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的殉道者

首頁 ] 向上 ] 聖大雅博傳 ] 聖多瑪斯傳 ] 真福若堂與黛安娜之書信 ] 向苦像基督禱文 ] 聖伯鐸、維羅納 ] 紀念維羅納聖伯鐸殉道七百五十週年慶 ] 聖女羅莎利馬 ] 聖雷孟•本雅福 ] 道明中華殉道聖人 ] 西班牙內戰殉道者 ] 聖雅欽多傳 ] 瑟納貞女 聖加大利納 ] 聖女加大利納:歐洲之主保 ] 日本的殉道者 ] [ 越南的殉道者 ] 真福雅森頌•倪格爾傳 ] 聖馬丁 ] 聖碧岳五世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

horizontal rule

越南而列真福品的道明殉道者 Vietnam

第一群由教宗良十三世1900年五月七日以公函《最強壯的勇士們》(Fortissimorum virorum)。  

第二群由教宗聖碧岳十世1907年四月十五日以公函《殉道者紫紅色的寶血》(Cum purpurata sanguine)。 

第三群由教宗碧岳十二世1951年四月二十九日以公函《莊稼已經成熟了》(Albae jam ad messem 

horizontal rule

第一群由教宗良十三世1900年五月七日以公函《最強壯的勇士們》(Fortissimorum virorum)。

 

聖道明 恆納瑞 St. Domingo Henares

道明會主教(1765-1838

聖道明恆納瑞1765年出生於西班牙哥多華省(Cordoba)的白恩納(Baena),在嘉爾拿大(Granada)十字聖架修院加入道明會。為了實現他前往外方傳教的願望,他當讀書修士時即轉入道明玫瑰會省。1786年七月九日抵達菲律賓,在馬尼拉的聖多瑪斯大學繼續修學,同時也曾在該校當文學教授。

前往菲律賓的航程中,與他同行的旅客都被他關愛他人的性格所吸引,同時也遇到他未來在東晉的傳教夥伴:聖格例孟依納爵狄卡鐸神父。

聖道明恆納瑞 約在1790年的十月底抵達東晉。他在此地傳教時,曾擔任過傳教區的種種任務,如甯坑(Ninh cuong)拉丁書院的院長,代理區會長,狄卡鐸主教的副主教而後成為他的助理主教。1800年九月九日被封為費斯(Fez)榮銜主教。在他多年的牧靈工作以及他的私生活中,都處處顯示出恭敬謹慎智慧和愛德,貞潔和忍耐等美德。

聖道明恆納瑞由於熟識草藥又對天文學和其他科學有廣闊的認識,使他在東晉社會中被尊敬為一位有學問的賢者,受當地讀書人的重視和敬佩,甚至當地的判官大爺都向他請益。當時記載說:「(他)能幹個性溫和又待人寬厚,使他吸引了眾人的喜愛和敬佩,甚至當地的判官大人」。

但是他的高超德行和學問還是抵擋不了教難的風波:由於他是一位天主教的傳教士,遂也被攻擊迫害。在教難時,他多次神奇地解脫仇敵的羅網。東晉中部傳教區首位宗座代牧主教道明馬迪(Domingo Marti)留下記載:據說有一天深夜,一群土匪闖入他的臥室而將恆納瑞主教逮捕,沒收他的祭衣和其他個人用品。他們偷偷搶進行地十分安靜又快,使住在周圍的人沒感覺到。幸好,他們正在搜刮物品時,聖人去救濟病人的一個小藥盒忽然掉在地上。那群土匪,以及外面看守著的夥伴,以為盒子裡是西洋傳教士隱藏私房錢的地方,兇狠地奪取盒子。在這混亂中,主教趁機會溜走而在深夜中隱藏在一些矮樹下,之後有躲進一個草屋裡。從那裡他能夠聽到這些土匪的咒聲。由於土匪也怕鄰居醒來,又扯到更多麻煩,他們就匆忙逃逸而沒再追捕他。這次主教脫困,好像是他對於貧窮者的愛戴,所得到的賞報。列品案調查記載說,主教對他人的仁愛是超性的:「他在睡午覺的時間,不休息而替窮人補衣服。」

但最後1838年六月九日,他終於落在仇敵的手中。他被關在小籠子裡而帶進城裡,前後多次上衙門審判。1838年六月二十五日被斬頭,他的頭被扔到河裡,三天後,才被教友漁夫撈出來。

聖熱羅尼莫何摩西拉曾經寫道:「他渡著一種特殊的貞潔生活;發揮一種不可毀滅的熱心去拯救人靈。他不斷的祈禱和研讀教父的精神,形成他獨特的恭敬生活。他一生嚴格地遵守福音的貧窮生活,但對於他人卻十分地慷慨大方,尤其是那些比較弱小的人士。」這些都是聖道明恆納瑞一生中所彰顯的超性德行。現在他已經獲得諸聖的榮冠。

 

聖方濟杜文沼(Franciscus Do Van Chieu

平信徒(1797-1838,六月二十五日)

聖方濟杜文沼,是聖道明恆納瑞的忠實傳道師,由於他不願意踐踏十字聖架,因此也享有他老師的殉道命運。當時聖方濟杜文沼拒絕踐踏十字架時,他說:「大老爺甚至將我的內臟撕開,我也不能做這種行為,我決定隨同恆納瑞主教致命,他所要受的苦,我也準備與他受苦」。

天主聽到他僕人的哀求因此讓他陪同他師父在同一天和同一個方式為主殉道;使他們一起凱旋地進入天鄉。

方濟杜文沼是東晉南定(Nam dinh)省重壢(Trung le)人。他幼年時進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開始修道,開始侍候道明恆納瑞神父。聖方濟杜文沼的苦難史與他的師父相似。他們二人被抓的時候,聖道明恆納瑞被關在一個籠子和聖方濟杜文沼扛著大木枷和笨重的鐵鍊。他們都被押往省府,故意在路中放一尊十字架,聖方濟杜文沼自然地伏服在地,將這救恩的象徵恭敬地擁抱著 而把他貼在他胸懷內。這行為換來一陣兇猛的毆打,但他不願放下十字架直到這群人走過去。

他就被帶到監獄和法庭。在法庭裡判官命令他踐踏十字聖架才能夠被釋放。但是聖方濟杜文沼回答說:「天主是唯一的真主,因此只有祂是要被朝拜的,因此我不可踐踏祂」。之後,判官命令行罰者將把我們勇士的手腳綁在三個柱子上毆打他。聖方濟杜文沼很樂意地接受30下慘酷的鞭打。

有一次法官命令他踐踏十字聖架背教,他再次堅拒。他因此被殘忍地受鞭打,強迫地命令他坐在釘滿釘子的桌子上。聖人服從,他寧願受短暫的肉體疼痛,也不違背他的信仰。

他被判刑後與聖道明恆納瑞主教致命。他被砍頭之前他大聲說道:「上主,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禰的手中。」1838年六月二十五日致命。據說三天後,他致命刑場周圍的樹葉上出現鮮血般的露水。

 

聖文生杜燕S. Vincentius Do Yen

道明會司鐸(1764-1838,六月三十日)

1764年聖文生杜燕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的塔鹿Tra Lu縣。他在聖依納爵狄卡鐸主教的指導之下受修道培育,40歲晉鐸,被長上派去從事牧靈工作。

聖文生杜燕求上司許可入道明會,過更積極的修道生活。在1807年七月二十二日領會衣。他的貞潔美德和待人慈祥的態度獲得大眾對他的敬愛。「他的眼神他整個面孔的表態證明他的神聖生活」。他的仇敵甚至說過:「他的面孔十分地美麗英俊」。使他容易贏得教友們的敬愛和喜愛。列品案調查記載說他態度溫和,樂觀的面孔和無限的慈悲,同時他又謹慎和藹,德行高超,他的一生均為他人的模範。

教難一爆發時,他就被控訴逮捕而扛上一個笨重的枷,如此過了一陣子,直到一群好友將他贖回。

1838年六月八日到十一日他又再一次被捕入獄,而幾位判官集合起來審判他。其中一位判官,不願看到這位年老的人受委屈,盡力利用所有的方式來救他的命。他好意地建議聖文生杜燕說謊,說他是一位大夫,不是一位天主教司鐸。聖文生杜燕拒絕這意見說:「我不是醫生,我是一位司鐸。我的主要任務是向天主祭獻,宣講耶穌基督的信仰,為了祂我願意捨命。我拒絕用這謊言來換我的性命。」法官大人看到這老司鐸的堅持,就將這案子呈上皇上處理。皇帝親自下令他的案刑:「國人杜燕,耶穌基督宗教的主要教師,信奉邪教,是一位危險的糊塗者,因此必須要嚴厲懲罰,因為他明知故犯。因此判他砍首示眾。」他們就馬上奉命行事。

高齡七十三歲的可敬老司鐸就這樣光榮地走上人生盡頭,心中平靜充滿喜悅地前往凱旋之路。1838年六月三十日為主殉道。

 

若瑟阮廷淵(Josephus Nguyen Dinh Uyen

在俗道明會(約1775-1838,七月四日)

聖若瑟阮廷淵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的甯坑(Ninh cuong)村,幼小就受洗入教。11歲時,進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求學修道。幼年時就已經是表現出超性的貞潔聽命的模範。他曾加入道明第三會而細心遵守第三會的會規和生活規則。

教難爆發時,雖然聖若瑟阮廷淵不是一位聖職人員,聖道明恆納瑞還是任命他負責故鄉田柱(Tien chu)的教會事務,他當時已經有63歲。他認真地實行他牧者的任務,也贏得教友的敬愛和忠信。

因聖若瑟阮廷淵到處公開穿著道明第三會的會衣而被判獄。有一次在審判的過程中,判官曾跟他說:「你如果不踐踏十字架,你會被砍頭。」聖若瑟阮廷淵回答說:「雖然我會被砍頭,我會再復活。」無論是好言相勸或是嚴詞恐嚇,甚至39次的鞭打都無法動搖這勇敢傳道師的堅持:「如果判官大人寬恕我,我會很感激,如果您砍我的頭,我也會服從地接受」。

經過多次的法庭審判,最後被判砍頭。但是行刑之前,天主就已經將這位在監獄裡受到不少折磨的勇士召回天鄉。1838年七月四日在監獄內去世。

 

聖格例孟依納爵狄卡鐸(Clemente Ignacio Delgado

道明會主教(1761-1838年)

1761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聖格例孟依納爵狄卡鐸(Clemente Ignacio Delgado),出生於西班牙撒拉古撒(Zaragoza)省的維拉斐里澤(Villafeliche)。幼年加入道明會,約十九歲時轉入道明玫瑰會省,從事外方傳教工作,25歲抵達馬尼拉,早在1788年十一月十二日被派往東晉。但是他搭的英籍船沒有帶他到他的目的地,反而前往澳門,由於當時政治因素,得經過南洋繞一圈才抵達東晉,他也趁這機會在馬拉卡島協助傳教工作。

1790年十月底,聖依納爵狄卡鐸,在其他三位會士的陪同之下,終於抵達安南國土。聖依納爵狄卡鐸陞主教之後,聖道明恆納瑞成為他的助理主教繼承人和殉道同伴。

聖人抵達傳教地區時,當地教會享有平靜的氣氛繼續發展傳教的事業,但偶爾還是會有一些事件困擾震動教會,使教友和傳教士有一種不自在的生活。聖狄卡鐸 被任命為副主教。羅馬教廷發現他的才能和德行,因此封他為安南東部傳教區助理主教,並繼承主教任職之權。是由教宗碧岳六世(Pius VI)在1794年二月十一日所封;1795年十一月二十日晉牧祝聖。

但是1820年明命皇帝登上王位之後,情況開始惡化,直到政府正式宣佈禁教之命。為了逃避被抓,傳教士只好白天躲避,等到晚上再出來為教友服務。

1838年,教難達到最高峰,牧者和一般信徒都被嚴厲追捕。屬於道明會的傳教地區,也就是全國教友最多的地區,成為教難激烈的焦點。當地信教的村莊都被攻擊,搶劫教友的財產,毀滅教會,學堂修道院以及當地的神父樓;這就是當時東晉教會的慘況。西洋傳教士都被猛烈的追尋而早晚都落在仇敵的手掌中。最後二位代牧主教,聖格例孟依納爵狄卡鐸和聖道明恆納瑞也落在他們的手裡;同時聖若瑟弗南德斯以及其他傳教士和教友也被捕。他們都被押進監獄而判砍頭之死刑。

教宗國瑞十四世(Pope Gregory XVI)被通知有關當地的教難情形,曾經悲哀的寫有關聖格例孟 依納爵狄卡鐸:「我們可敬的弟兄,道明會士格例孟 依納爵狄卡鐸主教和安南東部的宗座監牧主教,他管理監牧教區近四十年之久,仍然不敵異教仇敵之手。雖然他已經上了年紀,他們還照樣地將他關在一個小籠子裡,如一隻禽獸,在這種辛苦的狀況之下,他超性地忍耐重病和種種痛苦堅持其信仰,直到 1838年七月十三日在監獄裡安息主懷,結束行刑前他在世的痛苦和為主宣道的生涯。最後,判官還命令將他的頭砍斷,吊在城門示眾三天,後將他的頭扔在河川最深之處。將近四個月之後,在1838年十一月一日,成功地恢復他未腐爛的遺體。(參閱《1841年玫瑰會省會議公報》第161-162頁)

 

聖伯鐸阮百遵 St. Petrus Nguyen Bai tuan

教區司鐸 1766-1838

聖若瑟弗南德斯 St. Jose Fernandez

道明會司鐸 1775-1838

聖伯鐸阮百遵和聖若瑟弗南德斯二位勇士接受同樣的苦刑後一起被判死刑及殉道。

1775年十二月三日聖若瑟弗南德斯出生於西班牙華拉多里(Valladolid)省的溫多撒奎斯達(Ventosa de la Cuesta)。

1805年二月,聖若瑟弗南德斯從澳門出港前往東晉的杜倫港(Turane)。上岸時,起身往北越道明傳教區。這漫長的旅程雖然平安抵達目的地,但是他所受的痛苦深深地影響他已經脆弱的身體,使他長期養病和受不少苦;但他也照樣從事傳教工作,不願他的身體因素成為他宣傳福音的障礙。他曾被任命為拉丁書院的院長。他又再次發病時,差一點喪命,但是天主對他有另外的計劃,雖然他這次能把命撿回來,但是他身體狀況卻無復原。

聖若瑟在安南已經為主付出了將近20年的歲月,直到1838年明命皇帝下命禁教。聖若瑟被強迫遠離拉丁書院逃難。避難所中他碰到了聖伯鐸阮百遵神父。

約在1766年,聖伯鐸阮百遵出生於宏元(Hung yen)縣的湖東(Ngoc duong)鄉。這位本籍教區司鐸是一位熱心的使徒,在他的牧靈工作中收穫良多;他敬愛聖母,尤其是虔誠頌唸玫瑰經。那時這位年老的教區司鐸,也在躲避教難的風暴,此時遇到身體那麼衰弱的聖若瑟,拒絕離開他。因此他們二人一起逃難,分擔一切困苦。

他們被捕之後,聖若瑟被關在一個很小的籠子裡,聖伯鐸阮百遵開始帶著一個笨重的枷和鐵鍊。二人都被帶到許多法庭受審判;他們到處都受到軍人和異教徒的侮辱和譏笑。

法官大人假冒同情這位年老的司鐸,利用許多手段說服聖伯鐸踐踏十字聖架背教。他們告訴他說:「你年紀不小了,你會被殺死的」。聖伯鐸阮百遵回答說:「我又老又軟弱這是沒錯,但是我知道天主會給我力量,忍受一切苦難,甚至為祂致命。我不會踐踏十字架的。我只盼望那天的來臨,我能為天主奉獻我的頭和傾流我的鮮血,因為只有祂的宗教是真實的。」

聖伯鐸阮百遵最後被判砍頭死刑。但是行罰之前天主已經將這位忠實的勇士帶回天鄉,獲得殉道的榮冠,當天是1838年七月十五日。

 聖若瑟在他的小籠子裡無法動彈,使他的雙臂以致他的下半身麻痺。在這痛苦的黑暗中,天主也賜給他們一種安慰的亮光:二位弟兄和上司,主教們聖依納爵狄卡鐸和聖道明恆納瑞也被關在同樣的監獄。

判官命令他踐踏十字聖架,這位可敬的老人說: 「我能夠跟你保證,在任何情況之下,我都不會踐踏十字聖架的。」

關在籠子裡的聖若瑟的情況十分令人痛心。他瞪著眼睛活活餓死,幸好一位異教的朋友私底下給錢,使獄卒每天給聖人食物。由於聖人無法利用他的雙手,這些恩人還要餵他吃一點東西。

1838年七月二十四日,最後獄卒將他從籠子裡放出來,由於聖若瑟多天沒有動腿又身體衰弱,無法站立,而顛顛倒倒地前往刑法之處受砍頭之刑。聖若瑟致命時62歲。

 

聖伯納多武文裔(S. Bernardus Vu Dan Due

教區司鐸(-1838,八月一日)

雙親是教友的聖伯納多武文裔出生於東晉南定(Nam dinh)省廣安(Quan anh)村的一個深信基督的家裡。他父母都很虔誠,因此童年時,就在主教聖依納爵狄卡鐸的照顧之下受公教會的教育和修道,使將來能當傳道師或晉鐸協助教會事業。聖伯納多後來選擇答覆天主的召叫,而從他的師父聖狄卡鐸手中領了聖品聖事。據說聖伯納多熱心地進行他司鐸任務和刻苦的生活。雖然他已經上了年紀,他還是照舊睡在地板上,謙遜地讓蚊子猛叮他。有人曾經問他為何不睡在床上或用蚊帳,他樂觀地回答說:「因為到目前我還沒有度刻苦生活,因此我必須要受這種苦。」

有一次聖依納爵狄卡鐸主教開玩笑的問他說他是否願意為信仰的俘虜。這位重病但活潑的老司鐸回答主教說:「當您被逮捕時,請讓我陪您坐牢。」因此主教被逮捕時,聖伯納多武文裔也被捕。他坐牢近兩個月,多次被帶到法庭受到嚴厲質詢。

在這期間他仍然睡在地板。他的朋友們看到他年紀大又受這種委屈,帶墊子棉被來給他用,但聖伯納多武文裔客氣的拒絕說:「其實這地板比耶穌基督十字聖架的木板更舒適」。他們想要把他救出來,但是他認命的回答說:「讓我留在這地方,因為我只要掛慮未來的問題。我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早日為我們的信仰傾流鮮血」。

獄官無時無刻都在加重刑罰,希望能夠消滅這位老司鐸的毅力;但是他們仍無法說服他踐踏 十字聖架或背教,因此在1838年八月一日將他砍頭致命。

 

聖若瑟阮文行(St. Josephus Nguyen Van Dieu Hanh

道明會司鐸 - 1838

聖若瑟阮文行出生於那安(Nghe an)省的(Nang a)。他與聖伯納多武文裔是神學院同學,後來也成為致命殉道的好伙伴。在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主教的指導之下,他參加了道明會,在1826年八月二十二日發願,之後就積極地從事傳教工作,全心熱烈地拯救人靈。

教難爆發時,聖若瑟阮文行躲避了一時,但他被控告而被逮捕。在押入城內的路中發現仇敵把十字聖架擺在路中央,要他踐踏這信仰的神聖象徵。他要求捕快將十字架拿掉說:「他寧願當場被砍成幾塊也不會踐踏十字架」。捕快利用所有的方式說服和強迫他踐踏十字聖架,但都失敗。他勇敢地回答他們說:「這件事我是不會同意的,我唯一所盼望的是為我的信仰傾流我的鮮血,因此我要跟著我們兩位老師狄卡鐸主教和黑摩西拉主教」。

有一次他被押進法庭受詢時,當時其中一位審判官問他:「混帳!你是否寧願去死而不想活了?如果那些相信耶穌基督的人上天堂,那麼那些不相信祂的去哪兒?」殉道者回答說:「那些不相信耶穌基督的宗教會下地獄,到那時刻你就會知道了。」判官大人一聽到他的答覆,怒氣地命令執行官打他十五次,而後扛著木枷腳上帶著鐵鍊入獄。同時也不允許任何人提供食物給他。

有一次,有人命令他踐踏聖母像。但是這勇敢的聖道明阮文行反而恭敬地把這聖像收起來,以孝愛之心和敬愛之情吻它。這行為使他挨了一百次的殘酷大板。

最後判官發現這勇士十分堅持,只好在1838年八月一日命令聖道明阮文行受砍頭的死刑。

 

聖若瑟鄧廷圓(S. Josephus Dang Dinh Nien

教區司鐸 1787-1838,八月二十一日)

聖鄧廷圓聖名若瑟,是宏元(Hung yen:縣田柱(Tien chu:人。雙親去世之後,使他自由地跟隨天主,學習拉丁文和修神學;大約35歲晉鐸。在16年的期間各處實行他的牧靈工作,表現出虔誠和克苦耐勞的美德,因此在教友之間早認為他是一位德行崇高的司鐸。

教難時,是聖鄧廷圓的胞兄和姪子向政府關員告他而被捕的。據說有一天他們逮捕一位知道聖鄧廷圓躲在哪裡的年輕人。他們殘忍地逼他說出神父躲在那裡,但是這位年輕人不說。仇敵繼續加重他身上行刑,使他的喊叫和哭泣聲能夠強迫聖鄧廷圓從他隱藏之處出來。的確,聖人忍不下去,只好勇敢地走出來說:「你們所尋找的司鐸在此,不要再虐待他了。」聖若瑟鄧廷圓的勇氣和正義使他的仇敵一時愣在那裡。他馬上被逮捕,當天與同伴們聖伯納多武文裔和聖若瑟阮文行一起入獄。

聖鄧廷圓手腳帶著鐵鍊,又扛著笨重的枷,押進衙門審判。他們多次兇猛地侮辱虐待這位勇士,但是他們無法讓他背教。1838年八月二十一日被砍頭致命。

 

聖若瑟王梁耕 S. Josephus Huang Luong Canh

在俗道明會(1763-1838,九月五日)

 

聖若瑟王梁耕是伯鐸阮文秀神父的工作和殉道夥伴。1783年他出生於南江(Bac giang)省的杭阪(Hang Ban)。他年輕的時候就入了《天主之居所》(Domus Dei),而馬上彰顯出他對於天主的愛十分強烈。他先加入玫瑰經善會 而後道明會第三會。王梁耕是一位醫師也是傳道師,因此在他行醫時,也同時講道,有時也替異教嬰孩受洗。

聖王梁耕75歲時被捕。他扛著笨重的木枷前往省府去與神聖和勇敢的聖伯鐸阮文秀神父一起坐牢。他由於堅絕不踐踏十字架而受到多次殘忍地鞭打。他回答說:「祂是天地的主宰;我沒有理由踐踏祂」。判官大人又問他說:「你為何虔誠和堅持的相信你的宗教,其他信徒已經背教了,甚至控訴你們的司鐸們,讓我們逮捕他們。」這位可敬的主僕回答說:「我們也有一位門徒尤達斯曾經出賣過祂(耶穌)。」 判官繼續追問:「這十字架,這相交叉的兩塊木板,祂把它帶到那裡去?」他說:「因為祂背著它登上加耳加達山,為了全世界的救贖而捨生。為了我們的罪過,也包括你的罪過」。

「你是否願意捨命?」判官再次問他。聖王梁耕謙遜地說道:「我懇求你定下我的罪名,好讓我與我們的阮文秀神父同死。如果我是那麼幸運,我會心滿意足的」。最後,聖王梁耕實現了願望,因為他在1838年的九月五日被砍頭,終於獲得為主捨身的榮冠。

據說有一次聖王梁耕的教友朋友,想要把他的遺體遷移到另一處,必須要渡河川。但是當時河川漲水無法渡河。面對這現象,這些教友就開始藉著殉道者的轉求祈禱。忽然河水馬上退下去,使他們帶著聖人寶貴的遺體平安地渡河。

 

聖伯鐸阮文秀(S. Petrus Nguyen Van Tu)(1796-1838,八月一日)

道明會司鐸

1796年聖伯鐸阮文秀出生於東晉南定(Nam dinh)省的甯坑(Ninh cuong)。從小就都表現出種種美德:服從謙遜和待人厚道。30歲時晉鐸。不久即申請加入道明會,1827年一月四日發願。他在許多本堂區做牧靈工作多年,由於他細心又本份地照顧教友,使他工作十分順利成功。身為一位道明會士,十分愛惜他的道明聖召,每次獻彌撒聖祭時,甚至在教難中還是常穿著他的道明黑白會衣。寫他傳記的作者曾記載說:「(他)熱心祈禱,無論他在逃難或躲避仇敵時,都維持他的祈禱生活,常與天主交談」。

聖伯鐸阮文秀被他的好友出賣而被逮捕,被押進衙門中,在判官前勇敢表明他的身分和心願說:「我是一位司鐸,我不會踐踏這可敬的救贖象徵,我寧可被處死」。

許多證人說:「當時聖阮文秀被捕聖人大聲喊叫使捕快衙役嚇得落地跌倒。」他們也發現原本天空是晴的,忽然主僕在被逮捕時出現一個濃厚的烏雲蓋住。這種奇妙的現象讓判官十分氣惱,就用武器攻擊聖人使他受傷流血。

但是他的苦難沒有那麼容易結束,他在三個月坐牢的期間,不斷地被提訊,受到精神和肉體的委屈。在這漫長的審訊中,判官想要知道對於天主教的婚姻觀以及為何不許可娶妾等。

穿著道明會衣的聖阮文秀,在受刑場的路中把封帽掛著他頭上,靜默地預備他的心靈打完這場戰。但是眾人想看他的臉,因此判官告訴他說:「神父,我求你將風帽脫掉讓大家看到你的臉。」他答應使眾人能再次觀賞他那平靜又神聖的臉孔,發揮他靈魂的狀態。他1838年九月五日為主殉道。

 

聖爵道明(S. Dominicus Tuoc)(1775-1839,四月二日)

道明會司鐸

聖爵道明是明命皇帝教難中首位殉道者。1775年出生於南定(Nam dinh)省的重寮(Trung lao)。他申請加入道明會時,已經是一位教區司鐸了,1812年四月十八日,他在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入會。

據說他常守夜祈禱,甚至在逃難時也續守神業。有一次有人問他說,如果他落在仇敵的手中,他會做什麼。他回答說:「盡可能逃避;不能的話,那就隨著天主的旨意成全罷。」最後一群四十位的軍隊包圍著他而將他逮捕,聖人只好將所有一切托給天主的保佑中。當地的教友一聽到神父被捕時,馬上組成民兵來救贖他。軍隊一知道教友們的計劃,帶著他逃跑,想在路中將他殺死。軍隊中的一位士兵拿出一把劍痛毀聖爵道明的頭部,使他血流不止。在他的痛苦中,他不斷地感激天主所賜給他的機會為信仰作證。當時他也叫著耶穌基督的聖名,就斷氣了。這是1839年四月二日,爵道明當年64歲,在修會內度有27年之久的修道生活。

 

聖奧斯定潘日輝(S. Augustinus Phan Viet Huy)(1795-1839,六月十三日)

聖尼格勞裴德體(S. Nicholas Bui Duc The)(1792-1839,六月十三日)

聖道明丁達(S. Dominicus Dinh Dat)(1803-1839,七月十八日)

軍人教友

根據1838年安南帝國的統計在南定省Nam dinh 大約有五百位信天主教的軍人,但是由於軍隊長官的壓力以及教難的暴力,使他們漸漸放棄了他們的信仰。

為了鼓勵他們背教,軍營長上就辦宴席請他們,讓他們選擇背教踐踏十字架或接受慘酷的苦行,大多數人都選擇背教,只有十五位勝利了渡過這關。

這十五位教友都被處罰,不管是白天或黑夜都扛著重枷;而且在固定的時刻刑官會加重量刑。每天他們將十字架綁在他們的腳底而逼著他們走路。

判官用盡所有的卑鄙的手段來欺騙和為難他們。其中有把聖人的木枷雙邊提起來,逼著他們走過十字架。這些軍人盡力將雙腿提高避免踐踏這信仰的神聖象徵,但是處行者不斷地毆打他們使他們把腿放下來。這些同仁一一背教,因此從九位減少為五位,而最後剩下三位。這三位是聖奧斯定潘日輝、聖尼格勞裴德體和聖道明丁達。因此判官問他們說:「現在你們是否要聽命了?」但是這三位堅持的回答說:「除了放棄我們的信仰以外,我們會遵命長上」。

聖奧斯定潘日輝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省的廈林(Ha linh)。他多年在軍隊裡。雖然雙親是教友,但是他卻不熱心,甚至生活習慣也十分的荒淫。

有一次聖奧斯定潘日輝經過很漫長又殘酷的苦行後向判官說:「你們可以打傷在我的腳,但你能克服我的意志嗎?」最後為了維護他們的家人和親戚的安危,這三位英雄都陷於了誘惑,只好踐踏十字架。後來他們承認他們的過失而不斷的哀哭。他們去告解,虔誠地懺悔和 決定往首都親自向皇上上訴。他們在皇上面前勇敢的表示他們的決定:「接受死刑但不再踐踏十字聖架」。

聖尼格勞裴德體是出生於柯重(Kieu trung),是聖奧斯定潘日輝最親近的伙伴,一直到凱旋的致命。

他們除了在監獄中所受的種種苦行外,也加上齋戒和祈禱來準備他們的心靈,去面對最終的奉獻。他們在衙門受審判時,由聖奧斯定當三位殉道者的發言人,聖尼格勞和聖道明不斷的頌唸玫瑰經,祈求聖母給聖奧斯定光明和勇氣。

1839年六月十一日他們三位被判死刑:腰斬後將屍體扔去海中。聖奧斯定潘日輝和聖尼格勞裴德體二人在1839年六月十三日殉道。

聖道明丁達是浦海(Phu hai)的當地人,雙親是教友。他也是聖奧斯定潘日輝和聖尼格勞的好友。他同樣曾經心軟而背教但也與他們一起為他們的錯過而痛悔流淚。但是他馬上懺悔,他與同伴隨即參見判官,承認他的過失而表示這錯誤的傷哀。

這些軍人下決心向皇上表明他們的信仰。但是時候一到,由於聖道明值班無法脫離崗位,只好向兩位夥伴說:「你們兩位上城去吧,我認同你們的想法,因此你們上訴時,請你也把我的名子簽上去,好能讓我分擔你們的處刑」。

那時候他不斷地祈禱,而寧靜地等待審判的結果。他一知道二位同伴已經致命時,他心中歡悅,因為他知道他為主殉道的時刻也將來臨了。他以平靜又踴躍的心情向他妻子和女兒告別,離開故鄉前往首都去。「我為了我的信仰,受了不少和不同的苦行,也許他們還有其他更殘忍的,但,我永遠不再踐踏十字聖架了。」

聖道明丁達在1839年七月十八日被掐死而為主殉道。

 

聖多瑪斯丁日裕(S. Thomas Dinh Viet Du

道明會司鐸(1783-1839,十一月二十六日)

1783年聖多瑪斯丁日裕出生於南定(Nam dinh)省的浦海Phu hai鄉。31歲的聖丁日裕已經是一位司鐸,才申請加入道明會。1814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發願。由於他渡過一個刻苦的模範修道生活,使在團體的會士弟兄稱他為「聖布魯諾」。

聖多瑪斯丁日裕逃避不了總督鄭寬康(Trinh Quanh Khanh)對於教會人士的魔掌。有一次他在柳Lieu村裡舉行彌撒聖祭後,一聽到軍隊往那方向尋找信徒時,他就裝扮工人在附近公園裡拔野草。但是有人認出他而向衙門告狀。因此他被押進監獄而後帶到省府。

在法庭裡,鄭寬康總督一見到我們的勇士,兇猛地喊叫說:「犯人,你在這裡做什麼?」聖丁日裕很平靜地回答說: 「我在照顧我們的人民。」由於他不願說出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主教隱藏的地方,被打20大板;這後來成為他上法庭時必要受的處分。因此為了「獎賞」他勇敢的表現,總督命令聖人被毆打2030甚至90大板。聖丁日裕堅忍一切苦行,甚至連吭聲或抱怨都沒說出口。

有一次,其中一位婦女教友能夠進入監獄裡去探訪聖人,一看到這位聖者的可憐外貌,加上他脖子上掛一個笨重的大枷;她開始流眼淚。但他安慰她說:「我雖然身體衰弱,但我還能夠忍下去。吾主為世界的罪過也受了不少苦,因此我所受的苦,只不過是在某些方面效法祂罷了」。

他對另一位熱心婦女說:「我渴望死亡不知何時能來」。1839十一月二十六日,聖丁日裕受砍頭的死刑為主作證。

 

聖道明阮文川(S. Dominicus Nguyen Van Doan Xuyen

道明會司鐸(1786-1839,十一月二十六日)

聖道明阮文川是聖丁日裕的夥伴。1786年出生於泰丁省(Thai binh)的宏福(Huong hop)。雙親都是富裕又有義氣的農民。他從小就讀四書接受傳統漢文和越文教育。他33歲晉鐸。聖道明阮文川在聖依納爵狄卡鐸的指導之下加入道明會1820年四月二十日發願。

身為一位道明會士,他嚴謹渡過規律生活,遵守修會的會規和傳統。據列品案調查記載,阮文川仁愛寬厚,特別是寬待同情窮民。他曾經命令,如果乞丐上門,一定會分給他們糧食,剩下的食物再留給自己。但他以物質用品救濟窮人的行為,無法超過他想「分施他們靈魂的食糧。」聖阮文川熱心地宣道時,不只是以言語宣講天主的救恩,他的美善行為和好的榜樣也很具體地顯出這道理的之真實性。

為了解脫明命皇帝教難的強烈風暴,他被迫長期躲避。但最後還是在1839年八月十八日被捕。在判官的訊問中,他勇敢的回答說:「我是阮文川,我是一位天主教的司鐸,我是外地人」。判官指出一尊十字聖架問他:「這位是不是耶穌基督?」他回答說:「我們朝拜的是耶穌基督。」但這位腐敗的判官私下協調說:「你如果有錢,那這事情就好辦。」聖道明阮文川回答說:「如果判官大人能夠饒我,我會很感激,如果你要將我扣押,我也能夠接受。但金子銀子我都沒有,我只有我的身體。」

兩天之後,脖子戴著一個枷前往省府,由於這大枷十分的大又笨重,需要兩個人在這大枷雙邊扶著走。但是他們一接近省府時,他們就不再幫助他,只好在重枷的一邊綁著一條繩子拉著他。他每次出庭時都被殘忍地毆打。之後聖阮文川承受刑官利用鐵夾將他身體上的肉一塊一塊的夾掉。他們也用鐵勾穿毀他的嘴巴。

1839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聖阮文川與他的好友聖多瑪斯丁日裕一起獲得殉道者的榮冠。

 

聖沙忽略何沖茂(S. Franciscus Xavierus Ha Trong Mau

(約1794-1839,十二月十九日)

在俗道明會

聖撒忽略何沖茂屬於在俗道明會,是聖伯鐸阮文秀神父的徒弟之一,也是1839年底殉道的勇士之一。這五位道明會第三會會員是:聖撒忽略何沖茂,聖道明裴文威,聖多瑪斯阮文隄,聖奧斯定阮文麥,聖斯德望阮文榮。他們在監獄裡求入第三會而在獄中發願;同時也一起為主捨命,凱旋地進入天鄉。

聖撒忽略何沖茂 出生於泰丁(Thai binh)省 的客店(Ke dien)。先天的善良和樂觀的精神使他贏得眾人的歡喜和友情。他一聽到聖伯鐸阮文秀被捕時,前往監獄拜訪,使他也被抓了。

因此聖撒忽略何沖茂也同聖伯鐸阮文秀一起上衙門審判。當時判官大人詢問他的身分。他回答說:「我是阮文秀神父的徒弟」。他跟在他旁邊的聖伯鐸阮文秀神父說:「神父我求你可憐我,求你認我是你的徒弟,讓我也能夠為我的信仰致命」。

在監獄裡他曾替40位慕道者講道,其中有幾位也為基督殉道了。有一次有人問他和同伴們在監獄裡如何渡過的,他幽默的回答說:「唯一缺乏的是一個蚊帳和一個小伙子拿著扇子侍候我們」。

「你如果不願踐踏十字聖架,這無所謂,你只要在十字架旁走一圈,我就寬恕你」。但是判官大人的意見沒用。五位勇士都渴望為主致命而不願被判官赦免。聖撒忽略何沖茂代表他的同伴們回答說:「已有很長的時間,我們盼望為我們的信仰受苦,如一隻鹿渴望飲清泉;現在終於這願望將要實現了。判官大人,我們求你,下令定我們的罪名罷。」判官回應說:「那你們去死,是你們自己所造的禍,你們不要抱怨或哀哭本判官,沒對你們大發慈悲」。最後判官大人宣佈說:「你們都是凶惡的犯人,相信耶穌基督的宗教。我們早就勸你們,叫你們悔改,但是你們仍然拒絕踐踏十字聖架。因此我們命令馬上帶你們出去掐死」。

聖撒忽略何沖茂帶領著這群勇士前往處刑之地;他們每個人的臉孔,彰顯一種奇妙的光輝,他們喜悅地向大家告別。偶爾他會將眼睛往天上看,很快樂的說:「我將要去那裡。」1839年十二月十九日他與同伴為主致命殉道。

三年之後,為了將他的遺體遷到另一個地方,撬開他的墳墓時,在場的人都聞到從他棺材裡發出一種神祕的香味。在他們列品案調查中,一位證人曾說: 「我們遷移他的遺體時,深夜十分的烏黑,忽然間出現一些如燈光的亮光在我前面帶路。」同樣地這位證人也敘述其他例子,來證明這位殉道者的聖德。

 

聖道明裴文威(S. Dominicus Bui Van Uy

1812-1839,十二月十九日)

在俗道明會

屬於道明會第三會和當傳道師的聖道明裴文威出生於泰丁省Thai binh的田門Tien mon鄉。聖裴文威是聖何沖茂生死的同伴,也是聖阮文秀神父的傳教夥伴。他十分敬愛忠厚的聖阮文秀神父,有一次他們在逃難時,他將他們二人躲避的洞穴,分成上下兩層。他將聖伯鐸阮文秀安頓在下層自己留在上層,因為他認為如果被發現時,逮捕他一人,使躲在下層的神父有機會逃命繼續照顧教友。他常常說:「如果天主願我受苦,我覺得都無所謂,我只擔憂留下來的教友」。

當他首次與判官見面時,被鞭打了十次,當天晚上由於兵士向他勒索,又鞭打他四十五次。但對聖裴文威而言,他只要為天主捨命。

在這些苦難中,這位勇敢的傳道師堅持拒絕踐踏 十字聖架,因此被判死刑。他一聽到他的命運時,他喜悅的說道:「我已經預備好了,我十分的興奮因為我快要被致命了。」聖裴文威1839年十二月十九日他為了信仰被掐死。

 

聖阮文隄多瑪斯(S. Thomas Nguyen Van De

1810-1839,十二月十九日)

在俗道明會(1839

屬於在俗道明會的聖阮文隄,聖名多瑪斯是一位年輕的已婚教友,他出生於巴寧(Bac ninh)省的一個小村叫客默(Ke mot)。他從事裁縫的工作維生,是一位有正氣德行高超的家庭主人。教難時,聖阮文隄知道他的家會被查尋,也知道他會被抓時,他召集他一家人:妻子和三位兒子跟他們說:「侍候和朝拜我們的上主。我將要面臨一個極大的挑戰,我只依賴天主的恩寵。我已經下決心要跟隨我的司鐸和我們當信徒的任務。我不會再回來了」。之後他就向他妻子說:「你如果愛我,那求妳替我向天主祈求,使祂賜給我力量,其他都是多餘的」。

聖何沖茂在一封信上寫說當聖阮文隄參見判官時,勇敢地喧嘩他的信仰說:「崇高的天主,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和創造者。」判官大人發怒而問說:「誰是你的上主?那木匠嗎?」聖阮文隄反而問判官:「判官大人那我問您,那這些偶像的來源何處呢?如果判官大人將我們頭砍掉,那我就可以幸福地見到我在天上的天主。」判官當時無法控制他的脾氣,命令將聖人兇猛地鞭打之後,他大聲說:「住手,夠了。為何把鞭弄髒?」

天主也回應了這位年輕在俗道明會員的渴望,他在1839年十二月十九日被掐死。

 

阮文麥奧斯定(St. Augustinus Nguyen Van Moi

1806-1839,十二月十九日)

在俗道明會

聖阮文麥、聖名奧斯定出生於泰丁省的柏藏(Bo trang)鄉。他是一位新教友,31歲時由聖伯鐸杜文秀給他領洗,之後他加入道明第三會。

「如果判官大人命令砍我們頭或受其他死刑,我願意接受死亡」。這是當時聖阮文麥被強迫踐踏十字聖架時,勇敢地表明他的心願。聖阮文麥把他的腳舉起來,不願踐踏十字架而背教。他們不斷的打他的雙腿,使他把退放下。他說:「主天主,求禰救我!我將我的靈魂和身體託付在禰手中。

判官看到這位年輕人堅決不踐踏十字聖架,他決定打100大板和充軍疆邊。但是這判決使皇帝不滿,因此判官只好把它改為掐死刑。1839年十二月十九日,這位謙遜的農夫獲得殉道者榮冠。

 

阮文榮斯德望(S. Stephanus Nguyen Van Vinh

在俗道明會(-1839,十二月十九日)

聖斯德望阮文榮如聖奧斯定阮文麥,是出生於泰丁(Thai binh)省 的柏藏(Bo trang)鄉。雖然他被捕時,還是一位慕道者,但是他的殉道苦難中彰顯了對於天主的忠實和愛慕,超過一般教友,堅持維護又表明他對基督的信仰。在監獄裡,與他同伴一樣也被審詢、受苦刑。如同其他勇士夥伴們,他也堅持拒絕踐踏十字架,因此也和他們分享到同樣的命運:以掐脖子的死刑。他殉道之前也受洗而後加入道明第三會。

斯德望和他四位同伴,都對於聖伯鐸阮文秀和聖若瑟王梁耕的死十分掛慮。二位夥伴致命後的第三天,他們好像看見聖伯鐸阮文秀的靈魂,顯現跟他們說:「你沒有理由傷心,因為你最後會獲得殉道的榮冠,但是你還是要下工夫使你獲得這榮耀。」一聽到這些話,聖阮文榮和他的好友都獲得安慰和一股勇氣,去面臨未來的苦行。

他們大約在牢中一年之久,忍受著種種痛苦折磨和侮辱。但是雖然他們已經在這種困境中,他們還是照舊守齋做補贖和祈禱。 他們也不斷地頌唸玫瑰經和其他恭敬的禱文。因此監獄裡好像一座聖堂一樣,而不是一座收留犯人的地方。

1839年十二月十九日這幾位勇士將生命獻給天主。

 

聖若瑟杜光覽(S. Josephus Do Quang Hien

1775-1840,五月九日)

道明會司鐸

道明會聖杜光覽是在1840年教難中的殉道者之一。

1775年聖杜光覽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的官鳳(Quan phuong)。他曾是聖道明恆納瑞主教的傳教伙伴,1813年十月十三日發願為道明會士。

有一次他說:「我應要逃亡和躲避,但是如果天主願我為他致命殉道,那是更好。」當時他被一位異教者控告時,他已經在這洞穴裡,躲避將近九個月了。他被逮捕時,鄭寬康(Trinh Quanh Khanh)總督命令他踐踏十字聖架,聖若瑟堅持地拒絕說:「我敬拜我主,因此我無法踐踏 十字聖架。」因為他這樣的答覆,他受到鞭打四十次。他勇敢地忍耐著疼痛,也不吭聲,只有不斷地唸「耶穌基督」之聖名,當天是1839年的十二月二十日。 

兩天後,他扛著笨重的木枷前往南定(Nam dinh)省府被押進監獄裡,坐了將近五個月的牢。這期間,這位可敬的老神父,連在監獄裡也從事傳教工作:他向獄卒講道使他們信教,使他人和好,和替許多人受洗入教。當判官大人知道牢內的活動時,就命令犯人獨處坐牢。要不然聖杜光覽還能夠做更多的事,在他新的牢房裡,他開始畫十字架聖像送給其他教友。

經過多次殘忍和恥辱的審訊後,聖杜光覽向判官說明:「我已經上了年紀,我已經不怕死亡。」判官最後判他死刑,1840年五月九日在南定Nam Dinh省府被砍頭致命。

 

聖筦多瑪斯Thomas Toan1765-1840,六月二十七日)

在俗道明會

1765年出生於泰賓省(Thai binh)的坎邦 Can- ban Can phan)。

筦多瑪斯 75歲時被逮捕。他多次上法庭被審訊但每一次他都獲得勝利。任何恐嚇委屈和苦刑無法改變為基督捨命的決定。

但是有一天也許無法抵抗壓力和他人的攻擊,最後陷於仇敵的誘惑。傳道師筦多瑪斯在眾人面前踐踏十字架。他們邪惡地歡笑說:「他踐踏了十字聖架,他踐踏了。」他再一次背教而再次踐踏這救贖的象徵。

但是忽然間 多瑪斯被恩寵所感動,發現他所作的重罪,馬上懺悔,他哀哭告解了罪過,做了嚴謹的補贖。之後他變成另一位更穩重超德的人。他堅持地忍受各種苦刑也同時獲得特恩,去克服所有一切。其中的苦刑,是他被赤裸裸地在熱太陽之下,雙手綑綁扛著木枷,在他脖子有一個十字架綁在他腳下,使他每一次行走時就會踐踏到苦像。

有一次,判官辦盛宴請他出席,他就諷刺地向聖武文裔說:「你踐踏十字聖架就請你吃飯!」這位可敬的主僕回答說:「要吃就要踐踏 十字聖架,那我寧可不再吃飯了」。判官回答說:「好,那這是你所要的,從今以後我禁止任何人給你東西吃」。於是就這樣的,聖筦多瑪斯,經過一個慘酷和漫長的苦難,活活被餓死,1840年六月二十七日為主捨命。他的身體由於殘忍的被毆打腫了,眼也變瞎了。當時在監獄的人都是他光榮殉道的證人。

 

聖澤道明(S. Dominicus Doai Trach

道明會司鐸(1775-1840,九月十八日)

1782年聖澤道明出生於南定(Nam dinh)省 的亥弗(Ngai-voi)村,當時是屬於南部傳教區。天主早就賜給他豐碩的恩寵,31歲晉鐸。由於他盼望能夠更加地與天主同在,自願加入道明會。1825年六月十三日發聖願。

這位熱心的會士,積極從事傳教和牧靈工作有14年之久,被仇敵逮捕後。幸好有些教友朋友將他贖回;但之後他為了保命就到處流浪,躲避軍士。

有一次他又被逮捕而押進省府衙門監牢。總督決心要毀滅這位神聖者。但是無論他如何盡力地折磨他,也無法改變聖人的信仰和主義,最後還是聖澤道明獲得勝利。其中一次,凶惡的鄭寬康總督問他說:「你沒看到那個嗎?」指出一個十字聖架命令他說:「踐踏那十字架否則你就死定了。」聖澤道明望著前面,向十字聖架的方向走,大家以為他終於要背教,他即跪下來朝拜。他向判官說:「這是吾主捨身的十字聖架,也是我們天主教信仰的一個記號。任何人要得救,就要朝拜它。對我而言,我敬拜它,我寧可選擇死刑也不踐踏」。

他受死刑之前,他在監獄裡寫下:「我感謝天主的慈悲,我已經在七座監獄裡坐牢,而這是我最後的一個了。現在我只等待著他們何時執行我的死刑。我雖然一直生病而沒有跟一般犯人一樣被鞭打,但是我的苦難是更加痛苦」。

他被帶到南定省Nam dinh不久,1840年九月十八日就受死刑。他先被綁在一個矮柱,之後行刑者用大刀砍首而致命,使這位神聖的殉道者,飛抵天鄉。

 

聖奧斯定素福勒(S. Augustine Schoeffler MEP

司鐸巴黎外方傳教會道明會第三會會員

1822-1851

聖奧斯定素福勒是東晉嗣德皇帝命令的第二次教難風波,首位西洋殉道者。1822年聖奧斯定素福勒出生於法國的勒連(Lorraine),地區的米德邦(Mittelbonn)。他當修生時,加入聖道明第三會;而後1846年加入巴黎外方傳教會,1847年五月二十九日晉鐸,之後被他派往東晉傳教。

1851年三月,聖奧斯定素福勒在東晉北部被當地官員抓進省府監牢。之後順大(Sontay)總督命令聖人扛木枷押進監牢將近兩個月。

1851年五月一日,是聖奧斯定素福勒受死刑之日,衙門發動兩部軍隊,陪同這位西洋傳教士到處刑之地。為了宣揚他的勝利,他們還帶著幾隻大象和馬,如同他們要去戰場一樣浩浩蕩蕩地在城裡街口遊行;聖人前有一位兵士帶著一塊木板寫上犯人的罪名和他的死刑之命令。他們抵達處刑之地時,這神聖的殉道者伏在地上做了一個短禱後,他馬上起身說:「快!」刑官將他脖子砍了三次,聖人的頭才落地。士兵把他的頭扔到河川裡。許多教友合力將這位聖人的遺體安葬。

 

第二群由教宗聖碧岳十世1907年四月十五日以公函《殉道者紫紅色的寶血》(Cum purpurata sanguine)。

 

聖馬竇亞倫雷辛尼亞 St. Mateo Alonso de Liciniana

道明會司鐸(1702-1745

道明會首次在越南殉道者之一,聖馬竇雷辛尼亞,出生於1702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西班牙華拉多里省(Valladolid 的納瓦德瑞(Nava del Rey)。他在華拉多里市著名的聖保祿會院入道明會;為了來遠東傳教,轉入道明玫瑰會省。1730年抵達馬尼拉暫時住在城內的聖多瑪斯大學。1731年被派往東晉的道明傳教區。

聖馬竇雷辛尼亞一到就認真學習當地言語,約在年底,負責一個傳教區的牧靈工作。他的傳記曾記載說:「雖然他身體狀況不佳,卻是一位虔誠熱心的司鐸。他不願將這身體的障礙妨礙到他的傳教工作。」

他多次逃脫仇敵的掌握。有一次,因一位朋友為他擔保而被釋放。

但是後來他又被一位背教者出賣而落網。當天(1743年一月十日)聖馬竇雷辛尼亞正在獻彌撒,忽然兵士衝進來。參加彌撒的教友到處奔跑,而聖馬竇還穿著祭衣,吃驚地跑出去,手中帶著聖爵一邊將全部的聖餅吃掉一邊逃命。但是這次雷辛尼亞無法解脫軍隊的勢力被捕了,他們將聖人從他躲避的穴洞中,兇猛的拉進屋裡後又將他的頭髮和鬍鬚拔了一半。其中一位兵士還在他肋旁刺了一刀。幾天後,受傷的聖馬竇與幾位被逮捕的傳道師,坐船被帶到了南定Nam dinh省府。

他的一些教友都準備銀幣來要他贖回,但是總督把他押去河內Hanoi的王廷。聖馬竇雷辛尼亞被扣留了將近四十天之久。在此不斷地鼓勵和幫助其他被捕的人。他甚至使一些人皈依於主和幫助其他被關的教友,對於他們的受洗承諾堅持不已。

聖馬竇雷辛尼亞多次在衙門法庭受漫長的審訊和侮辱,但每一次都獲得勝利。有一次,他向判官說:「我來東晉是教大家去愛和恭敬天主,而這十字架是代表祂。因此我如何犯踐踏這象徵的罪呢? 這十字架是代表我們是被吾主救主,耶穌基督救贖過,我們愛慕祂是超過萬物。」

他原先被判砍頭死刑,但是由於這位判官大人開始對天主教徒有了一點同情心,因此將他的判刑改為終身坐牢。在此他碰到同會弟兄聖方濟吉爾范德傑,他也有同樣的命運。

1745年一月二十二日,聖馬竇雷辛尼亞發現他的同伴將要被砍頭時:「我也是一位大罪人,我是否不配為我的信仰捨身如我的弟兄嗎?他如果前往處死地點時,我會要求判官大人讓我陪同他,而在判官們面前,我會告訴他們,為什麼要將我的弟兄斬首,而寬恕我,我也是天主教的傳教士,你們應該讓我們受同樣的判刑,或享受同樣的寬免。」

他被判死刑後,聖馬竇雷辛尼亞說道:「我喜悅地接受天主的旨意!」他馬上向伙伴聖方濟吉爾范德傑,他們感動地緊緊擁抱和彼此祝賀判刑結果。二位勇士穿上他們道明會的黑白會衣同刑官前往處刑的地點。二人都表明寬赦他們的仇敵。他們前後被綁在矮柱後砍頭致命。

 

聖方濟 吉爾范德傑 St. Francisco Gil de Federich

道明會司鐸

1702-1745

道明會在越南的另一位首次殉道者是聖方濟吉爾范德傑。這位勇敢又謙遜的道明會傳教士1702年十二月出生於西班牙達拉格那(Tarragona)省的都多薩(Tortosa)。他在巴塞隆納(Barcelona)著名的童貞和殉道聖女加大利納會院入道明會,1718發願。他曾當過哲學教授,同時也曾當會院讀書修士導師。由於願意從事向異教者宣道,而轉入道明玫瑰會省,從事外方傳教工作。他在菲律賓時曾經在當地的邦卡西南(Pangasinan)省傳教,也當過省會長的祕書。他向長上申請,前往異教較多的東晉傳教區工作,被允許後,約在1735年的八月抵達。

獲有先天的才能和超性的德行,聖方濟吉爾范德傑在1735-1737年間學會了當地的安南語,使他後來能夠有效地進行他的傳教任務。他盡心地為天主工作,不在乎危險重病和其他麻煩,因為他一心一意要為窮者伸出援手。聖方濟吉爾范德傑不斷地宣講福音,實行聖事拜訪和安慰病人。因為他心中擁有天主的愛,和牧靈的熱心來克服一切困難。

由於教難越來越猛烈,他只好躲避在河川和山丘地區,繼續從事牧靈工作。聖方濟吉爾范德傑由於是全國最優秀和能幹的西洋傳教士之一,使他被軍隊積極地尋找;他也在旅程上特別謹慎和小心,免得被抓。但是後來在1727年八月二日,因一位佛僧的控訴而被逮捕。

當時聖吉爾范德傑也正在獻彌撒。他與其他逮捕的犯人被押上船上,其中幾位是婦女。因此他向隊長請求說:「你們抓到我了,為何還要抓這些人?我求你讓他們走罷。」隊長馬上答應,而釋放其他人,使大家無法相信。

聖方濟 吉爾范德傑被帶到京都河內(Hanoi),要他扣上笨重的鐵鍊入獄。他們後來把他帶到衙門的院子將他留在那裡,讓他在刮風大雨或是炎熱的太陽下受苦刑,聖人在籠子裡只穿著短袍和他脖子上的一串玫瑰念珠。他以平靜的心態忍耐著種種的苦刑,在監獄裡上上下下的人都被感動而發出同情心。

之後他又被戴上更多更重的鐵鍊,轉入另一個監獄。奇妙的是,之後他的發燒馬上退了,他也從許多疾病中完全痊癒。但是他所穿的腳鏈十分的重,傷了他的腳,使他不能行動。因此他只好在監獄裡留在一邊。

二位異教婦女看到這位病人可憐的狀況,動了憐憫的心,賄賂了獄卒讓她們帶他回去養病給他東西吃。這愛德也獲得了天主的賞報,因為其中一位婦女,藉著聖方濟 吉爾范德傑的轉求痊癒了。最重要的是,二位婦女後來也成為天主教徒。

他最後的勝利,獲得他會兄和好友聖馬竇亞倫雷辛尼亞的陪同,都為基督殉道。二人在1745年一月二十二日被砍頭致命,成為修會在越南首次殉道的二位聖人。

1906年五月二十日教宗聖碧岳五世將他以及其他七位道明會殉道者列為真福品;在1988年六月十九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他與其他的越南殉道者列為聖人。

 

聖連文生(S. Vincentius Liem a Pace

道明會司鐸 1731-1773

1731年,聖連文生出生於南定省浦海(Phu hai)縣通東(Thong dong)村;十二歲時進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開始使求學修道。由於他的才能和德行,早被教會長上賞識而安排他前往菲律賓的馬尼拉市,獲得西班牙國王給安南年輕人獎學金。

聖連文生在馬尼拉的拉特郎書院(College of San Juan de Letran)三年讀書期間;受到教授和同學們的喜愛。學業完畢後,1752年在馬尼拉的聖道明會院入會,開始初學,而取會名為「和平之文生」(Vincentius a Pace)。發願後繼續在聖多瑪斯大學裡,一直學習到他晉鐸。1759年修會長上派他回東晉傳教。

1773年十月初,當時他正在慶祝玫瑰聖母瞻禮時被逮捕,不久之前會兄聖雅欽多卡當瑞達也同樣被抓。聖連文生被發現時,不願逃跑或維護自己,只說:「願天主的旨意實現罷。如果天主要我的話,我確定要好好地預備。」 那群兇猛的兵士抓住他殘忍地把他打的半生不死,又緊緊的綑住他。

聖連文生被押進監獄裡,與會兄聖雅欽多在一起,之後他們二位直到他們殉道都沒有分開過。二位道明殉道者都如禽獸般被關在籠子裡,帶到宏元Hung yen。他們進城門時,當地判官命令將把這兩位傳教士從籠子裡放出來,讓他們自由地在城裡走動;因為法官認為「侮辱天主教或傷害他們的傳教士,對我們沒任何利益」。

二位會士勇者趁這機會開始宣講天主的福音。當地民眾都圍繞著他們二位,聆聽他們的道理,也十分訝異為何二位能夠以當地官話那麼優雅的講道。但是這「自由」是短暫的,因為他們又被關進籠子裡。被帶到東晉的首都河內Hanoi

在他們多次出庭中,有一次皇帝命令二位傳教士和宮廷裡的三位博士,一位佛僧,一位儒家學者和另一位道士舉行一場辯論。二位基督的勇士以最有理的辯論文雅和愛德維護和說明天主教是真正的宗教。他們優秀的表現使當場的觀眾十分的佩服;甚至當中的一位貴族王室,當場承認天主教優越過其他宗教。

「老先生!」他們稱呼聖連文生:「請您講您們的道理好使我們跟隨您。你那麼有才能為什麼不願參與國事,使你能升官為國家效勞?」 

有一次他向出庭的判官大人表明說:「如果皇帝願意我們二位被釋放,我們二位會繼續講道取得眾人靈魂的得救。如果皇帝命令這位西洋司鐸處死而放我走,那我會親自要求他說:我們二位在世相信同樣的宗教,同樣我們也會在死亡時宣揚這信仰。」

但是聖連文生的命運,早已經被決定了,由於他與太后發生了一個激烈的對話,就被處砍頭的死刑,1773年十一月七日聖連文生踴躍地為主捨命。

聖連文生也被列為在北美越南籍道明會區的主保。

 

聖雅欽多卡當瑞達 S. Jacinto Castaneda Puchasons)(1743-1773

道明會司鐸

1743年一月十三日聖雅欽多卡當瑞達出生於西班牙瓦倫西亞(Valencia)省的哈弟瓦(Jativa)鎮。年輕時在本鄉會院加入道明會,發願而後晉鐸。為了實現他前往異教地區傳教的心願,轉入道明玫瑰會省來遠東傳教。首先被長上派往中國傳教,1766年四月抵達福建省。

他在中國的時間不長,因為他到達中國時,就被控告受押在福安府的監獄裡。他和同伴多次在衙門法庭接受審訊後被趕出國門。約在1769年抵達澳門等待駐馬尼拉省會長的安排。約在1770年上半年,聖雅欽多又被派往東晉傳教。

但是聖雅欽多卡當瑞達在他新的傳教區也沒有逃脫教難恐嚇的陰影。他前後兩次作船逃亡時,被教會仇敵抓到。有一次為了保命,在船底躲了幾個鐘頭,為了安全又把船底用木板封起來。為此引發了重病使他多日在生死的邊緣掙扎。最後1773年七月十二日聖亞欽多還是被抓了。

但這些還不夠,天主要他進入一種精神上的試探,看他如何成事,這使聖人十分的痛苦。但是聖雅欽多卡當瑞達坐牢時,他的會兄聖連文生也被逮捕,而進入同樣的監獄,雖然一看到這位會士弟兄被抓十分的傷心,但是和痛苦中有伴彼此鼓勵也讓他獲得極大的安慰。

從宏元(Hung yen)他們二位就被關在籠子裡,帶進京城河內去。他們多次在法庭出現,他們對傳統學問的熟悉和清晰流利的官語(漢語)作答,使他們被受注目。

出庭時,他們二位以合理的說法,證明天主教的真理,同時是真教。太后親自詢問他們說:「如果這事是真的,那些不是基督徒的會怎樣?」聖連文生回答說: 「非基督徒的命運是下地獄。」太后一聽到這答案就發怒,請求皇上馬上將這二位司鐸處死。衙門法庭迅速地召開領旨,將二位聖人處死。二位勇士都被關在他們的籠子裡帶到宮殿大門,聆聽他們的判刑令。

由於聖連文生是國人,法官們認為不需要處死刑。但是聖連文生激烈地抗議說:「如果他是傳教師,那我也是;如果法律沒有譴責我,應該也不可譴責他。因此如果卡當瑞達神父是判死刑,那我也應該受同樣的懲罰。」因此法官恢復原先的決定,二位司鐸都是斬首之死刑。

當他們抵達處刑地時,他們彼此給予平安之吻,之後刑官行刑。

 

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S. Jeronimo Hermosilla  

道明會主教(1800-1861

在東晉明命和嗣德皇帝任職時的教難中,天主安排了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道明會傳教區的鞏固靠山。

1800年九月三十日,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出生於西班牙洛格羅尼奧(Logrono)省的聖道明卡撒達(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他在瓦倫西亞大加入道明會。1823年十月二十九日發願。他進五品聖職時,決定轉入道明玫瑰會省前往遠東加入外方傳教。因此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與其他來自西班牙各地的11名會士,在1825年三月二日抵達馬尼拉。他在此繼續把神學修完而後晉鐸。

由於他心中擁有一種無法消滅的傳教熱心,一聽到東晉教會正被反教者攻擊,就向修會長上求情,讓他協助當地的傳教事業。1829年五月中旬,他終於抵達東晉代理會長的住宅,當時代理會長重病躺在床上。代理會長一看到剛來的年輕傳教士,十分的高興而開始感覺比較好一點。

這位年輕力壯的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開始投入傳教工作。肯工作的他,時常承擔傳教區最困難的任務。他常常徒步去拜訪分散在各地的教友團體,不斷地宣講福音,以言行為基督信仰作證。他超性的德行和辦事的能力,使他備受非教友注目。在東晉殘酷教難情況之下,他總共有32年不斷地為主工作。

1838年東晉皇帝明命宣佈禁止天主教不久,國內的西洋傳教士就一一落在軍隊的手中,只剩下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一個人擔著整個教會的牧靈工作。朝廷和當地的官員都下令積極地要將他逮捕。

有一次,軍隊攻進他躲避的房子。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一聽到一群人入門時,大喊說:「願天主的旨意成全罷!」參加彌撒的教友慌張地四方奔跑,在這混亂中,兵士沒找到他;軍隊士兵以為他已經跑了,就離開了。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無法相信眼前所發生的神蹟,這使他有時間去找更安全的避難所。也許天主保護他使他能夠在這最困難的時間,當東晉教會的靠山。

1840年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被封為宗座代牧主教,他上任之後也有如他進入新的加耳加達山。他為了被祝聖,必須到一個旅程十分危險又困難地方。1841年四月二十五日晉牧。

在嗣德皇帝的教難中,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被一位背教者控訴,聖人當時是坐在船中被抓的。當時一大群兵士壓住他時,他的傳道師和伙伴聖若瑟阮維康激烈的推倒一位兵士。冷靜的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向他說:「不要理他了。願天主的旨意成全罷。」後來他將他身上所帶的金錢交給捕快,求他說:「你們如果是要抓我,那就只抓我,但我求你讓這些可憐的漁夫們走罷。」這位捕快答應他的要求。但是這位忠實的傳道師,不願離開他的主教說:「我求你讓我跟他走,如果我的師父受死刑,那我也要跟他一起致命。」

二位被帶往海東(Hai duong)。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和聖若瑟阮維康拒絕繼續行走,直到十字架都被撤回。他們一到達監獄就都被關在籠子裡,等待著他們為主捨身的那一刻。1861年十一月一日聖黑摩西拉,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和聖伯鐸阿馬鐸一起被砍頭,為主致命。幾天之後,這位忠實的傳道師,聖若瑟阮維康也獲得殉道之榮冠。

 

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S. Valentin de Berrio Otxoa

道明會主教 1827-1861

1827年二月十四日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出生於西班牙比斯凱亞(Vizcaya)省的厄羅琉(Elorrio)。從小就擁有高超的美德和善良的性格。曾在洛格羅尼奧(Logrono)大修院修道而後在此晉鐸;這位年輕有為的司鐸,擔任一陣子大修院的神師。但是聖華倫定渴望過更積極的修道生活成聖,因此申請加入道明會,前往奧甘亞Ocana的聖道明會院,開始他的初學培育。在初學院時,雖然他的同伴都是年輕人,他也成為遵守規律生活的榜樣,以及會士們的楷模;1854年發聖願。

由於他入會時已經是司鐸,長上馬上安排他去菲律賓,在這時期聖人所寫的書信中,可以彰顯出他如何渴望前往東晉去傳教因為他知道他去這鮮血斑斑的地區,是天主要他奉獻生命的地方。經過許多障礙和困境後,聖華倫定終於抵達東晉;1858年抵達了道明會主教,聖麥爾爵尚伯羅(S. Melchor Sampedro)的避難所報告。

當時東晉教難已十分激烈。聖麥爾爵尚伯羅不願南中部傳教區沒有一位繼承人,決定將聖華倫定祝聖為助理主教。聖華倫定不斷地抗議,表明他的年齡不足,加上他對當地的牧靈狀況不熟悉,他又剛到東晉三個月,言語當地的風俗習慣和生活方式都還沒有投入。但面臨主教的堅決,只有樂觀地服從而接受,他曾開玩笑地向主教說:「尚伯羅主教大人賞賜給我一個重大的十字架,我如果有榮幸抵達天堂,我會跟他算總帳」。

但是認識聖華倫定超性美德的人士,都認為他如果沒有致命殉道,也能夠被列為聖人,因為他充滿聖德的生活。

聖華倫定的謙遜以及他神聖的喜悅,使他受到所有人的喜愛和敬佩。有一次他告白說: 「我多次經驗到危機,可能是我重罪的緣故,不然我已經失去我這個頭了」。

他特別孝愛天主之母,尤其恭敬聖母為玫瑰之后。在他母親的信中寫道:「您如果跪在聖母的跟前,把您的心完全奉獻給她時,那您肯定地會被安慰了。您要以恭敬和孝愛之心頌唸玫瑰經因為玫瑰念珠是一個有效的神器。」

但是教難一天比一天更緊張,尤其是教友比較多的中部傳教區。一大群司鐸傳道師和平信徒都已經殉道;其中17位是道明會士。在這緊急的狀況之下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經過一段的祈禱和思考,聽了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的意見離開當地,而前往東部傳教區逃難。他雖然不願離開他的羊群,但他沒有選擇,使他很傷心的離開了他的教區。但是在1861年十月二十五日主教還是被捕了。1861年十一月一日,他與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和聖伯鐸阿馬鐸在海東Hai duong 終於贏得殉道的榮冠。列品案中的一位證人這樣敘述當時的狀況: 「他們抵達處刑之地,判官打開籠子,命令這幾位殉道者出來,接著他們都跪在地上虔誠的祈禱了一會兒,就都被綁在矮柱子上,那時一聲令下,在喇叭的響聲中,他們的頭一一落地」。

 

聖伯鐸阿馬鐸(S. Pedro Almato

道明司鐸

1830-1861年)

聖伯鐸阿馬鐸1830年十一月一日出生於西班牙巴塞隆納(Barcelona)省的聖斐略撒瑟拉(San Feliu Saserra)村。他結束文學(中學)教育時,曾詢問過當時出名的宣道師聖安當瑪利亞柯拉瑞(Antonio Maria Claret)的意見,這位聖人坦白地說:「你進入道明會,是天主的旨意」。因此他前往奧甘亞(Ocana)聖道明會院入初學,1846年發願。

他在修道生活中,積極地效法聖道明的方式去跟隨基督,積極投入祈禱規律生活和研讀神學;這一切又配合他擁有的神聖的恩賜。根據他的神師的表明:「(聖伯鐸阿馬鐸)一生沒有犯過任何大罪,過一種貞潔的生活保有童貞」。

當他還是一位讀書修士時,離開西班牙前往遠東投入傳教生活;1852年在馬尼拉晉鐸。之後,聽到東晉教會的教難和破壞而深受感動,1855年要求長上派他去東晉傳教。

他一抵達傳教區,由於對當地的水土不服使這年輕的神父不斷地生病。他的身體狀況使他無法完全彰顯他心靈的傳教熱心。

聖伯鐸是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的傳教伙伴和徒弟。與他師父一樣,為了逃難,過著流浪的生活。1861年十月,經過幾天的躲避,聖華倫定還是被逮捕了。

聖伯鐸阿馬鐸雙足帶著鐵鍊和一個重大的木枷穿在他脖子上,前往城內。在城門前,他們故意放一個十字聖架,使他經過城門時踐踏它。他們抵達城門時,聖伯鐸阿馬鐸看到十字聖架時,馬上跪在地上而敬拜它,如果他們不願把十字架移開,他就拒絕行進;他們最後只好成全殉道者的要求。

他們多次帶他到法庭去被訊,之後將他關在一個小籠子裡,直到他受苦刑。

聖伯鐸阿馬鐸被判砍頭之死刑。處刑之日,關在籠子裡的聖伯鐸阿馬鐸被抬出衙門前往處刑之地,當時聖人虔誠唸他的玫瑰經。他的頭被掛在城門外眾三天之後,與他的遺體被扔進海裡。

 

聖若瑟阮維康(St. Josephus Kang

在俗道明會員(1832-1861

身為道明會第三會的傳道師,聖若瑟阮維康1832年出生於泰賓省(Thai binh)塔畢(Tra vi)縣的高麥(Cao mai)村。16歲時,他父親去世,進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希望能夠修神學晉鐸。但是教難的風暴,所有書院和神學院都被封閉,使他計劃無法實現。

他與主教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一起被逮捕。其實他能夠脫離險境,但是他對於老主教的忠實和孝愛,使他寧願陪同他的師父一起為主捨命,他說:「如果主教大人為信仰而致命,那我也願意。」

聖若瑟阮維康多次被鞭打,而後受刑多種苦刑和侮辱。在整個苦行的過程中,他沒有發出一點叫聲或感覺憂慮。他反而常常十分快樂平靜而外貌十分端正優雅。他勸其他被捕的教友要不斷地在主內生活,孝愛基督之母童貞瑪利亞。聖若瑟阮維康領了道明第三會的會衣,成為聖黑摩西拉主教的夥伴將近三年之久,使當地人常說的:「他(阮維康)是黑摩西拉主教的手足」。

他的師父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致命後的幾天,1861年十二月六日他也被砍頭致命。聖若瑟阮維康的傳教生涯和殉道見證的過程,給了越南在俗道明會不朽的榮耀。

第三群由教宗碧岳十二世1951年四月二十九日以公函《莊稼已經成熟了》(Albae jam ad messem

 

聖若瑟瑪利亞陝夫賀(S. Jose Maria Sanjurjo

道明會主教

1818-1857年,七月二十日)

1818年十月二十五日聖若瑟瑪利亞陝夫賀出生於西班牙魯谷(Lugo)的聖尤拉略德隋果斯(Santa Eulalia de Suegos)小村。

他在魯谷大修院(Lugo)學拉丁文和哲學,之後他在康伯斯特拉大學(Santiago de Compostela)讀了六年的神學,一年的法律。但是他為了答覆天主的召叫,悄悄地放棄一切,往奧甘亞(Ocana)聖道明會院。這是當時在西班牙半島,唯一的道明初學院,也是道明玫瑰會省培育往外方傳教會士的書院。1842年九月二十三日領會衣。

1844年他前往菲律賓之前,在卡的斯(Cadiz)晉鐸。六月後,在1844年(九月十四日)終於抵達了馬尼拉,在馬尼拉的聖多瑪斯大學繼續完成他的學業也兼教書。

他獲得上司的許可,1845年九月前往東晉。當時東晉的教會剛走出一個猛烈的教難中,需要重整所有一切教會組織,是比開教更加困難的。但是萬項的困難中,更彰顯出他對拯救人靈工作的愛火。1849年三月被封為代牧主教的助理主教和巴拉德亞Platea榮銜主教。由聖熱羅尼莫黑摩西拉替他祝聖晉牧。三年後領導越南中部傳教區。他不在乎這些榮譽,他曾寫過:「在此地,榮譽等於更重大的工作。我在這裡沒有任何交通工具,雖然我沒有許願赤腳行走,實際上我是赤腳行動,有時泥巴高達到我的膝蓋」。

嗣德皇帝教難已達兇猛的高峰,不久主教也落在仇敵的網內,1856年三月被逮捕。他被押到南定(Nam dinh)省府衙門判刑。雙手被扣,在省府衙門出庭。

1857年七月二十日,手腳戴著鐵鍊脖子上穿一個笨重的木枷和他的玫瑰唸珠,帶往處刑之地。到達後,將雙手綁在一個矮柱上。判官下令,劊子手行刑時,砍了二次頭才落地。

他的遺體被丟進河川裡因此無法收屍。他的頭懸吊在城門三天,示眾後,也同樣被扔進河川裡;幸好有一些信教的漁夫找到而送回修會。由於他是奧甘亞書院和初學院復院後首位殉道者,因此會省上司決定將把他的聖髑送回奧甘亞聖道明會院。1891年九月二十七日,抵達西班牙的巴塞隆納港,在遷移時,屬於安貧會的一位修女,獲得聖人的轉求,從重病中痊癒。

聖若瑟瑪利亞陝夫賀是奧甘亞聖道明會院初學院的首位殉道者。

 

聖麥爾爵尚伯羅(S. Melchor Garcia Sampedro

道明會主教

1821-1858年七月二十八日)

1821年四月二十六日,聖麥爾爵尚伯羅(Sampedro)出生於西班牙阿斯圖里亞斯(Asturias)省的一個小村莊叫科爾特斯(Cortes)。他曾在歐比粵鐸(Oviedo)大學獲得神學學位;學生時代他的虔誠和勤勞已經得到他的教師和同學認同。

他加入道明會,在奧甘亞聖道明會院領會衣,1847年六月六日在此會院晉鐸舉行首祭。隔年七月底,抵達馬尼拉。他曾被長上委派去多瑪斯大學擔任哲學講師。長上派他前往東晉傳教區,1849年二月下旬到達。

他的傳教生涯雖然短,但十分的有效率。他積極地推動育嬰院(Sancta Infancia)的成立。聖麥爾爵尚伯羅被選為特里谷彌亞(Tricomia)榮銜主教,和聖陝夫賀助理主教來管理東晉中部傳教區,受到當地的司鐸和教友的歡迎。1855年九月十六日在埠駐(Bui chu)舉行晉牧典禮。

1858年七月八日,天主願將這位主僕交與他的仇敵手中。那天深夜,聖麥爾爵尚伯羅正逃難時,遇到正在巡迴的一群軍隊,他馬上被逮捕。隔天他背著笨重的鐵鍊關在一個籠子裡往省府衙門,被單獨押在南定省府衙門監獄裡將近二十天。陪同他的兩位年輕夥伴也與他一起被逮捕,同時也獲得殉道之榮冠,為主而捨命。

1858年七月二十八日,聖麥爾爵尚伯羅和他二位同伴從監獄裡送出處死之地。這位神聖的主教和他二位同伴,個個帶著他們的木枷,被軍隊圍繞著,歡悅地將要接受殉道凱旋的榮冠。

他們先把二位年輕的犯人綁在柱子前。之後他們將主教放出他的籠子裡,命令他扛著笨重的鎖鏈在城內鬧區行走。陪他走的有二十位配著兇猛武器的刑官500 位兵士兩隻大象、四匹馬,加上一群音樂隊彈著傳統的音樂進行。使整個遊行壯觀又熱鬧。

那時聖麥爾爵尚伯羅經過與他被捕的年輕人,他鼓勵他們要堅強。「我們的兒子們,不要怕你們要勇敢」。坐在大象上的判官下命令先砍二人。之後,刑官將他們的頭拋向空中,使眾人清楚地看到。

之後刑官中的一位鋪了一小塊蓆子,又鋪上一塊布。他們先把主教戴的鎖鏈打開,命令他躺在蓆上,而後在四處立起四個矮柱,兩個在他的手臂邊,兩個在他的雙腳前,由於柱子距離有一點遠,使他們強烈緊緊地拉扯住聖人的手和腳,他們才能夠把他好好的綁住。

判官命令他們先將聖麥爾爵尚伯羅的雙腿砍掉,之後剁他的雙臂,然後將把他的頭砍斷。最後將把他肚了頗開拿出他的內腸來。命令下達後五個刑官劊子手站在兩邊,為了延長聖人的苦難,就故意選用很鈍的斧頭開始進行這殘酷的死刑。

先慘忍地剁了將近十二次才把腿砍斷;他們也利用同樣的方式把他的雙臂砍斷。這時聖人的鮮血如泉水般流到各處,在這時刻聖人連唉哭都無力,只默默地唸出耶穌基督的聖名。他們將聖人的頭部砍了十五次後才被砍斷。

這些狠心手辣的劊了手撕裂開死者的肚子,用一個掛勾挖出內臟。他們甚至將他的肝臟生生地吃掉,因為他們相信吃掉它,會獲得聖人面臨死亡所擁有的勇氣。

之後他們就把那已經吸滿血的布,把聖人的遺體包起來,匆忙地埋葬在附近的深坑。判官和刑官勉強大象踐踏聖人埋葬遺體的地方,但奇妙的是,連野獸都尊敬這位可敬的犧牲者,不願踐踏該地。他們將聖人的頭扔進河川裡。聖麥爾爵 尚伯羅當時只有37歲。

 

聖茅道明 S. Dominicus Mau

道明會司鐸(1858年十一月五日)

聖茅道明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浦海(Phu hai)。幼小時進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開始求學。由於學習的不錯,德行又優秀,上司勸他繼續讀哲學神學修道,畢業後晉鐸。由於他還盼望著渡過修道的生活與天主合一,因此申請加入道明會。他的恭敬生活以及他對於牧靈工作的勤勞,是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肯定的德性;他不願意任何事務阻止他的牧靈工作。在嗣德皇帝的教難中,他多次差一點被捕。

最後被捕時,已經有點年紀了,他在宏元(Hung yen)坐牢時,由於他的仁慈態度又待人寬厚,而受到管監獄的人和同犯者的喜愛和敬佩。他不斷地講道,尤其鼓勵信徒不要拋棄信仰。聖茅道明在他脖子上戴著玫瑰唸珠,表示是他對聖母的孝愛和他對修會的忠實,常祈禱預備他的殉道,勇敢戰勝最後挑戰

他被判死刑時,如一位基督的勇士,慷慨的接受。根據一位證人的敘述:「當時他們把他帶到處刑之地,證人就在他後面,他很清楚地看到(聖茅道明)很有決心地跨出腳步,雙手合在一起祈禱」。

1858年十一月五日聖茅道明為了維護真正宗教而被處死致命。

 

聖道明范重崁(S. Dominicus Pham Trong Kham)(1779-1859年,一月十三日)

聖路加范重欽(S. Lucas Pham Trong Thin)(-1859年,一月十三日)

聖若瑟范重卸(S. Josephus Pham Trong Ta)(-1859年,一月十三日)

在俗道明會員

屬於道明會第三會的聖范重崁,聖名道明出生於關坑(Quan cong),他屬於官世人家,經濟狀況也算是富裕。但是他超性的美德是超過他世俗的富裕,他做事謹慎使眾人敬佩。

嗣德時代的教難時,他曾經被控告接待和隱藏西洋傳教士,其中是聖麥爾爵尚伯羅。那時軍隊奉皇帝之命到鎮裡收押教友,強迫他們背教時,聖道明范重崁利用他在這教會的勢力,嚴謹鼓勵他們不要犯這種罪。因為當時判官命令他們前往踐踏十字架,而一位年紀較大的教友,由於被恐嚇,已經前往踐踏十字架以解脫困境。聖道明范重崁,如同舊約的馬加伯,看到著情況發怒警告他,如果誰作出這種可惡的罪名就會被充軍離鄉。

這情形氣壞了判官,命令將聖道明范重崁的房子毀掉將他帶到省府去。但是他無法恐嚇這位有義氣的紳士,反而讓他感覺要為信仰而受苦,甚至捨命是一種難得的榮幸。在監獄裡,他成為一個熱心的宣道者,吸引了許多犯人信教,同時救濟他們。

1859年一月十三日,聖范重崁被判死刑。他歡悅地走出監獄,信心滿滿地前往處刑之地;他不斷地與他的同伴一起大聲的念經,預備心靈去為基督做最後的奮鬥。被殺死時,他正在念著耶穌基督的聖名。

聖范重欽,聖名路加是聖范重崁的兒子。如同他父親,他也是屬於當地的紳士圈,他曾經在省府當過三年之久的判官。他是一位虔誠的教友而熱心地實行當教友的一些任務,聖范重欽也是道明第三會和玫瑰經善會的會員。

I858年,在嗣德皇帝教難的尖峰期,聖范重欽親自前往省府向大判官維護天主教的利益。但是被逮捕入獄;因此他父親一家人以及家鄉的幾位教友也通通地被抓進監獄。

無論苦刑或賄賂都不能說服他侮辱踐踏十字架或背棄他的信仰。為了使人不懷疑他的心願,他寫下來為基督捨命的決心為證據。

當聖范重欽一聽到法官的判決時,十分地喜悅。他在手上帶著十字聖架前往處刑之地,口中不斷地念著懺悔經。他與他父親在1859年一月十三日一起為主致命。

聖范重卸出生於關坑(Quan cong)。同樣他也是一家之主,在衙門當副鎮長。他也加入在俗道明會和玫瑰經善會,他被控訴在他家招待西洋傳教士。因此他戴著鐵鍊,押進省府監獄坐牢。

由於聖范重欽拒絕踐踏十字聖架而被判死刑。1859年一月十三日他和同伴被砍頭致命。

 

聖甘道明 S. Dominicus Cam

教區司鐸,道明會第三會會員(- 1859年三月十一日)

聖甘道明出生於巴寧(Bac ninh)省長松(Cam thoung)鄉。他已經是一位教區司鐸多年後,加入道明第三會的。聖華倫定伯例歐佐亞在他向省會長的報告中,曾經敘述聖甘道明的致命記。

1859年一月二十一日。聖甘道明被捕押進宏元Hung yen監獄。判官也不允許這位司鐸與來訪者談話。由於聖甘道明渴望為基督捨命,因此每天向天主求這恩寵。

最後1859年三月十一日皇帝命令他受砍頭的死刑,一收到這訊息為終於要實現他的願望感到十分的喜樂,反而是判官由於喜愛他而感到可惜傷心。在刑場,聖人勇敢地昂起頭部讓劊子手迅速斬首,好使他的靈魂凱旋地奔往天堂。這位國籍司鐸以他的鮮血為天主教的真理作證。

 

聖孔多瑪斯(Thomas Khuong

教區司鐸和道明第三會會員

1779- 1859年一月三十日)

1709年聖孔多瑪斯出生於宏元(Hung yen)縣的南華(Nam hoa)村,屬於大官世家。他是一位教區司鐸和屬於道明第三會。

明命皇帝教難時,因信天主教坐牢。由於他屬於貴族世家,馬上就被釋放。嗣德繼承王位時,教難又開始爆發了。

1859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旅途中過橋時,發現一尊十字聖架在地上。他就站著不願繼續行走。躲在不遠的軍官以這樣的罪名,就馬上將他逮補。

他關在監獄裡時,勇敢和清楚地表揚他對基督的信仰。判官曾經求他,說服教會中的一些主要長老放棄信仰踐踏十字架,使他們能夠回去。但是這位勇者回答說:「我是天主教的司鐸,也已經80歲了。從小我不認識其他宗教,我盡力地遵守教會的規律而將這一切道理傳訴給我們的同鄉。我如果開口告訴他們踐踏十字架,那就是要求他們做卑鄙的事,我可以說我都不配做人。為了這一切我們只要求您,讓我們捨身,我們願意去死甚致死幾千次我們不會抱怨的,我們也不會對你有任何仇恨。我們只要求你讓我們為信仰傾流鮮血,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以死亡來回報死亡愛去回報愛奉獻一切給基督,因為祂為我們人類的得救而受苦難犧牲性命。現在您已經聽到我們的要求,求您下令決定吧。」

如同所預測的,他被押進牢裡,被囚近一個月之久,直到1860年一月三十日,當他正在祈禱時,被砍首致命;與他一起殉道的還有一位《天主之居所》的年輕學童。

 

聖俊若瑟(S. Josephus Tuan

道明會司鐸(1861年四月四日)

聖俊若瑟出生於宏元(Hung yen)省川沙(Tran xa)鄉,幼年時加入《天主之居所》(Domus Dei)。他畢業後加入道明會。

50歲時,在嗣德教難被逮捕。他在監獄裡,不斷地祈禱,表現出基督徒的愛德,使關在監獄裡的犯者甚至管監獄人員都受到他的影響感動而敬佩他。

坐了一段很長時間的牢,最後聖俊若瑟被判斬首。他們帶他到處刑之地時,聖人在城門前看到地上有一尊十字架。他向判官說:「瞧,我們是因我們的信仰而被判死刑,我因此求你拿掉十字架,使我能夠繼續地行走」。之後他就坐在路中不願行動直到判官命令把十字架拆掉後才繼續起身前往處死刑之地。而後他虔誠地跪下開始唸出耶穌基督的聖名。他正在祈禱時,劊子手砍斷了他的頭。當天是1861年四月四日。

 

聖俊若瑟Josephus Tuan

平信徒(-1862,一月七日)

聖俊若瑟是南店(Nam dien)人。他是一位已婚的窮農夫,36歲時被逮捕。

他原先是被判充軍,但是縣官命他踐踏十字架時,他不但拒絕踐踏聖物,他還恭敬地跪下敬拜它,不斷的親吻它而說:「我無窮地感謝禰。吾主,願禰當我們的避難所,我的力量!」

1862年一月七日聖人前往刑場受刑時,整個路程上不斷地祈禱,喜悅地為主作證。他當時還在唸著耶穌基督的聖名時就被砍頭致命。

 

聖顏樂仁(S. Laurentius Ngon

-1862,五月二十二日)

平信徒

聖顏樂倫出生於南定省的洛途(Luc thuy)鄉。他是一位已婚的農夫,和一位熱心的基督徒。嗣德皇帝教難開端時即被捕。有一天他從監獄逃出,往他家去鼓勵其他人要堅持地維護信仰,而後自願回監獄去。

他多次被試探他的信仰,但是他每一次都彰顯出令人感動的勇氣和見證。他每週三次守齋戒為他的罪過哀哭,不斷地鼓勵他人要堅持到底。 他曾經說過:「弟兄們,最重要的事我們寧願被殘酷的殺死,也不願違背天主。如果判官下命我們要受鞭打或受種種的苦刑,我們還是要堅持。不要踐踏我們救主的十字聖架」。

他們無法使他背教,判官由於不忍判這位無辜的年輕人的刑,苦苦婆婆地勸導他背教避免被殺死,但是都沒有用,因為他早已經下決心為主捨身。他們再次強迫他踐踏十字架,但我們的殉道者,只在這救恩的象徵前面跪下,虔誠地朝拜它。於是1862年五月二十二日受斬頭之死刑。

 

聖足若瑟(S. Josephus Tuc

1837-1862,六月一日)

平信徒

聖足若瑟是黃沙Hoang xa村的當地年輕人。雖然他家境窮困,但由於他是一位虔誠熱心的基督徒,使他獲得天主的慈佑在恩寵中也是十分富裕的。因此由於當時教難的風波,他為了他的信仰曾被充軍外地五個月。他曾經受過飢餓口渴等苦刑,但是任何苦刑,都無法改變他的決定,放棄他對基督的信仰。

1862年六月一日,聖足若瑟被帶到宏元(Hung yen)受砍頭之刑,當時才25歲。

 

聖寧道明(S. Dominicus Ninh

平信徒(1841-1862,六月二日)

聖寧道明出生於南定省(Nam dinh)重林(Trung linh)鄉。由他的長輩安排結了婚。但是由於雙方不合,只好退婚分居。在整過過程中,聖寧道明沒有說過一句批評他妻子的壞話,而表現出一種基督徒的忍耐精神。他們分居之後,聖寧道明從事研究漢語文學。

當時教難開始,村裡居民為了提防教難的禍,就把他趕走,最後聖寧道明與《天主之居所》四位年輕學生被抓走。無論是利誘或脅迫,都不能夠說服他背教。當時他一知道他們將被判砍頭之死刑時,他們說:「這是我們回去真正家鄉的日子」。

其中二位殉道者,被一隻大象丟上天空,而後被壓死的。聖道明和另一對同伴是這樣為主殉道的:刑兵利用鐵鍊絞行刑,為使增加他們的痛苦,不斷地放鬆又拉緊,這樣延續半個小時,直到他們利用一粗繩子大力的拉緊而殺死他們。他們認為這苦刑還不夠殘忍,他們把他們的頸部扭轉後面。他們曾經也利用火把燒毀致命者的腳底。行刑後把屍體扔在地上不管。

 

董保祿(Paulus Dong

1800-1862,六月三日)

平信徒

聖董保祿出生於浦洋(Vuc duong)鄉。他是一位模範丈夫和家長。由於他的誠心和誠實,他被本堂教友選上來負責教會的財物。

1860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正好是他六十歲大壽被抓走。他獲得天主的恩佑,使他能夠忍受重枷和腳銬的苦刑,也受到90次的苦鞭之刑和飢餓之刑將近六天。

為了加強他的痛苦,刑官在他的臉頰上刻「邪教」兩個字,他卻用力地把它洗掉。但是另一位判官知道這事件後又再在一次地命令重新刻上去,但這次他勇敢的抵抗。他反而請一位一同坐牢的教友,在他的臉頰刻上「真教」二字來為他的信仰作證。這行為使這位神聖的殉道者,受到許多更殘酷的苦刑,最後被判死刑。1862年六月三日他以殉道者般的勇氣為主犧牲。

 

聖燧道明(Dominicus Toai

聖萱道明(Dominicus Huyen

平信徒(-1862,六月五日)

聖燧道明,是一位漁夫和一家之主。他被逮捕時已經有50歲了。

雖然他已經有重病,而且他的家境容許他買回他的自由,但是他為信仰而自首,也沒有說一句話,因為他只要為基督捨命殉道。他在監獄直到他殉道,都表現出一種超性的基督徒勇氣和毅力。

聖燧道明的同伴,聖萱道明也是一位漁夫和模範的家長。他45歲時被逮捕,坐牢長達九年之久,在這漫長的歲月裡,一直扛著木枷和腳鐐。他和聖燧道明以忍耐和毅力忍受一切苦刑。在監獄裡他們二人過一種積極的祈禱生活,同時也鼓勵在監獄裡的同犯與他們一起讚美天主,預備自己的心靈去面對最終的挑戰:勇敢地為基督犧牲性命。雖然他們二人被殘忍地行刑,他們也不願踐踏十字聖架。

他們受刑前三天,被通知說他們將要被燒死。1862年六月五日,二位殉道者勇敢又有信心地前往一個小草屋被活活燒死。

 

聖勇伯鐸(Petrus Dung)(1800-1862,六月六日)

聖純伯鐸(Petrus Thuan)(1802-1862,六月六日)

平信徒

二位殉道聖人都是南定省(Nam dinh)東埔(Dong phu)人。他們是漁夫而也都是有家庭的人。

聖勇伯鐸雖然是來自社會的低層,但是在他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上,一直顯出他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相反地聖純伯鐸,是來自貴族世家,對於他的信仰十分冷漠。有一次他甚至被說服踐踏十字架,但馬上懺悔。

由於他們是基督徒,他們被充軍外地,坐牢九個月。但在種種的苦難中他們樂意地堅持到底,忍受一切監獄的委屈。判官以及他的好友都勸他們放棄信仰保護性命。但是他們堅持地宣佈說他們不會背教,寧可去死。因為這種答覆受到慘酷的鞭打。

有一天他們被准許回去與他們的家人告別。聖勇伯鐸趁這機會跟他的兒女說:「你們應該要高興,因為我將為耶穌基督致命」。奇怪的是他們沒有藉機會逃亡,反而回來監獄,預備受最終的苦刑:為主捨命。

他們被關在一個小草屋二人被活活燒死。1862年六月六日二位聖人終於獲得基督證人的凱旋。當時聖勇伯鐸62歲;聖純伯鐸60歲。

 

聖楊文生(S. Vincentius Duong

平信徒(1821-1862,六月六日)

聖楊文生是一位虔誠又謙遜的已婚教友,他是一位農夫和稅務員。41歲時被逮捕。

由於他堅持深信他的信仰,被判燒死的刑罰。1862年六月六日,當時他念著懺悔經奉獻給天主時致命。

農谷(Nguc-cuc)鄉之殉道者(-1862,六月十六日)

聖詳安德(S. Andreas Tuong

聖茂道明(S. Dominicus Mao

聖倪道明(S. Dominicus Nghi

聖袁道明(S. Dominicus Nguyen

聖詳文生(S. Vincentius Tuong

 

聖茂道明(S. Dominicus Mao

平信徒(-1862,六月十六日)

這位聖人是一位地主當地判官和已婚教友。他是南定省(Nam dinh)農谷(Nguc-cuc)當地人。由於他積極地維護天主教的信仰,使他被逮捕。他和幾位同鄉的教友受到種種苦刑之後,又以討好和賄賂的誘惑來說服他背教。判官曾向他說:「你是屬於富貴家世,你有財產你背教吧,之後就可以回家。

充滿勇氣的聖茂道明回答說:「您為什麼用這種方式哄我們?您以為我們是小孩,害怕您的苦刑而不怕天主?如果我們願意踐踏十字架,我們早在我們村裡或縣府裡早就做了,使我們避免這些苦刑和痛苦。您乾脆行刑吧,但對我們而言,我們是不會來棄絕我們的信仰,踐踏我們救主所犧牲性命的十字架。」

因此,判官將這位勇士交給刑官斬首。1862年六月十六日殉道。

聖詳文生是農谷(Ngoc-cuc)的當地人,屬於當地富裕家;也曾經當過官員。他對於教會的信條有十分有很深入的研究。

據說聖詳文生被關進監獄,受到很大的委屈。他唯一的安慰,就是能夠唸他的玫瑰經和懺悔經。據說他也常守齋克制。他以超性的毅力和忍耐接受一切苦刑;。1862年六月十六日被砍頭致命。

 

聖袁道明(S. Dominicus Nguyen

平信徒(-1862,六月十六日)

教難的另一位受害者,一位平信徒叫聖袁道明。他被逮捕時已經上年紀了。他是信友家長的典型楷模,熱心侍奉天主,細心執行他的信仰的任務;他也對於傳統安南草藥有認識。這是唯一有關他的資料。1862年六月十六日被砍頭而光榮地為天主殉道。

 

詳安德(S. Andreas Tuong

平信徒(-1862,六月十六日)

聖詳安德是一位農田的幫手,也是當地教會中的長老。1862年六月十六日與同伴殉道。

 

聖倪道明(S. Dominicus Nghi

平信徒(-1862,六月十六日)

聖倪道明是一位農夫也是一位虔誠熱心的教友。他與他同伴在1862年六月十六日被砍頭致命。

 

聖陊伯鐸(S. Petrus Da

平信徒(-1862,六月十七日)

另一位農谷(Ngoc-cuc)鄉的殉道英雄是聖陊伯鐸。他是一位謙遜的工人,在當地耕種過活。他與妻子的是過一種模範基督徒的婚姻生活。當時陊伯鐸已經60歲而入監獄。他在監獄裡將近一年的時間,他喜悅地為基督而關進牢裡,忍耐接受一切痛苦。在監獄裡,他不斷地行愛德,預備自己面對最終的戰鬥。

在坐牢時,判官偶爾會提出釋放的機會,但以必須要背教為原則。聖陊伯鐸堅決地拒絕使他被判留在大太陽下曬。在這些試探和苦難中,他每次都勝利也使他的信仰更堅強。1862年六月十七日被判受火燒之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