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雅欽多傳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波蘭使徒

聖雅欽多傳(約1185-1257年)

 

出生

聖雅欽多•歐羅瓦斯(Hyacinth Odrowacz)出生於波蘭,據說他的祖先是來自奧淂(Oder)和維斯特拉河(Vistula)流域的其中一個種族。據說這種族的首領達到君王的等級是一名叫克拉科,因此有「克拉科夫」之名。梅瑟斯勞(Miecislaus)算是首位波蘭君王皈依於基督(962-999年)。當聖雅欽多出生時,伯勒斯勞(Boleslaus)王朝統治波蘭,因為當時的波蘭是有一些地區性的侯爵所組成的。他們民族的傳統和血統使他有某種程度的冒險和征服精神的心理。

 

雅欽多約在1185年在波蘭的賽勒西亞(Silesia)的一座堡壘出生。他父親尤思達丘•歐羅瓦斯(Eustachius Odrowacz)是一位軍人,也是庫爾斯基(Korski)侯爵。他母親名叫碧翠斯(Beatrice)。

 

在這種健康、有德行和簡樸的家庭環境中,雅欽多的靈魂慢慢受到滋養。也曾有德性高超的人士陪伴他渡過青春。其中我們應提的是他名叫依福(Ivo)的叔叔,他是一位司鐸也是歐羅瓦斯(Odrowacz)的詠經司鐸,後來也昇為克拉科夫(Krakov)主教職位。雅欽多的雙親想把孩子的為人、社會和宗教培育委託了這位主僕;為此,我們只能大約勾勒出一些有關他的童年的事蹟,即使在聖人傳奇中,聖人已在童年充滿了許多奇妙小故事。

 

學業與司鐸的聖召

仰賴他叔叔依福的愛心督導,我們從這可知雅欽多倫理、知識上的教育是由他叔叔所啟發的。也取有了叔叔的引導,促雅欽多毅然想跟隨基督的腳步而儐棄世俗。如預料中的,雅欽多的陶成也漸漸邁向聖職的方向了。

 

在十三世紀的歐洲,有三種求學的地方:隱修院、主教府 (有時是指座堂書院或詠經團會院) 或是在皇宮裡。雅欽多和他的同輩的學術和靈修培育的過程究竟是如何發展的?其實我們也沒有任何相關資料給我們做參考,但我們只能夠確認的是,在這幾年的培育中,天主不斷地賞賜和保佑雅欽多。其實我們可以,朝兩條路線來探討:一條是在巴黎結束;而另一條是往羅馬,雙方都有共同點,目標是一樣的。

 

我們先探討往巴黎的路線。他們先要學基本教育以及哲學前引(就如現代的中小學階層),之後就進入所謂的「」Trivium的辯論,這也包括哲學和文學,也許他在當地座堂書院中被陶成出來的。之後按當時的傳統,雅欽多可能往克拉科夫(Krakov)的座堂書院求學。在第三階段,他為了史祂的學職系統更完整,他前往波羅納學法律;最後,可能在巴黎讀完神學。雖然有些人認為他也有可能在羅馬求學,因而在聖城裡與聖道明相遇。

 

無論他採用當中的那一條路線,我們能夠證明他的確是一位有福氣的年輕人,經過多年的準備也讓他終於登上祭壇且晉鐸,當時他可能有二十六或是二十八歲。可惜我們缺乏一些文件來證明在何時雅欽多和他胞弟賽斯勞(Ceslaus)晉鐸的,我們只能確定在1218年他們已經晉鐸了。我們也知道不久,雅欽多也被任命為耐森(Gnesen[1]主教座堂的總鐸和詠經司鐸。

 

羅馬的旅行和與聖道明相遇

我們不知道雅欽多去羅馬聖城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教會事務或是為了私人的原因我們不太清礎。我們只知道的是雅欽多、賽斯勞,與二位年輕司鐸:亨利•摩拉維亞(Henryof Moravia),德國人賀曼(Herman of Teutonia)陪同他們叔叔來羅馬。他們都住在烏郭林樞機(Cardinal Ugolino)的官邸裡,也許依福主教與樞機在巴黎大學都是要好的老朋友。約在1218-1219年,為聖道明和聖雅欽多的一生來講都是很重要的年代。聖道明一生的經歷,無論是家境、文化和宗教背景與聖雅欽多很相似。而當時聖道明在羅馬教廷教授聖經和神學,因此他名聲傳播整個城市。依福主教和雅欽多,也得悉這件事,進而很盼望能夠親自認識聖道明。

 

二人在羅馬認識的場面我們會更進一步詳細描述。現在的聖撒比納會院(Convent of Santa Sabina),在當時,是教宗何諾里三世家屬的私人官邸,教宗為了感謝修會的慷慨和協助,就把這別墅和附近的第五世紀聖殿賞給修會[2],因為聖道明把自己修會的聖西斯篤(San Sisto)會院讓出來接納那些願意接受改革的羅馬修女們,組織為道明隱修女會。

 

當時為了使隱修院轉交和新制度落成更加隆重,就籌備一種宗教儀式,由三位樞機大人,代表教宗簽上證件的轉交。其中有一位樞機主教就是依福的好友――烏郭林樞機,他知道雅欽多有意要認識聖道明,因此特別請他們也一起來參加儀式。到了適當的時刻三位樞機有依福主教和雅欽多的陪同出現於羅馬聖西斯篤會院。聖道明很有禮貌地迎接他們。(藉著這次的會談,雅欽多和道明就彼此認識,也開始建立了彼此仰慕欽佩的友誼,因為兩人都被天主召喚去實行同樣的使命)。當時聖道明與二位樞機烏郭林和弗撒諾華 Stefano di Fossanuova)在交談時,忽然有一位報信者匆忙地進入會議室,大聲喊叫說:年輕的拿玻倫•奧辛尼(Napoleon Orsini)剛在阿比亞大道(Via Appia)去世,因為他從他騎的馬掉下來!這位拿玻倫•奧辛尼也就是弗撒諾華樞機的侄兒。所有的傳記皆會描述二人相會中,都記載的這段真實小插曲。

 

也許有人在街上看到拿玻倫摔下時,知道他的叔叔德範•弗撒諾華樞機正在聖西斯篤隱修院,因此就匆忙地往那裡面通報。這事件的證人,真福采琪(Bl. Cecilia Cesarini),口述樞機大人一聽到這消息,忽然在道明旁邊昏倒。聖道明馬上向樞機灑了聖水並把他留在原地,立刻去處理樞機侄兒的屍體即相關事情。屍體被抬到聖人的跟前時,聖道明馬上命其他人把屍體抬到另一間房間。就開始獻一台彌撒,由樞機主教、家屬、隱修女和雅欽多一起參與,他們後來成為這件事的信運證人。聖道明在做彌撒時,眾人都看到聖道明如何不斷地流淚,且在舉揚聖體時也發現這位神聖的司鐸進入超拔的情況,在他們面前,漂浮上達一尺高。彌撒完畢,他接著前往臨時停屍處,采琪修女這樣的寫著:「我看到他向遺體跪下三次,之後起身,而大聲地向他說:年輕的拿玻倫,藉著吾主耶穌基督之名起身吧!這年輕人就馬上復活了。」

 

這是第三次死者服從聖道明的命令而復活的。

 

芳表會使人動心,但奇蹟會證明。依福主教,發現聖道明的吸引力令人無法抵擋,因而請聖道明派遣他一些年輕會士能夠到回波蘭傳教。依福主教認為由於雅欽多和賽斯勞都已經是他教區的司鐸了,希望能夠在修會中再找幾位有活力的年輕人協助教會的工作,但是聖道明回答他說:「把這些年輕人留給我,我就把他們陶成為使徒送還給您」。

 

驚訝的依福,知道他二位侄子,雅欽多和賽斯勞,已經被道明的理想而吸引,沒想到亨利也賀曼也一樣。主教沒有辦法只好自己單獨向天主祈禱,之後他向這些年輕人告別就離去了。

 

修道生活的體驗

天主在他們的心靈裡與他們談話且召叫他們跟隨祂;而兩兄弟雅欽多和賽斯勞下決心跟隨聖道明請求會祖許可他們入道明會。因此1219年,二位波蘭司鐸從會祖聖道明手中領受道明會的黑白會衣;為了紀念這充滿歷史意義的時刻,在羅馬的聖撒比納大殿有一幅紀念他們領受會衣的壁畫。

 

我們沒有記載師父和徒弟同居多久,但我們可以肯定在他們二位的初學期,從會祖聖道明的生活中學習到很多東西:貧窮生活、貞潔、團體生活、祈禱和使徒工作。聖道明自己本身就是他修會生活的種子,他的生命如同一塊明鏡能夠看透他修會的理想。而雅欽多和賽斯勞 的心靈也深深地受到他的影響,但這影響都沒有毀掉他們個人獨特的性質。雅欽多從父親遺傳到他的武士勇氣和突破性的意志;他胞弟賽斯勞,從他們母親碧翠斯(Beatrice),遺傳到這位夫人的慈愛和體貼。但現在二位也遺傳了聖道明的使徒和傳教的神恩。

 

聖雅欽多在羅馬和波羅納所學習和體驗的修道生活可說本質上是一種完全奉獻於主的生活。誰是他的榜樣?吾主耶穌的宗徒們和會祖道明。他的目的為何?達到愛德的完善。什麼是他所極力的奉獻方式?努力實踐修會的使命,並積極地活出道明會的「隱修」和「使徒」的雙重精神。

 

這也是雅欽多每天向會祖道明所學習的彈性規則。效法他的芳表,簡樸的精神也漸漸地成為聖雅欽多的本性了;無論是齋戒、頌唸日課、或是在會院內的徹夜祈禱等種種神業不斷地滋養他的靈魂,使他的研讀生活更加豐碩。雖然他對於求學看書很有興趣,但他現在一心地想要投入聖道明的精神,不斷地聆聽他的教導,學習他的行為和效法他的工作。

 

據說會祖聖道明「燃燒有如一支火炬」。也許是因會祖這種特徵最能相契聖雅欽多的靈魂。聖道明在這二位年輕會士的靈魂上澆上了兩種基本的態度,使他們能夠重視宣道工作:首先,勇敢地接受真理並把它視為天主的禮物或工程;之後,把生活當作一種每日全心奮鬥,使信仰的原則漸漸與愛德生活聯合為一體。

 

聖雅欽多的初學時期十分的短。由於雅欽多之前已經獲得一種優秀的培育,加上他偏向英雄式的崇高精神。聖道明認為雅欽多早已是被愛熔化的靈魂;如會祖一樣,雅欽多也在他的言語上接受了「聖言永恆的烙記」。

 

傳教生涯的開始

1221年,短短的幾個月能夠把這位門徒的心燃上了神聖的愛火。記得1218年依福主教本身從波蘭帶著四位年輕人到羅馬聖城去,希望有一天他能再領導他們回波蘭。這時,雅欽多和同伴已經是完全改變的人了。是否主教去羅馬是要帶他們回波蘭的抑或是聖道明在通往北部的福拉閔那大道(Via Flaminia)看他們離開聖城,囑咐他們帶著他的命令前往波蘭和俄羅斯向當地居民福傳,不然就是在波羅那(Bologna)與這些新的門徒告別。這次回程,雅欽多和同伴不再像貴族式的律修司鐸,很威風地騎馬上路;而是背著行乞的簡僕旅行袋往東方行走。聖道明已經感動了他們,他們如同「猶太的獅子」有自信地往前走,的確他們好像會祖聖道明的神祕翻版。這些年輕人充滿聖道明的精神和理念,真令人驚訝;因為他們以後是要實現會祖無法實現的福傳美夢。

 

聖雅欽多就是聖道明往遠方的東歐傳教的化身。整個東歐,從匈亞利到波西米亞(Bohemia)、波蘭和俄羅斯等地都獲得聖道明的提議,在修會1221年第二屆總會議中被指定為屬於匈亞利會省的範圍。在這廣闊的地區聖雅欽多和真福賽斯勞要實現一個重要的傳教工作來實現聖道明無法實現的傳教願望。正如聖道明曾經向他們所吩咐的,要他們前往他們的祖國時,這二位年輕宣道者要在路中乞討「食物」同時也要「播撒天主聖言的種子」。一名當時的史記家伯費歐所著的《教會史記》 (主曆1245,第14號) 提供給我們三項資料: 1 他無論到那裡,他要能夠以當地的言語傳教,使當地人能夠聽懂他的話;這的確是聖神的功勞; 2)他必須積極又熱心地宣講「貧窮的基督」並引導他人懺悔皈依;3)在弗累薩(Freisach)的小城裡,也就是在奧地利的卡林地亞(Carinthia)北部,奧地利的撒斯堡(Salzburg)之總主教是首位主教來迎接他們的。記載說聖雅欽多向撒斯堡的這位總主教要幾塊地,使他能在弗累薩(Freisach)成立第一座會院。主教在羅馬教廷時已經認識了會祖聖道明,也知道這新修會對於教會的利益奉獻不小,因此也曾經向會祖詢問是否能派一些會士在他的教區傳教。因此主教這樣對當地大眾說:「當初道明沒有給我他的會士弟兄,現在他們都在我身邊」。不久雅欽多的宣道轟動了整個城市;只有大廣場才能夠容納成千的聽眾來聽他的講道,因為在他的言語中能使聽眾的耳及心靈感到聖神的火花。

 

1. 弗累薩(Freisach):由於會士們馬上獲得居民的愛戴和支持很迅速地建立一座會院。除了依福主教之外,大家都很滿意。因為主教趕路,希望能夠早日與這些會士們回國傳教。同時有了會院,又擔心弗累薩(Freisach)的居民反對會士們的離去。正如弗累薩居民所擔心的地方――會士們會離去――故史記家這樣地記載居民的話:「若會士們要尋找靈魂並引領到天主那裡去的話,你們怎能,上路離開我們,我們都在這裡!」

 

依福主教又再次面對一個難題。首先是請聖道明能否把這幾位年輕人留在羅馬來效力;現在是為了弗累薩(Freisach)的居民而請聖道明派幾位會士來幫忙。也許這次還得做同樣的奉獻:因為主教自己心中認為雅欽多是一位能拯救眾多人靈的使徒,但此時主教還是得把雅欽多借給更急需的教區(弗累薩);然而,主教同時也耐心地等候雅欽多在弗累薩的認務結束後能往祂的教區服務。

 

這些年輕使徒的決定使當地人充滿喜悅。使徒們雖然生活簡樸,但連心胸寬大的居民都會被會士們的愛心和虔誠而傳染,許多人自願要與聖雅欽多合作。但是一切都是天主的功勞;因為他們還沒有建立會院之前,已經有不少年輕人向會士們表達他們入會的心願,而其中有不少是司鐸。

 

這座會院建立完畢的具體日期不一,因為史記家和教廷的文獻所提供的資料不一。很明確的,約在1251年;會士們又重新建設一座新的會院,也許原先的會院無法融入那麼多的會士了。

 

雅欽多和賽斯勞,的確是聖道明精神的具體代表,在弗累薩(Freisach)吸引了許多慷慨的靈魂加入獻身生活如:荷斯登(Hocstein)之公爵、艾爾德(Helder)以及著名的神祕家烏里克(Ulrich)弟兄[3]。其他會士都受到雅欽多和賽斯勞那種神祕精神、隱修以及使徒的活躍而感染。

 

在弗累薩(Freisach)成立的會院也成為一個靈修中心;它是一個祈禱濃厚的團體、而且是後來福傳計劃的發源地。聖雅欽多任命了德國人的賀曼為這團體的院長,這位有默觀精神的會士,一位著名的宣道者也同時是,一位聖母的忠實敬禮者。當時這團體的會士們一起祈禱、一起默想而同時一起研讀和一起傳教,因此在短短的時間內很順利的發展,會士也穩定的增加。他們就想起的會祖聖道明曾經留給他們建議:「好的種子如堆在一處,亦會腐爛」。但是這分散要從那裡開始?團體認為首部的分散應要由羅瓦斯(Odrowacz)弟兄(雅欽多和賽斯勞)本身。這其實是最好的開始。

 

2. 現在雅欽多和賽斯勞應要告別了。 這二位宗徒心中有共同的使徒熱火;由於火是要燃燒而不能消失的,二人決定以他們的的信仰把廣闊的傳教區域燃燒。這時已經是1222年末。賽斯勞選了西方之路,慢慢前往波西米亞(Bohemia),賽勒西亞(Silesia)和撒格桑南北兩部,這地區是屬於日耳曼帝國之管轄,屬於帝王費德里二世(Frederick II)是一個很困難和緊張的地帶。聖雅欽多選了東方之路。從波蘭北部走,往東邊發展去窩瓦河(Volga River 的上游,從東邊往普魯士(Prussia)和立陶宛(Lithuania)而進入俄羅斯人的重要區域;之後往南走 直到魯登尼亞(Ruthenia)人的居所,耐泊河(Dnieper)下游,就是俄羅斯的烏克蘭(Ukraine)。

 

賽斯勞前往波西米亞(Bohemia)之首都布拉格(Praha),由他忠實的夥伴業羅弟兄陪同。他們獲得當地主教以及當地君王柏斯尼勞•歐多卡爾(Presnislaus Otto-kar)的邀,同時還提供修會在聖格列孟堂附近的一座會院。不久這修院就住滿了聖職人員和在俗人士,在1227年由於地方不足,只好決定會院首次遷移,如同《波西米亞史錄》所記載。我們知道從同樣的記載中,有另一位主教,因為羨慕會士們的使徒精神和修德生活,辭職主教職位(1226年),而加入布拉格(Praha)的道明會院。

 

這時雅欽多與亨利•摩拉維亞(Henry of Moravia)弟兄,又起身前往克拉科夫去,而在旅途中的各村莊傳教。 二人停留在摩拉維亞(Moravia)的烏羅慕城(Olomouc),當地的居民也要求他們留下來傳教。在此地認識了一位虔誠的婦女名叫史蒂蘭•倫堡(Zdislava de Lemberk[4],這位烏羅慕城(Olomouc)的神聖公爵夫人盡所有能力使道明會能夠在此地區紮根,無條件地協助會士成立團體的工作,無論是物質上或是精神上的支援[5]。這位神聖的恩人也要求領道明會的會衣,成為史上首位在俗道明會員。雅欽多也在此投入成立修會的工作,而在此地創立了第二座會院。雖然修院還沒有蓋完,聖召不斷地要求入會。現在怎麼辦呢?雅欽多當時的煩惱是否要留在此地或是繼續上路。他最後決定起身上路。為此任命他唯一的夥伴,摩拉維亞(Moravia)的亨利弟兄為院長,而他有繼續探險波蘭比較陌生的地區往克拉科夫的方向去。其他的夥伴由天主和聖道明負責派遣。

 

聖雅欽多有一種吸引力去吸引聖召。他效法聖道明的榜樣,到處招集那些願意為主工作的人士。據說在這次往克拉科夫的旅途中,聖人也準備了在瑟耐恩(Znaim)、歐拔華(Opava)、特羅鮑(Tropau)和布倫(Brunn)等地區成立會院。這種說法雖然有一點誇張,但這只能夠彰顯出他使徒旅程的性質。

 

根據記載聖人首次回他的克拉科夫時,整個城市以歡悅的心情準備來迎接他,但一切都沒有順利。當時主教大人、教區司鐸團、侯爵、王室爵士和當地工商議會都帶著他們工商會的旗子在城門前迎接著這群會士,忽然下一場豪雨來試探城民的虔誠。多數居民為了避雨到處躲避而無法等候聖雅欽多和他同伴們。只有鞋匠公會的成員堅持等著。為了紀念這事,在城裡修會舉行盛大的聖體遊行儀式時,只有鞋匠公會有特權舉起他們的會旗來遊行,表態他們的忠實和虔誠。

 

克拉科夫:雅欽多的故鄉當時還很年輕。約在第十世紀同梅瑟斯勞(Miecislaus)和杜鮑卡(Dubrawka),已經皈依於主,而使波蘭成為一個基督徒的國家了。但是它的政治組織,就是整個國土被分為王國,成為後來紛爭和瓜分的原因。 1222年,當時克拉科夫的君主是「白面孔」的勒哈侯爵。根據當時的記載,侯爵跪著歡迎聖雅欽多入城,當時聖人尷尬地抗議,但這位君主回答他說:「我跪下迎接你,是因為我看見聖母正在維護你。」為了紀念這奇蹟,在克拉科夫會院,有一幅油畫是紀念這事件的。

 

依福主教招待他的侄子去定居在一個木屋是離堡壘和皇宮不遠。一年之後,主教就把城裡的天主聖三堂賞給修會,使他們能在此地開始建立修會。聖雅欽多也開始傳教不久也開始獲得豐富的收穫了。他簡樸的外表以及虔誠的精神馬上贏得了眾人的愛戴和敬佩。可惜的是,雖然在教宗國瑞九世積極的關懷,當時波蘭的聖職人員都還是度過一種墮落的生活。

 

在他祖國的懷抱裡,這位神聖的使徒也開始實行他的使命。雅欽多知道他的同胞天性都偏向享受和戰場的刺激,他們兇猛,很容易放狠話,但糊塗又不喜歡思考,還會記仇;民眾這種心態常常毀壞國家的統一。這種為共同的利益所著想的缺失,雖然是種族的缺點,是否會影響信仰嗎?這些小小的國家不停地彼此殘殺。但他們是否深愛基督?雅欽多希望把信仰的力量去統一他們,雖然他們不接受教會的管轄。我們可以想像他的宣道是如何活躍的,因為都是由聖神所推動的。他雖然沒有獲得大量的皈依,但至少在官員心中引發一些崇高的理念和簡僕百姓的敬佩。但我們也可從聖人所耕種而看到祂的果實:為獻身生活贏得了寶貴的聖召,但還是無法維持社會的平靜。

 

語言、生活、奇蹟。這三句話不斷地在雅欽多傳教生活中重複,因為他是藉著這三件事情去說服、去鼓勵以及去肯定救恩已經來臨。約在1222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正要把致命者克拉科夫的聖髑遷移。這位聖斯德望1079年被克拉科夫侯爵、伯勒斯勞所殺的。雅欽多當時正前往 斯卡爾卡(Skalka)來為殉道者遷移儀式證道,他當時正要渡維斯特拉河(Vistula)和的時候,一位悲哀的母親抱著她兒子伯鐸的遺體來找聖人求救,原來這孩子遭到河流積水而送命的。聖雅欽多看到這位母親所流的眼淚,向天主祈禱,如會祖在羅馬使拿玻倫復活,聖雅欽多的祈禱也獲得天主的答覆:這冷冰冰的屍體又恢復生命,而復活。

 

1223年到1224年,天主聖三會院的聖堂也成為眾人集合的地方,他們不再好奇而來的,主要是他們深深地感受到雅欽多言語的超性力量。在這會院裡成立初學院,因此使修會帶來了一種極大的希望。

 

當時雅欽多在克拉科夫(Crakov)以他的榜樣、言語和謹慎的領導,帶領這剛成立的團體。他的胞弟真福賽斯勞被貝斯勞(Breslau)主教和「白面孔」的勒哈之胞弟,亨利侯爵邀請,前往賽勒西亞(Silesia)同樣地發展修會。天主確實與他們同在。

 

天主的爵士

雅欽多多次在克拉科夫的團體舉辦我們所謂的「進修講座」。初學生都被他所吸引。有一年的聖母升天瞻禮,為了敬禮聖母,他帶領整個團體向天主聖母做一個服從的許諾。因為聖人相信對於童貞聖母的敬禮會使靈魂充滿超性的貞潔。

 

充滿天主的精神以及敬禮聖母的熱忱,他的默觀靈魂邁向這廣大的福傳領域:波蘭的信徒、普魯士(Prussia)的異教徒、俄羅斯人裂教者 和蒙古民族或俗稱為韃靼人(他們當中有古曼族人,定居在匈亞利王國的東南地帶)。這也是聖人以及未來的使徒要播種的範圍。在此歷史和傳奇相遇,提供這位偉大使徒一些寶貴的畫像蹤跡。

 

會祖道明曾在雅欽多的心靈是深埋著使命種子已經開始發芽開花了。聖人自己的祖國波蘭,是促使他有騎士般英雄主義的背景。當時的波蘭還不是完全皈依天主,還有多數的部落是屬於異教的,而他們的臨在成為信徒的威脅。在這幾年教宗從希望能夠率領十字軍旅往波蘭去,主要原因是要肯定他們的信仰以及從種種的威脅尤其是來自異教的北部獲得釋放。聖雅欽多,細心地聆聽羅馬的聲音,也樂意地接受十字軍和國君的橋樑。這些國君有:克拉科夫侯爵,勒哈(Lech of Cracow),貝斯勞侯爵、亨利伯爵(Henry of Breslau)和馬素比亞侯爵孔拉(Conrad of Masovia)。這三位君主都是親兄弟,同時也是最激烈的敵人,每位個性十分堅硬。只有一種共同的仇敵使他們能夠聯合而為一個目標奮鬥。從宗教和政治的角色而言,將來臨的危險和威脅已經在眼前了:北部的異教者,普魯士(Prussia)的一些民族,尤其是讓人驚慌的韃靼人。

 

在歐洲所謂的「韃靼人」,就是指成吉思汗(Genghis Khan)所成立的蒙古帝國,經過多次的勝利,終於征服了整個中國(1211-1222年),之後他們就往西邊攻打,慢慢吞併附近的小國如 土耳斯丹(Turkestan)、阿富汗(Afghanistan)北部,波斯和高加索(Causasia)。從這些區域已經進入了俄羅斯(1223年)而佔領了沌(Don)河下游得地區。奇怪的是,他們攻進俄羅斯時,他們沒有遇到激烈的抵抗。原來自己國家貴族不和,使皇家勢力衰微,因此讓侵犯者容易獲得勝利。

 

這些俄羅斯人原來是奴役,而都居住在窩瓦河(Volga)、耐泊(Dnieper)和維那(Dvina)流域,直到黑海和里海兩岸。這些民族是以部落所組織的,直到第九世紀才組織為王國,在諾曼人魯里(Rurik the Norman)的領導之下在諾福克洛(Novgorod)立國都。約在第十一世紀,俄羅斯皇室也開始與西歐個皇室同婚,來取得外交的盟約。當時韃靼人從西邊兇猛地攻進他們的國土時,俄羅斯已經是組成為將近六十個小王國。韃靼人知道如何利用他們的不和諧,來還擊並吞併他們的國土。

 

當時的俄羅斯人也知道他們的缺點,也知道他們目前所面對的危險,因此積極的尋找外來的協助來抵抗敵人。當時羅馬教廷認為唯一的方法能夠抵抗韃靼人的侵略也就是招集一種聯合軍旅,一種神聖的十字軍旅來維護基督信仰。其實這種計劃十分的冒險又困難,我們要記得雖然都是基督徒,俄羅斯的教會從開始對於伯鐸的羅馬寶座十分的疏遠。雖然教會積極地推動,這計劃無法進行,歐洲王國也彼此沒有簽上合約來彼此維護共同的敵人。

 

面對這種事實,有一些領導人如孔拉•摩拉維亞(Moravia)侯爵,同時也是普魯士(Prussia)的主教,為了維護基督信仰就開始組織一種軍旅修會。但後果不妙,也許是為了加強這項宗教性質的計劃而來尋找聖雅欽多的宣道的支持。事實上聖雅欽多也很支持這計劃而到處積極地推動它,但最後他自己發現這計劃是註定失敗的,只好積極地把天主聖言的種子播撒在各地,無論有武器的支援或否。

 

這工作會向聖人要極大的犧牲;然而,聖人的個性不是那種不會在困難或障礙中投降的。在此我們想起一個小故事來彰顯聖人信德的力量和不認輸的個性:有一次,這一段時期內,,他正往北方去維斯克洛(Wyszogrod)城裡傳教時。那時,城門前都被維斯特拉河(Vistula)退冰而產生的洪水淹沒,使得聖雅欽多無法進入城內傳教。當時只有兩種選擇:要等待或是要回頭。但雅欽多從他的信德還找到另一個方式,由於宗徒的聲音猶言在耳,因此在洪水邊跪下而劃上聖號,他將外套丟入河裡,如帆船渡過河水,他的同伴看到了也同樣的去做。城門的守望軍一看到這奇事,也向上對居民宣揚。因此當地居民和軍人很虔誠地接納他們而聆聽他們的講道。

 

接著雅欽多和他的同伴在這地區分散,而從事宣道,不久他們就能夠成立兩個新團體,一個在玻羅克(Plock)另一個在托恩(Thorn)。

 

這小團體由雅欽多的帶領之下,沛然地到處播撒福音的種子,同時也在各地創立會院。他們決定隨著維斯特拉(Vistula)河域直到它往海的出口,如果機會所允許進入普莫蘭那(Pomerania)向普魯士的民族傳教。但澤(Danzig)就是他們的目的,因為這城市會提供我們的宗徒一段時間的休息。幸好本城的君主原來是孫德波(Swientopolck)侯爵,「白面孔」勒哈的好友。他曾經也聽過會士們會經過他的城市因此也很好客地歡迎他們。過了幾天的傳教和乞討,侯爵大人也鼓勵他們在此地成立一個道明會團體。要建會院的地點由雅欽多去選,而聖人指定了河中的一個小島,表面上上是沒有任何價值,因此許多會士感到不滿。但後來會院工作的成功證明了聖人選地點的原因。這史實約在1225-1227年之間所發生的。

 

1228年聖人還在但澤(Danzig)時,在此地收到訊息他被選為會省參加總會議的代表。這總會議是由若堂總會長在夏季在巴黎招開的。對他而言這屆總會議讓從多年的積極傳教生活中一點的休息,因此他就前往巴黎去參加這會議。在這屆的總會議中聖雅欽多提供了什麼?我們無法確認,但我們可以猜測由於在他自己國家以及傳教的地區已經產生那麼多聖召,應該也堆動修會在這些地方創立新的管理單位或「會省」來組織這些邊界的小團體。因此就產生了波蘭、達西亞(Dacia)、聖地和希臘。這些會省都有傳教地區的特質,而都是來自一些已經成立的結構而分出來的。總會議完畢聖雅欽多又回他的團體,因為他的弟兄們還是很需要他的鼓勵。

 

但是他往北走的時候,又開始籌備一個新的計劃,也許是他早已經想到的點子但他沒有把它重視。他希望在這條路線能夠經過俄羅斯人的聖城傳教:烏克蘭的基輔(Kijev)城。為了實現這傳教旅程聖雅欽多與弗羅連弟兄往南行走。他們不知何時能夠抵達這目的地,他們只能確認他們慢慢地走,總有一天會抵達的。聖雅欽多好像另一位聖道明,不斷地為福音而巡迴。我們在此很想確認日期或聖人遇過的地點,但是歷史好像維持靜默。我們只能稍微提出大概的過程。我們知道他首次抵達俄國信仰的母城:基輔(Kijev)。據說當時這所謂的「俄國的羅馬」將近有四百座聖堂,有高大的城牆維護它的,整個城市與附近的森林都反射在透明的耐泊(Dnieper)河上面。

 

我們現在約在1229-1230年之間,當時基輔Kijev政府受到王子弗拉弟米爾•魯威谷比則(Vladimir Ruvikovitch)兒子之間的爭奪王權而感到震撼。 雅欽多和同伴進城時,雖然受到王子、東正教長老和修道者的歡迎和敬禮,但這些會士還是被人以懷疑和好奇心的方式及態度接待。據說王子的一位女兒是天生瞎子,但一碰到聖人的手之後就馬上恢復眼光。為了感激這奇蹟,王子弗拉弟米爾自願地為他們蓋一座會院。聖人也趁機會到處去探望,也順便傳教。

 

在城下接近耐泊河有一個郊區名叫灞多(Padol),是一個陰深恐怖的地方,因為在這森林中,許多異教信徒在此舉行邪惡的儀式;但是信仰卻比邪魔更有勢力。據說有一天聖雅欽多在此地出現,忽然在這些拜魔鬼的人面前出現,而再一次重演先知厄里亞和巴阿肋的假先知之間的對立,讓我們想起聖道明在光耀火燄中面對異端者一樣。當我們這可敬的聖雅欽多在獲得眾人的敬佩時,眾人也幾乎敬畏載聖人靈魂的天主。當地的宗教氣氛很期望他的同伴的宣道工作,因為俄羅斯的靈魂本性就是偏向默觀的,也很願意克苦修德,與北部暴力的民族完全不同。普魯士(Prussia)、立陶宛(Lithuania)。 據當時的記載,這些事件是可以接受的,(不見得所有中世紀的奇蹟記載都是傳說的!)不少裂教者俄羅斯隱修士,一廳到他的道理而觀察他生活的見證後,自願放棄他們豪華的衣裳,請求領受道明會的白袍。這種皈依的潮流,使基輔(Kijev)的總主教開始擔心,而親自勸剛上任的國王弗拉弟米爾,邀請雅欽多到其他的地方去傳教。雅欽多在這城市將近有四年之久,他對教會的貢獻十分的偉大。教廷文件可以證明這史實。

 

事實上,反對聖雅欽多在基輔(Kijev)傳教不是單獨一個原因,其實不只是教條的緣故,也有政治和國家尊嚴的緣故。但為了和平,這位傳教士決定離開,但之前委託高定弟兄與另一位波蘭籍會士來負責蓋完在灞多(Padol)建立的會院,同時也把會院的住宿改建為修會的初學院來迎接俄羅斯的年輕聖召。他之後象徵性地渡過耐泊河,表示他正式離開這些地區。很可惜在基輔(Kijev)會院裡的原始文件沒有留下他使徒旅程的記載。我們只能夠猜測,聖人前往扯尼高弗(Tchernigov)、瑟莫倫斯格(Smolensko)和莫斯科(Moscu)去傳福音。只有聖神的火耀不斷地推動他繼續行走、維持他繼續為主工作。

 

我們不知道他花了多少時間,也許幾年的時間,再次回到但澤(Danzig)以及在這神祕的島嶼本篤弟兄所蓋的聖尼閣會院,之後也變成但澤(Danzig)的港口。在此我們能定在1233年到1234年之間。聖人不但不願休息,他也馬上參與會院團體在附近的部落傳教的工作。我們記得約在1227年, 教宗國瑞九世,剛登上伯鐸的職位,感激道明會為普魯士人皈依的功勞。當時雅欽多再一次地加入這行列時,也出現一連串的困難,無論是在教會或是政治運作所帶來的難題,這些生活上的事實,連他本身以及其他會士也無法忽略,並必須要注意和面對的。聖人的才華和德行,加上天主的恩賜,使他們能夠勝利地跨過難關而獲得和平。

 

誇張的聖人傳奇

有關聖雅欽多的一生,也產生了許多傳奇這並不使令人驚訝。因為在中世紀一位那麼出色的人物,難免會有眾多版本的傳奇。傳奇的作者,彼此公用同樣的資料時,也認為聖人在挪威、瑞典、蘇格蘭、冰島(Iceland)也創立會院,他甚至還底達了格林蘭(Greenland)建立會院呢!也許更可靠是在康斯坦丁堡(Constantinopla)成立會院的史實,因為那會院的院長是聖人的徒弟之一,格森修(Cresentius)弟兄。也許他也初步籌備在黑海附近的卡伐(Kaffa)會院,或是在保加利亞(Bulgaria)或摩達比亞(Moldavia)的某一些會院。

 

我們能夠確認一件事:聖人到那立一座會院;奇怪的是,他不在此必逗留,而把他所下的功夫轉給別人管理。雖然他肉身已經遠離這些團體,但他把他精神留在他們中間。這位主僕心中強烈的愛火,不斷地尋找新的地方去傳福音,但他從不懷念他過往的功勞建。我們也可以說他是成立會院的使徒,讓修會繼續在這些荒蕪的地帶紮根繼續維持福傳宣道的使命。他無論到那理去,無論是卡立峽(Galizia)的裂教者或是向佛西尼亞(Volsinia)、泊多利亞(Podolia)或立陶宛(Lithuania)的異教者,他的言語如一陣風,一吹又不知往那裡走。鑑於聖人的名氣,多少次他徒弟或同伴創立修院的功勞都變成雅欽多的功勞,這種說法也許是來自善意,但無形中把一位那麼重要的歷史人物傳奇,成為神話的人物。我們舉一個例子:我們知道教宗國瑞九世特別委託尤廉弟兄以及其他匈亞利籍的會士在匈亞利去執行一些傳教任務,由於這任務有所謂的「探險」性質,因此來自民間的想謠傳和古代的傳說都指出,這往北歐的極大「神聖的探險」工程,是由雅欽多所率領。事實上,他親自到那麼多地方傳教是不可能的。我們無法否認,在這些邊界地區傳福音的會士們,可說都獲得聖人傳教熱忱的印記,使他當作福傳的神聖推動者。一個有趣的資料:聖雅欽多之前修會的傳教團體叫做「巡迴團」(Peregrinante),他出現之後就改名為「聖雅欽多巡迴團」(Peregrinantes de S. Hyacintho)。

 

那賽斯勞弟兄在哪裡?1232年傑拉弟兄卸任為省會長時,就被選為波蘭會省的省會長。雅欽多之胞弟本身有管理的天賦才能,同時也有一種多年被磨練出來的慷慨心魂,雖然他當時已經有五十歲了,他還表現出一種「永恆的青春活力」精神。雖然他的身體已經被多年的疲勞和苦修所折磨,他還是散發出崇高精神的光芒並與本身的德性相輝映。他接受了新的任務之後,又開始往貝斯勞(Breslau)、波蘭、賽勒西亞(Silesia)和馬素比亞(Masovia)傳教;他也在各地成立會院,探望新的傳教區域甚至進入了波西米亞(Bohemia)的森林去。

 

再次往克拉科夫和在基輔

經過那麼長遠的旅途,雅欽多又再次回到他的克拉科夫(Crakov)。發現整個城市氣氛死寂,原來君主白臉勒哈已經去世了,是被但澤侯爵,孫德波(Swientopolck)所殘殺而死的。老舊的糾紛和奪權的野心又再次出現了。勒哈的兒子,也是王位的繼承人也受到孔拉•馬素比亞(Conrad of Masovia)的威脅。雅欽多和賽斯勞,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盡力溫和雙方的脾氣來避免作戰來鞏固年輕伯勒斯勞(Boleslaus)的王權的目的。但是在這一切關鍵人物是克拉科夫主教的支持,但可惜的是在這關鍵的時刻,主教職位是空的,因此一切就失敗了[6]。最後亨利•貝斯勞(Breslau)搶奪克拉科夫的權力。約在1236年,聖雅欽多有在一次回基輔(Kijev)。

 

1238年,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件。真福賽斯勞任期結束時,波蘭會省議在桑鐸米爾(Sandomir)召開時,省會代表無法達到共識選出省會長,只好向總會長要求任命一位省會長。由於總會長若堂•撒克桑剛去世,總諮議會任命一位德國人亨利•利伯(Henryde Lipok)弟兄為波蘭的省會長。奇怪的是;在這屆省會議中,那麼有學問和有德行的會世代表和上司無法達到共識去選一位省會長,因此失去投票權。

 

1238-1242年之間在成吉斯汗之侄子拔都的領導之下韃靼人殘忍地攻打歐洲,同時有關聖雅欽多的傳說也從此留下來。在基輔(Kijev)會院當院長卸任後,雅欽多就回克拉科夫(Crakov)。旅途中經過桑鐸米爾(Sandomir)在維斯特拉(Vistula 河的左岸,此地的會士們再次又能夠聽到聖人的活耀言語。此地已經有兩座會院。這些會院都是白臉勒哈的兄弟所成立了,是設在舊聖堂附近,在城牆外;而另一座會院後來取名為「聖瑪利、德蓮」;也遇到他的胞弟真福賽斯勞。二位兄弟會面應是多麼感動,但是撒鐸克弟兄回來的時候,也帶來了驚人的消息:在匈亞利南部有極大的軍火收動。 匈亞利國王伯拉四世(Bela IV)已經警告說有一群大型的軍隊(將近六十萬軍人),成吉思汗(Genghis Khan)之侄子達都所領率的正前往匈亞利。君王向所有信徒君王求助,同時也向俄羅斯人求幫忙。但是俄羅斯人除非沒有攻進保加利亞(Bulgaria)他們就不出來幫助。其實當時俄羅斯人為的政治不合。拔都知道當時東歐國家的情況,就兇猛地攻進歐洲。這慘劇十分的嚴重也影響了俄羅斯、波蘭、匈亞利以及附近地帶。這時雅欽多決定回基輔(Kijev),因為他希望與他同會的弟兄在一起,雖然他本身不知到能夠與他們在一起多久。但是最後,慘酷的事實毀滅了一切希望。有一天,聖雅欽多正在現彌撒的時候,忽然間一位年輕的初學生闖進來喊叫說:「如果我們不想死,那就快點逃命」聖雅欽多面對這種緊急的問題必須要做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他內心勸他要逃亡,雖然他種族總個性和他血麥中的熱血認為他必須要留部。天主其實不願他用鮮血殉道,而希望他繼續地宣講福音去播種聖言。他的勇氣不是與武器和鮮血相連的。之後團體匆忙地集合,經過一個迅速又祕密的對話和討論,大家決定跟隨著他逃。在此有一個動人的故事:聖雅欽多,是到聖神的靈感,馬上把聖體光的聖體盒雙手取出來,爾把它隱藏在他的長跑裡,準備逃命,聖雅欽多與其他會士就往會院大門前去,(其他會士決定留在會院裡,因為他們認為他們是被召叫為主致命)。根據記載,聖雅欽多當時起身要逃亡時,聽到從一尊聖母像出來的一個聲音:「請你帶我一起走的重,帶妳上路不便」(好像這尊聖母像是由白玉雕朔的) 「帶我走」那神祕的聲音有在此響著,這次聖雅欽多就聽命,而奇妙地發現那尊聖像邊輕了。因此在已經結冰的耐泊河(Dnieper)聖人勇敢的開路往另一岸,這樣脫離了基輔(Kijev);接著他往卡立峽(Galizia)的方向走,而在此把聖體盒和聖母像留在此地。塔軍隊毀滅了基輔(Kijev),殘殺了留在城內的居民,包括在此戰爭中喪命的二位會士:亞爾伯弟兄和道明弟兄。

 

接著韃靼軍隊分成兩群:一個是前往波蘭,由拔都本身親自帶領;另一群是往匈亞利,由蒙哥(Mangu)率領的。拔都很容易地侵佔波蘭,因為本國的新任君主和侯爵都分散不合。亨利在貝斯勞(Breslau)和克拉科夫;而孔拉在馬素比亞(Masovia),其他地區都在君主表兄弟的掌握之中,他們個個有野心當王。其中桑鐸米爾(Sandomir)城被猛烈攻擊。他們把整個城市燒毀了,把在城內的49位道明會士殺死[7]。幸好韃靼人在克拉科夫遇到當地人的抗爭,他們只好往北部繼續攻打。

 

晚年在克拉科夫

我們能夠確定聖雅欽多晚年在他家鄉克拉科夫渡過。傳奇記載聖人在這時期所行的種種神蹟,多的讓人難以置信,因為如果所有記載都是真實的,那聖雅欽多的超性神恩實在是無限的。我們如果刪掉一些幻想性的記載,我們可以發現聖雅欽多的一張素描,是所有記載共同敘述的幾項:

--他是一位從事祈禱和宣道的會士。

--他是一位從事輔導多數靈魂的會士。

--他是一位從事救濟病人和安慰重病者的會士。

--他是一位待人厚愛慈祥,貞潔的純真以及對於童貞聖母的孝愛恭敬的會士。

 

這些只不過是聖人人性和神性的特徵,讓我們覺得他的確與會祖聖道明很相似,因為如同會祖,聖雅欽多一生表現出他對於救贖人靈的熱心,這是由他宣道的活躍所彰顯出來的。

 

向一位優秀傳教士告別

聖雅欽多的雙腿為天主在將近七十多個寒暑不斷行走,現在已經停留在河邊,河川的水已經把疲倦的雙足洗淨了,因為聖雅欽多一直以來所渴望的――回到天父的懷中。正好那天也就是聖母升天瞻禮前夕。雖然他脆弱的肉身已這是聖雅欽多忠實的軍旅在他的床邊召集團體中的會士弟兄們,鼓勵他們要謙遜、維護貧窮生活和愛德。然而嚴守會規的他。在翌日深夜從並床上還起身參加團體頌唸日課。他親愛的夥伴――弗羅連弟兄,為他獻一台彌撒。據當時的記載,即八月十五午後,聖雅欽多半身靠著祭台站著,將把他的靈魂交上天父那裡去了。

 

聖雅欽多雖然已經去世,但以他「芳表見證」的福傳使命正要開始。他在世的傳奇吸引眾人在他墳墓前求神蹟了。但在他墳墓中所獲得的種種恩寵,也不斷地在民間推動一種虔誠的敬禮。由於在他死後,因韃靼人連二連三地侵擊,以及十五世紀陸續所發生的戰爭,使他的列聖品案無法迅速地進行。鑑於聖雅欽多生前的聖德及對有需要者行奇蹟,這些奇蹟都被可靠的證人給予詳加記載。尤其是法國和西班牙對於聖雅欽多有極大的敬禮。1594年教宗克例孟八世(Clement VIII)宣他為聖人。

 

波蘭的皈依,可說是由聖雅欽多、真福賽斯勞和真福撒鐸克的宣道工作的效果。聖雅欽多是一位有原則的人。在他之後,還有其他會士繼續他的工作。他把一切基礎奠定了,都是為後代的會士著想。所有一切不屬於一個人的,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一切的。雖然天主賞賜他能夠吸引人群的神恩,使聖者能夠在講台或是在告解室實行使徒工作的,但他也很辛苦地讓他的同胞們認識,超越族群或地方的利益,還有其他更重要、更有意義的屬神原則必須要維護、要推動的,甚至如果需要的話還要以自己的鮮血來維護的。這必須得經過不少淚水血汗,才能達到信仰的合一,而後產生了波蘭祖國合一精神。

 

不少藝術家把他們三位聖者以繪畫或雕朔的型態來為後世留念。這一切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們代表了波蘭人民的精神。

 

聖雅欽多讓我們想起另一位道明會士,俗稱為「末世之天使」聖味增德•斐瑞(St. Vincent Ferrer)。這位西班牙會士也走遍整個歐洲,首先一個人出去宣道,之後與陪同他的補贖者、告解神師和宣道者同行。我們也想起十六世紀那些勇敢的道明傳教士,為了傳播耶穌的福音,離鄉背井,遠渡重洋到拉丁美洲以及到遠東來。或是數以萬計的道明會男女傳教士在世界各地,以言行為主作證而傳教。但是聖雅欽多•波蘭所獲得的最偉大榮譽也就是在他一生中實現了會祖聖道明留下來的使徒和傳教使命。

 

禱詞

上主,禰恩賜聖雅欽多多宣講的特恩,使他向很多教外民眾,宣講禰的聖道,求禰賞賜我們,因他的轉禱,能修德立功,指引眾人歸向禰,讚頌禰。阿們。


 

horizontal rule

[1]現在叫做耐森諾(Gniezno)。耐森(Gnesen)離伯斯南(Poznan)和華沙(Warsava)不遠;這在十一世紀建立的哥德式主教座堂,是波蘭歷代的君王加冕的地點。

[2] 這後來也成為整個修會總部以及道明總會長的住宿。

[3]傑拉•弗拉傑(Gerard de Frachet)著的《諸位弟兄傳記》(Vitae Fratrum)中有敘述這位會士;參閱《傳記》之補充篇。

[4]聖婦史蒂蘭1221年出生於摩拉維亞Moravia西邊的克例撒佛(Krizanov),她是貴族家世的長女。二十歲嫁給倫堡爵士哈婓(Havel of Lemberk)。聖史蒂蘭與丈夫為此地散發了福音的光明。1252年逝世於甲勃倫(Jablonne)。1995年五月二十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摩拉維亞的烏羅慕城(Olomouc),正式宣布史蒂蘭為聖女。

[5] 這是指甲勃倫(Jablonne)和杜奴(Turnov)的道明會院。

[6]依福主教早在1228年去世,而它的繼承人,道明會士裴冷佳弟兄(Berengarius),在依利里亞的異教徒中殉道。

[7] 1295年教宗伯尼法丘八世(Boniface VIII)指定六月二日為他們的紀念日,因此修會也定此日來紀念這群信仰英雄。敬禮頒布:准許用專用彌撒和日課經文1807年十月十八日。

horizontal rule

聖雅欽多

 

關於聖雅欽多的事我們知道的不多,他一生的故事攙和著許多美麗的傳奇色彩。這有一個相傳特別感人的故事):有一天,當雅欽多在羅塞尼亞(Ruthenia)宣講時,雅欽多正在基輔(基輔(Kiev)教堂獻彌撒。彌撒一結束,就有人告訴他,有一夥壞人已侵害這鄉鎮,二話不說就把房子洗劫一空並殺死了很多居民雅欽多從祭臺上帶著裝滿聖體的聖爵欲想逃跑,突然,他聽到一個聲音:雅欽多你即帶走了我的愛子卻要棄我而不顧?然後他帶著那尊聖母聖像逃跑,但一點也不覺得重或累,且平安地離開了這城市,他穿過(Dniepr)河,越過哈婼蝖]Halicz)返回了克拉科夫。

聖雅欽多是一位典型的波蘭聖道明,也是一位傑出的宣講者和傳教員。他力求證明波蘭基督徒精神的最可靠的真正價值所在。他確實是一位靈魂的牧者,非常同情民眾的所需和困苦,他專心研讀致力宣講琱葶餖 探望病患。他服侍同伴言行和藹可親,給同伴們留下了芳表。

聖雅欽小傳

聖雅欽於1200年左右出生在歐伯略(Oppeln)地區的卡麥恩•斯拉齊(Kamien Slaski)他出生于歐鐸華茲(Odrowaz)貴族家庭,克拉科夫主教依福•歐鐸華茲(Ivo Odrowaz)的親戚。依福主教是一個寬宏大量、性格堅強、在教會很有權威且是一個在神修方面有巨大影響的人士,因此雅欽決定跟隨他;主教他委任雅欽為主教座堂的詠經司鐸,且派他去巴黎和波羅納修讀神學及法典。雅欽返國後,以他那淵博的知識和克苦的生活方式聞名全國。

 Quiringh van Brekelenkam, Saint Hyacinth

有一次,依福主教去羅馬旅遊叫雅欽作伴,與他們同行的還有他的親戚賽斯勞(Ceslaus)及赫爾曼(Herman)和吉拉•洛治勞(Gerard of Wroclaw)。他們在羅馬遇到了聖道明——道明會的創始人。依福(Ivo)主教邀請聖道明派遣一些傳教士去波蘭)。但是沒有兄弟可派,因此聖道明就邀請波蘭人在羅馬入會並承諾派他們回波蘭傳教。 因此主教的夥伴們:雅欽(Hyacinth)、賽斯勞(Ceslaus)、赫爾曼(Herman)和吉拉(Gerard, 在聖道明手中領了會衣成為一個道明會初學生。那時,雅欽二十剛出頭。

1222年的秋季,道明會士來到克拉科夫並在那建立聖三會院:他們有兩個挑戰:一是波蘭當地的隱修女,二是在鄰人當中展開傳教活動。雅欽在這雙重使命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1226年左右,他帶領一群人向北部傳教。在格但斯克(Gdansk)他們受到薛德裴王子(Prince Swietopelk)和彌格主教(Bishop Michael)歡迎他們在此地成立會院。這個成功的使命為鞏固波蘭會省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在1228年的聖神降臨節那天在巴黎昭開修會首屆非常總會議,期間,波蘭的會士被宣佈與其他會省的會士一律平等。雅欽是一名派往巴黎總會議的代表,與他同去的還有吉拉•洛治勞(Gerard of Wroclaw))省會長及瑪定·桑多米次(Martin of Sandomierz)。

在克拉科夫會院,這次選擇表明了雅欽擁有這重要的地位。

另一份檔更進一步證實了雅欽和吉拉(Gerard)省會長參加了在克拉科夫的省會議。十分碰巧的是他們藉這個機會報告這剛成立不久的波蘭會省在巴黎獲得成功。次年雅欽奉獻自己在羅塞尼亞(Ruthenia)和普魯斯(Prussia)展開傳教活動:1228-1233年在基輔(Kiev),1236-1238年在普魯斯(Prussia)。在1240-1257年間雅住在克拉科夫會院。

 

雅從來沒當過省會長甚至連院長也沒當過。他聚集這些難題對面對波蘭的道明會士:內外的傳教使命。最重要的是急需去加深基督徒的信仰,因為波蘭社會許多地方人的信仰仍然是膚淺的;雅欽死於1257年八月十五日,聖母升天節那天,被葬在克拉科夫的聖三會院。

 

雅欽在1257年逝世不久,很快受到民眾對他的敬禮。封聖程式延遲了幾個世紀,從十三世紀開始,直到十五世紀獲得更進一步的發展,而在十六世紀末才完成。整個過程都獲得波蘭王室的熱烈支持。對雅欽的封聖,國王熙澤孟一世(Sigismund I(1506-1548)曾多次請求羅馬教廷准許,但經國王德范•巴鐸堙]Stephen Bathory)和熙澤孟三世(Sigismund III)的努力,請求才終於獲得成功。1594年四月十七日教宗克來孟八世(Clement VIII)正式列入聖品。這一事實對聖雅欽的敬禮大有增長,民眾為了更進一步地對聖雅表示尊敬特來他在克拉科夫的墳墓和他的出生地(Silesia)朝聖。

 

聖雅欽不僅在波蘭也在中南美洲和亞洲及歐洲其他國家受到尊崇,聖雅欽的慶日是在八月十七聖雅欽被克拉科夫總教區的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