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去看新興的福傳

horizontal rule

傳教去看新興的福傳

弟茂、賴德克立夫 Timothy Radcliffe弟兄
總會長給全修會的信函

以道明會在美洲的首次傳教去看新興的福傳

在美洲傳教的過程中,道明會始終的使命就是來自對他本會使命的忠誠,他們跟一般修會在美洲的表現方式不一樣,他們具有與眾不同的特色,但是原則,宣傳福音的目的是相同的。重點是在於實施的方式上不同,所以在這個角度下,我們可以跟其它修會不同而不必互相比較。因為每個團體有其自己的使命特色做為答覆某些問題的方式。

神恩和傳教的使命:當道明在南法國直接碰到一群處在貧窮,無知和非自由的民族,他們的信仰近似於一種異端,甚至可以說是在迷信中的一個社會。他與這個事實接觸後,也影響到他的信仰。他漸漸的肯定,不只是一種直接性傳教的需要,而對於真理和信仰的意義,也要有深入的體驗和瞭解。

為了答覆這群人的需求,聖道明創建了一個修道團體,它的生活方式正是以宣傳福音為主,為了遵循宗徒的生活足跡,由此產生了二個不同的層面──巡迴傳教與修院默觀──藉以創造新的修道方式,這種生活方式允許在團體中每個成員能在傳統修道潮流中存在,也能在宣傳福音上建立新的出發點。我們無法否認這種團體共識的見証和彼此相愛是來自祈禱與交託一切於主的眷顧之內,這種眷顧是以乞求的方式來顯示這種精神,同時,這種精神也影響了一個宣道者的培育,和他所使用的語言。

在另一方面,祈禱能支持跟天主合一的生活,使我們為他人而向天主祈求。這就是傳道的終極目標。聖道明用這個方式來使他創立的修會能夠與第四屆拉特蘭大公會議第十章所描述的傳道者相配合。

自從修會初期開始,這種使徒性使命是頗為堅固的,我們在原始會規到現代的文獻中可以看到這個精神。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原初的使命逐漸失去它的生命力與積極性。在十四世紀,社會歷史的改變也影響了修會生活,使它逐漸往下滑落。但同時也有一股復興的力量已經開始展現出來,它表現於一些意圖恢復原來精神的運動。在西班牙,有一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他正是對後來到美洲傳教者的精神的培育者,他開始召集具有共同想法的會士們,鼓勵他們過一個嚴格而且貧窮的修道生活。

道明會的特恩,由這個改革運動而復興的果實,就是一群會士被一種聖召所推動而能渡一種貧窮,規律而又自由的生活方式,成為當代的新先知和福音的宣揚者,這種精神也可以在一些有學問的會士身上看見,這些會士有一種理性的能力去衡量他們在傳教時所遭遇的問題──以多瑪斯的思想為底基。這種聖召的動力同時推動這兩方面使之達到分工合作,也正由於這種聖召的推動,使得傳教者不僅是用當時所流行的方式,更能展現出具有一種先知精神的時代推動者。因為他們能去觀察現象,思考衝突的解決之道,再加上修道生活,使他們在面對傳教的困難和危險時,展現更為自由的態度。

他們為了復興修會的目標,道明會想去剛發現的美洲大陸傳教,後來在1508年召開修會的大會時,決定去新世界創建修會。

1508年所決定的願望,在同年的103日開始實現,當時的總會長──多瑪斯。斐尤寫信給西班牙的會長,請求派遣十五位會士儘速到美洲傳教。在這封很有名的信中,列出了道明會在美洲傳教的三個基本方向:第一,創建團體,這就是創建能夠積極的生活出會規精神及修會神恩的團體。第二,會士得要儘量去宣傳福音,因為這正是本會的基本工作及精神。第三,研讀:因為只有這個方式會士們才能夠好好傳教,甚至總會長寬免會士能夠帶著他們的書及筆記去美洲。

1510年九月,第一群會士抵達聖多明尼哥市,在當地,方濟會早就有了團體。初抵的這一群會士只有四人,但後來慢慢增加,他們各自分散到加勒比群島及委內瑞拉海岸的地區傳教,在1530年於此地建立了美洲第一個省會,稱為西印地亞十字架省。

1526年的六月底,道明會也到達了墨西哥,在這個時期,修會慢慢的發展,由墨西哥市到德範德帕,他們特別在混血種族與民住民地區住下服務。尤其是在普艾布拉和歐恰嘉兩地區。因為幅員太過於遼闊而且原住民的語言和文化都不相似,修會決定把墨西哥分為三個省會──墨西哥聖亞哥省、聖西伯利多歐恰嘉省、和普艾布拉的聖彌哥爾及諸天使省。

在中美洲,到1534年都沒有一個很固定的道明會團體,在此地有和他的三個同伴──伯多祿。安古樂、羅繼哥•拉德達及路易•康絲,為瓜地瑪拉的民眾傳教,後來抵達很有名的委拉巴斯,這項傳教事業在由來自墨西哥和西班牙團體的協助下使修會得以再於薩爾瓦多和尼加拉瓜兩地定居傳教。此地後來成為契亞帕斯聖文森省。

道明會於1529年年底抵達新格拉那達(即現在的哥倫比亞),從聖瑪爾大與喀他基那為根據地,開始在當地各種族的原住民中傳福音,在短時間之後,道明會在聖瑪爾大、喀他基那、敦嘉瑪、敦夏、善達斐、鄧吉、斐勒斯等地活動的很活躍,這些地區就封為新格拉那達聖安多尼諾省。

1530年,道明會士和皮沙洛同時攻進了祕魯,但是後來,因為與統帥的奴役政策有衝突,就撒出了當地,除了發斐德,然而情況不久就改變了,外地的會士來祕魯,從利瑪市到處發展,在厄瓜多爾、智利、吐庫曼、拉巴拉他等地傳教,在1940年道明會總會把這地區包括整個南美洲屬於祕魯洗者若望會省。因為這個會省範圍太廣,在1584年大會決定把它分成三個省會──基多聖加利納省(包含現在的厄瓜多爾地區)及智利聖羅倫斯省,在1724年,才在阿根廷建立布宜諾斯艾利斯聖奧斯汀會省。

從各省會所表決的決定殳記錄,我們可以看到各會士到何處去工作,可以確定,每個會省大概有二百多個會士,特別是墨西哥與祕魯會省,在沒有被分裂以前,可算是有最多的會士。

後來,聖多明尼哥,墨西哥,歐恰嘉,善達斐、利瑪和智利聖地牙哥成為陶成未來會士的中心。至此,開始實施總會長希望在美洲發展的第二步。

我們不要忘記,道明會到新世界的最高原則是去傳教,這些會士離開祖國寧靜的修道環境及他們的教士,是為了宣傳福音,這種熱烈的願望是跟西班牙當時恢復修會運動有相當大的關連。因為大部份的會士是來自受到這運動所影響的修會,因而願意到美洲去。

他們覺得只有理智上的培育是不足的,他們更想把修道生活的積極面表現出來。甚至把神貧變為苦修的方法,使個人能夠準備以這種堅固的基礎隨從福傳的精神並捍衛真理。這就是要建設團體創立修院的原則,使每個會士能專心修道而預備傳教。把修會建在教堂旁邊的這個傳統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把會院看成為傳教之所,以我們的語言及生命雙重方式來宣傳福音。

這些團體主要工作是為眾多的本地原住民服務,然而,原則上,大門是為任何人而開的。不久之後,這些聖堂就有各種原住民及各民族的混血人來聽道理及領受聖事,每當節日或週日的下午都是為原住民做這種服務。早上為歐洲教友的時間。

這些修院也變成教育與善行中心,修院的走廊是公開的,使那些願意求學者能夠來旁聽,在修院的門房堙A常常把食物給窮人,或是安慰那些有心事的民眾,這個工作使我們想起了兩位在美洲服務的聖人──聖瑪汀及聖若望•瑪西亞。

這些修院也是巡迴傳教的根據地,院長通常選二位會士而派遣他們到一些地方去傳教,在三、四個月甚至半年的外出之後,他們回到修院來休息、祈禱、讀書,再等待下一次的派遣。

建立在原住民地區的小型修院,通常叫會館,有二位至八位的會士定居,這是為了服務那些住在較遠地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