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真福若堂與真福黛安娜之書信[1]

 

道明會士貝雅斯神父(Andreas E. Bejas  OP)選材

李承言 

 

引言

1210年的巴黎,熱烈的學術氣氛籠罩著這個歐洲的科學之都。早在十二世紀,曾由隆巴杜(Petrus Lombardus),維克多學派[2]學者和阿貝拉爾擔任校長的巴黎座堂學院就備受愛戴。當1200年兩所座堂學院合併為巴黎大學時,巴黎的精神生活便更加為人所稱道和敬重了。

 

同年,在這一科學研究中心學習七門「自由藝術」[3]的年輕大學生中,有一位來自埃伯施泰因(Eberstein)的格拉芬家族的德國人,這便是于1185年前後生於帕德博恩(Paderborn)附近威斯特伐倫博爾根特萊希()Borgentreich的薩克森的若堂(Jordan of Saxony)。當時的德語地區沒有大學,而他又想研究自由藝術與哲學,以便將來從事神學研究,所以,他便來到巴黎。據他同時代人的記述,他是一位天賦極高的青年,他獲得了神學學士、文學碩士和副教授學位,似乎已經站在士林學者之路的起點上。然而,這位德國青年卻選擇了另一條路。他面臨的是一項既可展示他的思辨天賦又可發揮那非比尋常的博人好感的天性的使命。

 

1219年他與聖道明結識。聖道明的宣道使真福若堂注意到,教會極需要的一種生活方式與勞動風範:一是由於某些聖職人員奢侈和道德失檢的生活作風,官方教會威信受到損害;另一方面則因為一些宗教清貧運動:如阿比森異端(Albigensians)和瓦爾德異端(Waldensians)。這些異端特點對基督教教義造成威脅。聖道明在爭取一些人與他一道實現他建立修會的理想,以便他們能夠效法使徒,以清貧生活和雲遊宣道的方式對抗異端派別。

 

在認識宣道會創始人理想一年以後,即1220220日,真福若堂便加入尚處萌芽狀態的修會。1221年,聖道明在真福若堂本人缺席的情況下,在玻羅那(Bologna)舉行的首次總會議,委託他為隆巴地(Lombardia)會省之省會長。在這期間,若堂首次與後來成為聖雅妮隱修院的主要人物交往:真福黛安娜、安達羅(Diana d' Andalo)。

 

當時,真福黛安娜本人正與玻羅那其他貴族婦女些籌建一座隱修女院,這個計劃得到聖道明的大力支持,在若堂的領導下理想才成為事實,同年會祖離世。1222522日,真福若堂被選為宣道會第二位總會長。在真福若堂的「修會第二創始人」稱號中,蘊含著真理的火花。會祖聖道明逝世,全修會的會院不足30座,會士僅有幾百人,而在1237213日若堂去世時,上述數字增加了十幾倍,總計約有300座會院,數千名會士、修女,影響遍及歐洲,甚至發展到了亞洲和非洲,從愛爾蘭到耶路撒冷,直至俄國這一廣闊地區。

 

真福若堂的一生都在奔波勞碌。儘管他經常為病所苦而又患眼疾,但他仍不斷奔波于歐洲,走訪他的修會:法國、義大利、德國和英國的修道院。他究竟有多少時間住在玻羅那,從他與黛安娜的通信中是不得而知的。但是,不僅一年一度輪流在巴黎或玻羅那舉行修會的總會議,經常使他來到黛安娜的身旁,而且玻羅那大學(也是他特別喜愛宣道的所在地之一),其他城市如帕杜阿(Padua)、維瑟里(Vercelli),巴黎或者牛津。他在那堿鬼袚|吸引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聖召。

 

由於他工作的緣故,真福若堂不常定居在會院內,他為獻身於天主和人的事業而被推向了廣闊的世界,這種生活態度直至今日仍然是道明生活的傳統。在玻羅那的聖雅妮隱修院過隱修生活的真福黛安娜與真福若堂一樣也是超越了時空從這對好友的通信可以得到證實。在他們的書信中一再讀到那種對於與對方接近的渴望、與對方相見的渴望,就是表明,這些選擇獻身道路的人之間的愛不會隨風飄逝,也並非「沒有血肉」,它同樣要投入整個身心。真福黛安娜和真福若堂兩人內心為這種關心而充滿喜悅。實現這樣一種精神聯繫的方式,不同於婚姻架構之內的愛,後者是合二為一和繁衍後代的。若堂與黛安娜的關係,在愛的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的:若當努力不懈,使宣道會在世界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而黛安娜因聖道明所的影響創造一個新的婦女集體生活方式所獻出熱情,那是他們愛情之樹上結出令人欽慕的碩果。

 

安達羅的黛安娜對「這女人是誰?」這一問題的好奇心減乃不減當年。如果說黛安娜是一個熱情洋溢的女性,那麼,我們就把握住了她這個人的某些特點:她的洋溢熱情集中於基督內的生活,表現在她反抗父親為她安排的婚事,她希望以聖道明的精神在玻羅那創建一座隱修女院,她嚴格地堅持著自己所選擇的靈修道路,有時甚至嚴格得幾乎病態,使若堂不得不提出警告。她的熱情還表現在她為了深藏於她內心之中對若堂的敬愛而獻身的精神。這些話今天聽起來也許頗不習慣,不過這種熱情特別清楚地表現在熱戀女性與熱戀男性所具有的那種徹底精神上。若堂與黛安娜正是以這種精神將他們對方的傾心和一項他們為之而獻出自己的愛的使命聯繫了起來。誠然,對種愛的昇華也不乏聲嘶力竭的譴責,但是今天重新審視一下這雙重的獻身精神所結出的累累碩果也足以平息這種譴責了。

 

黛安娜出生於安達羅貴族之家,這是玻羅那地區一個古老而富有的世家。還在1219年黛安娜邂逅聖道明之前,她就與許多宣道會士有來往。據十三世紀《聖雅妮隱修院誌》記載,她在1218年就努力勸說父親轉讓土地供宣道會籌建會院之用。她很想過一種與她的富裕家境相似又截然不同的生活。奧爾良的真福列吉那(Reginald of Orleans)的宣道更加增強了她根據她富裕的家境選擇多種生活形式的願望。因此,1219年她就向聖道明宣誓,前提是她不離開她所熟悉的環境。聖道明本人非常支持她創建修女團體的想法,因為在玻羅那也有其他貴族婦女也希望加入這種團體。實現這一理想的唯一障礙來自黛安娜的家庭。她曾兩次逃離父母,躲進玻羅那附近的隆撒諾(Ronzano)隱修院。第一次逃跑時她被強行抓回,在暴力的拉扯中,重傷了她兩條肋骨[4];第二次,即在1222年十一月一日,她的毅力終於說服了家人。

 

前隆巴地省會長,現任總會長薩克森的若堂趁基督升天節的八天節,期帶領黛安娜與四位女伴邁進新落成的隱修女院,隨後與1223年的629日舉行了領會衣儀式。

 

若堂與黛安娜於1223年至若堂逝世的1237年通信,當他察巡在聖地會院的歸途中在敘利亞海岸遭遇風暴,船沈人亡。這些書信絕非「若堂一生中的一段插曲」[5],而是他那個懷著深情的心房搏動的記錄。

 

在漫長的中世紀,像若堂這樣的人?不多見,他除了忙於修會總會長的繁重事務,還騰出時間應答大量的私人信函。從保存下來的56封信中,讀者至少可以從36封中看到他那熾烈之愛的渴望、他的友善、體貼以及對共同走在獻身生活上的人士所表現出那種充滿愛意的勸誡,其中也流露出一些後來得到深刻發展的道明會神秘主義意味。我們應感謝阿爾塔納B. Althaner的研究,他在1925年推出了按時間順序編訂全部56封信的第一個具有科學價值的版本。其中四封寄給德國特里爾(Trier)附近詠經律修女院,兩封分別寄給若堂在隆巴地和巴黎的會士弟兄們,其餘五十封都是寄往玻羅那的道明聖雅妮隱修院的。他的好友黛安娜定會為其中的37封信而感到高興,那是若堂專門寫給她的。

 

若堂致黛安娜的信中表明,若堂十分珍惜與玻羅那的聖雅妮隱修院所保持的特別親密的關係,在發往聖雅妮隱修院的大量信件中,只有幾封是寫給全體修女的。當1228年在玻羅那召開的修會的總會議,通過的《會憲》規定不容許會士承擔更多隱修女院的靈修輔導工作時,若堂特別向黛安娜說明,這不是針對聖雅妮隱修院的。有時他要求將致黛安娜的信在修女的圈子婸w讀,目的是使盡可能多的修女聽到他對靈修生活的表白。不過,這是例外情況。絕大部分書信都是寫給黛安娜本人的。

 

有一些信很短,是從公務中抽身而成的急就章,常常只是深切思念的表白。但也有一些詳盡的長信,從這些信中可以看出若堂,不僅是滿懷眷戀之情的朋友,而且是信仰道路上的同伴和引路者。雖然若堂常在信中提到黛安娜的信,但我們始終不曾發現她自己寫的信,這一個令人傷心的缺憾!

 

若堂寫給黛安娜的信是獻身者之間,靈性情誼的典型例證,他們彼此會意,在內心深處聯結在一起,將他們的愛牢牢繫在天主身上。

 

他們都對對方承擔著責任。當黛安娜得知若堂的健康受到嚴重損傷時,她憂心忡忡,有如大山壓在心頭,而若堂則竭力撫慰黛安娜,為減輕她心頭的負擔。他自己同樣十分惦念黛安娜的健康。他一再提醒她苦修操練ascetic life應有節制,他最希望看到的是,不再有任何可能損害身心健康的東西困擾黛安娜。

 

他們相互懷有的責任感,特別清楚地表現在履行修會內部各自的使命時,所具有的和衷共濟,相互支援的精神。黛安娜是如何支援擔任剛建立的修會的總會長,又如何成為若堂的精神支柱,她是否向他提出過建議,這些都湮沒於天主教傳統的歷史長河中,而成為一個謎團。不過,若堂至少經常談到他的宣道活動,談到在擴大會眾方面所取得的成績,請求黛安娜與隱修院的修女為他祈禱,從而使她也參與了共同的使命。

 

建立同一個修會,兩個朋友的活動實現著不同類型的宗教生活:一位是屬於活動型的生活方式(vita activa),另一位是從事默觀型的生活(vita contemplativa);真福若堂是以言與行,真福黛安娜是默默祈禱。

 

毋庸置疑,黛安娜個人的傾慕和愛在支持著為了天主、為了人類而過著顛沛生活的若堂,給予他力量和慰藉、當然,不僅僅是慰藉。真福黛安娜的宗教激情,以及與此相聯繫的嚴格的苦修訓練給若堂造成極大的憂慮,因為他總想保護她在他們共同走向天主的道路上避開彎路。這表明既是情人又是朋友的若堂既使他心中的玫瑰瞭解自己,同時也為她承擔責任。真福若堂種種的考慮並非單單影響?了這位姊妹,而是想藉此修正一種在苦修訓練中過份誇大唯神論的傾向,這種傾向在中世紀,尤其是在德國隱修院中最為常見。下面提到的厄卡特大師(Meister Eckhart)和真福亨利、蘇桑(Heinrich Seuse[6]也與這一傾向有關。因此,真福若堂竭力使真福黛安娜聽從他的勸告,讓修女在苦修中保持分寸。

 

真福若堂與真福黛安娜以這樣一種方式,使他們之間的友愛在塑造聖雅妮隱修院的團體生活,以及整個修會的發展中,結出豐碩的果實。

 

這兩位聖者如何相愛、如何相互思念為他們基於何種愛的觀念?他們以何種對對方的和自己的使命之責任感來營建他們的友誼?他們如何凝重而坦誠地為他們的愛而生活?關於這一切,閱讀他們所遺留下來的書信時將一一深切地感受到。

 

這堜珘踸麊18封信,是從所有書信中精心挑選出來的,經過重新翻譯,重新編排,不是以時間順序,而是按照題旨內容確定先後的。腳註中的羅馬數字是按照中世紀流行的文體與格式寫成,都有冗長而又相似的問候與結束程式。為了避免這些干擾性的重復,編者捨去了這些公式化的文字,在簡短的問候語後便是書信正文。結尾程式往往代之以「望妳保重:妳的若堂」。謹舉以下兩例說明原信開頭與結尾的格式:

 

宣道弟兄的若堂懷著父親對女兒的崇敬謹向黛安娜女士致意,他作為弟兄問候天主的兒女,家庭堛漫n妹(羅815),他懷著聖神對情人之愛,他懷著與情侶的一致信仰向她致意。祝願她擺脫眼前的痛苦,享受永琲瘍w樂。

 

請向妳的那些姐妹致意,願她們遵循我神聖會祖奧斯定的教誨不懈地認識、熱愛為身體力行地遵守天主的戒律,改正從自己身上發現的一切謬誤,堅持正確的東西,摒棄一切不應得的東西,維護美、保持健康者,使弱者強、柔者剛、矢志不移地護衛著妳的新郎一一那受到永硤g美的天主之子一一所喜愛的一切。阿們。

 

拉丁語原文本無標題,現在的標題取自書信語境以便於讀者理解每封信的要旨。

 


 

書信選錄

愛的語言(13[7]

 

......最親愛的,因為我不能經常像妳與我都希望的那樣與妳晤面,向妳傾吐衷腸,所以,每當我提筆給妳寫信,讓我的信去見妳,向妳述說我的近況時,我便能夠減輕幾分我內心對妳的深切思念。同樣,我也想知道妳的情況。妳的進步、妳的健康是我最大的快樂。

 

此刻妳想必正忐忑不安地度著時光,因為妳不知道命運將把我拋向大地哪個角落。不過,即便妳知道,妳也沒有合適的信可傳送妳向我提出的問題。何況,親愛的,我們相互寫些什麼?不太重要;因為在我們內心深處燃燒著主之愛的烈焰。妳對我,我對妳都懷著這熾烈的愛一直不斷地、激動不已地交談著。

 

黛安娜,我們當前所過的日子是很清苦的,如果我們相愛,這種愛也不可能沒有痛苦和困厄。因為當妳為不能經常見到我而傷心時,我同樣也由於妳遠離我而不得見面忍受著相思的熬煎。

 

誰能領我們走進。「設防之都」(詠6011),走進這主自己所建的「偉大的國王之都」(詠481)主不會傷害我們,我們也不會相互傷害。然而,在這塈畯怐漲憒蚺岑蒏仵伈ㄕb被撕裂著,我們的心靈深處時時都在被嚙噬著;正是由于我們身處悲慘之境,我們才時時呼喚著:「誰將拯救我離開瀕于死亡的軀殼?」(羅724)然而,我們必須耐心地忍受著這一切,而且,只要每日每時的焦慮尚未將我們窒息,我們就必須將我們的精神完全傾注於那能為救我們於「困厄之中」(詠2517)的主,在祂身上我們將獲得安寧;而在祂之外我們只有憂傷和痛苦。

 

現在讓我們愉快地接受我們所遭受的不幸吧。因為我們忍受了多少悲哀,向主奉獻出多少憂愁,我們就會從天主之子耶穌基督那媕繸o多少歡樂(瑪72

 

請為我祈禱,我知道妳會這麼做。請代我向院長和加莉雅娜、向居住在外面的我們每一位教友、特別向妳的家人,倘若他們來拜訪妳的話一一致候。請他們為我祈禱。

 

望多保重.........妳的若堂

 

熾烈的愛(12[8]

 

......最親愛的,儘管我給妳寫信時忙得不可開交,但我仍然設法讓妳得知我的近況,只是聊表慰藉之意。當我得知你是那麼赤誠地關心我時,我更是無法忘懷那份遠方的思念。因為妳對我的愛讓我心中的聖火燃燒得更加猛烈,它也更加猛烈地震憾著我的心靈....

 

我不得不就此住筆。願聖神,偉大的安慰者和真理之神充盈妳的心田,撫慰妳的靈魂,願祂幫助我們在天堂般的耶路撒冷永琲熊畢X.........

 

多保重,最親愛的。望妳經常在主面前替我祈禱。我需要這祈禱,因為我有這麼多罪過。我很少祈禱,所以,願妳請求妳的姐妹們多多為我祈禱。

 

 

暫時的分離(14[9]

 

......我知道,妳很擔憂我的健康狀況,就如我擔憂妳一樣;因此,我很簡短地告訴妳我的近況。託天主的福,我的身體很健康......不要老是憂心忡忡。我最親愛的,我雖然不能與妳長相廝守,但我在精神上總是懷著最真摯的愛待在妳的身邊。我不在時妳心灰意冷,我並不奇怪,因為我又何嘗不是因見不到妳而抑鬱不振呀!我總是這樣安慰自己:這種分離不會是永久的,總會有個盡頭。很快我們就要相會,相會在「永遠受讚頌的」(哥後113)天主的兒子基督那堙C

 

代我問候院長和所有修女一我尊貴的女兒,尤其代我向初學生加莉亞娜(Galiana)問好。望妳為我祈福。

 

 

誰愛得更深(33[10]

脫烈騰,1225年八月

 

......我堅信,我沒有相對地報答妳的愛,因為妳愛得更深,妳給予我的愛勝過妳從我這堭o到的愛。然而,我並不希望由於妳這種使我如此快樂的愛而讓妳的身體受到損傷,使妳的心靈感到抑鬱。我聽說,妳因我患病而十分沮喪,寢食不安,妳的姐妹也是如此。不過,妳們為我做的祈禱感動了天主(詠883),祂憐憫我,延長了我的生命,或者毋寧說賜給我更多的時間去懺悔。

 

在聖樂倫節[11]時,雖然我還十分虛弱,但聽從了大家的勸告離開了維羅納(Verona)的脫烈騰(Trieste)便好轉了許多。在聖母升天節那天甚至能夠向民眾宣道了,第二天居然還可以向教士宣道。

 

我很擔心妳和妳姐妹的健康,很想知道「如果這一切而疑慮重重,會有什麼結果?」(羅831)。妳,最親愛的,仰望上天,相信主吧(達1335)無論什麼樣的艱難壓在妳身上,無論什麼辛勞放在妳肩上,天主總是在妳們當中!(瑪1820)所以,妳們萬不可喪失勇氣。這封信是我在聖母升天節的第二天於脫烈騰寫的。

 

 

有節制的愛(39[12]

巴黎 聖誕期  1227

 

......最親愛的,儘管我不能像妳和我共同希望的那樣,經常親眼見到妳、經常向妳敞開我的心扉,但是,只要我寫的信能到妳手堙A能告訴妳我的行止起居,我心中對妳的深切思念就能稍稍靜下來。我也極想知道妳的近況,因為妳和妳的姐妹信仰上的進步總是給我帶來莫大的歡樂。

 

假如不是因為缺乏信差而投送受阻,我早就給妳寫信了。經過十五天的行旅生活,我於耶誕節前夕平安抵達巴黎會院。我至今仍滯留在此,進行宣教與期待著主的憐憫。我希望妳和妳的姐妹替我真誠祈禱,求天主傾聽我們的祈禱、增加我們的人數、寬厚而有效地感動巴黎的大學生。

 

信差急著離去,下次再給妳詳細講述吧。有一點妳務必放在心上:記住我常常對妳和其他的姐妹的忠告,最重要的是當心妳自己的身體,以免心力交瘁,帶來不可挽回的後果,否則只會有一副無力完成事業的羸弱之軀,精力不支,那就再也不能為周圍的人作出良好的榜樣,帶領他們去敬仰天主了。這一切妳在未來的某一天會親身經歷到的!

 

我希望妳多留心和關懷妳的姐妹。身體過勞弊多利少,在守候、齋戒與哭泣時很容易忽略節制的美德。憐憫、善良、謙卑、溫柔和忍耐(希312)雖是美德,但也不可失去節度。所以我勸勉妳們:「在這一點上,但願妳們更加完美」(得前41),因為我相信,「妳們在這一切方面都很豐富」(格後87)。但是,在此世的生活中不可能存在著什麼完美得無以復加的東西,除非我們到達那個不再有缺陷的所在。在那堙A人人變得盡善盡美,人人都豐盈充實;在那堙A這一切豐盈充實全都來自天主,來自受讚美、受頌揚的天主,天主在那堙u在萬物之上統御一切」(格前1528;達356)。

 

 

焚燒的翅膀(9[13]

 

.......最親愛的,妳很明白,只要我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就會為缺某些東西所苦,我們就達不到那將來會賜予我們的不知疲倦的境界。

 

原因在於我們不能坦然地對待我們周圍所發生的一切。我們時而因處境順遂而飄飄然,時而因處境困厄而沮喪頹唐。

 

現在,當我們還在此世,就應設法使自己適應我們所憧憬的未來生活。為了能將我們的心校正到天主的力量上,我們必須竭盡心智將我們的一切希望、信任和力量通通集中於我們心中。只有如此,我們才能仿效自身永遠沈靜不變的天主。祂是無時不在的可靠的庇護所。妳越是努力地尋覓祂,妳便越是感到安全。因此,那些將巨大希望寄托在天主身上的聖者蔑視他們在此生碰到的一切醜惡現象。

 

所以,親愛的,妳要更多地去向主求助。只要妳在內心堅定不移,無論什麼困難都不會壓倒妳。妳要將這一點銘刻心底也用它來勸誡妳的姐妹。我還要簡單講一件讓妳感到寬慰的事:前些日子我夢見了妳。妳似乎在對我說話,完全像在現實中那樣。至今只要我一回憶起這個夢,就感到非常快樂。妳說:「天主對我說了這樣一些話:我的黛安娜,我的黛安娜,我的黛安娜,而且一再補充道:我很善良,我很善良,我很善良。」妳必須明白,這對我的確是極大的安慰。

 

兩顆心合而為一(5[14]

 

......既然我的心在主身上與妳的心合而為一,因而我祝願妳像我一樣健康。妳在我心中那一部份是那麼完美,所以我寧可自己承擔憂愁也不忍心看到它壓在妳身上。因此,最親愛的,妳要努力上進,去愛天主,把妳的心靈獻給他,因為近依天主就是妳的幸福。將妳的信賴給予他(詠7328),告訴他:「我的靈魂依傍著妳」(詠639)。

 

另外,妳現在要有足夠的勇氣,因為我遵從天主旨意,將會面對面地與妳相見了,見到我在精神上一直注視著的人了。保重,親愛的,代我問候姐妹,請他們為我們祈禱。如果妳認為收留蘭貝蒂娜之女是合適的,我便允許妳收留她。妳為此事所做的一切我認為都是正確的........

 

請代我問候我所愛,也愛我的所有人,特別問候那些妳認為我也熟悉的人。在隆巴地、托斯坎(Toscana)、法國、英國、普文斯(Provence)以及甚至德國的所有城市中,玻羅那是我心中一顆最璀璨、最可愛的明珠。

 

妳的若堂

 

共同的目標(4[15]

維瑟里,12317

 

.........自前不久我離開妳以來,天主一直十分垂顧我們。我相信妳對那些人雷焦Reggio修道院的人的情況已經瞭解很多,感謝天主保佑他們。現在我從我正停留的地方維爾澤媦g信給妳,我們這埵野i能吸收一名新修士。我希望,我們根據天主意願一很快會增加更多的修士。

 

山那邊的海因利希病情嚴重,我很希望妳和妳的姐妹為他祈禱。我們很擔心會完全失去他。

 

此外,最親愛的,「把妳的憂愁卸給主」(詠5523),要有信心,要學會在主身上克服世事變幻帶給妳的一切困難。不要惦念我。我希望,妳留在玻羅那受到的庇護,我在朝聖途中也能分享到。妳身處清靜之所,與世隔絕,我過著顛沛的遊方生活,但我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出自對主的愛。只有穩健地引導和指點我們度過時間上的流放之苦的祂才是我們的目標。

 

望多保重,代我問候我的女兒,特別問候院長,加莉亞娜(Galiana)若堂娜(Jordana)和尤拉達(Julata),請她們為我們祈禱。真誠問候妳和她們。

 

妳的若堂

 

 

對祈禱的信賴(19[16]

巴都亞1223年七月

 

......我的信幾乎不能帶給妳安慰,儘管我真誠祝願妳從中能得到安慰,至少我希望那安慰著弱者的天主之靈賜給妳安慰。因為祂的安慰純淨而聖潔,以真理充實我們。因為祂的名就是「真理之神」(若1526)。妳要面對著他,當我不在妳身邊時,妳就耐心地借助祂等候我。我暗自求祂庇佑妳和妳的姐妹。

 

請妳們為會士的心靈祈求天主,願主使他們在內心生震顫,將他們引到自己身邊,使他們自己得救,使他們敬拜天主和教會,而且使他們一一只要他們稱職以便為我們的教會增加力量。因為幾乎一切人內心都异常冷漠,迄今為止,我僅僅為我們擴充了一名成員。所以,他們必須從外部得到他們自己本身所沒有的烈火。

 

妳的若堂

 

 

40)完全交到天主手中(3[1]

 

.......我對妳不太滿意,因為聽說妳為我這場病如此憂心如焚,妳似乎擔心,我將從天主之子的名單中被剔除出去,我不再有幸忍受我們的拯救者耶穌基督的苦難。難道妳不知道,天主要打他接受為兒子的每一個人嗎?難道妳不願意天主將我接納入他的兒女之群(希126)既然妳希望我進入天國,妳就必須贊同我走這條通向天國之路,而這是一條必然充滿苦難的路。

 

假如這場病使我遭受不幸,那麼,我肯定會認為妳有道理為此而惶惶不安。但是,如果他為我帶來幸福和事業成功,那麼,我就不願看到,最親愛的,妳為我的得救而激動。既然妳想安慰我,想為我消除傷痛,那麼,妳就要克服妳精神上的憂傷,不要為我擔心。請代我向主祈禱,請求祂使我今天為未來的懲罰而遭受的一切不幸都能在恩寵之光的照耀下向好的方面轉化。因為每一個優秀而溫厚的藝術家都知道,他的作品需要什麼樣的琢磨。所以,我們必須順從祂的意志,將我們的道路交到他的手.......

 

望多保重,代我問候和安慰我的女兒,向妳和她們致以誠摯的祝願。

 

妳的若堂

 

 

愛意的勸告(23[1]

北義大利   六月1227

 

.......妳曾寫信告訴我說,妳還不能懷著一顆歡樂的心而死,然後進入有著許多居室的聖父之家(若142)。因聖雅妮隱修女院還沒有按照我們的規定建立起來而得到鞏固。現在,妳希望妳以更加平靜的心情「離開這世界與基督在一起」(斐123)。

 

當然,我願意看到,妳從內心深處嚮往著妳要去的所在。但我卻不希望妳懷著過份的悔恨,在身體受到有失理性的摧殘下匆忙地趕到那堨h,因為正如所羅門所言:「非理性的欲求不足取,操之過急容易失誤」(箴192)。

 

所以,我要提醒妳不要如此急不可待,而妳現在正陷于這種錯誤。因為「妳們要如此(富有理性地)跑,才能贏得獎牌」(格前924),這是一位聖徒說的。但願天主垂恩,將我們拉到祂的身邊,賦予我們以能力,懷著更多的善和以更大的魅力追隨「祂膏油的芳香」(歌13)。但願「以祂的旨意引導我們,最終接受我們進入壯美之地」(詠7224);到那時,我們將在耶穌基督光輝的照耀下與祂一起顯現。

 

我將把曾經向妳提過的那個姑娘送到妳那堙C請妳像我對妳所期待的那樣對待她。我擔心她會成為妳的拖累,可是,別人又不願繼續照料她。出於對為拯救我們而受難的基督的愛,我很憐憫她。我很希望能有一位德國教友每週二次,至少一次與她講講話,以免她忘掉德語。她會德語和隆巴地語。請修道院院長派一位德國教友來,讓他們用德語交流。目前她已不願講德語,因為自復活節以來她一直住在格拉爾德(Gerard)先生家堙A他們家堨u講隆巴地語。格拉爾德先生說,這是個好姑娘,他很不願意讓她走。再談。

 

妳的若堂

 

 

分享「妳」(30[1]

 

...... 因為我不能一如我們共同希望的那樣一用我的肉眼看見妳,所以自我離開玻羅那後常常寫信給妳。因為我不想讓妳為聽到關於我的種種流言而惴惴不安。

 

我想讓妳知道,我在布雷斯察Brescia發過高燒,感謝天主的垂憐,我恢復了健康,之後便來到米蘭。現在,我希望能繼續我的行程。望妳在主身上尋求安慰.以便我也好從祂身上得到安慰。因為妳得到的安慰對我而言便是佇立於天主之前的歡樂和喜悅。

 

願妳多保重。代我問候全體姐妹,代我向她們致意。

 

妳的若堂

 

 

言一甜如甘蜜(41[1]

 

......儘管此刻我們沒有充足的時間像我希望的那樣給妳寫一封長信,但我仍然要寫,想儘快告訴妳「道成了肉身」(若114):媔i馬槽之道,這是拯救與恩寵之道,是甜蜜與壯美之道、是善與溫柔之道,這便是耶穌基督,即作為「被釘十字架者」(格前22)。而釘在十字架上,然後升騰到達聖父的右邊。妳應讓妳的靈魂升騰到那堙A妳將永遠在那埵w息。

 

請在妳心中默念這一聖言,在妳的精神堨J細考慮它,在妳的雙唇間品嘗它,像品嘗甘甜的蜂蜜。請妳記住它,反復思考它,但願這聖言永遠棲息、居住在妳心中。

 

還有一句不太重要的話,這就是:妳們回報的愛,妳們的心。這句話增長著妳對我的愛。同樣地我也要對妳說,願它永遠留在妳心中。

 

望多保重,請為我祈禱。

 

妳的若堂

 

 

與遠離的朋友相交  42[1]

 

......我們分離越久,相見之心越切。然而,我又希望那是天主的意志使我們在此之受阻而未曾相會。如果這是天主的意志,那麼,我們應順從祂的意志。

 

今年冬天,自基督降臨節開始我一直住在巴黎。由於天主垂恩,許多貴族門第的優秀學者和博士入會。就在我給妳寫信的這一天,幾位會友告訴我說,已吸收了72名會士。願妳與姐妹為此而感謝天主。

 

關於我的健康狀況,我要讓妳知道的是,我抵巴黎前高燒已退。只是一隻眼睛患疾,使我傷透腦筋。

 

妳的若堂

 

 

內心的痛苦【46[1]

 

......且說天意安排我不得不與妳分離,但這分離對我也並非沒有痛苦。為何妳又加給我一些痛苦呢?因為只要我看見妳滿面愁容,我便不僅為我們的分離,而且為妳那種無比絕望的心境而心酸。妳為何如此感到絕望無助?難道我不是與妳同在、與姐妹同在嗎?我是妳的,不論妳在工作還是在休息、不論我在妳身旁還是不在妳身旁、不論妳在祈禱、做聖事還是像我希望的那樣受到獎勵,我都屬於妳。倘若我死了,那妳如何是好?

 

即便我死了,妳也無需過份憂傷。因為,即便我死了,妳仍然不會失去我,我不過是提前被送往那光明住所而已。我可以在那堿骨p祈禱。在那塈盚鴭p也許更加有用,遠遠勝過我在這個世界上苦捱時日。妳要放寬心,勇敢些,憑靠著耶穌基督的憐憫與恩寵振作起來.....

 

耶穌基督與妳同在。

 

妳的若堂

 

 

解憂的安慰【48[1]

 

......從妳的來信中我瞭解到,妳很為妳所提到的修程深感不安。不過,我覺得妳欠冷靜,妳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與新章程的闡釋者都不曾想到針對本修會的修女。從不曾有人提到過這一點,這也非我們的本意。這事我十分清楚,因為我參加了一切有關會議和解釋。而且,我瞭解我們迄今為止所通過的一切章程的基礎。我們作出這一定的理由完全不是妳所想像的,即不是由於我們的修女,而是針對一些非本修會的婦女。她們一旦表示願意參加本修會,我們在各省的教士便輕率地允許她們剪頭髮,授予她們會袍,主持她們獻身恬淡寡欲的生活而進行的宣誓。

 

切莫向外人提及此事。妳也別擔心這會給妳們帶來不利。不過,使妳產生這些疑慮的人實在幹了一件蠢事:他使妳在無需擔心的地方傷腦筋。

 

最親愛的,堅強些,愉快些。凡是由於我的不在而失去的東西事實上妳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請到一位比我更好的朋友那堨h尋覓,即到耶穌基督那堨h尋覓。妳可以時時在「精神與真理中之中」(若423)為他的臨在而感到歡樂。他會更悅耳、更動聽地與妳談話。如果妳偶爾覺得他遠離妳、躲避妳,這時妳要記住,這不是他想懲罰妳,而是對妳的恩寵。他是一條將妳的精神與我的精神聯在一起的紐帶。只要妳想到主,妳也就時時在我身邊,不論我走向何方。(弟前13

 

請多保重,代我問候我的女兒。

 

給妳去信的當日我便準備從熱諾亞Genova動身,那些要宣誓的修女可以以我的名義向男修院的院長或女院長宣誓,她們無需為此而產生疑慮。我同樣十分快樂,就像她們當著我的面宣誓一樣

 

 

心靈的思念【51[1]

 

......妳給我寫這封信是由於思念,因此,我想告訴妳一些關於思念天國的事。最親愛的,《舊約》堣鷟邞澈銎彌N妳的新郎基督推入苦難,而今他已經來了。既然妳滿懷思念之情要求他來,他怎樣麼會不到妳那堨h呢?因此,妳應將妳的思念全部轉向上天。

 

誰不願入地獄,誰就必須仰望上天。居住在曠野的人必定不安全,因為他暴露於于一切敵人之前。居住在牢固的營地或者塔樓堛漱H?非常安全。因此,切莫將妳的帳篷扎在荒郊,要像大衛逃避掃羅那樣逃到牢固的地方(撒2021),因為妳借助妳的向往便住在天國堣F。

 

我想,妳還不會德語。這為不奇怪,因?妳從未去過德國人的國度。人世間,人生來就只說母語。因為「那從地上來的人,是屬于地,他說的也是地上的語言」(若331)。因此,如果妳想學會一門語言,那就將妳的要求向上天提出,這樣妳便懂得了一切,不論妳抓一本書來讀或是去傾聽宗教演講。因為凡是未到過神國的人是不可能理解它的語言的。

 

別忘了,靈與肉都屬於人。如妳所見,身體會使自己不至饑餓而死,總是要滿足他在身體的國度的欲求。靈魂則高於身體,所以,不可使妳的靈魂聽信身體的支配,而是不時地將它送上前往精神國度的旅途,使它在那堭鐃^在地上找不到的食物,它的價值表現不是金錢,而是心靈的思念.....

 

蜜蜂在地上的花叢中採集地上的花蜜,將它帶回蜂巢,這是因為它們擔心它們的未來。妳的精神如果不用信仰的蜂蜜喂養,它將死去。因為我知道它是多麼地挑剔,它鄙夷粗糙的食物。最親愛的,將妳的精神送往那天國的草地上的花叢(詠10430),讓它在那堛鷇陞江鄍H生存的花蜜。不過,不要讓它將采到的花蜜統統吞下,要將一部份裝入心中作?儲備,當思念之情有所懈怠時.可以從中得到補充。

 

每當妳徜徉於思念之鄉時.請不要忘記寫信人。

 

妳的若堂

 

 

永遠與妳在一起[24]2

 

......我知道妳希望我到玻羅那去。我何嘗不希望如此,這對我也是一大安慰呀。只是目前我十分虛弱,經不住往返玻羅那的旅途顛簸。而且,我動身去巴黎的時間也日益迫近,天主安排我去參加修會會議。不過,儘管我不能親自來看望妳,我的精神不論我去何方,永遠在妳身旁。儘管妳的身體留在那邊,我總帶著妳的精神同行。

 

關於我的健康狀況一感謝妳們的祈禱一它已日漸好轉。聖尼閣San Nicholas[25]院長和其他會友了解詳情,妳問他們便知一切。

 

關於蘭蒂娜(Lambertina)的那個小女兒,我要提醒妳一點:如果不是由於妳的緣故,她出了什麼事,對此不要太放在心上。要耐心些,把妳的事託付給主,願主「按祂的旨意」(弗19)垂恩處理此事和妳的其他事務並作出決斷。聖者唯一為之傷心並表示哀慟的是失去天主的恩寵。

 

假如天主恰恰要讓此事發生,我希望祂會懷著仁慈又從別的方面來安慰妳。因為我們相信,此生中的任何痛苦本身都蘊含著對人有益的東西,從而證實聖徒所說的話:「天主跟那些愛祂的人,跟那些按照祂的旨意被呼喚的人同在,將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一切都引向善。」(羅828

 

代我以耶穌基督的名義問候我所有的女兒,也問候所有非修會的女兒,關於這些人妳是知道的,我想在精神上問候她們。願耶穌基督的恩寵不離開妳,妳是我通過祂所愛的人。

 

妳的若堂


 

horizontal rule

[1] 本文是來自阿貝拉爾等著《親吻神學》中世紀修道院情書選,施皮次菜編、李承言譯(北京:1998年出版)30-55頁。

[2]維克多學派12世紀法國聖維克多(St.Victor)會院聖職團體。許多名學者、神秘家、詩人都得益於此。

[3]自由藝術(Artes liberales):從古希臘教育科目演變而來的歐洲中世紀教學科目的總稱,共七門,亦稱七藝。即語法、論辯術、辯證法、算術、幾何、音樂、天文學、前三種為「三藝」,四種為「四藝」。

[4] 據說黛安娜一生在為此傷所苦。

[5]參閱舍本H. .Scheeben:《薩克森人若堂傳記》,Vechta 1937 31頁。

[6] 二位是時三世紀德國的著名道明會神祕學家和神祕者。

[7] 書信XIII,信於1236年約在聖神降臨節前後,寫於巴黎。50

[8] 書信XII,此信於1223年至1236年間。25

[9] 書信XIV1239年夏寫於意大利北部一城市。28

[10] 書信XXXIII寫於1227年。15

[11]殉道者聖樂倫執事St. Laurentius,節日為八月十日。

[12] 書信XXXIX1227年聖誕節前夕寫於巴黎。24

[13] 書信IX1223年至1226年間。46

[14] 書信V,於12234月至5月間寫於意大利北部城市。43

[15] 書信XIX,寫於1224年至1232年間。3

[16] 書信IV1233年夏寫於維瑟里Vercelli37

[17] 書信III,寫於米蘭,1233年夏冬之間。40

[18] 書信XXIII,寫於12271月至2月間。22

[19] 書信XLI,約寫於1223年至1236年間的某個聖誕節。31

[20] 書信XLII1236年基督降臨節前寫於巴黎。48

[21] 書信XLVI,寫於1231年夏。35

[22] 書信XLVIII1229年寫於熱諾亞Genova42

[23] 書信51號,寫於1223年聖神降臨節。

[24] 書信41號,約年春季寫於米蘭,

[25] 這是指在城內之道明男修會之會院,聖道明被宣為聖人之後(1234年),改為會祖聖道明會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