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的十四種祈禱

 

聖道明的祈方式

(禄茂•摩登纳会士(Fra Bartolommeo di Modena)之版本) 

前引

 

雖然聖師們都教導一些或寫了不少有關祈禱的小品,但是他們都沒有詳細地形容過一個人在祈禱中能夠實行的種種姿式,如聖道明常期所作的那樣。全能的天主把特殊的恩寵特別賜給了他,如果它們沒有對他的敬禮有所幫助的話,他是不會去實行這些方式的。確實,這些身體的姿態都很有效地去推動一位祈禱者的靈魂渴慕天主。

 

聖人對於祈禱十分琱腄A他也不會阻止他的肢體去表達他的熱忱與靈魂的激動。因此,有一段時間,他不願與其它的會士弟兄們參加團體大彌撒。他的眼淚流得特別多、他心靈的哀哭得十分激烈,使他無法控制,也使他不能在這些時刻繼續舉行禮儀。

 

除了他舉行彌撒中的共同動作都很有敬禮的神聖氣氛外,他也有許多不同的個人秘密祈禱方式。這些方式都被初期的會士們,因好奇而去觀察他,並在參與他的祈禱中所得知的。

 

horizontal rule

第一種

第一種祈禱方式,是在祈禱時行著深深的俯首禮,而雙手會放在膝蓋上。

如這樣的方式:

他也常在詠經席間祈禱,當他稱呼至聖聖三﹕「願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便會做此動作。他也把這方式教導給他的弟兄們,並提醒他們,正如友弟德曾說的﹕「籲吾主,謙卑和良善的祈禱,總是討禰歡心」(友弟德九﹕16)

 

horizontal rule

第二種

 

第二種祈禱方式,由他完全俯伏在地、雙手往外伸出去,而把頭或他的額頭完全貼在地板上,猶如他不配觀賞天堂或天主的肖像一樣。

這樣的方式﹕

如同一位慚愧的人站在神聖威嚴的天主面前一樣﹔也如同稅吏謙遜地重複說﹕「天主,可憐這個罪人罷!」(路十八﹕13)。如達味一樣說﹕「我犯了罪,行了不義」(參閱撒下二十四﹕17),「我自己該被罰,因為我犯了罪愆」。之後,他又加上﹕「我的罪孽深重,不堪得見天堂,因為我已招惹你生氣,做了你視為惡的事。」(《曼納瑟之禱文》10-12)。他還說﹕「因為我們的靈魂已俯伏在灰間,我們的身體已緊貼於地面。」(詠四四﹕26)「我的靈魂雖已輾轉於灰塵,求你照你的諾言使我生存。」(詠一一九﹕25)在這種祈禱的方式下,以及其他的祈禱方式,他都會很激烈地哭泣,而他雙眼的淚水就會變成斷斷續續的河流。

 

horizontal rule

第三式

在第三種祈禱方式中他會跪下來祈禱,以雙手遮臉屈身俯下。

如這樣的方式﹕

 

他會以達味《聖詠集》的詞語這樣說﹕「請大家前來,我們要向上主歌舞,向救助我們的磐石高歌歡呼;一齊到他面前感恩讚頌,向祂歌唱聖詩歡呼吟詠。上主原是尊高的天主,原是超越諸聖的大主。」(詠九十五﹕1-3)他曾教導他的弟兄們,那些聖賢們如何以這種祈禱方式朝拜基督的。

 

horizontal rule

第四式

第四種祈禱方式就是站著祈禱,並把雙手張開。因此他會用這樣的姿勢注視著苦像祈禱。

如這樣的方式

他會與達味一樣這樣說﹕「上主,賜我眼目明亮,別讓我沉睡而亡;免得我的仇人說:我已打了勝仗」 (詠十三﹕4-5)

 

horizontal rule

第五式

第五種祈禱方式,他在夜晚會三次脫衣、裸體祈禱,用鐵鏈使勁地鞭笞自己﹕第一次,是為自己的罪愆;第二次,是為整個世界的罪過;第三次,是為煉靈所作的補贖。除這一切外,還加上他常期在肉體上帶著一條鐵鏈。

如這樣的方式﹕

 

因此,他會以達味的詞語這樣說﹕「禰的苦鞭糾正我,直到最後」(舊譯詠十八﹕36)。無論如何,對於這位榮耀的聖人,我有機會認真地去研究他的生平,而確實發現他沒有犯過一些小罪,那也不需要提起他是否有犯過任何大罪了。

horizontal rule

第六式

第六種祈禱方式,就是跪著祈禱,但是整個臉是面向地板的,他盡力勉強自己的一切能力及肢體的力量這樣做。

如這樣的方式﹕

因此,他會這樣說﹕「上主,我從深淵呼求禰,我主,求禰俯聽我的哀告,側耳諦聽我的祈禱。上主,禰若細察人的罪辜,我主,又有誰還能站得住?」(詠一三零﹕1-3)

horizontal rule

第七式

第七種祈禱方式,他就會筆直地站著,雙眼會稍微往天上看。正如有一次,魔鬼以一隻巨貓的形象顯現給他時,就是採用這種祈禱方式。

如這樣的方式﹕

但那些在他周圍的人都無法瞭解他在說什麼,他只是很嚴肅地維持著這種姿勢。

horizontal rule

第八式

第八種祈禱方式,就是他跪著祈禱,多次重複行單膝叩拜禮,一晚少於一百次。如我們閱讀宗徒()祿茂的行實一樣,從晚上到深夜,他反復地起身又跪下來。

如這樣的方式﹕

他偶爾會靠著他的膝蓋歇一會兒,但在很漫長的時刻,他就好像愣住不動一樣,如一位已經入天堂的革魯賓似的,充滿著歡欣喜悅的表情。就這樣,他與天主交談之後,就會回去行他的單膝叩拜禮。他對於這些行為都很熟悉,而他也不斷地重複。在旅途中當他的夥伴想要休息時,他就會很虔誠的實行它,正如是出自他的愛好、一種習慣,或是本性的自發,或是好像他特別的職務。他都會這樣說﹕「高居諸天的上主,我舉目仰望禰。」(詠一二三﹕1)「因為我的靈魂一心向禰投靠」(詠五十七﹕2)。或其他類似的敬禮。

horizontal rule

第九式

第九種祈禱方式,是在祈禱時把雙手伸到他胸前如一本打開的書一樣。有時,他也會把雙手合併在一起,如同一般(藝術家)如何表達天主之母在十字架旁、站在她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聖子跟前一樣。有時,他更會把他的雙手伸開到與他的雙肩同樣高的位置。

這三種方式是如以下插圖的三個畫像﹕

他就會完全集中精神、專心致志地祈禱,如同在等待他所發出的、疑問的解答,又好像天主與他在交談一樣。因此,那些親眼目睹、觀查過他或那些曾經跟他同居過的人,都共認聖人在這種行為中,就如一位先知與天主在秘密的交談中,好像天主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啟示給他,或是像他與一位天使正在談論某些奧跡。包括有時他上路旅行中,他會找一些短短的時刻,或一些地方,去實行這祈禱的方式。隨後,如天主新工程的展現或剛剛被恩寵充滿的人,他就會與其他會士弟兄匯合,很熱心地與他們交談。

 

horizontal rule

第十式

第十種祈禱方式,就是站著祈禱,整個身體完全樹立,雙手伸開,如同救主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樣。

如這樣的方式:

他會用這樣的方式祈禱,如果他正在向天主懇求一些大事,他也建議他人不准行這種方式,除非是在很困難的情況中。因此,他與達味王一起說道﹕「願我的祈禱上達禰前……也把我的雙手向禰舉起」(詠八八﹕310),或以其他類似的詞句表達。

horizontal rule

第十一式

第十一種祈禱方式,他用腳尖踮高他全身,把雙手舉高,並在他的頭上合併,如一支緊繃在弓弦上要射出的箭,強而有力的直入雲霄以達天國。

如這樣的方式

我們的會祖,不會在這種方式的祈禱中停留很久,過了一會兒,會逐漸地完全恢復知覺。他在那時刻,像一位來自遠方的使者,如一位天國的公民,也像塵世中的陌生人。這樣,他會說道:「我朝著你的聖所向你呼號,高舉我手時,請俯聽我的哀禱!」(詠二十八﹕2)「上主,我呼求你,請速來救助我;上主,我呼求你,請你聽我的呼號。願我向你行的祈禱像馨香上升,願我的手高舉,如同晚祭的高騰。」(詠一四一﹕2)

horizontal rule

第十二式

第十二種祈禱方式,他猶如在聖經前祈禱。他虔誠地畫上聖號後,就很專心地閱讀書籍,如同他在與天主交談。

如這樣的方式﹕

他會這樣說﹕「我要聆聽天主上主說的話…」 (詠八十五﹕9)。之後,他好像跟一位夥伴討論些什麼,在詢問他,也在答復他;有時談話,有時靜默,有時歡笑,有時哀哭,注視聖書或閉目沉思,捶胸或說悄悄話。

 

他特別敬禮聖經,而在它跟前行禮或是親吻它。他會抱著聖經,有時把它隱藏在他的懷堜峊L的會衣內。之後,如果受到任何感召,就如同他從一位至高者那媕繸o了某種恩惠一樣,他會虔誠地把聖經拿出來,又向它行禮。靜下心後,會再開始閱讀書籍。

 

horizontal rule

第十三式

第十三種祈禱方式,就是跪下祈禱,宛如他不常用這種方式一樣。

如這樣的方式﹕

因此有人曾聽過他說﹕「天主,求禰傾聽我哀訴的聲音,從仇敵的恐嚇中,保全我生命」(詠六十四﹕2)。當他感覺到自己的祈禱已經被俯聽時,他會充滿喜樂地說道﹕「求你掩護我,遠離惡人的陰險,使我脫免作奸犯科者的暴亂。」(詠六十四﹕3)

horizontal rule

 第十四式

第十四種祈禱方式,他會上身赤裸著跪下祈禱,而有另一位會士,好像是被稱為「西班牙人」的那一位,會替他打苦鞭。(這位弟兄)應是在列品案調查中的一位宗座調查官或代表。

這祈禱方式是這樣的﹕

 

這位會士也傳述說,當他接受苦鞭時他的雙手是合在一起的,並誦念著聖詠第五十篇﹕「上主,求禰按照禰的仁慈,憐憫我!

horizontal rule

結論

我想這慣例已經進入了整個修會的生活體系,使會士弟兄們在規定的日期,有一位會士替聚集的其他會士們打苦鞭;這樣他們也能夠或多或少地參與會祖的苦修神工。

 

最後,我們該提醒你們,除了以上敍述聖道明所行的祈禱方式以外,他常痛哭流泣,也常是為那些急需者代禱。

 

他從沒有因某些障礙、或某些外來的干擾放棄祈禱神業

 

祿茂弟兄著《聖道明的祈禱方式》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