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給米蘭總主教卡羅馬定尼樞機

(Carlo Cardinal Martini)之公函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1. 我很高興獲悉安博教會和道明會正在籌備慶祝殉道者萬羅納的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紀念,這位道明會士與他的同伴道明會士(Fra Domenico)在1252年四月六日,復活節後的週六,為了衛護公教信仰,在往米蘭接受這項傳教新任務的途中,靠近瑟維索(Seveso)地方遭到殺害。

這年慶,正巧碰到今年復活節後的週六,是個令人讚美與感恩的數字,還有這位被基督所擄獲的聖人的工作,以他的生命完成了聖保祿宗徒所說的:「我若不宣傳福音,就有禍了!」(格前九:16),同時藉著他的殉道,獲得了完全符合逾越犧牲的恩寵。

在這特別和歡樂的聖典,我與米蘭總教區一起歡樂,因它積極的活動,推動他的列聖品案, 保存他的遺骸以及他殉道的地方而獲益匪淺。

我誠摯地與聖道明的會士們結合在一起,光榮他們第一位殉道者,是一位為獻身者和我們當代基督徒的卓越模範。

信仰的宣道者、教友和隱修女的培育者

2. 殉道者聖伯鐸在悍護真理的旗幟下過其一生,就是宗徒「信經」所表達的真理,雖然他出生於一個被卡塔爾異端所滲透的家庭,他從七歲就養成每天念信經的好習慣,「直到他生命的最後時刻」還是不斷地宣揚[1]。他在玻羅納大學求學時,他從孩提時代所學習的公教信仰,保護他遠離大學種種誘惑的危險,在此他遇到了聖道明並成為他的虔誠弟子,並留在道明會裡度過他的餘生。

晉鐸後,他分別在北義大利,托斯坎(Tuscany),羅曼納(Romagna),MarchesAncona地區以及羅馬地區的各城市,主要透過宣講與和好的職務,來執行其宗徒性的活動。在他當了Asti, 比亞森撒(Piacenza)和郭慕(Como)修道院的院長時,也將其牧者的關懷延伸到隱修女修道院,為了她們他在米蘭的「聖園」Campo Santo建立了道明隱修女院。

為了反擊異端所造成的傷害,他在隆巴地亞(Lombardy)和托斯坎(Tuscany)地區的都市積極地推動平信徒的信仰培育,並成立善會來維護正道,推動向童貞聖母的敬禮和行慈善活動。他後來與聖母僕婢會的七位聖善的會祖建立一種很深厚的靈性之友,也成為他們極寶貴的顧問。

3. 1251年六月十三日,當聖伯鐸在郭慕(Como)當院長時,我可敬的前輩教宗依諾森四世(Innocent IV)特別委任他,在格雷莫納(Cremona)反駁卡塔爾異端,而在當年秋季他也被任命為米蘭和郭慕(Como)城以及附近地區的宗教裁判官。

這位聖善的殉道者,開始從事這項最後引導他為了公教信仰而走向死亡的使命。為了實現這重大的任務,他更積極地投入宣道工作,傳播基督的福音並解釋教會的健全教義,那時他一點也不理會來自四面八方的死亡威脅的恐嚇。

聖人的傳教熱忱和服從精神,常使他路過聖安博的教區,在那堨L常向大眾詳細分析和注釋基督教義的奧蹟,並與卡塔爾異端教派的領袖展開多次公開的辯論。他的宣道是由聖經正確的知識所滋養的,也配上愛德行為的熱誠見證以及種種神蹟的肯定。他那種不屈不撓的宗徒性活動,美到一處總會激發起心靈的熱誠,並因此而培養出一種真誠基督徒生活的更新面貌。 

不幸,在1252年四月六日,他在郭慕(Como)剛與團體一起慶祝復活節之後,前往米蘭從事教宗所委任的任務的途中,遭到受雇於法爾卡(Farga)地區的瑟維索(Seveso)異教徒的暗殺者所謀殺,他們用鐮刀襲擊他的頭部,並刺死他的同伴。後來這村莊也以聖殉道者的名字為其名,人們可在那堸挳[聖人的朝聖地,並奉他為主保的教堂。

殉道者的恩寵就是效法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

4. 聖女加大利納記錄,因著他的殉道,這位傑出信仰維護者的心燃燒著神的愛火,繼續「在種種異端的黑暗中釋放光明」。暗殺他的兇手,也就是聖人所寬恕的卡肋諾巴爾撒莫內(Carino da Balsamo),最後皈依天主,並穿上會服加入道明會。值得注意的是,因他殘忍的暗殺行動,廣傳出去之後,所引起的強烈反應。這案件不只轟動了道明會和米蘭教區,甚至傳到義大利和整個信基督的歐洲。由於大眾全體一致對於這位殉道凱旋者的敬禮,使得米蘭市的官員請求教宗伊諾森四世(Innocent IV)早日把他列為聖品;於是1253年三月在貝魯基亞(Perugia)舉行封聖大典,這離他逝世還不到一週年。在他被列入殉道者聖品的昭書中,我可敬的前輩頌揚他的「敬禮、謙遜、服從、良善、孝愛、愛心和忍耐」,並介紹他也是一位「信德的虔誠愛護者、偉大的戰士,以及最虔誠的維護者」。

藉著道明會的推動,對殉道者聖伯鐸的敬禮迅速地傳遍信徒群眾,如同許多藝術品的證明,回憶聖人不受恐嚇的信仰以及他的殉道。瑟維索(Seveso)的朝聖地對他的長久敬禮,以及自1252年四月七日起,將這位光榮殉道者的遺骸恭奉在米蘭的聖尤斯多爾喬(San Eustorgio)聖殿受到敬禮的特別見證,便可見其真章。

教宗聖碧岳五世(Pius V)想將梵諦岡的碧岳樓(Torre Piana),一座裝飾美麗的小聖堂奉獻給這位聖人,如今它已隸屬於梵蒂岡博物館的一部分,我神聖的前輩經常在此舉行彌撒聖祭。從 1818年起,殉道者聖伯鐸以他在天的保護陪同並支援安博修生的陶成,因為在當年,教區總修院遷移到這古老的瑟維索(Seveso)會院,也就是紀念他殉道地點的朝聖地旁。

對於部分的溫熱信仰和介於福音與生活、福音與社會之間隔離的對策。

5. 殉道者聖伯鐸逝世後已經過七百五十年的歲月,這位崇高良師─基督的忠實徒弟,在靜默和默觀中不斷地尋求祂,他不厭倦地講道、愛祂、甚至把他的生命當做至高禮物奉獻給祂。聖人的芳表鼓勵我們現代的基督徒要克服一種溫熱、部分教會信仰的誘惑。他邀請我們大家以更更新奉獻的心投入,使基督成為「更加被認識、被愛慕和被效法,使我們能過一種聖三共融的生活,與祂一起改變歷史,直到屬神的耶路撒冷來臨的那一天」 (Novo Millennio Ineunte n 29)。 聖伯鐸把持住並介紹給信徒這條聖德之路,「一般基督徒生活的最高標準」,使所有信徒團體、無論是個人、或是家族,也能永遠被導向這個方向。藉著他的榜樣,每一位基督徒受到鼓勵去抗拒權力和財富的誘惑,先去追隨「祂的王國和正義」 (瑪六:33) 並促成建立一個社會秩序,使其愈來愈密切地符合尊敬每一個人的尊嚴之需。

在我們的社會中,福音和文化之間的隔離,常令人擔憂,也可說是現代基督界史上一種再現的悲劇,殉道者聖伯鐸的見證告訴我們,只有天主子民的各個成員,努力地在他們的燈台上,成為照耀光明的燈光,才能夠改善這種隔離,帶領他們的弟兄姊妹往基督那裡去,因為只有祂,才能夠滿足一切人類的渴望和所尋找的意義。

我希望這些為了紀念這位偉大聖道明的兒子的慶祝,也成為一種恩寵的機會、復興心靈的熱忱,以無畏的勇氣、和不斷更新的喜樂,重新投入宣傳福音的工作。

因著這些期望,我把宗座的降福賞賜給你─可敬的弟兄;以及我所心愛的米蘭總教區;那些在恭奉聖殉道者為主保的大修院內,接受訓練的修士們;道明會;和那些將他們自己託付給殉道者聖伯鐸,在天上為其轉禱的的信徒們。

于梵蒂岡 2002年三月二十五日

horizontal rule

[1] Cf  Bullarium Romanum III Augustae Taurinorum 1858 p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