各地旅行,尤其是路經荒僻之處時,總用這種方式祈禱,他愉快地沈浸於默想和默觀中。他離開同伴,走在前邊,或大半跟在後邊,一邊走路,一邊祈禱,在默觀中,他的心火燃燒,點燃愛人之火,祈禱時反覆地以聖號保護身體。

弟兄們都認為:聖人就是藉著這種方法祈禱,才得以廣博地通曉聖經,深入了解天主的聖言,才能熱心及勇敢地講道,並能和聖神有親密來往,藉以了解天主隱秘的事情。

明達之恩使人靈完全神聖化、超性化,他的一舉一動、一思一言也都超性化與天主息息相通,刻刻相連,輕看世俗,藐視私慾。遵循此點,我們來看在會祖身上的明達之恩。

真福若堂的道明小傳記載:「當他還是個嬰兒時,受褓姆照料,常被發現似乎不要睡在床上,好像已經厭惡肉體的舒適,他比較喜歡地板而不喜歡把床作為身體休息之用,他也從那時起不習慣睡柔軟的床,而經常睡在地板上,從幼年時聖寵就在他身體內運行,促進他的靈修。他是在帕倫西亞唸書時,有一次飢荒,幾乎侵襲了整個西班牙,他見到那些窮人的痛苦,至表同情,立刻決定實踐上主的勸諭,竭盡所能救濟那些瀕死的窮人。」他變賣了所有個人的物品,其至連在那城內非常需要的書籍,也不吝惜,他成立了賑災中心,將財物分給窮人。有兩次他願意賣身助人,以上所舉之事件顯示會祖道明之行為舉止充滿了超凡神聖的氣息。

在清規詠經團中,也是如此「他立刻像一顆特別的明星,閃爍在眾詠經可鐸當中,他的謙虛為懷和他超凡的神聖,使他成為眾人的生命馨香,又如夏日芬芳的乳香,他們驚嘆他在清規方面進步神速,就使他當副院長,好能從這寶塔尖端光照眾人,並以其善表影響眾人,他像一顆結實纍纍的橄欖樹,又像聳立在高處的翠梅。」

有一次上主在聖人身上行了一個奇蹟,使他四日當中能用日耳曼語和一批日耳曼朝聖者談論耶穌基督,在和他們告別之後,會祖道明交待與其同行的瀾弟兄說:「看,我們現在要進巴黎城了,如果弟兄知道上主為我們所行的奇蹟,就會把我們當成聖人,而不當罪人看待。

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奇蹟,我們就會嚴重地暴露自己於虛榮,所以在我死以前,我禁止你向任何人論及此事。」有兩次他斷然拒絕接受主教的職位,宣稱寧死也不接受當選的職位,這兩件史實描繪出會祖道明是何等的冰清玉潔,請看世俗的榮華虛幻,此乃明達之恩的流露。

最能阻礙明達神恩之行動者,乃貪饕與迷色兩罪宗,因此二罪宗使思想愚昧,心靈遲鈍,前者使人完全看不見應看見的東西,後者便視覺變弱或無能,看不清東西,更無法看見天主。會祖道明絲毫不受此二罪宗之玷污。

真福若堂的道明小傳述說道:「他吃喝嚴守節制,牢牢地駕馭肉體,因而能不吃美味,滿足於簡單的菜餚。他把酒用水沖淡,使它既對身體有益,也不致遲鈍他那優美且敏銳的精神。」

韋文德弟兄的證詞:「即使在旅途中,從光榮十字聖架瞻禮到復活瞻禮,會祖持續地守大齋,並且在夏日和每個週五,亦遵守聖教會規定的大齋,聖人在旅途中,除了不故意吃肉或用肉或脂肪烹成的食物之外,從不嘰咕別人給他準備的食物,他每逢吃喝簡陋時,就顯得格外高興。」

即使在病重也不例外,威廉弟兄作證說:「有一次,我兩一齊到羅馬,我注意到聖人得了非常嚴重的痢疾。但他除了有時吃些水果或蔬菜外,並沒有因此而不守大齊,吃肉或要求特別的食物。」

吐魯斯列品案件厄里瑪的妻子魏瑪宣誓作證說:「他曾經二十多次在我面前吃飯,我從未見他吃掉四分之一的魚或兩個以上的蛋黃,或一杯以上調以三份水的酒。我也從未見他吃過一片以上的麵包。」

主論他肉身與靈的純潔,吾人皆知他終身保持童貞,真福若堂的道明小傳寫到:「因為波羅那的弟兄人數增加,所以需要擴充會院和聖堂。舊去新來,上主的僕人的遺體竟要安眠於露天之下。知理的人對於這位是為潔德借鏡,且是位聖神工見的人,被埋在卑下的境內,該作何感想?綜觀聖人一生,正如他最後在十二位司鐸面前作告白時所說的,他沒有犯過大罪,因此沒有罪污能使他的靈魂遠離聖神。」

此外「他愛讀曠野神長對話錄,該書論及毛病及修成全的問題,書上描繪得救之道,他都詳加研究,道明全心全力地加以仿效,藉著聖寵的幫助,這本書淨化了他的良心,加;強了他的默觀,將他提昇到成全的高級境界。」

古人言「誠於中,形於外」明達神恩也反映在會祖道明的容貌和神情形上。

「他真是一位滿被榮耀和恩寵的人,為上主所揀選,飾滿所有貴重的寶石,他的心靈永保平靜,除非被慈悲和同情所激動,愉快的心神,露出快活的面孔,所以道明的誠摯態度和快活的面容,顯出他內心的和諧,他面容所露出的喜樂,證明他有一顆清徹的良心,他的容光也絲毫不投向地下。

 

上智之恩

乃聖神七恩中最卓越之神恩,它特別為成全「愛德」,使其達到崇高的境界。

這神恩在我們的會祖聖道明身上放射出異常美麗的光輝;從他年輕時,在巴蘭霞求學時的種種表現,可看出究竟;當他看到許多人因飢餓而死去時,為愛心所動,遂變賣了一切所有其至最心愛的手抄經書,以救濟窮困,是「愛的智慧」在推動他如此做,使他看出在天主前什麼才是真有價值的,他說:「當活皮肉挨餓受窘時,我不能貪戀死皮肉」(因當時的書皮是用動物皮做的)。

有一次,為資助他人,他竟試著出賣自己。在他的司鐸生涯中,(列品證人們都說)他把夜晚奉獻為那位愛他的主(守夜祈禱),把白天奉獻為拯救人靈,宣揚聖道。

他常求主恩賜他真實而有效的愛德,以便能為拯救人靈而犧牲自己,如此才能成為基督的真正肢體,因為主基督,曾為救贖我們而交付自己。

為同樣的愛心所動,會祖道明常為罪人流淚哭泣,在每天守夜祈禱時,弟兄們常聽到他的哭泣聲,『可憐的罪人們將如何呢?』…….在每天的感恩祭、祭中,人們常看到他不停的流淚,因他看到救生的寶血,為那樣多的罪人白白的傾流,而沒有產生效果。

我們能說,會祖道明的所作所為常受聖神的上智之恩所推動。

【上智之恩】的另一效乃以天主的眼光看一切,特別是透澈痛苦的意義和價值,這也就是【十字架的智慧】。

會祖道明,因著熱愛基督,渴望在一切事上肖似祂,因此祂常以極大的喜樂去擁抱痛苦、十字架、凌辱….,證人們都一致的做證說:「會祖道明,很能忍受慢待、咒罵和侮辱,就好像領受別人贈與或接受慇勤招待般的快樂。他在遭受迫害時從不苦惱;的確,他有時還鎮靜地走入危險,絲毫不害怕,(這是上智之恩所產生的奇異效果)」充滿【上智之恩】的人,也就擁有和平,那即是真福八端裡面所說『締造和平者乃真福』。

我們的會祖是個和平之人,證人們指出「從未見過他發怒,煩亂或不安,即使在旅途疲憊時亦心平氣和,他從不激動暴躁,總是保時平靜,在苦難中喜樂,在逆境中忍耐」。

「他是貞潔、謙遜而有耐心的,受迫害時保持平靜,遇苦難時顯露喜悅」「他對所有的會士都很友善。他衣著粗劣,只熱衷於信仰與和平」。

關於【上智之恩】在我們的會祖聖道明身上的奇妙作為,因例子太多,我們無法一一舉出,只略舉以上幾點與大家分享,願我們大家都能效法會祖的忠實,為使聖神能在我身上任意行動,以便達到榮主救靈的偉大目標。

首頁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