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會期」的培育

horizontal rule

「望會期」的培育      Damian Byrne

道明會總會長貝爾恩神父

一九八七年九月

修會生活新訓令(Renova Causam,簡稱修訓)的緒言,提醒我們「為適應年青一代的心理、現代的生活環境、以及現代使徒工作的需求,必須建立一套完整的培育計劃」,但要注意「初學是正式加入修會生活的第一步」,它具有「不可替代的和有特殊地位的角色」。文中提示我們要達成上述的目標,「未來的初學生須在做人及神修方面,均需具有基本的準備」。「今天的初學陶成所面臨的大部份困難,時長是來自一個事實當望會生被接納時,並未具有必須的成熟……所有修會必須特別注意初學前的準備。」(修訓4號)

            修會聖部在較近一份文件中,重提望會期的重要:「陶成並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事。從最初的聖召響應到最後的堅定答覆,其整個過程,可以粗略的分為五個時期……在望會期間,就儘可能要辨認出真誠的聖召……」(註二)。據此,望會期的培育仍應視為整個培育過程中的一部份。

            在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三日的總諮議會中,我們曾討論過初期陶成的問題。現在我願意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修反省。

            經驗告訴我們:進入我們修會的許多初學生,因為準備不夠,以致在初學期中,未能獲致所應有的成果:「當望會生在做人與神修方面已達到一定的熟階段,能夠以充份而正確的責任與自由去答覆聖召時,才是初學開始的時候。」(修訓4號)。這點值得我們細心的反省。在這方面,前任總會長桂龍格神父(Fr.Vincent do CouesnongleO.P.)曾提出了相當有益的勸告:「如果對於望會生的成熟有疑問,更好是將初學延後,否則在接受培育的最初幾年中,他們會或多少的離開修會,這為所有的人都無好處,因為初學院或書院的熱忱,都會受到不可避免的損害。」

                        基督徒的培育

            有些時候,我們會把個人所設想的「當然模式」假定在他人身上,例如今天的青年人比十年或十五年前的同齡青年,往往具有更廣的知識,但並非經長具備相稱的基督徒徒培育,與他們的俗世知識來比,他們的信仰生活經長只有初級教義的基礎而已。這不但是針對進會者的擔憂,更是整個教會所關懷的。而身為宣道者的道明會士自不能例外。

            加強基督徒的培育,以及傳授信理知識,必須成為望會期的一個主要項目:「請教導我良善,教我如何作門徒、和給我傳授知識。」

            修會生活革新法令(Perfectae Caritatis,簡稱修會)提醒我們「修會生活最基本的準則是按照福音追隨基督」。跟福音中的基督會晤是所有基督徒培育的基礎。福音研塑造望會生的思想、行為及活動,同時將他們導入本會的耶穌神修中(The  Jesus Spirituality of the Order)。

                        現代生活的奏與拍子

            不管我們如何作適應,修會生活的節奏與拍子,總是有別與俗世生活的節奏與拍子。進入修會生活的過渡期中,需要對年青人和他們的世界作相當精細的瞭解。望會期是由俗世的生活逐漸過渡到修會生活的時間,給予望會生神修及心理的逐步調適,以準備他們進入出學後,必需有的改變,同時也提供他們離開家庭及修會中有自立的機會。

                        人性價值觀的發展

            望會期的一項重要的好處,是給予望會生發展人性價值的機會,使他們開始接受責任,並能夠欣賞自己的優點及缺點。

            這點引起我反省望會生在學校、在使徒學校或小修院畢業之後,馬上就進入初學的政策。修會生活革新訓令已經對此政策是否明智提出疑問,它問及「為了確保初學有更好的準備,是否更加上一段適當的試驗期,以發展望會生在做人及情緒方面的成熟。」(4號)

            進初學之前,年青人需要發展適當使用物質的某種獨立性;此外,他們需要有機會培養作決定的能力;在者,他們也需要時間發展對同性或異性的正常人際關係。這些素質還沒有適當發展之前,就讓望會生進入初學,那將是一個錯誤。讓他們太早進入初徐,會產生一項危險,那就是他們還沒有面對一些關鍵問題,包括財物自主權,個人自主權以及「性」的處理。

            望會期應有助於澄清這些關鍵問題。此外,望會生的同居共處有助於發展他們的人際關係,作為度修會團體生活的準備,並能幫助他們懂得友誼的寶貴及獨身的選擇。

            為使望會生能夠發展上述的素質,望會期的環境必須提供他們有足夠的自由,否則,如將望會期組織得太過嚴密,或將它變為小型的初學,將會破壞望會期計劃的整個目的。

                        望會期的地點與期間

            關於望會期的時間、方式及地點,應由省會議或省會長與其諮議會作決定。(會規地一六七條)

            我們人贊同修會生活革新訓令的建議:「望會期的地點不該設在初學院內」。我也贊同它的提示,望會院設在非度正規修會生活團體內,使他們的生活模式可適應他們的成長,以及望會過度的需要。

            從本會的不同單位中所收到的三十三件回答,可看出多種類型的望會期計劃。為些單位,望會期的重點放在發展做人及神修方面的成熟上,以及完成望會生的基督徒教育;為另一修單位,則利用此期間來完成望會生的普通教育課程、學習語文、甚至攻讀哲學課程;也有一些單位,將重點放在訓練唸日課、及導入道明會的生活。所有這些因素能夠在個別計劃中有其價值,但望會期的重點必須放在望會生的人文及基督徒的發展上,以及給予每一位望會生有足夠的空間,以發展其獨立性,一如前面論人性價值的發展所指出的。希望一個健全的獨立性,能夠導入一種健全的相依關係。我希望上面所說的,可以幫助澄清有關望會期培育的任何誤解。望會期並非度會士生活,而是修會生活的標準。

            我認為以不足一年的望會期,是很難達成望會期的目標。同樣,某種形態的共同生活,似乎是值得嘗試的。為許多望會生而言,這是他們第一次嘗到在團體中跟別人一起生活的經驗,以及第一次體驗到與人相處之互相調適的經驗。

                        進入初學

            進入出學的程序是結束望會期的培育,這些程序已列在會規第一七O條。如果在望會期間能夠慎重行事,對許多聖願寬免的請求都可以避免。一方面不要過於期望所有進入修會的都留下來,另一方面也該有積極的希望標記:那些修進入修會的都會留下來。此外,我們該承認會士生活是一種漸進的過程,沒有一個人能夠一夜之間就成為會士的。

            不少會省借重心理學專家的幫助,作為培育過程的一部份。這是一種需要謹慎的事,而個人的權利必須受到小心的尊重(參考法典第六四六及二二O條)。前述專家的幫助能夠極端有益的引導望會生以發展期人性及會士生活,也能幫助考查委員考查及收錄望會生進入初學(會規第一七一條)。

            會規第一五五條清楚地只出在整個的培育過程中,本修會所期待的如下:

            「為使培育收效,在陶成中的會士必須具有下列的素質:

體格健全、心理成熟,其成熟程度與年齡相對稱,性格適合團體生活,基督徒生活穩定,適當的天資,具有適應性,純正的意向,以及自由志願在道明會的生活堙A將自己奉獻給天主和教會。」

            推行聖召

推行聖召的工作是每位會士的責任,不該只推給聖召推行人。如果我們相信自己,就必須推行聖召。忠於祈禱、生活見證、以及實地宣講,都有助於推行聖召,但我們也必須主動地尋找聖召。聖道明並不等待年青人來找他,而是他自己到外面去尋找、探訪學生宿舍,邀請學生加入修會。若堂總會長寫給戴安娜的信件中,時常請求她這樣祈禱:「有人會加入我們的修會」……「為善盡你的一份,請祈求天主將我們的希望便變為事實。」然而,我們好意思做得比這更少嗎?

            對聖召漠不關心就是拒絕使命。桂龍格總會長提醒我們:「就如有些家庭不要孩子,同樣,有些團體並不歡迎青年聖召,因為懼怕因此而要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在此我願重覆他的話。

            聖召在歐洲及北美洲的一些地方,有緩慢地起色,而在非洲、亞洲、中南美洲和太平洋等地區,則繼續成長。至於本地聖召則更要處處受到鼓勵與推展。阿樂理神父(Rodrigo de Albornez)在一五二五年寫給西班牙國王的一封信中曾說:「一個本地聖召比五十個傳教士來得有效」,此信是否誇大其詞?也許是無論如何,沒有別人能比當地人更了解他們同胞的思想與心靈。每一個團體都需要自己的會士與司鐸。在某些國家中基於文化及語言的差別,而有不同的團體,這樣我們就該拿出勇氣,在這些人中開始推行聖召的第一步。

            本會仍在等待,在那些曾經興旺過聖召的國家中,使聖召復興起來,修會在其他國家內能夠建立起來。推行聖召、建立修會是犧牲奉獻的工作,但是沒有一種有價值的生活不要求奉獻犧牲的。

            總而言之,很多會省曾經做了很多的努力,也花費了許多人力與物力,作為望期會、出學期及讀書期的培育,也在個種辦法中找出最好的。過去幾年的經驗顯示,在那些曾花費心力構想出培育計劃的會省,在他們的培育院內有相當的穩定性,而他們也能充滿信心的面對未來。

            多少次我們曾談論到我們的生存問題,但是我們有勇氣去問,我們為什麼而生存?我們對這問題的答覆,會決定我們對每個培育階段的重視。道明會士下一代的素質繫於我們給予今天入會者的訓練和榜樣。在此過程中,望會期的培育佔有一個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