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會總會長宣道會800年    重燃薪火

horizontal rule

首頁 ] 向上 ] 禧年禱文 ] 宣道者的來臨 ] 普義隱修院的誕生 ] 家庭希望 ] [ 道明會總會長 ] 普義隱修院簡史 ] 全大赦 ] 給予教會的光輝 ] 照片 ] 台灣天主之母隱修院 ] 總會議2007 ] 給予教會的光輝 ] 默觀與隱修生活 ] 道明會的靈修 ] 禧年(2006—2016)年的計畫 ]

horizontal rule

【願我們忠實地保持我們起初的愛德】

(參閱默二:4)

道明會總會長

卡羅斯•阿斯比羅斯(Carlos A. Azpiroz Costa)弟兄

致函給整個修會

有關宣佈創立第一個隱修女團體之八百週年禧慶

 

我的弟兄姐妹們:

在我們的大姐聖加大利納•瑟納的節日,我從普義榮福瑪利亞隱修女院,修會的第一座隱修女院,寄這封信給你:「因為在她內,好像『道明整個靈魂都轉入於她 (確實如同轉入真福若堂•撒克森身上一樣)[1]

在我們的歷史中,有許多事件鼓勵我們,要恢復我們對聖召的忠實,如同聖道明的子女一樣:「要默觀並把我們默觀的果實與他人分享」。

「宣道會隱修女的成立,是因我們會祖道明,把一些歸依於天主教信仰的婦女,集合在普義榮福瑪利亞隱修女院而成的。這些婦女,自由的只為了天主,他將他的「神聖宣道」與她們的祈禱與補贖聯合在一起」[2]。真福若堂寫道:「因為當時宣道會尚未成立;他們就將獲得的收入,捐給普義(Prouille)的隱修女院;雖然當時道明努力不懈地宣講,卻只擬出創會的藍圖而已,...可以說,從奧斯瑪主教去世到拉特朗大公會議(1215年十一月),大約十年當中,實際上,都是道明弟兄一人在孤軍奮鬥。」.[3]

隱修女創會迄今已經過了800年。我們想想,什麼是第一個道明會團體真正隱藏的種子呢?那就是默觀。如同我們強調神學的首要性,認為默觀引導我們的生活與使命一樣。

我們因天主賜予隱修女的恩惠而感謝天主,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在我們旅途中,有她們的支持;她們以特殊的方式來參與我們的宣講; 她們歡迎我們分享我們巡迴式的宣講帶來的希望和喜樂、悲傷與焦慮,如同聖加大利納•瑟納曾做過的,隱修女鼓勵我們不要害怕,走向大街小巷去發現渴求天主的人;隱修女也迫我們為熱愛基督和人類而生活。

我們應以聖道明那安詳的喜樂來過這週年紀念日。天主願意和全體的宣道會,自將臨期第一主日 (2006年十二月三日)開始直到2008年的主顯節結束,我們要慶祝一個禧年,為紀念我們隱修女的八百週年而奉獻。 我們將做九年的敬禮帶領我們度另一個重要的事件:就是教宗何諾里三世以1216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的詔書《修道生活》(Bull Religiosam vitam)批准修會之八百週年紀念日。

在這個禧年期間我們會在全世界各地的每一座隱修女院隆重慶祝。我們隱修女的隱修神恩當然不會守在任何一個特定地方或團體。因此,我們不計畫將任何職務、大事或週年紀念日集中在普義。但是,為了表達與隱修女院共融,且顯出具有說服力的標誌,我們總會的一些弟兄們,在禧年的第一天,將在各地道明會的隱修女院舉行彌撒聖祭─就是那些我們認為是「真正聖所」的隱修女院,因為她們與聖道明的生活有特別關係,如:普義的榮福瑪利亞隱修女院 (1206-1207年成立);羅馬的玫瑰聖母隱修女院(前聖熙斯篤) (1219年成立); 馬德里皇家聖道明隱修女(1218-1219年成立);加拉肋加聖道明隱修女院 (1270年在加拉肋加成立)[4]. 每一座隱修女院,可以組織類似道明之家的活動。

為準備這個慶祝,每一座隱修女院將提供自己的建議和計劃,以主動的慶祝,協助整個道明之家,來革新我們的聖召。藉著專注於隱修生活之豐富、宣講之泉源,國際隱修女的委員會也願意奉獻一些補助津貼,為使所有會士更熱切地來渡這個禧年。

願我們大家,聖道明的子女們,準備好我們自己,快樂地到我們的隱修女院去朝聖;讓我們在那媞Z飲「從起初就有的愛德」的新鮮與簡樸,感覺自己好像在耶穌的腳前,與祂在一起,聆聽祂的話。讓我們以熱切而感恩的心來過這個時刻,與隱修團體分享,她們奉獻之喜悅、靜默之富裕、禮儀之優美、及對於聖言之特別敬愛。

這禧年將成為我們對道明會聖召感恩的表達,藉著它我們被召喚和教會同在、並在教會內、且為教會來讚頌、祝福和宣講天主。

聖神啟發聖道明•古斯曼,以默觀的生活和使命來做為創立宣道會的基礎。讓我們高呼:我的靈魂頌揚上主,因為天主藉著她們在我們身上所做的大事!

在聖道明的愛內,

2006年四月二十九日聖加大利納•瑟納節,

於普義"榮福瑪利亞"隱修女院。

道明會士

卡羅斯•阿斯比羅斯弟兄(Carlos A. Azpiroz Costa OP

總會長

Prot. 50/06/465 Lettere all'Ordine- MO

註釋:附件上可看到以教宗本篤十六世之名所寫的敕令書,由宗教裁判所在今年禧年的盛典中寄出。這份敕令書恩賜特赦給本修會的所有隱修女院,給在羅馬的聖撒比納大殿和波羅納的聖道明聖殿。

horizontal rule

[1] Fr. Aniceto Fernández in Analecta O.P. 78 (1970) 481; 參閱Mortier, Histoire des maîtres généraux de l'Ordre des Frères Prêcheurs, I (Paris 1903) 139.

[2] 《宣道會隱修女會憲》,『基本會憲』1

[3] 若堂:《宣道會初期創會史小冊》第37號。

[4] 參閱2001年普羅維登斯總會議《公報》第321-32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