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伯鐸、維羅納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首位敘述聖伯鐸傳的作家,是一位著名的道明會士,道茂•阿尼•郎迪諾神父(Tommaso Agni di Leontino),後為高乘撒(Cosenza)總主教,而後被封為耶路撒冷之教祖。他所留下來的資料是可信的,因為他多年與聖人相處,是聖伯鐸一生的最佳證人。阿尼神父手抄文件多年保藏於弗羅倫斯的聖馬谷會院。另一份傳記,附上安博•泰爵(Ambrogio Taegio)神父的補充,現存與米蘭的恩寵之母道明會院。

著名的《諸聖傳記》(Acta Sanctorum)之總編輯,在他們的第三冊將阿尼神父所著的《聖伯鐸傳》首次提供給讀者。其實也有很多人寫過他的傳記,我們也將這些著作做為參考,但刪除那些有疑問或是不重要的細節,收集其他作家著名共同彙整成冊。

聖伯鐸約在12051206年出生於義大利隆巴蒂地區的維羅那城。維羅那主教奧斯定、華瑞羅(Agostino Valerio)在他的《教區史》中說,聖伯鐸出生之家還繼續保留於聖斯德望堂;他的遺像還畫在牆上而製造日期為1487年。這位主教同時確認說聖伯鐸是貴族之後裔,這是其他史者沒提過的。這些資料也很簡單地提出告他與當時在義大利十分地普遍的新摩尼異端信徒有關係;這些異端信徒公開地表揚他們的信仰。很自然地也在他們的兒女幼年的心靈,灌入這種邪惡的觀念和惡習。沒想到天主在他們當中揀選一位將毀滅他們錯誤的使者。

恩寵漸漸地成全小聖伯鐸天生的好品性和人格。從他的幼年,天主為了維護小伯鐸不受到他環境的惡習和錯誤影響,就賞賜給他一種特恩:強烈地排斥他雙親和家屬想要灌溉給他心靈的異端思想和理論,他從小也不在乎一般世人的稱讚和頌揚或惡人的甜言蜜語。異端者的一些空虛辯論對他而言一點也不稀奇,因此雖然年少就已經開始攻擊錯誤。小伯鐸也成為宗教的維護者而獲得為信仰殉道的榮耀。

雖然孩子的愛好不太正常,但這位摩尼異端的父親也不了解這態度的來源,也認為過一段時間會自然消失。由於在維羅那沒有一位教師是屬於他們的宗教的,所以不得不將他兒子的教育交給天主教徒的教師。聖伯鐸大約七歲時深深地感受到天主所賜給他的恩惠,而他也漸漸地去使用它。有一天,他叔叔詢問這小孩在學校裡學了什麼,我們未來的致命英雄馬上朗誦著信經中的第一條,宣報天主的同體性,創造萬物,無論有形無形。這最基本的教條也就是摩尼異端所否認的真理,也可說是他們學派思想原則,因為他們相信宇宙二元或創造者:一個是善良的、也就是一切屬神的來源;另一個是邪惡的,也就是一切物質的元素。

他叔叔全力說服這小侄子,還強迫他說一切物質均是魔鬼的化工,也就是邪惡原則。但這位年輕基督僕人回答說:「不,只有一個原則就是權威萬能的天主、祂是天地之創造者;而且誰若不相信祂就不會得救。」他那異端的叔叔,被他侄子辯倒了,十分不服氣,於是跟伯鐸之父親說,最好快把孩子從學校帶回家。 他說:「我怕,他年紀愈大而愈有學問時,他將歸依天主教,也會毀滅我們的宗教」。

但伯鐸的父親不以為然,雖然他對摩尼異端的教導,不是跟他兄長那麼投入,弟弟的勸語也沒有讓他改變主義。也許聖伯鐸的父親對於這小孩的精靈感到驕傲,繼續求學會有好的未來,因此決定讓他留在學校裡。

當聖伯鐸結束他的基本教育之後,他就前往玻羅那大學繼續求學。在這著名的大學城裡,跟他同年的學生們在一起,是聖人極大的危險,因為如同每一個時代的年輕人,都不知如何抵抗惡習和種種誘惑。但是年輕的伯鐸提高警覺。他藉著祈禱讓他遠離犯罪的地方或情況,使他不脫離正路。他認真的讀書和自我克制來保護自己。為了獎賞他的細心,天主特別地保護伯鐸,使他不被家人的異端感染,在他鄉維持他心靈的貞潔。同時天主也漸漸地引導他走進一個更神聖的道路,走向天主替他所預定的安排。

宣道弟兄會之會祖聖道明,以及當初的徒弟釋放出的聖德馨香,擴散於整個教會尤其是在義大利的大學城玻羅那。這些清規會士們提供那些大學生一種救恩的正確路,如聖伯鐸那樣認真的年輕人是不可忽略輕視的。伯鐸也親自看到他的同學以及不少教授們,一一入這新修會。他認為修會是一個安全的園地,在這危險的世界裡能夠獲得避難,同時他也認為這種生活方式不只能夠確定他個人的得救,他也能夠使他人享有真福的機會。因此他也親自向會祖聖道明接受他入修會,當年伯鐸只有16歲。他是以最謙遜的心態向修會申請入會的,而他的要求就這樣迅速地被成全。他一入修會,為了培養德行修身,就開始過一種補贖刻苦的生活,一直到他致命的那時刻為止。這位年輕的初學生從聖道明的榜樣及教訓學到不少成聖的祕訣;但是會祖幾個月之後逝世,使這位熱忱的初學生失去了一位良師和父親。雖然是一個極大的損失,聖伯鐸仍忠貞天主之恩,他不斷地效法會祖所列下的生活原則和靈修要素,因為他相信雖然會祖已經在天上享有榮福,但會祖的遺產:修會的組織以及它獨特的生活方式和使命只要全心遵守它,就沒有迷失的機會,他只要嚴謹地效法每一項會規就不害怕會走錯路。

聖伯鐸以聖道明的方式積極地跟隨基督,在修院他還要進一部地表現他的熱忱,更嚴謹地度修會規律生活,在修院裡的嚴謹齋戒、祈禱以及其他刻苦神業可說已經夠嚴格了,但他認為他還是要更積極的做補贖和修養。因此,修會所規定的一些團體刻苦修行以外,他還加上自己應要做的刻苦,因此他的身體嗔不負荷不了而得病。很明顯地,這就是一位初學生過分熱心不注重身體所產生的病。雖然如此,天主使聖人繼續為祂而顯榮,馬上使伯鐸康復,順利地成完他的初學,之後也發願為道明會士。

聖伯鐸也有著惡魔所造的假象,但同時也學習如何自我逃避或攻擊它。聖伯鐸發現,魔鬼為了妨礙善行,會在一些虔誠者心靈造成一種虛幻,假裝感動他們要行特別嚴謹的刻苦,這些神業,如果不被服從和謙遜的精神所指導,以神類分辨做依規,是不會獲得天主的喜悅的。藉著他個人的經驗,他也開始調整他的刻苦生活,避免採取對他身體不利而用比較溫和的刻苦。雖然他已經以中庸之則渡生活,但對別人而言,他的刻苦還是十分的嚴厲。他在祈禱所得到的恩寵和內心的神慰,使一切刻苦變成溫和又輕鬆,使他很容易地把肉體的慾望和偏見,讓他貞潔的心靈一直向上於認識天主的一切美善。

聖伯鐸獲得天主子女的自由之後,開始投入聖書和神學的研讀生活。屬於聖尼閣會院的會士們有許多是有學問的,被聘請為玻羅那大學教授。這些在學術界的重要人物,願意成為聖道明的徒弟,也同會祖如何把神聖生活和智慧平均地融合,使它們彼此互動去讓人靈一一歸依於主。他們發願之後,有些會士專心地從事宣傳工作,去教導眾人,維護教會信條,勸告罪人悔改歸化,以服從的功效去聖化他們的工作,也有的留在修院內,從事陶成工作,培養未來的神學家和宣道者將來能夠以信仰和虔誠生活為教會獲取勝利。

這些讀書修士中,對於了解異端的教條和生活習慣的認知,沒有一個能夠跟聖伯鐸比。在會院裡他可說已經是脫離了塵世的混亂,在一個積極的學術環境中,他能夠繼續求學和修道。因受到會兄們所立下的好榜樣,去爭取神聖美德,我們的聖人,不斷地刻苦自己,每天吸收新知識。因此這位年輕有為的聖伯鐸在所謂的聖人的科學中無時無刻地在進步。

在這環境中,聖伯鐸完成了他的學業,而後晉鐸。他所表現出的愛德、虛心、救靈的熱忱、加上那天使般的貞潔等種種美德匹配得上他的博學和智慧,這一切都是從祈禱所得來的,遠多過於他從書中所得來的知識。因此聖伯鐸被長視為一位能夠提昇並完整道明會士的獨特任務和使命:那就是教導信眾,攻擊異端,維護教會,在當時修會裡已經失去那初期的熱心和精神,因為修會成員漸漸的冷漠了,他們的傳教工作也被許多異端教派激烈地攻擊著。 

我們如果熟悉聖道明的歷史,就知道當時教會內的極大危機,也就是亞比森異端的邪惡道理。我們在此敘述聖伯鐸傳,不需要我們在此詳細地說明和分析當時義大利的種種異端運動和他們的學說。二位聖者所面臨的異端都是有著同樣的錯誤。我們可以確定這些異端是如一種宗教性的痲瘋病,在十二世紀傳染了法國,從此漸漸擴散地進入荷蘭前往德國,最後進入義大利。這一切災難都是由君王菲德利克一世(Frederic)所推動的分裂政策,來反對教廷和教宗亞里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

當時屬於教座地區都因沒有禁止卡達異端[1],遂迅速地傳到各地。在1207年,教宗依搦貞三世(Innocent III)從威德堡(Viterbo)趕走他們,並以嚴謹的刑罰那些接納、同情或跟隨這些異端者。第四屆拉特郎會議,他及神長們宣布新的命令逮捕和處罰這些異端者。

但是教會多次的敬告或是王國政府法律的嚴厲能夠減輕摩尼異端的邪惡威脅。有時為了逃避處罰他們私下傳他們的錯誤,使狀況更加複雜。

摩尼異端的威脅是大家認同的重大問題,需要一個強大的良藥,當時正好天主將伯鐸、維羅那從他的隱修生活叫出來,去攻擊異端的威脅,禁止他們錯誤的發展。年輕的聖伯鐸有特恩和能力去教導眾人,說服他們接受他所宣講的道理。但是更令人敬佩的是聖伯鐸如何去感動他人的心,而敬畏天主歸依於主。因此修會長上決定委派他前往義大利各地去傳教。

玻羅那居民首先獲得聖伯鐸宣道的果實。他以同樣的成就將聖言在義大利的羅曼那(Romagna)、馬卡蒂安克那(Marca d'Ancona)、托斯坎納(Tuscany)、米蘭(Milan)地區宣講,幾乎到了義大利所有的省會。到處都有著他成功的皈依案子:長期的仇敵彼此寬恕修好;公開罪人悔改而放棄他們的舊習、許多異端者回歸教會懷裡[2]

聖伯鐸也知道他的工作不只是很困難,同時也很危險,異端者一衝動可做任何的傻事。但這些事實不僅沒嚇倒他,相反的,也使他更加決心去使他們悔改。聖伯鐸充滿了使徒們的精神,效法他們傳教的熱心和為基督犧牲生命的榜樣。因此他每一次在祭台上,獻基督的聖體聖血時,也常望有一天能夠為信仰而致命殉道。他為了這意向,以最虔誠的祈禱和刻苦求恩。

但是天主正是利用這樣的期望,預備我們勇士去取得那殉道之榮冠。但是天主首先要讓聖伯鐸進入試探考驗,暫時模糊他的德行;但最後,這些挑戰更加的顯示聖人的超性美德。以下是一個具體的例子:

有一次聖伯鐸在屬於米蘭公爵區界內的郭慕市傳教,但是聖人的謙遜和愛德使他一直保持嚴謹的祕密,卻給了他人向長上告狀的機會。市內的眾人找他談心、辦神功、向他請教,或是尋找安慰,其中去跟他訴苦的一些婦女。在聖伯鐸的臥室附近可常聽到一些婦女的聲音,聖人的同伴們懷疑他常讓婦女進入他臥室或會院的禁地,於是弟兄們向長上告狀。在這情況之下,好像一切屬實。

如果這被告者開口,那這事件就能夠澄清;但也許這一句話,使他在行謙遜之德,無法獲得那靈修的豐碩收穫。因此 聖伯鐸貞潔又謙遜,無法承認他根本沒有作過的錯誤,又不能表明他的清白,免得違背他的服從聖願。也許如果真相大白,也對那些向長上告狀者不利。因此他決定效法基督的靜默,把一切託付給天主的手裡,在適合的時間將會澄清這案子 

聖人的長上將聖人靜默當作他犯罪的告白,因此就認定他犯了一個很嚴重的罪過禁止他在此地實行他的宣道的任務。聖伯鐸也被調到在馬爾卡蒂安克那 Marca d'Ancona)地區,厄辛諾河附近高山裡的耶希(Jesi)會院,如一位忠實的主僕,聖伯鐸不吭聲地服從長上的安排,雖然被人冤旺,他很樂意地前往決心要受苦而維持靜默到底。

我們承認聖人的榜樣,與世俗的觀念背道而馳。甚至那些敬畏天主的虔誠者也無法那麼完全地忘掉自己的利益,全部投靠天主的仁慈和照顧,這需要很多合理的理由來說服我們去這樣作的,但是對於一位清白無辜的人,一位司鐸,又對教會有極大利益,這種靜默實在是不合適,尤其是讓這種傷人的誹聞存在;雖然謙遜和忍耐都很需要,但是如同其他的美德也有它的限制;在某些狀況之下 ,維護自己的名義是一種義務而真正的敬愛又能夠融合其中。

伯鐸早就知道這些道理,但他不敢試探天主,因為他恭敬天主的安排,他認為他不需要多餘地表明他的清白,因為天主的至善會讓真理露出真相[3]。他因此利用這段「充軍時期」,更加積極地行祈禱的神業,刻苦,在弟兄內行愛德和謙遜的為他們服務,尤其是病患者。他從來沒有去尋找安慰,只有投奔十字聖架以及聖經內的支持。為了克服他的自然心態(事實上,這種人性的自然趨向是自然的)聖伯鐸常想起基督為了人類所受的一切委屈,不只是為了表示天主愛世人,祂也立了一個表樣,讓我們去效法。

聖伯鐸所作的默想,加上天主所賜給他的種種特恩,使他更加堅強心靈的安慰。但不久他充軍的日子就結束了,因為最後他的清白被公開了。長上也再次調他回來傳教。現在這不愉快的事件已經澄清落幕了,聖人也沒有怨恨或對於任何人的不滿。 他唯一的痛苦和遺憾是那些控告他的弟兄,被一時的衝動而迷糊,對於他的行為產生了偏見,最後謙遜的向他求寬恕。

聖伯鐸經過這段的試探和磨練,再次從事他以前的工作,但現在他更加地有活力去宣講福音。因為天主賜給他力量,以他的言行去反駁和攻擊他教會的仇敵。教宗額我略九世(Gregory IX)任命聖伯鐸為「信仰的總裁判官」之任務。聖人在執行這任務時,也同時獲得天主之助佑,因此他以奇妙的方式去攻擊惡習和錯誤。聖伯鐸在羅馬、弗羅倫斯、米蘭、玻羅那以及隆巴蒂地區的各城市行了不少奇蹟。可靠的多馬斯、阿尼神父在他的聖人傳中,聖人所行的歸化是無數的。

通常他講道之後就會聽告解,或主持會議,有時候一些教友會來請教他有關信仰中的一些疑問或不清楚的問題,有時是一些異端者被他講道所感動而盼望聖人能更詳細地解釋一些信仰的問題,使他們捨棄他們的錯誤。這些願意悔改的異端者都被聖人以極大的愛心歡迎回教會,他人耐地聆聽他們要講的話, 而細心地把他們有懷疑的道理解釋一遍,使他們的疑問或偏見消失。因為他堅持這些異端者應該要了解而接受真理之後,才能夠真正地與教會和好。據說被他感化的異端者中有一名比亞森撒(Piacenza)之冉內里、撒昆尼(Ranieri Sacconi),他後來也成為教會的維護者和異端的攻擊者。

當時在弗羅倫斯城內屬於摩尼異端者很多,教會和市政府必須迅速的解決否則整個城市都會染上他們錯誤的惡毒。但是牧者的熱心或是宗教裁判的一般處理方式處無法控制這把火。因此,受到教宗之邀(也獲得當地市政府官員的同意),聖伯鐸能夠說服一些弗羅倫斯的主要市民為宗教和國家正氣;聖人把一副畫十字架的旗子給當地的教友,成為對抗異端者的象徵。雙方在阿諾河附近的聖女斐麗賽達廣場(Piazza di Santa Felicita)打戰。這次,天主教徒不只是獲得勝利,他們甚至把摩尼異端者以及其他教派趕出城門。之後弗羅倫斯再次恢復了平安,治安也改善了,最重要的是教會的禮儀和儀式又復興了。從此以後,每逢聖伯鐸瞻禮,弗倫斯將聖人給教友的戰旗揮舞在城內的遊行隊伍中。

聖人擁有的美德和他所行的神蹟,使他的名聲興旺,而能實行一些,連當時官員都無法或不敢承擔的事,這使聖伯鐸能夠成功的進行他的種種社會計劃。例如在1234年的九月十五日當聖伯鐸在米蘭時,他使教宗對異端的政策,據拉特郎大公會的決定,并入在當地市府的憲法內。

他的傳教受當地人十分地歡迎,他甚至能夠到一個城裡或村莊時,成千的聽眾很自然地迎接他、跟隨他。有時當地的聖堂無法容納他的聽眾,不少次他必須要在廣場、十字路口、甚至在空闊的田地裡傳教。如果一知道他傳教行程後,無論從城市和農村裡的人都會出來聽他講道。他們以歡悅的鐘響歡迎他。為了獲得他的祝福,他們會擋住他的去路;為了維護他,他們蓋了一個活動性的講台,或是有幾位比較壯的男子漢將他抬在他們肩膀上。

不管他到那裡,聾子、啞巴、瞎子、瘸子以及獲得熱核病患的人,都一一被帶到他跟前;他們也獲得他祈禱的助佑而痊癒,因此他們也不斷地讚頌天主,因為祂賜給祂僕人治病的特恩。但是他所獲得的這些異端者和罪人的皈依,使天主的榮耀更加明顯;因為每一個人的心靈也是聖伯鐸行神蹟最大的領域。

在米蘭公爵區有二位農夫,一位是個虔誠的奉教者,另一位是一位固執的摩尼異端者。他們的農地是相連的,雖然細心地耕種收割,但每一個人卻以不同的心態做工。當時那教友將他田地種了幼苗,也把他的勞力完全委託給天主,而等待著他的工作被天主祝福。相反的這位摩尼異端者把他的收穫完全獻給魔鬼,因為他相信它是萬物之創造者。當這件事被聖人知道時,他嚴厲地勸告這位被迷惑的人, 而預告由於他的行為,他的土地會完全不能收割任何東西,而他的鄰居將得一個豐碩的收獲。摩尼異端者說道:「我向你保證,若事情是如你這樣所預言的,那我願放棄我教派的信仰,接受你所宣傳的宗教。但如果事情相反,求你讓我相信我的信仰」。聖人預言就實現了,而這位異端者也守諾入教。

這種類似的皈依是聖伯鐸、維羅那的最愛。因為這是他效勞的最完美、最有價值的果實,也成為他付出的一切血淚的賞報。聖伯鐸很少利用嚴厲去面對那些固執的人。他甚至沒有利用過很嚴厲的方式對待他們,直到他用盡了一切溫和或慈愛的方式。但如果他已經盡力地領他們走正路又失敗,他就會很嚴格地去避免那些有罪者,繼續去危害他人或繼續犯罪。

這故事證明聖人的謹慎之恩是有他行神蹟那麼偉大。有一次,在米蘭有一位異端者很想醜化聖伯鐸所行的神蹟。因此,雖然他身體健康,但他裝病,叫他人抬他到聖人跟前,有一群摩尼異端者私下串通好這計劃,就陪同這裝病的人,來當聖人做錯事的證人。他們一見到聖伯鐸,這位假病人就可憐地呼叫說:「天主的僕人,你如果能向那創造天地萬物的天主求任何時,那因你的祈求將我從這痛苦中救出來」。 聖伯鐸回答說:「是的,我將會向那位創造一切和可看透一切的天主為你求助,如果你的病患是假的,願祂以祂的正義對待你。」 

忽然聖人的話開始奏效。即時那假裝生病的人,忽然感到全身疼痛。他的同伴只好帶他回家,讓他躺了幾天,他的痛苦沒有消失,請來的大夫也都不知這些疼痛的來源,而所給的藥使病人更加的痛苦。最後,當他發覺他的病越來越嚴重時,才醒悟到也許是天主在處罰他的鬧劇。他迅速地請聖伯鐸來,虔誠地剖白他的卑鄙,而放棄他的異端信仰。我們的聖人,相信這位先生皈依和悔改的誠意,開始教導他有關教會的信仰,而後也畫了聖號,這位先生不只獲得身體的痊癒,也同時恢復他靈魂的健康。

天主也利用神蹟使眾人皈依來顯示真理的勝利。其中列下的故事是我們這位裁判官聖伯鐸,抵達米蘭時,當地人將一位異端者帶到他跟前,原來他是摩尼異端的主教或主要領袖。聖伯鐸、維羅那決定在一個公共場合詢問這人,使許多教會的神長,會士、聖職人員和大眾能夠親眼觀看。他主要的目的是這些固執的摩尼異端者一聽到他們的錯誤被公開,而他們的領袖無法反駁就能甘心悔改。

但是當天的辯論十分的漫長,而炎熱的太陽使在廣場的聽眾都覺得不舒服 。也許是要隱瞞他的無力或是要轉移觀眾的注意力,或是一時的衝動,這位摩尼異端者忽然大叫說:「偽君子,你如果是一位聖者,如同這些被欺騙的眾人想的,那為什麼要讓他們在這悶熱的氣候受苦呢?為什麼不求天主有厚雲遮蓋免得我們被強烈的太陽曬死?」聖人馬上回答說:「這件事我會去做的,但是你要答應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的祈禱被答覆之後,你應拋棄你的異端信仰。」接著民眾不斷的爭論,當時整個廣場一大混亂、驚訝又恐懼。在場的異端者馬上叫這位異端主教接受聖人的挑戰,因為當時的氣候十分的好,這賭對他們而言是保證會贏的。反而屬於教會的成員(至少,那懷疑聖人德行的人)。

在此天主願意將這場辯論劃個句點,聖人知道如果他以謙遜的信德向天主祈求,他是不會被拒絕的。因此他說道:「這是讓你們知道,我們所敬拜的全能天主,不只是無形物的創造者,也是有形物的創造者,我祈求祂,以祂聖子耶穌基督之名,將派遣一片厚雲來遮蓋我們」。他祈禱之後,聖伯鐸就畫聖號。那時在場的教友心中的恐懼馬上消失,因為在一煞那,大家發現一陣涼爽的雲彩遮蓋了大家,直到這次的辯論結束為止。

如果這些神蹟能夠感動人心悔改,那在場的成千摩尼異端者,應該都皈依於主了,虔誠去接受真理。如同以往所發生的事情,當宗徒宣講天主的福音時,他們也行神蹟來證明這事件的真實。那些被註定要獲得永生的都相信了。但也有一些驚訝地離去,卻沒皈依。但是最有收穫的應該是屬於教會的忠實信徒,因為他們的信仰又受肯定,使他們過更積極的基督徒生活。

伯鐸、維羅那不只是積極地維護聖教和反駁異端才贏得勝利。他的祈禱生活、補贖刻苦、和他所表現的基督愛德的好榜樣使他的道理更實際、更有說服力。聖伯鐸也曾列下一些規則和法律去面對當時在義大利各地最流行的異端教派[4]因此後世的裁判官都效法我們聖人所列下的規則。

因曾經發過的服從聖願,使聖伯鐸無法拒絕接掌會院之院長任職如:在郭慕(Como),比亞森撒 Piacenza),熱諾瓦(Genoa)和其他地方。身為院長,他細心地讓他的弟兄嚴謹遵守修會的規律,推動會士們研讀的習慣,尤其是研究聖經,因為他知道沒有這兩項神功;宣道工作就無法獲得豐碩的效果。恭敬雖然是一位會士不可或缺的德行,但學問是一項德行一位道明會士得具備的,尤其是在當時異端者利用他們的知識去誤導簡樸的人們,甚至也利用這種方式讓教友對於教會的教條或信仰存有一些偏差。

聖伯鐸也被認同為一位有學問的人,聖人藉著研讀聖經、祈禱或默觀、等等方式,不斷地學習新知識。聖伯鐸給了弟兄好榜樣,彰顯他們如何成全他們天賜的任務,使他們對教會有益。雖然他早已經獲得了神學博士的學歷,但他繼續從事研讀工作,其實隨然他熱心地做研讀工作也沒有禁止他在每一項團體活動中第一位來參加。他一生當中已經知道如何將把隱修生活和使徒工作融合唯一。

這就是聖伯鐸的個性,以及所流傳的名譽。1243年,辛尼巴爾多、費易濟樞機被選為教宗、而取名位依諾森四世(Innocent IV)。剛上任的教宗,優先的事務是如何去鼓勵和肯定那些在教會的前線、為教會付出一切的人士。首先他再次肯定,甚至有加強他前輩賞給聖伯鐸的一些特權。而後他又任命他去參加許多教務的委員會,這證明新上任的教宗如何信任聖伯鐸,以及聖人的能力。

那時在托斯坎納(Tuscany),一群熱心的商人正計劃著要創立一個新的修會:聖母卑僕會(Ordo Fratrum Servorum Mariae)。教宗依諾森四世(Innocent IV)當初在面對教會的種種困難,是否要正式許可這修會的存在或是將這團體解散,因此教宗徵求聖伯鐸的意見。之後,教宗委派聖伯鐸前往弗羅倫斯去細心查詢這團體的開始、它的精神和會規以及這團體成員的想法而他們對於未來的計劃等等。

教宗派遣聖伯鐸去托斯坎納;因為他能夠依賴聖人的正義感和智慧,而謹慎地做最後的決定。

為了執行這任務,聖伯鐸首先向弗羅倫斯總主教查詢這案子。而後細心詢問這案子的每一項,如同教宗所命令的。在一方面,聖伯鐸知道他若隨意地推薦這團體正式的成立,也許會影響到教會內的和諧;另一方面,他也不可以忽略這些無辜的義人被他們仇人的毀謗而不能成全他們的願望。這些所要考量的種種問題都很認真和細心地執行這任務。

聖伯鐸調查聖母卑僕會的原則和生活方式,讓他確認他們意向的純真和他們鞏固的敬愛。他喜悅地發覺這修會的創立是由聖神所引導這些神聖人士來組織這團體,如同聖神曾經引導其他會祖創修會一樣,這種生活方式不斷地鼓勵和推動其他信徒,而這團體的成立會更加地恭敬天上元后聖母瑪利亞。聖伯鐸所呈上的報告十分的徹底和完整,使其他對於這團體有成見的報告,和教宗的疑慮完全被反駁和消失。因此這一切使聖母卑僕會,得到了教宗的保護和教廷的良好關係。這修會的准許與聖伯鐸的報告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

我們不能懷疑聖伯鐸本人,對於聖母的恭敬和孝愛,使這修會的成立和許可是更有意義的,因為聖人對於那些特別敬愛聖母的人都有著好感和愛戴。無論在他與他人的私下對話,或是在公開場合所宣講的道理,聖伯鐸不斷地以他對於聖母的孝愛去影響別人。由於聖人對於這修會有極大的影響,聖母卑僕會早就把聖伯鐸當成他們修會的第二位創始人。聖伯鐸列聖品之後,也將聖人列為他們修會的主保之一。

1251年夏天,教宗再次委託聖伯鐸協助他在貝爾甘慕(Bergamo)地區居民與教會和好。在將近二十年的歲月,聖伯鐸不斷地教導和鼓勵人群,無倫是要求他們要服從教會,或是把迷路的羊群帶回羊棧。這次教宗的新任務,賜給他一股新的活力,在他心中燃起一種極大的願望為教會犧牲性命。

聖伯鐸與格雷莫那(Cremona)主教[5]協調如何除掉當地的一些不良份子,尤其是異端者。他們召開了一個教務大會來探討這問題,採取一個共同的牧靈方向,改善教會和社會的問題。

除了他行神蹟和預言的特恩,天主也繼續地啟示這位僕人的聖德。這一切是為了加強他的宣道使命去攻擊異端者的能力。這些異端者發現自己的錯誤之後,或許是對於處罰的恐懼,成群公開棄絕他們的異端理念,而求聖人讓他們與教會和好。

但是有關摩尼異端的領袖是不一樣的。他們的領袖還是利用新招來維持他們的勢力。聖伯鐸所行的神蹟,異端者也利用魔術來欺騙他們的屬下。他們利用所有的方式使他們仍保有屬下。有時他們會假冒啟示、附神等神祕假象;來說服他們的信徒。多次聖伯鐸揭發他們的惡行和欺騙,使受騙的信徒不再迷塗。

最後摩尼異端者的領袖只好躲避聖伯鐸、偉羅那,他們不願意聽他的講道也盡可能禁止他們的同仁去看或去聽聖人的講道。因此教友們是因他的美德和智慧從各地來聽他的道理。相反的,異端者的首領把躲遮住免得聽到聖人的道理。的確,這些異端者,如果知道聖人在他們的社區行動,他們就躲在家裡不肯出門,而把這種行為謬釋為一種宗教的任務。因為他們覺得懼怕,也許他們無法抵擋真理而皈依正道。

又跟這案子類似的是在貝爾甘慕(Bergamo)附近的一個叫拉卡達(La Gatta)的村莊發生。異端者占居民的多數,就算是有人不認同異端的理念,他也不願意表明他們接受天主教的正統信仰。當時聖伯鐸曾經過這地方,邀請當地居民來聽他的講道或與他一起談談。聖人答應如果他無法說明他們所相信的是錯誤的,他們仍能夠自由地維護他們的信仰,而繼續相信他們的教條。他慈祥的勸語、意見和祈禱都沒有用,因為這些異端者堅持他們的觀點而拒絕與聖人交談對話。

聖人雖然有正義,雖然他對於當地人的固執不滿,但聖伯鐸還是沒有表現怨恨。但他受到天主的預言這村莊將來的悲殘命運,如同先知約那曾經預言過尼尼維(Niniveh)的毀滅如果當地人不悔改。於是幾年之後,正如聖人所預言的這村莊完全被毀滅。多馬斯、阿尼提到這預言,因為他是這預言應驗的證人。

摩尼異端對於聖伯鐸的怒氣和怨恨越來越強烈。他們知道除非他們放棄他們的舊習,要不就無法克服聖人的反駁,而如果繼續下去就有可能毀滅他們的教派的。因此他們決定將把這位聖者給殺死。 這暗算的主謀有德範•孔法隆乃里(Stefano Confalonieri),(諸撒諾)Giussano[6]的曼弗瑞•齊多祿(Manfred Critoro),奎多•沙客拉 Guido Sacchella)和雅格•爵撒(Giacomo della Chiusa)。 他們答應付殺手40米蘭幣,而後把這筆錢交給一名道茂、桂撒諾去處理。為了執行這凶惡的謀殺案,他們選了伯鐸•巴爾撒莫內(Pietro Balsamone),有名卡肋諾(Carino),他又選了一名叫亞博丁諾•玻羅(Albertino Porro)當他助手。

聖伯鐸是否知道他仇敵的暗算?他也許從他的好友聽到大概的計劃;但是聖人多次跟他聽眾表明,他致命的過程和細節,以及他被殺後的種種後果,都是天主啟示給他知道的。如一位教會的勇士,他不怕仇敵所的計劃。反而他將一切托付給天主,以同樣的熱心去進行他的傳教和使徒工作如同是沒有生命危險一般。聖伯鐸認為他最妥當的預備,就是繼續為天主的光榮效勞,去維護信仰的完整,而成全渴望天主的救恩,直到他斷氣的最後時刻。

有一天當他在羅曼納省(Romagna)的舍色納(Cesena)傳教,他忽然宣佈他們再也看不到他了,因為復活節之後他會被異端者謀殺。之後,他前往米蘭,他在1252年三月二十四日聖枝主日,向約有一萬聽眾講道時,忽然說道:「我知道摩尼異端者已經策劃了我的死亡,有人用錢唆使,讓他們去做吧,因為這樣我比我一生所作的,更加獲得收穫。」[7]

從米蘭,聖伯鐸前往郭慕,聖伯鐸在此地會院當院長。殺手等著復活慶節過去才實行他們的計畫。復活週內的星期六[8],聖伯鐸約在早晨離開他會院,走路回米蘭。由於他長期守齋又因病癒,仍發著燒所以行動緩慢。卡肋諾也在郭慕停留了三天,一聽到聖人出發時,就隨著他們,在途中玻羅也上來一起同行。聖伯鐸約在旅途半路中進入森林,離巴撒利納(Barlasina)不遠。

殺手卡肋諾先用一把刀砍傷聖伯鐸,在聖人額頭上砍出了一個又深又大的傷口,奇怪的是聖人也沒有閃開殺手凶惡的攻擊,當受傷的聖者開始為自己祈求天主而頌念「信經」時,兇手開始攻擊聖人的同伴,道明弟兄,不斷地狼打他幾拳(後來過了幾天也去世了)。之後,兇手看到聖伯鐸雖然無法講話,但顯出一股勇敢的意志,正用他的手指頭沾上他的鮮血在地上寫了「信經」的前幾個字;因此卡肋諾又用小刀刺聖人的胸部。

聖伯鐸為信仰致了命。當時聖人只有47歲,他穿上道明會衣已經有31年的歲月了,在這期間他不斷地跟隨會祖聖道明的蹤影、效法他的德行。二位偉大聖人一生盼望獲得殉道之榮冠,會祖聖道明獲得殉道者的神功,但榮冠是由聖伯鐸所贏得的。

如同聖人所預告的,他的遺體首先被帶到米蘭的郊外,聖新伯立咸隱修院(San Simpliciano Abbey),隔天米蘭總主教[9]親自帶領城內的聖職人員,無論是屬於教區或是屬於修會的聖職和大眾信徒,把遺體抬到聖尤斯多爾喬堂安葬。對於整個米蘭城和道明會,這是一個悲哀的一天,但這悲劇也成為城市和修會極大的光榮。

卡肋諾,聖人之殺手馬上被捕,關在監牢裡。 但後來被逃脫,在弗里(Forli),阿培寧山(Monte Appenino)附近避難。卡肋諾,雖然他的自由未被約束,但他不斷地受到良心的折磨。幸好沒有絕望,後來他在一位道明會士的手中皈依於主。之後,這位神父也接納他加入修會,讓他領輔理修士的會衣, 使他在他剩下的日子能夠為他的罪過做補贖。據說卡肋諾在修院裡積極地過修道生活,顯出英雄般的補贖和刻苦,在修會的傳統中,這位皈依的兇手在聖德的馨香中安息主懷。

卡肋諾不是唯一受到聖人的恩佑的人,也可說不是第一位的皈依由聖人早就預言過了異端者的皈依。聖人在聖尤斯多爾喬聖堂內的墳墓,以及他在主前所作的代禱 獲得多數異端者的皈依。

阿尼也留給後世一些有趣的相關資料:他說聖人殉道之前,住在米蘭及附近信摩尼異端有著數不清的村莊,用驕傲的態度去欺負教友們。但聖伯鐸致命的消息傳出來的時候,當地的異端者都默默不吭聲,甚至不願公開承認他們是屬於異端教。有一些異端者由於害羞或是被教友趕走,都離開了他們的家鄉。多數的異端者公開地放棄他們的錯誤而悔改。這些異端者的領袖都表現出虔誠的皈依;但是他們還不願成為一般的教友而已,而盡力地渡過更積極的基督徒生活,有一些還加入道明會,一生度修道生活。甚至有幾位後來成為天主教信仰的著名維護者。

這一切是由伯鐸•維羅那所預言的。這是又再次肯定他先知性的特恩。的確許多異端者的皈依都是由聖人的轉求所取得的。異端的失敗是基督信仰的勝利,而將教史中最可惡的異端終於被消毀了。

為了避免這種悲劇重演,教宗依諾森四世(Innocent IV)下命將這案件的兇手和背後人士找出來,以法律嚴謹的處罰。同時教宗也寄一封公函給道明會的總會議,當年[10]五月正在玻羅納召開。在這公文內,教宗不斷地稱讚這位殉道者的熱心、勇氣、信仰和其他德行,而肯定與會祖聖道明的此善和敬畏也一起同時喝了同樣的杯爵。

教宗繼續鼓勵修會的其他成員,以同樣的熱忱繼續反駁異端和邪惡的黑暗。教宗也提醒他們,以他們的身分應要維護教會的信仰。他也告訴會士們,不要為那些在戰鬥中喪亡的勇士悲傷哀痛,要效法他們的榜樣,也追求那殉道的榮冠,取得教會的勝利,就是以鮮血來鞏固他們所宣講的真理。

除了這些慈父的勸諭,教宗也同樣召開殉道者列品的委員會,來認定聖伯鐸的德行和殉道的事實,迅速將他封聖。這教宗的行為,強大的鼓勵修會的成員效法聖人的事蹟。列聖品調查委員會在查詢有關這位殉道者在世和逝後所行的神蹟,發現一大堆可信的神蹟是藉著他的轉禱所獲得的。因此,教宗依諾森四世(Innocent IV)決定不再等一年的期間,馬上將他封聖。因此1253年三月二十五日,聖母報喜瞻禮,聖伯鐸的宣聖典禮就在貝魯基亞聖道明聖堂廣場舉行。當時教宗和教廷教長和聖職人員親自前往貝魯基亞(Perugia)來參與這儀式。

宣聖召令馬上寄給普世教會的神長們,使聖伯鐸的紀念日每年四月二十九日能夠隆重慶祝。教會選了這一天因為聖伯鐸殉道之日,四月六日常遇到聖週或是在復活八日慶內,不能慶祝聖人的慶辰。教宗亞里山大四世(Alexander IV)以及他的繼承人甚至把聖伯鐸的紀念日,列為與會祖聖道明紀念日同樣的等級。最後,在1670年教宗葛例孟十世(Clement X)以召令聖伯鐸的紀念日列為普世教會內為第一等級的慶日。

但是恭敬聖伯鐸、維羅納的傳統,在道明會和聖母卑僕會還是十分興盛。在他的家鄉和曾傳過教的地方,以及他致命之地,義大利有不少聖堂、小聖堂和善會列他為主保。

保祿•莫立迦(Paolo Morigia)所著的《米蘭的朝聖地》(Santuario di Milano敘述在巴撒里納(Barlasina)有一座紀念聖人的聖堂。聖堂主祭壇的位子,也就是聖伯鐸致命之地以及用他的鮮血寫上信經的首幾個字。從同一位作者,我們知道聖卡羅•玻羅密(Saint Carlo Borromeo)也特別恭敬這位信仰的大英雄。據說,至少有一次當這位神聖的米蘭總主教來聖尤斯多爾喬堂朝聖時,他謙遜地脫下鞋子,光腳進堂。作者安吉羅巴達維那(Angelo Portinari所著的《論巴杜瓦之喜悅》(De Felicitate Patavina)告訴我們1323,在巴杜瓦城成立了一個恭敬聖伯鐸的善會;而且每逢聖人的節日,屬於這善會的會員就舉行一個隆重的遊行盛會來紀念聖人,提醒市民解除糾紛而恢復和諧之恩[11]

從這種類似相關的資料中,可彰顯出信眾如何對於伯鐸、維羅納的恭敬。早期的西班牙宗教裁判處(Spanish Inquisition)也列他為主保。在1633年,西班牙君王隆重地向教廷申請再次肯定這恭敬。

義大利人都爭相奪到聖人的聖髑:希望他們從異端悔改或保持他們的天主教信仰。比如說在許多地方,都特別紀念這位殉道者:如舍色納(Cesena),郭慕 Como),畢亞森撒(Piacenza),維羅那(Verona),在西西里的巴略末(Palermo),以及義大利半島的其他地區。 據說布拉格(Prague)也有聖人的聖髑,這是在1355年,帝皇察爾斯四世(Emperor Charles IV)所要求的,因此從米蘭收集到,而再送到坡西米亞首都的一座聖堂。在巴黎道明會的聖雅格會院也恭奉聖人的兩隻手指頭。

聖伯鐸的遺體到現在還是被恭敬在米蘭的聖尤斯多爾喬堂的一座豪華的小禮堂,歐洲各地的君主和貴族子弟,尤其是來自法國、德國、英國和義大利(尤其是米蘭總主教) 也隨著塞浦路斯(Cyprus)王家捐出金錢和裝飾品來恭奉聖人的聖髑。在歷代中多次聖人遺體遷移時[12],聖人行了不少奇蹟。我們可以在《諸聖傳記》(Acta Sanctorum第三冊中所記載聖伯鐸的事件中閱談到不少聖人所行的神蹟

聖伯鐸、維羅納也不斷地照顧那些求他幫著的人。教友們藉著他的轉求,都獲得種種神蹟,無論是在他的墳墓、有時是摸到他的聖髑、或是純粹祈求他的名號就獲得了助佑。使教友,無論遇到任何困難或災禍都求他轉祈。

可能是聖伯鐸曾經預言過一位摩尼異端者,無法在田裡收穫,而在一位好教友的田裡能夠有一個豐富的收穫,遂在義大利出現一種習俗,在聖人的瞻禮會祝聖小樹枝,而後將這些樹枝波散在田裡,使農民更有豐碩的收穫。這傳統直保留到現在。著名史家伯鐸馬利甘比(Pietro Maria Campi)所著的《畢亞森撒教史》(Storia Ecclesiastica di Piacenza中,敘述每逢聖伯鐸瞻禮為了紀念聖人,會有祝聖樹枝或橄欖樹枝的的習俗。該習俗也就是從此地傳到義大利各地,後來也成為許多地方的風俗了。

 

[1]又稱為新摩尼異端。

[2]在此我們不清楚這些皈依的異端者是否有聖伯鐸的雙親或家人。的確,二十年前他叔叔曾經預言的事已經應驗了。

 

[4] 當時義大利的異端教派有:卡塔異端派Catharists、清教派Puritani、華登斯派Waldenses、巴撒奇尼派Passaggini、司伯倫尼斯派Speronisti等其他類似的異端教派。

[5] 當時的主教是道明會士貝爾乾慕之比畢安諾(Viviano da Bergamo)。

[6]這是米蘭(Milan)和郭慕(Como)之間的一座小村莊。

[7] Agant quid velint plusquam vivus fecerim mortuus faciam contra eos.

[8] 1252年四月六日。

[9]方濟會的良•貝樂果(Leon di Perego)總主教。

[10] 1252年。

[11]殺死聖人的兇器現在還是在(Barsalina)教堂當寶物保留著。

[12] 聖人遺體遷移前後四次:125313401651年和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