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1211

首頁 ] 向上 ] 幼年时代1170 ] 真理之劫1205 ] 修女1206-1220 ] 修會創立1206-1216 ] 宣道者1216-1221 ] [ 1216-1211 ] 他的肖像 ] 他的同伴們 ] 步入永恆1221 ]

horizontal rule

道明的辦事能力,在他組織修會的工作上,十足地表現出來。我們不得不重複地說,在道明之前,沒有一個新式的修會,即是說,一個擁有確定的規則的整體,其份子自高而下,組織儼然。布蒙特和熙篤會士們雖抱有相似的理想,部仍保持「阿伯」(院父)們的獨立。而他們組織的修會,只由阿伯們的會議而保持團結一致。每一個會院的修士們,都終生耳鬢廝磨,他們甚至發一種所謂的「定居」stabilitas聖願,以永不遷居為修道生活的理想。但對於宣道兄弟們,流蕩不定的生涯卻是他們的主要方針。而這種變換居住的目標,是為了修會的發展。他們的生活,應充滿了傳教的活動,仆仆風盒,走遍天下。當時的人,覺得這一切都是違反紀律的嚴重過失。巴瑪太Matthew Paris一位英國的紀事家(1200至1259)責備道明會士的輕忽傳統的修院生活說:「他們以天下為房,以四海為屋」。他的口吻很是酸苦,而道明會士們卻頗能以此自豪!當時及後世的作者,仍常嘲諷道明會的生活,以會士們為天涯遊子,甚至連道德方面都鬆懈下來。這種行旅生涯,本來很能使一個凡夫俗子放棄一切道德規念,自然,也可能有人在會衣下隱藏著一顆渴望流浪,以逃避法律及秩序的心,但這些作家們所述,仍是以臆造的成份為多,很不合於事實。道明創會及組織修會之時,對已往的成規,毫不漠視。他曾告訴兄弟們,他的修會,是奠基于他少年時的所見所聞,並曾實踐多年。他少年時,常去西羅斯Silos的本篤大會院,曾見到那兒生活的無限美麗,距古彌爾及卡肋路加不遠處,又有一個生氣勃勃的聖諾伯烈S. Norbert of Permontre所創的布蒙特會Order of Permontre,建立於1132年。後來,當他離開帕倫西亞以後,成為奧斯瑪的詠經司鐸,而此時詠經團才經革新,尚未得到教宗依諾森三世的贊許。自1200年他身為副院長,自1216年詠經團得到教宗贊許後,他被稱,也自稱為「奧斯瑪詠經司鐸」,嚴守一切規則,只加以宗徒工作的活動。不過詠經團的規則有很大的伸縮性,能由各人按自己的目標,以自己的方式來遵守它。在距土魯斯一日之程的地方,在加倫河旁,有一所古老的布蒙特會院,叫迦比爾聖母修院。因他認識該院的若望院父,所以常去那兒默禱。在那兒,他觀察布蒙特會士的生活方式,採取可用者,厘定了道明會憲。如同熙篤會是本篤會更完整的化身,布蒙特會會規是聖奧斯定典規最完全的化身。自此可見道明如何尊重合理的傳統,他的革新,並非對過去的反抗,而是為了迎合時代的需要。

我們不妨比較一下道明和布蒙特會規,看它們何處相合,何處相異。我們根據道明死後七年在若堂任下,於1228年巴黎總會議所修改的會規,及十三世紀布蒙特會士所遵循的會規,作這個比較工作。

兩個會規引言的第一段字字相同,而道明加上了:「 在服從下寬免會規,與遵守會規同樣神聖」一語。這種寬免,可在三項理由下給予:求學,宣道,及造益人靈:「因為我們的會是為宣道及拯救世人而設立,我們的求學,必須在一切之上,僅僅地,並懇切地,尋求有益人靈的一切」。這項原則表現了聖道明的理想:在一切上,應恪守詠經司鐸的規則(布蒙特會為詠經司鐸的聯合組織),除非某些詠經司鐸會規妨礙宗徒工作。因道明會是專為宗徒工作而創立的。

第二段文字談到日課經文,詠經司鐸於鈴響後立即去聖堂念午夜後第一時之早課Matins ,道明會士則於起床後,在寢室中念聖母日課。(18)

關於檢討會(19),兩個會規完全相同。自聖十字架瞻禮至復活節之嚴齋,永久戒肉食,粗糙的衣料及靜默規律亦然。在很多方面,除用字上稍有差異外,幾乎處處相似。關於長上法典性的訪察和每年舉行全體大會的規定也是彼此相同的。

在每日時間的分配上,則二者互異。布蒙特會所規定的,以祈禱及工作為主。關於手工操作,有專門一章的論述。道明的會憲,則代以研讀、宣道;宣道者的生活,寬免等等。

布蒙特會對會院之建築一字不提,而道明喜好貧窮的熱情,則表現於其對這方面的要求。兄弟們只許居住於貧窮及謙卑的房屋,「其牆壁,包括第二樓在內,不可超過十二或二十英尺高。」

收留望會者及初學生的方式兩者一般無二,而聖願的格式彼此相異。布蒙特會的初學生說:「我,(某〉弟兄,奉獻我自己於(某〉教會。我許諾悔改前非,補贖已過,及定居一處。我許諾按照基督的福音、聖奧斯定的典規,與布蒙特會會憲,服從您,(某)弟兄,及依法典所選出的繼承者」。

而依照道明的希望,宣道弟兄應依封建時代恭敬的態度,將手置於院長手中,說:「我(某)弟兄敬向天主,榮福聖母瑪利亞(20),和閣下(某)弟兄,現在(某)會院院長,代表宣道總會長(某)弟兄,及其繼位者,茲遵照聖奧恩定典規及宣道弟兄會會憲,鄭重發願並誓許服從,一直至蒙主召歸。」

道明之所以擬定這個格式,因他以為宣道弟兄應為自由無羈的基督及聖教會的武士,在長上的指揮下,隨時待命為真理而戰。而自獻于聖母,宣誓一種對她的特殊服從,據宏伯、羅曼Humbert de Romans的說法,這是當時其他修會所沒有的。

兩個會憲的結尾都是一樣的:「為保持全會的平安秩序,我們擬就此書」。名之為「修會習慣法」Liber consuetudinum。」

為了使他的修會易於調動,道明採取了民主作風。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愈坐守其成,君子的權威也愈大,所謂老大帝國者是。而與他國的交往,政治體系的變遷,商賈的來往,都是造成民主政治的緣由。交通的發達,使人民對本國的利益發生興趣,自然的要干預其政治。而修院亦然,凡遠居鄉村者,在一唯我獨尊的院長統治之下。而住在城內者,其規則則日趨民主。至少,在中世紀時,是這種情況,聖道明已受西班牙民主政治影響,而其個性願對待兄弟們如良友,反對獨掌大權。他只定了一個「阿伯」,再不重複。這個經驗,使他採取了代表及選舉方式。他根據當時的民情,確定了管理修會的理論。

依照布蒙特會及軍旅修會的管理方法,道明將全會分為會省,每會省之下有會院。每會院至少有十二位會士,由一位院長治理;在一個王國或地區內的數位院長(至少三所)由一位省會長管轄,而全會各會省則由總會長「總師尊」領銜。「師尊」Magister(21)一名已足以表示會士們如何以求學為要務(22)。起初,總會長的職位是終生制,減為六年制,後又增為十二年制(23)。現在省會長在職時間是四年,而院長是三年。每一位長上均由會士選出。為選舉院長,投票者的資格因時代而稍異。現今的規則只與道明在世時所用小有差別。每一領有神品,受過高等教育,並已發願九年者(十二個月的初學期滿之後即發願)均有權參加選舉院長。院長本人的資格是:發願已十二年,若在一主教座堂城市作院長,則得有神學學位(24)。在選舉中他需得大多數的選票。但若他也是投票者,那是說,若他屬於選舉院長的團體,則必須得三分之二以上的票。這個規條,是為了避免投票者因在票上寫自己的名字而引起的弊端。然後,被選者的名字要呈上省會長那裏,由他表示同意。

省會長由屬下的院長們及每一個會院的一位會士投票選舉。這位會士則由其團體選擇。在省大會中,各院長及一位「同僚」Socius或「伴侶」Companion(每所會院可不經院長的建議或干涉,自由選擇,派遣此同僚會集在一起。他們按照與選舉院長同樣的原則,選舉省會長,再由總會長表示同意。最後,總會長由省長及「評議員」Definitors,由每數分省選拔一位)投票選出。我們可以明見修會的管理是基於選舉制度的原則,而在選舉制度的旁邊,又有代表制度。我們真可以說道明會立法及司法的管理方面,是根據兩項原則:第一,凡執長上之權者,必由其所管轄的屬下投票選出;第二,在對管理者的選舉上〔除一個院長外〕應由代表執行選舉。也必須承認,在道明會中,長上只有司法的權柄。他們不能訂立法律,但有權執行一會或一省的法律,並監督屬下奉行法律。

而立法的權柄,則在總會議手中。創會之初,在省會議或在總會議中所行的一些規則已逐漸改換,但今日的開會方式,已有近七百年的歷史,與英國議會的形成同時。厄奈斯特、巴爾克Ernest Barker在其所著:《道明會及開會法》Dominican Order and Convocation一書中詳細地研討孟福的西蒙及愛德華一世Edward I曾受道明會的影響到何種程度,而英國的代表制度,有幾分是來自聖道明的天才。英國的議會和道明的選舉制都是十三世紀社會觀念的產物,都顯示當時的政府和聖教會有多麼寬廣的自由精神。

省會議從前是每年一次,後改為四年一次,每一省會的院長前往出席。我們早已說過,院長只有管理權,而無立法權。否則,他們可能在立法上袒護長上們,而妨礙自由,所以每一團體又選一位同僚與院長同行。這人毫無管轄權,只代表被管轄者發表意見。他只在開會期間占重要地位,會期結束,他又回轉屬下的位子。一個見解明確,而因性格的困難,不能作一院之長的人,這時很可以代表自己的團體,建議加人新規則,或修改舊規則。兩位代表(院長及其同伴)的任務是從代表們中或全省會士們中選舉幾位「評議員」Definitors,會省所要列下的規則的一切工作由他們執行。當這些人選出後,其他代表各返本會院。他們代表遂進行厘定新法或改善舊規。他們所公佈的文告(簡稱為「公報」)Acta先送至總會公署,而總會長按照本人及總諮議會對現行法規的意見及會省的公益表示同意或否。

省會議除由每會院二位代表出席外,尚有「修院教授」及「總宣讀者」在席(25)。「此二項頭銜均由工作成績獲得。修院教授Lector conventualis需經過考試,並具有十四年的教學經驗(26);總宣講者Predicator Generalis需曾在傳教工作中盡極大之力。此二頭銜均在分省的要求下,由全體大會授予」(27)。

總會議的組成與全省大會循同一原則,由省會長及每會省為此會議而選出的一位代表參加。其不同之處,是全總會議分為三期(28)。第一期會議由省會長們及歷任總會長、評議員及代表參加的是叫做選舉會議Elective General Chapter。第二期會議則只由評議員出席,稱為評議員總會General Chapter of Definitors,第三期叫做:省會長總會議General Chapter of Provincials,只由省會長出席。

但道明死後,總會長猶是終生職的,則由省會長們出席三期會議,其後二期,由確定人出席,那時,只在總會長死後,或升任聖教會要職後,才召開選舉總會議,由雙方出席。且每會省或每會院派遣兩位代表伴同省會長或院長參加總會議。現在的方式,是1340年以後才通行的。

此外,還有兩三個很特別的習慣:省會長,或院長,或評議員參加總會議時,也由同僚相伴。代表因病或死亡不能履行職務時,其空位由同僚代替。其次,每一法律需經三次大會通過,方能為會憲的一部分。每一現有的規則也需經三次總會議的否決,方能被廢除。所以決不會因解決一時困難,而匆忙的訂定一條法律,也不會因袒護一方而產生新法,因為下一期的會議只由省會長,或只由評議員出席。他們終可以拒絕表示同意而阻止之。第一次宣讀法律名「引進」Inchoatio,第二次名「認可」Confirmatio第三次名「確認」Constitutio。

在總會議之上還有「非常總會議」Capitulum Generalissimum。自創會以來,只開過兩次這樣會議。首次在1228年,以及在1263年。它與三次總會議相等。因它包括省會長們及二位評議員。它的公告可對會憲產生效力。

這是道明會組織的大要。我們可一眼看出,它具有多麼寬廣的自由精神,又如何深刻地信任民主作風。聖道明所遺留給他的修會的,正是這種對自由的愛好,而他創會的宗旨,不外真理的尋求。圓滿而純正的真理不是在世間所能完成的。世世代代的人都向它追求,而它總在前方領導,好似舊約中所記載的火柱及雲柱。但凡尋求,跟隨它的人自有一分成就:他們雖然未獲得全部的真理,卻獲得了自由。而向真理,為它的利益而服務,不問後果的吉凶,不聽人情,臉面的嚕嗦,不管個人手段的巧拙,奮戰到底,這便是靈魂的大自由了。

不過,總不要以為這種代表及選舉的制度沒有它的流弊。外表的缺乏成就,常是可能之事。它的本質就可能是力量和精神的損失。因為就以院長需經選舉來說,他很可能傾向於取悅選舉者,而成為拉法葉Lafayette所說的:「幾時能順從他的屬下,便是一個領袖」的人。而且,缺乏團結及分散精力常常是民主政治的特點。這些缺陷,在道明會的歷史中也屢見不鮮。若修會曾由一獨裁者組成,手操大權,而不受每一分院的制裁,若總會長能任命省會長,而省會長能任命院長,則有時定能阻止熱情,學問或守規方面的鬆懈。因為自由的誤解及濫用,可能污蔑極尊貴之事,如聖事,友誼等。但即便有這些危機,選舉制度仍是一博得上主特殊降福的辦法,不應因其偶而缺乏效果便予以廢除。因這制度教育人的理智,堅強他的意志,使他成熟,而不在一個高高權威的統治下,永為童稚。在一個極權的管理之下,人們可能工作更出力,得到更大的成就,但他本人則未必勝於牛馬,只因不得已而為之。若他是一位宗徒,可能感化更多的靈魂,但未必能將自己的靈魂多加一分光輝。最後,在上主眼中,使人有價值的,不是他的事功,而是他的為人。外面的宗徒事業,原是依靠在默觀者的祈禱及整個聖教會的功勞。所以我們實不應以外在的成功判斷任何事。聖道明並不是不知道民主作風所能有的缺陷,但他以為這作風的長處足以勝過它的缺點。因為缺陷在於外表,而長處則在內裏。民主作風可能不造成事功,而能造就成熟的會士。

道明會不住地追求真理,在異端中,在錯誤中,在動亂中,她的兒女們,唯真理是求。他們的目的,是永遠不能完全到達的。但他們找到了自由。

當沙福那的著作,激起了熱烈的辯論時,在教廷神學講授,道明會士達萊佐神父Pietro Paolo d'Arezzo起而為沙氏辯護。加第樞機Gaddi當眾攻擊他說:「神父,你身為教廷講師,應維護宗座,而不應欺淩他」。達萊佐回答道:「樞機大人,我的職務是維護真理。若在這教延中,有任何反對真理的事,就是我的恥辱。」

這就是道明向他兒女們的要求:追求真理,保持自由。

(18)為了符合梵二禮儀改革,這規定在新編會憲已被取消。

(19)別的檔又翻譯成「自控會」。

(20)後來修會決定加「會祖聖道明」。

(21)中文翻譯成『總會長』,是受到十六世紀修會長上的名稱Prepositus Generalis的影響。道明會總會長不只是聖道明的繼承人,他也是整個修會合一的原則,在道明會基本會憲中(第六號)告訴我們修會隸屬在總會長內鞏固結合,形成一體,會士都以聖願直接與總會長相連,奉他為本會的領袖。

(22)

(23)1968年新編《宣道會會憲及守則》Liber Constitutiones et Ordinationes定總會長任期為九年。

(24)有關這條,新編會憲裏已經廢除了。

(25)新篇會憲已經除掉這種特權。

(26)據新編會憲修院教授的定位和任務已經被現代化化成為研讀和進修的推動人。

(27)道明會的總宣道者已經在新編會憲被去除了。

(28)新編會憲減為三年一次的總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