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

首頁 ] 向上 ] [ 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 ] 玫瑰經的歷史 ] 玫瑰經善會 ] 玫瑰聖母 ] 十五殊恩 ] 歡喜五端 ] 光明奧跡 ] 痛苦五端 ] 光榮五端 ] 玫瑰經於教會 ] 教宗的文獻 ] 神學信理 ] 玫瑰十五端聖經默想題材 ] II 玫瑰經十五端 ] 光明五端 ] 主日玫瑰經默想題材 ] 懇求玫瑰經之后禱文 ] 道明會士對聖母的敬禮 ] 玫瑰經的守夜祈禱文 ] 玫瑰月默想題才 ] 玫瑰月九日敬禮默想 ] 唸玫瑰經的方式 ] 痊愈或治愈康复玫瑰经 ] 念玫瑰經默想 ] 彌撒後或聖體台前念玫瑰經 ] 為家庭玫瑰經 ] 奉獻道明會給童貞聖母禱文 ] 重新發現「玫瑰經」 ] 聖母月2011 ]

horizontal rule

教宗若望保錄二世牧函

《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

導言

1. 隨著天主聖神的吹拂,在公元第二千年代逐漸傳揚開來的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是許多聖人所喜愛、也是教會訓導所鼓勵的祈禱。它既單純又深入,即使在剛開始的公元第三千年代,仍然是具有重大意義的祈禱,注定要帶來聖德的果實。它在基督信仰的靈修道路上佔有明確的地位,這個信仰在歷經兩千年後的今天,不但絲毫沒有失落它原始的新意,而且還感受到天主聖神在推動它「划向深處」,以便向世界再次指出、甚至'高喊'基督是主,是救主,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十四:6),是「人類歷史的終向,是歷史和文明的理想所匯聚的焦點」[1]

其實,玫瑰經固然具有敬禮聖母瑪利亞的特色,它仍然是以基督學為核心的祈禱。整部福音的奧義都集中在它那純樸的結構中,它幾乎是「福音的綜合綱要」[2]。聖母瑪利亞因著天主在她童貞的胎中降生為人的救贖工程,而發出的永垂不朽的「我靈讚頌吾主」(Magnificat)的祈禱,在其中蕩漾迴旋。基督的子民藉著頌念玫瑰經而效法聖母瑪利亞,讓她引入默觀基督聖容之美的境界中,体嚐基督聖愛的深奧。藉著玫瑰經祈禱,信友汲取了豐富的恩寵,而且幾乎是從救贖主的母親手中接受的。

 

羅馬教宗與玫瑰經

2. 在我之前的許多位教宗極其重視這個祈禱,其中特別有功績的是良十三世,他在一八八三年九月一日頒佈《最高使徒職務》(Supremi Apostolatus Officio)通諭[3],藉著這項崇高的宣佈,他開啟了其他許多有關這個祈禱的講話,指出這個祈禱是對付社會邪惡的精神利器。在大公會議時代的最近幾位教宗當中,在推廣玫瑰經上有傑出貢獻的,我願意提及真福若望二十三世[4],尤其是保祿六世,後者在「瑪利亞的敬禮」(Marialis cultus)宗座勸諭中,根據梵二大公會議的精神,強調玫瑰經所蘊含的福音特性以及基督學的方位。

至於我本人,我從未失落機會勸勉人經常頌念玫瑰經。自從我年青時,這個祈禱在我的靈修生活上就佔有重要的地位。我最近這次波蘭行,尤其是到卡瓦里亞朝聖地的訪問,就給我強調了這一點。在我喜樂和受考驗的時刻,玫瑰經總是陪伴著我。我把許多憂慮都託付給玫瑰經,而在這個祈禱中我總是找到慰藉。二十四年前,一九七八年的十月二十九日,我當選教宗後剛兩個星期,我幾乎敞開自己的心靈說:「玫瑰經是我最喜愛的祈禱。一個極美好的祈禱!簡樸得美好,深刻得美好。在某種意義上,玫瑰經可以說是梵二大公會議教會憲章最後一章,論天主之母奇妙地臨在基督和教會奧蹟中的那一章的解釋和祈禱。事實上,在聖母經經文的陪襯下,耶穌基督一生中的主要事蹟都從我們心靈的眼目前遛過。那些事蹟組成了歡喜、痛苦和榮福諸端的奧蹟,我們可以說那些奧蹟經由耶穌基督的母親的心,使我們和耶穌基督活生生地共融著。在這同時,我們的心也可以把個人、家庭、國家、教會、以及整個人類的種種生活事物,舉凡個人的事件,他人的事件,尤其是那些最接近我們、最令我們關心的人的事件,都可納入玫瑰經這幾十遍經文中。這樣,玫瑰經簡單的祈禱就隨著人類生命的韻律跳動」[5]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曾用這幾句話把我教宗任內的第一年引入每日的玫瑰經祈禱韻律之中。今天,在作為伯多祿繼承人進入第二十五年開始之際,我同樣渴望如此作。這些年來,我藉著頌念玫瑰經,從至聖童貞那裡獲得了多少的恩寵:我的靈魂頌揚上主!我願意用上主至聖的母親的話來頌謝上主,我把我的伯多祿職務託付在她的保佑之下:一切都是妳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玫瑰經年

3. 為此,根據我在《新千年代開始》宗座牧函中邀請天主的子民在大禧年的經驗之後,「從基督那裡重新出發」所提供的反省[6],我覺得有必要闡述一篇有關玫瑰經的反省,或可以作為那封牧函的圓滿結束,為勉勵大家在基督至聖之母的陪同和效法她之下,默觀基督的聖容。其實,頌念玫瑰經無非是與聖母瑪利亞一起默觀基督的聖容。為了賦予這項邀請更大的重要性,我切願藉著前面提及的良十三世那道通諭頒佈一百二十週年的機會,讓這個祈禱在這週年中在各地教會團體內得到格外的推動和重視。為此,我宣佈從今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這一年為「玫瑰經年」。

我把這項牧靈指令委託給各地個別教會團體來推展。我無意用這項指令來干擾各地教會的牧靈計畫,反而要使之變得更完備、更穩固。我相信這項指令必將獲得踴躍和迅速的接納。玫瑰經的完整意義要是重新獲得發現,必將帶領人進入基督信仰生活的核心,並在精神和教育方面提供給個人的默觀、天主子民的陶成以及新傳播福音的工作日常而豐盈的機會。我也樂意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揭幕四十週年(19621011日)這另一個可喜的週年紀念中重申這件事,那是天主聖神賜給我們這個時代的教會的「大恩寵」[7]

 

對玫瑰經的異議

4. 之所以提出這項創意乃基於幾個考慮。第一個是迫切需要面對這個祈禱的某些危機,這個祈禱在當前的歷史和神學環境中,其價值有不當地被降低,並因此很少勉勵新一代的人頌念的危險。有人以為梵二大公會議既然正確地強調禮儀的中心地位,因此玫瑰經的重要性自然隨之減少。其實,就如保祿六世明確肯定的,這個祈禱不但不與禮儀分庭抗禮,反而支持禮儀,因為它妥善地為禮儀開路,並為之張羅,使人得以全心參與,而在日常生活中獲取禮儀的神益。

或許也有人擔心玫瑰經特具敬禮聖母瑪利亞的色彩,因此少有基督信徒大公合一精神的成份。其實,玫瑰經祈禱全然在敬禮天主之母,梵二大公會議曾描述它為:以基督信仰的基督學為中心的敬禮,好使「在敬禮聖母之際,聖子也受到認識、愛慕和光榮」[8] 。要是玫瑰經重新獲得適當的認識,則對基督信徒的大公合一運動必有所助益,而非阻礙。

 

默觀之路

5. 然而,重新鼓勵頌念玫瑰經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因為這個祈禱係激發信友努力默觀基督奧蹟極有效的途徑,這個默觀我在《新千年代開始》宗座牧函中推崇為「教導成聖」的真正方法:「需要有一種在祈禱方法上出類拔粹的基督信仰」[9]。正當當代文化,即使存在著許多矛盾,也因為受到其他宗教影響的催促,而產生新的靈修需要之際,我們的基督信仰團體更迫切需要成為「真正祈禱的『學校』」[10]

玫瑰經是基督信仰默觀生活中最好的、也是最受推崇的傳統。它源發于西方,是純粹默想的祈禱,有些像是生長在東方教會土地上的「內心的祈禱」或「耶穌的祈禱」。

 

為和平及為家庭的祈禱

6. 某些歷史環境也增加了重振玫瑰經祈禱的時代意義。其中第一個是迫切需要向天主求得和平的恩典。我和我的前任幾位教宗曾多次指出玫瑰經是祈求和平的祈禱。在新千年代開啟之際,就發生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令人毛骨悚然的行兇慘案,而且每日在世界許多地區也發生新的流血暴力事件,此時重新發現玫瑰經祈禱,意味著潛身在默觀那位乃是「我們的和平」的奧蹟之中,祂曾使「雙方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阻隔的牆壁,也就是仇恨」(弗二:14)。因此,不能頌念玫瑰經而不感到身負為和平效勞,尤其關注基督信徒極其熱愛、卻仍然受到如此考驗的耶穌的故鄉的明確義務。

 

類似的任務和祈禱的迫切性也從我們當代危險的另一端湧出,那就是作為社會細胞的家庭面對的危機,這個細胞在意識型態和實際上越來越受到瓦解力量的圍困,那些力量使人為這個基本又不可放棄的體制的前途和整個社會的命運擔心。在一個更廣泛的家庭牧靈工作中,重振基督家庭的玫瑰經祈禱,將大有助于圍堵這個時代危機的破壞力。

 

「看,你的母親!」(若十九:27

7. 許多徵兆顯示,至聖童貞也願意在今天藉著這項祈禱,來表達她母愛的關懷,救贖主垂死之際已把教會全體子女,經由祂所鍾愛的門徒,託付給這個母愛的關懷:「女人,看,妳的兒子!」(若十九:26)。十九、二十世紀之間,基督的母親在不同的時機中,曾以某種方式顯示她的臨在和聲音,藉以勸勉天主的子民從事這種方式的默觀祈禱。我誠願特別提及對基督信徒生活產生深刻影響、並獲得教會權威當局承認的聖母在露德和法蒂瑪的顯現[11],這兩個朝聖地的聖堂是無數尋求安慰與希望的信友朝聖的目標。

 

步武見證者的芳蹤

8. 要把無數在玫瑰經祈禱中找到真正成聖之道的聖人的芳名羅列出來,實在不可能。在此僅列舉聖路易•瑪利亞•格里尼翁•蒙福爾(S. Louis Marie Grignon de Montfort),他是一部有關玫瑰經的珍貴著作的作者[12],以及離我們今日更近的、我在不久之前有幸宣聖的碧岳•皮耶特肋奇納(S. Pio di Pietrelcina)神父,就夠了。另一位享有特殊神恩的玫瑰經的真正使徒就是真福巴爾托洛•隆哥(Bl. Bartolo Longo)。他的成聖道路建立在內心深處所聽到的啟示靈感:「誰宣揚玫瑰經,必得救!」[13]。基於這個啟示,他感到自己蒙召,在以公元七十九年被維蘇威火山爆發所掩埋之前不久才受到福音輕拂、並在數世紀之後才從灰燼中重現出來、為古典文明的滄桑作證的古城為背景的龐貝城,建造一座獻給聖玫瑰經童貞聖母的聖殿。

巴爾托洛•隆哥藉著他的所有事業,尤其藉著「十五個星期六」,發揚了玫瑰經的基督學和默觀的精神要旨,並獲得「玫瑰經的教宗」良十三世的嘉勉和支持。

 

燦爛如太陽的聖容

9. 「祂在他們面前變了容貌,祂的面貌發光有如太陽」(瑪十七:2)。福音上基督顯聖容這一幕,其中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三位宗徒顯示被救贖主的俊美所吸引住,可以作為信徒默觀基督的聖像。定睛注視基督的聖容,認出祂尋常和痛苦生命中的奧蹟,直到最後領悟祂光榮復活、坐在天父的右邊所彰顯出來的神性光輝,這乃是基督的每位門徒的義務,所以也是我們的義務。默觀這個聖容時,我們會敞開自己的心智去接納天主三位一體生命的奧蹟,為能始終新鮮地体嚐天父的愛,同時享受聖神的喜樂。這樣也為我們實踐了聖保祿所說的話:「反映主的光榮,漸漸地光榮上加光榮,都變成了與主同樣的肖像,正如由主的神在我們內所完成的」(格後三:18)。

 

瑪利亞,默觀的典範

10. 默觀基督,瑪利亞是無法超越的典範。聖子的聖容以特殊的名義屬於她。聖子的聖容是在瑪利亞胎中形成的,而且也從她取得人性的肖像,這當然更顯示他們心靈上的親密。沒有人能夠像瑪利亞那麼經常不斷地默觀基督的聖容。在瑪利亞領受天神報喜,因聖神而懷孕基督之初,她心靈的眼睛已經以某種方式注視著基督了;隨後幾個月,她開始感覺到基督臨在她體內,並推敲祂的相貌。到了最後終於在白冷城分娩,用襁褓把孩子裹起來,放在馬槽裡的時候(路二:7),她肉體的眼睛也溫柔慈愛地移挪到兒子的面孔上。

 

從那時候起,她那充滿崇拜和驚訝之情的視線便不再離開基督。或許有時候她的眼神帶有質問之意,就如發生在耶穌失落在聖殿那件事上一樣:「孩子,為甚麼你這樣對待我們?」(路二:48);再不然就是銳利的眼光,能夠看出耶穌的心境,甚至覺察隱藏在祂內心的情感,並猜到祂的選擇,就像在加納一樣(參見若二:5);有幾次,聖母的眼神帶著痛苦,特別是在十字架下的時候,在那裡,從某個角度看,她的眼神又是產婦的神情,因為聖母瑪利亞不僅限於分擔她獨生子的苦難和死亡,而且還要接納託付在愛徒身上的新生子女(參見若十九:26-27);在巴斯卦節清晨,瑪利亞的眼神則因為愛子的復活而光芒四射,最後,她的眼神因著五旬節聖神的降臨而變得熾熱(宗一:14)。

 

瑪利亞的記憶

11. 瑪利亞瞻仰著基督而生活,並珍存著基督所說的每一句話:「她把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覆思想」(路二:19;參見路二:51)。銘刻在她心靈中的對耶穌的記憶伴隨著她一生中的任何境遇,使她不斷回憶自己在聖子身邊的種種時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那些記憶編織成她在現世生命中不斷頌念的'「玫瑰經」。

即使現今在天上耶路撒冷歡唱的喜樂之歌中,她感恩和讚頌的動機仍然沒有改變。正是這些動機啟發她對現世旅途中的教會的母愛關懷,在教會內她繼續不斷地敘述她傳播福音的「故事」情節。瑪利亞繼續不斷地給基督信徒提出她的聖子的「奧蹟」,希望這些奧蹟因著他們的默觀而散發出所有的救援大能。信友團體頌念玫瑰經時,就是在記憶和眼神上和瑪利亞一致。

 

玫瑰經,默觀的祈禱

12. 根據瑪利亞的經驗,玫瑰經純粹是默觀的祈禱。缺乏默觀,這個祈禱就失去特性,就如保祿六世強調的:「沒有默觀,玫瑰經就等於有軀體而沒有靈魂,這樣的頌念有淪為機械式地重複著經文的危險,並違反了耶穌的警告:你們祈禱時,不要嘮嘮叨叨,如同外邦人一樣,因為他們以為只要多言,便可獲得垂允(瑪六:7)。從本質看,頌念玫瑰經時韻律要安詳,緩慢如沉思,這樣才有助于祈禱的人用最接近上主的聖母默觀這些奧蹟的眼光,默想上主一生的奧蹟,而那深不可測的寶庫將因此為他敞開」[14]

保祿六世這個深湛的思想值得我們深思,以便彰顯玫瑰經所具有的、最能顯示其本身以基督學為本的默觀的某些特徵。

 

同瑪利亞紀念基督

13. 瑪利亞的默觀最主要的乃在紀念。然而必須用聖經所使用的「紀念」(zakar)這個名詞的涵義來了解紀念這個字的意義。聖經中'紀念'這個字是指把天主在救恩史中所完成的事業現實化。聖經是救恩事件的敘述,那些事件的巔峰是基督本身。這些事件不只是「昨天」,也是救恩的「今天」。這樣的現實化特別在禮儀中實現:多少世紀以來天主所完成的事,不只與事件的直接見證人有關,天主也藉著祂的聖寵神恩使之達至任何時代的人。從某方面來說,任何與那些事件有關的熱心行動同樣有此效用:以信德和愛德來「紀念那些事件」,意味著向基督藉著祂的生活、死亡和復活的奧蹟為我們爭取得到的恩寵敞開自己的心門。

為此,以梵二大公會議的話重申禮儀是基督司祭職的行使和公眾的敬禮,是「教會行動的極致,也是教會力量的來源」[15]時,也需要記住神修生活「不只限於參與神聖的禮儀而已。基督信徒固然需要參與公眾祈禱,卻也應該進入自己的房間,暗暗地向天父祈禱(參見瑪六:6);尤其應該像聖保祿宗徒所教導的不斷地祈禱(參見得前五:17)」[16]。玫瑰經以其特徵出現在這多采多姿的「不斷」祈禱中,如果說作為基督和教會的行動的禮儀乃是最好的救恩行動,則與瑪利亞一起默想基督的玫瑰經該是有益的默觀。的確,隨著一端一端的奧蹟沉浸在救贖主的生活中,這將使人深深地同化于基督的所作所為和禮儀所現實化的一切,並塑造人的生命。

 

從瑪利亞效法基督

14. 基督是最傑出的導師,是啟示者和啟示本身。這不只是說要學習祂所教導的一切,更要「效法祂」。然而在這方面有誰比瑪利亞更專門?要是在神性方面聖神是帶領我們認識基督全部真理的內在導師(參見若十四:26;十五:26;十六:13),那麼在眾人類中沒有比瑪利亞更認識基督的,沒有誰能像聖母那樣引導我們深入認識基督的奧蹟。

耶穌所行的「標記」中的第一個,加納婚宴中變水為酒,正給我們指出瑪利亞如何以導師的身份,囑咐僕人照基督的吩咐行事(參見若二:5)。我們也可以想像瑪利亞在耶穌升天後,和門徒們一起等候聖神降臨期間,她也為門徒們行使導師的職份,並慰勉他們第一次出外傳教。和瑪利亞一起重溫玫瑰經的情景,就是進入瑪利亞的'學校',學習認識基督,探其奧秘,了解祂的訊息。

 

要是我們想到瑪利亞為我們求得豐富的聖神恩典、並提供給我們「信仰旅途」[17]17 的榜樣,則這旅途上無與倫比的導師瑪利亞那所學校的教育必定更有效。她邀請我們面對聖子的任何奧蹟時,就像她在領報時一樣,懷著謙遜的態度提出引向光明的詢問,並始終以順從信德的態度結束:「我是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于我吧!」(路一:38)。

 

隨瑪利亞相似基督

15. 最足以顯示基督信仰的神修特色,就是徒弟努力日益完全肖似師傅(參見羅.,29;斐.,10,21)。聖洗聖事中聖神傾注在信友身上,把他像椏枝一樣接在基督這這棵葡萄樹幹上(參見若十五:5),使之成為基督奧體的肢體(參見格前十二:12;羅十二:5)。然而,在這結合之初,信友必須開始走日漸相似基督的道路,這條道路按照基督的'邏輯'日益引導徒弟的言行舉止:「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斐二:5)。根據聖保祿宗徒的話,需要「穿上基督」(參見羅十三:14;迦三:27)。

在瑪利亞的陪同下,以不斷默觀基督聖容為基礎的玫瑰經神修道路上,相似基督這個要求嚴格的理想是經由一條我們可以稱為經常'友好'往來的途徑而實現的。這條道路用很自然的方法把我們引入基督的生活中,讓我們好像在'呼吸'基督的情感一樣。真福巴爾托洛•隆哥曾說:「就像兩個經常來往的朋友一樣,他們也會在習慣上驅于一致,我們也是如此,與耶穌和童貞瑪利亞熟悉交談,默想玫瑰經的奧蹟,藉著領聖體與基督形成同一個身體以後,即使我們能力低微,也會變得相似他們,從他們那崇高的典範學會如何度謙遜、貧窮、隱埋、忍耐和完美的生活」[18]

為了走相似基督這段路程,我們就在玫瑰經祈禱中特別把自己托給至聖童貞的母愛行動來協助。她,身為基督的生母,既屬於教會,是「教會中最崇高、最卓越的成員」[19],又是「教會之母」。正因為如此,她繼續不斷地為她的聖子的奧蹟「生育」子女。她藉著轉禱來生育,祈求聖神無窮盡地傾注在他們身上。她是教會母性最完美的聖像。

玫瑰經神秘地把我們帶到瑪利亞身邊,她在納匝肋忙著照顧基督人性的成長。這使得她得以用同樣的關懷來教育我們,塑造我們,直到基督在我們身上完全被形成為止(參見迦四:19)。瑪利亞的這個完全以基督的行動為本和為依據的行動,「絲毫不阻止信徒與基督的即刻結合,甚至還使之更容易」[20]。這是梵二大公會議所揭櫫的光輝原理,這個原理我在自己的生命中也深深地經驗到,並將之作為我擔任主教的格言:一切都是妳的[21]。這個格言,就如眾所週知的,是得自聖路易•瑪利亞•格里尼翁•蒙福爾的教誨,他解釋瑪利亞在我們每個人在走相似基督的道路上所扮演的角色說:「我們整個的完美都在于相似、結合及奉獻給耶穌基督」。為此,所有敬禮中最完美的,無非是使我們更完全相似、結合及奉獻給耶穌基督的敬禮。既然瑪利亞是最相似耶穌基督的受造物,那麼所有的敬禮中最能把人靈奉獻給我們的主、並使之相似耶穌基督的,就是敬禮瑪利亞,祂的至聖之母,而且,人靈越是奉獻給聖母,就更是奉獻給耶穌基督」[22]。基督的路和瑪利亞的路從來就沒有像在玫瑰經中那樣地深深地連接在一起。瑪利亞只生活在基督內,並按照基督而生活!

 

與瑪利亞懇求基督

16. 基督邀請我們以堅定和信心祈求天主,才能獲得垂允:「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到;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瑪七:7)。這個祈禱的效能的基礎是天父的慈愛,但也在于基督在天父那裡作中介(參見若壹二:1)以及按照天主的計畫為我們代禱的聖神的行動(參見羅八:26-27)。事實上,「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祈求才對」(羅八:26),有時候我們得不到垂允,因為「我們求的不當」(參見雅四:2-3)。

基督和聖神在我們心中激起祈禱,瑪利亞則用她母愛的代禱來支持我們的祈禱。「教會的祈禱可以說是由瑪利亞的祈禱帶動」[23]。其實,如果唯一的中保耶穌是我們的祈禱之路,身為耶穌純淨的透明体的瑪利亞則給我們指出這條道路,而且「以瑪利亞和聖神行動的獨特合作為出發點,教會發展出對天主之母的祈禱,這個祈禱集中在基督一生的奧蹟上」[24]。福音在加納婚宴這件事上指出瑪利亞代禱的效力,她在耶穌面前作人類需要的代言人:「他們沒有酒了」(若二:3)。

玫瑰經結默想與懇求為一體。天主之母之所以恆心不斷地懇求,乃基於她深信以母愛來轉求,必無所不能感動她聖子的心。正如真福巴爾托洛•隆哥(Bl. Bartolo Longo)在他所作的'懇求玫瑰經之后'禱文中大膽獨特所說的、並有待深入了解的,瑪利亞「因天主的聖寵而無所不能」[25]。這樣的信念,從福音為起點,並因著經驗,逐漸在基督信徒中鞏固起來。詩聖但丁根據聖伯爾納多的思想,描寫得真好:「女人,妳真偉大真能幹,誰渴望聖寵卻不求妳代禱,無異妄想無翅飛行」[26]。在玫瑰經祈禱中,身為聖神之寶殿的瑪利亞(參見路一:35)聽到我們的懇求時,即驅赴使她滿被聖寵的天父和她所懷生的聖子台前,和我們一起、並為我們祈禱。

 

與瑪利亞宣講基督

17. 玫瑰經也是一段宣講和深入認識基督奧蹟的路程,在這段路程當中,基督的奧蹟繼續不斷地在不同層次的基督信仰經驗中重新被提出來。提出的方式是祈禱和默觀,目的在按照基督的心塑造門徒。事實上,要是在頌念玫瑰經的時候,所有的內容都因著有效的默想而獲得適當的發揚,則特別在本堂區和朝聖地聖堂中,它會成為教導要理的重要機會,這樣的機會身為牧人者必須知道利用。玫瑰經童貞也以這種方式繼續她宣講基督的工作。玫瑰經的歷史指出,在教會遇到異端蔓延而身處苦境的時刻,這個祈禱多麼特別地受到道明會會士的重視。今天,我們也面對著新的挑戰。為甚麼我們不懷著先人的信德,重新拿起玫瑰經念珠呢?玫瑰經保有它全部的力量,它仍然是每位良好的傳播福音者牧靈工作上不可忽略的資源。

 

第二章   基督的奧蹟 聖母的奧蹟


玫瑰經《福音的綱要》

18. 默觀基督的聖容,除了在聖神中聆聽天父的聲音,別無門徑,因為「除了父外,沒有人認識子」(瑪十一:27)。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面對伯多祿的宣認,耶穌明確指出伯多祿對祂的身份如此明徹的直覺認識的來源說:「不是肉和血啟示了你,而是我在天之父」(瑪十六:17)。所以,自上而來的啟示是必要的。可是為能承受接納這個啟示,非傾聽不可:「只有靜默和祈禱的經驗才提供適當的視野,使人對那個奧蹟的真正、服膺和言行一致的認識得以成熟並發展」[27]。玫瑰經是基督信徒祈禱的傳統途徑之一,用來默觀基督的聖容。保祿六世教宗如此描寫說:「玫瑰經,集中在基督降生為人救贖奧蹟中的福音祈禱,乃完全是基督學性質的祈禱。的確,它的基本特徵,即重複頌念"喜悅吧,瑪利亞"的經句,也成為對基督的不斷讚頌,天神報喜和洗者若翰的母親的問候的最後一句話即是「妳的胎兒是蒙祝福的」(路一:42)。我們更要說:重複頌念'萬福瑪利亞聖母經',乃是展開默觀奧蹟的脈絡,每遍聖母經所提及的耶穌,就是連續下來的每個奧蹟逐一給我們提出來的同一位耶穌,天主和童貞瑪利亞的兒子」[28]

 

一個恰當的補全

19. 在耶穌一生的許多奧蹟中,玫瑰經這個受到教會當局所鼓勵的最普遍的祈禱僅提出幾個而已。這樣的選擇是來自這個祈禱的原始構思,以一百五十篇聖詠作為玫瑰經一百五十遍聖母經的數目。

然而我以為,為了加深玫瑰經的基督學的厚度,似宜于取基督自受洗至受難這段公開生活中的一些奧蹟予以補全,這當然也讓個人和團體自行去斟酌運用。其實,正是在這幾個奧蹟中,我們默觀基督這個人的重要方面,祂是最後啟示天主的人。祂在約旦河受洗時,被稱為天父所喜愛的兒子,祂宣報天國的來到,並以言行為此作證,同時宣佈天國的要求。基督在公開生活的那些年代中,祂的奧蹟以光明的奧蹟這個特殊的名義顯示出來:「當我在世界上的時候,我是世界的光」(若九:5)。

為使玫瑰經更能稱為'福音的綱要',就宜在紀念基督的降生為人和隱居生活(歡喜的奧蹟)之後,受難(痛苦的奧蹟)和復活的凱旋之前(榮福的奧蹟),默想基督公開生活中某些具有特殊意義的時刻(光明的奧蹟)。這種以新奧蹟補全,而沒有損及玫瑰經祈禱傳統結構基本模式的新意,注定要使玫瑰經祈禱以新的精神活在基督信仰的神修中,這種神修乃是通向基督內心的喜樂與光明、痛苦與光榮深處的真正入門。

 

歡喜的奧蹟

20. 玫瑰經第一串'歡喜五端'的確具有發自天主降生為人的喜樂的特徵。這從天神報喜之初就很顯明,當時嘉俾厄爾天神向納匝肋童貞女的問候,乃與邀享默西亞的喜樂有關:「歡欣吧,瑪利亞」。整個救恩史全繫于這個宣報,從某方面說,甚至整個世界的歷史都繫於此。如果說天父的計畫是使一切萬有總歸于基督元首(弗一:10),則整個宇宙多少便已經蒙受天恩,因為天父屈尊就卑,奉瑪利亞為祂的兒子的母親。從瑪利亞方面說,整個人類也因著她承行天父的旨意,而回應了天主的聖意。

瑪利亞和依撒伯爾會面的那一幕也是充滿歡樂,瑪利亞的聲音和基督在她腹中的臨在使若翰「歡喜踴躍」(參見路一:44)。天神歌頌救世主聖嬰誕生,並向牧羊人宣報這個「大喜訊」(路二:10)時,白冷城也喜氣洋洋。

然而,歡喜五端的最後兩端,雖然還保持著喜樂的滋味,但已經預顯了悲劇的徵兆。聖母獻耶穌于主堂固然表達了奉獻的喜樂,也顯示年邁的西默昂的狂喜,但也寫下了聖嬰將成為以色列人反對的記號,以及刺透祂母親心靈的一把利劍的預言(參見路二:34-35)。十二歲的耶穌在聖殿中的那件事也交織著喜劇和悲劇。在這裡,耶穌既聽且問,顯出神性的智慧,儼然'施教者'的本色。祂啟示自己身為天主子、必須專心致力于天父的事業的奧蹟,就是宣佈了福音的徹底要求,這個要求也使人類最親密的關係在面對天國的絕對要求時,陷入了困境。就連若瑟和瑪利亞,他們既擔心又焦慮,也「不明白祂的話」(路二:50)。

因此,默想''歡喜各端就意味著進入基督信徒喜樂的最終理由和深湛的意義之中。意味著注視天主降生為人奧蹟的具體性和救恩痛苦這隱約的預告中。瑪利亞引導我們了解基督信徒喜樂的秘密,提醒我們記住基督信仰首先就是「喜訊」,這個喜訊的中心、尤其它的內容就是基督本身,成為血肉的聖言,世界唯一的救主。

 

光明的奧蹟

21. 從耶穌孩童時期和在納匝肋的生活進入公開生活,我們的默觀就移至那些可以特別稱之為'光明的奧蹟'上。其實,基督的整個奧蹟就是光。祂是「世界的光」(若八:12)。然而,這個特徵尤其凸顯在祂公開生活、宣講天國的福音的那些年代裡。為了給基督信徒團體指出基督這個階段生活中的五個重要的時刻,光明'的奧蹟,我以為可以適當地將之確定為:1. 祂在約旦河受洗的時刻,2. 在加納婚宴中自我啟示的時刻,3. 宣講天國並邀請皈依的時刻,4. 顯聖容的時刻,以及最後,5. 建立聖體聖事,聖事性表達逾越奧蹟的時刻。

這些奧蹟中的每一個都是天國已經臨在耶穌身上的啟示。在約旦河受洗是第一個光明的奧蹟。當替我們成了''的無辜者(參見格後五:21)基督進入河水中的時候,天開了,聖神降臨到祂身上,賦給等待祂完成的使命,于是有天父的聲音宣佈祂是祂的的愛子(瑪三:17及相關章節)。基督在加納初顯徵兆(參見若二,1-12)也是光明的奧蹟,祂因著第一位信徒瑪利亞的介入,變水為酒,給門徒們開啟信德的心。耶穌宣講天國的來到,並邀請人皈依(谷一:15),這也是光明的奧蹟,祂赦免懷著謙虛的信心投奔祂的人的罪(參見谷二:3-13;路七:47-48),這是祂憐憫的職務的開始,並將藉著託付給教會執行的修和聖事,繼續行使到世界末日為止(若二十:22-23)。最特出的光明的奧蹟該是顯聖容,據傳統說,是發生在大伯爾山的。正當天父要求神魂超拔的宗徒們聽從基督(參見路.,35及相關章節)、和基督共度受難的時刻、以便同祂共享復活的喜樂、並度被聖神所改變的生活的時候,神性的光榮在基督面容上閃耀發光。最後,建立聖體聖事也是光明的奧蹟,在這個聖事中,基督以祂的身體和血,藉著麵餅和酒的形象,作為食糧,為祂對人類的愛作證「到底」(若十三:1),祂為了人類的得救,奉獻自己作犧牲。

在這幾個奧蹟中,除了在加納的那一幕外,瑪利亞都身處幕後。福音只不過輕描淡寫地提到瑪利亞偶而在耶穌講道的時刻中出現而已(參見谷三:31-35;若二:12),但絲毫沒有提到她在耶穌建立聖體聖事的時候也臨在晚餐廳中。然而瑪利亞在加納婚宴中所擔任的職務,多少伴隨著基督的一生。在約旦河受洗時,由天父直接作的、並由洗者若翰回應的啟示,在加納時,則出現在她口中,並成為她給每個時代的教會的母性的重大告誡:「祂無論吩咐你們作甚麼,你們就作甚麼」(若二:5)。這個使得每個'光明的奧蹟'都有瑪利亞為背景的告誡,很妥當地為基督公開生活的言語和徵兆鋪了路。

 

痛苦的奧蹟

22. 基督痛苦的奧蹟,四部福音都予以特別的記載。教會的敬禮,特別是在四旬期藉著拜苦路,深入默想耶穌受難的每個時刻,意識到這是天主啟示祂的愛的頂峰,是我們得救的根源。玫瑰經選擇耶穌受難的幾個時刻,為引導祈禱的人用心加以注視,並重溫那些時刻。這個默想的過程從革則馬尼山園開始,在那裡,基督過著特別憂悶的時刻,因為面對著天父的旨意,人肉體的軟弱受到反抗的誘惑。在那裡,基督把自己放置在人類的一切誘惑之中,並面對著人類的種種罪過,向天父祈求說:「不要隨我的意願,惟照你的意願成就吧!」(路二十二:42及有關章節)。祂的'接受'推翻了原祖父母在伊甸園中的「拒絕」。基督承行天父的旨意所要付出的代價在接下來的幾個奧蹟中浮現出來了,在上加爾瓦略山、受鞭打、帶刺冠、死在十字架上這些奧蹟中,祂承受最大侮辱:看,這個人!

在這種卑賤侮辱之中,不只天主的愛彰顯了出來,人本身的意義也同樣顯示出來。看,這個人:誰要認識人,必須知道承認人的意義,人的根源,以及在基督身上所完成的一切,那就是天主為了愛而屈尊就卑,「直到死亡,而且死在十字架上」(斐二:8)。痛苦的奧蹟帶領信友重溫耶穌的死亡,讓自己設身處地站在十字架下,瑪利亞身邊,為同她一起進入天主對人的愛的深處,體驗這個愛的重生的力量。

 

榮福的奧蹟

23. 「默觀基督的聖容不能只停留在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祂的形象。祂是復活的主!」[29]。玫瑰經一向都表達這個信德上的認知,它邀請信友超越基督受難的黑暗,盯睛在復活與升天的基督的光榮上。基督信徒默觀復活的基督時,會發現自己信仰的理由(參見格前十五:14),同時不僅重度基督所顯示給的人,如宗徒們、瑪達肋納和厄瑪烏路上的門徒的喜樂,也重度瑪利亞的喜樂,她必須重新密切地經驗光榮的聖子的新生活。基督升天後光榮地坐在天父右邊,瑪利亞也將升天享受同樣的光榮,以極其特優的身份預先享有保存給每位義人的肉體復活的尊榮。最後,充滿光榮的瑪利亞,就如榮福第五端所說的,光輝奪目,成為眾天神和眾聖人之后,預顯來世教會的狀況和極致。

在聖子和聖母享受榮福的全程中,居中的是玫瑰經第三端'聖神降臨',這一端顯示教會與瑪利亞結為一個家庭,因著聖神有力的傾注而生氣蓬勃,準備好展開傳教使命的面貌。默觀這一端,就如默觀榮福其他諸端奧蹟一樣,必須使信友越來越活潑地意識到他們已在基督內和教會內度新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五旬節聖神降臨那一幕是最好的寫照。就這樣,榮福的奧蹟滋養著信友以現世歷史旅途中天主子民的身份,走向來世的希望。這個希望不能不催促他們勇敢地為賦給他們生命意義的那個「喜訊」作證。

 

從諸「奧蹟」到「奧蹟」:瑪利亞之路

24. 玫瑰經所提供的這些循環的默想當然不是完備詳盡的,只是提及主要的部分,引導人靈体嚐認識基督的滋味,這個滋味都是不斷地從福音純真的源頭中汲取得到的。基督生命中的每個階段,就如聖史所記載的,都散發著超越任何人所能知道的奧蹟的光芒(參見弗三:19)。這就是聖言成了血肉的奧蹟,在這奧蹟中「真實地住有整個圓滿的天主性」(哥二:9)。正為了如此,天主教要理非常強調基督的奧蹟,它說:「在耶穌一生中,一切都是祂的奧蹟的標記」[30]30。教會在第三千年代要「划向深處」,有賴于基督信徒是否有能力「充分地得到真知灼見,能認識天主的奧秘「基督」,因為在祂內蘊藏著智慧和知識的一切寶藏」(哥二:2-3)。厄弗所書向每位受洗的人發出熱切的期望說:「使基督因著你們的信德,住在你們心中,叫你們在愛德上根深蒂固,為使你們能夠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能知的,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哥三:17-19)。

玫瑰經就是為這個理想而服務,它提供開啟最容易以實際生活深入認識基督的訣竅。這個訣竅我們可以稱之為「瑪利亞之路」。這是納匝肋童貞女,一位有信德、靜默和傾聽的婦女的表樣之路。這也是敬禮瑪利亞之路,深知基督和祂的至聖母親瑪利亞之間不可分離的關係:基督的奧蹟,從某種意義說,也是聖母的奧蹟,因為聖母因基督、並為基督而生活,即使有時她不直接捲入也無妨。在頌念聖母經時候,我們效法天神和聖婦依撒伯爾問候瑪利亞時,我們感到受推動,不斷重新在瑪利亞的懷中和心中尋找「她母胎中蒙受祝福的果實」(參見路一:42)。

 

基督的奧蹟,人的「奧蹟」

25. 前面提到的,我在一九七八年曾說玫瑰經是我最愛的祈禱的證言中,有個概念我願意重新提出來。當時我說:「簡便的玫瑰經祈禱拍著人性生命的脈律」[31]

根據到此所作的有關基督的奧蹟的反省,不難深入了解玫瑰經在人類學上所發生的關係。這個關係比乍見時更為深入徹底。誰默觀耶穌一生的各階段,不能不在祂內發現人的真理。這是梵二大公會議的重大肯定,早自頒佈【人類救主】通諭以來,我就多次以此為訓導的對象:「事實上,人的奧蹟只能在聖言降生為人的奧蹟中才能發放光明」[32]。玫瑰經幫助人向這個光明敞開自己。人的路程在基督的路程中「重新建立」[33]、揭示、並獲得救贖,當信友追隨基督的芳蹤時,他便使自己置身在真人的形象前。默觀基督的誕生時,信友便學習認識生命的神聖;瞻仰納匝肋的聖家,就了解家庭在天主計畫中的原始真理;傾聽基督導師公開生活中的奧蹟,就獲得進入天國的光明;跟隨耶穌加爾瓦略山的苦路,就學會認識使人得到救援的痛苦的意義。最後,瞻仰光榮中的基督和祂的母親時,如果信友接受聖神的醫治和改變容貌,則必將看到我們每人蒙召前往的目標。我們可以說,玫瑰經奧蹟如果受到妥當的默想,必將照耀人的奧蹟。

基於這個理由,把我們生命中的許多問題、焦慮、勞苦和計畫帶到救贖主聖身台前,該是自然不過的事。「將你的重擔卸交給上主,祂必扶持你」(詠五十五:23)。用玫瑰經來默想,意味著把我們的焦慮託付給基督和祂的母親的仁慈心腸。二十五年後的今天,回憶奉行伯多祿的職責也少不了的考驗,我就願意奉勸每個人,甚至熱切邀請大家親身作此體驗:的確,玫瑰經「拍著人的生命的脈律」,為使人性的生命與天主神性生命的脈律,在天主聖三喜樂的共融中,和諧一致,這是我們生活存在的目的和願望。

 

第三章   為我,生活乃基督

玫瑰經,相似奧蹟之路

26. 玫瑰經以其特殊的方法,推薦我們默想基督的奧蹟,其目的在使人領會並生活在這些奧蹟中。這個方法以重複頌念為基礎。重複頌念的經文以'聖母經'為主,在每一端奧蹟中頌念十遍。這樣的重複頌念,表面看來似乎會令人覺得玫瑰經是個枯燥無味的祈禱方式。然而,要是我們把它當作愛的表達,則玫瑰經便大異其趣,因為愛的表達方式可能相似,但從不會令人感到厭倦,情感的彌漫將使愛永保清新。

在基督身上,天主的確取了一顆「血肉的心」。天主不但有一顆充滿仁慈和寬恕的神性之心,也有一顆人性的心,能夠發出任何親情的跳動。如果我們需要福音上的見證,我們不難在基督復活後與伯多祿的動人對話中找到:「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基督對他三次發問,也三次得到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參見若二十一:15-17)。這句對伯多祿的使命如此重要的話,除了特定的意義外,沒有人會忽略伯多祿三次重複同樣的話的美麗所在;基督再三地探問和伯多祿再三地回答,都用人類愛情最普遍的經驗的話語來表達。為了解玫瑰經,必須進入心理的活力中,那個活力就是愛。

有件事很清楚:要是我們直接向瑪利亞頌念聖母經,我們就是同她並藉著她,把愛的行為最後歸于耶穌。孜孜不倦地重複頌念聖母經,這個力量是因著渴望日漸完美地相似基督而來的,這是基督信仰生活的真正「程序步驟」。聖保祿以激動的話闡明這個程序步驟說:「在我看來,生活原是基督,死亡乃是利益」(斐一:21)。他又說:「不再是我在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迦二:20)。玫瑰經就在幫助我們日漸相似基督,直到成聖為止。

 

一個有效的方法

27. 與基督的關係也能借重方法的幫助,這不足為奇。天主與人交往時,都尊重我們人性的自然和生命的韻律。正因為如此,基督信仰的靈修,即使以神秘的靜默為最高境界,在這種境界中,任何形象、言語和舉止都被人與天主那種無法言喻的結合的密度所超越,然而一般而論,仍是把整個人複雜的心理和物理狀態都捲入的。

這在教會禮儀中尤其明顯。聖事和聖儀由一連串的禮節組成,這些禮節與人的多種表態有關。非禮儀的祈禱也有同樣的要求。有件事實肯定這一點,那就是東方教會最具特徵的、以「耶穌,基督,天主子,可憐我罪人」[34]34 這句話為中心的基督學默想祈禱,傳統上是與呼吸的韻律配合的,因為呼吸一方面有助于恆心呼求,另一方面也幾乎在保證生理上渴望基督成為自己生命的呼吸、靈魂和一切的熱切。

但仍然可以改良

28. '新千年代開始'宗座牧函中,我曾提到今天在西方也有默想的新需要,這種需要往往在別的宗教中找到討人喜歡的方式[35]35。有些基督信徒由于對基督信仰傳統的默觀認識不多,因此受到其他宗教那些方式的吸引。這些方式即使有某些積極的成份,甚至足以彌補基督信仰默觀的經驗,畢竟在意識型態上經常隱含著無法接受的根底。其實,在其他宗教的那些經驗中,也非常流行一種方法,以高度聚精會神為目標,借用心理物理性質上重複和象徵的技法。玫瑰經也處在這種宗教的普遍現象中,卻以自己獨有的特徵出現,符合基督信仰典型的需要。

事實上,玫瑰經無非是一種默觀的方法。既然是方法,就應該根據目的加以善用,而不能使方法本身成為目的。然而,玫瑰經也是積許多世紀的經驗的成果,它即使是方法,也不能等閒視之。無數聖人的經驗都重視它。雖然如此,並非說它沒有改良的餘地。以新增的光明奧蹟來補全玫瑰經,並在本牧函中提供一些與頌念玫瑰經有關的建議,正是這個用意。在尊重玫瑰經祈禱固有的結構下,我願意藉著新五端,協助信友了解這個祈禱所含的象徵性意義,以配合日常生活的需要。否則,玫瑰經不但不會產生預期的神修效用,甚至還有使頌念用的念珠淪為護身符或魔物的危險,這就徹底地歪曲了玫瑰經的意義和功用。

 

奧蹟的宣示

29. 宣示奧蹟一如開啟一個供集中注意力的場景,所以,最好同時也有一幅描繪奧蹟、可供注視的聖像。宣示的文字引導人的想像和心靈集中在基督生活中的特定事件或時刻。在教會發展出來的神修中,不論是敬禮聖像或其他許多富有感覺因素成份的敬禮,亦如聖依納爵羅耀拉在'神操'中所推薦的方法,都求助可見和想像的題材,因為他們都認為這對集中心神在奧蹟上有大助益。再說,這也是合乎天主降生為人的邏輯的方法:天主願意在耶穌身上取了人的形象。我們正是藉著祂的身體,被引去和祂神性的奧蹟接觸的。

宣示玫瑰經各端奧蹟也符合這個具體的需要。當然,這些奧蹟並不取代福音,也不觸及整部福音。為此,玫瑰經也不取代頌念日課,反而支持日課、提升日課的重要。雖然玫瑰經所提及的各奧蹟,包括補足的光明奧蹟在內,只限於基督生命中的主要部分,但是從這些奧蹟中,我們的心靈已經可以遨遊整部福音的其他各部分,這在我們以特別長的時間,收斂心神來頌念玫瑰經時,尤其可以如此。

 

聆聽天主聖言

30. 為了給玫瑰經默想有聖經的基礎並使之更為深入,在宣示奧蹟之後如能宣讀一段相關的聖經,該是相宜的,長短可視情況需要。事實上沒有比啟示的話更有效力。我們之所以聆聽啟示的話,因為我們確信那是天主的聖言,是為今天並'為我'而宣講的。


以這樣的態度聆聽聖言,聖言自然而然地就進入玫瑰經重複頌念經文的方法之中,而不會因為總是提及我們早已熟悉的事蹟而感到索然無味。然而,這並非在回憶聖經,而是讓天主「說話」。在某些隆重和團體的機會中,也可以適當地把聖經的話提出來作簡短的闡釋。

 

靜默

31. 聆聽和默想需要靜默。所以,在宣示奧蹟和宣讀聖經之後,開始口禱之前,宜有一段時間讓我們專注所默想的奧蹟。重新發現靜默的價值,乃是默觀和默想的秘訣之一。社會高度技術化和媒體化的缺陷之一,就是靜默越來越難。教會禮儀要求有靜默的時刻,頌念玫瑰經時,當我們的心靈聆聽天主聖言、並專注在某個奧蹟的內容的時候,也應該有短暫的靜默。

 

天主經

32. 在聆聽天主聖言、心神專注奧蹟時,我們自然舉心向天父。耶穌的每個奧蹟都把我們引向祂繼續不斷轉向的天父那裡,因為耶穌在天父「懷中」憩息(參見若一:18)。祂願意帶領我們與天父親密往來,讓我們和祂一起稱天主為「阿爸,父啊!」(羅八:15;迦四:6)。基督因著祂與天父的關係,把祂和父的神通傳給我們,使我們成為祂的兄弟姐妹,也使我們互為兄弟姐妹。'天主經'幾乎是基督聖母學默想的基礎,這個默想隨著重複頌念「聖母經」而逐漸展開,使對奧蹟的默想,即使是單獨的默想,成為教會的經驗。

 

十遍「聖母經」

33. 十遍聖母經是玫瑰經最主要的部分,也是聖母最佳的祈禱。我們要是對聖母經有妥當的了解,就會清楚地發現這個祈禱所具的瑪利亞特色,不但不與它的基督學特色對立,反而強調並凸顯這個特色。事實上,從嘉俾厄爾天神和聖婦依撒伯爾對瑪利亞所說的話摘錄下來聖母經的第一部分,就是在恭敬地默觀在納匝肋童貞女身上所實現的奧蹟。經文的話表達了天地的敬仰,而且從某種意義說,也讓人窺見天主默觀自己的傑作,即聖子在瑪利亞童貞女腹中降生為人時,所流露的驚嘆,就如舊約創世紀所記載的(參見創一:31),當初「天主看到自己雙手的造化時,所發出的驚喜一樣」[36]。在玫瑰經中重複頌念聖母經,就是讓我們與天主同樣地驚嘆:那是喜樂,是驚嘆,是承認天主降生為人乃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奇蹟。這是瑪利亞的預言的實現:「今後萬世萬代都要稱我有福」(路一:48)。

聖母經的重心,幾乎處在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之間的接連處,就是耶穌聖名。有時候,我們倉促頌念時,這個重心會被忽略,于是,正在默觀的奧蹟的關鍵處也就被遺忘。然而,正因為對耶穌聖名和祂的奧蹟的強調,才顯出頌念玫瑰經的意義和成果。保祿六世在"瑪利亞的敬禮"勸諭中曾提到,在某些地區有習慣強調耶穌聖名,給正在默想的那一端奧蹟增加一個呼求的條文[37]37。這是值得稱許的習慣,在公共頌念時尤其值得採用。這個習慣有力地表達了基督學的信仰,這個信仰應用在救贖主一生中的不同時刻。這實在是信仰的宣認,也幫助人活潑地默想,使人得以感受重複頌念聖母經所產生的相似基督的作用,同時尊重基督的奧蹟。重複與至聖聖母之名交織在一起的耶穌聖名,唯一賜給我們賴以得救的名字(參見宗四:12),甚至幾乎是讓聖母來提示我們重複頌念耶穌聖名,這實在是相似基督的道路,這條道路的目的在使我們越來越深入基督的生命中。

從使瑪利亞成為天主之母的那份與基督極為特殊的關係,產生懇求的力量,憑著這個力量,我們就在聖母經的第二部分轉向聖母,把我們現在和死後的生命託付給她母愛的代禱。

 

光榮經

34. 聖三光榮經是基督信仰默觀的極終目標。實際上,基督就是帶領我們在聖神內走向天父的道路。要是我們徹底走這條路,就會不斷地面對著有待我們讚頌、朝拜和感謝的天主聖三的奧蹟。讓默觀的極致,光榮經,在玫瑰經中有顯著的地位,是重要的事。在公開頌念玫瑰經時,光榮經可以用唱的方式表達出來,以便強調基督信徒任何祈禱所具有的這種重要的結構前景。

當我們專心一意,本著愛基督、愛瑪利亞的心情,一遍又一遍地頌念聖母經,深入默想奧蹟時,在每頌念十遍聖母經之後即光榮天主聖三,這決不在草率收場結束,而是具有適當的默觀氣氛,好像把心靈舉向天堂,幾乎在重溫大伯爾山的經驗,提前來日的默觀:「我們在這裡真好」(路九:33)。

 

結束的短禱

35. 現時頌念玫瑰經,在聖三光榮頌之後總有一段短禱,這段短禱隨各地習慣而異。在毫無削減這些祈禱的價值的意向之下,我以為似乎應該指出:如果每端奧蹟能以一個為獲得默想特定成果的祈禱作結束,那該當更能表達默觀奧蹟的豐富作用。這樣,玫瑰經必能更有效地表達它與基督信仰生活的關係。有個美麗的禮儀祈禱如此提示,它邀請我們默想玫瑰經奧蹟時,祈求能夠「效法奧蹟所蘊含的一切,並獲得所許諾的種種恩典」[38]

這樣的結束祈禱,就如出現過的情況,能夠有正當的不同變化。也因此,玫瑰經能有適合各種靈修傳統和不同的教友團體的樣式。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祝望在應有的牧靈辨識之下,能夠提出最具代表性的結束經文,以資廣為流傳,可能的話,先在特別傳揚玫瑰經祈禱的地點或朝聖地作一番嘗試,好使天主的子民得以借助種種真實的精神財富,從中汲取默觀的養分。

 

念珠

36. 頌念玫瑰經的傳統工具是念珠。表面看來,念珠經常只被用作計算反複頌念聖母經的次數的工具。其實,它也在表達一種象徵,足以加增默觀的份量。

關于這一點,首先應該注意到的是整串念珠以十字苦像為依歸,從苦像展開,也以苦像為祈禱的結束。教友的生活和祈禱都集中在基督身上。一切都從祂出發,並向祂走去,一切都經由祂,在聖神內,抵達天父。

念珠作為計算的工具,記錄著祈禱的進行節奏,它讓我們回想到不斷地默觀、以修基督信仰完美的生活的道路。真福巴爾托洛
隆哥也把念珠當作維繫我們和天主的一條「鎖鏈」。不錯,是一條鎖鏈,卻是甜蜜的鎖鏈;與天主父親的關係一向如此。這條'孝愛之情'的鎖鏈使我們與「上主的婢女」(路一:38)瑪利亞、其實、也就是與基督心口一致,祂雖然是天主,卻為了愛我們而甘作「僕人」(斐二:7)。

把念珠的象徵意義伸展到我們人際關係中,也是美好的事,因為念珠使我們想到把我們眾人結合于基督的那個共融和友愛的聯繫。

 

玫瑰經祈禱的開始與結束

37. 目前,在教會不同的環境中,開啟玫瑰經祈禱的方式有多種。在某些地區,習慣于用聖詠第六十九篇的呼求作開導:「天主,求你快來救我,上主,求你速來助我」。這幾乎是在激發祈禱的人謙卑地承認自己的貧乏無能;另有些地方,則以頌念'信經'為開始,這似乎是要以信仰的宣認作即將展開的默觀之路的基礎。這些類似的、讓人準備心靈就如默觀的方式,都是正當的習尚。之後,玫瑰經以按照教宗的意向祈禱作結束,為的是要擴大祈禱的人的視野,注意到教會廣泛的需要。正是為了激勵信友對玫瑰經懷著教會的看法,所以教會才頒給熱心頌念玫瑰經的人大赦,用以充實這個祈禱的效能。

事實上,果能如此祈禱,玫瑰經必真正成為靈修的道路,在這條路途上,瑪利亞要作信友的母親、導師和嚮導,並用她有力的代禱來支持他們。要是信友在玫瑰經祈禱中已經密切體驗到瑪利亞的母愛,而後心靈又感到需要在祈禱結束之前,用美麗至極的'讚頌聖母經'或聖母德敘禱文來一抒心中對至聖童貞的讚頌之情,豈能叫人驚奇?這是一段心路歷程的圓滿結束,它使信友與基督及基督至聖的母親的奧蹟活生生地相會。

 

時間上的分配

38. 玫瑰經可以每天全部頌念,有人確實也如此作,實在可嘉。這樣就使許多默觀者的日子充滿了祈禱,或者也陪伴有的是時間的病患和老年人的日子。當然,有許多人只能按照每週的某種順序頌念部分玫瑰經,如果再加上新一串的光明奧蹟,更是如此。這種一週期的分配法會帶給每週的日子某種精神上'色彩',就像教會禮儀給禮儀年節期帶來的不同氣氛一樣。

按照目前的慣例,星期一星期四頌念「歡喜奧蹟」,星期二星期五頌念「痛苦奧蹟」,星期三星期六和主日頌念「光榮奧蹟」。那麼「光明奧蹟」要放在哪一天頌念呢?想到星期六和主日兩天連續頌念光榮的奧蹟,而星期六傳統上一向特別具有敬禮聖母瑪利亞的氣氛,所以似宜把週內第二次默想歡喜奧蹟移挪到星期六,因為在歡喜奧蹟中更提及瑪利亞的臨在。于是,星期四正好空出來默想光明的奧蹟。

然而,這樣的指點並無意限制個人和團體按照內心和牧靈需要,尤其是為了配合禮儀可能提供的機會,自由默想的方便。真正重要的是讓玫瑰經,在認識上和体驗上,越來越成為默觀的路程。經由這條與禮儀互補的路程,以基督復活的星期主日為本的基督信徒的一週,便成為一條經歷基督一生奧蹟的旅途。基督,在祂的門徒們的生活中,以時間和歷史的主人的姿態出現。

 

結束

「堪受讚美的瑪利亞之玫瑰經,把我們和天主聯繫在一起的甜蜜鎖鏈」

39. 以上所談的,廣泛地闡述了這個傳統祈禱的豐富內容,它既有大眾祈禱的純樸,又有神學的深度,適於需要更成熟的默觀的人之用。

教會始終認為這個祈禱有特殊的效用,所以常把最艱困的意向求助于玫瑰經,求助于這個口禱,而且恆心如此作。當教會遭到威脅的時候,就是依賴這個祈禱的力量而脫險,因此,玫瑰經童貞以求得救恩者的身份受到歡呼致敬。

今天,我誠願把世界的和平及家庭的安寧託付給這個祈禱的效用,這我在牧函開頭時已經提到過。

 

和平

40. 新千年代開始之際世界所出現的苦難,令人想到只有從上主而來的、足以開導身處戰亂中和掌握國家命運者的心的介入,才能使人敢於期望一個比較不黑暗的未來。

玫瑰經本質上是引向和平的祈禱,因為它就在默觀基督,祂是和平之王,是「我們的和平」(弗二:14)。誰相似基督的奧蹟 - 玫瑰經即以此為目標 - 就會學到和平的訣竅,並以此擬定生活的計畫。此外,藉著那種默想氣氛的力量,心平氣和、娓娓地一遍又一遍地頌念聖母經,玫瑰經在祈禱者身上發出一種和平的作用,使他樂於打從內心深處接納和體驗復活的主所賜給的真正和平的恩典(參見若十四:27;二十:21),並加以散佈到自己週遭。

再說,玫瑰經也帶來愛德的果實,所以是和平的祈禱。如果我們把玫瑰經當作真正默想的祈禱來頌念,則它在幫助我們在基督的奧蹟中與基督相會的同時,不能不給我們指出基督在我們弟兄、特別是受苦的弟兄臉上所顯出的聖容。我們如何能在歡喜奧蹟中注視誕生在白冷的聖嬰,而不感到渴望去接納、去維護、去推崇生命,並承擔世界各地兒童的痛苦呢?我們如何能夠在光明的奧蹟中步武啟示者基督的芳蹤,而不立意在日常生活中為基督所宣報的真福作證呢?我們如何能夠默觀背負十字架並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而不感到需要作每個因痛苦而沮喪或被失望所壓倒的弟兄的「基勒乃人」呢?最後,我們如何能瞻仰復活的基督的光榮和被加冕為天上母后的瑪利亞,而不渴望使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更公正,更相似天主的計畫呢?

總之,當玫瑰經叫我們盯眼注視基督時,也促使我們成為世界和平的締造者。玫瑰經以它那持續不斷的熱烈懇求,回應著基督要我們「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十八:1)的邀請,使我們在為和平而如此艱困奮鬥的今天,仍然敢於希望打勝這場和平之「仗」。玫瑰經祈禱不但不在逃避現世的問題,反而在催促我們以負責和慷慨的眼光來看世界的問題,並為我們求得力量,本著有天主助佑的信心,懷著在任何境遇之中都為「愛德這個全德的聯繫」(哥三:14)作證的堅定意向,進入這些問題之中。

 

家庭:父母親

41. 玫瑰經是為和平的祈禱,但一向也是家庭和為家庭的祈禱。過去,基督信友家庭特別鍾愛這個祈禱,它當然也增進家庭的和睦共融。我們不能夠使這個珍貴的遺產失散。我們必須善用這個祈禱的方式恢復家庭祈禱,並為家庭祈禱。

"新千年代開始"宗座牧函中,我曾鼓勵在俗教友在本堂區團體和信友小組的日常生活中也奉行每日頌禱[39]。同樣地,我也鼓勵他們頌念玫瑰經。這並不是兩者選其一、而是基督信徒默觀中相輔相成的兩條路線。因此,我要求從事家庭牧靈工作的人員說服家庭頌念玫瑰經。

同心合意祈禱的家庭,會保持家庭的團結一致。玫瑰經,以其悠久的傳統,特別適用作家庭團聚的祈禱。家庭個別成員,正因為定神注目耶穌,也會找回大家重新相顧的能力,以便互相溝通、團結、彼此寬恕,並本著天主聖神所更新的愛的盟約重新出發。

當代家庭、特別是經濟發達社會中的家庭的許多問題,都出於彼此的溝通越來越困難。家庭成員很難相聚,即使有了難得相聚的時刻,也都被電視機的影像所佔據。重新在家庭頌念玫瑰經,意味著把其他大異其趣的影像、拯救人類的奧蹟的影像、注入日常生活當中,諸如:救贖主的形象,她的至聖母親的形象。在一起頌念玫瑰經的家庭,多少製造一些納匝肋聖家的氣氛:把耶穌放在中心位置,大家和祂分享喜樂,同擔痛苦,把需要和計畫託付在祂手中,從祂那裡吸取希望和向前走的力量。

 

子女

42. 把子女的成長道路委託給這項祈禱,這也是美好和會有成果的事。難道玫瑰經不是基督從受孕到死亡,乃至復活享光榮的生命旅程嗎?今天,為身為父母親的人,留意子女生命各階段的成長變得越來越艱鉅。在先進科技、大眾傳播媒體和全球化的社會中,一切都變得如此快速,各代之間的文化差距也越來越大。各式各樣的訊息和難以預料的經驗很快就進入青少年的生活中,對父母親來說,留意子女可能陷入危險,有時就成了焦頭爛額的煩惱。為人父母親的,看到子女面對毒品的引誘、聲色犬馬的縱情、暴力的誘惑、各種虛無主義和絕望的表現而無法自拔時,就經常感受到難熬的失望。

用玫瑰經來為子女祈禱,甚至和子女一起作玫瑰經祈禱,從他們幼年時就教導他們每日要有放下一切,全家同心合意頌念玫瑰經的時刻,這當然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途徑,卻是不能低估的精神幫助。有人或許提出異議,認為玫瑰經祈禱不太迎合今天青少年的口味。這樣的異議可能是在強調這種祈禱方式經常沒有受到周詳的準備。其實,除了玫瑰經的基本結構之外,不論在家庭或在團體小組中,為了適合青少年頌念玫瑰經,無不可以採行適當的象徵和實際的方法,協助他們了解和重視這個祈禱。為甚麼不試看看呢?一個熱衷、有創造性、不消極的青年牧靈工作,在天主的幫助之下,是能夠作些的確有意義的事,各屆世界青年日已經給了我這個信念!。我相信,要是玫瑰經介紹得妥善,青年們必能把它作為自己的祈禱,懷著他們青春的熱情來頌念,讓成年人再次感到驚奇。

 

玫瑰經,有待重新發現的寶藏

43. 極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個如此容易、又如此豐富的祈禱,實在值得基督信友團體重新發現。讓我們特別在今年作到這一點,把這個意向用來加強'新千年代開始'宗座牧函所釐定的路線,這個路線已經成為許多地方教會為最近的將來擬定牧靈工作計畫的靈感。

親愛的主教團內的弟兄、神父、執事、以及你們擔任不同職務的牧靈工作者,我特別向你們論及這件事,為使你們個人體驗到玫瑰經之美後,也成為勤奮推動玫瑰經祈禱的人。

各位神學家,我也期望你們在經過一番嚴密和明智的反省,以天主聖言為基礎、並關心到基督信徒的信仰生活經驗之後,使人發現這個傳統祈禱的聖經基礎,靈修的財富,以及牧靈的效用。

你們蒙受特別召叫,效法瑪利亞來默觀基督聖容的男女獻身人員,我也依靠你們。

你們生活在各種不同環境中的兄弟姐妹們,基督信友家庭,各位患病和年邁的人,以及各位青年,我也希望你們懷著信心,重新拿起玫瑰經念珠,根據聖經,配合禮儀,在日常生活當中重新發現這個祈禱的美妙。

但願我的呼籲不至於石沉大海,沒人理睬!在我任宗座職進入第二十五年之初,我把這封宗座牧函託付在童貞瑪利亞智慧的手中,我的心靈匍匐在玫瑰經宗徒真福巴爾托洛•隆哥為恭敬她而建造的美麗聖殿內的她的聖像前。我樂意把真福那首著名的「懇求玫瑰經之后」禱文結尾那段感人的話作為我的禱詞說:「啊,堪受讚美的瑪利亞之玫瑰經,把我們和天主聯繫在一起的甜蜜鎖鏈,使我們與天神結合的愛的維繫,抵擋地獄圍攻的救恩之塔,世海沉淪的安全之港,我們不再離棄你。妳是我們臨終的安慰。我們生命最後的一吻屬於妳。我們嘴唇最後的聲將是妳甜蜜的聖名,龐貝的玫瑰經之后,我們親愛的母親,罪人的避難所,哀痛者無上的安慰。願妳在上天下地普受讚美,從今天直到永遠」。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
任教宗職第二十五年始發自梵蒂岡

若望保祿二世

 

梵蒂岡電台江國雄恭譯

 

horizontal rule

[1] 《現代》,45

[2]教宗保錄六世宗座通諭《瑪利亞的敬禮》(Marialis Cultus(1974年二月二日), 42: AAS 66 (1974)153

[3]參閱 Acta Leonis XIII 3 (1884), 280-289

[4]值得注意的是他在任時所公佈的有關玫瑰經的書信:Il religioso convegno (29 September 1961): AAS 53 (1961), 641-647

[5]三鐘經致詞;Insegnamenti di Giovanni Paolo II, I (1978): 75-76.

[6] AAS 93 (2001), 285

[7]在大公會議的籌備時期,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不斷地鼓勵信徒團體為這教會的大典念玫瑰經。參閱給羅馬署理主教的信(1960年九月二十八日) AAS 52 (1960), 814-816

[8]《教會》,66

[9] 32號;AAS 93 (2001), 288

[10]同上,33: 同位,289

[11]我們在此要強調私人的啟示與公開啟示的不同。公開啟示是整個教會要接受的,但有關,需要教會訓導權來分辨和確認私人啟示來推動信眾的敬禮生活。

[12] 《玫瑰經的祕密》

[13] 巴爾托洛•隆哥著:《龐貝聖殿的故事》(Storia del Santuario di Pompei,(龐貝:1990), 59

[14] 勸諭《瑪利亞的敬禮》(Marialis Cultus47AAS1974),156

[15] 《禮儀》10

[16] 同上12

[17] 《教會》58

[18] 巴爾托洛•隆哥著:《至聖玫瑰經的十五個週六》(I Quindici Sabati del Santissimo Rosario),第二十七版,(龐貝:1916), 27

[19] 《教會》53

[20] 同上60

[21] 參閱教宗當選首次「向城市和整個世界」(Urbi et Orbe)收音致詞(1978年十月十七日)AAS701978),927

[22] 《敬禮聖母的真諦》

[23] 天主教要理,2679

[24] 同上,2675

[25] 「懇求玫瑰經之后」禱文是由真福巴爾托洛•隆哥(Blessed Bartolo Longo)在1883年所編寫來答覆教宗良二十三世在他第一封又關玫瑰經的通諭, 要求所有信徒投入反抗當時社會的不良情況。這禱文每年兩次(五月和十月)隆重地朗誦。

[26] 《神曲》(Divina Commedia,「天堂曲」(Paradiso XXXIII 13-15

[27] 《新千年代開始》20

[28] 《瑪利亞的敬禮》46

[29] 《新千年代開始》28

[30] 515號。

[31] 1978年十月二十九日三鐘經致詞;Insegnamenti I 1978),76

[32] 《現代》22

[33] 參閱聖依里乃(S. Irenaeus of Lyons):《反駁異端者》(Adversus Haereses III, 18, I: PG 7, 932

[34] 《天主教要理》2616

[35] 33號;AAS 932001),289

[36] 若望保祿二世:《給藝術家的信》(一九九九年四月四日)1AAS 91

[37] 46號;AAS 66 1974),155。這習俗最近被禮儀部在《大眾敬禮和禮儀指南:原則與發展方向》(Direttorio su pieta poplare e liturgia: Principi e orientamenti)再次被讚揚(2001年十二月十七日),梵蒂剛,2002年,165

[38] “   concede quaesumus ut haec mysteria sacratissimo beatae Mariae Virginis rosario recolentes, et imitemur quod continent, et quod promittunt assequamur” 【羅馬彌撒經本】1960年版,玫瑰聖母節日。

[39] 參閱34號;AAS 93200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