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宣道會內宣傳福音

horizontal rule

在宣道會內宣傳福音

道明會總會長: 卡羅•阿思比羅茲會士

敬愛的兄弟姐妹們:

宣道會(道明會)「被創立,從起初,特別為傳教及靈魂的得救」。由於這點,聖道明的子女的我們,以一種新方式奉獻我們自己給普世教會,將我們自己完全地獻身於,對所有男人和女人、團體、信徒和非信徒、還有特別是窮人,傳播天主聖言。我們知道人類的歷史和世界是救恩所實現的地方。由於這個,注意到現代社會的力能論,我們堅持有必要建立我們的宣道在,同時代的男人和女人每天復蘇基督徒信仰的新經驗和現實上。閱讀最近的總會議公告,我們可以簡述新文化廣場(Areopagus)或「領域」(frontiers),為此我們被召叫;它們是修會的優先權,還有我們要如何扮演我們宣傳福音的角色。


一、修會的使命來自它的根源:「無領域使命」

在梵二文獻裡,強調傳教士及教會傳福音的特質就是保錄六世之《在新世界傳福音》(Evangelii Nuntiandi)勸諭─前任總會長達彌盎•貝爾恩會士(Damian Byrne)稱為「宣道者的重大憲章」─將聖道明的基礎理念弄得清楚。這是整個道明會家庭的責任,「男人與女人一起在使命中」,去了解那個計畫和開動在世界宣道的特別使命。有些從開始就已描述過道明會使命的特色是:

宣道的使命,過去是、並且必須繼續是,超越領域的使命。這使命,阿爾及利亞的歐雷恩的主教,伯鐸•柯威里會士(Pierre Claverie)成為「破碎的記號」,要我們去超越這全球常有的不正義,常有種族、社會及宗教衝突的暴力。它與道明會團體態度的要求、還有巡迴、可動性、不斷的替代練習,趨向我們使命優先權領導我們的新領域。

二、我們被召叫在領域上傳福音

1. 生活與死亡之間的領域:正義與和平在世上的大挑戰:面對現代男人和女人,最戲劇性與急迫的問題,是一種歷史的特質。它們涉及制度、結構、社會習慣、政治及經濟將許多人介於生死之間。 所以,致力於正義與和平──分析、反省、團結的行動──是每個道明會使命有效的準繩,並且必須隨同我們宣道的任何範圍及形式,像在拉丁美洲的卡斯斯(Bartolome de las Casas安當•蒙特西諾Antonio de Montesinos)和伯鐸•高多亞Pedro de Córdoba)的例子,像在東方的沙拉撒(Domingo de Salazar)的例子,還有在我們現代的若瑟•雷布瑞Louis Joseph Lebret)弟兄的工作。

2. 在人性與非人性之間的領域:被邊緣化的人的大挑戰:現代社會的邊緣化結構,製造出被邊緣化的男人和女人的數目,永遠在增加中,他們接近一種非人性或低於人類生活的領域。在被邊緣化者的種類中,可找到許多遭受物質貧困和文化、社會、經濟及政治邊緣化痛苦的人。現代仍然有,以不同形式,「隔離種族或政治團體之制度」的受害者:移民海外、倡反調者、勞工、婦女、病患者、青年、老人。這些都是沒有天主之國的明顯記號,諸如此類的挑戰,在我們的反省、學習及傳福音中佔優先地位。道明會團體的使命,就是在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之間,開創出和表現出一種共融及共享的新範籌。

3. 基督徒領域:普世宗教的挑戰:普世宗教傳統給予我們天主的體驗。印度教、佛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依然處於超越基督徒體驗天主的領域。有些傳統宗教對現代男女施行強烈的影響力。與其它宗教的對話,產生質疑教會傳福音使命的傳統觀念,還有傳福音的不真實態度及模型。對話應該馬上分析和自我批判;這個推測一種傾聽的態度和一種欠缺修養的態度,自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宗教狂熱的暗示得到解放。聖道明的理想是在使命中超越建立基督宗教的領域,在庫曼人中(這是他的夢想)。將把會院安置在城市裡、和會士臨在大學裡為多種文化和宗教的對話於交談,對道明會傳福音的挑戰給予優先的地位。

4. 宗教經驗的領域:世俗形態的挑戰:現代男女發現自己在一個深沉地矛盾的處境中:一種缺乏宗教和一種渴望宗教。世俗意識形態解釋,一部分,這個缺乏和質疑基督信息傳達的舊模式。許多這種問題,被現代思想所灌輸,等著被答覆。現在在這些一切問題中,就是質疑有關人和他的或她的前途、有關真理的重要問題。無神論、無信仰、世俗化、冷漠和俗化主義是強烈地與意識形態有關的問題。就這些主題的對話,可以作為對各種不同宗教的表現和基督徒的行動,一種批判的糾正,而且,在同時,建議道明會傳福音的一個優先地區。來自道明會歷史之原始的一個重要課題,已成為該會在基督訊息和古典與顯現文化兩者之間來建立對話的能力。如:聖道明,把研讀工作納入於他的計畫:在第十三世紀的聖多瑪斯•阿奎諾;第十六世紀的道明會教授和神學家;在梵二中的神學家。神學在道明之家一直是被創作的和被預言的,以至於它被允許受到文化同等澄清的地步,它多少一直都是在賦與生命的,那就是它被使用,作為變更每個時代迫切問題討論的觀點。

5. 教會的領域:非天主教信仰與其它宗教運動的挑戰:大多數的信仰對信徒與非信徒是個恥辱。隱藏財富在不同的基督教傳統裡,對於全基督教會的對話及和好是個邀請。修會的神學反省、甚至它的傳統,忙著做這個挑戰。藉著其它的絃外之音,教會的領域也走向「新宗教的選擇權」之現象。在世界的某些國家和地區,這些「運動」的成長顯示對傳播福音構成一種挑戰。單純的公開譴責和逐出教門是不夠的。聖道明的理想是在超越「基督教」領域的使命中。教會的緊急需要阻礙了他,而且他在異教徒中、在教會的領域中,實行他的使命。他從他們處學習並做為傳播福音和使徒生活的楷模。他無止息地與他們對話。他以他的見證和對於教會共融的忠實而質詢他們。

三、修會的優先權為符合這些領域:

本修會參與教會的使徒生活,應該一直都在使命中並將自己置於領域上。對我們所有最高優先權就是宣道,「完全地奉獻我們自己,完整傳播天主聖言」。要了解這個目的,修會在最近幾年已經再肯定四個優先權。這些優先權不能彼此分開,也不能強調一個而減少其它的重要性;相反地,它們是互補的(互相依賴的);每一個以不同方式回應,現代人關於傳播天主聖言更急迫的需要。它們都不是新的,但全都屬於修會的神恩和傳統:聖道明的生活、第十三世紀弟兄們的生活,第十六世紀到達拉丁美洲和遠東,在現時代的弟兄們的生活。這四個優先權無疑地是我們原有恩典的果實。它們是:

1. 在喪失基督徒性質的世界傳授信理:那些在基督教傳統的情況中長大的人的世界,但事實上卻在邊緣或外界生活;對於信徒的有形團體採取冷漠或懷有敵意的。這個口授要理應該是復活節(逾越節),呼籲所有人做個人的皈依,然後使世界發生改變;還有它也應該鼓勵平信徒從事服務職務。

2. 在不同文化的情況中傳福音:朝向文化、智力制度、社會運動和宗教傳統運作「歷史上的基督教義之外」的一種哲學上和神學上的研究。該修會被召叫,幫助生產一個在不同的大陸成為基督徒的新方法。地方團體,應該以一種肯定的對話態度和對他們文化價值的欣賞,與人民一起來參與。

3. 正義與和平:在現代社會不正義的起源、形式和構造的批判分析; 傳福音的習慣為整個人的解放和促進。為正義與和平的行動,可能是世上的預言跡象,需要被整合在本地、省或地區團體的計畫內;它們應該以社會的分析、和聖經及神學上的來源為根據;它們應該支持弟兄姐妹們,冒著他們生命的危險有利於人類的尊嚴而參與協會和運動。

4. 人類溝通透過大眾傳播工具:傳播天主聖言。大眾傳播工具非常明顯地向我們顯示出「我們時代的戲劇」:人類文化與傳播信息之間、人類語言和信德[1]語言之間的裂縫;現代大眾傳播組成一個特權工具,供應一種對於整部福音,有效的傳播之文化性地可理解的與有效的言語。沉浸於世界,在此整個人受到生與死的傳達。這個發生在一種沒有旁觀者的過程中;所有的人都是演員;該修會的聖召召叫我們,然後,成為宣道者,那就是,與這些特性:信念、新觀察力、自由的溝通者。

四、宣道的特性與宣道者的態度

在領域傳福音和與這些優先權有某些特性,並要求一些個人和團體的態度一致:

1. 神學上的宣道:這個暗示對全部真理,不論它在那裡被找到,一種完全的開放。它要求一種深入的反省還有對話(一般的、相互宗教和文化)的意向。我們的宣道,一直都是植根於神學上深入而科學性的研究。「我們的研究應該首要地、熱情地和繼續不斷地被導引到這方向:就是對我們鄰人的靈魂有用的。」自那時以後我們的研習已經密切地與修會宣道的使徒使命有關。奉獻我們自己去研習便是回應「教化人尋找真理」的召叫。聖道明鼓勵他的會士們,透過一種智力憐憫成為對靈魂有用的,與他們分享「慈悲的真理」(misericordia veritatis)。現代世界的危機、成長的貧窮與不正義之恥辱、面對不同的文化、與喪失基督徒特性的人接觸;這一切對我們是個挑戰。 我們對神學上反省的練習,應該準備我們深入地透視,這些主題在上帝奧蹟中的意義。默觀與神學上的反省,給我們有能力去找到,更適合現代傳播福音的方法。這是我們追隨的真正道路,所以我們的宣道是教義上地真實,而不是一種抽象、一些制度的智力解釋。

2. 慈悲的宣道:這要求對人有一種深刻憐憫的態度,尤其對那些自己覺得「遠離的」的人。只有憐憫能治療我們的盲目、而使我們可能看到時代的記號。憐憫會對我們的宣道帶來謙虛──謙虛會使我們願意傾聽和說話、接受和給予,為此我們會影響也會被影響,被傳播福音和傳播福音。憐憫與謙虛,只有來自與在基督內的天主一種極深的結合。當我們效法基督的憐憫和謙虛的服務時,我們便被結合在天主內。憐憫和謙虛是泉源,從該泉源中流出時代記號的知識,瀰漫著祈禱和默觀的氣氛。這就是我們默觀天主的方式,祂將自己透過聖經啟示給我們,並且在時代的記號中顯示給我們。

3. 一種本土化的與化成肉身的宣道:這對於其它宗教、文化和哲學(化成肉身和本土化)具有實體的種種願景要求一種極深的敏感性。它暗示一種教育,為了知道如何希望、學習、來皈依、成為部分、合而為一和幫助淨化,並且提高我們在這些宗教、文化和哲學方面所發現到的價直。

4. 先知性的宣道:它不是宣佈我們自己的知識,而是天主的聖言,生命和給予生命的、完整的宣言包含永生之言的啟示福音。它是不可能忽略「時代記號」的嚴肅分析,它從超性原則發出並且透過祈禱啟發的。要辨別時代的記號,我們應該繼續不斷地注意窮人、受壓迫者、海外移民和受折磨者、以及所有因種族、宗教和揭發不正義而遭受迫害的人。天主透過這些哭喊聲,也透過那些沒有聲音,並生活在冷淡、孤獨及沮喪的人們跟我們講話。

5. 在貧窮生活中宣道:貧窮不僅是自我犧牲的一種形式,也是對我們的宣道增添可靠性的一種聖約和適當的方法;這是它的權威和真實的記號。我們生活在一個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分界增大的世界──好像富國與窮國的分界那麼大,也發生在富人與窮人的團體中。此外,現代的窮人有較佳的國家及國際的結構知識,那就是奴隸性與貧窮的狀態之因。如果在世界上,像這樣我們呈現出自己,與富人生活在一起多過於與窮人生活在一起的話,那麼我們的宣道將是不可靠的。

6. 巡迴的宣道:我們是在旅程中的男女。巡迴是,第一步,一個空間觀念暗示繼續旅程、旅行的一種傾向;但是我們的宣道要求我們一種社會的、文化的、觀念學的和經濟的巡迴。它是道明會精神性的觀點,應該使我們整個生命有活力,而那就是從希伯來聖經和耶穌,「道路」,聖道明渴望跟隨祂,做一位真正傳福音之子的不同聖經經驗來滋養。

7. 團體性的宣道:我們的宣道並不是個人孤立起來的單獨努力。 所以,它要求一種傾向合作、團隊工作、以表露的興趣、愉快和有效的幫助支持別人的努力。 這些態度在我們道明會生活的主要要素有其根:共同生活、默觀祈禱、研讀、一個經過我們宣誓的兄弟團體和奉獻。修會的共有和一般性也使得它的管轄有活力,在管轄內是特別的有組織和部門全部成比例的參與,以達到修會的正確目的。它是在其方式內的一種團體管轄,而這為了修會的進展和它屢次的修正是必然地適當的。

8. 分享的宣道的神恩:道明之家:修會生為一個家庭。 會士、隱修女、一般使徒性修女、俗世團體成員和在俗及神職會員團體等等,與其它以某種方式和修會相關的團體(如:道明會青年運動;道明會國際志工團之中),在聖道明的神恩中激勵我們。神恩是一個而不可分割的:宣道的恩寵。這是與我們修會的弟兄姐妹們分享的宣道,他們透過洗禮過相同的神父之職、和透過相同的修會宣誓與他們對相同使命的承諾而被祝聖。我們全體的參與最好透過我們彼此的合作而顯示出來。這種合作包括:一起祈禱、計畫、作決定和從一種尊敬平等的共同相互補足來完成計畫。這些計畫包括非常不同的主題:諸如祈禱、教書、宣道、牧人的鼓舞、正義與和平、大眾傳播、研究與出版、還有聖召的促進與陶成的職務。

結論:

我們宣傳福音的這些領域、優先權和特性,並不是被加上別的好像一種排除過去東西的「絕對命令」或者「新方式」的「新工作」。相反地,它們表達出喜樂與自由的一條道路;它們表達出許多男女已經付出和付出他們生命,以這位宗徒的話,成為他們自己的話:「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九:16

道明會總會長

卡羅•阿思比羅茲會士

寫於主曆2002年十一月七日、羅馬。道明會諸聖節

李素華 譯

[1] 《向新世界傳福音》勸諭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