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聖劉方濟 ] 聖白主教及同伴聖職殉道 ]

horizontal rule

 聖劉方濟   白多祿主教    聖華雅敬    聖費若望    聖德方濟    聖施方濟

     

聖劉方濟

(方濟、嘉彼萊)S. Franciscus Fernandez de Capillas

潘貝頎

一、劉方濟生平

劉方濟原名FRANCISCO DE CAPILLAS,O.P.1607-1648),方濟各嘉彼來1607年生於西班牙西北部的巴倫西亞,八月十五日受洗,取名方濟。由於他生長在聖善的家庭中,受著公教德馨的陶冶,所以從小就愛慕德行,熱心事主。童年時期與人遊玩,不知何故,常口中喊叫:『福安!福安!』同伴和父母都聽慣了,只當兒歌。後來他在中國傳教,在福安為主致命的消息一傳到西班牙故鄉,眾人都驚訝不已,原來天主在他的童年,已把他為主殉道地方的名字,放在他口裡任他呼喚。

嘉彼來大學畢業後,棄俗修道。1623年入道明會初學,其時他十六歲,謹小慎微,恪守會規。初學後依照嚴格的會規要求,開始研讀一切高深的聖學,直到1631年領受了大品。其時,傳教士在遠東本來缺乏,再加上日本教難大作,成千累萬的司鐸和教友,前仆後繼地致命于刑場,因此更需要大批的傳教士來補充。嘉彼來修士為主致命之情熱切,這位年輕人決心成聖的志向,促使他在仍是六品時就自願前往菲律賓。隨同本會的三十位修士,離開故鄉向遠東出發,那是163l6l9日,經過將近一年的海程旅行,備受艱辛,于16326月底抵達馬尼拉。就在馬尼拉晉升鐸品,那是同年的6月月5日。

 二、劉方濟的福傳歷煉

嘉彼來神父從16321641年的九年的工夫,在菲島的北部傳教,在那裡奔波勞碌,向當地人民宣傳福音。在這段時間裡,他做過助理本堂,也當過本堂主任司鐸,但他無論居何地位,總是始終如一,用全副精神,來盡他司鐸的職務。施行聖事,講解教理,常是欣勤殷切,心力傾注;而個人起居,嚴肅聖善,同在會院無異。嘉彼來總是跪著祈禱,在屋內工作也是跪著,因為時間過久,有時兩膝的外皮破裂,但他竟視若罔覺,不以為苦,他的苦修功夫,乃因他效法會祖聖道明的祈禱、苦修精神,也即『與主秘談,與人論道』,嘉彼來體會到唯有具備深刻的與主契合神修體驗,才能發揮道明會士弘道明德,普渡眾生的淑世情懷。

     嘉彼來神父在菲期間,早已渴望來華傳教,這位年輕神父在菲律賓北部的嘉牙茵省渡過了十年艱苦的福傳洗練,炎熱、蚊虫和異端使這位外國人痛苦異常,然而『天之將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於是歷盡千槌百鍊的他,雄心萬丈地要求長上派他去一個傳教最困難的地區,也許他和當時許多年輕的會士一樣,極欲被派到當時迫害最厲害的日本。後來他被派到中國的福建省。

 三、劉方濟中國福傳足跡

    嘉彼來獲准於1641723日到達台灣,并遇著同會的徐神父。在他到達台灣的第二年,得了內渡的機會,踏進了中國大陸福建省,那是16424月。

入境要隨俗,這是傳教士的必備要件。故此來到中國後,嘉彼來改用漢姓,改稱劉神父,名方濟,故稱劉方濟,並努力學習方言,那時維持閩東教務的神父只有三位,就是施自安、徐方濟和劉方濟,因此,他們各居一方:施神父在寧德;徐神父在霞浦;劉神父在壽寧。頂頭、福安城關、雙洋、穆陽、溪填等也由劉神父管理。劉神父進入福建時,中國正處于多難之秋,清兵入關,明室傾覆,兵荒馬亂,舉國騷然,至于福建沿海,尤其是閩東一帶,情形更是混亂。在這種風聲鶴唳的年關,傳教已自不易, 再加當地人民,興波助浪,乘機仇教。所以,這時的傳教士,為傳揚聖教,照顧教友,受盡了外教人的難為、誣枉、仇視、恐嚇、控告、驅逐等,一言難盡。許多殉道者在遙遠的他方灑出他們的鮮血。在這堶惜]有不少道明會士,而真福劉方濟則是他們之中的典型。

劉方濟的殉道事蹟

    在閩東的仇教運動,福安尤為突出,始于1631年,福安城內陡起仇教暴動, 多人竄入堂內,推毀聖堂,搜捕施自安會長及徐神父,幸虧他們早已聞風逃走。1646年,福安聖堂兩次被劫。1647年,仇教分子趁官府仇恨白蓮教之危, 捏造種種莫須有罪名,誣告教士,以為天主教更屬于禁止之列。所以,福安知縣就在禁止白蓮教的詔令下,加批數語: "查得天主洋教,教義乖張,教規敗壞,有礙風化,嗣後嚴禁傳播,傳教士著即驅逐"。因此,在閩東地區掀起了一場教難。

劉方濟神父與施自安會長躲藏到頂頭,但因要關照教友的終傅聖事,故劉神父去福安城關, 為教友行病人傅油聖事。但在返回途中,被官兵發現,束手就擒。營官查明真相後,轉交縣官發落,知縣本來偏聽謗言,懷恨教士。再加上仇教分子趁機賄賂,欲致劉神父于死地。故此三番兩次地對神父施加重刑。劉神父倚靠天主聖寵的助佑,不屈不撓。劉方濟在法庭上辨釋他們對教士的誤會,及排解天主教的要理。他以極大的勇氣,忍受這些人對他的殘忍待遇。

法官們看見他平靜如常,於是對他的信仰也就有點好奇起來。他們雖以財富,權力和自由引誘他放棄信仰,但是他卻寧死不屈。他們對他施以各種不同的刑罰,但是他卻利用時間來感化獄卒和同房的犯人。甚至官員也到獄中來勸他放棄信仰。官員們對他這種樂意為主受苦的說法憤怒異常,命令手下加重用刑,但這樣卻使他更為高興。最後他們使用各種毒辣的手段,決意致死劉神父;在嚴刑拷打之後,又以飢餓和寒凍來折磨他。但是,劉神父為主忍難,無怨無尤,而且神樂非常,不惜以身殉道,並用言語勸化了許多同囚的犯人。1648(順治五年) l16日黃昏在福安湖山被斬首處決。官方的判決書是這樣寫的:『在經過長時間痛苦後,他被斬首,這樣可以和他那位在同樣情形下被處死的主見面。』

五、劉方濟的靈異事件

    劉方濟在生時,天主就屢次賞過他格外的神恩,如預知未來,洞燭人

靈狀態等。致命升天後,天主聖寵的雨露,因著他的轉求,不斷的降到世人身上。一九四三年,在西班牙亞味拉城—聖女德肋撒的家鄉,曾舉行極盛大的三日慶典,敬禮真福劉神父,這時真福的首級,也特地從華拉達里城迎了過來,受人瞻仰。參與盛典的信友,肩磨踵接,道明會會士的聖堂內,萬頭鑽動。事後許多信友,互相訴說這三日內,自己獲得的特殊恩寵,都異口同聲的歸功于真福劉方濟神父在天的轉求。天主為光榮他的忠僕,曾屢次顯神跡,叫人在急難時,投奔祈求他。現在我們只把進行宣真福品時,經過考察證明的神跡,寫在下面:

第一是他的遺體不朽不毀:劉方濟殉道後,遺體丟在坑內,兩月之久,沒有收歛。後來開坑收斂時,除了腹部開始有點腐爛外,其餘各部器官和肌肉,都絲毫沒有腐朽,至於同坑的其他屍首,都不外兩種現象;或被野獸吞食,或已完全腐化,只留下殘骸而已。真福的肉身固然完好如初,就是和它接觸的屍體,也都保存無損。據當時開坑收歛的人說,真福死後不久,就有一個青年教友,也被處死,屍首同樣的丟在這坑內。,丟下時,他的一隻手臂,不知怎樣竟橫置在真福的胸部。兩個月後,他的屍首都已全部朽壞,只有這隻手臂,依然保存如昔。

    真福的遺體收斂以後,原是寄存在外教人家堙C可是過不多久,這家就發生火災,他的房子以及屋內的器皿什物,都焚化一空;只有真福的棺柩,雖在熱火之中;仍絲毫無損,這不能說不是奇事。

  第二是賜人超性神恩在菲律濱,有位同會的會士瑪定黎亞,多年來,肉情猛烈,無法遏止。雖用盡各種辦法,邪情仍有增無減。這樣使他日夜煩惱,坐臥不安。當真福致命的消息,傳到馬尼拉時,他就怦然心動,覺得最後辦法,只有把自己託給真福。於是熱心的求他拯救自己,出此肉情難關。求後不久,就覺得多年退不去的誘惑,竟已煙消霧散,無影無蹤。

第三是治愈病痛那時馬尼拉總主教區的代牧若望斐迪南博士,多年患著膀胱炎,小便阻塞,疼痛異常,全馬尼拉的名醫都診治過,結果徒然。有一天,兩位道明會的神父,為著進行真福列品事,向他陳述真福的生平事跡;以及致命的前後經過。他一聽傾心,等到倆神父出門後,他就跪倒在地,至誠至懇的將自己托給真福,求他醫治自己的病苦。說也奇怪,晚上睡覺時,他在夢中,覺著自己的疾病,已經霍然脫體;醒來以後,果然小便暢通,疼痛全消,他的多年宿疾,竟是不藥而愈。

劉方濟神父殉道後,福安地區信友都奉他為主保。劉方濟死後被譽為中國的首位殉道者,是在中國傳教的西方教士中第一位為主而殉道的烈士,教廷在調查過劉方濟的一生事跡、言行、聖德和靈跡後,由教宗比約十世在一九零九年封

集禱經

天主,禰賞賜劉方濟,堅強的毅力,救靈的熱忱,使他離鄉背井,遠涉重洋,來到我國傳佈禰的福音,並以鮮血灌溉禰的葡萄園,求禰也賞賜我們,能效法真福不屈不撓的精神,在任何環境中,不怕為信仰作證。

 

選讀方濟、加彼萊的書信

(我所有的一切,全托於天主的旨意)

弟兄,天主與你同在。

我知道你不會為我現在的情況而感到同情。可能你還會對我感到一種神聖的忌妒。你可以肯定的是我們主天主把我們帶進來這裡的。所以,任何人也沒有這個能力把我救出去,只有我們主耶穌,到一個確定的時刻,才能解放我。

知縣判我入獄時,我的雙腳被扣上腳鍊。在這缺乏一切東西的地方,我找到了一張紙,所以寫信給你。在監牢裡,我只聽到犯人不斷地哀聲,有很多人餓死或凍死,也沒有人管他們。不少次監牢裡分給我們的稀飯,我都端給他們吃,能這樣做,我覺得非常開心。

在村莊裡,他們都認識我們的道理。因為我多次不管在公開或私人場所中講道理給他們聽。前天,我們所教的道理被彰顯出來,他們在審判我的時候,問我有關我們宗教的道理,那些有意的民眾聽到我解釋的,十分滿意;但是那些有邪惡心的人卻無法了解當中的意義。

請為我祈禱,使我能將我的勇氣獻給天主。如果他們再一次給我機會為天主而受苦刑,或最後以死亡去光榮祂,那我所有一切,全托於天主的旨意。現在我知道甚麼是痛苦,而日前我體驗到天主曾經說的話是真的。我對這些苦刑的看法是與人不同的。因為我已將肉體視之為旁物,不居我靈,使我不感覺到任何傷害。甚至於知縣想要殺我,我也無所謂,我會回答他們說:就照他的意思殺我,我也不會在乎的。因為現在死,跟別的時刻死都是一樣的。

請要小心,不要被人欺騙,想要用金錢買通來救我的性命。天主沒有給我們任何旨意把錢用來給這種官員。我以前也沒有讀過在教難時,用錢去買回聖職人員的習俗;反而他們把所有財產都分給窮人,使敵人不會把他們搶走。通常這些聖職人員,只有向天主祈求,而如果有需要,天主也會解放他們的,如同天主曾解放過伯鐸和其他人。我很清楚地感覺到,天主會把我帶來監獄裡,一定有祂的道理。是否我對這地方的教友還有用處,若沒有的話,祂也會帶我走的,我所說的啟示也到此為止。

西元1647年,三月四日。

horizontal rule

白多祿主教Pedro Martir Sanz Jorda 1680-1747

聖白多祿,又名桑實主教1680年9月3日生於西班牙東北部的達拉我那Tarragona省的亞斯谷Asco村。在勒利達Lerida的聖道明會院入會,次年發願,改名為「致命者伯鐸」Pedro Martir。1704年九月二十日晉鐸,曾在勒利達Lerida和薩拉哥撒Zaragoza從事牧靈工作,在此地也曾當過玫瑰善會指導神師。

為了實現他外方傳教的志願,轉入玫瑰會省,1712年與其他四十二位會士組成當年的傳教勁旅,離開祖國前往菲律賓。1713年抵達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隔二年(1715)來華,從事堂區傳教工作,任勞任怨、克苦耐勞。三年後被任命為福建道明會區會長。

1723年至1729年之教難期,聖白多祿為了能夠繼續為當地教友服務,自願留下來,而在閩南的漳州附近住避難。由於教難更加猛烈,教友們苦苦哀求,請他離開福建,免得被抓,因此聖白多錄不得已地自願逃往廣州避難。1730年2月12日抵達廣州,在此地積極傳教。一到廣州不到半月,即於2月24日接到教廷詔書,任命他為福建宗座代牧主教。

晉牧不久,即逢仇教熾烈之際,由於教難被逐出國門,1732年聖白多祿暫居澳門,雖然一心想念大陸羊群無牧,也在澳門從事傳教牧靈工作將近六年。1738年教難稍平息,聖白多祿及其他傳教士偷渡回福建傳教,教友們夾道歡迎,教務再復甦。

晚年頓感身體日弱,力不從心,擔心將來教務無人接棒,積極推動本地聖召。他為了信仰的合一和服從教廷的旨意,他曾發了一封牧函要求傳教士忠實格守教廷對於信仰的教訓。

乾隆年間的教難又發生,1746年月30日白主教,與其他同伴一同被捕,動步行六日夜來到福安監獄,被獄卒拷上手拷,受盡各種凌辱鞭打,又被揪髮伏地,疲勞審問,臉部被鞭打四十餘次而耳聾。1747年5月26日被斬首為主而捐軀。聖白多祿主教是中華殉道者中首位致命的主教。

教宗本篤十四世,知道五位神父在中國為主致命後,在1752年1月24日,在樞機公開會議中,表示五位道明會致命傳教士為主捐軀,偉大的德表,足堪表揚,應予早日晉封為真福品。

    1757年開始作列品的調查工人作,玫瑰會省任命當地傳教士前往福州及閩東地區搜集資料編寫列品案,十年間完成調查工作,依照規定條件,證實他們有資格承當真福者。

十九世紀末,教宗良十三世繼任後,在他晉鐸金慶日,1893年4月18日發佈消息五月十四日正式頒旨將在華的五位道明殉道者,晉封為真福。

2000千禧大聖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伯鐸大殿廣場正式為這六位道明致命烈士及其他114位中華殉道者晉封為聖人。  

horizontal rule

聖華雅敬Joaquin Royo Perez 1691-1748

聖華雅敬出生在西班牙德魯爾Teruel省希諾荷撒Hinojosa鎮。雖然正確生日不明,只記載他在1691年10月3日受洗。1708年在瓦倫西亞Valencia入道明會,次年之3月25日發願。

聖人聞說遠方地區很需要傳教士,常祈求天主助他早日完成獻身傳教行列。自願實現願望轉入玫瑰會省,即奉命與白多祿神父同行到遠東。

1712年九月十六日聖華雅敬以及其他43位來自各地會院的會士從加的斯Cadiz海港,前往新大陸。在途中的墨西哥,聖華雅敬在布埃伯拉Puebla de los Angeles晉五品聖職,次年抵達馬尼拉,在聖多馬斯大學繼續求學而在馬尼拉晉執事和司鐸聖品。

1715年聖華雅敬奉命前往我國,同年4月抵福建開始傳教。使他欣喜萬分,前後在福州府及閩南地區努力傳教,他的官話及閩南話講得流利,正當漸有成就時,竟然得一場重病,半年後奉白主教之命,到浙江省和江西省傳教。六年後(1723年)他受命為區會長而返回福安府,一腔傳教熱火,自己抱病在身,依然不斷訪問教友,安慰病中的神父弟兄。

1729年教難期間,其身心所受之痛苦,真是罄竹難書,在福建省內,曾任區會長,多次在衙門,被清兵鞭打捶面。閩東地區正值排外仇教熾烈時期,官府和仇教者,到處要捉拿他,經常為了逃難而終夜難眠,有時還得露宿山洞或樹林裡。為了榮主救靈不眠不休,終年勞心焦慮,致使身體愈加衰弱。白天避入山中,晚上出來聚集教友,聽告解行彌撒。這種方法並非久遠善策,華雅敬考慮再三,乃勸導教友保存信德,躲開官兵的擒捕,保留教會元氣,他個人願意自動就逮,換取教友身家安全。

1735年他自己編印了一本要理問答,及一本永久使用的日曆供教友研讀使用。他為了推動守貞姑婆和道明第三會的精神和靈修培育,也出版了一本註釋道明第三會會規,拉丁版本還保存在總會古文資料庫。

1747年聖華雅敬終於束手就縛,鎯鐺入獄。在獄中發現了二位神父和三十四位教友。聖華雅敬在服刑中常克苦守齋,行苦修如同在會院內一樣,他甚至叫獄卒大力鞭打他,以作補贖。

行刑官奉福建省守備官之令,處死在監獄裡的聖華雅敬,行刑官以布條沾酒精和醋水,塞住了聖人的五官,並以沾滿生石灰的面罩套住他的首級,幾分鐘後他就窒息而逝。

教宗本篤十四世,知道五位神父在中國為主致命後,在1752年1月24日,在樞機公開會議中,表示五位道明會致命傳教士為主捐軀,偉大的德表,足堪表揚,應予早日晉封為真福品。

    1757年開始作列品的調查工人作,玫瑰會省任命當地傳教士前往福州及閩東地區搜集資料編寫列品案,十年間完成調查工作,依照規定條件,證實他們有資格承當真福者。

十九世紀末,教宗良十三世繼任後,在他晉鐸金慶日,1893年4月18日發佈消息五月十四日正式頒旨將在華的五位道明殉道者,晉封為真福。

2000千禧大聖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伯鐸大殿廣場正式為這六位道明致命烈士及其他114位中華殉道者晉封為聖人。  

horizontal rule

聖費若望Juan Alcober Figuera 1694-1748

1694年2月21日出生於西班牙南部穆爾古都格拉那大Granada市。十六歲時在本市十字聖架皇家會院入道明會,1710年2月25日發願。晉鐸後,自願申請前往遠東傳教,轉入玫瑰會省。1725年帶領著當年往遠東傳教的會士們離開西班牙。到了馬尼拉專心學華語及當地達卡洛方言,同時在馬尼拉華人地區以及當地人做一些牧靈工作。

1728年,修會上司委派他來華傳教,同樣歷經各種艱難挫折,但其大無畏精神,常令歹徒敬佩有加。

聖人親自寫的報告中寫著:「我悶在棺材裡,任憑教友以馬車推送,好似被埋葬了十數天,矇矓來到福建省界山野裡,醒來已不見接我的人,因為他們也是怕連累,所以先行逃走了。我沿著河川溯流而上,日行夜宿,途中飢寒交迫,既恐官兵追拿,又怕森林猛獸侵襲,在窮途末路,叫天不靈,呼地不應的一晚,我爬上樹頂上休息,焦急恐慌,孤獨失望的情景下,乾澀的咽喉,只有靠野果來止渴。

在教難中的傳教士生命朝不保夕,隨時有危險發生,教友都是暗地與神父往來,不敢明目張膽的幫助神父或相往來。以後他受命任區會長,工作加重,要管理堂區又要照顧年老有病的神父弟兄們。

1745年6月25日晚上,在一教友家裡晚禱時,突被官兵包圍,逃避不及,頭項被套上繩索,送往福安衙門途中被士兵戲弄拔了一半鬍子,在衙門拘押兩天,受訊問、拷打、羞辱。同年7月5日與另外四位道明會神父,一起被解送到福州府,由於聖費若望病了,未上手銬,監禁了一年。

1747年5月26日,臉上被烙印「囚犯」兩字,同受刑的是聖施方濟。1748年10奇28日受絞刑而致命。

教宗本篤十四世,知道五位神父在中國為主致命後,在1752年1月24日,在樞機公開會議中,表示五位道明會致命傳教士為主捐軀,偉大的德表,足堪表揚,應予早日晉封為真福品。

    1757年開始作列品的調查工人作,玫瑰會省任命當地傳教士前往福州及閩東地區搜集資料編寫列品案,十年間完成調查工作,依照規定條件,證實他們有資格承當真福者。

十九世紀末,教宗良十三世繼任後,在他晉鐸金慶日,1893年4月18日發佈消息五月十四日正式頒旨將在華的五位道明殉道者,晉封為真福。

2000千禧大聖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伯鐸大殿廣場正式為這六位道明致命烈士及其他114位中華殉道者晉封為聖人。

horizontal rule

聖德方濟Francisco Serrano Frias 1695- 1748

1695年12月4日生於西班牙南部的格拉那大省輝內亞Hueriya村。1713年在格拉那大市著名的十字聖架皇家會院入道明會,次年發願。精研神哲學,好學不倦、年輕有為。畢業被派為會院教授。

次年自願前往遠東傳教,轉入道明玫瑰會省,在往菲律賓航行途中,仍為同行會士弟兄講述神學。1725年7月15日離開西班牙到達菲律賓,1726年初來到中國的廣東,次年8月6日抵達福建省。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是傳教士的本色,因為是教難,寸步難行,所以只有化裝以避官兵耳目,他有時改裝為士兵,有時成為農夫,煞費心思才安然到達福安。

福安府當局不久就張貼告示,嚴禁傳教士並要逮捕所有洋人教士,所以聖德方濟就不在家安眠,常在樹林中過夜,或挨家訪教友,以避清兵,教友也百般設法保護他;假如士兵搜急了,教友就把神父鎖在屋頂天花板裡,還有一次被安置在公墓墓坑內二日夜。雖然處處有殺身之危,依然設法為教友行聖事,並詳細向上司報告自己傳教地區的狀況,以及報導其他會士弟兄的活動,聖德方濟的報告書很多裝釘成冊,留存在本會省古文資料庫中。

在他傳教生涯中,曾在狹窄得只能容納二人站立的小室中度過兩天,以逃避官兵追殺,教友處處為他安排藏匿之所,但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終逃不了官兵日夜的追捕。1746年6月27日與聖華雅敬一同被捕。

在衙門受審問拷打,威武不屈,理直氣壯,縱橫闊論古今中外教理儒學,然而清廷官吏雖佩服其修學有素,卻頑石難化,始終以夷狄入侵為由,羅織成罪。1747年7月5日,從福安送往福州府監獄服刑。在監獄服刑等待判決中,聖德方濟在獄中雙腳腕被用鐵鎚打二次,掌臉二十四次,身體鞭打十次,每次三十餘鞭,此種酷刑早晚會將人折磨而死,果然不久聖德方濟耳朵聾了,囚房潮濕陰暗,關節發炎,最後臉部也被火烙。

聖白多祿主教致命後幾個月,約9月26日聖德方濟在獄中得到一封信,乃是教宗的諭令,羅馬教廷指定聖人為助理主教及代牧繼承人。

1748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判死刑。行刑官奉命後在半夜將聖人囚犯打死,行刑官領聖人到另一牢房,準備動刑。而後行刑官六張草紙沾水塞其五官,同時由另外劊子手以沾石灰之面罩予以窒息,聖人的心臟砰砰跳六下,就安祥去世了。

聖德方濟於1893年5月14日同被教宗良十三列品為真福。

教宗本篤十四世,知道五位神父在中國為主致命後,在1752年1月24日,在樞機公開會議中,表示五位道明會致命傳教士為主捐軀,偉大的德表,足堪表揚,應予早日晉封為真福品。

    1757年開始作列品的調查工人作,玫瑰會省任命當地傳教士前往福州及閩東地區搜集資料編寫列品案,十年間完成調查工作,依照規定條件,證實他們有資格承當真福者。

十九世紀末,教宗良十三世繼任後,在他晉鐸金慶日,1893年4月18日發佈消息五月十四日正式頒旨將在華的五位道明殉道者,晉封為真福。

2000千禧大聖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伯鐸大殿廣場正式為這六位道明致命烈士及其他114位中華殉道者晉封為聖人。  

horizontal rule

聖施方濟Francisco Diaz Del Rincon 1713-1748

1713年10月2日出生在西班牙南部賽爾維亞Sevilla省厄蹟哈Ecija鎮,1730年9月11日在當地道明會院領會衣入初學,許願將來要到最需要的遠東地區宣講福音。於是聖施方濟轉入玫瑰會省,1736年離西班牙來菲律賓,使他雀躍萬分,在馬尼拉工作二年。

而後,由於我國傳教情況較穩定,因此長上有派遣新來的傳教士前往福建。在1738年5月4日聖施方濟抵達澳門,陪著聖白多祿主教回閩東的穆陽。

聖施方濟一向身體不夠健康,來到此地一切風土人情不熟,加上仇教者頻頻,使其大感悲觀。聖施方濟心緒不安,身體不適,向區會長要求另調馬尼拉,區會長嚴正制止,並安慰他說:「鐵鍊成鋼,風雨生信心,主耶穌也是先經苦難而後享光榮」。聖人不能獲得長上返回菲律賓的允准,只好留在中國,勇往直前,不再怕苦,積極傳教克盡其福音宣傳工作,日夜不懈,但也受盡各種痛苦淩辱。

由於仇教者密報,聖施方濟在教友家中被捕,聖人被綑綁上衙門,轉送福安府監獄,次日腳鐐手銬上庭受審,由於不願隨意回答問題,他被罰夾腳三十次,掌臉二十次,又被烙印雙頰,最後成了殘廢。

1748年10月28日行刑官將長繩套在聖施方濟脖子上,一聲令下拉緊繩索,聖人就此斃命於牢中。

教宗本篤十四世,知道五位神父在中國為主致命後,在1752年1月24日,在樞機公開會議中,表示五位道明會致命傳教士為主捐軀,偉大的德表,足堪表揚,應予早日晉封為真福品。

    1757年開始作列品的調查工人作,玫瑰會省任命當地傳教士前往福州及閩東地區搜集資料編寫列品案,十年間完成調查工作,依照規定條件,證實他們有資格承當真福者。

十九世紀末,教宗良十三世繼任後,在他晉鐸金慶日,1893年4月18日發佈消息五月十四日正式頒旨將在華的五位道明殉道者,晉封為真福。

2000千禧大聖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羅馬伯鐸大殿廣場正式為這六位道明致命烈士及其他114位中華殉道者晉封為聖人。  

首頁 向上 聖劉方濟 聖白主教及同伴聖職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