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馬丁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聖馬丁

 第一章.早年生活

第二章.輔理修士

第三章.貧苦者之父

第四章.愛德超凡

第五章.補贖善功

第六章.神奇旅行

第七章.奧蹟豐盈

第八章.離開望世

馬丁遷移

 

第一章.                    早年生活

祕魯首都利馬是一個矛盾的城市:和其他邊疆城市一樣,裡面有壞人、有冒險家、也有的人在那裡享受不義之財,日夜忙碌於金錢和權勢的追求。但是這個城堣]有政治家,還有許多聖人。利馬人用印第安人和黑種人做奴隸,雖然有所謂的自由政治籠罩之下,但是並不能把不正義,和只給飢餓糊口工資的醜態隱藏起來。貧窮與罪惡之所林立,精神和物質上的痛苦,難以言狀,同時這個城裡,也有仁愛的、聖潔的、有德行的使徒,消滅罪惡,刺激人們修德和聖化,救濟貧苦者的需要。只在聖馬丁這個世紀內,利馬就有四個偉大的聖者:利馬總主教聖都黎波斯St Turibius de Mongrovejo,聖方濟、蘇拉諾 St. Francis Solanus,聖羅撒St. Rosa of Lima 和聖若望、馬西亞St. John Macias。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賢德之士。

在這個名單上面,我們還可以加上不少名字,這個可以證明,當時利馬的宗教生活,不單是外表的形式主義,而那許多美麗的教堂和修道院,是世代宗教精神的吐露。聖馬丁在那時代的殖民地,正充滿著這種精神。利馬城除了熱心與守規的宗教生活以外,也重視文藝和心靈之修養。除此之外,彫刻繪畫,金銀器具,至今向有存者,均能證明當時的殖民地主義者,確有意把文藝化的歐洲,介紹到新大陸來。

1551年頃,據利馬的創造,不過十五年的光景,已經藥求西班牙王朝頒布命令,建立一座大學,在1553年,這座崇高的學府,終於在道明會的玫瑰聖母會院開課了。不管有多少缺點於可恥的事實,十六世紀的利馬,不愧稱為文藝之邦,文學、藝術、宗教等,均盛極一時,史家噌稱之為『王者之都』,『西班牙帝國的珍寶』,部位無因了。

聖馬丁、包瑞斯,於1579年十一月九日,出生於秘魯的利馬城。馬丁是在利馬的聖塞巴斯將堂San Sebastian內領洗的。七年以後,另一位聖人,童貞女聖羅撒St. Rosa de Lima 也在同一個洗禮盆領洗。一直到現在,那個碩大的洗禮池,和這兩個人的領洗記錄,仍舊保留著。

馬丁的父親,西班牙籍的若望、包瑞斯Juan de Porres,他是一位亞幹打拉武士。母親是來自巴拿馬的自由黑人名叫亞納、費拉斯階Ana Velazquez。這兩人只是同居,沒有正式的結婚。亞納生第二胎時,他們已經分居了。

若望包瑞斯不肯承認自己的子女,計有兩個理由:第一、因為孩子們的母親,是屬於低級社會,第二、根據流傳下來的說法,孩子們很像母親。讓一個兒子和女兒貌似一個被克服的婦人,這個有損勝利者的尊嚴,一發而不可收拾的驕傲,把做父親的慈愛心腸,掃蕩得一乾二淨。他就很高傲的棄子女於不顧,以為這是他的羞辱,遂可恥的離開了家庭。讓妻子兒女照顧他們自己了。

馬丁將來的聖德,在他早年的生活堙A已經有一個很明顯的指示。謹慎、謙虛、愛貧病疾苦的人,是他最大的德行。這個充滿望德的孩子長大起來「他愛人的德行,也就一天一天的增加了。」

馬丁在童年時代,只有一個『弱點』,就是愛窮人。假使他被遣外出,替母親做一件事情,十次當中有九次,遇到還要比他不幸的、更窮的人,往往矜憐這些人的需要,竭其所有,把母親的錢就分光了,很自然的使母親生氣了。我們無法怪她,不能在兒子的幼年時代,更認識他聖德的幼芽,將來在他的事業裡,要完全顯露出來。無疑的她常施以鞭韃,但是根本不能改變他天生的脾氣。馬丁當然難受,母親生氣了,尚在濟貧的喜悅心情下,甘心接受責罰的痛苦。

  和其他流浪的兒童一樣,聖馬丁誕生於卑下、汙濁的環境中。在這種環境中,生長成大,以通常的情形來說,必定影響他的品格。然而,馬丁能聖化這種環境,是修養和超性化一個良好的機會。他時刻對越天主,在汙穢的利馬城中,他憐憫旁人,同情人類的受苦。在他的整個生命中,有著顯著的特點。

馬丁八歲時,他父親不時來到利馬,對於它的另眼看待,不比從前。若望、包瑞斯在城裡時,聽見人們講取他混血的孩子時,稱譽不絕於口,總說這個孩子,與眾不同,甚至居住他們茅屋旁的西班牙人,也都稱讚這個孩子。人們多怪這個缺乏慈悲的父親,對於這樣好的孩子,竟不感起興趣。若望、包瑞斯還不是沒有良心的人,對於良因上的折磨,不能全然不聽。

朋友們判斷和勸告,馬丁的可愛,在加上自己應負起的責任,若望、包瑞斯受了述三種影響,終於決定承認馬丁和女兒若翰那為自己的子女,把他們帶到聖歌加牙節城Santa ???自己的家裡去。他在這裡,做了一個殖民小官。他把兩個孩子,交給私人教授,授受於粗淺的基本教育。如有者一年,他被調往巴拿馬,仍未亡廷服務。遂把若翰那交給住在聖雅格的叔叔,而把馬丁交給他母親。那時亞納住在一個西班牙人家當傭。

這個母親竭其力之所及,使馬丁的教育,繼續下去,不致中斷,等著他十二歲時,母親吩咐他去學外科,做人家的學徒,馬丁現在能夠學一項手藝,使他感到無限的快樂。當時重事外科職業的人,大部分缺乏學職,咬比那般理髮師剃頭匠式的大夫,高明德多。馬丁一定藥研究植物當中的藥料是什麼?如何才能正確的診斷病人的痛苦?一個痛入骨髓的腐牙,如何才能拔去?人體中的毒素,如何才能阻止它的蔓延,如何止病?如何塗油,如何止血,這許多問題,都在心裡盤旅,最要緊的,他還要為病人祈禱。天主現在給了他一個生活的方式。

他現在有時在醫院裡,或在私人家埵磏憭F,他無論在那裡,把他所有的時間,均消磨在愛人和服務人群;假使還要時間的時候,他就寂靜地清心事主,而利用縮短睡眠的時間。在夜堙A長期在祈禱,閱讀聖書,左一支燭,右一支燭,還是不睡,遂引起房東主婦的好奇,有一天晚上,她就從門的鑰匙小孔口,窺探一下,這個青年人究竟做什麼?在燭光的照耀下,她看見這個少年人跪在一個苦像前。忽然間,舉起頭來:顯出滿面的淚容,時常發出嘆息之聲。

馬丁在利馬的聲譽日隆,因為他的仁慈、德行和有禮,所以沒有一個人不喜歡他。遇到他的人,總是對他微笑,他的職業是外科醫生,對於所有的事、所有的人,均須適應。他是隨時隨地的服務,毫無吝色,如有微末薪水,則分給窮人,人們稱之為醫院和監獄堛漱悃洁C馬丁處處受人的尊敬與推崇。但是他的心底,仍是謙虛為懷,在自己寂靜家裡,在他有權處置的時候,他自己總要深切反省,千萬不要驕傲,千萬不要愛慕世俗。因此,天主所簡選的馬丁,在幼年時代,就是十分謙虛,對於受苦的人類,抱著熱切的愛情,從小就開始行善,做將來仁愛善功的預備,這是天主賜給他的宗徒事業。

在上主的眷顧中,他的青春時期善於感應內心世界,良好的種子,已經種在堶情C他深切的體會到:謙遜對於人生是必需的,同時他對於貧苦的人一直所有接觸,燃起他心內真正的愛火,他的愛德,就從此跳出時空的重圍。馬丁此後愛主愛人的工作,將擴大範圍,更進一層。

 

第二章.                    輔理修士

在他的心靈深處,聖馬丁久已有終身事主之念。他感覺到有修道的聖召,遂選擇道明會為最理想的修會,在那個美麗的玫瑰聖母堂內的聖體櫃前,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次,都看出他在那裡專心一志的祈禱。馬丁自然的認識,道明會的愛德善業,和公教進行事業,均導源於默觀和犧牲的生活。因此他就進叩道明會玫瑰聖母會院之門,請求加入道明第三會,換言之,就是輔助幫忙的地位。馬丁非常的謙虛,不敢申請加入修會的輔助修士,穿上黑白色的會衣。他認為這個對他是太高貴了。他只要求做第三會的會士,專門為會院服務。當時秘魯的省會長是樂倫桑那神父Fr. Juan de Lorenzana,老早聽見馬丁的聖德和特殊的秉賦,同時他的父親,對於兒子的聖召,並不抱反對的意見、不過父親若望包瑞斯能看見自己的兒子,做了正式的輔理修士,當會格外歡喜。但是馬丁本人十分願意在修道院堙A居於最微末卑下的地位,如此才能格外光榮天主,格外接近天主。

馬丁於十五歲時,領受道明第三會會衣,外套和披肩,均為黑色,內服為白色。一直要等到九年以後,省會長,命令他發服從的聖願,他不得不發願,高昇一級加入道明第一會,為輔理修士。

在玫瑰聖母會院堙A馬丁修士的職務很多,均係長上派定者:他負責替人理髮,服侍病人,管理更衣室。凡有利於人的事,無不戮力以赴,一件事情。趕快做完,再做一件,總是小心謹慎,又快又好,什麼都不忘,什麼都不缺,在他的內心,天主是時刻臨格的,這是他事事成功的秘訣。談到他的看護的資格,不但有耐心,並且有說服別人,不可動搖的堅定,雖然十分同情病人的要求,但是對於他們盲目的浮動,從來不肯屈服。他如天使一般的愛護他們,失望時,就安慰他們,他都是雙膝跪在地上,服侍他們。

聖馬丁非常愛慕的貧窮的生活,並具有天真童稚的心靈。他只接受兩套會衣,全是補綴鶉結,他常常說:「在修院堶情A最襤褸的衣服,是最時髦的。這樣的衣服,我有兩件,一洗一穿,我是十分夠了」。他所穿著的,全是舊的,人家不要的東西,假使一個人固執地送他一雙新鞋子,他先把這雙鞋子借給窮人穿,然後自己再穿。他不肯穿著好東西的理由,以外表看起來,十分幼稚:實際上還是克苦:「穿舊衣服和破鞋子,我就免除小心照顧它們的責任、就是丟了:我的過失『也不重大』。另外他還有與眾不同的地方,道明會在秘魯的洗者若翰會省的會士們,把玫瑰十五端念珠,帶在頸項間,馬丁修士除在項間有一串玫瑰念珠外,腰間的帶上還掛一串念珠,和其他的道明會士,保持同一的習慣,在他隱修的小室內,也顯出貧窮的精神,室內唯一的傢具,僅有硬床一條,他病得不能工作的時候,才用得著它。在壁上高處,懸一木雕的苦像、聖母聖像會祖道明聖像各一幀。馬丁日常的光陰,都消磨在更衣所、病房間和在城堸絞洏@主聖像肋旁的傷痕?這位第三會的修士,感到驚奇,奔馳到會院裡面,請了三位神父:即巴羅紐弗神父Diego Barrionuevo,伯賴弗神父Fr. Jeronimo Bravo,馬利安羅神父Fr. Francisco Mariano ,來同參奇蹟。他們四個人是匆忙地跑到會議廳,不久之後,大家看見馬丁從空中慢慢的落下來,因為他得著默示。必須趕赴病房。在神父們未啟齒之前,馬丁很安靜的說:「安多尼神父之事,業已無可為矣,最好是妥善的預備後事,因為他的時間已到了。」

天主對於聖馬丁他的忠僕,所昇與的超性恩典,非常之多,有時候在寂靜的密室中,有時候在夜闌人靜的會議廳裡,馬丁修士雖竭力設法隱藏其事,但是有時是天主的聖意,讓一班見證的人們,看見天主賞賜忠僕特殊奇異的聖寵。有一天夜堙A全院的會士們正在堂內念早禱,忽然間看見祭台旁,發出眩耀的光明,細加察看,發現馬丁修士正在那裡祈求,不知不覺,完全出神,其貌光彩奪人,宛如身入天國。

天主對於聖道明謙遜卑微的兒子,表示極大的喜愛,這又是一個明顯的證據。

 

第三章.                    貧苦者之父

聖馬丁所做的好事,範圍的推演,極其廣泛。在利馬的玫瑰會院,由於修院不算小,然而馬丁包瑞斯的行動,並不以此為限,他溫暖心靈,不但感覺到道明會士們的需要,並且及於廣大的人群,人們的需要得不到滿足,就使得他感到不安。聖人的一顆心靈,時刻和病人、窮人、受苦的人、犯罪的人在一起,他就在城內東奔西跑,看護這幾個人,安慰那幾個人。因為人們的需要,馬丁的活動,不限於城內,並且遙遠到令人難以置信。

德菲哥羅Juan de Figueroa是利馬的公務人員,也是馬丁的好友之患喉痛,已蔓延至潰爛狀態,請馬丁前往醫治。他前往稍談片刻之後,告訴他的朋友,喉痛並非不治之症。在匆促間告辭而在檯子上面留了一個瓶,以備這位公務員的不時之需,至於他自己呢,就悄悄地離開什麼話都沒有說。公務員當然感到奇怪,叫人取瓶給他看。瓶內雖然是注滿了水,但是一個靈感,督促他先飲一點水看看,不意水到病除,他的喉嚨。立告痊癒了。這樣他才明白為什麼這位修士如此的忙,走得如此的快,正是因為他要逃避人們稱讚他能行靈異之事,只有藉逃走之法,才能功成不居耳。公務員家的女僕,看見主人的病因飲水而痊癒,也想沾一點光,她取瓶內的水,洗擦其面,不意多年的皮膚病,就一掃而光、恢復以往的容貌。

有一個不幸的黑種人,患臟潰,有生命之憂,馬丁修士治以迷迭香的粉,再加洗治,在上面畫了一個十字,不適四天的工夫,其人遂愈。又有一個人:兩腿均為癩瘡,馬丁在瘡上畫了一個十字聖號,其人亦愈。

有一位婦人,名叫依撒伯爾、陶瑞斯Isabel Ortiz de Torres,患驚人的流血症,受苦極深。馬丁的慈善心腸,對受苦的,表示深切的同情,遂親切約為她向上蒼祈求,卒能恢復她的健康。

又有一次,馬丁的同伴瓦斯階Juan de Vazquez,患腳腫頗劇。這個孩子幫助聖人做哀矜善功,腳腫起來,無法從鄉區跑到城中,返回玫瑰聖母會院,聖人看見這種光景,只得求天主的特恩,立刻治癒他的腳。

在利馬,道明會除了玫瑰聖母會院以外,還有一座會院,叫做聖瑪達肋納會院,院內有一位初學生名叫穀跌瑞Fr. 會士Luis Guitierez,在無意中,由利刃割傷了兩個手指,因此中毒,有損及全手之虞。適於此時,馬丁修士來訪問他的朋友聖若望、馬西亞 St. John Macias。他們不但以這件不幸的事,告訴了聖馬丁,並且示以傷口。馬丁安慰著說道:「我親愛的孩子,毋庸恐懼,一切生死大權,全握在天主手堙A不管是怎樣危險,天主總皿台愈妳的缸口。」他隨身撈有藥品,取出聖瑪利草製成的藥粉敷在腫漲的指頭上。因天主聖三之名。在上面請了一個聖號。等到第二天:不但腫消毒退,兩個指頭完全恢復故態,運用靈活,光澤照常。

聖馬丁在聖玫瑰會院裡所行的奇蹟甚多。

修會中有一位名叫加大羅浦神父Fr. Luis de Guadalupe,患肋膜炎甚劇,業已臨近死亡之門,當他辦最後一次告解的時候,病房看護聖馬丁,來拜訪這位神父,說了許多仁慈的話,來安慰病人。加大羅浦神父受了深切的感動,希望油然而生,就囑馬丁修士把藥品放在一旁,對於病症,蓋已無能為力矣,只要求聖人置手於其痛處。等看聖人照病人的意思做去,垂死的神父,立刻感覺到病勢好轉,不禁驚奇,喜極而呼:「天主應當光榮,我已好轉,不需耍任何藥物矣。」這次治好一個不治之症,並未假手於藥品或藥草,不得不藉親手的接觸,以奏膚功,聖馬丁感覺到惶惑和羞恥,遂自行引退。他對這件事情的感想如下:「這真是和可憐的混血兒開這樣的一個大玩笑。」

在同一光景下,聖馬丁又治癒一個會士。他是蒙特道加神父Fr. Pedro de Montsdosca,脾氣甚壞,原因是腿上生了毒瘟,毒勢蔓延,勢非割鋸不可,遂感到悲哀和失望,發為怒氣,加在看病的人身上,這是不對的。由於這個緣故,沒有人敢近病房,去供應他的需要。聖馬丁,在一種神秘的方式下,獲悉這位受苦的會士,在極高的熱度中藝語,同時復為貪食一樣有味的菜所苦。馬丁認為受苦者的欲望,應該滿足,就很速約為這位神父預備了一盤有滋味的生菜。馬丁這種富有心思的舉動,立刻產生良好的效果。果然,這位神父力持鎮靜,不但不發脾氣,並且心裡重獲和平。對於天主的仁善,復生希望之心。他要求馬丁的手,摸觸其痞錢,且為其轉祈上主。在不久以後,這位神父,復能健步如恆。

聖馬丁的身體,時常攜待窮人和病人應用的東西,從未有人看見過他空手的、不管他在街道上或是在會院堙A他身上似乎總藏起一些麵包、藥品或果品。他總像滿身是恩物,滿面是春風,其樂滔滔。不管他到那裡,他的來臨,是一種喜樂與安慰的來源。 

聖馬丁具有一種超性的能力,能夠猜測旁人的需要。因此,使得他不能安居,吸引他離開會院,離開隱修的密室,遠至利馬城外,從搖遠的地方,馬丁時常聽到窮人的哀號,並且是不願行乞的隱貧。在這種情形下,他就親自造訪這班不幸的人群。他忽然來到,打破了寂靜,帶了許多禮物,在失望的家庭中,引起了無限的希望。此外有不少的神職人員,在極度的貧困中,不得不從事於不合身份的勞作,這個也引起馬丁的關注,他的大量,對於這些人的生活困難,的確是一個幫助。

喀勞港Callao是離利馬大約五英里的海港,有數月之久,我們看見聖馬丁每隔一日就去一次,原因是由於當地的駐軍,缺乏日常用品,所以聖人帶食物和衣服贈給他們。這個郊外旅行的途裡,是遼遠而艱苦,不但人姻稀少,並且頭上是赤日當空,炎煎可畏,腳下是滿佈石子,不良於行。聖人兩肩所擔的日常用品,其重量幾與時俱增,這許多困難,並未會阻止他兩天一趟,帶同量的食用品去,以供應士兵每個人的需要。

不管在什麼時候,等著馬丁妙手空空,沒有東西救濟,他總設法減輕別人的痛苦。他常利用手內所有的資源,去完成更值得做的事,他認為是更好更有意思的,這裡我們不妨舉出機個例子,說明他所用的方法,不止一次。

有一天,聖馬丁沿著利馬監牢的牆邊走,裡面的囚犯正在庭中做粗笨的重工,看見他穿的黑白會衣,就大聲求飲料和食物。可惜當時的聖馬丁,手中缺乏麵包,正懷念著如何才可以救濟這群飢餓的工人,忽然想到自己頭上的帽子,忘即了酷烈的日光,他就匆促的賣掉帽子,買了一些麵包去供給那些不幸的人。這些囚犯對於他做同情的申訴,且具有信心。

聖馬丁的姪女,加大利納、包瑞斯曾告訴我們以下的故事:某次聖馬丁動用她托商人放利的款子。事情是這樣的;聖馬丁聽說前是在商人手裡放利收息,自然不安起來,痛哭一場。她詳細地敘述說:「當著我的眼睛淚尚在臉上流動的時候,馬丁修士來了,和平時一樣,帶著歡樂的微笑,他來安慰我,叫我千萬不要不安,前是會還給我們。等到第二天,果然有人受了馬丁修士的囑託,把四百銀幣如數還給我了。」此處我們所藥指出的,不是聖馬丁無理的動用旁人的款項,而是他深信尚主的仁慈,並且明白自己可以償還這筆錢,目前他的姪女用不著它,而貧困難苦的人,倒是萬分需要它。聖馬丁對他的妹妹和姪女,保證過不止一次,說在急需的時候,他必定前來援助。果然出入意料之外,他來援助她們母女,也不止一次。

在聖馬丁的眼堙A貧病受苦的人,全是基督奧體的肢體,根本不容忽視。有一天,聖馬丁發現一個年高的乞丐,滿身負著傷痕和瘡口,赤裸裸的差不多絲不掛了。他只好把他抬到自己的臥室裡,讓他安頓在自己的床上。凡是乞丐所需要的東西,他都預備好了,並且日日看護他,一直到健康恢復為止。這種舉動,他受著其他會士們嚴厲的批評,很怨恨的說他,不應招接一個可憎的十分汙穢的痛丐,放在自己的榻上。為了這個,馬丁同答他們說:「我的親愛的修士,可憐別人的心思,還要比清潔高出一籌。我們要記著,用一小塊肥皂,就可以洗清兩條被單的汙穢,但是靈魂深處的汙點,不違淚泉枯絕所能濟事的,對於不幸者的苛刻,豈非使我靈魂深處有汙點乎?」

人們到玫瑰聖母會院的踵相連接,假使非為乞食而來,那麼,來的原因便是索取藥品、救濟,特別是聖馬丁的祈禱。聖馬丁一視同仁的接待這班客人,不管他是西班牙人、印第安人或者是黑人。聖馬丁一生,完全消磨在看護病人、養育窮人、安慰昔人上,最後用宗教的道理教導所有的人。窮人居留的住所,常以人滿為患,他偷偷地引導窮人住到自已的房間內和會院內的空房中。結果,聖馬丁引導外人入會院裡居住,愈來愈多,似乎有濫用道明會士愛德的嫌疑。省會長既然非干涉不可,就下令禁止聖人延納病人於會院內,這個並非禁止他在別處收容病人。於是他的緊急措施,就是利用住在城外的妹妹之住宅。作為臨時醫院,容納人群中之貧病者。

有一天黃昏,聖馬丁返回會院的旅途中、發現一個印第安人,臥於道左,被仇的七首,刺傷多處,血流如注,這個可憐的人,已近死神的領域。聖馬丁先紮好他的傷口,然後十分急促的把他帶到會院,因為事態嚴重,不容許他帶這個垂死的人,到較遠的地方去。馬丁的用意,不過是俟病人的傷勢稍痊,就送他到郊外的妹子家中去居住。目前他只有把這位印第安人安置在自己房內的床上,用盡方法來救他的性命。省會長所抱的觀點,與馬丁的不盡然相同,大約是由於他得看不正確的報告,或者是要測驗馬丁謙遜和服從程度的深淺。他就很嚴厲的罵了他一頓,罪名是不服從,正因為前此已有『正式命令』,蓋任何病人,一律不許搬入院內。從此以後,任何人不許接引貧病之徒,住人修士房間之內,馬丁當然不能例外。省會長以聖馬丁之違法,給與嚴厲處分,做一個厲重的補贖,聖馬丁很謙虛地,並且很高興地做了補贖,在這個時候,絲毫未提出任何抗議。

數日以後,省會長面召聖馬丁,令其完成某項工作。他很謙遜的跪在省會長面前,請求慈父降福,並寬恕他日前違命的罪。省會長對他說:「馬丁修士,我之所以罰你,正是因為妳的違命。」聖馬丁很謙虛的說:「請省會長原諒我的粗魯,關於此點,請省長多多的指示校正,實為心感。我不會想到服從的誡命,還超越於愛德的誡命以上?」這次聖馬丁的普通常識,做了有力的申訴,省會長從新決定,此後玫瑰聖母會院施行愛德的全權,聖馬丁可以權衡重經,自行決定一切。

在會院堜M他妹妹的屋內,聖馬丁常在病人和死者的榻旁伺候一切:獲益的人,當然不在少數。至於他對於所保護的人如何能夠極力周旋,同時對於自己的職責,猶能盡職,而﹂無缺陷,這真是一件奇事,例如他應該負責管理院產,在郊外二英里馬騰波地方的農田,但每晚工作完後退城之際,他常有的時間去探視近鄰六個有病的黑人。無疑的,他是智足多能,才能做這個地步。對於病人,他表示真正的、無限的愛情,不但以藥品分配於黑人的家庭,同時看見工人在勞作時受傷,則匆促的為他們包裹傷口,繼續的看護和關心,一直到健康恢復為止。對於恐懼和失望的人,聖馬丁用一言半語來安慰,往往恢復他們內心的平安:指示他們的光明。只要他發現人們心裡不安,充滿反抗的情緒,他馬上表示忍耐的同情心,使得人們心內重獲和平。如果看到黑人垂危,他一定要請神父來替他們送終,同時引導這些人的心靈,歸同天主,歸同即將審判善惡的天主。等看一個人既死之後,他又關心他的埋葬,有時親自下乎,以期盡善盡美,這是聖馬丁的愛德最後一幕。

聖馬丁每日所給養的窮人,至少有一百六十名。至於每週所分給之生活用品。其價值至少有兩千元之多。我們要問:聖人的錢是從那堥茠滿H

欲同答這個問題,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到秘魯殖民的西班牙人,不是每個人都是吮血吃人的惡漢,以南美為冒險的樂園的。並且我們能進一步說,有不少的西班牙人,雖用違反正義和刻薄害人利已的方法,厚斂了驚人的財富,這個並不是說他們是無情義的守財奴,相反的,在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就是慷慨的好施之士,以大量金錢施予窮人而毫無吝色,特別是給與被征服的人群。征服者可算是濫用他們的金錢,他們並不會拿這些錢囤積起來或是去生利。他們願意拿大量的,整數的錢,特別在臨終的時候,交給修會,讓會士們去分給窮人們。

聖馬丁具有辦理慈善事業的天才,但是真正的愛德專業,無須標準化,亦無須受統計數字的管制。他自己愛德的熱情,對於受苦的人類,表示深切的憐愛,他使人們認識天父的慈愛,人與人之間應當互愛,凡此種種,均表示聖馬丁的仁愛事業。有和基督愛人相似的痕跡。他對於祕魯窮人的救濟和改善他們,本來有一定的計劃,因此他的仁愛事業,顯出非常的效果。聖馬丁對於人人的關懷,不肯放棄一個,不管勢活者或亡者,男人或女人,老人或孩子,神職人員或平信徒;西班牙人或秘魯人,印第安人或黑人,他都是一視同人,均成仁愛善功的對象。

聖馬丁的心靈,不提沉浸於理論中,而是非常的實用化。他對於無家庭依靠和流浪兒童的努力成功,就是一個明證。他看見孤兒們和遺棄兒童所遇看的危險,他就獨目心傷,深切的感動。他完全體會到:除非有一個天主教學校,關懷這些孩子們形神雙方面的需要,恐怕就沒有機會訓練他們做公教化的公民。聖馬丁為孤苦兒童的呼籲,如此熱切誠懇,終於得著政府和教會雙方面的援助,並且是具體的援助。在這.一個偉大的計劃裡,聖馬丁所表示的誠懇,不知說服了多少熱心的人,量大的人;因此許多富有的人,均踴躍輸將。受了聖馬丁的影響,一位富於資財的商人,名叫瑪竇、巴斯特先生Matteo Pastor及其夫人方濟嘉、斐來慈Francisca Velez,創立了『聖十字架學校附孤兒院』,專門收容教養秘魯的流浪兒童。這個學校訓練了無數的男女青年,不但成為社會上的優良份子,並且得著公教教育。這種教育約價值之大和影響之深:有非言語所能形容,只有天主知道。在這個地方,我們得看一個明願的例子,就是利用天主的聖寵,和自已謙遜的努力,如聖馬丁、包瑞斯所為者,我們可以為社會的改善和靈魂的得救,做無限量的善事,事實昭然,可以不言而喻矣。

 

第四章.                    愛德超凡

聖馬丁認為一時一刻,均極珍貴,可以利用它來行一切的善功。我們感到駕奇,雖然他的仁慈善功如此眾多,時刻勤勉,毫不退縮,所有自視卑微的努力,莫不冠以極大的成功。他愛貧救窮的使徒事業,能有如此的成功,在極大的限度下,不得不歸功於天主所賜的靈感;聖馬丁就能竭其力之所及,全心全意的做仁愛善功。聖馬丁的一生,對於某種人,專說沒有時間去做神性的善功,形成一個有力的反證。聖馬丁完全無我的精神,貫徹始終,只要他看見有善可為,決不怕煩而退縮。他的同情心,對於任何痛苦無不有深切的反應。他的救災濟難的心思,真是如飢似渴,決不似一般的人,總說自己工作過多。輔理修士的職務,各種責任必須善盡,使得愛德的功夫,可以做到極頂。聖馬丁決不這樣的做,他爭取所有機會,利用一切機緣,表示他對於苦痛和惶惑的同情。他明白只有愛德,能感動貧苦受造物的心靈。對於他們所表示的仁愛,將為靈魂得救的根源。職是之故,他的愛德是包羅萬象:聖馬丁的愛德,業已推及於受造物之最卑下者,誠足令人驚愕。這是很容易瞭解的,在這堶情A我們可以發現他充滿的、超越的、過份的熱情,洋溢於他的四周,而不知所止。

如亞西西的聖方濟一樣,聖馬丁深深的體會到,一切受造物,不管它是如何的卑下,如何的可憎,在上主整個創造的計劃中,都有一個固定的目標。假使不明瞭這個,那麼,我們讀了他的傳記,儼然助人五媄中。誠如英國現代作家起士特登C. K. Chesterton所說:「馬丁真能瞭解天主的幽默。人們將要感到溺奇,看見他的愛德及於群鼠,這個在他愛人愛物的本性中,不過是星星之火。同時也表示他對於天主的受造物,感到無限的興趣,是一種愛德的吐露,業已超過時間和空間的範圍。」

當然,聖馬丁的愛德,以家庭為起點,在這個地方,我們得看一個堅強的證明,就是在他妹妹若翰納家庭生活行將破裂的時候,他顯出和平老人的身手。不知怎麼的:聖馬丁得看一個內在的秘密的警告,就是若翰納的家庭,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瀕於破產,幸而馬丁來得正好,與以及時的援助。若翰納從來不會對這位有聖德的哥哥,提過家庭不和,和丈夫難虛的情形。他們倆處在利馬郊外一英里半的地方。此次危機之產生,遠在的聖馬丁借用這座房屋以前,蓋了他在某一時期內會以病人和垂死的人,安置在自己妹妹家堙C在其一特殊的日子,夫婦兩人的吵嘴業已達到極峰,感情破裂,幾乎無法避免。爭論之後,繼以痛哭,決裂分離的慘劇,終於不可避免。鄰人雖來勸告,亦屬無效。正在這個一髮千鈞的時候,聖馬丁在這個家庭慘劇的場面下出現了,使得人人稱奇。

在他的臂上,掛了一隻小籃子,堶捲接裗悒]、水果、酒和各種各色的禮物,沒有一個人敢仰起頭來看,也沒有一個人敢講一句話。參加夫婦間吵嘴的親朋近鄰,不管是同情鄰一方的,現在均啞口無聲。憤怒的沸點,因和平老人帶來的和諧,似乎已經降低而屈服,他來得這樣的藹然,這樣的有力,把可笑的爭吵和混亂,已經沖淡了。聖馬丁先把促成家庭紛擾的困難,敘述一遍,雖然從來沒有人對他說過,但是他對於此中原委。比當事者還要清楚得多了。他能夠追溯原因,一個秘密的原因,就是雙方的驕傲和自尊,彼此互相隱瞞,不肯承認過失而有所改正。他能把這些秘密,全盤烘托出來,並不便雙方感到難處,因為這些神秘的東西,正是人人共有的短處,無所用其神秘,亦無庸隱瞞起來。

聖馬丁此次來到家庭的任務,是解結,把神經過敏的結解開,解去不忠實的結,這些均足以破壞夫婦間的愛情感,降低夫婦間的愛情。然後再鼓勵他們踏入和平之途:譴責他們愚笨的行為。他的妹妹和妹夫在震驚中、表示感謝,蓋無形中他們已彼此和解了。從此以後,他們以無我的精神,彼此敬愛。對於夫婦兩人,前此不瞭解的事情,現在格外看清楚,更覺得光明可愛。至於在座的鄰人,吃了聖人的水果,和軟了他的酒,歡天喜地的走了。因為聖馬丁調解工作的完成,大家都獲得一個教訓:家庭的和平與同心互愛,是如何的重要了。

除了調解他妹妹的家庭糾紛,他還確立了許多家庭的和平,因此獲得了和平天使的稱號。他利用自有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愛德,傳給沒有愛德的人。無疑的,在聖馬丁的心靈內,充滿了超性的、藹然的喜愛,他負有職務的樣子:把心靈上的平安,傳播到外界去。這個平安,不是世俗之子所能瞭解的。是完全服從天主聖意的結果。

無疑的,聖馬丁是和平天使,不是理論的,而是非常切合實用。他的思想,集中在一點上,就是如何才使得貧苦的利馬人快樂。那時他注意到利馬郊外有一塊地,頗顯著同童禿不毛的樣子這塊貧疾的地方沒有生殖,也沒有人來耕種,因人們不論貧富,心堜珝Q的,只有金銀而已。他又注意到利馬城外的一座小山,地點十分方便,可惜也是童禿不毛之地。但是一有空閑的時候,聖馬丁就到山地去種植大量的果樹,等到將來,產生的果實,其噸數至足驚人。

他嘗自言自語道:「在兩三年之間,這塊園地,將為貧窮的人世襱的財產。到了那個時候,樹上所結的果實,必能滿足他們的需要,如此,則窮人必無搶奪富人果園的誘惑,揖失物主的利益,而有害自己的靈魂。在這個地方,我們得著的例子,就是聖馬丁、包瑞斯有驚人的遠見」不論在何種情形下,他總是如此。

聖馬丁晚年的圖像,描寫利馬的幼童們,追隨看他,在園內摘取看豐富的果品,足資證明聖人的遠見:事先為孩子們預備一個果園,同時也說明他的大量的心靈,時常做到有備不虞的地步。

聖馬丁仁慈之心,已經推及於無理性的動物。他相信天主所創造賦有生命的東西,不單是為人尊重、供人玩弄而已,人是富有理智的動物,假使瞭解虐待動物,是如何的愚笨,如何的違反人道,那麼;動物方面,不知能減少多少痛苦。我們的確有許多的例子,說明他的同情心及於動物。某日在適齡的時候,他看見一隻狗,身上傷口甚大,流血不止。他行近此犬且說:「貧苦的老傢夥:你要學時髦,和人家打一仗,瞧,打得如此好看,跟著我來,我替你把傷口補起來吧!」到了會院堙A把狗安置在蓆上,先洗傷處,後再塗油,一個星期還不到,他把狗放走了,和初見他的景像,大不相同了。

聖馬丁善待動物的故事很多。亞拉根耐Fernando de Aragones為我們敘述一件特殊的故事,玫瑰聖母會院的理家神父有一隻狗,在過去十八年,時刻跟隨著他,做他良好的伴侶。後來,因為狗的年老而多病,遂令廚房內的傭人殺死,聖馬丁在無意中看見傭人拖出狗的屍體,丟在垃圾層上。他才明白狗係被殺,並非病死,乃令把狗屍搬入自己房內,且去見理家,親加斥責一番:「用這種方法來對付老友和僕人,不錯,牠是年老多病,滿身疚癬,但不是不治之症,有藥可醫。牠既然服務了十八年,應該安然生活,直到牠自然死去為止。」亞拉根耐繼續的敘述:「天主的僕人,責備過理家之後,運返自己的臥房。竟使狗復活了。第二天:狗從房中走出,活潑康復,聖馬丁讓牠在病人廚房內飲食,在自己的臥室內居住。他命令這條復活的狗,不許再走近牠的老友理家神父的辦公事:狗也聽命,如同能夠瞭解意義一樣。」

還有一次,一個印地安人的驢子,跌下很深的坑,驢子用盡了力量,欲從坑內躍出,卒無由以自拔。有人把這事給聖馬丁知道,他就奔赴某地,當目擊此事經過者之面,命令驢子奔出深坑。在一轉瞬間,他用嚴肅的口吻,命令著驢子說:「天主的造物,趕快的跑出來。」誰也奇怪,似乎受了魔術的樣子,牠自己掙紮,豎起兩隻腳來,似乎有特殊助力的樣子,牠就一躍而上,到達地面。

又有一次,一隻瘋狂的牡牛逃出來了,街道上的行人,立刻演成恐怖現象。聖馬丁在歸返會院的途中,聽見驚駭呼號的人群東奔西跑。他就很快的走向這隻生氣的牛,做了一個手勢,牛就平安無事了。

聖馬丁的憐憫之心,不以家畜為限,有時且及於損物害人的動物,聖馬丁也一視同仁的憐愛,視為愛人愛物的良機。以下故事的性質,頗與聖馬丁的品格相近,流傳至今,頗饒風趣。

玫魏聖母會院有鼠患,受清牠們的驚擾,為時已久,能夠把更衣所內,修士臥房內,以衣櫃內的衣服、祭衣、麻布等咬嚼鹹各種細洞。最後,院內決議採取嚴厲的措置,以滅此醜類;聖馬丁聽到這個消息,感到非常的悲哀。聖馬丁想起這許多小鼠,十分討厭而又十分無辜,天主讓牠們嘗嘗祭衣和麻布滋味的能力,現在要受到不顧情面的責罰,有夷滅種族之虞,想到這堙A當然是不好受。他看見第一個小鼠,聖馬丁就對牠說道:「鼠小兄弟,請聽我說:汝等在此,將不安全,汝其往昔同志,群集花園盡處之草棚內,我必飼汝,惟一條件,慎勿再來,侵擾會院。」根據遺傳下來的說法,小鼠聽完了這幾句話,咬嚼民族的大使,遂奔赴同族,悉情以告,結果呢,我們看見迴廊內有一長列的鼠族,祖父子孫,從會院移居於園中稻草房中,即聖馬丁所指定之地點。聖馬丁不欲摧殘無辜老鼠的生命,力加保全,同時也清除了修院堛漕a害。

聖馬丁喜歡家畜的理由,是很容易瞭解的。有一幅畫像上面,指出他在一個食盆內,飼狗與貓,並無爭食之虞,他又進一步,在一個食盆內,飼猶與鼠,並未產生意外。這點小小的情節,是象徵的,說明聖馬丁偉大的心胸和仁的心胸的仁愛。一個有瞭解能力的觀察家,從此可以明白,牠的深遠的誡切的愛德,具有遊人的力量,遇到事關人類及其不朽的靈魂,則聖馬丁的愛火,其然切是無法形容的。他以愛德的寶藏,公開的給與群眾,飢者飼以食,渴者畀以欽,憂愁者給以平安,患難者與以安慰,黑暗者與以光明;天主特別簡選他做一個交通的河渠,藉此,則上主所有的聖寵、仁慈和各種恩典,均流到人問了。他的長上、同伴、朋友、貧人、病人和無家可歸的孩子們,所有一切人群,均受著無限的恩惠,全是從這位偉大心靈內流出來的。

聖馬丁的眼睛,憤於視察不可見的世界。對於護守天神,特別的貧敬,對於會祖聖道明及大聖若瑟:更是特別的尊敬。在飯廳的走廊上,有一尊童貞聖母像,聖馬丁最喜歡供以鮮花,點燭常使光明,其恭唸敬聖母之心,昭然若揭。他喜歡唸玫瑰經。據雲聖母常抱看聖嬰在他面前顯現。有時,他在寢室內恭唸,聖母小日課時,或在小聖堂內念早課,聖母常與之作長恃問的談話,因此聖人最喜歡在堂內做寂靜的長時間的祈求。不管他如何積極的活動,不管他職務是如此的眾多,不管他光榮天主的工作,是如何的做得多,他總設法省出七小時的時間,來做祈禱和默想,或者在日堙A或者在夜間,總有一個永恆的固定的時間。就是在這些長時期的祈禱中,他常常的超越出神,似乎業已離出塵世神遊天國。一個非常謙遜的人,雖天主手造最低微的事物,也能惹起他的科憐之心。這種人常能得著天國的選民和聖人的造訪,這是無足深異的。因為吾主耶穌會經允許過:謙遜的人、行將高舉。而對聖馬丁,可稱是再好沒有的例子。

 

第五章.                    補贖善功

聖馬丁具有堅決的信念,認為做補贖是人生的必需。在他整個生命中,他很熱切的、勇敢的尋覓各種機食,來做克苦和嚴厲的補贖。很自然的,他的同伴會士,以及利馬人士,沒有一個人不知道馬丁是一個活聖人,然而馬丁在極度謙虛的氣氛中,絕對不願意在公眾前,表示他的補贖精神。上蒼所給與的特別恩寵,如雨一般的降落在他身上,他總是願意隱藏得愈多愈好。至於人們稱之為聖人,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不願意知道,最不關心的事情。他是極端透明,絕對不自私,認為自已是最卑下的罪人,認為無論何種補贖,懲罰自己的身體,無論所做的是何種犧牲,總是表示他赤心愛慕救世主的微忱。

雖然是這樣說,玫瑰聖母會院院長沙爾達納神父Fr. Gaspar de Saldana,認為聖馬丁在秘密中所做的各種補贖,應當以真象傳諸後世以示範。因此,他決令馬丁把每日所做的克苦神工,做一個正確的報告,並且問他說,是否效法會祖聖道明,每夜自己鞭韃三次。這個問題是聖馬丁所不欲置答的。他顯然惶惑了,遲疑了一秒鐘,他很服從的告訴他的長上說:「院長神父,這一類的事情,假使上主是喜悅的話。將來總讓我們知道。我只說一點,不錯,我是效法會祖聖道明,每夜自己責罰三次。」說完了這句話以後,他要求長上停止審問,院長准如所謂。

聖馬丁的傳記和史家告訴我們說:聖人所做的補贖,其性質如下:非常快速,十分厲害,範圍甚廣,永不停止。未入檜以前,他早已做補贖,此後迄未中輟,一直到死為止。聖馬丁把他所做的異乎尋常的苦工,在人眼前,都隱藏起來。世人所能看到的,不過是他光榮天主的工作,安慰病人救濟窮人的工作。

對聖馬丁而言,受苦是愛情的代價,而他所付的代價永遠是不夠的。有一個朋友詢及,為什麼他這樣厲害毫不慈悲的克苦肉身,他只不過回答說:「我的得救,需要這樣的克苦,並且我的罪過也需要這樣的克苦。」

聖馬丁所食只足以養身,保持生活而已。和其他會士一樣,倘是不食肉的,並且時時守大齋的。在對齋期內,他只食一點麵包,飲一點水,從瞻禮五到復活主日的中午,他什麼都不吃。至公平時,特別是主日、大瞻禮或是本會所慶祝的節日,當然和其餘的日子不同,永宜表示信友的歡樂,所以做在進餐時,加添了一點素菜、草類和無食物價值無滋味的草根,秘魯土話稱為「玉加斯」。不管飲食是如何的菲薄,他的繁重的工作,還是一天一天的增多。

聖馬丁對院長所說的,不過是自召鞭韃的次數,但有人親眼看見,且說明不止此數。天主不願其忠僕,永久把聖德隱藏起來,祂要使世人有所取法。我們曉得聖馬丁之鞭韃自己是如何的熱切,如何的有耐心。同時我們知道,他鞭韃肉體的工具,不是一般百結的繩子,而是一根鐵鍊的,上面安裝了鋼製的銳角。等著聖馬丁的兩肩流血,他立刻用鹽和醋在傷痕上揉擦。庶幾痛苦益深,不但為自己做補贖,且以富餘的補贖,求得罪人改悔的恩寵。

夜間的流血補贖,計有三次,此不過是第一次。等著這次完畢以後,他立刻到會議廳內,在苦像前,默想救主的苦雞。不斷的祈求,增加他的熱心,預備他做第二次的流血補贖;在這個時候,他的粗嗶嘰內衣,和他身上的傷痕血肉。完全黏連在一起,不可分離;他便把衣服剝下來,庶幾第一次的苦楚。再受一番。在做第二次補贖流血時,聖馬丁對於自己無辜的身體格外克苦,格外刻苦,用他靈魂上所有的力量,默求天主,使罪人同頭,回到十字架上的救主前。身體上的苦楚,對於聖馬丁,是滿不在乎,因為他剛才默想耶穌的苦難和聖死,以及基督所受驚人的痛苦,所以他血流如注,濕透了他立在那堛漲a皮,還是不肯放鬆一步。假使他能夠救靈魂的話,他做任何補贖,受任何痛苦,也是願意的。

他受了救靈熱愛的驅使,願意以可怕的刑罰,加在自己無辜的身體上面。一切的一切,全是救靈愛主的熱情,聖馬丁自己做嚴厲補贖的原因,其故即在此。

第二次補贖流血以後,因為身體的痛苦和流血過多,不得不用很短的時間,在舁死屍的木架上休息一下,或者到病房內的椅子上坐一下,只有在這個時候,可憐的鱗傷遍體的身子,才休息一下,而他自己則假寐以達旦。在破曉之前,很正確守時的聖馬丁就迅速地起來,整個會院,尚未有任何生機與動作、他無師聲無臭地跑到地下室的一隅,他自己明白,最嚴厲的痛苦,即將加諸自身。

等若太腸一出,聖馬丁所選擇的青年,依時而至,和聖馬丁做一個最可怕的秘密約會。他一定是一個當地人:不是印地安人,就是黑種人。因為聖馬丁的仁慈,少年人完全信賴,完全效忠,這個人一定是有力的,兇暴的,然後聖馬丁才用他。現在是做第三次流血補贖的時候了。聖馬丁先裸其背與肩,把衣服剝下來,蓋經過睡眠後,血肉和衣服黏成一塊,脫卸匪易,然後他給印地安人一個記號,令其開始工作,用一個野樹枝,在他背上,上上下下的,加以最無情的疼庸的痛擊。這塊連血帶肉的肩背,完全給劌子手統制了,但是他還受看犧牲者呻吟之聲的囑託,叫他竭力做去,鞭擊愈重愈好,一直到如此的地步,就是到天國的門啟了,煉獄內幾個受苦的靈魂得救,才算完事。

在白天裡,我們絲毫看不出聖馬丁於夜間做這樣厲害的補贖。他的氣力,似乎沒有受到損害,顯出能支持的樣子。他顯出高興的微笑,對於受苦的人仍是郡樣的關注和仁慈,對於自己膝盡的義務,仍然是勤勉而富於忍耐性,仍然感起輿趣,用全心全力的去做。沒有一個人會想到,他在夜間受過這樣的苦刑,體力受了如此的打擊。當看他若無其事跑來跑去做善功的時候,還是滿面春風的笑容,把日用品分配怡貧困者,治癒人們形神它面的痛苦二沒有一個人想看,在他的腰裡,還是緊緊的扣著一條鐵鍊子,更沒有人蘊蒼,在他流血約兩肩,還穿看一件做補贖的手衫。他永遠是仁慈、可愛。大量如此的愛人,如此的和藹,如此的仁厚,對於那班清教徒式的做補贖者,是一個嚴厲的良好的教訓。這種人做了一點補贖,就一天不安,比起聖人來,當然羞慚得無地自容矣。

聖馬丁是一位有人情,重視友情的會士。他很歡喜拜訪同道的好友,一起歡天喜地的談論有關靈修或天國的話題。等著他們到方濟會或道明會去拜訪朋友的時候,就在他們的聖堂裡,做感恩的祈禱。在道明會聖瑪達肋納會院內、他常去拜訪一位有聖德的朋友,他就是聖若望馬西亞,在某種限度下,可說是馬丁的弟子。若望修士,小馬丁修士十六歲,有成聖的願望和大量。他本來是西班牙貴族的子弟,不幸父親喪失了所有的資財,他初為牧童,後乃服從天主的默示,乘舟前往新大陸。與西班牙覓取幸運的兵士,專以金錢為務者不同。他在南美洲到處旅行所留下的,全是很好的榜樣與印象,最後他在利馬城,先把自己小部份的資財:全是從勤勉工作中積蓄起來的,分散給貧窮,然後往道明會聖瑪大肋納修院之門,很謙遜的申請加入道明會,做一名輔理修士。他的誠懇的請求,終能得到滿意的答覆。聖若望的德表動人,初學一年完畢後,長上命他管理門房,和聖馬丁一樣的專言出入要務。不久以後,他就專司救貧的哀矜。秘魯的富人,甚至墨西哥有名望人士,均給以大量的金錢,給與窮人。這是說明聖若望能撫養無數的乞丐的理由。那些乞丐每日均排班站在會院前,侍候聖人的賑濟。他永遠是一個仁愛脾氣好的人,從來不知休息這個名詞作何解釋。從各方面來的人,請求他給與忠告和教訓,他勸大家以最高的信仰心,放在主耶穌身上。

  利馬城素有地震之苦,聖若望常把會院裡的會士們召集在一起,勸他們不要東奔西跑,走到花園後,如有拙震,這些會士們,全到聖堂裡去避難,不向他處亂跑,只有恭敬天主之母的聖堂,能夠保護他們;並且這個是避難最安全的地方。再進一步說,貧窮的人,最喜歡聽他講道理。聽道理的人,均為他的真誠所陶冶,他的潔白的靈魂,提高他們的心靈,增加他們的力量。他所教導旁人的,不是從書本子堸蚞ヮ茠滿A是他自己體會出來的,他自己的經驗,是從信德方面的經驗推演出來的。聖馬丁和聖若望兩人所談論的,據我們的想像,一定是天國內的事物,救濟窮人的計劃,對於至聖玫瑰經之後,加以頌揚,兩人聚首傾心所談論的,一定要尋出更有效的方法,以抵貧救窮。

  談話完畢後,馬丁與若望一定要退隱到花園的一角,靜靜的懇求上主,賜他們心愛的救貧的宗徒事業,相似業成功。這兩位有聖德的輔理修士,一個是西班牙卡斯提貴族的後裔,另一個是謙遜的混血黑種人,這真是一幅美麗感人的圖面,這二位聖人是十七世紀初葉聖域賢關內的人物,而兩人所度的生活,和所做的事業,相似之點頗多,天主降福他們兩人,第一使他們宗徒事業的成功,第二使他們獲得大宗金錢以助濟貧病,第三賜給他們多行神蹟和預言的能力,第四件事實,可算是絕無僅有,1837年兩人均由教宗額我略十六世Gregory XVI列入真福品。馬丁之列入真福品於,。以事實推考,讓我們來做一個判斷:雖然聖馬丁被列聖品於1962年,定將較早於他好友聖若望、馬西亞,但他在1975年也被教宗保祿六世Paul VI宣聖。於是在他們生活於世之時,其克己修身,頗有相似之點,而得天主寵愛之深厚,亦復相同。

  聖馬丁和聖若望,固然是生同時而死同榮,但聖馬丁另外還有一個摯友,就是美洲首位列聖者:道明第三會的貞女聖羅撒(1586-1617)。

雖然記載內沒有很多關於二位聖人的來往,這可能因為聖女幼年就去世了,但根據幾位證人,由於聖女羅撒常來會院聖堂祈禱恭敬聖母,偶爾會與聖馬丁在更衣所門前打招呼,或則聖女有些神修問題時,會請教聖馬丁。聖馬丁常親切的稱呼這位同會的小姐妹為「小玫瑰」。

 

第六章.                    神奇旅行

對於這位可愛的修士的種種善行,及其仁愛的宗徒事業,是非常的喜歡。因此,他把自然律擱置在一旁,使得他的救濟貧苦疾病工作的範圍:格外擴大增強。天主很高興的發了驚奇的神蹟,取消空閒距離的界限,庶幾聖馬丁能疾馳而過,達到行哀矜的遼遠地方,但是在世俗人的眼裡,從來不知道,聖馬丁會遠渡重洋。聖馬丁這段仁慈善功,非常的有意思,且饒於興趣。這是絕無僅有,富於戲劇性的事實,誠能啟發人們的幻想。馬丁的熱忱,的確是超越時間的限制。在他死後的三百年,倘在美洲的使徒事業和矜憐工作,有極明顯的見證,為千萬受息者所承認,絕對不會受到時間的限制。

  讓我們揭去過而不留的時間之幕,在今日想像三百年前的事態,到利馬去參觀玫瑰聖母會院一次。我們明白聖馬丁是一個病房的看護,時疫在城內發生了,六十名初學生也傅染上了。聖馬丁如仁慈的天使一樣,竭其力之所及,不但關懷這些班病人,且給以相當的安慰。大家均需要聖馬丁來伺候。他當然分不開身來,要分身術才好,那非行神蹟不可。到初學院迴廊的大門:永遠是鎖好的。但是大家看見聖馬丁毫無聲息的出入初學院。他時常從這張病床到那張病床,知道他們所需要的是什麼,並且來得正好,適逢其會,他對於病人的祕密的未說明的願望和需要,也有感應。病人用不著去叫聖馬丁,他似乎有直覺的樣子,先時趕到,供應你所需要的。這種現象,大家已經注意到,就是沒有時疾,早已如此。例如在夜間,初學間的某未修士,需要聖馬丁的服務,那時雖然初學院大門已經上鎖了。但聖馬丁會馬上來到他床邊,探視初學生,沒有人知到這初學生的意旨,如何就能達到聖馬丁的住所。聖馬丁素鎖尊敬的守護天使,或著做它們驚醒的助手,盡忠的同伴,使得這些絕無僅有的令人驚議的看護,迭次產生。

在某一夜二點鐘,初學生名叫方濟、瓦拉斯哥Francisco Velasco 修士,患病甚劇,幾濱於危,自己也感到必死無疑,堂在床上無就而失望了。忽然間聖馬丁來刀他床邊,凡病人所需要的東西及安慰,無不應有儘有。病人雖感到奇異,但是具有極大的信心,就發問說:「哪怎麼會曉得我生病的?」這位神祕看護就對他說:「請不必做無聊的問題,君且不死於此病,請自安慰。」話說完之後,方濟修士覺得自己已經痊癒了。

方濟修士把這見奇蹟報告給初學導師。導師很感驚奇的說:「這是一件怪事,通達初學院下鎖的大門,且有門閂閂好的,當著聖馬丁來視病的時候,鑰匙繫在我腰間,並且此門就是我親自關的,和平常一樣。」

因為一位初學生的患病,才產生此種其議的現象,於是初學導師,對於聖馬丁奇蹟的看護,遂欲追根詰底,一探究竟。一個良好的調查的機會,終於來到,正在夜間十時,他把初學院迴廊兩端的門鎖好之後。他很高興的說:「看罷,馬丁修士現正在一位初學生的病房裡,我不知道他如何進來的」。他就在敏捷的隱藏在暗處,注視著聖馬丁的動作。他的兩眼目不轉珠地看著病房的門,採取靜以待動的姿態。一切皆歸無效。終於無人出來。他急促的再至門前審視,是否關鎖得很好,他發現兩扇門關閉得極其完善,一如平時,並且鑰匙仍然繫在腰間。他用手摸過,並未丟失。他於驚奇之餘,再三的頌揚天主的大能。

根據史家的記載,聖馬丁對於生病的初學生,特別關懷。因為熱度過高的人。渴望嘗嘗水果的滋味,聖馬丁嘗以各種各樣的水果,供應他們,有的水果,並不產於秘魯內,有的水果並不在此時產生,聖馬丁均能致之於時空以外。

羅德里、馬郎戴Rodrigo Melendrez,為了避債主,長期隱藏在會院裡,直至債務償清為止。有一天夜間,由於受丹毒發作的苦,其苦楚異乎尋常,不禁呼號說:「哦!還有什麼人之於時空以外。能給我一點熱水來洗我的腿呢?」這是一個大膽的呻吟,因為整個會院已經在睡眠中,而這位避難者,住在玫瑰聖母會院裡本來是一個例外,現在生了重病,並且房門上的鎖,由自己親自上鎖,他的大呼求援,當然不希望人們聽到,不過因為痛苦太嚴重,只有發出歎息之聲,絕對不肯自製耳。不意他的呼聲不畢,聖馬丁以在床前,手裡端著病人鎖需要的熱水。病人很感到驚奇,就發問不已已省馬丁只答;只要視必須的,他總有法子到病人的床邊。這段故事,在聖馬丁列聖品案過程中,由馬郎戴之兒子宣誓作證。

   自從聖馬丁入會以來,對於遠方的傳教工作,非常感起興趣。在他的青年時代,曾有意到遠東傳教,勸異種民族歸化。總而言之,聖馬丁時常夢想看、到遼遠的國度,去傳播救世福音。天主決不辜負一個人的慷慨,明白聖馬丁不自私的熱心,有好幾次,俯允所請,讓這個行奇蹟的傳教士,去做不可見的旅行,在一轉腔之間,就到了墨西哥、法國、菲律賓,甚至中國他也去過。聖馬丁終身在利馬玫瑰聖母會院堙A度其修道生活,足跡並未離開秘魯一步。然而我們有種種可一信的例子,證明馬丁已遠至地面各處,在窮苦、俘虜、病人當中工作。

有一位混血者曾居中國多年,返秘魯後,曾與聖馬丁談起我國的民俗人情,但在交談時,發現這位謙遜的會士很認識遙遠的中國,聖馬丁所敘述的人士和地方一一與之相等。

  方濟、蒙多耶Francisco de Montoya是在非洲認識馬丁的在那裡有許多教友被捕為奴隸,聖馬丁在他們中看護病人,安慰憂苦。他說他本人及其在縲絏中的同伴,均不知道這個神秘修士的姓名及其來歷,但是他堅持著,一定是馬丁;在他們最艱苦的時候,用豐富的日用品分給他們;用許多的道理,勸誡安慰他們。方濟從奴役工作的苦楚中,獲得自由而返秘魯,忽然閒有一天在玫瑰聖堂內無意中遇到這個最大的恩人,他不但非常的高興,但是完全出於他的想像,竟在利馬遇會到他。他就投入馬丁的懷抱,熱切的問他,從非洲的亞爾基爾到南美的海程,是否平安;不知道問了多少問題,聖馬丁多支吾其詞叫回答他。方濟感到奇異,亟欲探索此中神秘及其底蘊,他馬上知道了,從玫瑰聖母會院長處獲悉的,他從來沒有派聖馬丁到非洲去傳教;據他所知道的,馬丁的肉身,也從來沒有離開過秘魯。沒有問題的,方濟對於這個神奇的事件,感到非常有興趣,要把這件奇蹟,宣傳到全世界去。

  聖馬丁一定在超性的方式下,去過法國一趟。有一次,他以秘魯不知名之藥,給與病人服用,並且很自然的講了一句走馬腳的話以作解釋:「這是很好的藥品,我在法國的貝榮Bayonne醫院堙A看見人們服用過。」

  利馬有一個商人,對於他在墨西哥所遇的故事,從來不厭煩的敘述給人們聽。的確是一個很美麗動人的故事。當看這個商人離開利馬前往墨西哥之際,不知怎麼的,把他自己牽連在麻煩當中,他對於聖馬丁,具有極大的信心,就請他為他祈求。及到達墨西哥後,他就很危險的病倒了。在他彌留極端痛苦的時候,不禁大聲疾呼:「我的上主,為什麼原故馬丁修士不來此關顧我呢?」正在此一剎那,言猶未畢,聖馬丁已入其窒,滿面顯出微笑,非凡的高興。商人就問他說:「什麼,我親愛的修士,你什麼恃候來此的。」聖馬丁隨即回答他:「我也是剛到的。」之後,他在房內踱了幾次方步,把房內零亂的東西,放得有秩序一點,從新整理一番,顯出高興親熱的樣子,於是他就對病人說:「哦,你是一個小信德的人,你為什麼只想自己行將就大呢?」隨後給他一些藥服用,並且加上一句:「你可以安心,決不致因這點寒熱就會死的。」聖馬丁說完此話,就慢慢的,顯出慈悲的樣子。離開病房去了

 ..不久之後,這個商人的健康,完全恢復,他要感謝這位老友的盛意,他就很急促的赴城內道明會院探訪,所得著的,是一個否定的答案,說這位會士從來就沒有來過。商人自問,這個人究竟住在那裡,於是奔赴城內各旅舍,探詢聖馬丁的行蹤,亦未得要領。一切均無辦法,似乎從來就沒有人聽說他的名字。商人沒有辦法,只好俟諸來日,回到利馬以後,才有聖馬丁的消息。及至玫瑰聖母會院,則會士們對他做下列的保證,就是和善的馬丁修士也從來沒有離開過會院。這樣使得這位商人,如觸電一般,格外驚奇。他沒有一次提起這件事來,不感激得流淚。

 關於聖馬丁的『旅行』,達到亞非兩洲的稱述,究竟我們應該接受多少,這是很難說的一件事。一方面來說,這是所謂的「精神旅行」;從他方面來說,馬丁有形體可見,利用各種力量,以為靈魂爭取幸福。無論如何,我們有幾個很可靠的見證,一個是關係中國,日本,亞爾基爾Algiers,均可作見證。曾經在上述的地方,看見過馬丁、包瑞斯,的確是他,並非旁人,和他們後來在利馬所看現的,完全是一個人,而同時馬丁的長上,只申述一件事實,就是聖馬丁,除了玫瑰聖母會院之外,從來不會住過別個會院。

  聖馬丁還有一種能力,就是隱形力,使人無法見其形體。有時候,他是這樣的做,即無人能見其形體。最奇異的,他運能把隱形的能力,傳達給旁人,至少我們能舉一例,以證明此事之真確。驚察追究兩個被控訴的人,一直追到會院裡面,當著這兩個人正被拘捕的時候。聖馬丁為了正當的理由和完成上主的意旨、卒使兩人隱去,逃過了警官的手。

  有時候,聖馬丁很「糊塗的」把他四週不可見的超性生活透漏出來。我們有神父和修士全體的證明:依照修會的習慣,於早禱之前,馬丁在寢室內,唸聖母小日課,由兩位天使輔助他唸,這是大家親眼看見的。還有一次,會士們看見四位天使,貌似美麗的青年,手中各持火炬,與聖馬丁在會院內行走。

聖馬丁有時變形,人們看見他形同火球。某夜,馬丁、巴賴根Barragan修士病劇,其會士之職務,係搖鈴邀聖馬丁的速來。於是,就在那裡等他,看見他這夜來的時候,其形如發光的電球,經過了空間,就一直滾到病人的床前。還有一次,整個會院的全體會士,看見同樣的奇蹟,這次看見聖馬丁其形如火球,如閃電一般的,從會議廳閃爍到聖堂內的詠經席。

因為上述的諸種事實,馬丁有「飛行修士」的雅號。在前面我們看出,他能夠以隱形的能力,傳達於旁人,使免於難,這次他又把「快速」的能力,傳達給三十位初學生,由他率領到利馬城外散步者。初學導師,請聖馬丁帶了這屆初學生到樹林裡旅行,其地距利馬城約有三英里之遠。他們在這個自然界中感到非常的快樂,不但初學生們,就是聖馬丁自己也沒有注意到時間這樣迅速的飛去。黃昏來到,使得大眾在森林中惶惑。無論如何,他仍是無法準時返會院。唸晚禱之鐘聲,已經在人們的幻想中作響,但是他們離家是太遠了。初學生當然恐怕譴責是不能倖免的,而聖馬丁在這種景況下,和從前一樣,只有用他全心全力在祈禱著。不久,他的面貌,煥然發光,就對他所領率的青年人說:「來吧!大家跟著我走。」

恐怕他們一定排成直線,聖馬丁當然是首當其衝。大家似乎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恐怕聖馬丁要叮囑他們手摻手,並且要閉起眼來。我們實在要如適當時的情景,馬丁是不是在叫:一,二,三…睜開眼來:只有跑了幾步路,大家都發現自己立在會院的門限前了。這樣的長距離,業已無限的縮短了,所費的時間,也許比我們敘述這件故事的時間還要短。故事還沒有說完,就是馬丁率領的青年人,通過已經上鍵的門,絲毫不驚動旁人,初學生依時加入唱經的行列,起始念他們的玫瑰經。

 

第七章.                    奧蹟豐盈

道明會之會徽,有紋曰:『真理』二字,代表會士們在言興中宣道真理:耶穌的喜訊。屬於這修會的聖馬丁,對於這事是非常清楚的。他雖然本來是屬於第三會的在俗會員,將近有九年之久,謙遜居於下位。但是因遵照長上的意旨,大發服從的德行,發誓聖願,接受捨身事主的光榮。聖馬丁完全瞭解會祖聖道明的理想:就是每個會士,均應成為使徒,度一種聖潔示範的生活,把自己從真理和默想所得的果實,均為靈魂獲救的原故:犧牲,獻給世人。聖人十分明白這個道理,他雖不能登上講台傳教,但是他利用他在會院內所做的工作,對於會士弟兄們所做的工作,有重要的和有效的幫助。有初學生和會士神父們病了,需要他的照顧,任何房間和迴廊,需要他的灑掃,衣服需要他修補和去塵。另外在這偌大的玫瑰聖母會院的忙碌與活躍,當然有無數的事故發生,把馬丁的時間,消磨得乾乾淨淨。聖馬丁十分明白,他在貧病將死的人當中工作,也是間接的有助於道明會神父們的傳教,在這些被遺棄的人們心中,預備一條清潔的道路,使得真理的種子,更易播種下去,至於聖馬丁的整個生命,可以稱是一部活的、有力量的教理感動人們的心靈,認識牠的人,無不愛他,並且每個人對於他這種光榮的、有德行的生活,在他的生命中,無不肅然起敬,以為法則。

  相似瑟納聖師加大利納,聖馬丁的智慧,似乎是由上天給與的。他不但受了聖神的寵賜,在心靈上,得著光明,並且對於神學更有特殊的知識。關於此點,當以聖多瑪斯的《神學大全》及其他著作為正宗。某天,他路過聽見兩位讀書修士在那裡活躍的討論一個問題:從人類可能的觀點來說,天主的本體和存在,究竟應該以那一個為最完美,聖馬丁有以下的見解,打斷他們的話頭:「我的孩子們,對於此點,最好去研究聖多瑪斯的著作,看他所說的是什麼。根據人類的想法,存在是一個餃商的完美,因為只用這一個觀念,說明天主整個約有,這是你所能見到的。」讀書修士就以這些見解去報務主任神學博士聖十字方濟神父Francisco de la Santa Cruz,他同答說:「馬丁修士是非常有學問的,他所有的,是諸聖者的智慧。」還有一次,會院堛滷訇簫怴A正在討論一個問題,最後走出聖馬丁決定的。於這一問題的解決,他教教授們去讀神學,還指出仔細章節。

在聖馬丁的生命中,雖充滿看奧蹟,但是我們一時一刻都不能忘掉,就是他和其他的聖人一樣,堅信善盡本份,是一個不折不扣絕對的必須,甚至最普通的無足重輕的事故,也是以謹守時限,極端忠誠修會憲規與章則,是馬丁聖潔生活的指南針,這正是全能天主要他遵守的生活規程,是具有伸縮性的超越世紀的陶成聖人的模型。正是因為他忠實的完成修士應盡的義務,因為他富於忍耐性的勤勉,因為他毫不自私的在窮苦人群中,做了宗徒事業,因為他的真實的謙遜,因為他能隨時隨地的服從,所以全能的上主才以施行各種神蹟的能力,昇與其忠僕。

教史家告訴我們,在十七世紀在南美洲的道明會,均能嚴守會規,度其清規熱心的獻身生活。不過事實上,這些會士當然不是活聖人,即是人類,當然個人均有缺點。我們從各種記錄上看出,聖馬丁富於普通常識,決不管別人家的閒事;不通在某種光景下,如果於他人的靈魂有益,他也毫不遲疑的給別人一個忠告或一種暗示。某日,他看見某會士穿著麻紗的襯衫,覺到非常痛心,從事態的本質來說,穿一件好衣服根本沒有什麼錯處,不過這是違反修會的憲規。在起初聖馬丁忠厚待人,以為這位修士,一定因為身體缺乏健康,獲得長上特許,故改用他服;繼乃明白,他因為毛衫缺乏,所以改用麻紗。聖馬丁亟欲覓得會規正所指定的毛衫,否則藏不能忽安。他就出去尋求具有大量的恩人施主,從這個商店跑到那個商店,他曉得一定有大量的商人,肯從嗶嘰的布匹上,為每位修士,剪下兩三件襯衫衣料,並非難事。

從上述的事實,我們千萬不能就想聖馬丁的胸襟狹隘,凡事只見一面,不知其他。相反的,他自己雖然衣履不全,破爛,對於一位衣服入時的年輕神父,反加以保護,因此惹起旁人的驚訝。一位年老的神父,和馬丁一齊散步著;年長者看見青年人的衣冠整齊,表示不平,就對聖馬丁說:「馬丁修士,你看見這位年輕的神父,這樣的好虛榮,這樣的輕心,不顧一切,你究竟作何感想?」但是馬丁的判斷,竟迥異斯人,其言有曰:「天主允許這種輕鬆的態度,其用意出於您的意料以外,蓋上主正欲藉此以救靈魂。試想一個無良心不受拘束的罪人,像這般人,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在某種光景下,碰到這位神父或脾氣相同的神父,注視他的外表、風度和動作,心理會對自己說:這位神父,對於我這種罪孽深重的人,一定仁厚寬容,同時聖寵感動他的心,督促他去辦神工做補贖,這個人一定滿心喜悅,奔赴這位神父之前,辦一個很妥善的告解,立刻和天主和解了。假使剛才說的大罪人,遇到七位像您這樣的神父,所看的是百結破衣,好像一個人剛正施給:拋在你身上的樣子,所穿的是一雙龐大的鞋子,一雙腳不是穿:實在是陷在鞋子裡面,顯出一副充滿皺紋,多年苦修的面孔,這樣一來,這個人看見您,一定要怕,不管他的心頭,有何等罪惡的重壓,一定要逃走了。」

聖馬丁對於修會的初學生特別關心,在他心堨羶楣O著他們,因為這些年輕人是修會明日之希望,傳教事業的鮮花。有一次,有一位初學生重病,就特別會到他的病床邊去,俯視骨瘦如柴的身體,對他說:「親愛的修士,你還要繼續的活下去嗎?」這個少年人同答他說:「是的。」馬丁就加上一句:「好,你決不會因此次的痛致死,我的孩子,活下去吧,而為救靈工作。」這時少年人立刻恢復他的健康。

在這個會院裡,另外還有一個年輕修士,叫做玫瑰聖母的多瑪斯Fray |Tomas del Rosario ,富於德行的修養,前途是很有希望的,竟死於長期的重病。大家預備他的安葬,將遺體移入聖堂內,所有會士均結集在室外,為死者誦經,聖馬丁適於此時步入死者之臥室。他叫人把門關上,自已在苦像下,低聲熱切的祈禱,祈求十字架上的救主顯示祂的仁慈。隨後他立起身來,趨近亡者,在他的耳邊呼道:「多瑪斯修士。」這個死人立刻動起來,並作呻吟。

守門的弗南多修士Fray Fernando de Aragon,當時也在場,親眼看見這個奇蹟,不禁歡呼:「大能的天主,允許祂忠僕的祈禱,竟以生命賜興亡者,使之復活!」聖馬丁立刻溜出房間,只對門外的修士們說:「你們每個人可以同自己的房間了,多瑪斯修士又有知覺了。」

 .在1624年,流貫利堸走陘中萿綵堸豆J河Rimac River,忽然間暴漲起來,觀其波爛洶湧的水勢,大有淹蓋岸上玫瑰聖母聖堂的危險,於是全城在惶惑混亂中。聖馬丁很受了感觸的樣子,遂奔赴河幹。聖馬丁因天主聖三之名,選了三塊石頭,他先拿一揀安置在洶湧的水頭上,第二塊投入距離不遠的水中:第三塊投入波濤的中央。後來他就立刻熱切的祈禱,引起了群眾聽上主安排的信心,在昏亂群眾的眾目睽睽下,水勢就慢慢的退下去,回到原來的水平。玫瑰聖母堂救下來了!群眾集體歡呼,聲震全市。利馬市民為了感恩的心情中,提議在城內高地重建一個美麗的聖堂,以恭敬在天之母,庶幾永無水患。聖馬丁勸告他們說:「千萬不要如此的做,玫瑰聖母堂是建築在應當建築的地點,無須遷移,利馬克河決不會再威脅它的。」這句碩言,一直到現在,河流還是嚴格的遵守,未嘗逾越一步。

聖馬丁具有天賦預言之恩,不只指示有關外表的東西,還能說明靈魂堛漕ぁ鞳C他能夠審辨靈魂的動作,讀別人心褒上的思想,心裡的情緒。所以他第一次碰到一位會士的兄弟名叫若望、婓瑞 Juan Ferrer,聖馬丁豪不遲疑的問他:「還要等多少時,我們才看見你戴上方頂的帽子!」原來這位年青人發了一個私願,假使他的某項心病獲痊,他願意加入耶穌會。

以下的個例子,可以看出聖馬丁有天賦的能力,預言將來悲慘的事實。當城中,時疫盛行,道明會的病房間內,佳滿了神父和修士,幾無虛席可以客人。有一位初學生,或者是因為傳染之可怕,或者有意離開修會,假稱生病,要求回家養病,這種特殊的情況之下,院長無意拒絕此項要求,當這位年輕人,正在離開會院之際,也已步出會院大門,聖馬丁審察他的意向,發現這是一個謊言;因此就勸他,不要離開修會:「你冒稱生病,濫用了長上的信任心,放棄你那個卑下的軟弱計劃。」聖馬丁一步一步的堅持著,因為當面戳破他的詭計,初學生不但不修正他的意向,反而老羞成怒,對於要救他的人,竟以怨報德,很高傲的不加理睬了。聖馬丁看出初學生的固執不通,堅欲實施他的愚笨的計劃,就說:「好罷,我的親愛的修士,既然如此,就回家去罷。天主在那裡等著你,只不過是為罰你而已。」這個少年人回家不久以後,就真正生病而死。

還有一次,一個讀書修士受了聖馬丁之託,挖信送至方濟會,途中拆開私閱。又巧妙的把它封好了,聖人能洞察隱微,責備了他一頓。

西彼盎、麥底納神父Fr. Cipriano Medina告訴我們這故事:一位讀書修士趁聖人外出,為他自已及其同伴取食物時,就乘機很秘密的取了聖馬丁慣值八塊銀幣。聖馬丁返室後,能立刻察知此事,逼他從鞋子內取出這個錢幣還他。

另有一次,當聖馬丁外出時,有幾個讀書修士想跟他開玩笑,把抽屜開出來,食盡他的果品。不過在這剎那間,讀書修士當中的一個,出人不意,竟盜取錢幣一杖,未為他人所見。等到聖馬丁回來,就對他們說道:「我的孩子們?你們食盡在抽屜內發現的果子;這也艘有什麼,我是放在那堙A預備你們吃的。」講完這話,他就轉過身來,專對拿錢的修士說:「你一定要把拿去的錢還給我。」這個修士因為丟了臉,害羞成怒,回答說:「我沒有拿你的錢。」「不,我的孩子,無須謊言,從鞋子內取出錢來還我罷,這個錢不是你的。學生無奈,只得脫下鞋子,把錢還給聖馬丁。

假使是安慰別人的話,則聖馬丁的預言和直覺,格外深遠,上述的西彼廉神父在初學時代,因為其貌不揚和舉止笨拙,受苦頗深,又因為同學們嘲笑他,使之無地自容,所受之苦,不是人們所能想像的。聖馬丁利用他自已直覺和愛德的力量,早已明白這些事件。某日他經過初學願,就對初學生發表了下麵的奇異的頂言:「你們都說西彼廉修士長得醜,就是因為他沒有美麗的面貌和好看的四肢。好罷,你們可以絕對的相信,他將來一定會長成一位漂亮的青年,並且對於我們修會,增加了不少的光榮。」六年以後,這個笨拙的修士,患了重病。最奇怪的,就是他從病休上起來後,已無人認識他,蓋這個病人,業已長高半英尺,所有的舊衣服:均嫌太小太短。在進一步說,聖馬丁的預言後來均變成事實。以後西彼廉修士,在神修方面的進步極速,先擔任利馬大學的教務主任,後被祝聖為華曼加Huamanga主教,最後就我死在主教任所,極受人民的愛戴。

從下面的事實看來,我們明白,馬丁對於西彼廉,具有特別的愛。當西彼廉病重的時候,嘗埋怨聖馬丁,蓋已視之為父矣。他說:「仁善的修士,從神修的觀點來說,你已把我看為你的兒子,雖然你十分清楚,我的痛勢,已瀕絕境。但是,你還是放我一個人在這裡,讓我自己去管自己的事。」聖馬丁微笑的說:「我可以對你保證,凡我所常審視的病人,大概真是病臨絕境:毫無救藥的。至於你呢,高高興興的,提起精神來罷,仁慈的天主,為了他的光榮和道明會的光榮,要延長你的壽命。」

天主賜於聖馬丁的超性能力,能協助馬丁做仁慈的善功。某次,聖人獲悉,一個西班牙人名若翰、鞏賽略Juan Gonzalez來者,業已判處絞刑,執行有待,他立刻奔到醫院去,安慰這個可憐的人。這位囚徒,曉得自己的命已在俄頃,請聖馬丁關注他的靈魂,為這個沉重的靈魂,在天主面前轉祈。聖馬丁當然為他祈禱,一如其願。後來他就同到會院堙A得著一個新的靈感,馬上遣使者一人,報告囚徒,謂其終將不死。現在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已經到了最後的一剎那,他已立到砍頭臺上,靜以待絞,並且兩隻腳已經放在絞刑臺上。正在這個時候,人們聽見巨大的聲音,均轉身同顧,則秘魯總督的夫人,立在陽台上面,搖手示意,令劊子手暫緩執行,蓋渠已為罪人求得恩典,可以不死矣。他的要求,蒙總督賜准,這個面似鉛鐵,全身虔預的囚徒,又入監獄;在那堙A他發現聖馬丁給他的四十塊金幣,以備「復活」後的一切需要。

無論在什麼時候,聖馬丁不惜利用所有的方法,使得一個靈魂得救。一個異鄉人在醫院裡,垂以待斃,至於聖馬丁如何能知道這個消息,只有天主知道。說他的異鄉人,真是名符其實,這個可憐蟲,在事實上,既不是原住民又不是西班牙人。聖馬丁和他有什麼關係?要為他做什麼呢?聖人夜間來到會院,和服侍這個垂死的病人說:「什麼,這個人就要死去麼?他還沒有領洗呢!」於是他同轉頭來,對這個異鄉人注視,在一閃爍間,很快的他認識了自己的靈魂,是在罪惡的狀態中,他追悔自己的過失,不應該把自己需要領洗的事實,隱瞞起來,承認自己是教外冒充教友的過失,用一個垂死的人靈魂上所有的力量,來懺悔自己的過失,而這個靈魂,即將離開這個世界和軟弱的身體。他很幸運的領洗了,而平安的去世。

在聖馬丁的四週,人們所有的秘密思想和意向,他均能知之。他不但能夠知道人心深處所隱藏的情緒,並且能夠偵察這些情緒的來源,說出來令聞者愧服。

有一天,他對弗南多修士說:「你為什麼這樣的憂容滿面,君其稍安毋躁,在十四年內,你所憂慮的,將煙消雲散於無形矣。」這位『睡在鼓內』的修士以為他內在的憂患與不安,豈局外人在面貌上所能看出。於是就反問道;「你說我的憂慮是什麼?豈十四年之後,死亡能免我於一切憂慮乎?」聖馬丁同答他說:「不是,不是死亡。你願意做神父,你將會成功的。」當時的弗南多修士,不過是一位輔理修士,是沒有晉鐸的希望,因此這種不可能的欲望,時刻的纏繞他,以致憂形於色。最後馬丁又補充了一句:「等你將來歸返利馬之際,我已不在此處了。」果然,十四年後:弗南多修士在智利的聖雅格Santiago de Chile晉鐸,聖人逝世後,才回利馬。

在某一時期內,利馬城總督若翰、費格若亞Don Juan de Figueroa,不能及時收到從西班牙王朝寄來的重要文獻數件。總督是聖馬丁的好友,聖人前此會為之預言數事,此次又安總督的心,說公文將於數日內到達。果如其言?總督作種種營謀,想就職於包多錫Potosi城的鑄幣局,其事受了秘魯總督陰謀的阻撓,已成絕望,聖馬丁始終勸他不要失望,後來果成事實。並且馬丁嘗為總督言,他的失望和不幸:均是立功的機緣,得著真正聖寵的理由,即在於此。同時更指出:總督將來所受的痛苦更深。必能忍耐以立功勳。

誠然在不久之後,各種艱難困苦,全臨到總督的頭上,一方面他失去十萬元的房租,他又受看病魔的纏繞,在他提不趨興緻的時候,最不名譽的毀謗,又在摧殘他的名譽。總督見了聖馬丁的頃言,一切的一切,雖極細微,均成事實。在他愁苦的病榻上,某日就邀聖馬丁來談:「請你替我祈禱罷,我已經在死亡的尖嶺上了。」但是聖馬丁同答說:「我將死在你前!」當著總督在「慈悲堂」(醫院)內,修葺一個小聖堂,油漆繪畫,煥燃一新,以為自己將來埋葬之所。他把這個意思,和盤托出,不意聖馬丁對他說:「修理這個小堂,儘管去做,但毋庸憂慮到你自己即埋葬於此。你不會埋在那堙A必定埋在這堙C在會院堶情A在我的墓旁。」

聖馬丁這種見解,在當時實在使總督驚異,然而事過情遷,頂言均成事實。等到聖人死後十四年,修會將把聖馬丁的臥室和幾個鄰近的房間,重新建築,改造成一個美麗的小聖堂。知道總督對於聖人的友誼深切,會長請總督捐獻修建這座小堂。因此預言一一皆成事實。等到總督病故,就很榮幸的,和他的有聖德的朋友,葬在一起。

 

第八章.                    離開望世

  1639年,墨西總主教韋嘉Feliciano de la Vega於訪問利馬之際,忽患沉病。他的肋膜炎,來勢洶洶,病勢嚴重,業已絕望。這位總主教和西彼簾神父Fr. Cipriano de Medina,本篇親屬,誼為叔姪,而西彼廉神父,又是馬丁修士的摯友。當西彼廉神父問疾於叔父病榻,他很驚訝的問:為什麼緣故不講馬丁修士來呢,這正是他所希望的一個人,能陪侍在垂死的叔父之前。主教因令其姪,速往玫瑰聖母會院籲請該院長,速道馬丁修士前來,總主教願意把自己的命運和前途,放在他手堙C

  院長異常興奮,如能為墨西哥總主教服務者,靡不竭力為之,遂立即召馬丁修士,但無人知其所在,喚召他的鐘聲,三番兩次的響,終無反應。整個會院震驚不安,總主教時刻趨同於死亡的路程,同時他又願意召聖馬丁前往。他究竟到何處去了?一批一批的人出外去尋覓他,終歸無效,他的蹤跡,頓成一謎。這三小時,使得全會院沸騰不安,恐怕總主教的痛勢,藏在這個時間內加劇:那就是弄巧成拙了。正此際,他的姪兒西彼廉神父,忽然間得看一個靈感,提請省會長以『服從的聖德』之各,召聖馬丁「立刻來到更衣所,正彼等集議之地也。省會長之言未畢,聖馬丁已神秘的顯陷於眾人之前,省會長命其奔赴總主教病房,服從他的命令,一般無二。

垂死的總主教,責備聖馬丁延滯過久,不克及時來到,隨後就命令他置手於其肋旁,正是劇烈痛苦的根源。馬丁顯出遲疑的樣子,因為他的謙遜,不願意旁人說他善於施行奇蹟,因而對總主教說:「總主教謙遜有加,不恥下問,如何令一個卑微的修士作如此的要求呢?」韋嘉總主教同答他說:「親愛的修士,你的長上,命令你服從我,現在置汝手於我的助旁,以『服從的聖德』之名,予命汝為之。」聖馬丁就奉命行事,總主教的痛苦,遂立刻消除。他的病的痊癒,如此徹底,如此迅速,所以總主教能立刻作返墨西哥的演備。就是在這個時候,總主教要求省會長,允許聖馬丁與彼偕行,同返墨西哥:做他的伴侶。

這個請求,很悲哀的,竟蒙省會長允許,從此沒有一個人疑惑,聖馬丁將作海外旅行。

墨西哥的總主教和省會長,雖作如此計議,然而,不能禁止聖馬丁在暗地堛熒L笑。他對於未來的事實,他能洞悉無遺,遼諸數日後的談話,就可以明白了。

有一天,會院理家神父看見他穿了一件新會衣,惟質料稍嫌粗一點而已,就問他說:「為了什麼,你今天著起新的衣服來?」聖馬丁就安閑的同答說:「這件會衣,我將穿看它埋葬。」不久以後,他身上發寒熱,竟不能起床。他終於守床不能工作,因對人們說:「看罷,我的塵世旅行,即將告終。我將因此病致死。任何藥物,不能起死回生」。他雖作此說,竟無人信之。大家設法減輕他的寒熱,正在預備一種厲害的藥,但是聖馬丁不願服用住何藥品,只說:「這些對我是無益的,因為我的死期已到了。」

  聖馬丁很謙遜的、熱切的領了靈終聖事。正如其所預言,讓熱有增無減,使他受著無限的,說不出來的痛苦。起初他的苦痛,只限於肉體力面,接上來就是一群魔鬼,對於這個衰弱的垂死的聖人,預備一個嚴厲的攻勢。地獄內的惡魔,先利用自己的惡形惡相來恐嚇他。同時他毫不隱瞞痛榻旁的神父們,作下列直率的申訴,就是不信的魔鬼和虛榮的魔鬼,以難描難寫,令人討厭的鬼氣:吹在他的臉上。諸位神長當中的一位,是神學博士,提醒他不要和仇敵作口角之爭,「最好是緊緊的依靠信德,堅信耶穌基督救贖的功勳。聖馬丁微笑著說:「撒單是太驕傲了,他犯不著和一個貧苦的愚昧的輔理修士如我這樣的人,來故弄虛玄而開玩笑」。

  聖馬丁只要利用他的善心的每一顫動,或能擊敗地獄的魔力了。他的身體如在浴中,滿身冷汗,他的牙齒戰慄不已。無疑的,他必須擊潰無恥刻毒敵人的攻擊。撒單及其群魔,欲在聖人方面,掀起人類弱點的剩餘終古無效而失敗。為了服從長上的命令,用他垂死的氣息、報告著說:「在他臨死的苦難中,天主聖母、大聖若瑟、會祖聖道明、聖味增德、斐瑞顯現,亞歷山大的聖加大利納,均來護佑,使他得到無限的安慰。等到最後的一時刻來到、大家都要來和他告別。」聖馬丁注意到鐘聲大鳴,召集全體會士集中在他附病床前,依據修會的傳統、是生者和亡者永別最後一次。聖馬丁還做手勢要求長上不要麻煩大家,長上很賢明的不照他的意思做,等到所有的會士們圍繞看他床的周圍。這位垂死的人,還利用他最後一點力量,請求大家寬恕他的壞表樣。後來大家唸「為亡者祈求的經文」。在這個時候,聖人迭吻手持的苦像。等到經辭唸完,他請大家高聲朗誦著信經。到了「降生成人」這一句,他的靈魂飛同天主了。聖馬丁、包瑞斯死於、1639年十一月三日晚上九時,享年六十,在修會內渡過三十六年的獻身生活。

..聖馬丁逝世的消息,其傳播迅速,如野火一般。這夜是秘魯最憂愁的一夜。居民雖然對自己解說此在天堂上又多一位有力的主保。然而,這個不能減少他們的憂思。他們明白以後的利馬,它能和聖馬丁生時相比,在從前人們看見他手內撓著竹籃,盛滿著麵包、水果、藥品,以飼貧苦、以治疾病,此外還有安慰人們的信辭,不愧為精神食糧。現在則一切均成過去,利馬全城,如喪考批。什麼人沒有受他的幫助,受過他的保護,受過他的鼓勵。西班牙人、黑種人、印第安人、老年人、孩子們、少女婦、貧人、富人、神職人員、公務人員和官吏,什麼人不深切的感謝他,乃他的愛德,籠罩全城,自西狙東自南役北,甚而推廣及於郊外,達到他妹妹的家,利馬騰波,以及更遼遠的地方。

從此以後,他不再對孩子們笑了,不再以衣食分給窮人,不再安慰病人和死者了,不再到醫院、監獄和他最關懷的孤兒院去了。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奔赴玫瑰聖母會院,再瞻仰遺容一次,對於我們尊為聖人的人作永訣了。人民前往者,難以數計,每人均在聖馬丁的棺框旁,祈求數分鐘,他的遺體,受在燈燭輝煌的小聖堂中,一群一群的人不能堅制住自己極度的悲傷,人人感覺到這種難以置信的難以容的損失。這種偉大仁善愛人的人竟停止他的矜憐人類的工作,因死而凍結,這是太不真實了,且看駕人的事,終於產生了。

西彼廉神父最大的願望:是在萬事萬物中,表示天主最大的光榮和聖馬丁的聖德,看其他的好友與聖馬丁,竟表譴責:「這是為什麼的?馬丁修士,他的身體,竟成優硬嗎?所有利馬的人民,均死後的遺體,已成優硬,和普通人並無區別。他受了靈魂上不可抵抗的衝動,在人群中靜待你棺杯旁扭,以俟奇吱來海,用以光榮天主。你祈求上主,顯示祂的全能,使得你的身體柔軟如初生時。」西彼康神父受了如此的感應,結果是對於有信德的人,賞賜了一個奇蹟。等到人們和聖屍接肪,的確柔軟如生,同時玟瑰花、百合布的香氣,充滿了聖堂內。

從此以後,人們無法控制與否的民眾,竟衝向聖人遺體之前,從利馬及四郊來的人叢,差不多把玫瑰聖母會院包圍得水洩不通,這樣延續至數日之久。有好多次道明會士們,必須為已故的修士,更換「黑白分明」的會衣,正因為信友們,除以唸珠、聖牌等聖物和聖人的遺體接觸,尚不惑滿足外,他們遺把聖人的會衣,剪成小塊撈去,親為最可寶貴的紀念。會士們並無意停止信友們的動作,認為這種信德上的興奮。正所以表示他們對於天主忠僕的敬仰和推崇。因為信眾的逐日增多,葬禮遂延遲下去。

最後葬禮終於舉行了,送葬者行列內有主教,有武士,有政客,有神父,有信友,有各修會的會士。後面近擁著一大群的男女老少的民眾。這樣一個光榮的行列,最後一次伴著聖人的遺體,到會院裡的會議廳安葬,在行列的進行中,肩昇體的人,有墨西哥的總主教韋嘉,庫斯科Cuzco未來的奧第加Pedro de Ortega主教,秘魯總督秦衝公爵Conde de Chinchon,貴族院若望、本納費爾Juan de Penafiel議員。一位道明會謙遜輔理修士的遺體,就由這些高貴的人們擁護著,直至入土為止。

 

馬丁遷移

民眾到修院裡來求聖馬丁幫助的,聖寵神恩因為轉求於獲得者,何可計數,於是大家就形成習慣,腸道它的目的來祈求上主,於是當地官員和神職人員均修會應遷移聖馬丁的遺體於他處,以便於公眾出入的小堂為佳,最後決定地點,改造小聖堂一所,包括聖人曾經用的房間,地儘會院大門,出入更加方便。

地點既已選定,大家認為遷葬事宜,當保守秘密,不欲因此引起群眾的興奮,遂決定於1664年為這正是聖馬丁死後的二十五週年。當發掘遺骸時,當時在場,有秘魯總督聖斯德望公爵Conde de San Esteban,上議院議員,民政長官,主教座堂的詠經職員,修會人士等,以及秘魯的整個神職團體。聖人的遺體,還是那樣完整無缺,發出聖潔甜美的香氣。另外還有許多科學家,也在鄰裡考察聖人的遺體;每次他們用外科取血的針,刺入聖人的皮膚,只見一滴一滴鮮紅的血泊泊的往外面流。在這些參與典禮諸位的面前,大家都是在衝動的情緒下,聖人的遺體,遂納入石棺,安置在小堂的圓形屋頂之下。.

從此以後,聖馬丁的聲譽,他的謙虛和英勇的德行,他的救護人類的奇蹟,世界上的人,沒有一個人不知道的。有許許多多的人,因為他轉求的原故,獲得許多的恩典、為了表示感激起見,大家就為他列入真福品而祈求:後來採取了積極的具體的步驟,以推進這個行動。西班牙王斐理伯四世Felipe IV為了此事,會於1659年十二月十七日和1661年六月二十日,致函教宗亞歷山大七世Alexander VII及西班牙駐羅馬大使。現在為了同一理由,他在1664年三月二十日人又致書羅馬教廷。利馬總主教上書教廷。

  真福列品進行的程式,是非常的慢,一直要等到1763年,教宗格萊孟多十三世Clement XIII始頒發公函,宣佈馬丁、包瑞斯的英勇的德行。到了1836年七月卅一日,教宗額我略十六世Gregory XVI發出嘉許馬丁修士的公告。在1837年八月八日,同一教宗又發出列真福品的公函。然後在1837年九月十月,教會正式公佈:道明會謙遜的輔理修士,黑種人馬丁、包瑞斯,貧苦者的良友,天主之忠僕,從此列入真福品,這天使得普世的天主教會,興奮欣歡,衷心感謝上主的仁慈。

  1926年,真福馬丁列入聖品的進行程式,在羅馬展開。1935年三月,世人對於馬丁使徒事業的性質,從新感起無限的興趣。1937年至1938年,是他列真福品的百年紀念。1939年是聖馬丁逝世後的二百年週年紀念,舉行慶祝,當年祕魯政府宣佈馬丁為本國社會公義之主保,後由教宗碧嶽十二世,以1945年六月十日之公函,再次公佈和正式准許。1962年五月六日,教宗若望二十三世John XXIII在羅馬聖伯鐸大殿,正式公佈將真福馬丁到入聖品。

信友們對於聖馬丁的尊敬與興奮的心情,是與日俱增的,同時信友們因聖人轉求所得的聖寵和神恩,多至不可勝數,根據可靠的報告,受恩者業已普遍及於大地。世界各地國家的信徒,均有謝恩的報告,這樣頗令人們深信,聖馬丁之為貧者之父,憂者之慰,一如往日,對於人類的苦楚和困難,還是和從前一樣,願意幫助。不但是天主教友,就是其他的基督信徒,外教人,猶太人均對這位黑種聖人,作將伯之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