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開幕宣佈        道明會總會長的書信

聖加大利納被封為歐洲主保

1999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歐洲主教大會開幕宣佈聖加大利納、瑟納(Catherine of Siena),瑞典的聖貝及達(St. Birgida of Sweden)和聖德蘭本篤(Teresia Benedicta of the Cross)為歐洲的女主保。

以下是教宗親手編抄(motu proprio)的詔書《敬佩的望德》Spes Aedificandi中有關聖加大利納:

“(...)因此經過是當的詢問我們在一九八零年十月三十一日宣佈二位第一千年的聖人和東歐開教者聖啟祿、聖默鐸親兄弟與聖本篤為歐洲主保。現在我們決定在加上在將要結束第二千年有代表性的三位人物:聖貝及達,聖加大利納,聖德蘭本篤, 這三位聖女,三位在不同的時代的婦女:二位在中世紀和一位在我們的世紀,他們對於基督教會的豐碩愛慕和她們為祂的十字架的見證為最明顯。

稍微完一點又出現一位偉大的女士:聖女加大利納。她在教會史的演變以及對於啟示神學的貢獻早已經背教會認同,直到背教會封為「教師」之榮譽。

1347年出生於瑟納,從小就獲得特殊的恩寵,使她能夠以祈禱、克己和善功結合在一起,在聖道明所列下的道路迅速地前進成神旅程。加大利納約二十歲時,基督以婚配戒指的神祕象徵,向她表示祂的特愛。這也是親蜜生活中的效果,是在隱私和默觀中所維持的。雖然她住在會院高牆外,在,她常常居住在一個屬靈的空間:她喜歡叫為:內心的居所。她很快地將把這居所的靜默,使她能夠順從天主的一切靈感與出色的使徒活動混合。不少人,認出她神性母愛的天賦,包括聖職人員都圍繞著她而敗她為師。她的書信在整個義大利和歐洲各國流傳。的確,這位來自瑟納的年輕女士她的決心的外貌、她言語的熱忱,漸漸進入她世代濃厚的教務和社會問題。聖女佳琳不僅投入去解決當時祂社會中的許多衝突她為了推動和平使她與當時歐洲的高等政治人士接觸,如:法王察爾斯五世(Charles V of France),杜拉索之察爾斯(Charles of Durazzo)、匈亞利的依麗撒(Elizabeth of Hungary)和玻蘭的大路易(Louis the Great of Poland)和拿布列斯的若翰納(Giovanna of Naples)。她盡力推動弗羅倫斯和教廷的和好也令人注目。聖女常顯示「釘死的羈督和甘飴的聖母」給雙方仇敵作典範,很清除的告訴他人在一個以基督價值所成立的社會,是沒有任何衝突無論多嚴重的,以暴力的力量勝過理性的力量。

但是加大利納也知道這結論是不可行的,如果人靈首先沒有被福音的力量所陶成的因此她為何強調倫理的改革,而是正對所有的人。對君王,祂要求他們不要把國家管制的如他們自己的財產,因為他們實行政權必須要向天主報備,因此他們要維護聖善和貧窮者[1]。執行政權是不可以與實行愛德分離,因為愛德是個人私生活和政治責任的靈魂[2]

以同樣的活力,聖加大利納也寫給教會各層次的聖職人員,要求他們在他們生活和牧靈工作完善。她以未抑制, 強力和敏銳 的口氣勸司鐸、主教和樞機主教是最令人驚訝的。她曾說:你們必須要在教會花園拔除爛植物,而從新種一些新植物新鮮又香的花草。這位瑟納的聖女與天主親蜜的關係而獲得力量,不怕直接向教宗(她雖然敬愛他曾他為他親愛和在地上的甘飴基督)指出天主的旨意要求他棄絕屬世的因素和審慎所產生猶豫,從亞維農回羅馬,回聖伯鐸的墳墓去。

以同樣的力氣,在教宗國瑞九世(Gregory XI)去世之後新任教宗選舉所慘生的分裂危機,聖加大利納也盡力克服教會內的不和,再次以熱烈的心火要求教會的共融。這也是她一生的最終理念,感動她一生為聖教會而活。在她臨終時,她向她的徒弟表明:「親愛的,你們要維持這個,因為由於這個緣故,我把我生命獻給聖教會」[3]

給予羅馬聖伯鐸大殿,1999年十月一日, 我們任職的第二十一年

[1]《書信》235,給法國王的書信

[2]參閱《書信》357,給匈亞利王之信。

[3]參閱真福雷孟•卡普著《聖女加大利納傳》卷三,第四章

horizontal rule

聖女加大利納•瑟納 (1347-1380) 歐洲之主保

 

道明會總會長弟茂•賴德克立夫神父於2000年四月公佈的書信來紀念聖加大利納•瑟納被封為為歐洲的二等主保之一。

在歐洲的主教會議開幕的彌撒中,令我驚喜及高興的是,教宗宣佈聖女加大利納•瑟納與十字架聖德蘭本篤、瑞典的聖貝琪達,為歐洲的二等女主保。加大利納對其兄弟姐妹而言,是一位驚人的書信作家,因此,我們以這一封致整個修會的短箋來紀念這件事。

在加大利納時代的歐洲,與我們今天所處的世界很相似,遭受暴力衝擊以及不確定的未來:教廷逃往亞維農,分裂了教會和歐洲各王國的忠實,城市和修會,包括我們的修會;城市被瘟疫、俗稱黑死病所摧毀;教會的生活力衰微,喪失宗旨的意義以及修道生活的危機。

加大利納拒絕放棄面對這個苦難及分裂。教宗若望保祿在他的講詞中提到,她「專心投入於她那個時代的教會和社會的問題。」她對政治和修會的領導人演講,個人親自去或者透過書信,清楚地告訴他們的缺失以及他們身為基督徒的責任。她甚至毫不猶豫地告訴教宗,他應該勇敢地起身回羅馬。她往監獄探訪、照顧貧窮者以及患病者。她被急迫所燃燒,要把天主的慈愛和憐憫帶給他人。

最重要的,加大利納為了和平而奮鬥。她深信,和平「並非藉著刀劍、戰爭或暴力」才能達到,但卻要「藉著和平以及恆心的謙遜祈禱」[1]。然而,她從未為了要得到一種廉價或容易的和平、而犧牲了真理或正義。她曾提醒過波羅那的官員,為了追求和平但不顧正義,就好像傷口,先需要燒灼消毒,再塗上藥膏一樣[2]。她知道要成為一位和平的締造者,就必須要跟隨基督的蹤跡,祂使天主與人類和好。因此,一位和平締造者時常也要面臨基督的命運,而接受被排斥的痛苦。因此,一位締造和平的人,可說是「另一位被釘死的基督」。我們自己的世界也被暴力所撕裂:非洲和巴爾甘地區的種族暴力;核子戰爭的威脅;我們城市和家庭中的暴力。加大利納邀請我們,要成為有勇氣的和平推動者,甚至於我們必須因此而受到迫害、還有自我的棄絕。

和平,對加大利納而言,尤其是在教會內的和平,就是將西方大分裂所帶來的傷痕治癒。我們在此可看到她對教會的酷愛,因為她認為,「在教會之外就沒有另一位基督本身」[3]以及她的勇氣和自由。她是如此地熱愛教會,以至於毫不猶豫地公開指摘,神職人員及主教們追求財富及地位的過失,而召喚教會在世界中成為基督的奧蹟,做眾人的謙卑僕人。她甚至敢告訴天主如何去辦事,她這樣地祈禱:「禰知道如何、禰能夠並且這是禰的旨意,所以我祈求禰垂憐世界,恢復慈悲以及和平的溫暖賜予教會合一。這是我的意願而禰不再延遲。[4]

我們現代的教會也面臨分裂的痛苦,因誤會造成偏執和 喪失「慈悲及和平的溫暖」。現代,教會的愛,時常被假設成,意思是不分好壞一視同仁的沉默。 任何人都不可「動搖小船」!但加大利納絕對不會保持沉默。她曾給一些樞機主教的信上這樣寫著:「不要再沉默。用千萬聲音呼喊出來。 我看到世界被沉默所破壞。基督淨配的臉色蒼白,都失去了她臉上的顏色[5]」。願聖加大利納教導我們她對基督奧體的摯愛,用智慧和勇氣講真話、公開的講那些能夠團結而不是分裂的話,去分析而不是製造模糊,去療傷而不是製造傷害。

加大利納與她朋友的關係,尤其與她道明會的兄弟姐妹的關係,顯示出是出於愛心及直言無畏的相同組合[6]。她認為每一位朋友都是來自天主的禮物,因此必須要「非常親近地、以特別的愛去珍惜[7]」。她深信她們共同的友誼是個能「彼此互相引領誕生在天主溫柔的臨在[8],並且可向他人宣告天主的光榮及讚美天主之聖名」的好機會。但這種愛並不影響她非常坦白地跟朋友們談話,直接告知同伴們他們應當做的事,這包括連她最敬愛的雷孟•卡普在內,他在聖女逝世當年被選為本修會的總會長。沒有真理就沒有愛,同樣的,如果沒有愛也不會有真理。

她曾為她的朋友做這樣的祈禱:

「永生的天主,我為所有禰賜給我的人祈求,讓他們能以特殊的愛情和關懷去愛,願禰的光明光照他們,除去他們的一切缺點,因此,在真理中,他們能在禰的葡萄園內工作,是禰安排了他們在這園子內工作的。[9]

如果道明之家真的成為,如加大利納所說的:「一個廣闊、快樂又芬芳極可愛花園,」[10]  那我們就應該學習聖女對於彼此友誼和對於真誠的能力。我們的友誼如男、女,修道者和平信徒,是賜予修會和教會的偉大禮物,但它卻經常受到我們幾乎不敢道出的傷痕的損毀。假如我們要一起工作做福音的宣道者,那麼我們應如加大利納一樣彼此以坦白和信任交談,這樣「在真理內,他們能夠在禰的花園工作」。

加大利納是一位懷有極大渴望的熱情婦女:與天主結合,宣傳福音以及為了整個人類大家庭的利益。 渴望會擴展我們的心胸。她跟天主說:「你造個大心臟,就是因為不吝嗇造得那麼大,所以,在它內有足夠的空間,能對每個人施予愛心的慈悲[11]」。天主這樣回答加大利納:「我是無限的天主要妳以所謂的無限來侍奉我,其實,除了妳靈魂的渴望之外,妳沒有任何東西是無限的。[12]

我們如何受到加大利納對於天主的熱愛所感動,而成長為男、女?我們如何能自小小的心臟以及滿足於小成就而得到解放呢?或許就像加大利納一樣,發現到天主確實就臨在我們的心內和身份中。對於天主的熱愛不是一種可以學會的喜好,如熱愛足球一樣。因為這是在我內的深處,等待著有一天會被發現。我們的世界顯示出對身份的深度饑渴。今天很多人最極切的問題就是:「我是誰?」這也就是加大利納的疑問。

現代追求自我認識,常常就是對自我的一種自我崇拜的先入為主的偏見,一種內向的專注於自己個人過好的生活及成就。但對於加大利納,當我終於看到我自己是這樣的人時,在她身上我沒有發現到有一小塊的單獨的自私自利心。在加大利納所謂的「自我認識的密室」裡,我發現到我自己是被愛而生存的。她曾經形容自己「居住在自我認識的密室內,是為了更深入地了解天主對她的仁慈。[13]

假如我膽敢走向認識自我的旅途,那我將會發現到自己是多麼地渺小、有缺點以及有限,但無論如何我也會發現到我確實被愛又被重視。天主曾向加大利納這樣說:「我以天意創造了你,當我在我內注視著我的受造物時,我愛上了我受造物的美。[14]

因此加大利納對身份的現代探詢提供了一個解放的答案。它帶我們遠離奠基於地位或財富或權力的假身份。因為在我們的內心,就是天主不斷地以祂的愛來支持我們。這就是默觀祈禱的空間,在這裡人遇見了樂於愛及寬恕的天主,以及我們體驗到天主自己的仁慈。在此我們發現到加大利納的和平和活力、信任和謙遜的祕密。這使得這位末受到正式教育的年輕婦女,成為一位偉大的宣道者。這使得她有自由講話和聆聽。這使得她有勇氣潛心於並且講出她的時代的重要問題。藉著她的祈禱願我們也能這麼做。

[1] 《對話錄》15

[2] 《書信》 268

[3] 《書信》 171

[4] 《祈禱》24

[5] 《書信》 16

[6]  參閱宗四:31,格後七:4

[7] 《對話祿》 41

[8] 《書信》 292

[9] 《祈禱》 21

[10] 《對話祿》 158

[11] 《祈禱》 21

[12] 《對話祿》 92

[13] 《對話祿》 1

[14] 《對話祿》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