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殉道者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日本的殉道者(從1602年到1637年為止)

第一章  1617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被列為真福的二十位道明會司鐸、修道者 

第二章  1629年到1637年為止道明會殉道司鐸、修道者、在俗會員、信徒等人,1987年十月18日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列聖的16位殉道和未列福的3

第三章  1602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的在俗道明會員、傳道員、屋主、恩人、玫瑰經善會會員

horizontal rule

日本的殉道者(從1602年到1637年為止)

從被稱呼為天主教時代的1549年到1640年為止,在日本的基督教之發展和戲劇性地結束,無疑地是基督教的傳教史上最有意思的一段插曲。其中即使於十七世紀前半道明會在日本所進行的傳教活動,也是玫瑰會省的傳教史中最重要的篇章之一;該章是以英雄的行為和血所寫下來的歷史,由許多的司鐸會士、修士、聖道明第三會(在俗道明會)會員和信徒們的光榮殉道作為點綴。

在十六世紀和十七世紀時的日本,於政治上、地理上之狀況幾乎和現代相同;位於中國和朝鮮的東邊,「太陽上升之國」是由三千個以上島嶼所形成的大列島,四個大島是北海道、本州、九州、四國。日本列島的地理上面積是377.484平方公里,十七世紀時的人口是大約兩千萬人。

1549年,聖方濟、撒忽略首先在日本傳播基督福音。當時的日本在宗教上的情形是神道、佛教、儒教混雜。這個國家獨自的宗教神道,可以說是「泛靈論」和自然崇拜、而又崇拜祖先的混合東西。於六世紀傳來佛教和儒教之後,起了很大的變化。在十六世紀時的佛教分成了許多的宗派,於國家統一為目標的這個國家之新的政治、社會狀況之中,為了想謀求並且保持其優越地位而彼此間產生著紛爭。

我們的殉道者的時代、也就是十七世紀初的日本,其政治形態之特色是,如同被關在京都皇宮的天皇只是作為裝飾,而實際上的支配者則是「將軍」的軍事政權。國家的五個町是征夷大將軍所直接統治的「皇室領地」;它們是京都、江戶、大阪、界和長崎,這些地方都由將軍所任命的「奉行」支配著。在長崎,從1616年開始由將軍的代理人「代官」和外國船隻進行交涉。而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則由「大名」們所支配;他們雖然受限於經濟力和武士的人數,但是大抵上是擁有著獨立的主權。

成功地統一了日本的3位優秀將軍,是織田信長(1573-1582)、豊田秀吉(1582-1598)、德川家康(1603-1616)。織田信長是開始和外國政府作貿易的偉大將軍,對基督教的發展表示著善意。豊田秀吉則改變了態度,1587年,發佈了「驅逐傳教士到國外的命令」;為此,1597年於長崎最初的殉道者們被處以十字架刑罰。德川家康是熱心的佛教徒,對外國勢力深具疑慮,1614年,對基督教發佈了「全國迫害令」。由於它歷經二十年的全面性實施,所以在日本的基督教是全被消滅了。因為二代將軍,德川秀忠(1616-1623)和三代將軍,德川家光(1623-1651)對基督徒的迫害更加嚴厲,所以在這個時期有成千上萬的信徒喪生了。在這些人之中,於這本書所記錄著的我們之殉道者全都包含在媄銦C

這殘酷的迫害之理由是多而複雜,經過歷史學家做了種種的解釋,而它可被整理成如下所說的;是由於佛教徒們的反基督教的態度、外國殖民地的策謀和紛爭、新教的陰險反天主教之宣傳、外國船隻的船長的不聰明。而如果以國家的理由,則可以說是將軍害怕「為了希望強固國家統一之時期,而懷疑是否外國勢力想利用宗教支配這個國家」吧。

然而所有的這些理由,並無法成為消除全部為了信仰而致命的殉道者們之功績和宗教上之動機。於1617年有四位歐洲人會士被處刑,其中的一位是我們的真福納巴肋鐵(Alonso Navarrete),從那時候起迫害開始全國性地展開,在九州全域是集中地在進行,尤其在長崎是特別的嚴厲。1622年八月和九月,在長崎有二次戲劇性的殉道;其第二次(9月十日)是眾所週知的「元和的大殉道」,在那一次的迫害我們被殺了許多的殉道者。從那時候開始到1637年為止的迫害,是脫離常軌的嚴厲;殉道者的人數非常的多,而且採用了令人毛骨竦然的處刑方法;直到那時為止所採用的十字架刑、斬首刑、以微火的烤刑,改變成其他更殘酷的刑罰;也就是灌涼水的刑罰、以鐵針或竹串插入指甲或陰部的刑罰,最後更採用了恐怖的「倒吊洞穴的刑罰」。「倒吊洞穴的刑罰」是在裝滿了污物的洞穴口所搭的木棒上綁著受刑人的腳,而將其頭部倒吊於洞穴內,就放置在那堣@直等到斷氣時為止。以這種刑罰,我們的許多殉道者都獻上了生命。

1602年,以真福莫拉略(Francisco de Morales)為首的五名最初的道明會士在甑島登陸了;他們是應薩摩的大名、島津家久的招聘而來的。他們首先是從甑島開始,而逐漸將活動範圍推廣到京泊、佐賀、濱町、肥前鹿島等地。1609年,被從薩摩領地給驅逐的他們聚集來到長崎和大村,甚至在京都和大阪建設了教堂。然而,由於1614年所發佈的禁教令,他們才無法繼續擴充其活動,漸漸地傳教士的活動不得不潛伏到地下。但是,他們特別在長崎和其週邊組成了玫瑰經善會和聖道明第三會,事實上也獲得了很大的效果;因此以1616年為分界線的迫害一旦變得激烈時,這些的日本人教友都很了不起地幫助了傳教士,實在是完成了令人驚嘆的傳播福音的功業。即使在基督教的歷史之中也留下了最美好的一頁,他們之中有許多人、也有的是家族全員都為了信仰而奉獻出生命了。於此書媄銦A在談到有關日本殉道者的那一章時將有所記載。

1637年,最後的一團傳教士們之殉道,事實上十七世紀在日本的道明會之存在即已告終;1640年,這個國家堅固地封鎖了對外的門戶,直到1854年為止都沒再開放。1904年,玫瑰會省的道明會士們回到了日本,再度地展開了在這個國家的傳教活動,直到現在。

 

  於這本書以三章的篇幅介紹日本的殉道者們。

 

第一章                              1617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的二十位道明會司鐸和修道者。1867年七月七日,這群殉道者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

 

第二章                              1629年到1637年止殉道的十九位司鐸、修道者、在俗道明會員、平信徒。這群之中有十六位在1987年十月十八日,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列為聖人。

 

第三章                              1602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的在俗道明會員、傳道師、屋主、恩人以及屬於玫瑰善會之會員。1867年七月七日,他們之中的七十二殉道者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

主編

horizontal rule

第一章  1617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被列為真福的二十位道明會司鐸、修道者

 

真福雅豐•納巴肋鐵 B. Alfonso Navarrete)(1571-1617

道明會司鐸

真福雅豐•納巴肋鐵是道明會在日本首位殉道者。他是1571年九月二十一日出生於西班牙的羅估落紐(Logrono)、而同日領受聖洗聖事的。他是在一個產生了許多著名人物的了不起基督教家庭所受的教育,年輕時就加入了在華拉多里(Valladolid)的聖保祿會院。晉鐸後,為了在遠東從事傳教工作而自動地提出請願。1595年七月,經由墨西哥而出發航向菲律賓,於1596年的七月左右到達了馬尼拉。

於菲律賓,首先到卡嘉揚(Cagayan)省在巴達村(Patta)的聖瑪達肋納會所服務。1600年,因健康上的理由而轉到馬尼拉的聖道明母院。恢復了体力之後,再度回到卡嘉揚省來時已是1602年的事了。然而又再度生病而回到了馬尼拉。從上司獲得了許可,到西班牙原來的華拉多里會院充分地療養。

1607年,省會長從菲律賓來信,讓他想起了募集傳教士的任務。真福納巴肋鐵還沒有完全痊癒卻忘了自己的病,巡迴到西班牙的諸會院,在他的呼籲之下有許多的會士嚮應了他的號召,而向羅馬和馬德里辦好了派遣傳教團到遠東去的手續。並且在1611年真福納巴肋鐵自己本身也帶領著這個傳教團來到菲律賓。

同樣是在1611年,真福納巴肋鐵被派遣到日本,而被任命到京都的玫瑰聖母會所。次年(1612)他回馬尼拉去參加當年的省會議,完成了該項任務之後,又回到日本,重新被派遣到長崎的聖道明會所。回日本兩年之後的1614年十一月六日,由於德川家康所發出的命令,而和其他的傳教士們一起雖然將被驅逐到國外,但是卻採取了一種策略;和奧斯定會的代理省會長阿耶拉(Hernando de Ayala)神父一起乘往臼杵(豊後,現在大分縣)的船,這樣才能留下來在日本。

1615年初夏時,納巴肋鐵神父被任命為代理省會長,他所燃起的傳教精神,所實現的事是留下了重要的使徒的業績;那就是,1614年,一名日籍教區司鐸方濟•村山神父(Francisco Murayama)(長崎代官,安東•村山德安的兒子)組織了捨命以援助遭到迫害而受苦的信徒和傳教士的教友團体「十字架善會」之後,於1615年逝世了。真福納巴肋鐵接下了這「十字架善會」的指導,讓它和自己所早已組織了的「耶穌聖名善會」以及「玫瑰經善會」合併。於是所產生了的是那有名的「奴美羅的玫瑰善會」,最熱心的長崎教友們被組織起來,從該會員一個接一個地出現了著名的殉道者。

同樣地,從1616年的春天起,他開始促進於長崎和其週邊的地域所展開的推廣公唸玫瑰經的大運動,傾注全力於這件事情上。這在日本的教史上是具有最高的重要性和卓越性的運動。

又為了照顧病人、孤兒和被拋棄的小孩、以及住在長崎郊外遭受歧視的人,他設立了「愛德善會」。為了維持這組織的活動,得到了方濟會和奧斯定會的省會長們之協助。

1617年的五月,方濟會的伯鐸•阿森西翁(Pedro de Asuncion)神父和耶穌會的若翰•塔母拉(Juan Bautista de Tavora)神父二位傳教士被致命之後,住在大村地方的教友的信仰比起以前更加熱心,而在長崎的教友們卻反而變得好像顧忌公然地表明自己的信仰,甚至好像還不平地說:「為何神父們躲藏起來,而不公然地追求殉道的榮冠呢」。真福納巴肋鐵注意到了這件事,看穿了在教友們之間正漫延著的危險事態,就和奧斯定會的阿耶拉神父一起下定了一個決斷;1617年五月二十五日,從此二人停止躲藏、決心公然地從事使徒職務的活動,而向大村出發了。四天後的二十九日,納巴肋鐵遭到逮捕,而被帶到大村灣的各個地方遊街示眾後,1617年六月一日,在一個叫鷹島的小島上被斬首了。

教宗真福碧岳九世於1867年七月七日所列為真福的日本二百零五位殉道者的公式名簿當中,真福納巴肋鐵的名字被列於第三名的位置。

著作:

1617年所寫的十一封書信。現在保存在玫瑰會省古文件文庫3011-30 頁。

這些書信有真福莫拉略在他的《敘述日本道明代理會長納巴肋鐵神父及奧斯定代理會長阿亞拉神父光榮殉道之報告書》(1617年著)中保留一份。這文件現存於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1-30頁。

 

真福若翰•馬丁略(B. Juan de Santo Domingo Martinez

1577-1619)道明會司鐸

雖然史書中沒有詳細記載真福若翰•馬丁略的正確生日,但一般史家都猜測他出生年是於1577年左右,在西班牙的撒摩拉省(Zamora)的曼納肋斯(Manzanal de los Infantes),由工匠若翰•馬丁略(Juan Martinez)和瑪利亞•西朵(Maria Cid)所生。其餘資料不詳,但是就讀撒拉曼卡(Salamanca)大學時。在該市的有名聖斯德望會院加入道明會,於1594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發願,取會名為:「聖道明之若翰會士」。晉鐸後,自願被派遣到遠東當傳教士,1601年六月二十一日從西班牙出發,經由墨西哥於翌年的四月三十日在馬尼拉登陸。

當時(1602年)在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所召開的省會議,任命這位新來的傳教士在1588年所創立的巴達坦(Bataan)省的阿部凱(Abucay)的聖道明會所服務。於六年後的1608年,馬丁略神父是住在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而於1610年,擔任在馬尼拉剛落成的拉特郎書院之院長,被委任為異端審問官的職務。

1614年,省會議又派遣真福馬丁略前往福傳活動盛行的潘嘉西南(Pangasinan)省成為曼嘉丹的聖多瑪斯會所(Santo Tomas de Mangaldan)的成員。這件事讓馬丁略神父有機會學習和在巴達坦所會說的方言不同的另一種方言,它好像也很快地被學會了。

1614年他又開始學習完全新的語言:華語。而那一年奉命回馬尼拉城外的聖嘉俾爾會院,擔任住在岷倫洛(Binondo)地區的華人本堂主任的任務,進行著對住在馬尼拉週邊的華人的傳播福音之工作。1616年四月所召開的省會議中,長上再度委派他到回聖道明會院,而1617年的省會議卻又讓他回到岷倫洛的聖嘉俾爾會所。

省會試著想展開在朝鮮半島的傳教活動時,1618年,馬丁略神父和另外的兩位會士一起被選為這計劃的負責人。而同年七月十五日,從馬尼拉出航的他們,在困難的海上航行之後,於八月十三日在長崎登陸。

三人馬上開始辦理出發到朝鮮的手續,在長崎產生了有關僱用船隻費用的難辦問題,所以無法到達目的地,該計劃遭到了挫折。因此馬丁略神父的兩位同伴就返回馬尼拉,而他知道這個國家由於遭到迫害正需要傳教士,所以選擇留在日本。在一位傳道的指導之下,他和另外一位義大利道明會士奧舒奇(Angel Ferrer Orsucci)神父一起開始學習日本語。

同年的1618年十二月十三日的半夜,捕吏們來到這兩位會士所住的地方襲擊,和二位神父在一起的傳道、僕人、信徒,以及該住家所有者和附近的人們都遭到逮捕而被帶到長崎奉行的地方。長崎奉行將住家的所有者和附近的鄰居關在長崎監獄,而命令將和道明會士們在一起的人關進那有名的大村之鈴田監獄。

這監獄十分俠窄,臭氣沖天就像是鳥籠一樣,真福馬丁略為了耶穌基督開始喜樂地忍受著痛苦。然而,不久這監獄的不衛生環境影響了他身心健康,沒過多久他的心理掉進深淵;痛感自己的軟弱是否能忍受得了將要加諸己身的痛苦拷問,被悲觀的想法和恐怖的感情所自責而感到困擾。信仰薄弱的人,一定落入絕望的深淵而被內心的苦惱所襲擊。儘管如此,就如同他寫下來的遺書所說的,從天主來的意志,讓他保持住所有進入到內心的東西。結果,他在牢內罹患重病,於1619年三月十九日蒙召歸天。

真福馬丁略,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之中,他被排在第九的位置。

著作

還保留著真福真福馬丁略在1618-1619之間寫給教會及世俗人士的四封書信。

其中一封曾經在阿度阿鐵(Diego de Aduarte)著《道明玫瑰會省史》(Historia de la Provincia del Santisisimo Rosario de la Orden de Predicadores en Filipinas, Japon, y China)出版過,參閱1963年版第一冊,第135頁。

其他三封曾在《道明傳教區》(Misiones Dominicanas)月刊(阿維拉)中陸續出版,參閱本刊1923

真福路易•佛羅烈斯(B. Luis Flores)(1563-1622

道明會司鐸

他是於1563年左右,出生於比利時(Belgium)的安別烈斯(Antwerp),從1565年到1570年為止,在德國皇帝兼西班牙國王卡羅五世(Charles V)的王都,甘鐵Ghent受了童年的教育。爾後,雙親帶著還小的他到西班牙,從那埵A移民到美洲的墨西哥。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父親從舊的比利時姓氏「佛拉利琴」(Frarijin)或「佛拉林」(FrarynFloryn)改成西班牙語的姓「佛羅烈斯」。

在墨西哥市他感到過獻身生活的聖召,決定加入在該市的聖道明會院,而後晉鐸。約在1597年,年輕的真福佛羅烈斯在該會院已經擔任教授的職務。同年自願成為玫瑰會省的成員,於1598年二月成了從阿卡普魯庫(Acapulco)出發的同會省第四批傳教團所屬的傳教士。同年的5月他們到達了馬尼拉。

真福佛羅烈斯最初是被任命去呂宋島,卡嘉揚省巴達的聖瑪達肋納會所(Santa Magdalena de Patta)。在那堜瓴Й|的當地方言,後來在他陸續赴任的會所進行的福傳活動,成了很大的幫助而獲得豊富的成果;它們是致拉庫的聖多瑪斯會所(Santo Tomas de Tulag)(1600)、新賽高維亞(Nueva Segovia)的拉羅(Lalooc)(1602)、達魯朵的聖文生會所(San Vicente de Tulag)(1606)、比利坦的聖保祿會所(San Pablo de Pilitan)(1608)•託庫拉納的聖文生會所(San Vicente de Tocolana)(1610)。

1612年,由於健康的因素,真福佛羅烈斯獲得長上的許可調回馬尼拉母院療養復建。

4年後的1616年,被選為卡嘉揚省的伊銀庫(Iguig)的聖雅格會所的所長。1617年真福佛羅烈斯被任命為卡嘉揚地區的代理省會長,因此搬回新賽高維亞之會館。憑他的身分,參加了1619年所召開的省會議,被選為第三位諮議員,他於省會議上提出從福傳的工作完全引退的請願,他的請願被好意地接受之後,被委派回馬尼拉母院。

那時候,他開始考慮到希望能在日本傳播福音的工作,因為聽到有關在該國許多傳教士,不少還是本會的弟兄們,特別是他最親近的人,都完成了英雄式的殉道之報告時,讓他的內心受到了很大的感動。尤其真福納巴肋鐵與他曾經在卡嘉揚一起工作過的同伴。真福佛羅烈斯被福傳的強烈熱忱所驅使,因此向省會長表明想去日本的渴望。經過不斷的請願之後,他的熱忱被採納,1620年,遂和奧斯定會士蘇尼嘉(Pedro de Zuniga)神父一起向日本出發;乘坐船長是平山常陳的日本船隻,兩位神父從馬尼拉出航的日子是1620年六月五日。遭受了幾次的暴風雨,船隻被吹得漂流到澳門。在經過台灣時,又遭到英國和荷蘭的海盜的襲擊,荷蘭人將二位神父逮捕而帶到了日本的平戶。然而日本人船長平山對海盜們提出告訴;因為他的船是擁有可以在日本和澳門、馬尼拉之間貿易的許可公文。但是由於荷蘭人反駁說,發現在這艘船隻的乘客之中有天主教傳教士的証據,所以幕府將這問題委託給平戶的大名和長崎代官來處理。在這些的權威人士調查控訴的內容和事情的原委期間,荷蘭人的海盜們對真福蘇尼嘉和真福佛羅烈斯施以拷問,將他們關在黑暗的地窖。加諸種種的拷問和威脅,想讓兩位會士承認實際上他們是司鐸的這件事。於是展開了為一般所熟知的那有名的「平山常陳事件」的裁判,荷蘭人以真福蘇尼嘉的自供是傳教士、修道人,作為有力的証據。裁判是1621年十一月三十日展開的。另一方面,道明會士柯略多(Diego Collado)獲得長崎教友的協助,立定要救出真福佛羅烈斯的計劃;然而最後的卻失敗了,1622年三月六日,真福佛羅烈斯也主動地表明自己是傳教士。

真福蘇尼嘉和真福佛羅烈斯是被關進九州和朝鮮半島之間的壹岐島的監獄,於1622年八月十七日,從那堻Q護送到長崎,而在二天以後於西阪被處以火烤的刑罰。

真福佛羅烈斯是和自己旅途以及殉道之同伴真福蘇尼嘉神一起,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記載於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的名簿之中。

著作:

真福佛羅烈斯只保留一封書信,這是他1622年在日本寫的。

這封曾在柯列多著的《歐氏教史補充》(馬德里:1633年出版)出版過。參閱第67章。

 

真福方濟•莫拉略(B. Francisco de Morales)(1567-1622

道明會司鐸

真福方濟•莫拉略身為卡斯提王國的皇室最高裁判所,檢事莫拉略學士的兒子,於1567年十月十四日生於馬德里。成年後真福莫拉略入道明會,在華拉多里著名的聖保祿會院入初學及發願,在同市的聖額我瑞學院學習完哲學和神學,而後也曾在書院內教哲學。

大約在這期間,真福莫拉略決定加入玫瑰會省前往遠東傳教。1597年的初夏時,出發航向菲律賓,在馬尼拉登陸是1598年的五月中旬。馬上被任命去擔任剛設立的聖道明會院內的文學講師以及讀書修士導師。約在1600年也擔任神學講師和馬尼拉市講西班牙語居民的神師,翌年被選為母院之院長。

1602年的省會議,真福莫拉略被選為首席諮議員,而被委任為道明會在日本傳教的創始人,任命他為日本首位代理省會長。省會議同時也而選出真福梅納(Alonso de Mena)、何南德斯(Tomas Hernandez)、真福蘇馬拉嘉(Tomas del Espiritu Santo o Zumarraga)和輔理修士若望•巴迪阿弟兄(Fray Juan de Badia)等會士作為其計劃之助手。

1602年六月1日,真福莫拉略和其同伴們出發航向日本,同年七月三日,在鹿兒島西側的甑群島的南部港口登陸。於日本首先設立的團體的是在鹿兒島的薩摩之大名,經向其拜會之後,於十一月初回到甑島,住在小且貧窮的日本家屋然而經過改造之後的會所。在那堨L們不得不忍耐飢寒、還有其他許多的困難。

1606年七月,因著薩摩大名的好意而搬到九州本土去居住,也才能夠建造了現在鹿兒島縣川內市京泊港的會所和教堂。他們以此會所作為根據地,也才能夠在福傳活動上獲得許多豊碩的成果。

但是,大名策劃著想從自己的領地內消滅天主教;1608年春天,只有真福莫拉略、真福撒泛略、真福歐梵略等三位神父在會所,大名命令真福莫拉略,希望他能去訪問將軍。為此真福莫拉略從1608年夏天直到1609年的春天為止都不在,這期間島津攝政實行其對天主教的迫害,主要教友都被從薩摩給驅逐了。於16095月,傳教士們也被驅逐了;一位是京都,另有一位是佐賀,而真福莫拉略則被驅逐到了長崎,1610年,在被稱之為外町的新市街建設了聖道明教堂與會所。由於真福莫拉略是一位優秀的人物,所以不久這場所成了這個地方的信仰中心。1614年十一月三日,當許多的傳教士們被從日本給驅逐時,真福莫拉略是在教友們以秘密等待在長崎港外海的小船接應,而能回到長崎的一人。

因為真福莫拉略的優秀人品和影響力,獲得了長崎代官,安東村山德安的長男,安德略•村山的保護,而且是被許多的人所認識並尊敬的傳教士之一。1617年六月的初旬,真福莫拉略又被任命為日本代理省會長,成為指導早已創設了的道明會的幾個組織,如「道明第三會」、「玫瑰經善會」、「愛德善會」等善會之負責人。然而對他而言更重要的事是,「怎麼做才能照顧、激勵被關在監獄的傳教士和教友們」的這件事。

1619年三月十五日,真福莫拉略終於也在德安略•村山的家中被捕。起初是被關進長崎的監獄,於同月的二十五日被遷往在九州和朝鮮之間的壹岐島的監獄。更於同年(1619)之八月八日,被遷往特別為了收容主要的傳教士和為首的教友所建造的大村,鈴田監獄。

身為一位司鐸,真福莫拉略從這些監獄亦繼續努力著利用使者或寫信的方式,完成其使徒的使命。1622年九月十日,在有名的長崎殉道地方西阪(Nishizaka)丘陵,被以弱火燒死。

1867年七月七日,二百零五位的日本殉道者被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之榮譽,在其很長名簿上首位置有寫著莫拉略的名字。

著作:

真福莫拉略留下十八封書信,是他在1617-1621年寫給不同政府官員及宗教人士,現存於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219301冊。

《交給1604年在馬尼拉召開的省會議報告書》羅裴斯在他的《聖道明與道明會史》出版過,參閱268-269頁。

《有關二位日本(Hakata)殉道者,雅敬與多美》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19冊,289-269頁。

《敘述日本道明代理會長納巴肋鐵神父及奧斯定代理會長阿亞拉神父光榮殉道之報告書》(1617年著),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1-30頁。

《有關莫拉略神父被捕之報告書》1619年著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93-95頁。

《與外教人糾紛報告書》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97-104頁。

《道明會在日本傳教始史》1620著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2冊,85-91

《有關德安略•村山被捕及殉道報告書》1620年著,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85-91頁。

《有關長崎大名安東•村山德安報告書》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19301冊。

 

真福安吉•斐瑞•奧舒奇(B. Angelo Ferrer Orsucci

道明會司鐸(1575-1622

真福安吉•斐瑞•奧舒奇是於158658日,出生在義大利托斯坎納Toscana地方的魯卡Lucca的貴族家庭。洗禮時所取的聖名是:彌格爾Michael1586年,他加入在他所出生的鎮上的道明會聖羅滿會院時,改會名為天使(Angel)。在這會院學習哲學,而在維特堡(Viterbo)的奎爾俠聖母會院(Santa Maria di Quercia)讀完神學之後,於1597年晉鐸。後來又在羅馬的美諾華聖母會院(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勤學過。

在羅馬,真福奧舒奇感到對於去外方傳教之聖召,提出請願轉到西班牙的瓦倫西亞(Valencia)的道明會院,預備他未來在外方傳教生活,而後轉入玫瑰會省。16015月,出發航向遠東,到達馬尼拉是在1602年四月三十日。

真福奧舒奇馬上被奉命前往卡嘉揚山區,在巴塔(Patta)的聖德連會所開始學習該地的方言,忘記疲倦似地工作著,而在其使徒職的活動上獲得了很大的成果。於1604年搬去杜拉克(Tulag)的聖多瑪斯會所。1606年被選為在魯柏(Lupo)的聖雷孟會所的所長。該會所還有附屬著二間的堂區:附近的畢亞特(Piat)和比畢(Pipi)二村莊教會。兩年後,真福奧舒奇搬回新賽高維亞的聖道明會館。

那個時候,由於真福奧舒奇在健康上出了問題,所以上司讓他去到氣候合宜的巴達坦Bataan省。那堛漁藄啈n像對他的健康有所幫助,使真福奧舒奇馬上康復,同時他也學會了該地方的方言。

1610年到1612年為止,真福奧舒奇擔任了潘嘉西南(Pangasinan)地區的代理省會長的職務,1612年結束該職務時,省會議任命他去擔任在墨西哥的聖雅欽多會館的院長。直到1615年,真福奧舒奇帶著相當大的傳教團回馬尼拉。

真福奧舒奇再度被任命去巴達坦傳教。於1616年所召開的省會議中,真福奧舒奇雖然被選為省會長,但是未獲得他的同意,而只止於擔任所被選出的諮議員一職。省會議只好委任他為巴達坦省,阿佈凱(Abucay)聖道明會館的院長。

  接著下來的那一屆省會議,真福奧舒奇沒有被任命在菲律賓任何會院的職務,根據省會議公報中之「命令書」(Ordinationes)的記錄,真福奧舒奇是以隆重任命的方式被奉命回祖國,在西班牙的卡的斯(Cadiz)港設立相似墨西哥聖雅欽多會館類似的團體,來迎接將要出港的傳教會士們。但是這計劃沒有實現,真福奧舒奇就暫時滯留在菲律賓。這時,他感覺到想要去日本傳教。因為真福納巴肋鐵在1617年六月一日已經致命殉道,所以有必要補充減少了的傳教人員;因此真福奧舒奇從省會長獲得去日本傳教許可,1618年七月十五日和真福馬丁略一起出發,在一個月以後(八月十三日)於長崎登陸。

當時在長崎,正面臨著激烈的迫害風暴,真福奧舒奇不得不身穿洋人的俗人衣服,避免在街上走時被認出是傳教士的身份。同年的十月初,得以躲藏在熱心的教友庫斯美•竹屋(Cosmas Takeya)的家中,在那媔}始學習日本語。幫助他的是傳道員:玫瑰之多瑪斯(Tomas del Rosario)和男僕:玫瑰之若望•道明,(Juan Domingo del Rosario)這兩人後來都獲得了殉道的榮冠,今天已被舉拔為真福。然而輔導他日本語的則是道明會士陸維達(Juan de los Angeles Rueda)神父。

儘管非常的小心希望不被官方所發現,1618年十二月十三日,捕吏闖入他們所躲藏著的家中,逮捕了真福奧舒奇和真福馬丁略以及幫助他們的日本人和屋主庫美斯竹屋,還有附近鄰居。他們被帶到奉行的地方,代官是吩咐將傳教士和幫助他們的人關在鈴田監獄,而其他的人則被關在長崎的監獄。

在鈴田監獄,擁有著優秀精神的真福奧舒奇,由於渴望著殉道,所以忍受著嚴酷牢獄生活的所有痛苦和刑罰。又和牢內在義大利同鄉出生的一位耶穌會士斯匹農拉(Carlos Spinola)神父結成摯交,彼此互相勉勵。而對同樣是自己同伴的道明會士們、所有的西班牙人、自己的前輩們,表達了很深的敬意。他從牢內寫了許多的信和寄給馬尼拉母院的報告書。

終於在1622年的九月十日,被以弱火燒死,獲得殉道的榮冠。1867年七月七日,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將他和他的伙伴們列為真福。可以在二百零五位的日本真福的殉道者的名簿當中,看到他們的芳名。

著作:

15921622年真福奧舒奇總共留下三十二封給他親戚家屬、長上會士和好友的書信。

這些書信現存於義大利國立古文庫路卡部份(奧舒奇特集)以及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第19冊。

一些書信曾在十九世紀中旬出版,參閱馬賽迪(Tommaso Masetti OP)著:《日本殉道會士們的感動書信》(Lettere edificanti dei Fratri Predicatori martirizati nel Giappone)(羅馬:1868年出版)。

 

真福亞倫素•梅納B. Alonso de Mena

1578-1622

道明會司鐸

真福亞倫素•梅納、是真福納巴肋鐵(Alonso Navarrete)的表弟,於1578年二月三日生於西班牙的羅估落紐(Logrono)。如同他的表兄,也在聖母教堂會受洗禮。

真福梅納有一位伯父是擔任著撒拉曼卡(Salamanca)主教座堂律修司鐸,是最疼愛他的親戚,因此家人就把幼年的真福梅納送去伯父那裡去求學。過了幾年,真福梅納在此大學城加入道明會年而進入了著名的聖斯德望會院,經過2年時間的初學之後,1594年三月二十三日,成了道明會士。

1597年,在還沒有結束所規定的課程,自願加入往遠東傳教的玫瑰會省,就出發往菲律賓,到達馬尼拉是翌年(1598)的五月。真福梅納被長上委派到母院,繼續完成神學課程。真福梅納晉鐸之後,最初被任命往馬尼拉城外的岷倫洛(Binondo)做牧靈工作,為住在那堛熊堣H傳教。

1602年六月1日,真福梅納也被長上列入在真福莫拉略所帶領去日本創立了新的傳教計劃的團體。1603年,真福梅納代表道明會團體去拜訪將軍德川家康,大概是因為真福梅納講華語流利,而獲得修會停留在日本傳教的許可。看到這次訪問成功的薩摩(鹿兒島)大名,由於想邀請道明會士在領地內開始貿易,因而派遣真福梅納到馬尼拉交涉。真福梅納雖然安排了1艘貿易船想來到薩摩Satsuma的港口,該船卻因為遇到暴風雨而在鹿兒島的沿岸遭難了。所有的努力雖然終歸失敗,但是大名為了向傳教士們表示好意,許可了在京泊建設了一所會所和一座教堂。道明會的使徒職務之活動從此開始推展。

1606年八月的即將結束時,真福梅納在肥前(現在的佐賀縣)的領地,擁有了新的傳教地區。那時候,他去到了長崎,知道有一艘西班牙的船隻來到肥前領地,深堀Fukahori的港口,他馬上去和該船的船長杜若所(Francisco Moreno Donoso)會面,將他介紹給當地的代官。之後,兩人又禮貌性地去拜訪了肥前的藩主,由於獲得了在該領地內傳播福音的許可,所以道明會也因此得以在濱町(Hama)、肥前鹿島(Kageshima)、佐賀(Saga)自由地建立教會了。以梅納神父為主在這個地方所開拓、組織化了的新的道明會的傳教活動之發展,簡直是樂園般地讓人感到很大的喜樂和安慰。然而由於和教友之間所產生的政治上不同理的念執,1613年十一月8日,因著大名將軍的嚴格命令傳教士離開肥前,所以去到了長崎。

同年的十二月中旬左右,他偽裝之後訪問了濱町、肥前鹿島、佐賀Saga的教友,增強他們的信仰、給予求道者授洗。他們即使受到迫害也堅守了信仰。

在長崎則由於擔任著照顧從肥前被驅逐而來的教友們之任務,所以他們被稱之為「梅納神父的組織」而為人們所知曉。他暫時是住在長崎代官.村山的第二個兒子.若望忠安的家堙C一方面擔任著這個家族的告解神師,一方面則巡迴於肥前(Hizen)、筑後(Chikugo)、筑前(Chikuzen)等地,在熱心的教友協助之下,才得以讓許多棄了教的教友回復了信仰。

有密告者,遂於長崎.紺屋町的教友若望•正右衛門•素雲(Joannes Shozayemon Shoun)的家堻Q逮捕。於1619年三月十四日,被帶到奉行的地方,隔天真福莫拉略也被捕了。同月的25日,兩位傳教士被送到壹岐島的監獄。幾個月以後的八月8日,被移到在其他的殉道者們的傳記中已經提到過的鈴田監獄。

在二所監獄媄銦A真福梅納雖然像罹患重病似地非常的痛苦;但是他則以喜樂的心堅強地忍受了該痛苦。在那樣的狀況之中,他還寫了許多的信和報告書。幾乎變瞎了,1622年九月十日,在長崎被以弱火燒死。

1867年七月七日,真福梅納是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其中的一位。

著作:

16051622年真福梅納留下了七封給家屬和會士弟兄之書信。玫瑰會省APSR古文庫文件第19冊。

這些書信曾經出版過:(法文)巴賀斯(Leon Pages)著:《基督教在日本史》(補充部份)(Histoire de la Religion Chretienne au Japon Annexe)(巴黎:1870-1872年出版);(義文)馬賽迪(Massetti)著:《道明日本》。

《有關1614年教難:起因與肥前之教友如何應付之簡報》1614年著(玫瑰會省APSR古文庫文件第19冊)。

《敘述1617年在筑後教難中二位日本籍聖人伯鐸及保祿致命史》1617年(玫瑰會省APSR古文庫第301冊,139-140頁)。

《敘述1618年二月在豊前教難中一些神聖人士致命史》(玫瑰會省APSR古文庫第301冊,139-140頁)。

《有關1617年神聖納巴肋鐵神父在日本致命報告》1618年(道明總會古文庫AGOP,第10櫃,163箱,218-236頁)。

 

真福雅欽•歐泛略(B. Jacinto Orfanell

道明會司鐸

1578-1622

真福雅欽•歐泛略是1578年十一月8日出生於西班牙的卡斯鐵隆哈那村(Castellon de la Plana)。受洗時取聖名為伯鐸。1601年三月1日,在巴塞隆納的聖加大利納會院入道明會,發願時,改會名為道明會傳教士之主保之名:「雅欽」。

真福歐泛略曾被派往塔拉古納(Tarragona)縣的妥爾妥撒(Tortosa)讀神學。爾後晉鐸,志願到遠東從事傳教工作,1605年七月而從西班牙出發。由於在旅途生病,只好留下墨西哥康復而在此地停留了2年,直到16075月,才抵達馬尼拉。

一到達馬尼拉,真福歐泛略和真福撒泛略一起被派遣往日本傳教。到了日本,兩人分別被派往京泊(現在的鹿兒島縣川內市的港口)的玫瑰聖母會所。在那堙A於1608年七月二十二日,真福歐泛略給那有名的武士:良稅所七右衛門(Leo Shichizayemon Saisho)授洗。良稅所七右衛門不久於十一月十七日成了在薩摩(鹿兒島)首位殉道者。

由於在薩摩的迫害變得激烈了,所以真福歐泛略從1608年的夏天到1609年的春天為止都巡迴於這個地方的各個村落,勉勵教友們,給予加油打氣;因為最主要的信徒和傳教士都被驅逐了。

1613年的十一月初,他成為肥前和大村(Omura)地方的巡迴傳教士,其足跡更延伸到有馬Arima、肥後Higo(熊本Kumamoto)和豊後(Bungo)(大分Oita)地方。由於對天主教的禁教命令,所以他在豊後(Bungo)遭到逮捕,之後被帶到了長崎,和一些即將被驅逐到日本國外的人關在一起。事實上,1614年十一月6日,他雖然一時是和其他的傳教士一起被驅逐到國外,卻被在海上等待著的教友們接駁而換乘小船,因此也才能夠再度回到了長崎。

從此以後,他不得不一方面為了不被官吏們發現而加倍小心,一方面且還秘密地在工作著。即使在那樣的狀況下,從1614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二十三日為止在有馬和口之津所發生的迫害時,還有從1614年十二月到1615年四月為止在長崎的瘋狂迫害時,他都為了教友們盡了最大的努力。

後來再度被派遣為巡迴筑後(Chikugo)、筑前(Chikuzen)、豊後(Bungo)、豊前(Buzen)、日向(Hyuga)(宮崎(Miyazaki))等地的傳教士。於1615年的等待降臨節時又回到了長崎,爾後的3年時間,在被迫害之下的教友們的善會組織於賢明且適切地實行著的使徒職務活動上,他給予很大的援助。特別是從1616年春天以來,「玫瑰經善會」之活動,對後來日本的天主教有著無限的重要性。

1618年十月的終了時,更再度巡迴於古賀(Koga)和大村(Omura)地方,之後直到1619年八月都留守於長崎。從這時候起他開始努力於新的工作,也就是著手那成為他有名的著作《日本教會史(1602-1620)》的編纂事業之基礎的《有關1602年以後的日本教會所發生事情的報告書》。

1621年春,這歷史性的編纂事業完成時,他就又出去到大村地區巡迴傳教,在回到長崎的途中,1621年四月二十五日,在離長崎幾公里地方的矢上(Yagami)村遭到捕吏逮捕,被帶到了長崎。隔天,被關進大村的監獄,直到殉道的那一天都被關在那堙C1622年九月十日,在長崎.西阪被以弱火燒死了。

真福歐泛略是於1867年七月七日被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光榮殉道者之一,在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的名簿當中有著他的名字。

著作:

真福歐泛略留下從1609-1622之間的九封給家屬和一些會士弟兄之書信。

《給佛特Fr. Baltazar Fort神父有關日本殉道簡報》1615著(玫瑰會省古文庫19冊,346-349頁)

《有關16十九日本教難大事錄》(玫瑰會省古文庫第301冊,110-132頁)這文件成為柯列多(Diego Collado)神父名著作《日本天主教史》(馬德里:1633年出版)的主要資料來源。

《給胡達多(Francisco Hurtado)神父有關日本事務之報告書》1620著(玫瑰會省古文庫301冊,132-133頁)

《給省會長曼撒諾神父之報告書》(玫瑰會省古文庫19冊,350-351頁)

最近這些著作都已經出版為一本書。請參閱狄卡多(Jose Delgado OP)著:《十七世紀日本殉道者真福歐泛略:書信與報告》(瓦倫西亞:1984 年出版)

 

聖雅欽之真福若瑟•撒梵略(B. Jose de San Jacinto Salvanes

1580-1622  道明會司鐸

真福若瑟,俗名叫「撒梵略」,因為在他家鄉西班牙馬德里一名巴略肋護•撒梵略(Paralejo de Salvanes)的村莊。1580年三月十一日在那堨X生。

1597年真福撒梵略感到過獻身生活的召叫,就加入了當時還是屬於西班牙會省,而在託勒多(Toledo)省的歐甘亞(Ocana)鎮之聖道明會院,翌年發,改會名為:「若瑟•聖雅欽」。之後轉往在托勒多的致命聖伯鐸王立的會院,在那媥Е蓱珜W定的課程之後,順利晉鐸。但是真福撒梵略沒有回到自己原來的會院,而自願加入玫瑰會省,到遠東傳福音。1605年七月,從西班牙出發之後到達了墨西哥,在那堨秅F病,和真福歐泛略一起在墨西哥停留了兩年,直到1607年五月才抵達馬尼拉。

同年(1607)的六月,真福撒梵略和真福歐泛略被命令一起去日本傳教,而在京泊的聖道明會所兼玫瑰教堂任職。翌年的八月,在學習日本語還未告一段落時,就又奉命擔任輔佐會院長的任務。這期間,在薩摩(鹿兒島)的迫害變得激烈起來;真福撒梵略訪問了具有影響力的重要人物,想避免即將破裂的結局,阻止迫害但是卻告失敗;1609年四月即將結束之際,教友們被驅逐,於隔月,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和真福莫拉略也都被驅逐了。

真福撒梵略被派遣往京都,在那堭q事福傳工作。於1610年在那堻]立了首都的玫瑰聖母會所及教堂,同年的七月六日在大阪(Osaka)建立了以會祖聖道明為主保的教堂。

1612年,在這個地方幫助真福撒梵略傳教活動的是真福蘇馬拉嘉(到1613年為止)和真福納巴肋鐵(只有幾個月)。

由於真福撒梵略在京都所做的傳教活動,遭到許多的障礙和反對,所以他去拜訪了德川秀忠(Hidetada)和其父親德川家康(Ieyasu),想解決這些問題。而且,他和一些有影響力的人、不管是不是教友都保持著交往,又和所有階層的人、特別是在大阪港從事貿易的人交際,從事著傳教的活動。然而因為和行為不太端正的教友們所保持的交往,而被捲進了重大的事件,在大阪京都地方發生對天主教的迫害時,真福撒梵略和真福蘇馬拉嘉不得不到長崎避難。真福撒梵略無視:「於1614年十一月傳教士們必須撤出國外的命令」,喬裝為西班牙商人再度潛回京都。雖然是抱著想解決許多應該處理的問題,但是卻由於1615年的大阪冬季戰役和夏季戰役之戰亂,使得撒梵略罹患肺病,所以不得不回到長崎安靜的療養。

1619年五月,真福撒梵略生病還未完全痊癒時,卻被任命為日本代理省會長,又努力地想儘量解決前任的人他們所遺留下來的問題。而且,為了回應大村的教友們「希望修會還能派來傳教士」的請求,他就自己本身去到了那堙C在1621年七月即將結束時,為了履行擔任代理省會長的工作和對長崎教友們所約定的牧靈工作,因此希望能於八月十五日之前回到長崎;但是由於傳教之理由,不得不在同一家庭停留到八月十七日為止,遂於該日被突襲而來的捕吏逮捕。那一夜被監禁在奉行的地方,隔天的1621年八月十八日,在好奇圍觀的群眾眼中被帶到了長與港的碼頭。從那埵A被帶到那有名的鈴田監獄,在獄中也還繼續著給教友們指導、勉勵。

1622年九月十日,真福撒梵略英勇地忍受了被可怕的弱火燒死的刑罰。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在被列為日本真福殉道者的名簿當中可發現他的名字。

著作

真福撒梵略留下從1609-1622年寫給會士們和教友們之八封書信。

這些書信曾經在柯列多著《補充歐氏日本天主教史》(馬德里:1633年出版)出版過。參閱玫瑰會省古文庫第19301冊。

《敘述在1608年十一月十七日被致命的日本殉道者良•稅所七右衛門(Leo Shichizayemon Saisho)》玫瑰會省古文庫第301冊,331-332頁。

1619年三月簡報》1620著,玫瑰會省古文庫第301冊,331-332頁。

《撒梵略神父被捕之過程報告書》從監獄裡寫的,1621年,玫瑰會省古文庫第19冊,342-343

 

真福道明•永田孫七郎 B. Dominicus Magoshichiro Nagata

又稱為「道明•玫瑰」(Domingo del Rosario

1601-1622

道明會輔理修士

真福道明的日本名字是叫做若望,永田孫七郎(Joannes Magoshichiro Nagata)。於1601年左右,在大村出生。年輕時,在長崎當「小者」、也就是為傳教士們服務的僕人。神父們稱呼他為「小若望」。

1614年十月的即將結束時,道明會士們被從長崎的聖道明會所驅逐之後,若望也不覺得遺憾地儘可能幫助他們;因此,當代理省會長真福納巴肋鐵停止了躲藏,為了給教友們打氣而開始公然地在大村鎮上講道時,若望就去尋找神父,並且從官吏獲得能成為真福納巴肋鐵和奧斯定會代理省會長真福阿耶拉(Hernando de Ayala)的同伴而留在身邊照顧他們的許可。雖然他能有著和二人一起死的覺悟,但是在傳教士們殉道的前一天晚上,1617年五月三十一日,為了不讓他成為會士們殉道的証人或者帶走會士們殉道後的遺骨,他的許可就因著大村藩主的命令而被取消了。

因此真福若望遵照新的代理省會長真福莫拉略的命令,回到了長崎。神父委托若望做些必要的連絡和購物的工作,從1618年十月開始,命令他照顧新來日本的二位傳教士真福奧舒奇和真福馬丁略的日常生活。剛來到日本的二位神父,直到能夠躲藏在某教友的家媔}始學習日語時為止,在長崎為了瞞過官員們的耳目天天都穿著西班牙人俗人的衣服過日子。1618年十二月十三日的深夜,二位傳教士被逮捕時,若望也被捕而被帶到奉行的面前。然而奉行因為同情若望的年輕,與真福多瑪斯•玫瑰一樣,覺得不應像這樣無益地死去,所以想試著將他們從死刑之中給救出來;希望他能說:「從來不曉得這些西班牙人是傳教士,而以為只是一些商人」。但是和多瑪斯的情形一樣,真福若望也聲明了:「是在十分清楚二位都是司鐸的情況下,而為他們服務的」。在這種情況下,奉行毫無辦法只得將他和二位傳教士都一起關進了鈴田(Suzuta)監獄。

像這樣對道明會士無條件的效勞和忠實的堅貞,並且還顯示出作為教友的模範生活的若望,於1621年的春天,被准許加入了道明會而成為輔理修士,名字遂改為「道明•玫瑰」(Dominicus a Rosario)之會名。

翌年,發了願之後,他以堅忍的模範精神所過著的嚴厲牢獄生活,實在到了令人吃驚的程度;他的模範態度使得在牢內生活的會士們之信仰更形堅強,牢獄被感覺得好像是變成了在喜樂中準備著殉道的修道院。

1622年九月十日,他和其他的二十四名同伴一起被從牢獄中拉了出來,而被帶到在西阪丘陵的殉道場所。在那堿搢鴞雪Ёけ菑G十五隻的木樁,他和同會弟兄多瑪斯•玫瑰弟兄都以為自己將被處以火烤的刑罰,兩位修士就主動地爭先跑往應該被綁的木樁地方。然而經過刑吏們調查死刑的判決書之後,發現道明和多瑪斯的名字並沒有在火烤刑罰的處刑者名簿當中,而是寫在斬首刑的處刑者名簿當中。因此刑吏們要將兩人拉離木樁,然而他們兩人卻繼續聲明自己是修道者、是教友們的指導者,希望能被處以火烤的刑罰。然而最後還是被刑吏們強行拉走,而被帶往將被斬首的人所等待著的木柵內出口的地方。

刑吏馬上將兩位道明修士道明和多瑪斯的首級斬下。這樣,兩人獲得了殉道的榮冠。今天,身為真福而受到尊敬,他們的殉道是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被教會所莊嚴地承認。

 

真福多瑪斯•玫瑰(B. Thomas a Rosario

道明會讀書修士(1602-1622

雙親亡故之後,在出生地長崎由道明會傳教士們所領養。經過十三年的時間,從他們獲得了堅實的教養和宗教上的教育,為完成傳道的任務實俱備有充分的資格。他大概是出生於1602年左右。

1614年的十一月初,由於許多的傳教士被驅逐到國外,所以多瑪斯,迪魯,羅撒利歐遵照代理省會長真福蘇馬拉嘉的命令,援助、照顧著潛伏下來的傳教士們,他以忠實的犧牲精神完成了這項任務。1617年五月二十五日,真福納巴肋鐵停止了躲躲藏藏,為了給教友們打氣、加強他們的信仰而出發到大村時,真福多瑪斯去拜訪了神父。當真福納巴肋鐵和奧斯定會代理省會長真福阿耶拉遭到逮捕而在大村灣被秘密地帶往各處的場所時,他都跟著在他們的後頭轉。但是當真福納巴肋鐵於1617年六月一日殉道的前一天晚上,由於他們兩位的殉道他無法在場,又無法帶回他們的遺骨,所以他就回到了長崎。

雖然像這樣的結果令人沮喪,但是此後他還是希望能盡己之力為道明會士們服務,所以才回到長崎來的。所敬愛的真福蘇馬拉嘉為了傳教而想去到大村的六月初左右,由於多瑪斯生了病躺在床上而無法和神父同行,這讓他感到十分遺憾。然而,當他病好了以後曉得真福蘇馬拉嘉遭到逮捕而被關在鈴田監獄時,他就秘密地越過圍著的柵欄和荊棘才得以和神父會了面。之後,去到大村的代官的地方,請求說:「自己也想進入那監獄」;但是,代官,大村•彥右衛門(Hikoyemon Omura)沒有聽進去他的請願,而回答說:「去到任何你喜歡的地方,然而,沒有理由讓你進入監獄」。

真福多瑪斯遵照代理省會長真福莫拉略的命令,回到了長崎。而於翌年(1618),幫助新來日本的真福奧舒奇和真福馬丁略。1618年十二月十三日的晚上,當兩位傳教士被捕時,真福多瑪斯自己本身也被捕而都被帶到了奉行的地方。代官對真福多瑪斯的年輕而感到憐憫,所以想要還給他自由之身,再三囑咐希望他能申訴說:「自己事先並不曉得這兩人是傳教士,而以為他們只是西班牙的商人才替他們工作的」。但是,因為真福多瑪斯很有勇氣地回答說:「很清楚知道他們是道明會傳教士,從以前就一直在替他們工作」,所以代官不得不將他和傳教士們一起都送到鈴田監獄。在那堹u福多瑪斯才再和所敬愛的真福蘇馬拉嘉見了面。

在牢內的真福多瑪斯,是一位好的教友,忠實地為傳教士們服務著。由於他表現出作為道明會士的相稱能力和德行,所以當牢內的所有日本籍的教友流傳著近日中將被處刑的消息時,道明會士們決定接受他以作為司鐸職為目標的初學生。翌年的1622年春天,他發了聖願,取名為「玫瑰之多瑪斯」(Thomas a Rosario)。1622年九月十日,和牢內的二十四人一起被帶到長崎的西阪丘陵。真福多瑪斯自己原本深信將能夠被處以火烤的刑罰而殉道,因此跑到了一處為綁住受刑人所準備的木樁地方;然而,由於以這種刑罰處刑的名簿當中,沒有多瑪斯弟兄的名字,所以刑吏想將他從抱緊了的木樁處強行拉走。真福多瑪斯說:「自己也是道明會士」之後,抵抗著不被從木樁給拉開,但是,最後還是被刑吏們從火烤的刑罰的受刑人當中給強行拉走了,和其他的三十一位同伴一起都被以斬首的刑罰斬首殉道了。有關他的事,柯列多神父有寫下:「他在牢內所學的拉丁語已達到流暢的程度」之記錄。

真福多瑪斯,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之中的一位。

 

真福多馬斯•蘇馬拉嘉(B. Tomas de Zumarraga 1577-1622

又稱為「多瑪斯•聖神」(Tomas del Espiritu Santo

道明會司鐸

1577年三月九日,真福多馬斯•蘇馬拉嘉(Tomas de Zumarraga)出生於西班牙巴斯可地區阿拉巴(Alava)省會維多利亞(Vitoria),隔天受洗。他曾在故鄉(維多利亞)和撒利納斯•德肋尼斯(Salinas de Leniz)完成初等教育。16歲時,進入在維多利亞的聖道明會院,於1594年一月十九日發願。之後被派往華拉多里(Valladolid)的聖保祿會院求學,繼續在同一城市的額我略學院做研究工作。1600年,真福蘇馬拉嘉23歲時晉鐸。

在聖額我略學院當學生時,真福蘇馬拉嘉主動提出申請,轉入玫瑰會省前往遠東傳教。於是1601年出發,經由墨西哥往菲律賓。他1602年四月三十日到達馬尼拉。

正好在這個時候所召開的省會議,他被選為派遣到日本的會士之一,那堮i開新的傳教工作。在日本的代理省會長真福莫拉略的領導之下,四位會士從馬尼拉出發的日子是1602年的六月一日。1個月後的七月三日,在位於薩摩(鹿兒島)的西北部小島甑(Koshiki)群島所屬的長濱(Nagahama)小村莊登陸。

同年的十一月十八日,為了報告有關新展開的福傳工作,真福蘇斯馬拉嘉被派回馬尼拉。然而他所乘的船隻遭到了激烈的暴風雨侵襲,沒有能夠到目的地而被吹到了中南半島。在該地,他照顧著在船上所發生的黑死病而被傳染了的日本人。

再回到日本已經是要去馬尼拉而失敗之後又過了半年的1603年九月的事了;理由是因為直到那一年的三月為止,都沒有要去到日本的船隻。

1605年的十月初,真福蘇馬拉嘉被派往京都創立一座教堂,但是遇到了困難;而他和真福梅納得到大村、平戶的教友們的照顧過日子。1606年期間,真福蘇馬拉嘉被任命為現在的鹿兒島縣川內市京泊的院長,在那媕繸o了福傳的豊富成果。1608年四月,他出席於馬尼拉所召開的省會議,直到翌年的七月都停留在那堙A之後回到了日本。

幾個月的時間,斯馬拉嘉神父在新的肥前(佐賀)傳教地工作之後,被任命到真福撒梵略擔任院長的京都,玫瑰聖母會所,直到開始對長崎的傳教士們展開迫害的1613年十月中旬左右,在京都的傳教工作都進行得十分順利。

1614年一月27日,日本公佈了全國性的迫害和驅逐傳教士到國外的命令,2個月以後,他被任命為日本的代理省會長;為此,那一年春天期間,平息了彌漫於長崎的傳教士和教友們之間的不安情緒、又為了遵守秩序而全力工作的,真福蘇馬拉嘉是其中的一位傳教士。雖然於1614年的十一月實施了驅逐傳教士們到國外的命令,但是他卻能秘密地停留在日本。

1615年的初夏,真福蘇馬拉嘉結束了代理省會長的職務,為了幫助當時正在生病的真福撒梵略而到京都,那段期間,他為了傳教士們而在京都附近的伏見準備了躲藏的家屋。然而不久,於1617年的三月,即使在這個地方也開始展開了迫害的風暴,二位傳教士也都不得不回到了長崎。同年的六月初左右,為著大村地方的信徒們工作。這個地方的信徒們,當時因著有二位傳教士的殉道而受到非常的鼓舞;所以不分晝夜,在一團的傳道和援助者的幫助之下而不知疲憊地工作著,但是,於1617年七月二十三日,被捕而關進了鈴田監獄。從牢內也不停地在為教友們工作,獲得了許多人的悔改。這件事,結果雖然帶給了他受到更殘酷的牢獄之苦難和刑罰,但是他卻懷著無比的勇氣忍耐了足足有五年的時間。

1622年九月十二日,真福蘇馬拉嘉和其他的七位,一起在大村的放虎原刑場被活活的燒死。他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是屬於那一次被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之中的一位。

著作:

真福蘇馬拉嘉留下總共有二十一封是從1605-1622年之間寫給他家屬,會士朋友及政府人員的種種書信。

這些書信曾出版在羅裴斯(Juan Lopez)著:《聖道明與道明會史》(華拉多里:1625年出版);玫瑰會省古文庫第19301冊。

《有關日本地理及政治情況報告書及道明會在日本初期史》1608年著,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301冊,237-238頁。

《委託撒梵略神父轉交給何肋拉神父之報告書》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19冊,252-254頁。

《委託撒梵略神父轉交給胡達多神父之報告書》玫瑰會省古文庫APSR19243-244頁。

 

真福曼修•聖多瑪斯 B. Mancius a Scto. Thoma

道明會讀書修士(1600-1622

真福曼修•聖多瑪斯在肥後(熊本),生於1600年。有關於他的事情,只知道從1617年六月初左右,他就以身為蘇馬拉嘉神父的傳道,而在大村地方活躍地工作著。

  1617年七月二十三日,和神父一起被逮捕關進了鈴田監獄。在媄銗L也努力進行著使徒職務的活動,甚至使得監獄廚師的兒子和幾位牢卒都改變了宗教的信仰,經由他們,傳教士們也才能夠寄出或接獲信件。被關在同一監獄的義大利籍耶穌會士斯匹農拉(Carlos Spinola)神父,寫下來一段關於曼修,說他是一位「性格非常好的年輕人」。

  道明會士們都承認他有著很大的功績,所以當他提出想加入成為聖道明修會的一員時,大家都很高興地准許了他的請願;於1621年的春天,曼修•聖多瑪斯以修士身份而成為道明會士;一年後,發了願。代理省會長柯略多(Diego Collado)神父給了曼修修士如下讚美的話作為禮物:「最初被給與會衣的曼修,成了道明會士,而被稱呼為「聖多瑪斯的曼修弟兄」。在牢內學習拉丁文,幫助蘇馬拉嘉神父說教,而且因為俱備傳道的能力,所以傳教士們準備讓他未來成為一位司鐸」。

  由於真福曼修以會士的身份以及為了做到其相稱的任務,所以在牢內儘可能做了最好的準備。由於至少能以殉道而獻上自己的生命,因此認為其他的事情對他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知道最近的將來即將殉道時,認為這對自己身為教友或作為一修道者,可以顯示出最好的見証。

  九月九日,鈴田監獄的門被打開時,好不容易所等待盼望解放的日子來到,他以為能將自己的生命獻上殉道的祭壇;然而,結果並非如他所期待的一樣;刑吏們所宣讀的名單只有二十五人,他們將要被帶到長崎去,曼修修士是和蘇馬拉嘉神父以及神父的廚師道明、方濟會省會長弗朗哥(Apolinario Franco)神父和他們的會士,還有他們的同伴八人被留在牢內。但是,不久那幸運的日子也來到了。

  鈴田監獄像這樣的別離是長崎代官的命令;因為他下令在長崎被逮捕的傳教士和為首的教友們在長崎處刑,而在大村被捕獲的人就在大村處刑。

  然而,於1622年九月十日,在長崎大殉道的兩天以後,曼修和監獄的同伴們被帶到刑場。該刑場是在現今長崎飛機場的附近,是許多大村的教友們殉道的地方。而留在鈴田監獄的八個人,和在長崎的刑場所被執刑的方式不同,他們是被用大火給活活地燒死。有關在大村和長崎所進行的殉道情形,還有一件事情不一樣;在長崎有幾萬參觀的人從長崎的週邊蜂擁而至,可以看到一種莊嚴的氣氛,然而在大村所進行的殉道場所則禁止參觀的人聚集前來,尤其是教友們更被嚴禁走近這堙C他殉道的日子是1622年的九月十二日。

  真福曼修•聖多瑪斯是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的其中之一位。

 

真福道明•日向 B. Dominicus de Hyuga

平信徒(-1622

  有關他誕生的時間和地點都不清楚。真福真福道明•日向是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的日本二百零五位殉道者的正式名簿當中,屬於道明會之中而被記錄為「道明•友嘉(Dominicus a Fiunga)」,「友嘉」(讀音)的原文是「日向」,是現在的宮崎縣。

  首先必須聲明的事是,這位真福並非道明會的正式會員;但是,敢於把他當做道明會員而記載下來,因他是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從僕,為真福蘇馬拉嘉神父服務、協助,而被捕之後殉道,所以他的名字被列入日本道明會殉道者的名簿當中。

  事實上,於1617年六月初左右,當蘇馬拉嘉神父被派遣到大村地方傳教時,真福道明•日向和他同行,主要的工作是做廚師。1個月以後,神父被捕時,捕吏們也將斯馬拉嘉神父的助手、助手道明逮捕,之後將兩人關進那有名的鈴田監獄。

  於此,道明過了幾個月的牢獄生活,而在1618年的年初,和斯馬拉嘉神父、方濟會省會長、弗朗哥(Apolinario Franco)神父一起被關進監獄的許多日本人都被釋放了;但是有些人向官吏們請求,希望能夠再度回到監獄來。道明就是其中的一位,而終於能夠和另外一位替方濟會神父服務的日本教友一起回到牢堥荂F那是為了能夠替各自的傳教士準備三餐。

  然而,因為新的囚犯增加,所以對監獄的管理變得嚴格了,獄吏們雇了廚師和雜工,為全体囚犯準備三餐,從此以後就不准囚犯們自己作飯了。因此道明再也不是廚師,而決意作為教友,為基督留在牢內,準備著能和其他相同命運的入牢者,一起走這艱難的殉道之路。

  1622年九月九日,在長崎被捕的傳教士和二十五位信徒,被從牢內拉出來之後,隔天,在長崎完成了殉道。而還留在鈴田牢內的人是,方濟會士、弗朗哥神父和三位幫助他的日本人,還有道明會的蘇馬拉嘉神父、道明會的初學生曼修和真福道明•日向。於三天以後的九月十二日,全員都被帶到叫做放虎原的大村藩的刑場。雖然於此被活活的燒死,但是殉道的場所卻嚴格地禁止不准有人走近參觀,所以只有少數的人在場。然而,他們殉道的情形,由執行死刑的刑吏們和準備了處刑的人們之証言,有著詳細的報告;也有又偽裝了的傳教士們,守在距離刑場不遠的地方注視著殉道的情形,之後也留下來記錄。

  有關真福道明•日向之傳記,雖然某史家是稱呼他為「道明會士的傳道」或「獻身者」,但是就如同前面所說過的,他並非道明會的會員是一事實。根據當時的代理省長柯略多神父之証言,真福道明•日向是「日本人信徒」,然而因為後來他被道明會士們承認為本會的一員,所以他的名字和殉道了的道明傳教士們一起被列入二百零五位日本殉道者的真福調查書之中。全體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舉揚為真福之列。

 

真福伯鐸•巴斯奎斯(B. Pedro Vasquez

又稱為「伯鐸•貞女和致命者聖女加大利納」

Pedro de Santa Catalina Virgen y Martir

道明會司鐸(1590-1624

  1590年,他是出於蒙鐵雷(Monterrey)伯爵領地的別林(現在西班牙,歐連謝(Orense)省)。年輕時,在蒙鐵雷受初等教育,之後搬到了馬德里。為了成為道明會士而進入在同市阿都恰(Atocha)的聖母會院,1609年四月三十日,發了願。在賽高維亞(Segovia)的王立聖十字會院就讀哲學,後來轉到在亞維拉(Avila)的聖多瑪斯會院,在那媥ロ僖姥ヰ瑤珛{而晉鐸。

  1613年,由於阿都阿鐵(Diego Aduarte)神父為了募集在遠東工作的傳教士而來到亞維拉時,巴斯奎斯神父嚮應了該號召,自願轉入玫瑰會省。同年從西班牙出發,經由墨西哥而到達馬尼拉時是1615年四月底左右。

  最初所得到的任命是在菲國呂宋島的卡嘉揚(Cagayan)山谷傳教。在新賽高維亞(Nueva Segovia)學會地方的方言,而在卡馬蘭幽甘(Camalanyugan)的聖雅欽多會所(1616)、佛脫魯(Fottol)的玫瑰聖母會所(1619)、馬昔(Maji)的聖伯多祿•馬魯吉魯會所(1619)等地從事傳教的活動,1621年所召開的省會議,被任命為巴倫格伊(Balunguei)的會所之院長。他並不滿足於在菲律賓的這些地方讓文化提升或傳播福音的工作;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同會的真福納巴肋鐵(Alonso Navarrete)神父在日本殉道的消息,讓他深受感動,所以從1619年開始他就不停地向省會長提出被派遣到日本的申請。

  由於上司們批准了他的渴望,所以於1621年七月十一日,從馬尼拉出發,同月的二十二日在長崎的港口登陸了。但是直到同年的十月二十一日為止,因為殘酷迫害的緣故,並無法找到能夠隱藏起來學習日本語的家庭。種種的事情和傳教士不足的原因,他取名為「市左衛門」的日本人名字,從1622年的春天開始其傳教活動。於該年的八月十四日,旁若無人地腰插二把日本刀,喬裝為官員而穿過站有嚴密警備的三道門而進入長崎監獄,給被囚在牢內的教友們授與聖事。但是因為一位背教者的密告,所以官吏們為了要逮捕巴斯奎斯神父而開始拚命地搜索;即使如此,他還是和其他的道明會傳教士們一起共同努力,繼續地進行著有計劃且活潑的傳教活動。教友們擔心著「做著這樣的事時,道明會的神父們早晚都會殉道了」,而所擔心的事,終於在八月、九月、十月發生了,巴斯奎斯神父自己本身不得不成了這些殉道事件的目擊証人。

  1622年的十一月初,當時的代理省會長柯略多離開了日本,而巴斯奎斯神父繼續擔任了該項職務。於1623年五月所召開的省會議上,雖然承認了巴斯奎斯神父為代理省會長,但是當時他早已被捕而以囚犯之身被關在長崎的政府監獄;因為當可略朵神父不在的這段期間,他和真福卡斯特略(Domingo Castellet)神父輪流地在有馬和大村等地,特別是在被捕獲最危險的1623年聖週期間(從四月十八日到二十五日),為了長崎地方的教友們而拚命地工作著。

  雖然巴斯奎斯神父總是儘可能地避免被逮捕,但是在聖週期間才剛剛結束的四月二十七日,在藏身地方稻佐山叫做「淵」的地方,正和卡斯鐵烈朵神父會面時,捕吏突然來襲,而遭到逮捕。奉行將他關進長崎的監獄,之後,於1623年六月十五日,被移監到玖原的牢房。

  因為嚴厲的牢獄生活和遭受到的刑罰,所以二次罹患重病;雖然健康上受到很大的傷害,但是還走著去碼頭,從那堻Q帶到大村藩的處刑場放虎原。當天1624年八月二十五日,真福巴斯奎斯和有方濟會士索鐵羅(Luis Sotelo)以及其他的傳教士一起於此被活活的燒死。

  巴斯奎斯是於1867年七月七日,被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真福殉道者們的其中一位。

 

真福路易斯•伯特郎•厄撒格(B. Luis Bertran o Exarch

道明會司鐸(1596-1627

1596年六月十四日,在西班牙東北的巴塞隆納(Barcelona)伯爵領地的古都出生,翌日,以「路易斯」的聖名受洗。1611年二月十六日,於巴塞隆納的殉道貞女聖加大利納會院領會衣,入道明會,他為了紀念他親戚精修者聖路易•伯特郎,因此也將把「伯特郎」為會名。翌年,發願。

真福伯特郎•厄撒格學習完哲學時,長上派遣到往阿利坎德(Alicante)會院繼續研究神學、而後又轉入歐利烏耶拉(Orihuela)的總書院。晉鐸後,主動提出申請要去到遠東傳教,自願轉入玫瑰會省。於1617年的七月從西班牙出發,經由墨西哥而到達馬尼拉是1618年的六月。

在菲律賓,則於1619年被任命到巴達坦省的阿佈凱(Abucay)聖道明會所。他曾參加修會在1623年所召開省會議,在此會議中,真福伯特郎•厄撒格被修會派遣到日本去。

1623年五月二十三日,從馬尼拉出發。他們為了不被曉得是傳教士的身份而在途中作了準備,之後雖然於那一年的十月十四日到達了長崎,但是遺憾的事是,在這之前不久幕府才剛剛發出「即使不是傳教士,只要是西班牙人都要離開日本」的命令;因此,新來日本的三位傳教士,不得不於同月的二十四日乘坐要開往澳門的大型帆船從日本出航,然而卻在長崎港外海上換乘道明會代理會長真福卡斯特略(Domingo Castellet)神父和幾位日本教友所等待在那堛漱p船,三人遂秘密地被帶返長崎。

  從翌年(1624)的四旬節開始,認為大村地方正是自己傳播福音的場所,因此展開了司鐸服務工作。大村的教友們簡直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天使般地敬仰、接納著他。他也在許多次的危險當中為了想加強他們的信仰而回應了他們的渴望;拚命地工作,沒有辜負他們的期待。

然而,教友們並不滿足於所授予他們的諸聖事,他們養成著想過有深度的基督教的、福音的生活。由於他尊敬著自己的親戚聖路易斯•伯特郎(San Luis Bertran)所表現出的優秀信仰和精神,所以為了想推廣修會的靈修精神而組織了聖道明第三會,從那媕繸o了美好且豊富的神聖成果;如大村的聖瑪利納,她是於1634年十一月十一日殉道。

修會上司擔心伯特郎神父被捕,所以命令他暫時從大村離開。神父雖然服從該命令,但是不久就又回到了大村。然而儘管因為幕府的嚴格禁教命令而使得大村地方的宗教事情在短時間之內有著變化,他還是從這個村落巡迴到那個村落,聽教友們告解、並激勵他們,又繼續不斷地從事著勸導背教者回復信仰的牧靈活動。為了逃避想逮捕自己而搜索著的官吏們,神父是隱藏在作為避難所最安全的的癩病患者的教友婦人們的家堙C儘管如此,官吏們卻突然闖入該癩病(痲瘋病)人的家中,伯特郎神父和兩位日本人教友的助手、神父屋主的三位癩病教友婦人被捕,而被關進了大村的監獄。事情是發生在1626年的七月二十九日。

在牢內,神父和二位助手、還有他的那三位患了癩病的教友婦人屋主一起商量好,訂了一種高貴的靈性和祈禱的生活作息,為了應付慢慢即將到來的痛苦殉道之最後戰鬥,開始做相稱的準備。

正好是一年後的1627年七月二十九日,他們被從牢獄拉出而被帶到大村藩的處刑場放虎原[1],在那堙A二位教友和患癩病的三位婦女教友們,是和他們神師真福伯特郎•厄撒格一起被活活地以火烤的刑罰燒死。

真福伯特郎•厄撒格神父和兩位被允許進入道明會的日本助守,被列入在1867年七月七日教宗真福碧岳九世所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真福殉道者之中。

 

真福伯鐸•聖瑪利(B. Petrus a Sancta Maria

道明會輔理修士(1610-1627

  真福伯特郎•厄撒格神父在其日署1626年八月二十二日的書信上,對有關這位日本人修士,寫有如次的描述:「這位少年才十六歲,簡直就像天使,很有信仰」。他生於1610年左右。在他十三歲的時候,他的親戚們希望他將來被陶成為一位傳道師而將他委託給真福伯特郎•厄撒格。他所擔當的事,包括著各色各樣的任務;比如說擔任著傳教士和教友們之間的聯繫、教導不是教友或由於迫害而背教之後,想再度回復信仰的教友們、為增強教友們的信仰而推廣信心的工作,還有讓他們準備為能獲得諸聖事豊富的果實。

  陪伴著在大村地方巡迴傳道的真福伯特郎•厄撒格,完成了像以上的各種任務。1626年七月二十八日的夜堙A在被稱為「世義」和「川多」的小部落之間的馬爾大(Martha)、貝阿德利(Beatrice)、若翰納(Joanna)等三位癩病患者的婦女教友之破房子堙A和神父一起被捕。他和同事真福曼修一樣被綁著,二人和真福伯特郎•厄撒格一起在這破落的房子媢L夜,隔天,三人被帶到奉行的地方,之後被關進玖原的專門關教友的監獄。

  在牢內,他向真福伯特郎•厄撒格請求,希望能夠讓他加入聖道明修會成為會員;因為這樣的話,能夠自我奉獻給創造者天主,能夠做好殉道的相稱準備。他的同伴真福曼修也這樣地請求了。真福伯特郎•厄撒格對二人十分瞭解,認為他們非常夠資格,所以答應了二人的請求;而接納他們為初學生,並取名為「伯鐸•聖瑪利弟兄」和「曼修•十字架弟兄」。從此,三人以身為道明玫瑰會省的會士,又為了準備迎接即將來到的殉道日子,而希望儘可能努力地過著嚴格的生活。

  被關進牢內將滿一年時,是他們屋主的三位患癩病的婦女教友馬爾大、貝阿德利、若翰那也被關進了同一監獄。由於她們也是以美好的基督精神互相支持地過著嚴酷的牢獄生活,所以牢獄變成好像是過著嚴格規律生活的神聖修道院。

官吏們將三位患有癩病的婦人們關進這牢獄,是因為她們借給真福伯特郎•厄撒格和二位幫助著神父的人住宿以及對她們表現出的熱心信仰所給予的懲罰。而不久,於1627年的七月二十九日,她們和傳教士以及他的忠實協助者一起殉道了。

光榮的殉道日決定而全員被告知的那一天早上,真福伯特郎•厄撒格虔誠地獻上最後的彌撒聖祭。在那一次的彌撒當中,真福伯特郎•厄撒格接受二位初學生真福伯鐸和真福曼修的誓願,爾後,就如同授與患病的人傅油聖事那樣,授與二位新修士和三位患有癩病的婦人們聖体聖事。那一天的上午這六位囚犯被帶到放虎原刑場,被分別綁在已準備好在那堛漱儤峇W。各個木樁的四周都堆積著薪柴,刑吏點著了火;煙霧首先奪去他們的感覺,接著強烈的火奪去他們的生命,最後他們的肉体完全被燒掉了。

教宗真福碧岳九世隆重地將二百零五位日本殉道者列為真福,其中真福伯鐸•聖瑪利和同伴真福曼修,以及他們神師真福伯特郎•厄撒格,都一起被光榮地列於該名簿上。

 

真福曼修•十字架(B. Mancius a Cruce

道明會輔理修士(....-1627

真福曼修•十字架是何時、何地出生完全不曉得。只知道他是真福伯特郎•厄撒格的助手和嚮導。真福伯特郎•厄撒格於1626年八月二十六日所寫的書信當中,關於曼修有如下的描述:「他是日本人之中的神聖老人,長時間都在為道明會的神父們服務」。自從1624年春天開始直到伯特郎神父被關進監獄時為止,一直都在為他服務。

  他的一生和伯鐸•聖瑪利亞的情形一樣。當官吏們發現伯特郎神父所躲藏著的破落家屋時,他也是藏身於這位患了癩病的教友婦人馬爾大所住著的小屋堙C這位年老的曼修,是和神父以及伯鐸一起於1626年七月二十八日的夜堻Q捕,過沒多久,三位患有癩病的教友婦人馬爾大、貝阿德利、若翰納也都被捕了。隔天,曼修和神父們,被從她們的破落家屋移送到玖原的監獄。

  在牢內,曼修向伯特郎神父請求加入道明會;由於神父以身為上司所擁有的特權,接受他成為初學者的輔理修士,而實現了他的心願。這証明了他身上所具有的基督教的德行之美好,而且為道明會傳教士所服務的功績也得到了回報。

  成為新的初學生而改名為「曼修•十字架弟兄」。他取了這會名是為了永遠紀念他自己本身所看到的一件大奇蹟;該奇蹟是,有一天,住在大村的一位教友劈開一根圓木時,出現了二隻以人手幾乎無法模仿的美好精緻十字架。那個人毫不考慮地就將其中的一隻交給了伯特郎神父,而另外一隻就流傳在教友們的手中,最後流到了方濟會士:方濟•聖瑪利亞(Francisco de Santa Maria)的手中。他擁有著該十字架,不久就推測即將被囚的從天而來之啟示,而它竟成為事實。當伯特郎神父知道另外一尊十字架在方濟神父的手中時,就如同雙方的十字架所預言的,首先這兩位傳教士將會落入迫害者的手中,這讓他們兩人感到非常的高興。曼修以身為這奇蹟的目擊者而覺得很感激,為了紀念這不可思議的十字架事件,所以在加入聖道明修會時,就取了這曼修•十字架的會名。

  在牢內除了嚴厲的牢獄生活以外,身為道明會士也進行著嚴格的規律生活、特別的祈禱、苦修、靈魂上的修行。伯特郎神父主要是彌撒之際所需要的東西能夠俱備的話,則彌撒成了他牢獄生活的中心;就如同前面敘述有關真福伯鐸•聖瑪利亞的傳記所說的那樣,他們和三位患了癩病的教友婦人在牢內一起所過的修道生活,簡直就像是初代教會的團体們所散發出的芳香。

  在牢內伯特郎神父獻上最後的彌撒時,曼修弟兄發了修道誓願;這是在放虎原刑場被處以火烤刑罰的幾小時之前,1627年七月二十九日的事情。真福曼修•十字架是教宗真福碧岳九世於1867年七月七日所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日本殉道者其中的一位。

 

真福道明•卡斯特略(B. Domingo Castellet

道明會司鐸(1592-1628

他是於1592年十月十七日出生在曾經是卡塔魯納地區、現在的巴塞隆納縣耶斯巴拉格拉(Esparraquera)地方。洗禮時的聖名叫做方濟,1608年十月二十三日,進入巴塞隆納的道明會少女殉道者聖加大利納會院時,則改名為多明我。翌年,發願修道,在該會院學習哲學,而為了研究神學被派遣到賽高維亞(Segovia)的王立聖十字架會院。

那個時候,他感到有成為在遠東工作的傳教士之聖召,1613年,遂為了經由墨西哥到菲律賓而從西班牙出發了。之後於1615年的四月底到達了馬尼拉。

  在菲律賓首先是被派到卡嘉揚(Cagayan)山谷擔任傳教的任務。學會了當地的語言之後,在如下新的教會共同体之中,展開使徒職務之活動。在巴塔的瑪達肋納會所(Sta. M. Magdalena de Patta 1616-1617)、在佛脫魯的玫瑰聖母會所(Santo Rosario de Fottol 1617-1619)、在納魯佛坦的聖雷孟會所(San Raimundo de Nalfotan 1619-1621)。

  1621年,接到去日本傳教任務的他,於同年的七月十一日,和巴斯奎斯(Pedro Vasquez)神父一起從馬尼拉出發,於七月二十二日在長崎登陸。十月二十一日潛伏在有馬地方,開始學習日語。在殘酷且嚴厲的迫害之中,他曉得司鐸的服務之必要性,所以從1622年三月就開始其使徒職務的活動,和兩位潛伏在日本的道明會傳教士:柯略多神父和巴斯奎斯(Pedro Vasquez)神父一起大大地活躍了一番。

1622年八月中旬到十月,就已遠近馳名,而各個地方陸續地發生了令人感動的迫害;卡斯特略神父一方面和被關在牢獄內的傳教士或教友們的指導者取得聯絡,而另一方面讓還未被捕而等待著殉道之日的許多教友們做好靈魂上的準備,而不惜辛勞地工作著。他成了親眼目睹1622年八月十九日、九月十日、十月二日殉道情形的確認証人。

  同年的九月初,柯略多神父離開日本,因此只剩下卡斯特略神父和巴斯奎斯神父二人留了下來,他們為了住在有馬、大村、長崎以及其週邊的教友們,鞠躬盡瘁地工作著,巴斯奎斯神父遂於1623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捕,從此在日本的道明會傳教活動的全部責任,都落在卡斯特略神父一個人的身上。而同年十月,新來到日本的3位傳教士:道明•厄奎俠(Domingo Ibanez de Erquicia)、伯特郎•厄撒格(Luis Bertran o Exarch)神父,路加•亞倫索(Lucas del Espiritu Santo)神父,好不容易才來到長崎之前的這幾個月時間,他是在日本工作的唯一道明會傳教士。而這三位神父能夠幫助他所做著的各種傳教活動,則是在一年以後的事了。

  1625年所召開的省會議上,雖然任命厄奎俠神父為代理省會長,但是他卻於同年的十月下旬,出發到京都方面去從事傳教的活動,所以卡斯特略神父再度承擔起代理省會長的職務。1627年所召開的省會議公報上確認了這項決議。

  迫害變得一天比一天激烈、殘酷,而且範圍也擴大了。為此,許多的教友們從長崎的鎮上前來避難,而躲藏到附近的山中。官員們為了不讓這些教友們回到鎮上來而設了關卡,使得教友們和住在鎮上的人完全失去了聯絡,圖使一個一個地死去;教友們的指導者或在社會上稍稍有影響力的人,他們的職務或地位都被剝奪了。而幕府又調動長崎奉行,之後開始徹底地搜索潛伏著的傳教士。

  卡斯特略神父主要是為留在長崎鎮上的教友們、而路卡斯神父則是為照顧躲藏在附近山中的教友們工作著。最後卡斯特略神父於1628年六月十五日遭到逮捕而被關進大村藩的玖原監獄。同年的九月七日,被轉到長崎監獄的隔天,在許多教友和傳教士們完成殉道的西阪之丘,被活活地處以火烤的刑罰。而,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

 

真福多瑪斯•聖雅欽(B. Thomas a S. Hyacintho

道明會輔理修士(1598-1628

他是生於1598年,其正確的月日和場所則不詳。從年輕時就開始替道明會傳教士們擔任著傳道的工作。1622年,當卡斯特略神父在長崎和其週邊展開其傳教的活動時,多瑪斯青年被任命為他的助手。因為卡斯特略神父對多瑪斯的忠實和服務感到非常的滿意,所以於1627年初夏時,對接受他和另外一位傳道員安東一起為道明會輔理修士的這件事,絲毫都不猶豫;這兩位初學生分別都獲得了「多瑪斯•聖雅欽」、「安東•聖道明」的會名。

  當時,長崎代官、水野河內守和末次平藏從江戶帶回了想要在大村和長崎地方對教友們徹底鎮壓的嚴厲命令。這是江戶幕府所發出的第二次嚴格禁止天主教的命令。由於二位代官實行了從江戶所發下的命令,因此二位初學生無法逃掉,1627年七月,終於被逮捕了。某歷史學者雖然說他們是被關進長崎的監獄,但是這種說法卻是錯誤的,其實他們是被關在大村的監獄。

就如同卡斯特略神父的殉道錄中所說的那樣,迫害的殘酷真是難以想像。神父是1628年六月十五日被捕,而被關在大村的監獄,在那堹鈰鬫A和二位初學生真福多瑪斯以及真福安東見面,讓他感到非常的高興。二人不久就發願,正式成為道明會的會員。這三位道明會的會員在牢內如何地過著嚴格且規律的正確修道生活,而其生活的態度所帶給在同一牢內的方濟會傳教士們和聖道明信徒會以及聖方濟各會信徒會所屬的教友們影響,使得他們也想過著同樣嚴格且規律的正確修道生活,歷史家們有留下詳細的記錄。這件事並非發生在長崎監獄,而是發生在大村監獄;因為這從方濟會士們的書信,和卡斯特略神父自己於殉道那一天的前一個晚上或二日前的1628年九月六日或七日在大村所寫的信可以被確認。

  九月七日,雖然他們被移到長崎的監獄,但是那只是一時的事情,隔天,聖母瑪利亞的誕生節日,被從牢內拉出來,由身穿鎧甲頭戴盔帽、佩帶刀槍的武士們護送,被帶到處刑教友們的固定場所:西阪。和其他二十一名同伴們安置在一起的三位道明會士,伴隨著過去從未有過的一種莊嚴儀式;受到宣告的二十四名被分成二組,每一組各十二個人,其中一組是傳教士和教友們的指導者,另一組是傳教士們的助手。接著下來,為了讓傳教士們心生恐怖,在他們的眼前將十二名當助手的人斬首。之後,將傳教士和為首的教友們綁在木樁上,以弱火慢慢地將他們燒死。這一組媄鉿陬萓h瑪斯修士。時間是1628年的九月八日。

像這樣,多瑪斯•聖雅欽弟兄以完全的犧牲向天主獻上了自己的生命。教會是於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將他列名為真福而包括在二百零五位日本殉道者的行列之中。

 

真福安東•聖道明 B. Anthonius a S Dominicus

道明會輔理修士(1608-1628

根據所留下來的記錄,他是1608年出生於長崎,虔誠的教友雙親在將他受洗時取「安東」為聖名,他從小就受到美好的教養和基督教的教育。稍長和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在一起擔任授與諸聖事的助手,或專門教導基督教要理的服務工作。

  當長崎和其週邊迫害的風暴正在狂作之時,他和多瑪斯•聖雅欽弟兄一起在替卡斯特略神父工作著。在伴同著許多危險的使徒職務的活動當中,神父對安東所替他完成的美好工作,從心媕Y表示感謝。身上有著很深修道精神的安東,感到有著修道生活的聖召,所以請求加入道明會當一位輔理修士。知道他的優秀資質的卡斯特略神父,毫不猶豫地就加以許可了。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成了安東•聖道明弟兄。1627年,和同樣是初學生的同事多瑪斯都遭到逮捕,而被關進了大村藩的監獄。

  如同前面所說的那樣,1628年,當時潛伏在日本的二位道明會傳教士之中代理省會長的卡斯特略神父被捕,而被帶到他所鍾愛的二位初學生被囚的牢獄來。安東和多瑪斯兩位初學生很高興地歡迎神父,因此想正式成為道明會員的希望也才能如願。抱著了不起的犧牲和祈禱精神過了一年忠實的初學日子之後,二人發了願。在牢獄的生活當中,他們一方面過著符合玫瑰會省的犧牲精神和規律生活,另一方面更為了殉道而開始做著最好的準備。

  二十四位被囚的人,接到了將於聖母瑪利亞誕生節日(九月八日)要被處刑的宣告,在這之前的一天,1628年的九月七日,他以身為道明會的一員懷著對聖母瑪利亞的特別的恭敬與孝愛,犧牲自己的生命而獻給了天主。如同前面所述,這二十四位殉道者在長崎的西阪之丘被分成二組,每組各十二人,安東弟兄是和傳教士以及其上司被分在第二組。由於在自己的眼前被斬首的第一組十二人的教友,他們的英勇行為,激勵自己也想贏取殉道的榮冠,之後第二組的人亦被活生生地處以火烤的刑罰。時間是在1628年的九月八日。

  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所列為真福的二百零五位殉道者的名簿當中,可以找到卡斯特略神父以及經常和他一起行動的同伴「多瑪斯•聖雅欽弟兄」、「安東•聖道明弟兄」的名字。

horizontal rule

第二章  1629年到1637年為止道明會殉道司鐸、修道者、在俗會員、信徒等人,1987年十月18日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列聖的16位殉道和未列福的3

 

聖厄奎俠(S. Domingo Ibanez de Erquicia

道明會司鐸(1589-1633

  1611年的5月的某一天,看見從墨西哥、阿卡普魯庫(Acapulco)港的一艘大型帆船,慢慢駛進廣闊的馬尼拉灣,在馬尼拉市引起了一陣歡騰;因為這是市民們在那一年之中所最期待著的事情。

  下船的乘客之中,有後來在日本殉道而以真福納巴肋鐵當團長的三十一位道明會士。於人聲嘈雜的群眾當中,有位長得特別高且相貌美好的年輕人;那位青年的外號被稱呼做「比斯卡依若」,而真正的名字則叫做厄奎俠,他是於1589年的二月初,出生在西班牙義普斯庫阿(Guipuzcoa)省的雷熙魯(Regil)鎮。十六歲時,進入聖瑟巴斯提安(San Sebastian)的道明會聖德祿默會院。翌年,發願修道,將自己的一生獻給為天主服務。而,為了在該會院晉鐸,開始學習就獲得了優秀的成績,成了大家所讚歎的目標。等著被祝聖為司鐸而年齡還不足一歲,正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後來決定了他一生的事情,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也就是聽到「有感覺到被召叫而想在菲律賓、日本、中國傳播基督福音的人,希望能來玫瑰聖母省會」的阿都阿鐵神父的熱烈呼籲之後,他馬上就用自己的名字提出申請,為了經由墨西哥出發到菲律賓,就起程往賽爾維亞。

  於長且辛苦的航海期間,和同伴們一起勤奮用功,又一方面向船上的乘客們講道,而另一方面長時間專心致志地做祈禱。這樣,一來到馬尼拉的那一年,厄奎俠被祝聖為司鐸,幾天以後,被派遣到在菲律賓潘嘉西南(Pangasinan)省的道明會傳教地。在那4年的期間,他為了向那個地方的人們推廣信仰而盡心盡力地工作著。當時,傳教活動的靈魂上收獲頗為豊富;一位傳教士留下了「已有一萬人以上的小孩子們被召叫到天主的國教會」的記錄。像這樣在潘嘉西南的集体改變宗教信仰,是得到了許多人常去朝聖的「馬那瓦(Manaoag)玫瑰聖母」的恩寵之故。

  在這堛漸羺結束之後,厄奎俠回到了馬尼拉,為住在岷倫洛(Binondo)地區的華人堂區工作。又因受惠於優秀的智力和文學上才能,使得他能就任聖多瑪斯學院的聽告解神師的試驗官、說教者、神學教授的任務。這學院是為了養成傳教士和給與菲律賓人教育而於1611年創立的。

  在日本的教會史當中,1622年的這一整年,可以說是教會面對非常危機的慘痛消息之一年;凶暴且殘酷的迫害,想將基督教的名字完全從日本這個地方給抹掉。在道明會的傳教地,只剩下真福巴斯奎斯和真福卡斯特略兩位神父。在他們寫給馬尼拉的書信當中,殷切地盼望著在遭受到這麼樣厲害試鍊的基督信徒們,能馬上獲得援助。

  玫瑰聖母省會的上司們認真地考慮了像這樣的狀況之後,決定了想派遣省會之中最優秀的四位會士們,也就是真福厄奎俠•利貝拉(Diego de Ribera)、聖路加•亞倫索(Lucas del Espiritu Santo)、真福伯特郎•厄撒格(Luis Bertran Exarch)等諸位神父到日本。和他們一起的有四位方濟會神父和二位奧斯定會神父同行。在到達日本之前的航海當中,遭遇了種種的事情還有許多的危險;其中最壞的事是,來到中國海岸的附近時,利貝拉神父的去逝。

1623年六月十九日,他們在薩摩領地的海岸登陸,到達長崎是在那一年的十月十四日。

  將軍德川秀忠禁止所有的西班牙人停留在日本,發出命令全面斷絕和菲律賓的貿易和外交關係,這是在他們才剛剛抵達傳教地的時候。在像這樣的窘困狀況之中,無論如何也想辦法要留下在日本的厄奎俠神父,立定了一項誰也無法想到的策略;也就是他和同伴們主動地向奉行提出要到國外的事,經奉行的承認和滿意之下雖然出航離開日本,但是在距離長崎的海港8海哩的海面上,真福卡斯特略早已準備著小船等在那堙A他們換乘了小船回到岸上。這樣一來,也才能夠秘密地進行了有十年之久的使徒職務之活動,然而卻是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到迫害者之手的危險當中開始了的。

  從厄奎俠神父寫給在馬尼拉的上司和朋友們的書信當中,可以想像得到在這不斷地遭受迫害和許多人殉道的十年期間,有關他們活動的景況;就如同聖保祿所体驗的生活和從迫害者們所加諸的危險,他們也都体驗到了。總而言之,他們可以說在這十年間都繼續地走著卡魯巴利歐[2]所走的殉道之路;不斷地被猛獸到處追趕,藏身於教友的家堙B洞穴、墓場或稻草堆之中,夜堭`常要改變所隱藏著的家庭,忍受寒、暑,擔心著不知何時要被逮捕,而不安地過著生活。到了晚上,當官吏們關閉了街道的關口時,他就開始其傳教的活動;獻上彌撒,一方面授與聖事,而一方面給與面臨嚴厲迫害試鍊的教友們的靈魂加油打氣。和幾位因拷問的恐怖而背教的教友保持著交往,雖然對聖厄奎俠而言是一件危險的事,但是即使不幸會因一位背教者的背叛,然而由於他的精神是選擇著為成千上萬的所有階層的教友直到小孩子們都一視同仁而奉獻出自己的生命,因此可以看見他充滿著喜樂和滿足的感覺。

  看到每天好像都有奧斯定會、耶穌會、方濟會的傳教士們被捕,這讓他感到非常的悲傷。而親眼看到和他一起來到日本的同伴們勇敢的死去,最後他所看到的事情,遂同樣發生在他的身上;被迫害者捕獲之後經拷問的一位教友,由於最後供出了聖厄奎俠神父所隱藏的地方,所以他和忠實的傳道正右衛門一起被捕了。1633年八月十三日,二位天主的僕人,開始被執行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而殉道,這讓人毛骨竦然的恐怖拷問之痛苦,持續了有三十小時之久。終於在隔天的十四日,他還為了所有的人一方面詠唱了祈求寬恕的祈禱,而在天主的和平當中死去。

著作:

1623年到1633年十五封寫給長上、政府官員和家屬的書信。(參閱《殉道歷史研究》第94-122頁。)

1633年九月二十八日的報告:《論道明•厄奎俠和方濟•正右衛門會士等人的殉道》(參閱 151-156頁)

 

聖方濟•正右衛門 S. Franciscus Shoyemon

道明會輔理修士(....-1633

阿都阿鐵神父在其著作《玫瑰會省的歷史》」之中,於敘述著有關聖厄奎俠光輝殉道的地方,有留下如次的記錄:「這聖人並非只一個人殉道,而進入天主的喜樂;而是和自己同會的弟兄正右衛門會士,跟他一起走同樣的旅途。由於兩個人一直都在一起開始走同一修道之路,因此也以同樣道路走到終點;因為活著的時候一直都在一起,所以死的時候也決不分離」。

  從這寶貴的記錄,即使說是簡短,卻能讓人容易地知道這位天主的僕人是如何的生活和有關他殉道的事。這位忘我地為厄奎俠神父服務的忠實傳道師,他聖名叫「方濟」,而日本名字則叫做「正右衛門」。聖厄奎俠來日本不久,正右衛門就不惜為傳教士服務。特別是從當時狀況看來的話,由於傳教士要學習日本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絕對需要傳道的協助。傳教士因為在正右衛門的翻譯之下也才能夠向眾人傳佈福音。不僅如此,他還是傳教士的嚮導,為即將要去的地方事先做好準備,向求道者說教,為了能領受相稱的聖事而教導信者的心作好準備,又教導他們祈禱,向他們說教天主的聖言也是正右衛門傳道。諸此,正右衛門對厄奎俠神父而言,不僅是不可或缺的同伴,更是他使徒職務的活動上最好的幫手。他和神父一起隱藏、避難,不管是盛夏或是寒冬,還有碰到出乎意料和從不間斷地面臨著危險時,二人也都經常在一起。又他為了那受著這麼痛苦迫害的教會,卻以其火焰般的熱情,和厄奎俠神父分擔著他的苦惱和痛苦。如果沒有像這樣忠實的傳道之協助的話,聖厄奎俠在那麼困難的時期,將無法實現其使徒職務的活動吧。因此,就如同阿都阿鐵神父的記錄所說的,「由於活著的時候一直都在一起,所以死了的時候也決不分離」。

  聖人的出生年月日和地方,還有其他有關生涯的事都不清楚,但是於1633年和自己的神師一起在長與(Nagayo)被捕則是正確的;兩人首先是被關入大村的監獄,之後被移到長崎的監獄。為了讓正右衛門能成為光榮的基督之見証人,在漫長的牢獄生活中,聖厄奎俠滿懷著熱情鍛鍊了他的靈魂。牢獄對正右衛門而言,是一初學院;於此聖厄奎俠以玫瑰會省代理會長,正式接納正右衛門為道明會的輔理修士。

  1633年八月十三日,他以相信基督的教導的人而被宣告死刑。和厄奎俠神父、三位婦人以及包括一位小孩的十四個日本教友成為殉道的伙伴。分別以不同的方法完成殉道。聖正右衛門和聖厄奎俠是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一到達刑場,二人就被帶上枷而上半身倒置穴內。從口、鼻、耳流出了一滴滴的血。二個人卻一點都不訴苦而唱起聖詠,一邊讚美主而忍耐著漫長的殉道之苦,斷氣是在1633年的八月十四日。聖正右衛門的遺体是被刀切碎之後燒掉。那些骨灰被丟到海堙A那是為了不被教友們收集去當做聖物而崇拜之故。

 

聖雅格•朝長•五郎兵衛 S. Iacobus Kyusei Gorobioye Tomonaga

又稱「雅格•聖瑪利」 Jacobo a Sancta Maria

道明會司鐸(1582-1633

  1624年的年中左右,有一位住在馬尼拉的日本武士,來到聖道明會院拜訪。出來迎接他的是陸維達(Juan de los Angeles Rueda)神父;這位神父是長年在日本工作的傳教士,由於為了遭受迫害而許多的人因而犧牲的日本教會,所以當時他就停留在馬尼拉以募集傳教士作為目的。他坦白地向陸維達神父說出了來訪的目的;「我渴望成為一位司鐸,曾經有過好幾次向各個地方的修會申請入會,然而都沒獲得接納。此次聽說道明會為了有感覺到當司鐸聖召的日本人,歡迎他們來加入聖道明會院的事,我特別為此而前來,以身為一位志願者不知是否能得到接納」。陸維達神父對朝長五郎兵衛的態度,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因此,向院長曼撒若(Melchor Manzano)神父傳達了朝長五郎兵衛來訪的事。院長和他面談之後,留下了「因滿意他的了不起精神而許可了他入會,而他回答說遵照您所吩咐」的記錄。

  1624年八月十五日,朝長五郎兵衛身穿道明會的白色會衣,接受聖道明會院全員兄弟般的熱烈擁抱。從那時候開始,他的名字改為「雅格•聖瑪利」。而和他一起入會的有另外一位年輕的日本人,名字叫做多瑪斯•聖雅欽•西六左衛門。

聖雅格朝長是於1582年出生在九州、大村城下的杭出津。父親..朝長.甘撒是位有身份的武士,母親的名字叫做貝亞德利,兩位都是擁有著模範生活和堅固信仰的人。他十二歲的時候,為了想當一名傳道而進入位於長崎的耶穌會學院唸書。在那堛瑣Й~結束之後,以身為傳道而向人們傳授信仰的道理,開始說教。由於以燃燒似的熱情從事著該項工作,所以在人們之間獲有「著名的傳道師」之評價。長久從事了該項工作之後,將很多的人導入了信仰,堅強了許多遭受迫害、害怕拷問的信徒們之信仰。人們對於他的評價是「模範、潔白、謙虛且祥和的人」。像這樣的他為何會停留在馬尼拉呢﹖原來是由於為幫助推廣天主教信仰,而和其他許多的傳道一起都被驅逐到國外的。

初學時期的一年間,聖雅格朝長在德行和祈禱上擁有著堅強的精神;為了拯救人們,特別是那些需要救助的人,他充滿著將自己完全奉獻的渴望。1625年八月十七日,發願修道。而翌年,以很大的熱心被祝聖為司鐸。之後被派遣到台灣,直到1632年為止從事著傳教的活動,之後獲得許可回到自己的祖國,開始其在迫害中充滿著危險的使徒職務之活動。迎向其祖國的旅程,有著各個不同修會的傳教士和他同行。該旅途中發生了許多的事;冒了險,並遭遇了許多困難的事情。就像是一趟走無盡頭之旅,好不容易到達日本共花了五個月的時間;他在寫給馬尼拉上司們的書信中,以開玩笑的口吻說:「沒有白髮乘上船,回到了家鄉卻成了沒有黑髮的白髮老人」。

一到達長崎港時,由於他腰佩刀劍以武士之姿下船,所以並沒有遭到太大的麻煩,平安無事的抵達耶魯基西亞神父所躲藏著的地方。在這位神父面前宣誓服從,開始了專心以一生從事其所熱望的使徒職務。教會所面對的狀況是非常困難的情形。然而日本人的他,卻是幸運的事;因為能夠從事豊富的使徒職務之活動,對人人都有益處。關於他的事寫有:「授與在迫害中感到最痛苦的教友們聖事,發揮了很大力量」的記錄。在工作上,他有著忠實的傳道彌額爾九郎兵衛的協助。

剛來到日本的外國傳教士們,為了不想被逮捕而被關到牢堙A所以都很小心謹慎,然而卻都無濟於事;因為奉行那堛漪d找制度非常巧妙,所以傳教士們躲藏著的家屋,也都逐一被發現。之後他們被關到牢堙A一個一個地殉道了。

1633年七月初左右,將軍德川家光的家臣們逮捕了彌額爾九郎兵衛傳道,施以灌涼水的刑罰,使他供出了雅格朝長神父所隱藏著的家屋。官吏們超乎異常地熱心在找尋著神父;所以不久朝長神父也被逮捕,和傳道彌額爾一起被關進了大村的監獄。當被質問到:「為何身為日本人,卻相信並非我國自古以來所流傳下來的宗教呢?」,二人回答說:「我們所信仰的宗教才是真的東西,我們的同胞全都改信基督的信仰正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而又補充說道「如果這樣是犯罪的話,為了我們的信仰,即使死也在所不辭,又,我們也不打算聽任何的甜言蜜語」。

1633年八月十五日,發佈了處刑的宣告。聖雅格朝長、傳道師聖彌額爾九郎兵衛、一位奧斯定會神父和九位日本教友被綁著,跟在他們背後的是寫有死刑宣告的牌子。在喧囂的長崎街道上遊行示眾之後,好不容易才來到殉道的山丘,頭朝下而上半身被倒吊在洞穴媄銦C聖雅格•朝長的死,慢慢地拖延竟長達五十個小時;他在有意識之時還一面歌唱聖詠,為受苦的日本教會獻上自己的生命。登上殉道之丘是八月十五日,正好是聖母蒙召升天的日子,也是他發願、及晉鐸的紀念日。而在以莊嚴的誓願將自己完全地奉獻給天主的紀念日這一天,1633年的八月十七日斷氣。他的遺体被用火燒,而其灰被丟到海上。

 

聖彌額爾•九郎兵衛(S. Michael Kurobioye

平信徒(....-1633

  1633年八月十五日的早上,長崎的街道上混離著群眾;因為大家都不想錯過12位就將被處刑的教友,要從這婺g過。一個一個地被綁著,而後頭緊跟著立有寫著處刑宣告的文字,它上面是這樣地寫著。「這些人是相信天主教的教導,由於推廣其信仰而被處以死刑」。

  被處刑的人像一串珠地接連成列,慢慢地走著。在他們的臉上充滿著喜樂和滿足的光輝。偶而和認識的教友們遞著眼神。充滿著和藹的笑容、感動的表情仰望著天空。許多的小孩子戲弄、嘲笑著他們。但是他們一點都不介意,也不表示不滿的抗議。經常仰望天空祈禱或歌唱聖詠,為了完成殉道而祈求著天主能給與自己必要的勇氣。

  在這12位被處刑的人們之中,有一位叫做彌額爾九郎兵衛的人。雖然在被灌涼水的拷問時,曾經一旦放棄了信仰,但是在牢獄內和聖雅格朝長一起生活期間,又回復了所喪失了的勇氣;被帶到奉行的面前時,好幾次重覆地表明由於自己人性的軟弱而後悔之前所做背教的事,從此再怎麼甜言蜜語的誘惑也不接受,為了自己所愛而生活過來的信仰,即使流完最後的一滴血也寧死不辭。

  在長崎的大街上遊街示眾時,該有許多的回憶在他的心中激起著漣漪吧;其中之一是被雅格聖朝長選為傳道的這件事,的確是天主的化工。為完成該項任務的這三個月期間,實在是自己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時期。該工作確實是不簡單的任務,實在是無法忍受的困難工作。但是以信仰的眼光來看時,除了說是奇蹟以外別無方法解釋;然而由於對基督的信賴,任何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到。獲得新信仰者時,真是令人喜悅!當眼看著即使一時拋棄信仰,而再回到信仰的教友們,繼續跟隨著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所走的痛苦之路時,其高興真是無法形容。彌額爾九郎兵衛

  到達處刑場的某山丘時,他請求自己的靈魂父親希望能給他祝福。為了被執行吊在洞穴口的刑罰而被綁住腳時,他就像小羊那樣任由綑綁,而被倒吊在滿是污物的洞穴之中。這位殉道者是以寬大且充滿勇氣的態度,忍受了最後的痛苦。在最後嚥氣時刻,就按照聖雅格朝長神父所教導的,以在十字架上忍受痛苦的耶穌之受難和自己接合,祈求不斷忍耐的恩賜。將自己的靈魂交給天主是在1633年的八月十七日。他的遺体被火燒掉之後,其骨灰被丟到了海堙C

 

聖路加•亞倫索(S. Lucas Alonso del Espiritu Santo

又稱為「路加•聖神」(Lucas del Espiritu Santo

道明會司鐸

1594-1633

聖路加•亞倫索1594年十月18日出生於西班牙撒摩拉省(Zamora)的加拉謝多•比多利亞肋斯(Carracedo de Vidriales)。十六歲的時候,聖路加在本省培納免鐵Benavente的聖道明會院加入道明會。發願後,首先在雷翁(Leon)省的多利阿諾斯(Trianos)讀神學,接著他被派往華拉多里著名的聖額我瑞學院作更一步的研究。在這堙A聖路加下定決心轉入道明玫瑰會省,做一位傳教士。

1617年四月25日聖史馬谷瞻禮日,。這一天,在華拉多里(Valladolid)的聖額我瑞書院,所有的修道者為了送別年輕的讀書修士:路加•亞倫索修士而聚集在會議室。對傳教滿熱情的他,於七月的即將終了時,為了出航到菲律賓而想從賽爾維亞港出發。

航海雖然是充滿困難的危險事情,然而祈禱時藉著獻上聖母的讚美歌,而能克服所有的困難。他在到達墨西哥之後,跟隨兩位神學講師專心地努力用功。按照所預定的幾個月的勤學結束時,聖路加•亞倫索晉鐸。減少到只剩下二十六人一團的傳教士們,從阿卡普魯庫(Acapulco)港出發,迎向馬尼拉。利用在橫渡太平洋的漫長航海期間,他們專心從事著讓許多的乘客們加入玫瑰信心會的使徒職務。

  他在到達菲律賓以後,去到天主教信仰風氣非常興旺的卡嘉揚(Cagayan)山谷地方工作。不久就轉移到馬尼拉,被任命在聖多瑪斯大學文學教師。那時,他只有29歲。

1623年三月中旬左右,在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讀到一封讓他非常感動的信;由於1622年的「大殉道」而受到很深傷害的日本教會,因為正面臨著全被消滅的危機,上司們決定馬上伸出援手。聖路加•亞倫索是在這種困難的狀況下,被派到日本去的人選之一。

  1623年到達日本時,和真福伯特郎•厄撒格一起潛伏在一個小村莊開始學習日語。當發佈「所有的西班牙人要退出國外」的命令時,他乘船出港,讓奉行安心「西班牙人已經遠離日本的海岸線」,卻秘密地和聖厄奎俠以及其他的同伴們再度潛回自己的傳教地。這就如同初代教會在羅馬帝國的迫害時,羅馬信徒們為了保持信仰爾躲在地下墓地,而開始其歷經十年的使徒職務之活動。黑夜成了保護他的斗篷;藉此,傳教士們才能加強面臨嚴厲迫害而被壓碎了的教友們之信仰。傳教士們一個一個地遭到逮捕,不久全員都殉道了。

  1627年,真福伯特郎•厄撒格也壯烈地完成殉道,之後在日本只剩下一位聖厄奎俠。嚴厲的迫害已到了要互相見面、互相激勵都不可能的程度。尤其路加神父所工作的地方,搜索得特別厲害,因此許多時候要隱藏在山林繁茂的地方,而談到所吃的東西之情況,只能以蘿蔔葉子所煮的東西糊口。這樣的日子持續了有四十天之久。官吏們就像是在打獵般地捕捉教友們;因此許多教友是被凍死或病死。在像這樣的狀態之中,聖路加•亞倫索的工作對教友們而言就如同是來自天使的安慰。他在寫給馬尼拉的書信中,敘述著從1628年到1630年為止的這段期間,這小小的信仰共同体是遭到多麼大的困難。在無情的迫害之中產生了許多充滿著光榮的殉道者。教友們被斬首、燒死、活埋,或被以似冰的冷水浸漬、以竹鋸鋸死而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聖路加•亞倫索也預感到自己的殉道日子已經近了,1633年二月,遂決定有六個月的傳教旅行;步行巡迴到遠及山陰、北陸、奧州的各個領地,堅強了許多教友們的信仰。回到京都,和聖馬竇小兵衛修士以及耶穌會的史撒神父一起工作。為了中止官吏們殺死教友們,彼此商量後決定,想要告知自己的居所,所以一方面乘坐停留在淀川上的小船等待,而觀看事情的結果;不久官吏們來將他們逮捕。穿著道明會衣的聖路加,就謙遜地跪著任由綑綁。忠實的年輕傳道師道明•格助(Dominicus Kakusuke),也渴望著和他們一起殉道。

聖路加邊唱著感謝的讚美歌「Te Deum」,而走向牢獄。一到達牢獄,發生了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感動事情;也就是聖路加和史撒神父一邊詠唱若望福音而一邊互相洗腳,這讓人想起主耶穌基督給弟子們所留下來的模範。被囚在該牢獄的二位方濟會士也加入他們,牢獄響徹讚美的聖歌而成了祈禱的場所。對這喜樂的行為,差役們剪去路加的頭髮、拔掉他的鬍子作為懲罰。

於頌讚聖十字架瞻禮日(九月十四日),他們開始走向殉道之路。神父們被處以灌涼水的刑罰。抱著勇氣和忍耐而度過這拷問的聖路加,回到牢房之後說:「與其說是為了忍耐拷問,毋寧是必須為了忍耐爾後所感到的滿足感的忍耐,這是誰也不會明白的事吧」。

  他們被帶上首枷和腳鐐之後,從神戶到小倉是乘船沿海路而行。而從那堣@直到長崎是以步行通過了各個村落和各個鄉鎮,進行著長距離的行列。於聖路加的背上所掛的牌子,寫著「是極惡的人」。他從長崎的牢獄中所寫的最後書信中,向所有的人乞求:「信賴天主的憐憫,以及因我的不好示範而給予原諒」。十月十八日,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幾個小時以後,差役們將他從洞穴中拉出,說:「如果放棄信仰的話,將給與褒獎,安排職位」。然而刑吏知道這些都是無效的,所以再度將他帶回去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這樣,經過長時間的痛苦之後,他為了日本教會祈求勇氣和安慰而將自己的生命作為供物獻給了天主,時間是1633年的十月十九日。

著作:

他總共留下三封信給他長上:兩封是在1630年寫的;另一封在1633年,他殉道不久之前。(參閱《殉道歷史研究》第216-223頁和第245-249頁。)

 

聖馬竇•小兵衛S. Matthaeus Kohioye

又稱「馬竇•玫瑰」Mateo del Rosario

道明會輔理修士(1615-1633

藉著聖路加從長崎監獄所寫來的書信,我們也才能夠曉得這位年輕的信仰勇士的了不起一生、使徒職務的活動和殉道的情形。九州、有馬的出身,於1615年出生。十七歲的時候,希望能為聖路加服務,而以傳道、以及傳教旅行的嚮導的身份幫助神父。由於這位年輕人有著好的性情,所以被允許入道明會當輔理修士,一般都稱之為馬竇•玫瑰弟兄。

1633年八月十五日,聖路加•亞倫索到達京都。成了巡迴日本的諸州而帶回來許多收獲的最後傳教旅行。在那堹鈰鬫A和他的靈魂上兒子、與會兄馬竇見面,讓他感到非常的高興。互相以兄弟之情擁抱之後,聖馬竇已經不想再和神父分離;所以明白地表示,即使碰到殉道的試鍊也決心和神父走向同樣的命運。這時,聖路加•亞倫索看到這位年輕人面泛光輝的了不起精神準備,很受感動而覺得非常滿意。

聖路加•亞倫索和安當•索撒(Antonio de Sousa)神父決心在停留於大阪、淀川上的小船之中等待差役們的那一天,二人雖然勸說馬竇•玫瑰弟兄以及和他在一起的年輕人們各自回到自己的家,而不希望他們被拷問之後死去,但是他們卻異口同聲地回答說「因著聖神的教導、給了勇氣,每天受到被剁碎之後燒成灰的許多聖殉道者的模範之影響,而得到激勵;所以與其那樣悲慘和勞苦而面對迫害活在這個世上,倒不如選擇為了基督而自己主動赴死」。

當神父們被捕時,其他的傳道們也同時被捕。全員被綁之後都被關進監獄。等著他們進入牢獄的是勝利的歡呼;被關在牢獄的教友和傳教士們,一齊開始充滿高興地歌唱讚美歌;這成了將來的基督証人之歡迎儀式。其令人感動的景況真是很難加以形容,讓許多的人流出了喜樂和感謝的眼淚。

幾天之後,馬竇•玫瑰弟兄和年輕的傳道們被帶到大阪奉行的地方,被尋問到他們當了教友以後都是做些什麼事﹖奉行們以甜言蜜語並約定說:「如果拋棄天主教信仰的話,要給與金銀財寶」。大家都回答說:「不考慮捨棄教導,而為了信仰已準備好死亡」。

  在將軍的命令之下,聖路加•亞倫索、安當•索撒神父、馬竇•玫瑰弟兄是和其他九位天主的僕人一起被送到長崎。這時留在牢內的教友們所舉行的歡送會,比歡迎他們進來時的歡迎會更令人感動;他們再度合唱讚美歌,給與這些基督的競技者們勇氣的德行,向天主祈求希望能讓他們早一點成為基督的見証人。從神戶乘船走海路往小倉。其行列令人印象深刻,天主的僕人們雖然被扣著繁重的腳鐐而被拖拉著行走,警衛的士兵們卻都還帶著槍而全副武裝。到達長崎是1633年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那媯扔菪L們的是死刑的宣告。聽到宣告之後,大家都說「感到非常的滿足」;因為他們該走的殉道之路,終於接近完成。

  1633年十月18日,馬竇•玫瑰弟兄為了與七位同伴一起被帶到處刑之丘,在這之前先被帶到鎮上遊行示眾。大的告示欄上向參觀的人顯示著:「因為他們宣傳天主教的宗派,所以被處以死刑」。他們全都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勇敢地忍受了上半身被倒吊在洞穴中的拷問。由於馬竇•玫瑰弟兄是以年輕的身份向天主獻上生命,所以早已脫離如此悲慘的境地而生活在充滿著天主的和平和喜樂的永遠生命。最後斷氣是隔天的十九日。他的遺体被用火燒成灰、丟掉;那是為了不讓教友們拿來當做聖物崇敬之故。

 

長崎的聖瑪達肋納(S. Magdalena de Nagasaki

聖道明信徒會員(1610-1634

  長崎的瑪達肋納的一生和殉道,可以說是初代教會少女們的一生和殉道的忠實寫照吧。她是於1610年左右出生在長崎附近的一個村莊。二十二歲時,她的雙親為了証明對基督的信仰,讓她自己親眼看見是充滿著多麼的光榮而死去。從此以後,瑪達肋納自己感覺到,只希望能像她雙親那樣殉道的熱烈想法所驅策著。意識到有著殉道者的血緣關係之後,為了乞求靈魂上的指導而去拜訪聖安撒隆。向他毫無保留地表明了自己心中的事,謙虛地服從了他所給予的全部教導。就如同聖女大德蘭曾經在聖母瑪利亞的像前所做過的那樣,約定,我除了妳以外,不認別人做我的母親」。同樣地,她也發了一生遵守純潔的誓願。

  聖安撒隆馬上發覺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靈魂是一特別的恩賜。雖然在嚴厲的迫害之下並沒有靈魂上指導所必須的時間,但是利用了所有的機會,為了引導瑪達肋納的心而讓她作好殉道的準備。神父看出她對靜思生活的傾向和精神上的準備之後,勸她加入道明第三會。正當準備好想要遵照道明會的會憲發願時,聖安撒隆被差役們逮捕了。但是對勇敢的瑪達肋納而言,這件事一點都不形成任何的障礙;勇敢且不害怕的她,一切委由聖神的引導,藉著讀靈魂上的書籍和信心的書籍所獲得的靈感和啟示,日日加深其以祈禱和補贖作為基礎的靈性生活。

  她一獲悉自己神師所發生的事時,馬上去到逮捕神父的差役們之面前述說,因為我自己本身也擁有同一信仰,所以應該也要被關進牢堙v。刑吏們聽到她的話之後甚感驚訝!然而曉諭她說,妳很美麗,而且是一弱女子,所以回去家埵茪ㄜn想在這麼恐怖的牢堥苦才好」。

  瑪達肋納對刑吏們的勸說一點都無法同意;因此去到鎮上奉行的地方。這一次她的請求被採納了;奉行為了處罰她宣稱自己是教友的傲慢和挑戰態度而將她關入牢內。瑪達肋納認為這正是在自己英雄性的行為和寬大的程度上一次成長的機會。現今正是自己心中最能感受到流著殉道者的血的時候。忍耐痛苦的力量早已經過了充分的試鍊;因為藉著發願守純潔而將所有獻給天主、為了信仰而熱望傾流自己的血,而且和教友的同伴們在山中度過嚴酷的潛伏生活,換句話說,已經有著獻上自己作為犧牲的覺悟。

  她走向殉道者卡魯巴利歐神父(葡萄牙籍傳教士)之道的開始,卻是面對別人的說服、甜言蜜語和約定;比如說,好的婚事、成立家庭、榮華富貴或財富等等。但是對心意已決的她而言,這些約定都是無意義的事,並且白白地浪費了時間。她學習著初代教會基督信徒的少女們之模範,對勸告自己的人斷然地告訴他們說,為了基督覺悟著赴死就義」而加以拒絕。

  奉行們接著下來所採取的手段是加以刑罰;將她的兩隻手腕綁起來而吊在木樁上。由於認為像這麼一位柔弱的女子,所以馬上會因這拷問而死去吧;但是瑪達肋納卻並不被這痛苦所屈服,毅然地遵守著信仰而不為所動。而且還向刑吏們說,希望不要把我當做小姑娘一般地看待,我已經準備好忍受更痛苦的拷問」地明白宣告。因此刑吏們應著她的要求,在其全部的指與甲的肉縫之間插入竹串,並命令用該竹串在地面上攪動;她仰天求助於聖母瑪利亞,以英雄式的態度忍受了這拷問。這時,原本以為她只是一位美麗的弱女子的刑吏們,對她所具有的這種無法說明的不可思議力量,無不感到驚嘆!第三種的拷問是將她慢慢地浸入水桶之中,直到窒息將死之際再突然將她拉出來,這樣重覆幾次。又被處以灌涼水的刑罰。然而瑪達肋納卻一點不被看到有些許的躊躇或膽怯的現象,忍受了這些的拷問。

  當她忍受著拷問的這段期間,在牢內一心地祈禱,天主能給與她勇氣」的司鐸和教友們,以勝利者的姿態歡迎她回到牢房;她向天主和這小小的教會共同体表示感謝,答應直到最後的勝利之日為止要和大家一起忠實地持守信仰。

  最後的拷問是1634年的十月初左右,她和其他的教友們都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被處刑的人一個個地被綁成一串之後,被牽著在長崎的街道上遊街示眾。站在行列前頭的是瑪達肋納;她被帶著枷,而手被綁在背後,騎在一隻沒有馬鞍的馬背上。而大的牌子上寫著被處刑的理由。在她的後面是其他的教友們,他們以感覺到接近最後的勝利而結實的步伐繼續前進。

  頭被朝下,而上半身倒吊在洞穴內。她受著這拷問之苦,竟忍耐了長達13天的時間;這是由於為了信仰而獻上所有,希望能效法耶穌基督。一位等得不耐煩的刑吏,因為狠擊了她的頭,所以讓她喪失了意識。那一夜,下了大雨,由於雨水滿溢到洞穴邊緣,所以她就被窒息而死去了。這樣,瑪達肋納為了去和聖雙親以及賜給她殉道榮冠的天主的新郎見面,就飛向了天國。她的遺体被丟到海堙C時間是1634年的十月十五日。

 

大村的聖瑪利納 S. Marina de Omura

聖道明信徒會員(....-1634

  關於這位有名的日本人殉道者的出生、洗禮、家族等,幾乎都不被知曉。有關她的事情,只記錄著,「她是大村的所有教友之模範」。她的愛德行為十分出名,她家是傳教士們和受到迫害的教友們的避難所;面臨試鍊時,人人為了堅強精神、回復喪失的力量,會來到她的地方。像這樣的時刻,瑪利納的家則成了有家庭氣氛的小聖堂,在那堜^獻彌撒,帶給人有勇氣而想要往前進的鼓勵。瑪利納像守護天神一般,她的存在和其靈魂的偉大是,希望人人不要懷疑信仰或背教,隨時從她那埵n像是可以汲取勇氣的泉源。因此,傳記作家稱呼她是,「日本的神聖堅強女性」。

  在這位纖細、柔弱的女性之中所擁有的異常勇氣之秘密,是在她的靈魂當中滿溢著天主的力量。沒有人會比她的神師父真福伯特郎、厄撒格知道她的心意吧。其次,指導著她的靈魂而知道她擁有著許多了不起的德行的聖安撒隆,雖然寫過一本有關瑪利納修女的傳記,但是遺憾的事是被差役們沒收而燒掉了。

  遵照真福伯特郎•厄撒格的勸導,瑪利納成了道明第三會員,於1625年或1626年發了願。差役們發現瑪利納為了教友們而援助著種種事情和傳教活動,發出了逮捕的命令。這是1634年的事。被帶到大村奉行的地方而遭到尋問的她,承認說:「我是教友,自己的家供傳教士或教友們住宿」。被尋問到,是否有著覺悟要受到痛苦的拷問時,她以堅決的態度回答說,藉著神的幫助接受一切」。因守貞的誓願而將自己全部獻給天主的她,內心和肉体都清潔,成了聖神的宮殿。即使對這件事的意義不能完全理解,差役們也好像察覺到什麼,而加諸她所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尖銳的拷問之傷害;也就是讓她赤裸裸地一絲不掛而將雙手綁在背後,在大村領地的所有村落遊街示眾。瑪利納則像初代教會受迫害的年輕女士們經常所做的那樣,堅強地忍耐著像這樣恐怖的恥辱,以不動的精神忍受下來。她認為自己的身体是天主的住處,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准沾污,所以,十分謙虛地走在各個村落的街道上。一回到牢獄之後,馬上被轉移到長崎的監獄。宣告下來,將被處以火烤的刑罰。

  1634年十一月十一日,死亡行列從監獄出發了。她和聖安撒隆、聖西六左衛門神父以及許多的教友們,為了基督而獻上生命。到達殉道的山丘時,一同在祈禱之中共融之後,滿懷希望地互相勉勵說:「馬上將在天主的國相會於和平與勝利的喜樂之中」。瑪利納修女被綁在木樁上,從足部被點燃柴火,雖然她的身体逐漸地被燒著,但是這位勇敢的殉道者卻繼續在祈禱,請求天主賜給她力量,也沒有忘記為刑吏們祈求天主的寬恕。其骨灰被收集之後丟到了海堙C

 

聖多瑪斯•西六左衛門•朝永(St. Thomas Hioji Rokuzayemon Nishi

又稱為「多瑪斯•聖雅欽」(Tomas de San Jacinto

道明會司鐸(1590-1634

  聖多瑪斯•西六左衛門•朝永1590年,出生於九州、平戶的生月地方。父親是服務於籠手田領地的代官,名字叫嘉斯帕•西內記(Gaspar Hioji)(隱居之後改稱為「西玄可」),母親的名字叫烏甦拉(Ursula)。西六左衛門十歲的時候,親眼目睹自己的雙親是多麼勇敢地宣言了基督之後殉道。其殉道的情景決無從他的腦海堮囓╮C1602年,他十二歲的時候,希望能成為傳道師而進入了在長崎的耶穌會學院。在該學院媄銦A因為他的善良性格和富責任感,於進行宗教事情時的熱心而贏得大家的愛戴。傳說,「他是不犯任何罪的人」。

  勤學終了之後,盡全力於使徒職務的活動,長年以傳道的身份幫助著傳教士們。為此,於1614年十一月七日和許多的傳教士以及為首的教友們被驅逐到澳門。他三十歲的時候,想要學習教養和神學以成為一修道者而前往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誠心地向院長表明,希望藉著修道生活而將自己奉獻給天主的心願。其請求蒙接納,作為準備的階段,某期間在多瑪斯學院著名的教授道明•孔撒略(Domingo Gonzalez)神父和方濟•德保拉(Francisco de Paula)神父的指導之下開始學習哲學。他的進步神速並且有著了不起的模範態度,所以二年的時間就領了道明會衣。從那時候開始,由於他對天神般的博士之憧憬以及羡慕波蘭的聖雅欽多的傳教精神之心情,所以希望被稱呼為「多瑪斯•聖雅欽弟兄」。

初學時期的一年期間,對他而言是在修德和苦修之道上加強鍛鍊自己的期間。他對於聖母瑪利亞所孝愛的恭敬神功是唸玫瑰經;其理由是因為他看到雙親手持唸珠而殉道之故。發願修道,勤修神學,爾後晉鐸。成為司鐸不久,以傳教士的身份被派遣到台灣,這項任命意味著他的希望更向前邁進了一步;因為如果有去日本的船隻時,他抱著想服務更需要傳教士的人們之熱望而能回到祖國。但是,歸國這件事直到實現為止,雖然事實上不得不讓人等到心煩,最後天主終於使祂僕人的希望和信仰在好像不可能的情況下實現了。

  1629年的十一月十日,於聖馬丁主教慶日(十一月十三日)的前夕,在日本土地登陸。而祖國待著他的卻是非常危險的狀況;長崎奉行想從自己的支配地,將基督教的信仰從根拔除。於聖西六左衛門•朝永寫給馬尼拉和台灣的二封書信當中,對長崎教會的荒廢情形有著詳細的敘述。

對許多信徒殉道而感到害怕的教友們,紛紛地放棄信仰。為了逮捕教友們,在鎮上的出入口都有著嚴密的監視。奧斯定會和耶穌會的傳教士們被關在牢內,等著死刑的宣告。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在不曉得什麼時候會被逮捕的危險之中,非常小心地潛伏著。幸運的事是,因為聖西六左衛門是一位日本人;在非常困難的情況當中,他還能夠相當自由的行動著,得以做到難以計數的貴重之援助。藉著他,有關聖厄奎俠和同伴們的殉道,才能獲得報告。藉此,顯示出奉行那堛犖A度是多麼地不講情面,也可以知道發出了那麼多的賞金給密告教友的人。在那樣急迫的狀況當中,傳教士們潛伏在教友的家又增添了一層的麻煩,尤其是對教友本身而言更是如此。害怕和悲歎籠罩著所有的人;會變成怎樣﹖而誰也不曉得要怎麼做才好﹖差役們為了搜尋神父採用了特別的方法;為了不供出其所住的地方,許多的教友們因此而被處刑。

  那時候,聖西六左衛門•朝永獲悉聖安撒隆罹患重病,由於無法找到他所潛伏的地方,所以沒能去看病;但是當聖西六左衛門•朝永知道他所隱藏的家之後,馬上去給他鼓勵並急著替他施行傅油聖事。而,二人和幾位教友為了一起準備慶祝會祖聖道明的慶日時,被差役們捕獲了。穿著道明會服的二位神父雙手被綁,被帶在長崎街上遊行,受到群眾當做是出賣祖國的人而加以羞辱。之後被強拉到奉行的地方,在裁判的場所,西六左衛門神父宣稱自己是日本人、是教友。被關進像鳥籠般的牢房中的他,準備著拷問的試鍊;經過3個月的祈禱和痛苦之中,準備了自己的心。

  1634年十一月十一日,聖西六左衛門•朝永的殉道之苦,首先從灌涼水開始,之後在他手指的指甲和肉縫之間插入削尖的竹串,最後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這是對在日本傳播基督福音這件事的獎賞。在刑吏要將他綁在木樁上執行倒吊於洞穴口的刑罰之前,聖西六左衛門•朝永去向聖安撒隆告別,就像很久以前他的雙親所做的那樣大聲地宣稱對信仰的忠實。在長時間受著痛苦的這段期間,他一方面向天主祈求希望能賜給他忍耐之德直到最後的一刻,一方面繼續歌唱著聖詠。刑吏們一看到他已斷氣,就將他從洞穴中拉出來,燒了之後丟掉;為了怕有人拿他的遺体來崇敬。這是1634年十一月十五日的事。

著作:

1629年到1633年五封寫給會士和長上的書信。(參閱《殉道歷史研究》第303-308頁。)

1633年九月二十八日的報告:論厄奎俠和正右衛門等人的殉道(參閱第151-156頁)

 

聖雅欽多•安撒隆 S. Giacinto Ansalone

若當•聖德範(Giordano di San Stephano

道明會司鐸(1598-1634

  1615年的八月中旬,義大利的西西里島,阿庫利堅多(Agrigent)的道明會院召開了一個慶祝會,一團的年輕人穿上了道明會服,想開始過修道的生活。在他們當中在一位17歲的雅欽多•安撒隆。他是出身於一不僅在宗教界•即使在政界也是出過許多著名人物的高貴家庭。為了開始過修道生活而脫棄世俗的衣服,取了「若當•聖德範」為會名,是由於對會祖聖道明的後繼者真福若堂•薩克桑(Jordan of Saxony)和教會最初的殉道者聖德範(Santo Stefano)的憧憬。聖安撒隆是1598年十一月1日出生於西西里島奇思奇納的聖德範(San Stefano di Quisquina)。初學期間,安撒隆修士在自己的心中感到非常不尋常的預兆;那是一神聖的夢,也就是有著一股很強的願望想實現天主所希望的神聖高貴計劃。當時,和初代教會一樣,關於日本有著成千上萬的殉道者那樣充滿著光榮地獻上生命而見証自己信仰的許多報告寄到會院。聽到該報告的若丹修士非常受到感動,常常想著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在日本成為基督的殉道者。因此,在他的心中產生了「想到日本為基督奉獻生命」的渴望。

獲得上司的許可,轉移到西班牙嘉西肋斯(Caceres)省的度魯熙紐(Trujillo)會院,在那塈髡邑埲ョC他讓該會院的人們所留下的記憶,是一位忠實遵守規則的修道者,擁有好的心情為大家服務的態度和成熟的精神,是一經常為人人的靈魂祈求成善的人。剛晉鐸的他等待著天主的召喚。那時,一位來自遠東的道明會士若望•聖保祿(Juan de San Pablo)神父為了募集想參加道明玫瑰會省在遠東各國傳教活動的修道者,巡迴在全西班牙半島的各個會院。和這位神父見面時,安撒隆的心中感到有著天主的召叫,發覺「對自己而言,這正是天主的旨意」。關於這次的見面,若望•聖保祿神父報告說:「他燃燒著一股對天主的愛,堅決要為基督放棄所有」。

1625年乘船向菲律賓出發時,聖安撒隆向會院的所有人說了令人感動的告別的話。在長程的旅途期間,他認識了德行高操且具有很深神學上知識的修道者們,獲得了聽人講話的機會,其体驗加強了使自己的計劃前進的意志。當他來到墨西哥而被問及「為了內心的平安,不會有想要回到原來會院的心情嗎?」這時他回答說:「我不是往回走的若丹,一旦開始了的事,即使捨命也要完成」。

他在菲律賓開始傳教是在卡嘉揚(Cagayan)的山谷地區,後來在馬尼拉的為了華人教友共同体的貧窮人或病人所建的聖嘉俾爾醫院服務。為病人而認真地盡其使徒職務,獲得稱讚是一位「為了福音的完全奉獻者」。又因為有著學習語言上特別能力的恩寵,所以不只能讀、寫中文,甚至是少數能以中文唱歌的人。

  在其從事著使徒職務時,於馬尼拉的諸修會間秘密地立定了一個計劃,因為在日本許多人殉道而缺少著傳教士,所以有著想派遣神父們去的計劃。而若丹神父和朝長神父兩人被選。就這樣,他的長年夢想終於要實現了。這計劃還有三位耶穌會士、二位方濟會士、二位奧斯定會士和二位奧斯定重整會士參加。直到登陸日本為止,他們所忍受的勞苦是筆墨和言語均難以形容的。好不容易到達長崎的海岸是1632年的八月十二日,一方面感謝天主而各自分散到秘密的場所。

最初該做的事是學會日語,他在短期間內就有著長足的進步,身為迫害中受苦教會必要的司鐸,他就開始其服務的工作了。11位傳教士登岸的事,馬上被奉行地方的差役們發覺。一開始搜索時,傳教士們躲到森林中,不得不利用夜間時摸黑活動。若丹神父寫有如下的記錄:「我們連一隻鴿子所休息的場所都沒有」。

他的使徒職務活動的最後一年是奉獻給長崎和大村地方的教友;這對被殘酷迫害所打垮的那個地方的教會而言,他簡直就像是天主所派遣而來的天神一般,有關殉道者們「經常缺乏吃的東西,也無法睡眠....在各個村莊工作著」的《報告書》,《道明第三會瑪利納修女傳記》,還有題名為《論天主的審判》(De Divinis Judiciis)的神學著作之中,都有留下記錄。

八月四日,於會祖聖道明的瞻禮日,殘留在日本只剩下二人的道明會傳教士,為了該慶祝而聚集在一起,還有幾位教友和道明第三會員也來參加了,正想要開始彌撒的祈禱時有人喊叫說:「差役們正在走近這個家」」。二位傳教士想逃卻已經來不及了而被逮捕,穿過長崎的街道而被帶到監獄,那是被建在野外有如鳥籠的監獄。被帶到裁判的地方,奉行規勸說「放棄教導的話將被釋放而獲得自由」。然而遭到他的拒絕,之後被施以灌涼水的拷問,接著又被以竹串扎進陰部,他都忍受了這些可怕的拷問,其勇氣和大膽,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1634年十一月十一日,最後的宣告下來了。為了警戒眾人而帶安撒隆神父和西神父、大村的瑪利納修女和許多的教友們,在長崎的街道上遊街示眾,之後被帶到處刑的山丘。聖安撒隆親吻地面之後,祈求同伴們的祝福,作了信仰的宣言。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大約受了7天的痛苦之後,終於在十一月十七日斷了氣。他的遺体被用火燒,其骨灰被丟到海堙C當時是三十六歲。

著作:

1633年到1634年兩封書信。他敘述前往日本旅途的過程和在日本初期定居的經驗(參閱《殉道歷史研究》第297-298頁。)

 

聖安當•鞏撒略(S. Antonio Gonzalez

道明會司鐸(1593-1637

聖安當•鞏撒略神父是於1593年左右,在西班牙的雷翁(Leon)市出生。十六歲時,加入故鄉的聖道明會院。修完了哲學和神學的課程之後被祝聖為司鐸,由於擁有了不起的智能,所以繼續更高深的鑽研。被認命在亞維拉(Avila)省的比耶多來塔(Piedrahita)會院,為一些以道明會的修道生活作為目標的年輕人,講授養成修道精神的神學。

  聖鞏撒略於赴任比耶多來塔的會院時,這會院正積極地努力於道明會式的修道生活之革新,以義大利作為開始的修會革新運動,亦影響到西班牙半島,這會院成了重要的據點之一,在像這樣的氣氛當中,聖鞏撒略開始「將所有阻礙以完善德行作為目標的人之東西都丟棄」。為此最好的方法,是祈禱以及和天主的親密關係,為了清除只要是有妨害到自己靈性上生活傾向的東西,所以實行了嚴格的苦修。獻上彌撒,每當領受聖体的麵餅和葡萄酒時,熱心祈求對殉道的渴望。他所仰慕的聖人是別羅納的聖伯多祿殉道者,對該聖人以自己的傷口所流出來的血寫下信仰宣言的勇氣,抱著尊敬的想法。在比耶多來塔的幾年期間,他擔任著神學的講授,對許多的西班牙人進行說教。不管去到哪堻ㄓㄔⅨ噩磡M樸素的態度。論到他,與其說雄辯的犀利毋寧是在生活上的模範讓人人的內心受到感動。

  某一天,在比耶多來塔聽到遠東傳教地所寄來的書信,募集有感覺受到徵召而願意去那堣u作的人。以前遇到像這樣的事時,熱切希望當傳教士的聖鞏撒略,此刻更感覺到想要獻給天主,遂申請於1631年向墨西哥出發的傳教團。和他一起的共有三十六名的傳教士,全員都是燃燒著特別的熱情,希望向不曉得基督教導的人們宣報救恩之道。於橫渡墨西哥大陸的嚴酷旅程時,途中有六位傳教士喪失了生命。然而其餘的人運氣很好,1632年的五月底,終於到達了馬尼拉。

  聖鞏撒略馬上向上司表示,想要去到正需要使徒性質活動的工作人員的日本傳教地。該希望沒有立刻被接受。這期間,他以身為校長的身份經營聖多瑪斯大學,實行著教學的重要職務。然而由於預感著自己的聖召是在更嚴厲的狀況之中見証基督的信仰,所以在菲律賓的期間,努力地作著祈禱和補贖的修業。讀他的傳記時,他的靈性上特色是「天主的人」、是「一祈禱時,就像福音上所記載的那樣,藉著跟隨基督而和天主合而為一的人」。他對政界的指導者們的錯誤,當然不用說、即使以他們為敵而圍勦的人,也幾次加以勇敢的責難,聖鞏撒略的為人,與其說是要這世上給他好意或恩惠,毋寧是以真理和正義為要。

1636年六月十日,三位道明會士和二位信徒一起向日本出發。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來到琉球列島,也就是現在的沖繩。為了不讓差役們發現而做了種種的努力,但是卻無效,登岸不久全員都被捕獲了。在沖繩被關了將近一年的這段期間,幾乎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並不難想像,作為上司的聖鞏撒略成了兄弟們的優秀師父和服務者,以他為中心全員合而為一,特別是軟弱的人,就會得到他的指導和靈魂上食糧。全員的每一個人在祈禱中互相支援,被賦予勇氣的小教會共同体所擁有的信仰之光以及得到天主的恩寵所照耀時,這六位福音的見証人殉道的事實是容易獲得理解的吧,堅強的人支撐軟弱的人,而看來將倒的人因著看到寬大的人們的了不起模範,為了基督能夠使得他們增加膽量和氣力直到付出所有為止。

  1637年九月二十一日的午前十時,安當•鞏撒略神父、華裔的樂倫•魯易茲(Lorenzo Ruiz)、日本人痲瘋病患者拉匝祿來到長崎港。聖鞏撒略穿著道明會服,以威嚴的態度走著。在差役們的面前宣稱:「自己來到日本只是為了宣傳基督的福音」。刑吏們為了使他捨棄該精神和抵抗力,對他施以灌涼水的刑罰。由於刑吏以暴力擠壓讓他所被灌進去多量的水吐出,所以地面上染紅了血漬。對刑吏們所答應的條件,天主的僕人回答說「與其捨棄信仰毋寧死」。又當刑吏命令「以腳踐踏」聖母像時,他豁出己身以覆著在該圖像上面,接吻並表示出崇敬的態度。

由於灌涼水的拷問使得聖鞏撒略的身体受到重創,所以無法行走,被抱回牢獄。看到這恐怖拷問的拉匝祿,使得他即將喪失信仰,然而由於大家在祈禱中同心合一而加強了他的信仰,所以拉匝祿藉著大家的模範和勉勵而恢復勇氣,答應要努力到最後一刻。1637年九月二十四日的天將亮時,聖鞏撒略在牢內死去。由於灌涼水的拷問傷了他的肺臟,而引起大量的出血。他是在兄弟們約定「堅持到殉道的最後一刻為止」的祈禱之中,終於斷氣了。他的遺体被用火燒掉,而其骨灰則被丟到了海堙C

 

聖維廉•高黛 S. Guillaume Courtet

又稱為維廉•聖多瑪斯(Guillermo de Santo Tomas

道明會司鐸(1590-1637

  當年輕的高黛在法國規潔地方的道明會學院學習教養學科時,某教授講到有關受到恐怖的拷問而死去的日本光輝殉道者動人事蹟。高黛是以異常的興趣來聽這故事,在年輕人特有的想像中,覺得自己好像也有著奉獻生命做基督信仰見証的想法,的確他從小「在心中就點燃著想成為傳教士的渴望」。

  他是於1590年,出生在法國的謝利南(Serignan)地方,雙親是富裕的貴族。十七歲的時候,向雙親陳述希望加入道明會,未經強烈的反對而獲得許可。1607年八月十五日,跪伏在阿爾比的會院長之前,希望能以初學生的身份被接納而請求天主的憐憫。翌年,發願修道,1617年按照規定的勤學完成之後晉鐸。由於他優秀的智力而被授予神學講師的學位,在馬賽著名的聖馬西敏(Saint Maximin)王家會院任教,留下了輝煌的業績。

  幾年以後,被選為阿威農(Avignon)的會院長,他所具有的賢明和修道上的熱忱,被期待著能實現對會院的改革。完成了該使命以後,他內心感到想要奉獻一生為了宣傳基督教的信仰而去到傳教地。一得到上司的許可時,懷著無比的決心出發往西班牙,一方面忍受著寒冷和嚴酷缺乏的困苦,一方面進行其徒步之旅。到達西班牙之後,暫時停留在馬德里的聖多瑪斯會院,在那堛熒|院,他在德行和修道規律的遵守方面,成了大家的模範。

1634年的年中左右,知道有去到菲律賓的船隻要從賽爾維亞(Sevilla)出航,聖高黛就申請乘坐該船。和二十位的司鐸以及三位輔理修士一起上船,這樣,他從小所夢想的事就將實現了。在到達馬尼拉之前的航海途中,不用說,是遭遇了種種的艱難。一個黨派的團体想從玫瑰會省獨立出去而發生了分裂。在這個問題上,聖高黛顯示出其了不起的賢明和決斷。

在馬尼拉是擔任聖多瑪斯大學的神學講師。於此他被認同為「博學、有聖德的人」。很注意自己的靈性生活,謄出許多的時間在祈禱上,努力於苦修和犧牲的實踐。儘管日本的教會面臨著可怕的迫害然而卻繼續不斷地要求著工作的神父們,天主的計劃一點一滴地在他面前展現,上司們經過熟慮之後,決定派遣被認為有著了不起精神的四位修道者和二位信徒,其中之一就是高黛神父。他充滿著喜悅,感謝天主選上了他。時間是1636年的六月。

奉主名而來的他們終於在沖繩登陸,期待著不久能去到日本。但是天主的計劃則不同,在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差役們發現了他們,逮捕之後關進監獄。在沖繩待了一年以上,在那堜珛o生的事不詳。然而想到這些傳教士們的精神時,牢獄生活應該不會白白的待過,由於知道自己終將如何,所以會有意識地做著殉道的準備吧。而以教會的、共同体的精神做準備,彼此互相支持,在祈禱和信仰中團結一致,密切連接成為一体,強者扶助、鼓勵弱者,互相勉勵當面臨拷問時大家都能勇敢,並且能忍耐到最後一刻為止。當發出要被護送到長崎的命令時,在趨赴拷問的他們之中,可發現真的基督勇士所擁有的了不起膽量。

1637年九月十三日,聖高黛、聖歐撒拉撒、聖鹽塚等幾位神父,被抓進簡直就像是在關野獸那樣的帶有網子的竹籠堙A而被帶到長崎。對奉行們的詢問,他們是以明確的語調回答說:「是為了傳播人間唯一得救道路的基督教而來到日本的」。聽了該回答,而想讓他們捨棄信仰,所以連續對他們施以三種拷問,首先是灌涼水的刑罰,之後的拷問是將他們的頭壓進水桶之中受苦,直到窒息將死之際才又給拉出來。最後則是在手指的爪與肉縫之間插進鐵釘。

  如果沒有天主特殊恩寵的話,像這樣種種恐怖的拷問是無法叫人忍受的吧,然而,天主和自己的見証人在一起,給與他們忍耐嚴厲殘酷的拷問而不為所動的必要勇氣。據說高黛神父是在拷問愈是疼痛時,愈是以大的聲音讚美著天主和玫瑰聖母。眼看著天主的僕人們以堅固的意志而保守了信仰,不加理睬所答應給與的名譽和金錢,奉行們遂於1637年九月二十七日宣告將他們處以死刑。

 五位主僕被綁成一串帶到長崎的街道上遊行示眾。他們和平常所做的一樣,大家一起祈禱,互相勉勵要努力直到最後一刻。到達卡魯巴利歐(Carvalho)(一葡人殉道傳教士的名字)山丘時,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由於聖高黛的死頗費時間,所以被中斷洞穴口的刑罰之後而遭到斬首。九月二十九日,這位優秀的基督証人實現了他的殉道之夢和希望而結束了他的一生。在死之前,感謝天主讓他從小的夢想成為美麗的現實。「為了愛天主而獻上所有」。

 

聖彌額爾•奧撒拉薩(S. Miguel de Aozaraza

道明會司鐸(1598-1637

聖奧撒拉薩是於1598年的二月七日出生在西班牙義普斯庫阿(Guipuzcoa)省的歐那鐵(Onate)。由於從小就在很有信仰的家庭度過,所以到了17歲就立志要修道,在維多利亞(Vitoria)的聖道明會院開始了初學。他抱著一個希望,等待著晉鐸的日子;也就是渴望當一位傳教士為天主和教會服務,其神聖的夢想簡直就像是得了發高燒的熱性病。該會院充滿著驅使人傳教的氣氛,這好像對他渴望傳教的養成有著很大的影響。而實際上,因為擁有傳教活動体驗的使徒們,常常來訪問維多利亞的聖道明會院,給年輕的修道者們講話,所以這讓他們的內心受到了影響,又從該會院的重要人物出去傳教,其中有幾人成了信仰的殉道者而受到尊敬。

聖奧撒拉薩在實現從年輕時所描繪著的夢想之前,有過幾年的時間測試自己的心情;首先,他去到馬德里的聖多瑪斯會院,在那堸ㄓF嚴格的苦修以外還以認真的態度獻身於深入的祈禱生活。另一方面,由於擁有能夠敏捷處理日常生活工作的能力,所以必要時對於被交待的各種各樣雜事都能夠應付自如,而為共同体服務著。他為大家所做過的獻身服務,至今都還成為人們的話題。

1634年的年初,已經準備出發到菲律賓的傳教團之消息流傳到西班牙各地會院。是由柯略多神父帶領,有關日本教會的窘困狀態之報告,打動了聖奧撒拉薩的心。他馬上申請參加,加入玫瑰會省。這時正是對天主呼叫而回答「是」的瞬間。由於他熟知旅行所必須的文件和其他手續的作法,所以這時成了申請的志願者們最好的幫手。同年的六月二十四日,他們到達了馬尼拉。

他在菲律賓最初被任命的地方是巴達坦(Bataan)省。在那堙A他一方面學習當地方言,而另一方面和其他的神父們輪流授與聖事。但是因為他的希望是被任命到日本,所以也獲得許可在一天之內花數小時的時間學習日語。對玫瑰會省的上司們而言,1636年是開始下重要決定的一年;聖奧撒拉薩是和三位會士以及二位教友一起出發迎向日本。這次的派遣,不得不付諸小心而在秘密媔i行;因為天主教被禁止,而派遣傳教士去到遭迫害著的日本是馬尼拉總督所不願意做的事情。於修會所準備的小船上,因為乘坐著有對於東海很熟悉而原來就是船員的輔理修士擔任船長,所以這計劃進行得總算順利。

  一到達沖繩,馬上被以冒犯國家禁令者而遭到差役們逮捕。爾後被關在牢獄內的一年期間,對他們而言可說是開始在走往殉道之路。1637年九月十三日,在幕府的命令之下被關進帶有網子的竹籠堙A於人們的好奇眼光之下被護送到長崎。他們在奉行的面前宣言:「是為了救靈魂」。而來到日本;在他們的心中完全沒有政治上的目的或想探索某國秘密的意圖。一位曾背教的司鐸走近聖奧撒拉薩,雖然以拉丁語勸他,希望他能捨棄信仰,但是充滿熱忱追求天主光榮的聖奧撒拉薩回答說:「我完全沒有跟隨你不好模範的心情,毋寧要當一位真的信仰的見証人,為此而決心獻上最後的一滴血為止」。不幸的背教者,覺得很慚愧而離去了。

奉行們眼看無法以甜言蜜語打動他的心,命令對他加以拷問。刑吏們一邊嘲弄一邊給聖人強灌多量的水,而又強制地讓它吐出來,所以他受到了很大的痛苦和苦悶的打擊。他們又將他的頭壓入水中似要窒息才再拉出,使他吃盡窒息之痛苦。最後對他處以將竹串插入指甲的爪與肉縫之間的刑罰。因為這些拷問的痛苦使經驗著基督的受難,所以聖奧撒拉薩看到從自己的指甲所流出的血之後,就像是發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一樣而喊叫說:「啊!多麼美麗的釘子呀!我的天主,為了對禰的愛所傾流的美麗薔薇花呀!」

1637年九月二十七日,最後被處以倒吊洞穴口的刑罰。由於聖奧撒拉薩不輕易死去,所以一刑吏以武士刀將他砍死。結束了充滿痛苦的漫長旅程之後,這位光榮的殉道者飛往永遠憩息的地方是在九月二十九日的事了。他的遺体被用火燒掉,其骨灰被丟到長崎的港口。

 

聖文生•鹽塚(S. Vincentius Shiwozuka

又稱文生•十字架(Vicente de la Cruz

道明會司鐸(1577-1637

  1614年一月二十七日,因著德川家康的命令,所有的傳教士在一年以內都要被驅逐到國外。在長崎的港口有準備好4艘船,兩艘是澳門,一艘是廈門,而一艘是要開往馬尼拉。開往馬尼拉的船隻是乘坐著7位道明會士和方濟會士,二十三位耶穌會士,還有十五名的日本人傳道,其中有一位叫做鹽塚,後來在發願成為道明會的一位修道者時,改名為「文生•十字架」。

  1577年左右,在長崎出生。他的雙親被認為或許是島原半島的鹽塚家族吧,自古以來就是很有信仰的教友。他一出生時,雙親為了感謝天主賜給了他們七個寶貝小孩而馬上將他獻給天主。在他七歲的時候,為了償還誓願而讓他進入在長崎的耶穌會書院上學,接受成為傳道的養成教育。以優秀的成績結束養成期間之後,他開始很高興地推廣基督教訓的活動。獻身於這了不起服務的他,被判以推廣天主教信仰的罪而遭官方驅逐到國外。

  在馬尼拉,他思想著如何才能完成雙親將他獻給天主的願望;所以決心成為一位司鐸。由於宿霧(Cebu)主教阿爾斯(Pedro de Arce)的援助和鼓勵,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1619年,按照所規定的勤學結束之後,以基督和福音的服務者而晉鐸。知道日本教會所面對的狀況,他就想要回到母國,以傳教士的身份為遭到迫害的教友們服務。那個時候獲悉方濟會傳教團正準備好要出發的消息,文生•鹽塚神父雖然想加入到他們一行之中,但是當時罹患嚴重的疾病,所以無法成行。但是這也正符合天主的旨意,為了讓他更能忠實地服務。因此他加入方濟第三會。又知道被派遣到日本去的傳教士們需要日語的教師,文生•鹽塚神父就去為這個工作而努力,在他的學生當中有道明會的聖鞏撒略、聖高黛、聖奧撒拉薩等幾位神父。而且也為留在馬尼拉的日本教友們熱心、獻身地服務著。

  1636年,聖鞏撒略準備著去日本的傳教團,也呼籲、鼓勵鹽塚神父參加,他對該召叫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而為了能全員在心理和精神上合而為一地出發,所以自己也堅決地加入道明會,出發前夕應在馬尼拉會院領會衣開始初學,也在此改會名為「文生」。他大概是在沖繩的牢獄內時,發了誓願的。因此後來也才能在長崎奉行的面前公開的表明:「從開始這趟旅行,我就是道明會的修士。在這修會發願的人」。

  1636年七月十日,聖文•生鹽塚神父在沖繩登陸。眼看自己的夢想實現了,他感到非常的幸福。由於他是日本人的緣故,所以其援助和嚮導發生了很大的作用,然而也只是片刻,因為不久為了不被差役們發現的努力也全都無效;懷疑著他們是不是傳教士的差役們,從他們一登陸就開始監視,過沒多久全員就被逮捕,之後被關進了監獄。這對文生•鹽塚神父而言是一幻滅;因為被剝奪了自由之後,想要照顧等待傳教士那麼久的日本教友們的靈魂,變成了不可能。然而應該是以人間所料想不到的天主旨意的信仰眼光來看待這事,靜觀事情的演變。在沖繩監獄的一年期間,他成為大家的支柱;由於他們知道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所以大家盡全力地準備著和該來的事情對決。

  1637年九月十三日,為了帶聖文生•鹽塚和聖高黛、聖奧撒拉薩一行人去到奉行那堙A所以將他們護送到長崎。知道聖文生•鹽塚是日本人卻捨棄祖國的傳統宗教而成為基督信徒,奉行們感到非常的憤怒,決定下達命令將他視為背判者而加以刑罰;因此不只一次,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施以灌涼水的刑罰。由於這可怕的刑罰給了他精神上嚴重的打擊,所以在無意識之中他捨棄了信仰。爾後,刑吏們就不想再聽聖鹽塚的申述。他一被送回牢內時,遭受同樣拷問的二位神父忘記自己的痛苦和煩惱,為了讓這位背教的弟兄重新站起來而滿懷熱心地努力加以鼓勵;兩人並將有關基督的受難、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其令人吃驚的忍耐說給他聽;「讓他想起在這街上無數的殉道者,他們為了基督如何地流了血,許多的日本人信徒毫不絕望地忍耐拷問而奉獻了生命。」好不容易聖文生鹽塚這才恢復自己的意識,感覺到充滿以前從未有過的強而有力的勇氣。再一次注視基督的面容,領悟到其中充滿了善意和同情以及憐憫的主,寬恕了自己、賜給了自己勇氣。從此的聖文生•鹽塚一點都不猶豫了。聽到了死刑的宣告時,為了基督已準備將所有都奉獻出來,且充滿了勇氣。為了日本的教會成了犧牲,作為供物而以寬大的心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1637年九月二十七日,整個臉和頭部的一半被塗滿泥濘,而被安排乘在馬上成為群眾嘲笑的目標,和同伴們一起在長崎街道上遊街示眾。一到達殉道的山丘時,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上半身被放進洞穴媄銦C血從他的耳、鼻、口中流了出來。在筆墨和言詞均難以形容的痛苦之中多半已喪失了意識。最後由於不容易斷氣,所以刑吏就在他的頭上重重的一擊,使他終於致死。將所有都獻給了天主的兒子之奉獻,其靈魂歸天,也因此才能夠高興地和雙親在天國再會。時間是九月二十九日。

 

聖樂倫•魯易茲 S. Laurentius Ruiz

平信徒(1600-1637

  1594年三月二十八日,在馬尼拉的街上,有一重要的文件被簽了名;它是記錄著菲律賓總督達斯馬利亮斯(Luis Perez Dasmarinas)以私有財產買下了岷倫洛(Binondo)地區,而將它贈與從巴利安(Parian)被驅逐的華人信徒的文件。藉此,提供了這些中國人沒有暴動危險的安全場所。再經過二年以後,道明會的神父們於此建立了美麗的聖嘉俾爾會院,成了為照顧中國人信仰的地方,從這時候開始,岷倫洛對住在馬尼拉的華人而言成了天主教信徒的搖籃。

  當時,中國人商人取當地婦女是一件普通的事;這是現在於菲律賓擁有龐大力量的混血兒們的集團之起源,不只是在商業界方面,即使在岷倫洛地區的半自治地區也有著很強的影響力。聖樂倫•魯易茲就是在像這樣的結婚之下所生下來的一人,他的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菲律賓人。兩人都是屬於岷倫洛的聖嘉俾爾堂區的信徒。1600年左右,聖樂倫出生,一般認為他大概是在聖嘉俾爾教會受洗。從小就在教會或道明會院幫忙、輔彌撒。在堂區的學校受教育,而也學習了基督教的教導。從小聖樂倫就對玫瑰聖母有著很深的敬愛,他曾登記加入玫瑰經善會証明他的誠意。身為善會會員的他熱心地參與本支團恭敬聖母的活動,如向獻於聖母的祭壇,參加於乾旱季節所進行的遊行或每月的最初星期天所召開的集會。成人的他是從事祕書的工作,將重要的文件以漂亮的文字書寫出來。結婚之後,擁有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

  在這殉道者的一生當中,人的想法和天主的旨意發生了不一致的地方;雖然人的一生會產生種種錯綜複雜的事,但是結果應該可以說是有著天主旨意的一種神秘引導,所有的事可以說都是在按照天主永遠的計劃之中產生,而且據以實現。

  在聖樂倫的一生當中,就發生那樣的一件事;也就是他捲進了一件殺人的事件,而遭到馬尼拉市當局的逮捕,要處以相當重的刑罰。由於聖樂倫找到道明會神父們的地方作為避難所,所以知道他是光明正大的人之聖鞏撒略,從這件麻煩的問題中將他救了出來。1636年的六月,因為正當神父和同伴們一起出發到日本的時候,聖樂倫、路易斯加入他們而成為其中的一員。樂倫到達澳門之後,本來應該下船,然而遭到暴風的吹襲船被漂到琉球,樂倫雖然可以乘坐原來的船隻回去,但是在台灣被逮捕,經由判恐決怕會被宣告死刑,然而他卻選擇了和神父以及同伴們共同的命運。事情被決定了;自己的僕人能成為光榮的殉道者,這是天主自己本身在指揮的事情。

  到達沖繩沒多久,他和同伴們都一起被捕,而被關進了監獄。在像這樣的狀態之中,提高了他的高貴且單純的信仰到了能為基督而殉道的英雄式信仰,這可以說是天主旨意的驚人化工吧。

  有關這位天主僕人一生和殉道,有一件明白的事;也就是,他是聖安東•鞏撒略的優秀弟子。被關在沖繩牢獄的這段期間,這位偉大的傳教士將其對天主的愛和為了天主的光榮所充滿著的拚命熱情的同樣精神,都傳給了樂倫.路易斯。這一年的時間,可以說是為了準備殉道而開始的完全靈魂上的初學時期。

  1637年九月二十一日,聖安東•鞏撒略、聖樂倫•魯易茲以及京都的聖拉匝祿一起到達長崎的港口。樂倫很注意地觀察信仰上師父的模範,從一開始就追隨師父的足跡,遵照他的教導並記在心堙C在邁向殉道之路的途中,即使在剛開始時有些猶豫,樂倫藉著安東神父和同伴們的激發和鼓勵,而獲得了作為一真正信仰巨人令人吃驚的超自然力量。即使被加諸灌涼水的拷問,都像是勇士般地忍受了。當奉行們約定「背教的話要還給他自由」時,他毅然決然地回答說「我是基督徒,希望到死都是基督徒。我為了天主,即使死一千次也願意」。

  九月二十四日的早上,安東•鞏撒略神父受到了幾種拷問的結果,在牢內結束了其神聖的一生。樂倫•魯易茲對這位天主的人之神聖模範和生活方式是絕對無法忘懷的。而且,為了繼續走這殉道之路,給予他內心鼓勵的是安東神父答應「要從天國為他祈禱,讓他能夠忍耐到最後一刻為止」的話。因此,當他被帶到奉行們的面前時,就對他們強力的宣言說「現在想對我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

  1637年九月二十七日,終於下來最後的宣告,聖樂倫•魯易茲和同伴們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他和同伴們一樣,都想著快將站在天主的寶座面前接受賞報,而感到高興。大家再一次聚集在一起祈禱,互相鼓勵即使在最後的試鍊也能忠實地面對。樂倫是緊握著自己喜愛的信心─ 玫瑰唸珠 ,祈求在嚴酷拷問時,希望天主能夠幫助他。

  為了在長崎街道上遊行示眾而讓被處刑的人排隊時,聖樂倫是被安排在前面第二個的位置。和同伴們一起一邊走路,一邊祈禱或歌唱聖詠。一到達刑場的山丘時,他被倒吊在洞穴,而上半身處在洞穴媄銦A就如同他向奉行們所說的那樣,將自己的生命獻上而等待著天主的召見。刑吏們為了確認是否已經死了而來觀望時,他老早已經斷氣。遺体被用火給燒掉,留下的骨灰被丟到了海堙C時間是1637年的九月二十九日。

聖樂倫•魯易茲也是菲律賓首位被宣聖的致命聖人。

 

京都的聖拉匝祿(S. Lazarus de Kyoto

平信徒(-1637

  1614年,當發出了全國性的迫害令時,耶穌會和方濟會傳教士們正在日本的各個地方建設收容痲瘋病患者的醫院,實行著愛德的工作。被傳教士們忘我的獻身態度和犧牲精神所感動,許多的患者因而加入了信仰。然而讓他們比什麼都感到有魅力的事是,說明:「在世的痛苦和基督的苦難世相連的,亦含有著深實美好的意義」的道理。

  差役們不希望天主教有發展,所以為了讓天主教根絕,而想使患有痲瘋病者的教友捨棄信仰,因此而發出「如果捨棄信仰的話,可以得到幕府的費用而接受醫院的治療。然而,如果不背教的話,將被驅逐到國外」的命令。許多的患者們則回答說:「為了保守信仰的這項寶貝,受到哪一種刑罰也在所不辭,即使被驅逐到國外也絕不背教」。1632年的五月,幕府就斷然地將這項命令付諸實行。為了報復傳教士將天主教信仰帶到日本來,將聚集在大阪和界市港口的一百三十名患者強行押進船底,未經任何外交的交涉,簡直就像是將沈重的貨物拋出國要將他們驅逐到菲律賓。

  在這段長途的航海期間,由於他們繼續地祈求天主的幫助,所以天主給這些被驅逐的人伸出了援手。終於到達了馬尼拉灣。知道所到達的裝載貨物被棄的痲瘋病患者時,當地市民,好像被一種無法說明的強而有力、不可思議的力量所推動那樣,對這些信仰上的弟兄們給予非常的同情和憐憫。以總督、總主教、司鐸和會士為首,還有許多的市民們都跑來港口,歡迎從日本而來的痲瘋病的弟兄們。發現為了自己所準備的歡迎會,讓他們感到非常的驚訝!而忘記了到目前所受到的痛苦,不知不覺地唱出了高興和讚美的聖歌。由於太過感動,許多的人一邊感謝天主一邊流著眼淚。歡迎會一結束,他們為了接受適當的治療而被收容在市內的幾所醫院。

  聖拉匝祿是在像這樣的情況下,而來到馬尼拉痲瘋病患者的其中之一位。生年月日不詳,在京都出生,因了這病而導致認識了真的神和教會的教導。由於很有信仰,所以與其捨棄信仰毋寧選擇被驅逐而到了國外。停留在馬尼拉的這段期間,和道明會神父們之間的關係變得非常的親密,曉得道明會計劃派出船隻載運傳教士到日本的事情;因迫害而許多的神父被驅逐、被殺害,所以為了救受苦中的日本教會,聖拉匝祿因此申請和他們同行,想擔任進入日本領土時的嚮導。1636年六月十日,以身為嚮導兼翻譯而和傳教士們一起出發了。經過了約一個月的航海。

  終於來到沖繩。聖拉匝祿的任務是準備讓秘密下船的傳教士們穩藏的地方。但是遺憾的事是無法順利進行;馬上被差役們發現,全員遭到逮捕而被關進監獄。拉匝祿和樂倫•魯易茲一樣,和聖安當•鞏撒略有著非常親密的關係;對他而言,這位神父不僅是他神師,也是在他碰到困難時的好嚮導、好的談話對象。被關在沖繩監獄的一年期間,聖鞏撒略為了加強自己靈魂上所有兒子們的靈魂,特別是為了聖拉匝祿和聖樂倫而盡了全力。

  1637年九月二十一日,聖鞏撒略和聖樂倫•魯易茲以及聖拉匝祿,為了被帶去見奉行們而被護送到了長崎。聖拉匝祿公開地証言說:「我是教友。傳教士們並非為了西班牙,而只是為了救人人的靈魂和推廣基督的教導來到日本」。又由於奉行們逼問他,有無聽說菲律賓總督要派遣新的傳教團來日本的計劃時,聖拉匝祿回答說:「聽說來年還要派遣別的傳教團來日本」。之後,照往常一樣,他要被處以灌水的刑罰。看見聖鞏撒略受這恐怖拷問刑罰的痛苦情形的聖拉匝祿,一想到自己現在即將被加諸這恐怖的拷問時,而被恐怖和驚嚇所打倒;因此拼命地告訴奉行們說:「要捨棄信仰」,但是刑吏們不聽他的話而加以灌涼水的刑罰。

  被送回牢內的聖拉匝祿,心情十分惡劣。同伴們則由於在信仰的來往之中合而為一,激發並鼓勵他的心;藉著在這樣熱心的勸導和激勵之下,聖拉匝祿馬上轉變心情,強而有力的答應說:「下次的機會要努力堅守信仰,不因這短暫的人生而捨棄信仰」。他所走的殉道之路,一定是幾位殉道者們所走過的同一難行道路。翌天的九月二十三日,再度被施以充滿恐怖的拷問。就如同証人們所看到的那樣,他是「作為忠實的基督徒而為了基督忍耐了一切」。又關於堅守信仰之事,作為証據是對死的決心毫無一些猶豫,之前則由於太過害怕,因此所說過的話這次「大聲地加以取消了」。

  1637年九月二十七日,一方面遭到群眾的嘲笑,而帶著首枷,乘著馬在長崎街上遊行示眾。他是走在天主的僕人們之前頭。一到達殉道的山丘,被綁在為他所準備著的倒吊洞穴用的木樁上。他向天主祈求能賜給他有足夠的力量忍耐到殉道為止,而任由處置。九月二十九日,從穴中被拉出來時他早已經死了。從被基督召叫到自己的教會來以後,他為了所愛的天主和信仰而獻上了所有。他的遺体被火燒,而其灰燼則被投到了海堙C

 

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 Hieronymus Yagozayemon

教友(...-1629

  關於這位殉道者的生涯雖然無從知曉,但是聖道明•厄奎俠神父從長崎所寄出的署1630年十月十八日的書信當中,有記錄著關於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殉道的事。據此而知道他是出身於大村領地的村莊。

  他是聖道明•厄奎俠神父的屋主。由於聖道明•厄奎俠神父非常信賴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所以神父個人的東西甚至是傳教士們從馬尼拉所收到的金錢,都委託他保管在安全的地方。聖道明•厄奎俠神父借款用完之後,從馬尼拉寄來款項之前,也有過先從屋主兼會計的彌五左衛門借來支付欠人家的款項的事情。在像這樣困難的時期,對聖道明•厄奎俠和其他傳教士們而言,他是一位難得的合作者和恩人。

  道明會和他的關係是繼續直到1629年為止。差役和密探們知道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替道明會傳教士們工作、援助著他們時,將他逮捕之後關入監獄,1629年十二月,處了刑。聖道明•厄奎俠神父在信中想起了這位對自己忠實的屋主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時,以深深感謝的心情留下了記錄說:「這位付出精神上、經濟上的援手被拿掉之後,知道從此再也見不到他而令人感到失望」。

 

若望•茂左衛門(Joannes Mozayemon

教友(...-1633

  即使若望•茂左衛門沒和聖道明•厄奎俠以及聖正右衛門一起被列聖,彼此之間也是親密的同伴。1633年七月四日,和聖方濟•正右衛門同樣是聖道明•厄奎俠的傳道的若望•茂左衛門,都一起被捕,那一天同被關入大村的監獄。然而,長崎奉行命令大村的藩主,希望他能將大村出身的若望•茂左衛門傳道留在大村處刑,而將聖道明•厄奎俠神父和正右衛門會士護送到長崎處刑。因此,1633年八月27日的早上,若望•茂左衛門傳道和其他三位教友一起在大村被活生生地處以烤刑。這件事的實際情況,可以從為了檢視他們的處刑而被派遣到大村的差役們所蓋章的文件《大村藩見聞集》、以及大村藩主按照命令將茂左衛門和三位教友處了刑而向長崎奉行的報告中可以得到証明。

  遺憾的事是,若望•茂左衛門不被包括在列品案中;為何會如此呢?那是因為當時有關於他的洗禮聖名和他的生涯都不清礎。然而,現在聖名是「若望」,又被証實以身為聖道明•厄奎俠神父的傳道而為了信仰殉道的事已非常明確。所以,哪一天他也將會得到聖人們的榮譽吧。

 

道明•格助(Dominicus Kakusuke

教友(...-1633

  一般認為多明我格助是長崎地方出身。是長時間為道明會傳教士們服務的男僕,而並非道明會員吧。然而也可以考慮他是以傳道的身份在工作著。

  1633年,聖路加•亞倫索在東北地方做傳教旅行時,道明•格助和神父同行。那一年的九月八日,在大阪,道明•格助是和聖路加•亞倫索神父、耶穌會士安當•索撒(Antonio de Sousa)神父、聖馬竇•小兵衛會士一起被捕。於大阪的監獄為了讓他供出其他教友們所居住的地方而受到種種的拷問,然而他始終都沒有招供。

  1633年九月24日,道明•格助是和聖路加•亞倫索以及其他的同伴們一起被帶到長崎。同年十月十八日,全員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他忍耐著經過長時間的殉道之苦,直到最後斷氣的那一刻。按照推算,他的殉道大概是隔天的十九日。其殉道的情況,可以說是和耶斯匹利桑多神父以及馬竇•小兵衛會士一樣。他們的遺体是被火化之後丟掉了。

  遺憾的是,道明•格助於1987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封聖的長崎十六位殉道者之中,他並不被包括在內。其理由,根據列聖品調查委員會的歷史擔任官有舉出如下的幾點問題。

  有關這位殉道者的名字,種種文獻上的記錄並不一致。沒有足夠証明他殉道和為滿全信仰而致命的事實之目擊者和明確証言。有存在著疑問是,他到底是為了基督教信仰、或者是由於擔任耶斯匹利多桑多神父的男僕而殉道的。

  由於以上的理由,道明、格助沒有和一起被處刑的同伴們同被列聖。但是,因為他是和日本道明會殉道者們一起行動一直到死為止,所以被認為無論從任何地方看來,無疑地是真的殉道者[3]

horizontal rule

第三章  1602年到1628年為止,殉道的在俗道明會員、傳道員、屋主、恩人、玫瑰經善會會員

 

I  在俗道明會(道明第三會)

(A)                       諸位聖人(發終生願者)

長崎的聖瑪達肋納(S. Magdalena de Nagasaki

 

大村的聖瑪利納(S. Marina de Omura(卒於1634

 

(B)                        諸位真福(發終生願者)

真福瑪達肋納、清田(B. Magdalena Kiyota(卒於1627  屬於豊後的領主方濟•大友宗麟(Franciscus Sorin Otomo)(1530-1587)家族的子孫。丈夫死後,她蒙真福卡斯特略神父接納而成為在俗道明會員。後來以提供自己的家作為傳教士們的住宿為理由,而於1627年的八月十七日在長崎被以弱火燒死。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

 

  真福方濟嘉•蘋素凱麗(B. Francisca Pinzokere(卒於1627  是一位寡婦,在卡斯特略神父的面前發願修道,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天主。由於將自己的家提供給傳教士住宿,所以於1627年八月十七日在長崎被以弱火燒死。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路齊亞•路依沙(B. Lucia Ludovica(卒於1628  她是蒙真福卡斯特略神父接納成為道明之家一員。於自己的家歡迎傳教士時,她讓教友們隨意使用自己的家。1628年六月十五日,卡斯特略神父在她家向教友們講道時,捕吏們突然闖入,將在那堛漱H全都逮捕,已經八十歲的她也被關入牢獄。同年九月八日,和真福卡斯特略神父一起被處以火烤的刑罰。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

 

  C  在俗會員諸位真福者

1)各自殉道者

  真福嘉斯帕•籠手田(B. Gasparus Koteda(卒於1622  1600年被強制參加佛教儀式,然而他加以拒絕而避難到平戶領地內,是屬於籠手田的家族。他是於1603年在長崎出生。剛開始時是擔任耶穌會傳教士的傳道,後來成了道明會傳教士的活躍傳道。1622年九月十一日,在長崎被斬首。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方濟•九郎兵衛(B. Franciscus Kurobioye(卒於1627  筑後(現在為福岡縣)出生,1627年八月十七日,和真福瑪達肋納•清田以及真福方濟嘉•蘋素凱麗一起被處以火烤刑罰而殉道。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卡尤•次右衛門(B. Caius Jiyemon(卒於1627  他是在朝鮮的阿馬庫仙(Amakusen)群島出生。雙親是教友。他以在俗道明會會員的身份,給予道明會傳教士們在使徒職務的活動上非常寶貴的援助。因此而被關進監獄,後來於1627年的八月十七日,在長崎被活活地處以火烤刑罰致命。他的名字是1867年的七月七日被列於日本的二百零五位真福殉道者的名單當中。

 

2)和真福卡斯特略一起被處以火烤刑罰之殉道者:

 

  繼前述的在俗道明會會員,還有另一組,經常與真福卡斯特略一起行動、保護他的人。1628年九月八日,和他一起殉道的這群英雄,歷史記載他們殉道的原因。

  1627年六月,方濟會的辦事者,拉烏烈魯(Bartolome Laurel)會士被逮捕時,身上戴著一些文件被沒收,而後帶給傳教士和教友不小麻煩。一位害怕差役們的教友,去奉行衙門控訴說,方濟各會、道明會、奧斯定會的傳教士們在大村準備一隻船,打算從馬尼拉偷運新的傳教士來到日本的事。所以,首先差役將逮捕方濟會士們和許多教友,過不久又去捕在長崎和其附近的教友;1628年六月十五日,真福道明•卡斯特略和屬於道明第三會的路齊亞•路依沙(Lucia Ludovica)以及在她家聚集的許多教友也被捕了。

  參加了想從馬尼拉運來傳教士計劃的5位教友,知道卡斯特略神父被捕入獄的消息之後,想和神父一起負連帶責任,而主動到奉行衙門,宣稱自己是教友。因此,1628年九月八日與在長崎和真福道明•卡斯特略神父一起被活活地處以火烤的刑罰致命。這些英勇教友的名單如下:

 

真福彌額爾•山田久八(B. Michael Kyuhachi Yamada(卒於1628  被稱呼做「年輕者」;他是一位船員,為了幫助傳教士們而擔任船老大。為此,他的三歲兒子真福樂倫(Laurentius也殉道了。兩人都被列為真福(時間是1867年的七月七日)。

 

真福若望•今村(B. Joannes Imamura(卒於1628  他是那艘想從馬尼拉出發的船隻的主人,同樣是因為將船隻借給傳教士們作為運輸的工具而遭難。被列為真福。

 

真福保祿•相原三太夫(B. Paulus Sandayu Aibara(卒於1628  長崎出生的船員,他是以道明第三會會員而發揮其了不起精神的人。受到父親的影響,他的兩個兒子真福雷孟(Raimundus真福良(Leon,也都加入道明第三會,是傳教士們的好幫手。如同前面所說過的那樣,他們是在真福路齊•路依沙的家,和真福卡斯特略神父一起被捕的。真福保祿•相原三太夫,是於1628年的九月八日親眼看到二個兒子被斬首殉道之後,自己也被活生生地以火烤刑罰燒死殉道。被列為真福。

 

真福馬竇•阿魯巴列斯•安針(B. Mattheaus Alvarez Anjin(卒於1628  是成了問題船隻的船長。被列為真福。

 

真福若望•多馬吉(B. Joannes Tomaki(卒於1628  他一點都不畏懼地藏匿傳教士們,是一位大膽的人。自己主動地去到奉行面前。差役想讓他背教,而將他的四位兒子,十六歲的真福道明(Dominicus、十三歲的真福彌額爾(Michael、十歲的真福多瑪斯(Thomas以及七歲的真福保祿(Paulus,一個個地在他的面前殺死;然而他卻不屈服於像這樣殘酷的拷問,堅守了信仰。自己親眼看見被以火烤刑罰而燒死的兒子們,作為犧牲而獻給了天主,這讓他的內心感到十分的值得。最後他也被處以同一種刑罰而殉道。親子都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3 和真福卡斯特略在一起而被處以斬首刑罰殉道者:

道明第三會(在俗道明)會員:

 

真福雅格•林田(B. Jacobus Hayashida(卒於1628  他是一位傳道員,又被以照顧傳教士們日常生活的理由而遭到差役們逮捕。是日本的二百零五位真福殉道者其中的一位。

 

真福路易斯•仁八(B. Ludovicus Nihachi Nioye(卒於1628  以自己的家讓傳教士們使用、並因推廣基督教為理由而被關進監獄。長崎奉行脅迫他說:「不背教的話,他和兒子們:五歲的方濟(Franciscus以及兩歲的道明(Dominicus都將被殺死」。與其背教,他毋寧選擇殉道。刑吏們在父親面前將兒子們砍了頭,之後也將他給斬首了。這3位殉道者都被列名於1867年七月七日真福的名簿當中。

 

4  其他的殉道者

阿都阿鐵(Diego Aduarte)神父於1631年在賽爾維亞出版的《調查事項的記錄書》而後他所著的《玫瑰省會史》的第二部第三十三章,以及迪耶哥•羅特里奎斯(Diego Rodriguez)神父在1650年出版的『名簿』中,記錄著一群屬於道明第三會的致命者之名單。他們陸續在1628年九月十一日、十四日、十六日為主殉道,我們在此介紹被封為真福品的殉道者:

 

真福彌額爾•干物屋(Michael Himonoya(卒於1628  1628年的九月十六日,在長崎和他的兒子保祿(Paulus一起被斬首。被列為真福。

 

真福道明•正兵衛(B. Dominicus Shibioye(卒於1628  1628年九月16日,他是和真福彌額爾•干物屋以及彌額爾的兒子保祿一起被斬首的。1867年七月七日,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品的殉道者名單中,有他們三位的名字。

 

末被列真福品者:

  在俗道明會會員,而未被列為真福的殉道者如下,有的人正確殉道的月、日不詳。

 

彌額爾•大衛門(Michael Dayemon(卒於1627  1617年五月十九日,在長崎、矢上被斬首。

 

安東•棉庫索(Anthonius Mencoso(卒於1627  1627年八月十七日,在長崎被斬首,二十三歲。

 

安東•木吉彌左衛門(Antonius Yazayemon Kikitsu(卒於1628

 

良•九郎兵衛(Leon Kurobioye(卒於1628  他也是方濟第三會會員。

 

彌額爾•卡納也(Michael Kanaya(卒於1628

 

彌額爾•歐美若(Michael Omino(卒於1628  和真福卡斯特略神父有關,被斬首。

 

彌額爾•西尼歐奈(Michael Sinione(卒於1628

 

(Ⅱ)  殉道的著名傳道員和助手者(1602-1628

真福保祿•永石(B. Paulus Nagaishi(卒於1622  他從1607年到1613年為止,在肥前(現在的佐賀縣)以傳道的身份和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在一起工作,後來都被驅逐到長崎。1617年的七月,和真福蘇馬拉嘉一起被關進牢獄,翌年的年初左右被釋放。1619年春天,以推廣基督教的理由再度被繫入獄。1622年九月十日,眼看著妻子真福德格拉(Thecla7歲的兒子真福伯鐸(Petrus被處以斬首的刑罰殉道之後,自己也被活生生地處以火烤刑罰殉道了。殉道之際,真福保祿穿著道明會衣。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阿肋修•三橋三郎(B. Alexius Sanburo Sanbashi(卒於1622  在長崎出生,是真福撒梵略神父的傳道員。1621年八月十七日,和這位神父一起被捕。1622年九月十日,穿著聖道明會服,被以弱火燒死。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道明•丹波(B. Dominicus Tamba(卒於1622  是位傳道員,真福歐泛略神父的好伙伴。1621年四月二十五日,二人遭到逮捕而被關進大村領地的鈴田監獄。1622年九月十日,由於出自恭敬,而穿著道明會衣,被活活地以弱火燒死。沒被列為真福。

 

雅格•跛(Jacobus Chimba(卒於1622  「跛」並非他的姓,意思是「瘸子」為別名。1617年的七月二十三日,由於是真福蘇馬拉嘉神父的助手,所以和神父一起被關入大村監獄。1619年的年初左右,一時又被釋放了,但是不久又被以從事傳道的工作為理由而再度關進監獄。1622年九月十日,穿著道明會衣,活生生地被以弱火燒死。沒有被列為真福。

 

III  主要屋主殉道者 1602-1628

由於傳教士在同一個地方住久的話,有馬上被發覺的危險,所以必須經常改變居處。因而有許多提供住宿的屋主,然而大部份的人姓名不詳;因此只將知道的名字列出。

 

真福卡斯帕•上田彥次郎(B. Gasparus Hikojiro Ueda(卒於1617  1617年八月十七日,因為他是真福納巴肋鐵長達三年之久的屋主,所以被捕。那一年的十月1日,在長崎港的入口高鉾島被斬首。他也是玫瑰經善會的會員。而且也是奧斯定會代理省會長阿耶拉(Hernando de Ayala)神父的屋主,同是玫瑰經善會會員的真福安德祿•吉田也(B. Andreas Yoshida和他一起殉道。二人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一起被列為真福。

 

真福庫斯美•竹屋長兵衛 B. Cosmas Takeya(卒於1619  朝鮮出生,以身為管理筑後領地。久留米的某富豪財產的掌櫃而住在長崎。1618年的八月,他很高興地迎接道明會傳教士真福奧舒奇神父和真福馬丁略神父來到家堙C那一年的十二月十三日和這兩位道明會傳教士一起被逮捕。為此,1619年十一月十九日,活活地被燒死。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若望•吉田正左衛門•素雲(Joannes Shozayemon Shuon(卒於1619  他是幾度請求道明會士真福梅納神父,好不容易才獲允留住在他的家中;為了不讓教友以自己的家供住宿為理由而遭到官方逮捕,所以這位傳教士之前才隱藏在山中。然而由於一位背教者密告,1619年三月十四日,他和梅納神父一起被差役們逮捕。1619年十一月十九日,活生生地被火燒死而獲得殉道的榮冠。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安德祿•村山德安(B. Andreas Tokuan Murayama(卒於1619  16095月左右,從薩摩被驅逐到長崎的道明會傳教士們,在該市建設好聖道明堂和會院之前,都將宗教用具寄存在他那堙C1614年十一月六日,當許多的傳教士被驅逐到國外時,他讓秘密從海上接回長崎的莫拉略神父藏匿在自己的家堙C1619年的三月十五日,德安祿和莫拉略神父一起被捕,那一年的十一月十九日,以藏匿神父在家堛熔z由被燒死。妻子真福瑪利亞(B. Maria,於1622年九月十日,和他丈夫一樣被以相同的理由而處以斬首的刑罰。安德祿和瑪利亞是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安德祿•村山德安是長崎代官。安東•村山德安的長男。

 

真福若望•村山(B. Joannes Chuan Murayama(卒於1619  長崎代官,安東•村山德安(Antonius Toan Murayama)的次男,從1614年十月開始有長達2年以上的時間讓梅納神父藏匿在自己的家堙C他是被以其兄安德錄•村山德安將自己的家供給莫拉略神父藏匿為理由,而於1619年的十二月一日在京都遭到斬首。未被列為真福。

 

真福保祿•田中(B. Paulus Tanaka(卒於1622  土佐(高知縣)出身,於聖母蒙召升天瞻禮,以自己的家供給為了鼓勵長崎的教友而來此的真福真福撒梵略神父居住。這位傳教士直到被捕的1621年八月十七日,都和自己的傳道以及教友們一起停留在保祿田中的家。而他本人也遭到逮捕。為此,保祿•田中和妻子瑪利亞都被關在長崎的監牢,翌年(1622年)的九月十日,活生生的被燒死。殉道時,保祿是穿著道明會衣,妻子真福瑪利亞•田中則是身上帶著道明會衣。二人都於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馬弟亞•又左衛門(Matthias Matazayemon (卒於1622  他是長崎附近矢上村的百姓。由於讓歐泛略神父藏匿在自己的家堙A所以馬弟亞和妻子瑪利亞以及二個兒子、年輕的道明和已經十歲的彌額爾都一起被捕。1622年九月二十三日,馬弟亞被活活的燒死,妻子和二個兒子則被斬首,但都未被列為真福。

 

雅格•小市(Jacobus Koichi(卒於1624  於長崎港的對面稻佐山的山麓人,有乘纜車的乘車場,而他則是住在那附近叫做「淵」的荒涼地方。他是答應在自己的家堮I葬道明會傳教士巴斯奎斯(Pedro Vasquez)神父和卡斯特略神父的同伴真福佛羅烈斯神父之遺体,為此而正在挖掘埋葬的墳墓時,突然二位長崎奉行那堛漁椰O來襲,巴斯奎斯神父和雅格二人遭到逮捕,而被關進長崎的監獄。1624年十一月5日,雅格•小市被活活的燒死,向天主獻上了生命。還未被列為真福。

 

馬爾大(Marta(卒於1627  是一位癩病患者,擁有著優秀的能力和基督教的精神。1626年的七月二十八日,她因能夠提供自己的小房子讓真福伯特郎•厄撒格(Luis Bertran Exarch)的助手們住宿,而感到非常的幸福。他們在她的小房子媄銙Q捕而關入監牢時,她也成了被囚之身。1627年七月二十九日,她活活的被燒死而獲得殉道的榮冠。未被列為真福。

 

真福路濟亞•路依沙(Beata Lucia Ludovica(卒於1628

 

IV  以身為道明會的恩人殉道者(1602-1628

安東•村山德安(Antonius Toan Murayama(卒於1619  1605年,獲得耶穌會傳教士的支援,而就任長崎代官的重要任務。然而不久就和他們斷絕了關係,直到1614年都過著自由的生活。可是卻不吝惜給與傳教士們極大的援助;由於他的關照,於1610年來到長崎的道明傳教士居住也才沒有問題;又藉著他的援助,在長崎的外町,聖道明堂以及會院的建築工程才能順利完成,也成為「新長崎」的天主教中心。

1614年接受洗禮之後,過著善良的基督徒生活。一方面保護被驅逐到馬尼拉的傳教士們,而又為了想要秘密潛回日本的傳教士們建造了一艘船。背教的若望•末次平藏(Joannes Suetsugu Heizo)對他所做的這些保護傳教士們和教友之政策提出控告,於1618年所發生的訴訟,當安遭到敗訴。其結果,他的任務被剝奪並遭到驅逐。不久,莫拉略神父在他長男真福安德祿•村山德安的家被逮捕時,由於其家族上的連帶關係,1619年十二月一日,在江戶被斬首了。還未被列為真福。

 

真福雅敬•平山常陳(B. Joachim Diaz Hirayama(卒於1622  他是1620年八月從馬尼拉以船隻將道明會傳教士真福佛羅烈斯神父和奧斯定會傳教士蘇尼嘉(Pedro de Zuniga)神父帶到長崎的日本人船長。他帶傳教士來到日本,因而被荷蘭人提出告訴;所以為了獲得二位神父明確身份的証言而遭到逮捕。三人是於1622年的八月十九日,被活活的燒死。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真福瑪利亞•村山(B. Maria Murayama(卒於1622  長崎代官。末次平藏的姪女,前長崎代官。村山德安的長男真福安德祿•村山之妻。因以自己的家藏匿莫拉略神父,所以她的丈夫安德錄•村山德安被關在牢獄有長達五年之久,於1619年的三月十五日,他的所有財產被沒收了。莫拉略神父在1620年二月十八日寫給住在馬尼拉的若望•路易斯•伊庫阿嘉的書信當中有提到:「希望能給瑪利亞夫人金錢上的援助,我將永遠感謝不盡」。1622年九月十日,被以前面所說過的理由,即因藏匿道明會士在自己的家埵蚞D到斬首。她是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的其中一位。

 

真福路易斯•彌吉(B. Ludovicus Yakichi(卒於1622  他是長崎出生的人。為了救出被荷蘭人逮捕的佛羅烈斯神父,他是柯略多神父所計劃要營救團体的勇敢教友們的指導者。救出的計劃終歸失敗,而彌吉和其同伴們被關在自己的船上,為了要他供出參加營救佛羅烈斯神父的道明會傳教士以及西班牙人的名字、揭發出所居住的地方,竟被課以17種的恐怖拷問。他眼看著自己的妻子路濟亞(B. Lucia、五歲和八歲的二個兒子方濟(Franciscus安德祿(Andreas在自己的面前殉道。

 

同樣地,也親眼看著他的同伴們,高麗人伯鐸和他還小的幼兒伯鐸(Petrus多瑪斯(Thomas曼修(Mancius以及庫斯美(Cosmas作藏的殉道。全部都被斬首之後,彌吉被以火烤的刑罰致命,獲得了殉道的榮冠是1622年十月二日。真福路易斯•彌吉一家人:妻子以及二位兒子,於1867年的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

 

  依搦斯•高瑞亞(Agnes Correa和女兒,瑪利亞1624年,被驅逐到國外)  依搦斯是住在澳門的當時北印度艦隊司令官葡萄牙人歐利斐拉(Juan Oliveira Velho)的妻子。她為了援助傳教士們,有過好幾次都不顧生命的危險。特別對道明會的傳教士們表示好意,比如說將他們從迫害者的手中營救出來,或是取回佛羅烈斯神父的遺体。為此,1624年的春天,六十歲的她和女兒一起被驅逐到澳門。

 

本篤•加賀山三太夫(Benedictus Sandayu Kagayama1627年,被驅逐到國外)  在長崎出生,1618年七月三日,和蘇馬拉嘉神父一起被捕。1618年的年初左右,被釋放而回到自己的家堙A繼續援助著道明會的傳教士們。

蘇馬拉嘉神父於1620年的一月十三日寫給其同鄉若望•魯易茲•伊庫阿嘉(Juan Ruiz Icoaga)的信中提到說:「他因為結婚之後有四個小孩,所以希望能援助他」。1627年十月,他和教友的指導者們一起被驅逐到澳門。不久,於1627年的聖誕節前,死在那堙C

 

(Ⅴ)  玫瑰經善會員殉道者(1602-1628

  17世紀的日本,教友對這玫瑰經善會的特權深有所感;也就是說,藉由加入這善會,而忠實地完成其義務時,就能夠享有道明會的恩惠和特恩。

  因此,加入這經善會的人,把道明會的傳教士們當做是自己的家族,保持交往;歡迎傳教士們到自己的家堙A有時候即使自己或家族冒著生命的危險,也儘可能加以援助而在所不辭。

  道明會歷史家,除了記錄著有關對在俗道明會(因發了修道誓願而自動地成為玫瑰經善會員)、傳道、屋主、道明會傳教士而言著名的恩人們以外,也談到加入了玫瑰經善會的好幾萬日本主教友的事。

  在這些玫瑰經善會員之中,大部份的人名不詳,我們只能獲知少數的人名。一般,這些人是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屋主,或和屋主有關的人,所以全都殉道了。因此,即使歷史家們雖然只記錄了他們的名字,但是我們認為像這些人,其名字實在堪當永留在日本道明會殉道者的名簿之中。茲將他們分成如下的三組:

l          「奴美羅」組織之玫瑰經善會會員

l          「耶穌聖名」善會亦是玫瑰經善會會員

l           玫瑰經善會會員員。

 

A  『奴美羅』組織的玫瑰經善會會員

  『奴美羅』的會員是屬於玫瑰經善會,同時也是『耶穌聖名組織』的會員以及『十字架善會』的會員。這最後的組織,是前長崎代官。真福安東•村山德安的三男,教區司鐸方濟•村山(Franciscus Murayama)神父於1614年所組織。其主要的目的是在這迫害的時代藏匿傳教士們,作嚮導帶、他們到他們想去的地方。會員們除了要給教友們打氣,還要到監獄去作訪問。1615年的春天,當村山神父向大阪地方出發時,他將其對組織的指導委託給了道明會的真福納巴肋鐵神父。這善會在日本的創立者,為了擔任據守在大阪城教友武士們的司鐸則停留在大阪,於夏天的戰爭之中死亡了。1615年的夏天,被任命為代理省會長的納巴肋鐵神父,將這三個經善會合而為一,創設了『奴美羅組織的玫瑰經善會』。會員穿著『玫瑰善會的制服』:白色長袍、黑色披肩,胸前有道明會的會徽、披肩邊繡上玫瑰唸珠。

 

首先舉出於1867年七月七日被列為真福的經善會員之名單如下:

 

真福安德祿•村山 B. Andreas Murayama(卒於1619  真福莫拉略神父的屋主。

 

真福道明•喬治 B. Domingos Jorge(卒於1619  葡萄牙人,是耶穌會士斯匹農拉(Carlos Spinola)神父的屋主。

 

真福庫斯美•竹屋長兵衛 B. Cosmas Takeya(卒於1619  朝鮮人,道明會傳教士真福馬丁略神父和真福奧舒奇神父的屋主。

 

真福若望•吉田正左衛門•素雲( B. Joannes Shozayemon Shoun(卒於1619  是真福梅納神父的屋主。

 

真福多瑪斯•籠手田(B. Thomas Kiuni Koteda(卒於1619  是屬於平戶領地內有名的籠手田家族之一員。1619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真福安德祿•村山德安的五人小組之一,因不招出真福莫拉略神父的居所而遭到斬首。

 

真福安東•木村 B. Antonius Kimura(卒於1619  長崎代官。末次平藏的親族。殉道時,二十四歲,是庫斯美竹屋的五人小組之一員。由於不供出有關真福馬丁略神父和真福奧舒奇神父的事情而被斬首。

 

真福彌額爾•竹下(B. Michael Takeshita(卒於1619  在長崎出生,致命時有二十七歲。1619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因屬於安東尼歐木村的五人小組之一,又由於不供出有關傳教士們的事而和真福安東•木村一起被斬首。

 

真福良•中西(B. Leon Nakanishi(卒於1619  和前述的人們同屬於五人小組的一員,又因為提供自己的家給5真福馬丁略神父和真福奧舒奇神父藏匿,於1619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和真福安東•木村以及真福彌額爾•竹下一起被斬首。

 

真福保祿•永石(B. Paulus Nagaishi(卒於1622  是最早援助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傳道。1622年九月十日,被以火烤刑罰殉道。

 

沒被列為真福的殉道者:

  真福莫拉略神父於1619年的春天所記載的備忘錄媄銦A曾經將『奴美羅的玫瑰經善會』也稱呼做『廣義的玫瑰經善會』,而有留下身為該會的會員之名字,其名單如次,這些人沒有被列為真福。

 

久留米之雅敬(Joachim Kurume  住在長崎。

別名叫做「跛」的馬弟亞(Matthias de Chima,住在長崎。

濱之町之若望(Joannes de Hama no machi  住在長崎,經善會的組長。

井之町之路易斯(Ludovicus de Ino no machi  住在長崎,善會的組長。

井之町之西滿(Simon  住在長崎。

井之町之彌額爾(Michaelis  住在長崎。

 

 B 被列為真福品的耶穌聖名善會亦玫瑰經善會會員

真福巴多祿茂•關(Bartholomeaus Seki(卒於1619 是真福馬丁略神父和真福奧舒奇神父所潛伏著的家的五人小組之一位。由於沒有去奉行那堻q知有關這些傳教士們的事,於十一月27日被斬首。

 

真福若望•岩永(Joannes Iwanaga(卒於1619  和真福巴多祿茂•關同樣理由,於同一天被斬首。

 

真福阿肋修•中村(Alexius Nakamura(卒於1619  十一月27日,和真福巴多祿茂•關,真福若望•岩永在同一天被以同樣理由而遭到斬首。

 

真福馬弟亞•小阪(Matthias Kosaka(卒於1619  是真福梅納神父所潛伏著的家的五人小組之一人。因為沒有去通報神父的事,而於1619年十一月27日被斬首。

 

真福羅曼•松岡(Romanus Miyotaro Matsuoka(卒於1619  被以馬弟亞小阪的同樣理由,而於同一天遭到斬首。

 

真福馬弟亞•中野(Matthias Miyotao Nakano(卒於1619  和前述的玫瑰經善會會員被以同樣理由、而在同一天遭到處刑殉道。

 

沒被列真福品者

在真福莫拉略神父的親筆備忘錄所記載的人名之中,沒有被列為真福品的殉道者,其名單如下。

若望•金屋町(Joannes Kanaya  長崎市街第一區域的金屋町的主要住民。

鍛治屋町的滿修(Mancius de Kajiya  長崎的住民。

保祿•黑木(Paulus Kurogi  長崎的住民。以上這兩個組織的組長。由於拒絕保管在廣場展示為了賞給密告傳教士居所的人的銀條之任務,而於1619年的一月二十日被逮捕入獄。在那媮鷁M已作好了殉道的心理準備,但是幾個月以後受到相當的刑罰之後卻被釋放了。

 

C  被列為真福的玫瑰經善會會員

真福卡斯帕•上田彥次郎 B. Gasparus Hikojiro真福安德•吉田B. Andreas Yoshida (卒於1617  就如同在殉道的屋主那一項所說過的,這二人是因為提供房子給真福納巴肋鐵神父和阿耶拉(Hernando de Ayala)神父居住,而於1617年的十月一日被捕,之後遭到斬首殉道。

 

真福西滿•清田木齋(B. Simon Bokusai Kiyota(卒於1620  是耶穌會傳教士們的傳道,並且是道明會真福歐泛略和陸維達神父的屋主。因此於1620年的八月十六日,在小倉被處以倒吊洞穴的刑罰而殉道。和他在一起獲得殉道榮冠的有他的妻子瑪達肋納、他的男僕多瑪斯。源五郎和妻子瑪利亞,還有兒子雅格•源五郎。全家都是屬於玫瑰經善會。

 

真福雅敬•迪阿斯•平山常陳(B. Joachim  Diaz Hirayama(卒於1622  1620年八月四日載運道明會的真福佛羅烈斯神父和奧斯定會的斯尼嘉神父來日本的船隻之船長。帶傳教士來日本是以處死罪來加以禁止的;為此,他和這兩位傳教士一起,於1622年的八月十九日在長崎被活活的燒死。在被以弱火燒死之前,他船上的十二位日本人船員,都一個個地在他面前被斬首;只因載運前述兩位傳教士來日本的理由,他們才遭到處刑。

 

  這十二位船員的名字如下,全員都是玫瑰經善會的會員。

真福良•助右衛門(B. Leon Sukeyemon(卒於1622  船隻的掌帆長。

真福若望•宮崎宗右衛門(Bl. Joannes Soyemon Miyazaki(卒於1622  船的掌櫃。

真福彌額爾•迪阿斯 B. Michael Diaz(卒於1622  船員。

真福馬爾谷•竹之島新右衛門 B. Marcus Shinyemon Takenoshima(卒於1622  船員。

真福多瑪斯•小柳 B. Thomas Koyanagi(卒於1622  船員。

真福安東•濱田 B. Anthonius Hamada(卒於1622  船員。

真福桑吉阿哥•松尾 B. Jacobus Denshi Matsuo(卒於1622  船員。

真福樂倫•六右衛門 B. Laurentius Rokuyemon(卒於1622  船員。

真福保祿•三吉 B. Paulus Sankichi(卒於1622  船員。

真福若望•彌五矢吉 B. Joannes Yago Yakichi(卒於1622  船員。

真福巴多祿茂•茂兵衛 B. Bartholomeaus Mohioye(卒於1622  船員。

真福若望•永田又吉 B. Joannes Matakichi Nagata (卒於1622  船員。

 

1622年九月十日,在長崎殉道,1867年七月七日,由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列為真福的玫瑰經善會會員如下。

 

真福路濟亞•佛雷塔斯(B. Lucia de Fleitas )(卒於1622  是熱心的方濟會第三會的會員,同時是在長崎的玫瑰經善會的組長。特別是因為供給方濟會傳教士住宿而遭到控告、被捕,被活活的燒死。是葡萄牙人斐里•佛雷塔斯(Felipe de Fleitas)之妻,當時丈夫不在日本。

 

真福安東•三箇(B. Anthonius Sanga(卒於1622  耶穌會傳教士的傳道,主動到長崎奉行的面前表明自己是教友;這是為了打消或許有人會謠傳他已背教,而做了像這樣的公開信仰告白。他的妻子瑪達肋納也被以教友和玫瑰經善會會員的身份作為理由,而在丈夫的面前遭到斬首殉道。

 

真福「高麗人」安東(B. Anthonius Corai(卒於1622  人們都稱呼他「高麗人」,對耶穌會的傳教士們懷有很深的敬意。其中一位協巴斯吉安。木村神父在他的家堻Q捕時,安東勇敢地宣稱無論在什麼樣的狀況下都要將自己的家無條件的用來藏匿傳教士。當時在道明會代理省會長柯略多神父的推薦之下,亦成了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屋主。為此而遭到火烤的刑罰。同樣理由,其玫瑰經善會會員員的妻子多明嘉(Dominica和兒子:十二歲的若望(Joannes)、三歲的伯鐸(Petrus也都被斬首了。他是親眼看見自己的妻子在面前被殺殉道的。

 

真福德格拉•永石(B. Thecla Nagaishi(卒於1622  她是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傳道、「奴美羅」的玫瑰經善會員之一的保祿•永石的妻子。她被斬首。保祿•永石不僅妻子殉道,他亦親眼看到和自己妻子德格拉一起被斬首的七歲兒子伯鐸(Petrus的殉道。

 

真福瑪利亞•田中(B. Maria Tanaka(卒於1622  是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屋主,玫瑰經善會會員保祿•田中(Paulus Tanaka)的妻子。以這理由,她和丈夫一起被處以火烤刑罰殉道。

 

真福依撒伯爾•菲路南迪斯(B. Isabel Fernandes(卒於1622  耶穌會士的屋主,被以『奴美羅』的玫瑰經善會員。葡萄牙人道明•護魯耶(Domingos Jorge)的妻子為理由而殉道的。同樣理由,其四歲的兒子依納爵(Ignatius也和母親一起被斬首殉道。

 

真福阿波羅尼阿(B. Apolonia(卒於1622  是一位寡婦,也是道明會的恩人。她是在俗道明會員真福卡斯帕•籠手田(B. Gasparus Koteda的伯母。雖然真福安德祿斯•村山德安(Andreas Tokuan和其妻子真福瑪利亞(Bl. Maria才是將莫拉略神父藏匿在自己家堛澈峊D,然而她也因為是他們家的鄰居而遭到斬首。

 

肥後人真福道明•山田(B. Dominicus Yamada 和妻子佳蘭(Clarae)(卒於1622)被以藏匿方濟會士伯鐸•亞維拉(Pedro de Avila)在自己的家中為理由,道明遭到火烤刑罰而佳蘭則被斬首致命。

 

真福瑪利亞•村山(B. Maria Murayama(卒於1622  請參閱已前述有關道明會恩人的部份。

 

真福依搦斯•竹屋(B. Agnes Takeya(卒於1622  是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屋主、玫瑰經善會會員真福庫斯美•竹屋(真福Cosmas Takeya的妻子;這也是她殉道的主要理由,和十二歲的兒子方濟(Franciscus)一起被斬首。

 

真福道明•中野(B. Dominicus Nakano(卒於1622 十九歲。是玫瑰經善會會員,也是『耶穌聖名』善會會員馬弟亞•中野(Matthias Miyotaro Nakano)的兒子。高麗人安東(Anthonius Corai)以及達米盎•多田彌七(Damianus Yahichi Tada)的五人小組之中的一位,由於沒有向奉行通報傳教士藏匿在自己的家附近而被斬首。

 

真福巴多祿茂•川野七右衛門(B. Bartholomeaus Shichiyemon Kawano(卒於1622  同樣是屬於高麗人安東(Anthonius Corai)、達米盎•多田彌七(Damianus Yahichi Tada)、道明•中野(Dominicus Nakano)的五人小組,向天主發誓提供給傳教士們住宿。由於沒有到奉行那堭捷D「高麗人」安東的家中藏匿著耶穌會士協巴斯吉安•木村(Sebastianus Kimura)神父,而遭到斬首。同樣理由,七歲的兒子聖西六左衛門•朝永也於次日,1622年的九月十一日,被斬首了。

 

真福達米盎•多田彌七(B. Damianus Yahichi Tada(卒於1622  一點都不畏懼預想中的拷問或殉道的痛苦,和高麗人安東一樣,被以將自己的家藏匿傳教士們為理由而遭到逮捕之後被斬首。因為同樣理由,所以和達米盎一起,其五歲的兒子彌額爾(Michael也被斬首了。

 

真福多瑪斯•七郎 B. Thomas Shichiro(卒於1622  一位道明會的傳教士藏匿在自己家堛漯近(一般被認為是梅納神父)而多瑪斯•七郎沒到奉行那堻q報,所以被斬首而殉道。

 

真福魯福•石本(B. Rufus Ishimoto(卒於1622  1621年八月十七日,差役們忽然闖入玫瑰經善會會員保祿•田中的家逮捕道明會代理省會長真福撒梵略神父時,當時在場的他也遭到逮捕。他是玫瑰經善會的組長。被斬首殉道。

 

真福瑪利亞•吉田 B. Maria Shuon(卒於1622  她是被以『奴美羅』的玫瑰經善會會員、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屋主若望•吉田正右衛門的妻子作為理由而遭到斬首。

 

真福克列孟•大野 B. Clemens Ono(卒於1622  他是石本的同伴,一起被捕而關入長崎的政府監獄。和二歲的幼兒一起被斬首殉道。

 

真福多明佳•緒方(B. Dominica Ogata(卒於1622  是因為在她家的附近藏匿著一位道明會傳教士,但是她沒向奉行提出告訴所以被作為理由而遭到斬首。

 

真福肥後的加大利納 B. Catharina de Higo(卒於1622  48歲的寡婦,在自己家的附近藏匿著傳教士而沒提出告訴被作為理由遭到斬首殉道。

 

真福田之浦的瑪利亞 B. Maria de Tanuora (卒於1622  四十五歲的寡婦,真福奧舒吉神父和真福馬丁略神父在竹屋家被逮捕,她因為是其鄰居而被作為理由遭到斬首。

  1622年十月二日,玫瑰經善會會員真福路易斯•彌吉 B. Ludovicus Yakichi(請參照道明會恩人而殉道的人那一項)殉道時,同樣是玫瑰經善會會員的妻子路齊亞(Lucia和二個兒子:八歲的安德祿(Andreas和五歲的方濟(Franciscus也都一起殉道了;這家族的殉道是由於路易斯沒有將柯略多神父的事密告給官方。路易斯•彌吉是活生生地被以火烤刑罰而致命。在處刑之前,雖然不得不要忍受著親眼看見自己的妻子被拷問並遭到斬首,但是這結果卻反而燃起他對信仰的更加熱忱。

 

沒被列真福品的殉道者

良•稅所•七右衛門(Leon Shichizayemon Saisho(卒於1608  是現在宮城縣都城出身的武士。在擔任平佐(現在的鹿兒島縣川內市)的城主時,經過友人推薦之下跟真福莫拉略學習天主教義。1608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川內的京泊教會從歐泛略神父領受了洗禮之後幾個月的十一月十七日,獲得殉道的榮冠。為了堅守基督教的信仰而希望能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天主,真福撒梵略為他作好了精神上的準備。他唸完了最後的玫瑰經祈禱之後,被斬首了。

  他的遺体被埋葬在京泊,後來被移到長崎的聖道明會院,從1610年到1614年為止接受了人們的敬禮。1614年,傳教士們和主要的教友們被驅逐到國外時,他的遺体也被運到了馬尼拉。遺憾的事是,1645年,襲擊馬尼拉的大地震將安置著他遺体的祭壇給毀壞了。良•稅所七右衛門是鹿兒島首位殉道者,因此在1985年,他的列品案被推薦上教廷。

 

若望•高屋•九左衛門(Joannes Kyuzayemon Takaya(卒於16141613年十月,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從肥前領地佐賀驅逐時,他因為自己宣稱是教友而從佐賀給驅逐了,來到長崎之後也還繼續幫助著道明會的傳教士們。翌年的十一月二十一日,由於不捨棄信仰而遭到殘酷的拷問,在有馬被斬首。

 

庫斯美•高屋•庄兵衛(Cosmas Shobioye Takaya(卒於1614  是若望•高屋九左衛門的弟弟,從殉道而獻上生命為止都追隨著其哥哥的腳步;和哥哥同一天接受同樣拷問之後,在有馬殉道。

 

彌額爾•黃金丸久•右衛門(Michael Kyuyemon Koganemaru(卒於1614  是佐賀出身的熱心教友。和自己的兄弟若望以及庫斯美一起被驅逐到長崎,1614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全員都在有馬被斬首。

 

保祿•太郎助(Paulus Tarosuke(卒於1616  佐賀的濱町出身。從1606年到1613年為止的這段期間,是在那堣u作著的道明會傳教士們的好朋友。他是玫瑰經善會的組長。1616年十月25日,在他33歲的時候,由於不捨棄信仰而在佐賀被斬首。

 

濱町的庫斯美(Cosmas de Hamamachi(卒於1616  1616年左右,對天主教的迫害不只限於佐賀,甚至漫延到其週邊,比如說濱町都被波及。在那堙A從1606年到1613年為止是道明會的主要教會的所在地。而庫斯美則是玫瑰經善會的組長。雖然沒殉道,但是為了讓他捨棄信仰而受到各種各樣的拷問。儘管迫害者加諸他許多的拷問,最後是什麼理由救了他的性命則不得而知。

 

濱町的保祿(Paulus de Hamamachi(卒於1616  和他的兄弟庫斯美一起被拷問,爾後卻被釋放了。

 

筑後的路易斯(Ludovicus de Chikugo(卒於1616  和陸維達(Juan de los Angeles Rueda)神父相識,神父在筑後地方做傳教旅行時他常常隨同在側;為此而被捕,歷經種種的拷問,比如說雙手被吊在高處地方,而施以削尖的竹子刺進手腕肌肉的拷問。這些是發生於1616年十月左右的事情。最後,被釋放而獲得自由,幾個月的期間,和一位道明會的傳教士在一起;激烈的迫害而使得兩人分開了。

 

道明•山口(Dominicus Yamaguchi(卒於1617  大村出身。雖然一時曾捨棄信仰,但是經由真福蘇馬拉嘉神父的開導而重拾信仰,然而這事被佛僧們提出告訴;因此被驅逐到長崎。由於他是大村的領主所要緝捕的人,所以領主命令格殺格論;因此於1617年的十一月一日,在鄰近長崎的浦上,他和其兒子多瑪斯(Thomas一起被斬首。父子都是玫瑰經善會之會員。

 

利諾•朝長次郎•兵衛純興(Linus Jirobioye Tomonaga(卒於1617  在大村領地,從領主為首直到領地內的百姓都是教友的那個時候,而他還是幼兒時就受洗。1605年,領主背教,耶穌會傳教士們被從領地內給驅遂、天主教遭到禁止時,在領地內擁有很大影響力的朝長次郎兵衛也背教了。1617年的春天,在領主的命令之下,為了逮捕傳教士們而被派遣到長崎,捕獲了方濟會士阿森西翁(Pedro de la Asuncion)神父和耶穌會塔母拉(Juan Bautista de Tavora)神父。不久經由阿森西翁神父的勸導而從內心反省背教的罪和其他的罪,遂和天主以及教會言歸於好。

為了証明自己是認真地回歸了信仰,所以教友們即使訪問被囚在牢內的傳教士或信徒們也得到許可了。被領主尋問到他為何向教友們示以善意的理由時,因為他回答說:「今後覺悟要以身為教友而過日子」,所以馬上於1617年的十一月四日在城內遭到斬首。

 

若望•江尻二右衛門 Joannes Niyemon Nejiri (卒於1617  是經由利諾•朝長次兵衛的推薦而接受洗禮的佛僧。1617年的夏天,他是在長崎從多瑪斯•荒木神父受洗,然而這神父後來成為有名的『背教司鐸』[4]

他是大村出生,在那埵角F玫瑰經善會的組長,過著了不起的基督徒生活;為此而於1617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被捕,二天後的二十五日殉道。

 

若望•久保又左衛門(Joannes Matazayemon Kubo(卒於1618  有一短暫的時間離開了信仰之道,然而於1615年迎接道明會士。歐泛略神父來自己的家埵礄氶A改過自新再度回復了信仰。1618年三月,因為是教友之故而和長男多瑪斯一起被斬首了。

 

保祿•酒井太郎兵衛(Paulus Tarobioye Sakai (卒於1618  是熱心的玫瑰經善會會員,公然地將玫瑰唸珠掛在頸上。從一開始和道明會傳教士們相遇時起,就對他們表示出特別的善意。他是城塚(現在的福岡縣久留米地方)的富裕村長。一聽到自己的隔鄰領地佐賀,有道明會的傳教士在傳教時,就招呼他們來到自己的家堙A在家的旁邊建設了玫瑰堂作為奉獻。1618年四月十三日,在柳川被斬首。被關在柳川的政府監獄的這段時間,他引導了兩位在山中修行的僧人千歲和忠三郎改變了宗教信仰,授與洗禮聖事。這兩人過了不久也因受洗之故,於1618年二月二十八日殉道了。

 

「船老大」安德祿(Andreas Sendo(卒於1618  1614年十一月6日黃昏的時候,在海上等待將被從長崎驅逐到國外的教區和修會的神父們,而秘密地將他們用船再載回長崎的船老大之一。幾度歡迎自己和家人的精修者道明會士陸維達(Juan de los Angeles Rueda)神父來到自己的家堙F為此,於1618年的十一月-二十五日殉道了。他是和妻子加大利納(Catharina、三位女兒安東妮亞(Anthonia馬爾大(Martha瑪利亞(Maria一起被處以火烤刑罰致命。全員都是玫瑰經善會會的會員。

 

桑久•新藏(Sanchus Shison(卒於1618  安德錄•平山常陳的船隻之船老大,是幫忙在海上接回將被驅逐到國外的傳教士們的其中之一人。因此,1618年十一月25日,在長崎被處以火烤刑罰殉道。同樣理由,其妻子瑟拉芬(Seraphina和三個小孩:十一歲的良(Leo、四歲的若翰納(Ioanna),以及才二歲的瑪利亞(Maria和他自己都被處以火烤刑罰。新藏和妻子都是玫瑰經善會的會員。

 

若望•野寺伊兵衛(Joannes Ihioye Nodera (卒於1618  他是安道略•平山常陳和桑久•新藏的同伴,以自己的家藏匿村山神父;也因此,不只是他的同伴們,就連他的妻子依撒伯爾(Elisabetha以及才九個月大的女兒也都被處以火烤刑罰殉道。像這樣慘無人道的處刑是於1618年的十一月二十五日舉行的。他和妻子依撒伯爾是玫瑰經善會的會員。

 

「盲人者」的安博(Ambrosius (卒於1619  他從道明會的傳教士獲得信仰的教導,被培育成一傳道,在各個村落傳教。為此而被繫獄長達四個月以上,於1619年的五月初,死在長崎監獄。

 

利諾•差方藤右衛門(Linus Sashikata (卒於1619  他從小就是一熱心的教友。由於家是住在那有名的鈴田監獄附近,所以被命令當監獄看守的任務。有關這事,他和傳教士們商量的結果,傳教士們回答他說:「希望他能繼續擔任這牢卒的工作;因為通過這個任務,傳教士們可以發出信件或接獲信件,這對入牢者而言是一項貴重的援助」。結果他是以擔任傳教士們的通信員為理由而於1619年五月三日遭到斬首。

 

伯鐸•阿利索(Petrus Arizo(卒於1619  是高麗人,經過長年為大村領主服務之後,退休下來過著隱居的生活。對鈴田監獄的被捕修道者們深表同情,想將自己園堜狴芠ㄙ熔╞夆e給他們,而拜託同是高麗人的玫瑰經善會會員的多瑪斯。小作送去;牢卒們威脅多瑪斯•小作招供,才曉得贈送甜瓜的主人是伯鐸•阿利索。為了讓二人捨棄信仰而對他們施以嚴厲的拷問;但是他們二人都堅守了信仰,於1619年的七月十九日,被斬首殉道。

 

狄亞哥•加賀山隼人(Didacus Hayato Kagayama(卒於1619  他是豊前小倉的領主細川越中守忠興的重臣。由於不捨棄信仰而被剝奪了地位和俸祿。更因保護教友們、對他們表示了善意而遭到控訴,於1619年的十月二十日在小倉被領主親手斬首殉道。殉道者的列品案正是在調查中。

道明•松尾(Dominicus Matsuo)(卒於1621  1621年二月十四日,他在出生地長崎附近的名叫御手水的村莊,被以弱火燒死。其殉道的理由是提供傳教士們、特別是方濟會傳教士們住宿的地方。

 

方濟•半平(Franciscus Hampei(卒於1621  他拒絕在日本的神明們之前發誓要背教或說自己不是教友,而堅守了信仰。但是因為藏匿傳教士,而於1621年的六月二十日,在大村領地玖原地方被斬首殉道。

 

嘉俾爾•一瀨金四郎(Gabriel Kinshiro Ichinose(卒於1622  他是這地玫瑰經善會的組長,而在平戶以自己的家供傳教士們住宿;1622年七月二十六日,於平戶附近的生月島被斬首。

卷後語

  於最後,當時的道明會代理省會長柯略多神父所執筆的《日本天主教的教會史(16021620)補充本》的第六十五章所收編的日本教友們的書信中,有如下的記載:「在結束時,雖然一再的叨擾;但是在特別面臨迫害時,因為藉著您們的工作而從道明會所獲得的靈魂上的恩惠和功德,是言語難以形容的,所以希望和過去一樣不中斷、不放棄給予我們幫助和教導。以上,為了表示我們毫無虛言或誇張,而証明是出自良心,應該是耶穌聖名善會和玫瑰經善會的成員們一起簽名,然而由於善會的成員有數千人之多,所以只以善會的組長,代表簽名。於長崎,1622年二月二十三日。」而,魯護•石本。玫瑰經善會的原組長、保祿•田中組長、其他的一百零二人在同文件上有簽著姓名。大部份的人或全員,是前面所說過身份很高的人物。其他的文件也幾乎寫著同樣的意旨,其原文在我這堙C我能保有這些,是由於我(雖然不配)擔任日本被關在監獄以及自由之身的道明會士的代理省會長。上述諸文件是大村全領地以及有馬領地或高來領地和各個村莊的教友的東西』。

  因此,以這一百零四位教友們的簽名作為代表,而其餘幾千人的玫瑰經善會的會員之名字就這樣無法知曉。

  整理一下從1602年到1628年為止所敘述有關玫瑰經善會會員的事情時,如以真福伯特郎•厄撒格(Luis Bertran Exarch)和真福卡斯特略(Domingo Castellet)所活躍了的時期為分界時,道明傳教士們與其玫瑰經善會毋寧是強調道明第三會(在俗道明會)的重要性,而且可以說推進著該會的會務。實際上,傳教活動的了不起幫手是道明第三會員們,從他們之中有出現許多優秀的信仰者和殉道者。因此於1650年在馬尼拉所編纂的道明會關係者的名簿媄銦A1622年以後,著名的玫瑰經善會會員的名冊並無再出現,相反的屬於道明第三會的名單則很多。

horizontal rule

[1]  那個地方是位於現在的長崎飛機場附近。

[2]   原文是Carvalho,他是一位葡萄牙人傳教士,1616年潛入日本而在東北地方傳教,最後在仙台被捕殉道

[3] 於此所揭載的業樂尼莫•彌五左衛門(Hieronymus Yagozayemon)、若望•茂左衛門(Joannes Mazayemon)和道明•格助(Dominicus Kakusuke)等三位殉道者,和既述的16位聖殉道者之中的其中一位,都有著密切的關係。這三人沒有被列為真福。有關他們或有關這殉道錄所出現在各個地方的其他的人,關於他們的殉道沒被列品案的公式上認定,於此並沒有要對教會所持有的最高權威加以批判或做種種的憶測之意。

[4] Padre是葡語,意指信仰基督的人。由於當時迫害的激烈一些信仰基督的人改信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