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現「玫瑰經」

首頁 ] 向上 ] 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 ] 玫瑰經的歷史 ] 玫瑰經善會 ] 玫瑰聖母 ] 十五殊恩 ] 歡喜五端 ] 光明奧跡 ] 痛苦五端 ] 光榮五端 ] 玫瑰經於教會 ] 教宗的文獻 ] 神學信理 ] 玫瑰十五端聖經默想題材 ] II 玫瑰經十五端 ] 光明五端 ] 主日玫瑰經默想題材 ] 懇求玫瑰經之后禱文 ] 道明會士對聖母的敬禮 ] 玫瑰經的守夜祈禱文 ] 玫瑰月默想題才 ] 玫瑰月九日敬禮默想 ] 唸玫瑰經的方式 ] 痊愈或治愈康复玫瑰经 ] 念玫瑰經默想 ] 彌撒後或聖體台前念玫瑰經 ] 為家庭玫瑰經 ] 奉獻道明會給童貞聖母禱文 ] [ 重新發現「玫瑰經」 ] 聖母月2011 ]

horizontal rule

重新發現「玫瑰經」

為默觀的方式及先知性宣講的工具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

幾天前,就在主顯節的那一天,我們為修會隱修女成立八百週年慶的感恩禧年結束了。這豐富祝福的一年不僅觸動整個修會,也廣及到教會。我非常高興看到我們隱修女們所從事的許多富有創意的主動行動。出版書籍、寫聖歌、將新的研究注入她們早期的基礎,還有她們的默觀祈禱一直都在更新當中。的確,整個修會更感激隱修女為修會的核心,而我們傳教的基礎若缺少了我們信德的深度默觀會變成一無是處。我相信我們隱修女生活的更新與整個修會的更新直接連結在一起。

在禧年結束之際,我們現今開始從事九年敬禮,直到2016喜年,羅馬教區承認宣道會800年而結束。我們最近在波哥達召開的總會議中,會員要求我們利用兩個禧年(2006-2016) 之間的時間,做為進入我們身為「宣道者」的生活和任務的嚴謹更新期。 (波哥達總會議《公報》第51)因此我希望邀請修會的每個單位和團體及個人,透過反省、決心以及採取與我們福音宣道者的整個生活方式有關的行動,開始進行長期的更新。

為了將焦點放在明年,我提議我們透過重新發現『玫瑰經』乃為默觀和先知性傳教的工具,用來開始更新我們傳教的生活方式。『玫瑰經』在許多方面被視為道明會獨特地奉獻給教會的生活,已從我們的手中溜走了。不過在同時,『玫瑰經』更有活力地在我們中生活。我在這封信中,願意從回憶、從神學的反省和大眾宗教態度的觀點,對『玫瑰經』提供一種簡單的默觀:

1.  回憶

容許我想起自己的一些回憶,藉此我希望也能引起你自己的回憶。回憶在形成我們的本體(個性)、附上肉軀和血液貫穿我們的思想方面是很重要的,它能使我們重生和再解讀我們生命中的重要回憶。

我對於玫瑰經第一項回憶,追溯到我早期在布宜諾賽利斯(Buenos Aires的聖母昆仲會的香巴納(Champagnat)書院,握在手中的第一條玫瑰唸珠。修士們將《聖若望福音》中的瑪利亞是一位無條件地愛她心愛的子女並為他們轉禱的母親之觀念逐漸灌輸給我們。當然,我們在聖母月,舉行有玫瑰經遊行和祈禱。甚至在我年輕時,在口袋裡放著一條唸珠。反覆誦唸《天主經》、《聖母經》和《聖三光榮經》的祈禱文深深在我的生命中紮根。

至今,我特別喜歡在走路時唸這些祈禱文,它伴隨我走過不同的地帶,不管是在馬路上或者在市區裡。這是前任總會長文生•德奎農神父(Fr. Vincent de Couesnongle)所說的「巡迴性的默想」。它開始印上我腳步的節奏,使我掌握不斷變遷的世界;它使我將靈魂、生命和心給予我正在經過的城市或地區;給予那些抱著喜樂、希望、輕快和憂愁等著我開會的人。

最近,在我們避靜日子中某一天,總會議反省〈死亡的奧蹟〉。其中一位會士描述臨終的弟兄們幾乎都是要求他們的玫瑰唸珠,甚至只要能握在手裡就滿足了。我記得看過一部電影 (血的洗禮),故事描述我們巴西弟兄在70年代的會士,弟鐸•德阿倫卡(Tito de Alancar)弟兄獨裁專政時期所受的折磨,當他被拖離修院時大聲喊叫一位弟兄去取他的唸珠。在他遭受恐怖的時刻,唸珠對他的意義何在?你對於唸珠的記憶如何?對你是什麼意義?對我又是如何?我們的神學研究和反省必須告訴我們什麼?

2.  神學的反省

我相信這些記憶在告訴我們天主離我們很近。降生的奧蹟不只是關於天主一千年前的誕生,也是恩寵的降誕,或是天主誕生在我們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耶穌生活而祂的聖神繼續醫治、教導、寬恕和挑戰我們。這不是一個空洞的抽象觀念,而是與玫瑰經的奧蹟連結在一起,變成有形可見的肖象。降生的體認可助長人允許這些肖像與我們的日常生活貫穿在一起。 因此『玫瑰經』深度地以降生、聖經的基督為中心並且是當代的。

很明顯地,『玫瑰經』是屬於聖母瑪利亞的。我們要清楚知道這個意義。在瑪利亞內,神性結合著人性;受造物與造物主合而為一。在瑪利亞內,我們認識到我們的身分和我們的命運。我們明白這是「天主與我們」以及「天主在我們內」的神聖共融。我們領悟到我們的天主是我們的救贖者和救世主、神聖者和光榮者。

的確瑪利亞是我們信德生活中的一位核心人物。 雖然我們想起她是天父的女兒、聖子的母親和聖神的淨配,我們也應該將她看成是黑暗幽谷中的信者,以及在絕望中仍懷抱希望的人。在貧窮中生產的孕婦尊她為保護者、為了生存而移居到國外者奉她為主保、視她為那位當其子被補、受酷刑、甚至被殺害時而守夜不眠的人。不過,透過這一切我們看到了她信德、望德和愛德的勝利。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邀請我們,透過瑪利亞的眼睛來默觀基督的臉。

這對我們的意義何在?身為修會的會長,我應該是一位堅強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兄弟姐妹們的傳教士。我傾聽他們的故事以了解他們的實情。我記得在2001巴基斯坦的巴哈爾布里(Bahawalpure嚴重受傷的基督徒家庭的面貌,我們修女住在剛果的金沙撒(Kinshasa)最貧窮地區的鄰居,在喀麥隆(Cameroon)追隨著我們的小孩,在帝布 (Tibu)省的甘伯杜(Campodos的內戰廣場,哥倫比亞家庭在所羅門島嶼的吉索(Gizo,或者在秘魯亞馬遜的烏魯邦巴(Urumanba河坐著獨木舟捕漁。這些圖像與奧蹟相隨,因此我以玫瑰經祈求,連同聖母瑪利亞的轉禱一起將受傷的人放在耶穌的足前。

我們的世界似乎不斷地受到戰爭的撕裂。我牢牢記得伊拉克的戰爭,當然包括不久之前發生在以色列人和巴基斯坦人之間的不斷流血衝突。第二十世紀是一個戰爭和蹂躪穿過行星的世紀。在這最惡劣的關頭,人們轉向《玫瑰經》祈求和平。難道這豈不是法蒂瑪聖母,和平之后,虔心祈求蘇聯的皈依所得到的結果嗎?同時我們不能小看冷漠戰爭,它會繼續延燒到家庭內、團體中和我們自己的心靈裡。難道《玫瑰經》不能把我們帶向和平嗎?我們今年也慶祝我們比利時弟兄,道明•畢爾神父(Dominique Pire)五十年前因建立「和平之島」而榮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當他唸玫瑰經祈求和平的時候,這個計畫的靈感或許湧自其默想也說不定。

培同我默想的禱詞談到了天國、日用糧、脫離邪惡、胎兒耶穌、罪人和死亡的時刻。天國是正義而和平的;天主的旨意與那些被踩在腳下的人不會同時發生;食糧是用來分享的;寬恕要被施與;蒙祝福的胎兒是神聖的。是的,《玫瑰經》-這「福音的言語和我們所生活出來的默想」-成為一種先知性的祈禱,也是默觀的祈禱;具有宣報性和和譴責性的祈禱,同時也是安慰和改變的祈禱。這些來讚頌天主聖三的言語邀請我們在團體中生活,沒有任何附屬關係,每個人完全開放並且互為有用。是的,「天主的旨意」要被承行,所以我們永遠不會絕望。我們的宣道充滿了希望,因為「那從起初就已存在的,就是我們所聽見過、親眼看見過,瞻仰過,以及我們親手摸過的生命的聖言這是我們的主題」 (若望一11)。 耶穌與我們一起生活,就像瑪利亞一樣,我們成為世界和天主所渴望的門徒和宗徒。

3. 大眾性的宗教習慣

第二屆梵諦岡會議之後,我們容易趨向低估「大眾宗教習慣」的重要性;我們反而強調聖經的研讀和參加較大的禮儀的重要性。我們這樣做也輕視了大眾願意對宗教生活中表達的最高情緒,例如:聖體降福、遊行、去朝聖、唸玫瑰經等。現在,經過四十年的經驗,我們明白年老的和年輕的都需要這些表達,為了「對天主恩賜的禮物激起熱情」(弟後1:6)

大眾的宗教習慣仍然會在世界各地聖母大朝聖地顯示出來。今年我們慶祝法國露德聖母顯現的一百五十週年慶和葡萄牙法蒂瑪聖母顯現的九十週年慶,單就這兩個朝聖地每年就會吸引好幾百萬的人去朝聖。有人也會想到墨西哥的瓜地廬比(Guadalupe)波蘭的傑克斯都華(Czestochowa)、愛爾蘭的諾克(Knock哥倫比亞的奇金吉拉(Chiquinquira委內瑞拉的閣羅默鐸(Coromoto阿根廷的盧翰(Lujan)、菲律賓的馬納華(Manaoag)等等。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都有其自己的聖母朝聖地,吸引各處的信友投進母親的懷抱裡。

我們仍然可以在車上看到聖克里斯多福的聖牌和玫瑰經掛在後視鏡上、在家裡的小祭台、或在花園的聖像。在四旬期的開始有舉行聖灰禮儀和聖週開始的聖枝遊行,都在告知我們人們的渴望和宗教的情懷。這些禮儀將一些規律和穩定性、韻律和降生的特點注入一般人的生活中,使他們體驗更熱切的重要時刻。我們道明會士是否能從我們特別是《玫瑰經》的觀點來恢復這種大眾的宗教情懷呢?

我已領悟到《玫瑰經》確實是最受普世喜愛的祈禱文。不管是在義大利、烏克蘭、墨西哥、美國、菲律賓或越南、肯亞或奈及利亞,都會發現到有人唸玫瑰經、喜愛玫瑰經。我相信唯一的理由就是它是一個具體的事實和一種祈禱。這幾乎是每個天主教友所擁有的特點。它是天賦的恩寵。這是一種不論是單獨或群體的禮儀;是我們在生命的困難時刻可以觸摸到、掌握到,甚至抓得到的事實;就好像抓住了瑪利亞本人的手一樣地真實。在「我們死亡時刻」和「我們被埋葬時」都將唸珠放在我們的手裡。玫瑰經文是我們信德的總結。學習這些經文就像在學習說話一樣;是我們祈禱生活的開始;而它的確也是我們祈禱生活的結束:「禰的旨意承行」「現在和我們臨終時」。我們年青時給了我們唸珠,我們穿會衣時接受了唸珠,當我們被埋葬時唸珠被放在我們身旁。

結論

我已與你們分享了我的一些反省,我希望單純而深入,或者是一種默想和真誠的反省勝於其它的任何事物。在玻哥達總會議中,我優先任命土魯斯會省的路易斯•杜郎(fr. Louis-Marie Arino Durand)弟兄為玫瑰經敬禮的新推動者。他已開發並在發展一種廣大的網站,以便在明年為你們提供服務。輪到我請求你們回應他的需要以幫助他開發;讓我們一起合作以建立對整個教會有用的網站。

在我們開始準備慶祝2016周年慶的九年敬禮時,我們是否可利用明年2008的主顯節到2009的主顯節這一年,來重新發現《玫瑰經》在我們的個人生活、團體生活以及我們在默觀和先知性的傳教生活方面的指標?我們是否能幫助我們的人們,透過發展更新的玫瑰九日敬禮、使命、遊行或朝聖地的方式,塑造成大眾的宗教情懷?我們是否可透過最完美的門徒的眼目默觀我們的師傅?我們是否可透過這位母親的眼目默觀這位聖子?我們是否可默想我們的世界,是極深刻地需要被福音來改變的?我們是否意識到要以天主聖父和心愛聖子之母,瑪利亞的創造力熱情地生活和傳教?

我很感激有這個機會來與你們分享我自己的反省。接下來幾個月,總會議將對未來幾年要進行我們生活和使命的更新,略述不同的步驟和主題。我想請求省會長和會長代理以及我們的庶務弟兄看看這封在他們成員中傳閱的信函。在這新的一整年,我會在思想和祈禱中常記得你們,也請你們記得我。

弟兄姐妹們,讓我們一起會這條更新的路上同行。讓我們帶著道明對聖母瑪利亞、天主之母的信心出發。

你們在道明內的弟兄,

卡羅斯•阿斯比羅斯(Carlos Azpiroz Costa)弟兄
總會長

2008年 元月一日(天主之母瑪利亞節)世界和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