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會的靈修宣道會800年    重燃薪火

horizontal rule

首頁 ] 向上 ] 禧年禱文 ] 宣道者的來臨 ] 普義隱修院的誕生 ] 家庭希望 ] 道明會總會長 ] 普義隱修院簡史 ] 全大赦 ] 給予教會的光輝 ] 照片 ] 台灣天主之母隱修院 ] 總會議2007 ] 給予教會的光輝 ] 默觀與隱修生活 ] [ 道明會的靈修 ] 禧年(2006—2016)年的計畫 ]

horizontal rule

道明會的靈修

道明會士狄尼斯•甘農弟兄(Denis Gagnon OP)原著

上主曾經非常強而有力地說,祂的聖言取了肉和骨頭成了人形,我們的名稱與此相同。聖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們中間(若一:14)。從起初就在主內生存的聖言成了人,成了我們人類的個體,是可接近的、可辨認的和熟悉的。.

聖言極化了道明會士的生活。即使有許多不同的靈修方式:婚姻的靈修,那些專注於貧窮、謙遜或社會活動的人,道明會的靈修繞著基督轉,如同祂說話一樣,如同聖言一樣。

幾年前,一群修士和修女達到我喜歡的道明會生活的定義,因為它考慮到組成現代修會的多元化,而仍能忠於道明的最初理想:道明會士要被聖言所極化,要研讀聖言、要慶祝聖言、要靠聖言而活、要向人宣講聖言。

 

道明會士要研讀聖言

聖道明早在我們的世代就重視培育和發明了所謂的終身進修的觀念。他當時的列品案文件證實,道明「時常以言語以信函規勸他修會的弟兄們,要不斷地研讀舊約和新約。他自己一直繼續研讀瑪竇福音和保祿書信,研讀到能背誦起來。」道明會士的研讀不像學生在考試之前那樣的死記硬背。基本的目的並非在精研科學也不是在渴求新奇的事物。即使專心致力於嚴格的科學方法,道明會士首先尋求最重要的那位。他/她接近知識的來源,好像一位愛人用他/她如他智力一般熾熱的心閱讀一封來自他/她許配者的信。道明會士的研究類似瑪利亞接受天主的干涉的態度,識別它們的重要性並在她心裡默想,反覆默想直到曙光一現。研讀是一種默觀的行動。

 

道明會士要慶祝聖言
禮儀對道明會的重要性如同食物對身體那般的重要。本質上,道明會士不能放棄和他弟兄們一起唸神聖的日課,以免發生貧血並遭受失去平衡的重大損失。在祈禱中的道明為藝術家和編年史家的偏愛主題豈非沒有意義?對於有關宣道會神父傳教的每件事是很難加以記載的,倒是他的祈禱談得比較多。對道明而言,如同對他的門徒一樣,祈禱─最重要的禮儀─是傳教的一種行為。因為日課幾乎全部由聖經經句所組成的,帶引我們每個人互相輪流傳遞,聖經的章節。我們互相延伸聖言的同時回歸到天主。愛天主和愛近人的愛融合在一個行動中的時候,就像愛德在其豐盈中的象徵。沉浸在聖言堙A就會滿懷精神、思想並進而改變人的生命。禮儀的行動是天主創造的行動,我們在其中合作;和天主一起,我們可能讓聖言再次取了肉軀,成了我們的肉軀,直到不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為止(迦二:20)

 

道明會士是靠著聖言而過生活
多麼大膽的肯定! 我在敘述我們所追求的理想,不只是一個實現的事實。我們的團體並非由聖人,而是由罪人所組成的。事實上,就因為我們是罪人所以我們加入道明會的家庭。在宣誓的時刻,我們不僅懇求天主的憐憫,也懇求我們弟兄們的憐憫。每天,從它創立開始,每個修會都在從事修和,與自己和好,與他人和好,與天主和好。我們希望成為王國的記號,在那埵釵菪恁B天主憐憫的記號。我們重新創造,或更好說是天主在我們重新創造救恩的聖言。我們的團體要努力成為一部生活的福音和教會的一份子。

我們不是為自己而生活。我們研讀的目標使我們能夠服務我們的近人,如同基礎憲章所敘述的。我們的祈禱使我們默觀我們應通傳給人的訊息。我們的共融使我們能活我們希望與教會和世界所建立的關係。世界的救贖是我們成為道明會士的唯一理由。

 

一般的祈禱

隱修女的一生就是和諧地對上主保存不斷的懷念。藉著慶祝感恩祭和神聖的日課,閱讀和默想聖經,個人祈禱,守夜和代禱,她們應努力保有基督耶穌的心意。在靜默和寂靜中,讓她們熱切尋求上主的臉,永不停歇地轉求所有的人類都能因著天主我們的救恩而獲救。她們應感謝主聖父召叫她們脫離黑暗進入祂的奇妙光明。讓為全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迅速與她們的心聯合在一起。在執行這些事的時候,她們才是宣道會真正的隱修女。 (隱修女會憲74IV)

這段簡單地提供我們生活的定義,我們之所以被召叫的理由,以及獲得我們目標的方法。它清楚地告訴我們生活、憲章、指導、風俗傳統、工作、閒暇、娛樂上的每件事─ 每件事適合幫助我們對上主保存不斷的懷念。因此,我們努力明智地善用賜予我們的每個幫助,因為,我們要面對它而它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必須盡一切能力,我們的一生去實行。假如我們不努力的話,我們絕對達不到,這是我們終生的工作。

有關禮儀和正式的個人祈禱會在其它文件中提到,不過在這裡我們可先看看幾件事情。 首先,我們應該實行的是靜默和寂靜,這是祈禱生活的主要氣氛。有時候靜默比寂靜還容易做到。這塈畯怍瓟芺蛌漱ㄔu是當我們坐下做功課時,或集中祈禱時的寂靜,也是一種平靜和一種在我們所行的一切中幾近休閒式地速度。如果我們以每小時90英里的快速或匆促完成工作的話,就無法在我們自己內或在我們周圍的人內培養祈禱的精神。平靜這個字是行動結合一種安靜和休閒式默觀生活的靜默的最佳詮釋。

尋求上主的臉是一種熱望、嚮往、渴望與祂結合。這在聖誕節前幾週更為突出的將臨期的思維,應該滲入我們整年的生活中。這是在我們生活中尋求祂的旨意,祂的恩寵、祂的靈感、祂的安慰、祂的勇氣和祂的愛。

我們是祈禱的內行者。我們已奉獻我們的生命給天主,為了祂的光榮和靈魂的得救,因此我們不斷地為那些需要我們幫助的人代禱;我們主要的職責之一就是感恩;我們的生活應成為對天主的一個極大的「感謝天主」這種感恩的主題思想,不管是在禮儀中或在個人祈禱中,要滲入我們所有的祈禱中;這是在我們召叫的德行中最光榮的責任之一。我們有許多應該感謝的事,從我們自己被召脫離黑暗進入光明開始,繼續感謝賜予教會、修會、隱修院、我們的家庭、國家、世界的恩寵。

教會最早期的教父之一、奧利偵(Origen),在他對《天主經》的評論中說道,有關祈禱最令人驚歎的事,不在它所包含的任何特別措辭,而在我們所能說的真實事實;這種非凡的恩寵在於我們主賜能力,縮短天主與人之間的無限裂痕,為了能與祂面對面地交談,用言語來祈禱。在我們的祈禱中,我們努力了解我們正在與天主─全能者交談,祂就是統治宇宙和在宇宙中的每個人之全部命運的那位。這有助於在祈禱中意識到天主全能的事實,像過去一樣,藉著它宇宙的能力和對每個男女之親密生活的影響交給我們處理。有時候感覺好像天主讓我們孤獨面對所有問題;不過還好有聖神在我們內祈禱,我們只要將我們自己完全交付給祂,讓祂把我們當做祂祈禱的工具就好了。

準備祈禱是個主要因素,祈禱要怎麼做比較好,是我們個人向天主的祈禱時間,還是我們在禮儀中共融的祈禱?宣道會偉大的聖Albert對祈禱的準備就緒提供詳細的注意事項。他提到遙遠和立即的準備。遙遠的準備包括良心的淨化、謙遜和傷害的寬恕。立即的準備就是修和、注意力的集中和激起我們的奉獻。

在祈禱中,注意力意指我們意識到我們在跟天主講話,我們正試圖站在祂的臨在中。 這真是一個什麼樣的特權:與全能的上主天主交談!有限的受造物居然敢跟無限的天主攀關係!這些準備的反省將我們帶向一種朝拜式的祈禱,這是一切祈禱的最基本態度。這種朝拜不是只選擇其中一種形式的祈禱,而是在公開和私下兩方面的責任之一;甚至宗教的歷史也闡述這是一切朝拜的元素。

除了跟天主、造物者和上主、宇宙的主宰交談之外,我們也跟祂聖父交談。 耶穌自己教我們祈禱:天主經。身為祂心愛的孩子,我們在祈禱中能更認識天主、更自由地與祂交談。 做為祂孩子的我們會更像祂,我們是按天主的肖像和模樣被造成的。我們將自己安置在耶穌的臨在中,是祂的兄弟姐妹,也是罪人。我們應該非常謙遜地承認我們需要我們的大哥哥耶穌的援助,不顧一切地、個別地和共同地需要援助。不論是男是女沒有人能置身於基督徒之外的;我們是基督奧體的成員,當我們祈禱時,我們是與基督和祂的身體一起祈禱。

另外一種要注意的形式是留神祈禱文的字義。在參加彌撒或唸日課時,會帶我們進入禮儀朝拜的豐富資源中,豐富我們的個人祈禱生活。讚美詩是默觀祈禱的豐富來源。《聖詠》是世界公認為一所「祈禱的學校」,因為它們奉獻了意向的整個範圍以及人類的情感,也強調神聖的讚美和朝拜的祈禱文。聖奧斯定在我們的會規中建議:當你以聖詠和讚美詩向天主祈禱時,在你的心裡反覆思索從你口中說出的字義。.

對於教會所指定的固定的祈禱文,我們應不斷地努力進入與主的愛深深地結合,並使我們成為聖神的最佳工具。

禮儀的祈禱

禮儀的隆重慶祝

是我們整個生活的核心,
也是合一的主要來源。
隱修女憲章

 

『禮儀』的字義,甚至在早期的基督徒時代是個熟悉的字眼。在古代的外教人社會,希臘文的字義是指為人民的益處所做的事,通常是沒有補償金的。它可能是公開朝拜本地外教人的神明或女神,或是建築一條道路。基督徒採用這個術語,不過是狹窄的意指教會的正式公開的朝拜。這為保持對人們的益處所行的概念,不過對於宗教的範圍是有限制的。在東方教會它有更多限制的含義等同感恩祭的行為。對我們而言這個術語係包含感恩祭,或彌撒的慶典;守時或日課的禮儀;聖事的慶典;或者特殊的事情:比如奉獻教堂的典禮、修會發願、各種的祝福是羅馬禮儀書中所核准的以及每個國家和文化的附錄。我們要善用禮儀中的這些服務,不論是音樂、經句、祭袍、裝飾或裝備等。不過這可不是我們自己主觀上享受所要求的美麗而虔誠的服務,一切只為天主的光榮而已。

歌詠是羅馬禮儀中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的類型總數和結構端賴於慶典的隆重度、禮儀年的季節、參加者的人數(我們的情況是修道院團體的數量)和音樂家的技巧。有許多不同的禮儀行為、姿勢和典禮的物件。有些禮儀行為如:覆手、讀經、灑聖水、遊行和十字聖號。禮儀的姿勢包含跪、或是在祈禱的支勢(orans posture(就是指在祈禱時,伸出雙手並臂舉高)、站立、平伏、坐下傾聽讀經或遵守莊嚴的靜默。我們用於典禮的物件有:麵餅、葡萄酒、油、水、乳香、旗幟、祭袍、蠟燭、光明和黑暗。這些禮儀的象徵和記號為了培養崇敬的氣氛。在我們的文化堙A我們不習慣從象徵性的東西和行為的富饒中去汲取。不過它真地能豐富我們參與禮儀和祈禱,不斷地學習這些象徵所代表的含義;例如整本書在禮儀的熱火和光照之下,一點一滴地進入百科全書內、參考書,禮儀書便能結出豐富的寶藏。

關於禮儀有件重要的事,至少在聖詩團中實現出來,就是我們與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整體一起祈禱。一個人不是只有一個靈魂或者一個心,而是包含身心靈的完整的人。身體是我們的一部分,是為將來的永生,雖然它會改變。我們透過身體表達,使它在我們的心埵足隻釦峊i見的。當我們開始舉行禮儀職務時,我們先劃十字聖號,然後才說出來或吟唱:

上主、請來協助我們,

我們愈沉思地、謹慎地和熱切地做這個簡單的手勢,

我們愈容易發現它能保持我們內心的虔誠。

我們在禮儀中所行的鞠躬、轉身、坐下、站立、過程被看成是禮儀舞蹈的形式。

我們甚至和達味一起祈禱:我們手舞足蹈地讚美祂。

 

即使我們終生探究禮儀也決不會耗盡它的靈性益處。它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可以改變我們,將我們導向天主,不過在我們內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必須讓我們自己沉浸在基督的奧蹟內。每年我們追隨基督生活的循環,使我們成螺旋形下降,愈來愈深入祂的生活奧蹟和我們在祂內生活的意義。當我們越熟悉禮儀的主題時,我們便會學習如何以這些相同的中心思想和主題為我們個人祈禱的模型。《聖詠》是我們的祈禱書和祈禱學校。我們愈理解聖詠的含義並使它們成為我們個人的祈禱,那麼我們愈能回應聖神的教導。如果我們認真地學習一些聖詠,並不時將它們帶入我們個人的『研讀聖書』中,這樣我們所記得的一些聖詠,自然會在我們的生活中湧出來。

在梵二《禮儀》憲章中説:禮儀是「教友用來表達生活並向別人顯示基督奧蹟以及真實教會之真正本質的重要意義」。禮儀是教會儀式的祈禱,因而它集中在關係上。在禮儀的祈禱中,我們與天主的話相遇,然而語言是象徵;事實是只有在個人的關係中,才能發現到聖言並愛祂。

當我們參與禮儀時,我們被帶入意識到我們教會的美麗教理(訓示),和聖人的共融中。當人們聚在一起朝拜時,更能顯示出眾人心、身、靈的密切合一。我們為共融而聚在一起,這就是我們公開表達的方式。是的,這是聖徒們的共融。當然不是被宣聖的聖人們,也不是完善的人們,因為天主還沒讓我們結束世上的生活,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是天主所選的,要過朝拜生活的「聖人」。能了解自己和我們每個修女的話,這對我們生活上的合一會十分有幫助。我們在共融中,大家不只是在這個小教堂堙A而是與整個教會在一起。這是教會的公開朝拜,而我們受我們誓願的指派,要因整個教會的名義以及為了每個人的需要去實踐。因此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才能適當地想起與每個需要我們祈禱的人有一種真正的接近。這種共融是教會的戰鬥,但是我們也是與煉獄中的受苦教會以及天上的凱旋教會結合在一起。有一幅美麗的圖畫描繪出:我們眾弟兄與天上的兄弟姐妹們在天使陪同下,一起詠唱天主在天受光榮的真理。有修會早期的故事也證明有些弟兄們在夜禱中舉行隆重得「又聖母經遊行」中看到聖母降福在他們。這是我們隱修團體生活的品質和禮儀祈禱的品質的相互關係。聖奧斯定在我們的會規中,囑咐我們心神的合一,可在同聲歌詠中顯示出來。當我們在歌詠中、在日常生活中互相地細心傾聽,努力在歌詠中和生活中互相合作的話,它就會提高我們在歌詠中的朗誦或吟唱以及團體中的關係。這就是我們一切生活的中心:愛德。

 

個人的祈禱

祈禱是人回應天主的邀請、在肩膀上的一個輕拍,一個手勢。祈禱在我們拿著書本坐下,或者劃十字聖號之前就已經開始很久了。我回應天主的召叫,在我面對將其它專心的事物擺在一邊,為了和祂在一起的提議說「是」的時候,就開始了。

每當我們認為我們已學會有關祈禱的一切事項時,我們就會陷入麻煩中。即使和耶穌密切生活在一起的宗徒們,也向祂乞求說,主,教我們祈禱吧!我們最好也用這種祈求作為我們的祈禱。身為軟弱墮落的人類,我們必須提醒我們自己,在我們祈禱期間的開始,我們正在跟誰說話,還有誰是開始祈禱的對象。雖然將它做為內心的反省是經常的事,大部分是發出忠實信德和謙遜愛德的單純行動。如果我未經一個良好的引進就投入的話,我可能無法專注,也尚未準備好要接受天主要賜給我的訊息。

個人祈禱與天主的共融,應源自我們的禮儀祈禱,並逐漸愈來愈滲入我們警醒的時刻。我們每天以兩個小時的個人祈禱開始。這是正式的時期,我們將一切工作放在一邊,單單專注於天主。我們逐漸對天上的語言更流暢,或許我應該說,在天主前的態度能更自在;如果我們能在一天中,不論是工作或等某事、某人的臨時時刻之間,利用寶貴的機會,使我們自己重新提起精神來,會是一件很好的事。

有許多的祈禱方式。 身為道明會士我們著重『閱讀聖書』(Lectio Divina 這並非說我們排除其他的祈禱形式;任何種類的祈禱,只要對我有益,都是好的。不過,『閱讀』(Lectio)特別適合奉獻給天主聖言的男女宣道會;在這種祈禱內,我們通常從福音中選經句來讀;我們常常重複地唸是有幫助的;有時可能大聲唸出來因此能透過聽、說和眼深入我們的心靈。這個祈禱時刻稱為『閱讀』(Lectio);然後我們可能前進到默想,我們深思剛剛所讀過的經句,對它產生疑問,它挑戰著我們,注意到它對聖經作者的意義,以及現今對我的意義。當這種思想帶我進入經句的深度時,我就到『祈禱』(Oratio);這時我向天主表達我的感受;它嚇到我、使我顫抖、安慰我、鼓勵我嗎?這種祈禱是我自己與天主之間的對話。祂可能講很多而我應該傾聽,或者祂讓我講而祂傾聽。這種祈禱方式的最高時刻就是默觀。天主經常恩賜這個禮物,同時祂知道為我最好的時刻。它決不會維持很久而我本身也無法彎曲而行;我的工作就是使我自己傾向它,同時開放接受這個恩賜。這Lectio Divina 的四個時刻不像步驟一樣,完成了一個接著前進到下一個;它比較像一個螺旋,我們來回地、進出地跟隨著聖神的引導。

有許多我們可以使用的其它個人的祈禱。玫瑰經就是道明會所用的,它不只是一種口禱,也是一種很默觀式和靈修式的祈禱。集中祈禱在最後幾年變得很受人歡迎,並且有許多關於這方面的書;也有許多書描述一種像耶穌祈禱文的祈禱。祈禱的書籍 (由聖人所寫的祈禱書籍) 也不錯。如果這些書對我們祈禱有益,我們就自由地使用。有些人在他們生活中,有時發現很難使用他人,在祈禱中所使用過的話,即使是很聖善的人;這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可能認為這個祈禱文或祈禱書所表達的正是你所感受的,是你找到的最好的字眼;另一方面。你可能需要以你自己的方式來表達。

除了福音之外,有關於祈禱的書,祈禱文的書,帶領你進入祈禱的有激勵作用的思想和感想的書。在祈禱的時候,不要猶豫使用書籍,除非你察覺到自己,正藉著書籍避開與天主直接來往;那是很可能的,特別當祂好像在指出讓你十分難受的地方時;不過,在其它時候,一本書是十分有益的;在面對枯燥、沮喪、焦慮、困惑、誘惑的時候,一本書可幫助我們專注地與天主來往。

我們每天在正式祈禱的期間之中,當我們專注於工作時、當我們走下大廳等待某人時,有許多次可想到天主。這些都是最棒的時候,去回想我們上次祈禱的句子、思想或感受,或採用耶穌的祈禱文。保持我們心靈集中於天主的這些方法都是計畫的部分,像憲章所陳述的:隱修女的一生是和諧地保存對天主的永恆紀念。

 

神聖的靜默

在進行聖道明的宣聖過程中,證明了「他除了在祈禱中與天主交談之外,很少談論天主,同時他規勸弟兄們也這樣做」。我們的憲章,來自他的榜樣和教導,這樣陳述「在她們心中默想, 隱修女應將她們的修道院,特別是將她們的心靈,變成一個靜默的地方。

在我們憲章的陳述中,告訴了我們「靜默」的理由;這不是空虛,卻是豐滿。 我們可以互相見面卻不必停下來聊天,然而,藉著一個微笑或點頭,我們承認天主臨在我們姐妹身上;在靜默中,我們肩並肩一起工作,一點也不覺得過分嚴苛。我們彼此不講話的原因,乃因我們和我們四周的人都在努力與天主共融。這種有助於與天主結合的方式,從起初當男人和女人走進曠野中,只與天主相處的各種修會生活中,就已經很著重了。這種傳統一直被修會的創始人所採用,也適用於所有的修會生活。

並非每個人都能在靜默中成功,這種熱望和志願時刻的目地之一,就是決定候補者的靈修,是否能在這種環境中得到成長。如果人在這種不斷約束自己的鍛鍊中產生急燥時,那麼天主大概並沒賜給這種隱修聖召的恩寵。過這種修會生活的初學者,通常需要逐漸學習如何善用靜默的時間,而慢慢地欣賞靜默。年輕的修女靠著在靜默中的認真努力,在靜默的愛中成長,不用講出她們腦中的每個想法,然後對她們所注意到或聽到的每件事做評論。藉著靜默學習靜默的人勝於談論靜默或閱讀有關靜默的人。

不過,靜默有助於會規的遵守,有時會變成一種目地,而不是一種方法。 愛德是最重要的,而靜默是通到目地的方法。靜默在那個時刻並非是最佳的情況時,就要改變,例如:有一位修女需要協助或鼓勵時,當我需要對我的工作或生活的某些方面請求指示時,那時就不是保持靜默的時刻。

也有一些不健康和消極的靜默。「不溝通」可能表示沉默的反抗、頑固的拒絕、深沉的憤怒、被動的侵犯。人經常藉著不說話避免受到挑戰、避免採取立場、避免應該受到培育的關係、避免要求愛。靜默也可能是一種發展不完全的性格的跡象,一種多疑的、悶悶不樂的特性;或者表示一種冷漠的空虛,或是傲慢、冷漠的不感興趣的跡象。這樣的靜默是一種自私的關閉世界,並退縮在關閉的門上掛著「不要打擾」的後面。

神聖的靜默應該是喜樂、溫暖的擁抱。只有出於愛天主和愛人的鍛練才是善良的。它創造出一種促進收斂心神,並培育收斂心神果實的氣氛;它表達出對人的開放態度。我們的靜默是專注於對我們心靈說話的天主聖言。聖言可能說得很溫柔,然而卻像一粒種子,掉進我們靜默之善於接受的土壤中。藉靜默來保留聖言,並給予一個空間,讓它能施行改變的工作。靜默的隱修女歡迎、收集,並將憂傷的話、痛苦的哀號、來自痛苦世界的請求幫助的話放在心裡;我們輪流將這些呼號呈現給天主。靜默一直處在周圍的環境中,在此可更清楚地聽到天主的聖言,並且了解得更完整。

我們了解「靜默」本質上是與隱修生活─透過不斷祈禱與天主的愛結合─連結在一起的,同時我們受託在隱修院保持一種祈禱和收斂心神的氣氛。因此,「靜默的愛」應譯成「具體的方法」;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行動的靜默」。在建築物裡身體噪音的程度,可藉著小事情來減低,如:輕聲走路;悄悄地關門;我們正在用吸塵器、打字、印刷會製造噪音時,就關上窗戶或房間的門,這樣噪音就不會響徹整個建築物。

在自己的身體範圍內有某種程度的靜默,包含沉靜那些可能削弱我們對天主聖言和靜默敏感度的欲望。這些欲望就是渴求熱切的滿足和意識的滿足;這需要對滿足欲望的一些克制;我們個人也需要找到放鬆緊張的神經和肌肉的方法,以達到這種寂靜。這可能要藉助於伸張運動、瑜伽、輕快的散步或其它運動的方式;這些都能幫助我們安靜坐著沒有強迫的煩躁或睡著。

在自己的個人程渡方面,「自我意識」因著它的好鬥、野心的慾望、傾向於掌理、控制和經營自身的光榮,而在內心製造噪音。 「自我意識的自私」是在個人心靈和團體中吵雜不安的來源。它使我們有野心或愛競爭;使我們收集東西,行徑有如安全的毯子;使我們堅持自己的權利和名譽。我們只有學習讓一切事物順其自然,同時相信我們的生活受一位更高的智慧所帶領,邀請我們降服在它奧秘而慈愛的方式中,這樣我們才會體驗到在這個程度上的安息和寂靜。

在我們和別人的關係中,我們應該善用靜默和語言。當另外一個人跟我們講話時,我們也可訓練耐心、開放而全神貫注地傾聽,讓她先講完後,我們才回答。

聖詠作者敘述完美的內在靜默的目標,當天主這樣說:「你們要停手!應承認我是天主」 (46)。 當我在心靈方面靜默時,我就在我生命的天主臨在中,平靜而安詳。 我已平息了我的幻想和記憶的嘮叨,使我自己能對聖者開放。我在每天圍繞著我的世界中,意識到新的富足和美妙。在靜默中,我滿足地吸收和欣賞一切所發生的而不加以評論它─默觀的態度。我更專心地傾聽自然界的奧秘,讓美學的經驗指點我走向靜默的空虛,天主在那堜~住在我心的深處。

天主可能被描繪成,雖然不恰當,被包在靜默中。我們應被吸進這個包裹中,陰影中,找到天主。靜默的人生活準備就緒要與神的靜默融為一體。隱修院的靜默,在其圓滿的事實中,並非單純沒有噪音,而是事實的臨在,大到無法表達。天主在靜默中做什麼?天主常常不做任何事。天主只是在那堙A在慈愛奧蹟的圓滿中。我們在靜默中意識到矇矓的臨在,而這種的意識就是隱修默觀經驗的一種典型型式。

 

隱修院的研讀

凡是真實的,凡是高尚的,凡是正義的,凡是純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榮譽的,不管是美德,不管是稱譽;這一切你們都該思念。(4:8)

對於道明會默觀的隱修女而言,研讀並非只是在開始陶成或初學階段時期的事。它是我們一生所追求的主要遵守之一。在初學階段的課程和引導研讀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讓研讀成為年輕道明會士生活節奏的部分。就如每天的時間包括:祈禱、吃飯、睡覺、工作、玩耍,也要讓研讀成為規律生活的一部分。

我們的研讀並不是為了準備獲得學位,或者成為一個有良好教育的婦女;一切都為了使我們對天主的默觀和祂的道路開放,那會如何?

當一個人研讀神學或任何真理的時候,就好像戴上眼鏡,對我們在祈禱中所默觀的心愛者的不同方位,調準敏銳的焦距一樣。認識心愛的和聽說過祂是不同的;然而,我愈能獲悉祂─祂是什麼,祂像什麼,祂做什麼,祂如何與祂的受造物建立關係,祂在萬物中如何運轉─我便愈能真正開始認識祂、了解祂、與祂有關。當我在神學媔吇央A在祂願意將自己啟示給我之中啜飲,我便能在祈禱中,將祂所喜悅的有關祂自己的知識,反映給祂。同時,默觀會增加嚮往更了解我所愛的那位。因此,它就像網球比賽一樣,祈禱把我帶進研讀而研讀把我送回祈禱。

我們默觀道明會士的研讀傳統,要追溯到聖道明本身,推介幾種研讀形式給他修會的第一批隱修女。每個人需要誠實地評估自己的能力,並使用天主賜給她的智力,去研讀她能力所及的程度。研讀的遵守,準備她用一種資料的背景來了解福音,為她每天在Lectio Divina中與天主的聖言會晤奠下基礎。當她逐漸加深對天主、祂的道路與工程、她與祂和萬物有關的了解時,她在人性的成熟上成長,因此實現了天主創造她的目的。

至於補贖的形式,研讀是苦行生活的一種選擇。有時資料看起來相當的抽象又枯燥無味時,美麗的天氣和顏色、香味、自然界的聲音使得人無法抵抗外界的活動。那時就有企劃方案、計畫和更多產的著作種類向學生招手。有幾天我似乎需要把自己栓在椅子上,以完成研讀課;不過,自律要求抗拒這些想暫時中止認真研讀的誘惑,使人在人性的成熟上成長,建立好品德,強化對抗其它使我們不忠於生活的誘惑。

認真的研讀也有擴張人的心靈和開拓觀點的功能;在隱修院生活有可能發展成一種非常狹隘的看法;如果不藉著積極的研讀,人的智力觀點就無法拓寬,可能會變得極端的保守、恐懼、甚至多疑的態度;對其它的意見和理論開放心靈,有足夠的訓練,在真理的光照之下,誠實地評估,幫助人對個性上的許多可能的差異開放,因此,對於日常生活中所要求的愛德較易容忍。

雖然某些修會的研讀是我們努力的基本範圍,但我們的研讀並非限制在神學或聖經的領域內;有時我們也會探究藝術、音樂、詩、語言、歷史或實用的科學領域。任何能教我們有關優美、良善或真理,幫助我們了解天主和祂的道路與祂的子民的事。

研究天主自己和天主與萬物有關的行動,會帶領人更深地認識在默觀中祈禱的那位。當一個人愛的時候,他或她希望愈來愈能認識心所愛的那位;而當人愈認識祂時,愛就更深並且渴望默觀愈趨強烈;這樣彂展出的關係,才是遵守一切修會生活的真正目標與目的。