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讀經通靈

horizontal rule

聖道明和莊子看讀經通靈

潘貝頎(道明會士)

聖道明的靜觀

    道明會會祖聖道明(St. Dominic)有一種既優美、又虔誠可愛的祈禱方式,亦即他的第八種祈禱方法. 這是聖道明在日課後和用餐後所用的祈禱方式。那時,他會很熱心,洋溢著在日課或用餐時,因唱天主聖言所汲取的那種虔誠的精神。聖道明很快地退避到寂靜的地方,譬如他的小室或其它場所,在上主的面前收斂心靈;他會靜坐,作聖號,開始1.大聲閱讀打開在跟前的書。他的神魂因而超拔,有如正2.聆聽(默想)著上主在聖詠上對我們所說的話:「我要聽天主上主說的話」(詠八十五,9)。他好像和同伴3.辯論(慎思)什麼,開始的時候,在思想和言語方面會露出些微不耐。繼而變成一位4.安靜的聆聽者(祈禱),然後又好像與人辯論似的。一時他好像又笑又哭,一時又專心貫注5.恭順地臣服基督,喃喃自語,並槌打胸膛而6.靜觀

如果有好奇的人士想一窺聖道明的風采,便會發現他像梅瑟似的,走入沙漠,登上曷勒布山-天主的聖山,目睹燃燒的樹叢,卑屈在天主台前,低頭聆聽天主的聖訓。     

天主拯救希伯來人脫離在埃及所過的奴役生活,領導他們渡過紅海,在西乃山麓給他們頒布「十誡」,并與他們訂立盟約,所作出的許諾便開始逐一實現了。在那時侯,梅瑟的祈禱是最動人的。他在天主面前為同胞的請求,可以與後來天主與人類之間唯一中保耶穌基督的祈禱相比擬。

梅瑟與天主交往中我們可以看出,是天主走出第一步。天主先從燃燒著而不遭焚毀的荊棘叢中呼喚了梅瑟。這件奇事是在教會的神修傳統上、用來講解祈禱的一個基本比喻。天主自稱為「亞巴郎的天主,依撤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所以召叫神的僕人梅瑟,是因為祂是生活的天主,祂要人類也像祂一樣生活。所以,天主顯示自己為要拯救人類。但是天主不願意獨自拯救人類,天主更不願意不顧人類贊成不贊成,強迫人得救。因此,便揀選了梅瑟,為派遣他,讓他在自己慈憫救世的工程上分擔一份職務。這個措施,好像是在向梅瑟請求甚麼似的,而梅瑟也似乎與天主討價還價,經過長期的爭辯,才答應服從天主的旨意。在這種的天上人間的對話中,天主傾吐了自己的心了,梅瑟則學會了怎樣祈禱:他想推卸,他提出異議,他更盤問天主的底細,天主便啟示了那不能用言語說出來,而只能以其偉人的奇跡來表現的名號 .現在,天主是面對面地同梅瑟講話了,好像一個人同他的朋友談話一樣。現在,梅瑟的祈禱是典型的靜觀祈禱了。現在,他始終不渝地忠於天主交付給他的使命了。聖經上稱讚那時的梅瑟說.他時常同天主長久交談,並不時上山去聽天主講話,去向天主為他的同胞求情:下了山,又把天主的話告訴同胞,依照天主的話領導他們。聖經又說,梅瑟是天主家裡最受信任的僕人,天主向他面對面親口講話。同時,梅瑟為人十分謙和,超過地上所有的人。

聖道明本質靜觀的這種祈禱習慣,有如使人登上上主的聖山,因為他是那麼迅速地由閱讀中提昇到祈禱,由祈禱昇到默想,再由默想提昇到靜觀

當道明獨處閱讀時,時常恭敬書本,對之鞠躬、親吻。尤其在閱讀福音,或讀到基督親自所說的話時,更是如此。有時,他會將臉用披肩掩蓋起來,或埋入雙手當中,再用風帽稍加遮蔽。繼且充滿聖潔的願望。之後,他又好像要對一位崇高的長者表示謝意,恭敬地起身,俯首片刻。經過這樣的祈禱,他的整個心靈又注入了新的活力,充滿了內在的平安!又重新閱讀書籍。

聖道明這種祈禱方式,從上述安傑里哥(Fra. Angelico, O.P.)名畫中表達出他那虔誠,溫柔,敦厚及依賴天主的維妙維肖神情.這一祈禱方式乃根源於古隱修士的讀經通靈神修,目標在於使人達到靜觀真理的境界.並使人能超然於物外,努力變化氣質,以便使人成為天主的人.聖道明的一生可用「與神論道, 與人論神」作為其寫照.

庄子的修持工夫x

東海有聖人, 此心同, 此理同. 西海有聖人, 此心同 ,此理同. 在我們中國文化的道家中,莊子在修行路上,也有類同的方法.           

莊子寓言中充滿了有關人類提昇意識境界的描述與故事,我們無法在此一一提出. 我們且來聽聽莊子在大宗師篇女偊第二則具體的修持工夫。

這段敘述是借用女偊的口說的。女偊年事已長,但看起來滿年輕,面色有如嬰兒. 一個名叫南伯子葵的男子問她為什麼能如此常保年輕?女偊說是因為她已得了道。那人又問「道可得學邪?」女偊坦誠相告,不,不可以,他並非其人。換句語說,道可學得,但基本條件是學的人要有聖人之才,即要有慧根:教的人則應有聖人之道,即實際的得道經驗,且具有體證性權威者。女偊就將她教導一位才子卜梁倚的經驗告訴南伯子葵。女偊守候著卜梁倚的經過如下:

  參日而後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

  七日而後能外物; 已外物矣,       

  九日而後能外生矣, 而後朝徹;...而後見獨;..而後能

  無古今;...而後能入於不死不生。

這兒「參、七、九日」象徵性的天數,指修行上實際身體力行所下的功夫。「外」是超出,超越之意。靜觀修持過了頭三天,這位根器不錯的才子就能超越世界的局限:七天後超越所有有形物;九日後超越壽命的限制。很明顯的這是漸修的苦功。

南伯子葵的求知欲甚強,又問女偊她的工夫從那兒學來的。女偊又將功夫另一層面的步驟說出。

聞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聞諸洛誦之孫,洛誦之孫聞之瞻明,瞻明聞之聶許,聶許聞之需役,需役聞之於謳,於謳聞之玄冥; 玄冥聞之參寥,參寥聞之疑始。

 這段充滿了隱晦不明象徵性的用語,簡單註釋如下:

   副墨」:表文字,書籍,經典;文字是翰墨所寫, 但文字不是道, 不過是傳道之助, 所以叫副墨. 對初作之文字言, 則後來之文字都是文字滋生的, 因此稱副墨之子.      

   洛誦」:表示反覆誦讀;進入文字所表答之道的境界, 心齋坐忘, 得魚忘筌.  

   瞻明」:指見解明徹;此即朝徹境界, 有如朝氣之大清明

   聶許」:聶 : 附耳小語; : 聽的意思, 藉著深入聆聽而有所悟,心悅自許;

    需役: ,須也;,行之意, 不行, 道無由而得, 所以悟理之後, 又必須勤行勿懈.

    於謳: 歌謠的意思. 得道之樂, 則發之詠歌(手之舞之, 足之蹈之), 以寄深趣.

   玄冥: 寂默之地, 忘言之境界.

   參寥: : 空虛, 參寥即參悟空虛之意. 此即見獨, 其意境正如莊子所說:「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傲倪於萬物。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上與造物者遊,而下與外死生無終始者為友。」(莊子天下篇)林希逸註: 道雖得之於文字,  實吾之性天之所自有者也(學茍知道, 六經皆我註腳). 

       疑始: 無始之始, 即齊物論的 有始也者, 有未始有始也者, 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 天下、一切有形物.生死一概置之度外後就有清晨般明徹的靈性視力;之後靈性視力使之見到獨一無二的原本自性即道體本身:之後就超越時空,進入不生不死的常、永琚C

  莊子的副墨®洛誦® 瞻明®聶許四功夫正好與天主教讀經通靈(Lectio divina)閱讀®默想®回應®靜觀的四步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天主教的教導

按梵二大公會議的教導:我們的「祈禱當伴隨著讀經通靈,為形成天主與人之間的交談,因為當我們祈禱時,我們向天主說話; 當我們閱讀天主聖言時,我們聽天主講話」(啟示憲章六: 25) 。讀經通靈是中古時期修院內普遍應用的讀經祈禱方式。其重點在於聆聽天主聖言,使大家不至成為「外表是天主聖言空洞的宣講者,內里卻不是天主聖言的傾聽者」(啟示憲章六 :25)。這古老但有效的方法最終是要帶引我們以聖言為祈禱的根源,而最後更能引發我們發自內心的轉變,使聖言成為生活的力量。

讀經通靈」的確是一個遠古有效的傳統,它幫助我們接近天主聖言。在起初看來是一種讀經技巧,但最終卻是一種「奧秘的經驗」、神修力量的泉源。聖道明經由此道而有洋溢的靜觀,並用這洋溢的靜觀作為他宣道的基礎. 作為技巧,讀經通靈是看重喃喃背誦、記憶某一段經文,從這一段盡量聯想其它的章節,直到這裡我們只是做明悟上的功夫。可是在過程中,我們的心靈也漸漸開放,隨著聖神的指引,開發空靈高遠的心境淨化慧眼去參透世界,提高人格的涵養,促進身心和諧,感受天人合一的樂趣。聖道明和莊子所以都注重讀經通靈的漸修工夫,正因凡我信友唯有歷經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的修持後,始能篤行之.不經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撲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