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1206-1220

首頁 ] 向上 ] 幼年时代1170 ] 真理之劫1205 ] [ 修女1206-1220 ] 修會創立1206-1216 ] 宣道者1216-1221 ] 1216-1211 ] 他的肖像 ] 他的同伴們 ] 步入永恆1221 ]

horizontal rule

婦女們在聖教會歷史內所占的地位,是不可磨滅的。在初期的致命者中,後日教會中的磨擦、爭辯中,在修會生活的形成中,在教育事業中,及一切造就基督教思想的工作中,婦女們都會名垂青史。家庭既為社會組織的中心,人們實由母親那兒學得一切人生知識的第一課。而宗教的信仰,也是由母親傳給子。自從聖白窮美Pachomius及埃及聖安當Antony收納婦女于修會生活之中以後,聖教會又平添了一支生力軍。中古時代,封建制度之下,婦女的地位雖低,而其對聖教會的影響則無可倫比。亞裏山大的聖加大利納及其它的致命聖女,聖後白蘭,法王路易之母,艾蓮諾Eleonor,及希謝納的聖嘉琳,聖貞德等,都是這時代信德的中流砒 柱。另一方面,異端份子們也很知道利用這個時代所賦予婦女的社會生活自由,在蒙特利爾,封王艾默Aimery之母及其妹均為領袖人物,在方就及佛阿所開的辯論會中,婦女們都出頭露面。1207年于巴米爾Pamiers所開的辯論會中,佛阿伯爵的妹子克拉蒙Esclarmonde屢次打斷道明同伴們的言語,使後者大為激怒,說:“織你們的布去!”但異端的婦女們,正是坐在家中,一梭在手,散佈最大的毒害。自1242年至1245年裁判所自土魯斯地方所得的報告中充滿了祖母或母親傳授異端教義的敘述,甚而,一些女性的「成全者」成立了修院,為傳教中心,也為貧窮的武士及小貴族子女的學舍。道明的早期傳記者們常述說朗葛道克沒落了的貴族如何將女兒託付與這類的修院,她們往往從孩提時代就開始學習異端的道理。如此,婦女們或以受過訓練的傳教士的身份,或以母親及妻子的身份,協助阿比森Albigeois(異端派名)的組織。使主教狄亞哥失去再接再勵的勇氣的,正是這件事!

但在希納度,天主之母指示給道明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異端在很多方面抄襲聖教會的組織,現在是聖教會抄襲異端的時候了!道明在方就常與失去信德的婦女們交談,曾召集了不少次的集會,可能連女「成全者」也曾參加。在這些集會中道明講說異端的惡劣,以之為魔鬼的子孫。但道明並不以集會講道為滿足,他還要自根本做起。作法如何,他也在希納度得到指示。

他將他的計畫告訴了狄亞哥主教,立即著手實行。方就那座被荒廢了的教堂屬於土魯斯主教的權下,狄亞哥主教從他那兒取得了教堂的所有權。教堂的名字是:普義的聖瑪利亞堂Ste. Marie de Prouille。

然後,狄亞哥主教便囑託道明完成整個的計畫,道明召焦了九位自異端皈依的女子,將她們安置于教堂邊草率建造的一個簡單住屋中,住屋的形式,稍似修院。這九位女子,據早期的傳記說,全是大家閨秀,她們的名字是:阿德萊Adelais,巴秀.雷孟那Raymunda Passerine,白倫凱Berengaria,巴蓓拉.的麗查Richarde de Barbaira,若達娜Jordana,白爾佩.威瑪Gulielmina de Belpech,顧拉娜Curtolana,佳瑞Claretta及琴其亞娜Gentiana,後來又加人了瑪南達Manenta及魏敏納Gulielmina,她們則是方就城天主教家庭的女兒。希納度的神見,發生于七月甘二日。十一月甘二日,九位女子全集在一起;十二月甘七日,已在道明的指導下開始了修院的生活。短短的六個月中,道明已實現了他精密的計畫。

這幾位修女度著嚴肅的生活。宏伯、羅曼Humber of Romans於其所著道明傳中寫道:「這些天主的婢女,嚴守會規,常保靜默,足不履戶。於祈禱等神業之外,則紡織羊毛。道明使他的會士們居住于修女院之外,照顧她們的靈魂,他自己則保留院長的名分,治理修院的精神生活」。早期的傳記以狄亞哥主教為創會者,並說他回西班牙是為替這修會募集資金。但稍遲,一切傳記都以道明為會祖。自然,在希納度得上主指示的是道明,會集修女及指導修會的也是道明,所以說道明是會祖,實在更為適當。

我們不知道他是否給予修女們一個明確的規則。似乎他在她們身旁時,只以個人的指導影響她們的生活。也可能以謹慎的態度,為她們寫過一種會規。會衣是由道明選的:白衫,黑頭紗,未漂白的羊毛外衣。後來,因聖母顯現給雷吉那Reginald of Orleans時著聖衣,道明使修女們也加著白色衣。修女們聖德而純潔的生活,為周圍的人,立了真正聖教會精神的表率。

中世紀的女修會,只務默觀祈禱,為世界,為聖教會帶來上主的降福。她們的功勞,非今日一般作外面活動的女修會所可比。但正因她們不事生產,所以需要一些外來的協助,維持她們的生活,上主不忘照顧他的婢女們。道明的女修會創立後四個月(1207年四月十七日)納而本Narbonne的總主教伯朗籍Berenger贈送給修女院院長,他屬下的利慕斯的聖馬定堂St. Martin of Limoux及這堂口的一切收入(中古時代的聖堂往往圍繞以田產,田地的收人屬於聖堂,今日已無此種現象)。其他貴族也相繼樂捐金錢之類,這幾位修女的生活,自此得以穩定。

顯然地,道明不僅創立了女修院,也組織了男修會。這些照顧修女們精神生活的會士已是今日道明會的雛形。當狄亞哥主教回西班牙時,道明的同伴們並未以誓願的約束,自屬於道明的領導之下,但他們已成為一個有組織的團體,則無可疑議,納而本的總主教于贈送堂口時稱呼「道明及其同伴」,于另一文件中稱呼「奧斯馬的道明,及其今日與未來,居住於普義的修士修女們」,若堂說:「這團體的組織,得到教宗的同意」。故普義是個分為男女兩支的修會。修士和修女各有會舍,卻度著同一個團體生活。院長神父管理兩方面的財政事務,主持修土修女的團體會議。他對修士們有直接的管轄權,對修女們則從旁監督,他可以矯正修女院長的過失,但如無特殊的准許,他不能召開修女們的院務會議,若女院長拒絕給予修女某種寬容,他決不能給予。

道明同時建立了男女兩修會,但在未得教宗聖座正式贊同之前,會士和修女們並未以誓願自束,也未曾厘定任何規律及憲章。聖人明智而忍耐地尋找他的道路,逐步地試驗,籌畫,直到他的經驗確實告訴他那些辦法能使他們更易達到目標,及維持修會中井然的秩序。沒有一個人比他的眼光更清晰,而一旦找到了最有效的辦法,沒有人比他更迅速地付諸實行。他知道他需要什麼,當看道明如何完成目的之後,他以全部精力,敏捷的判斷及驚人的熱情一舉而成。但他行事常依照經驗,而不依照虛空的學說。以這次創會來說,他遲遲不劃定會規,而等待生活的經驗告知應保存什麼,摒棄什麼,最後,他仍採取別人的意見,而不肯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意見。只有一次,他稍執己見,但因別人另有建議,他放棄了自己的計畫。這實是真正的民主作風!

我們沒有忘記,道明在沒有開始和異端接觸以前,曾在詠禮會士的修院中,度過九年的隱居光陰。這一段生活,給予他足夠的修練,俾後日身為創會者。他曾遵守了聖奧斯定的規則,後來也參考聖奧斯定的規則而立定道明會會規。初創時,普義是男女二修會的中心,與其他修道團無大區別,其後,才逐漸發展他們各自的目標,而呈現了獨有的面目。女修會之創辦,無疑地是因為道明看清了婦女們對他的事業,能有極大的援助。

至於男修會,則正針對當時異端的特點,異端據有受過訓練,而學識豐富的司鐸們,對於與天主教教義相反之點,有深切的研究,且善於雄辯,煽惑群眾。道明採用了異端的方法,組織他的《宣道弟兄》修會,比異端的組織更完美,訓練更深刻,俾能抵制異端。起始時,他集中全力于土魯斯及南方,未曾想到,有朝一日,這修會將從他在西那度所瞻望的原野伸長蔓延,直到世界極端。

他以嚴峻的生活對付異端的苦行,以受過更好訓練的司鐸對付邪說的教師,現在又以他的女修院對付阿比森異端婦女所散佈的毒計。異端利用婦女們教導他人,為傳道員,為間諜,為信差,慫恿富有的人將他們的府第借來作宣傳中心,而貧家婦女,則以母親的身份,致力合作推廣之異端的領域。普義之創立,恰與這種婦女的活動針鋒相對。修女們都是大家出身,大概正因為道明需要有學識的女子,可以教授信德的道理,她們曾是異端份子,熟習異端的教義,知道應如何反駁,也熟識異端的一切計畫和方法。唯恐新皈依天主教的女子信德不堅固,他特立一位出身天主教家庭,而生長於非天主教環境的女子為院長。按宏伯、羅曼說,原來正是這九位女子自己建議成立修會:「若你今天給我們講說的是真理,則我們被錯誤的精神迷目已經很久了,因為被你稱做異端的人,我們一直以他們為宣道者。我們稱他們為好人,凡他們教給我們的,我們都全心的相信。但現在我們充滿了疑慮,痛苦至極。請你為我們祈求上主,好能使我們從他那學得信德,在信德中生,在信德中死,因之而得救贖。」接著,便是希納度的神見,普義的創會。創會宗旨,一如異端的女修院,也是為傳教與教育,並為躲避惡劣環境的婦女的收容所。

傳教的工作似乎並不在修院之外進行。因早期的記載常談及修院禁地的神聖不可侵犯,及修女們嚴緊的足不履戶的規則,但雖她們不能出外,外人卻能入內,拜訪她們。道明死後多年,修女院的神師及事務主任,克拉瑞William Claret弟兄脫離道明會轉入熙篤會時,曾勸修女們轉入熙篤會。但她們堅決地拒絕他一切的努力,也不肯接受他為她們所計畫的與世界完全隔絕的生活方式。所以,她們的傳教工作,是形成一個中心,凡院願進一步瞭解天主教教義的人,來向她們請教。而更重要的是她們的祈禱,為附近的地區,贏得信德的恩典。這些修女們所誦念的聖母經,好似向異端人所發的不住的召喚。普義生活中的貧窮,服從,貞潔,使人明瞭異端的克己苦修並非沒有人可以比美。而修女們操行神業的熱心,早晚悠揚的鐘聲,及有規律的生活,都是方就的人可以窺見和聽聞的,實際生活的善表,比口舌的雄辯,更有征服人心的力量!

而修院更是一個教育事業的園地。比較貧窮的貴族,無力在家中給予女兒們完美教育的,便送她們到這天主教的修院來。我們已經講過,異端女修院的工作是一式一樣的。有的女孩子,才滿兩歲,已經被穿上「女成全者」的會衣!這些修院,不僅是施行與阿比森異端所創辦的教育中心,也是從天主教家庭逃走的女孩子的避難所。有些婦女,離棄了天主教的夫君,逃到「女成全者」那兒,加入她們的修會。而「普義」的創立,也成為脫離異端的女子駐足之地,在那兒得到收留。

逐漸地,道明擴大他的工作範圍。1216年他去過羅馬之後,明瞭了他在土魯斯地方所試著克服的困難,也發生於其他各地,唯嚴重程度不同而已。他發現了他創會工作的成功,超乎意料之外,感到應該再接再勵,籌畫更廣大的事業。教宗依諾森三世早欲改革並聯合分散在羅馬城內外,精神鬆懈了的許多修院。為此,他修葺了聖西斯篤修院,並將其付與一個修院。依諾森死後,後繼者何諾裏三世Honorius由烏格里諾Ugolino樞機相助,決定積極完成前任教宗的計畫。經過一些時候的遲疑不決,終於1218年十二日三日請求道明接受這艱難的使命。教宗何諾裏把自己的家屋讓給道明會士們。這房屋處於亞文打丘Aventine距聖莎比那St. Sabina堂不遠,同時聖西斯篤修院也歸於道明的治理之下。於是,大家��定將修女從普義帶來,住在西斯篤修院,羅馬其他的���女們,凡願度一比較嚴肅的生活者,均可加入這個團體。原來的期望,是再將訓練好的修女,遣往羅馬其他各修院,以便完成一個普遍的改革。

「道明如今掌有由教宗所授予的權柄,他先向羅馬所有的修女們講話,但她們拒絕服從教宗及聖人的命令」至六十年以後,采琪修女如此口傳當年的經過(12)。當年采琪修女是一個十七歲的女郎,剛進人聖瑪利亞.田普洛Sta. Maria in Tempulo修女院。不過,在田普洛修女院中,大部分的修女都開誠的迎迓聖人。這修院的長上是歐珍Eugenia修女。聖人的口才征服了院長和修女的心,除了一位例外,全體都應允進入西斯篤會院,在聖人手中,修女們重發聖願,於是道明神父禁止她們再離開修院,探望家庭。這些家庭很快地得到了消息匆忙前來,責備院長和修女們不應放棄一座這麼漂亮的房屋,更不該聽從一個區區修士的擺佈」。道明對這種外來的影響,及修女們的情緒,很是敏感。一天早上,他到聖瑪利亞修院來獻彌撒,彌撒後,他向修女們講道說:「修女們,你們已經懊悔你們所作的應許,想要在追隨上主的路上,半途而廢。所以,我只要甘心情願的人,進人聖西斯篤會院,並重發一次聖願」。的確,有幾個修女曾懊悔她們的犧牲,但現在她們又找回了失去的熱心,結果,全體修女重發聖願。發願後,聖人取去了修院的鑰匙,負起一切的責任。他派遣修士們常駐其中,日夜管理,並供給修女們的所需。修女們被嚴禁與外人交談,若無陪伴者,連親屬也不許相見。

這座修院的表樣,很快的名滿羅馬。在羅馬的每一個修院中,都有一部份人贊成革新,1220年二月十五日,嚴齋期的第一個主日,聖西斯篤修院已修葺完畢,由普義的修女遷往其中,從聖畢比亞那Santa Bibiana修女院和其他修院來的幾位修女,連同幾位婦女,也一同遷人,尋求一更嚴格的默觀生活。她們一共是四十四人,在會土的指導之下,而女院長則是自普義派來的。

現在,這種修院生活開始傳佈各地。1219年二月,道明在馬德里又依普義的式樣建立了女修院。在羅馬,道明會的文件中,尚存有道明寫給修女們的一封信:「我們欣悅感謝上主,賜與你們神聖的召叫…女兒們,你們要以克己齋戒,攻擊人類的死仇。記住,只有戰爭的人,才能獲得冠冕」。我願凡在禁地「餐廳,寢室,聖堂,你們要保守完全的靜默。在其他各事上,要嚴謹地遵守(聖奧斯定的)典規,沒有人可以步出修院,除主教及其它長上,可以來講道或視察之外,也不要容許任何人進人修院大門。在守夜以及克苦工具自責上,不要鬆懈。服從你們的院長修女。不要閒散無事,浪費光陰。因為我們無法給你們任何金錢上的幫助,你們不必收納會士或其他的人。我們在主內所親愛的兄弟,瑪耐弟兄,既已不辭勞瘁,為你們組織了聖善生活,將負責助你們繼續前進,他自我們手中接受職權,訪問修院,矯正他所認為不合之處,若他以為需要,可以在大多數修女的同意下,改換院長修女」(13)。

這兒,如普義,也是一個嚴格,靜默,貧窮,服從的聖地。真福瑪耐是她們的駐院神師,但沒有男修院在旁,是與普義及聖西斯篤相異之處。聖道明給予每一修院以選舉自己的院長的權利。

直到那時,會士修女們只遵守聖奧斯定的典規。稍遲,方厘定會憲,送到羅馬請求許可。今日這會憲稱為《聖西斯篤修女的典規》Rule of the Nuns of San Sisto,因是從聖西斯篤會院傳達教宗的權柄到各地。

而普義的修女這時還不是正式的道明會修女。她們是聖人所收穫的第一期碩果,與男修會同時建立。起始時並無任何誓願,只以宗教熱心及友愛相團結。這種組織的方式,日後將由一個更大的機構所採用,機構的名稱是:「道明第三會」(14)。

(12)采琪修女回憶錄被稱為《聖道明的奇跡》Miraculi Scti.

Dominici(中文翻譯,請參閱《道明初期文獻》123—139頁)羅馬的采琪後來被派遣到玻羅那協助道明會聖雅尼隱修院Monastery of Saint Agnes of Bologna,後被教會列為真福,禮儀紀念日為六月八日。

(13)參閱這書信的中文翻譯《道明初期文獻》,書信1,第72頁。

(14)至古以來,道明會分為:第一會:就是男修會,第二會:隱修或是苦修會,第三會分為:住院修女會,在俗會員以及教區司鐸;為了附和梵二教會新觀,除掉這些名詞,採取所謂的《道明之家》:道明男修會、道明隱修會、道明修女會、在俗道明會、以及司鐸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